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解围
    孟贤停住马车。

    孟倩幽听出是谁,打开车帘,走下马车,面色不虞的问道:“郁大少爷lanjie我们的马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郁天冷笑一声,道:“少给我装傻,我meimei呢?”

    孟贤的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惊慌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也冷笑一声,回道:“郁大少爷问的可真奇怪,你meimei在哪,我们怎么知道?”

    郁天气急,声音带了一丝恼意:“不要给我装糊涂,我meimei自从见过你们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我已经把这清溪镇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她,肯定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今天你们要是不告诉我她的下落,就永远别出这清溪镇了。”

    孟倩幽面无惧色的回道:“郁大少爷看来是急糊涂了,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我们,我们那天在你家见过郁xiaojie以后,回家将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爹娘,我爹娘怕郁xiaojie吃不了乡下的苦,一直在犹豫答不答应你们家的提亲。再说明明是郁xiaojie对我大哥有意思的很,我们只要一松口答应,恐怕郁xiaojie恨不得马上就嫁到我们家。我们何苦还要多此一举,把她藏起来?”

    郁天冷笑一声,道:“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我这就让你们死个明白。”说完吩咐其中的一个家丁:“你去酒楼里把那个小二找来,让他认一下她是不是那天他们见过的xiaojie。”

    家丁应声,快步跑走。

    孟贤的脸色更白了。

    孟倩幽嘱咐他:“大哥,看好马车,小心马惊了,再惊吓到一位xiaojie,赖上我们就麻烦了。”

    孟贤闻言,死死的抓住了缰绳。

    听到她的话,郁天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不好看了,恼怒的说道:“臭丫头,别太嚣张,一会儿那个伙计如果指认是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孟倩幽抱胸懒洋洋的靠在马车上,无所谓的说道:“就算指认了我们又怎样,就你们家恨不得倒贴的样子,我们用的着把人藏起来吗?”

    郁天气的上前一步,指着孟倩幽骂道:“好你个死丫头,竟敢这么说我们家,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孟倩幽站直了身体,冷冷的说道:“把你的手拿开!”

    郁天仗着自己家小有钱财,嚣张惯了,自然不把孟倩幽的话放在心上,得意的说道:“我就是不拿开,你敢把我怎么样?”

    孟倩幽什么话也没说,飞身一脚踢在了郁天的身上。

    郁天没有防备,被踢出去好远,跌倒在了地上。

    围在马车旁的家丁们惊呼,全部上前围在了郁天的身旁,问他怎么样?

    郁天疼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冷森的说道:“我最恨的就是有人用手指着我,上一个指着我的人早已经重新投胎去了。你应该庆幸我现在脾气变好了,否则的话就不是踹你一脚这么简单了。”

    郁天一直以为孟倩幽就是一个乡下的小姑娘,什么也不懂,吓唬一下就能把事情全部说出来。没想到她竟然会拳脚功夫,一脚把自己踢这么远,让自己在家丁面前丢了脸面,一时恼怒,恶狠狠的说道:“死丫头,竟然敢对我下手,看我今天不打的你哭爹喊娘。”说完,对围在自己身边的家丁一挥手,“都给我上!把这个死丫头往死里打,打死了有赏”

    一听又赏,家丁们都对着孟倩幽冲了过来。

    孟逸轩闻言出了马车,站在了孟倩幽身旁,拉开了架势。

    孟倩幽皱眉,道:“不要给我添麻烦,上去!”

    孟逸轩没动。

    家丁们冲上来。

    孟倩幽挡在孟逸轩的前面,边对付冲过来的家丁,边分神对说道:“去马车上将孙良才看好,不要让他出来。”

    孟逸轩听懂了她的意思,无奈的回到马车上。

    孟倩幽没有了后顾之忧,专心对付面前的家丁。

    郁家的这些家丁平常肯定是训练过,被孟倩幽打倒在地以后很快的就能爬起来,再对她拼命冲过来。

    郁天看这么多家丁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气得大骂:“一群废物,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小丫头,养你们有什么用,回去后换掉你们。”

    郁天虽然嚣张,但对手底下的人却是极好的,不但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时不时的赏点银子,家里的家丁都抢着跟在他的身边。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有的家丁红了眼,打开车帘,想把里面的人抓出来威胁孟倩幽。

    孟逸轩一直守在孙良才的身边,看到家丁进来,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落下了车帘。

    孙良才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吓得不行,一直紧紧的挨在孟逸轩的身旁,看到孟逸轩一脚就把那个家丁踢出了马车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一个家丁看到自己的同伴被踢了出来,也打开车帘冲了进来。

    孟逸轩绷着小脸,又将他踢了出去,再次落下了车帘。

    孙良才看到他连着两次轻而易举的就将人踢了出去,也不害怕了,羡慕的问道:“孟逸轩,你会武功吗?”

    孟逸轩紧紧的盯着车帘,没有回答他。

    孙良才也不介意,继续问道:“是你姐姐教你的吗?”

    孟逸轩还是没有回答。

    孙良才还是问他:“如果我在你们家住的时间长了,她会教我吗?”

    孟逸轩开了口:“只要你不半途而废,幽儿都会教你的。”

    听到他的daan,孙亮才欣喜的重复问了一遍:“她也会教我?”

    孟逸轩点头。

    孙良才高兴的不能自已,兴奋的站了起来。一个家丁又掀开车帘冲了进来,恰恰和他面对面,孙良才惊吓之下,无意识的推了一把,正好推在了家丁的身上,家丁当即就四脚朝天的被推下了马车。

    孙良才不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兴奋的说道:“孟逸轩,我也能对付他们。”

    孟逸轩抿着小嘴没说话。

    孙良才索性坐在了车帘的另一边,和孟逸轩一起紧紧的盯着车帘,准备再有家丁冲进来的时候,自己再把他们推出去。

    郁天见这些家丁真的对付不了孟倩幽,着急对倒在身旁的一个家丁说道:“你赶快回去,把剩下的人叫来,我还就不信了,今天对付不了这个小丫头。”

    家丁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就跑回郁家喊人了。

    酒楼的小二和家丁一块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在打架,吓得不敢上前。

    去叫他的家丁没法,警告他不要乱动,也跑过来帮忙对付孟倩幽。

    孟贤唯恐马车被惊跑,伤了马车上的孟逸轩和孙良才,一直死死的抓住缰绳。

    孟倩幽对郁语算计孟贤的事情一直憋着一股火,今天正好发泄了出来,下手毫不留情。所有的家丁被打的惨叫连连。

    回去喊人的家丁很快把剩下的家丁全部喊了过来。

    被打的家丁看到人多了,又恢复了力气,一起朝着孟倩幽冲过来。

    郁天也来了精神,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对着所有的家丁喊道:“给我狠狠的打,今天非得打死这个小丫头。”

    他的话音刚落,一辆马车冲了过来,堪堪的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夫恭敬的打开车帘,孙善人从马车上下来,笑眯眯的问他:“郁贤侄这是想打死谁呀?”

    郁天看到孙善人愣了一下,随即收敛了恶狠狠的表情,有礼的说道:“孙伯父好。”

    孙善人点头,看着被众多家丁围攻也没有一点惧色的孟倩幽,眼睛眯了眯。

    郁天解释:“这个死丫头家把我meimei藏起来了,我好声问她,她却一脚把我踢在了地上。今天我一定不会饶过她。”

    孙善人依旧笑眯眯的说道:“郁贤侄,我和这个小姑娘有些交情,我能不能替她求个情?”

    郁天愣住,好一会儿才不相信的问道:“您和她有交情?”

    孙善人点头。

    郁天惊叫:“这怎么可能?”

    孙善人眯了眯眼睛,笑问:“郁贤侄这是认为我撒谎了?”

    郁天急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你和这个丫头有交情,一时惊讶罢了。”说完对着所有的家丁喊道:“住手!回来。”

    家丁们住手,全部回到了郁天的身边。

    孙善人走到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皱眉。

    孙善人急忙解释:“孟姑娘,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过来偷看才儿的,我是有事恰巧经过,看到你们出了事情,才急忙过来帮你们解围的。”

    孟倩幽对他说道:“谢谢!”

    孙良才听到孙善人的声音,打开车帘从马车上下来,高兴的喊道:“爷爷。”

    孙善人看到孟倩幽没有不高兴,才应了一声。

    孙良才兴奋的对他说道:“我刚才从马车上推下来一个坏人。”说完还比划了一下,道:“是这样推的。”

    孙善人愣住,以往孙良才碰到事情只会害怕,哪里会像现在一样还高兴的比划。

    孙良才见他愣住,不解的问道:“爷爷,我做的不对吗?”

    孙善人急忙点头:“对对对,才儿做的对。”

    孙良才头一次得到孙善人的肯定,高兴的不行。

    郁家和孙善人有生意上的来往,郁父没少领着郁天和孙善人打交道,郁天自然是识得孙良才的,知道他是孙善人唯一的孙子,从小就被孙善人一家放在心尖上宠着。现在看到他从马车里出来,心里一阵阵后怕,心里暗自庆幸家丁刚才没有伤到他,否则自己家以后就不要在清溪镇混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郁天走上前,巴结的和孙良才打招呼:“孙少爷。”

    孙良才一看是他,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郁天尴尬的立在原地。

    孙善人故意呵斥道:“才儿,不要如此的没礼貌。”

    孙良才生气的说道:“就是他让家丁拦住我们的马车找碴的,我都要吓死了,要不是孟逸轩在马车上护着我,恐怕他的家丁早已经打到我了。”

    郁天急忙解释:“孙少爷误会了,我要是知道您在马车上,说什么也不会让家丁冲上去的。”

    孙良才又哼了一声。傲娇的转过头去,不理他。

    孙善人看了看孟倩幽,笑眯眯的问郁天:“郁贤侄,不知道孟姑娘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兴师动众的在大街上对她出手?”

    郁天闻言看向孟倩幽,恨恨的说道:“我meimei不见了,我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后来才知道是这个死丫头一家把我meimei藏了起来。”

    孙善人一愣,问:“孟姑娘藏你meimei做什么?”

    郁天张了张嘴,没有回答。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郁xiaojie相中了我大哥,非得要嫁给他,我爹娘怕她以后吃不了乡下的苦,就没有答应。谁知道郁少爷今天拦住我们的马车,非说郁xiaojie不见了,是我们家给藏起来的。”

    郁天语气肯定的说道:“就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酒楼的小二看到你们第二天见过她,然后我meimei就不见了,不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难道还是我meimei跟人跑了。”

    孟倩幽回了一句:“那可说不定。”

    郁天气坏了。

    孙善人打圆场:“到底是不是孟姑娘把你meimei藏起来了,你把酒楼的小二叫过来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郁天回身后的家丁:“那个小二喊来了没有?”

    家丁应道:“喊来了,一直在那边候着呢。”

    郁天吩咐:“把他喊过来。”

    家丁应声,把吓得一直躲在旁边的小二拉了过来。

    郁天指着孟倩幽问他:“你那天看到的跟我meimei在酒楼见面的人是不是她?”

    那天郁xiaojie领着丫鬟在酒楼雅间里呆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点菜,更没有付银子,还是孟倩幽预先给了一两银子,小二才避免了被掌柜的训斥。小二对她印象深刻,现在一看,当即点头:“就是这位姑娘。”

    郁天有了底气,道:“死丫头,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孟倩幽半真半假的说道:“我那天在酒楼确实见过郁xiaojie,不过不是我找她的,是我们的马车经过酒楼的时候,郁xiaojie让丫鬟拦下我们,非得和我谈谈的。我本想置之不理的,是郁xiaojie的丫鬟苦苦哀求,我才好心的下了马车见了她一面的。为此,还耽误了我一件大事呢,我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倒先跑来找碴了。”

    郁天气急,怒道:“你撒谎,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孟倩幽反问:“事实就是如此,我为什么要撒谎?不信你问问小二,是我去的早,还是你meimei去的早。”

    郁天看向小二。

    小二急忙回道:“确实是郁xiaojie带着丫鬟去的早,她们在酒楼呆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这位姑娘才进去的。不过这位姑娘后来出去了一次,大概有一个多时辰才回来,带了一个男子和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回来。那两人进入雅间后,没过多长时间就出来了,然后他们三人就一起走了。”

    郁天指着孟贤问他:“那个男子是不是他?”

    小二仔细的看了一下,道:“我当时没有细看,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孟倩幽好心的说道:“那两个人就是我大哥和我娘。那天郁xiaojie将我叫入雅间后,问我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去提亲,我告诉她我爹娘有些不愿意。她便苦苦的哀求我,让我帮她说些好话,让我爹娘一定要同意这门亲事。这样的事我怎么能做的了主,就急冲冲的把我大哥和我娘叫了过来,让郁xiaojie和他们当面谈。我们是乡下人,娶一个娇滴滴的大xiaojie回去只能天天供着,我娘说什么也不同意,和她说了我们拒绝的理由后,我们三人就一起回家了。至于郁xiaojie后来怎么不见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郁天还是不相信,问:“如果不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我meimei怎么会不见了?”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郁大少爷,是郁xiaojie上赶着要嫁给我大哥的,如果我们同意,她恨不得马上就嫁入我们家,我么为什么还要藏起她?你不觉得子这个理由找的太好笑了吗?”

    郁天被噎住,说不上话来。

    孙善人也听了个大概,笑眯眯的说道:“郁贤侄,这件事我听明白了,你meimei不见了,确实和孟姑娘没有关系,你这样当街找碴,做的是有些过分了。”

    郁天那天听酒楼的小二说郁语不见了以前,在酒楼里见过孟倩幽。他一直就认为肯定是她们把自己的meimei藏起来了,才带着人在这镇门口堵了好几天。可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他也觉得他们是真的没有必要把自己的meimei藏起来。毕竟那天他回家以后,他爹娘都给他说了,是郁语相中了孟贤,哭闹着非要嫁给他的,他们两人觉得他们是乡下人,家里又穷困,郁语嫁过去以后会吃苦的,才没有答应。既然是这样,孟家就真的没有理由藏起她。就如孟倩幽所说的,他们只要答应提亲就行了,干嘛还要多此一举。

    想到这,郁天也感觉自己太着急了,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这样当街拦人,可又拉不下脸面来道歉,站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孙善人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眯眯的说道:“郁贤侄,我看这件事就是一场误会,不如我在中间做个说和,今天的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也不要找彼此的麻烦。”

    郁天正发愁这件事如何收场,听见孙善人的话当即同意,顺势说道:“既然您开口了,这件事就此作罢。您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在找他们的麻烦。”

    孙善人笑眯眯的问孟倩幽:“孟姑娘,你呢?”

    孟倩幽打了一架,将这些天憋在心里的郁气全都发泄了出来,再加上在郁语逃走的事情上自己也帮了他们一把,所以也点头同意,回道:“就听您的。”

    孙善人笑呵呵的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如果以后谁在因为这件事找对方麻烦,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郁天急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孙善人摸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那就好。”

    既然事情已经了解,郁天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就对着孙善人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孙伯父,那我就先回去了。”

    孙善人点头,笑呵呵的说道:“回去后告诉你爹,哪天有时间了,我们一块去茶楼里喝茶。”

    郁天高兴的应道:“我回去后,一定转告我爹,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孙善人点头。

    郁天再次对他施了一礼,转身对家丁说道:“走!”

    家丁们跟着郁天回府。

    小二看没自己什么事了,也赶紧回酒楼上工去了。

    孟倩幽对孙善人说道:“天色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今天的事情谢谢您了。”

    孙善人摆手,笑呵呵的说道:“孟姑娘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孟倩幽也没有再客气,转身上了马车。

    孙良才对孙善人说了一句:“爷爷,我走了。”说完没有一点留恋的跟着上了马车。

    孙善人愣在原地,一直等到他们的马车走远了,还没有回过神来。

    仆人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老爷!”

    孙善人回神,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啊!”

    仆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孟倩幽几人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孟氏正站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看到马车过来,急忙问道:“贤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你们现在才回来?”

    没等孟贤回答,孟倩幽打开车帘,抢先回道:“孙良才今天受到了夫子的夸赞,我答应给他做水煮肉片吃,买肉花费了一些时间,才回来晚了。”

    听到没事,孟氏松口气,埋怨道:“以后想要吃什么早点说,娘给你们准备出来,可千万不要在这们晚回来了,娘担心的不行。”

    孟倩幽下了马车,走到她的面前,挽起她的胳膊,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笑嘻嘻的说道:“娘别担心,我们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孟氏还要再说,孟倩幽赶紧举起手中的瘦肉打断她:“娘,您去帮我把肉切了好不好,我回屋去换衣服。”

    孟氏接过她手里的肉,道:“去吧,娘把材料都给你准备好,你一会出来直接做就行了。”

    孟倩幽笑嘻嘻的说道:“娘真好,谢谢娘。”说完走回屋中去换衣服。

    孟氏感觉女儿今天的心情很好,疑惑的问刚进门的孟逸轩:“你们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幽儿的心情怎么变的这门好?”

    没等孟逸轩回话,孙良才就抢先答道:“我们今天。”话没说完,孟逸轩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快速回道:“大概是孙良才今天受到了夫子的夸赞,才让她心情变好的吧。”

    孟氏点头,拿着肉去了厨屋。

    孟逸轩把手才从孙良才的嘴上拿开。

    孙良才不满的问道:“你干嘛要捂我的嘴?”

    孟逸轩小声的对他说道:“你要是刚才把我们回来晚的事情如实说了,幽儿明天早上大概会让你围着木桩跑三十圈的。”

    孙良才吓得哆嗦了一下,也小声的问他:“为什么?”

    孟逸轩回道:“幽儿不想我爹娘担心。”

    孙良才“哦”了一声,随即庆幸的说道:“幸亏你刚才捂住了我的嘴,否则的话我又该倒霉了。”

    孟逸轩没有回他,回到屋里去换衣服。

    屋子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孙良才早上换下来的长袍也被洗净晾干了,叠的整整齐齐的摆在了炕上。

    孙良才也没有在意,把洗净的长袍放和自己的贴身衣物放在了一起。

    孟逸轩早上回屋给孙良才整理去学堂用的东西时,看到是一屋凌乱,他的被子也没叠,换下来的衣服也随意的扔在了一边,现在回来看到屋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知道肯定是孟氏帮他们收拾屋子了,就对孙良才说道:“幽儿说我们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以后每天早上你起来以后,要把自己的被褥叠起来放好。还有你换下来的衣服,不要乱扔,搭在这个椅子上,我娘进来以后就直接拿走给你洗了。”

    孙良才从小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闻言瞪大眼,惊讶的问道:“要自己叠被褥?”

    孟逸轩点头。

    孙良才生无可恋的脸朝下趴在了炕上。

    孟逸轩又来了一句:“如果是学堂沐休的时候,自己的衣服也要自己洗。”

    孙良才趴在炕上彻底的装死。

    孟倩幽换好衣服,孟氏已经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见她出来,孟氏烧火,孟倩幽主厨,不一会香喷喷的水煮肉片就出锅了。

    还在装死的孙良才闻见香味,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对孟逸轩说道:“水煮肉片做好了。”说完就快步的走了出去。

    看到他敏捷的动作,孟逸轩好笑的摇了摇头,跟着走了出去。

    孟贤和孟齐已经把饭盛好放在了桌子上,孟氏也把自己早就做好的几个菜端到了桌子上。孟倩幽小心翼翼的把水煮肉片放到了桌子中间。

    全家人坐好开始吃晚饭。

    孙良才看到垂涎已久的水煮肉片就在眼前,眼睛都亮了起来,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边嚼边说道:“真好吃!”

    孟氏笑道:“好吃孙少爷就多吃点。”

    孟倩幽皱起眉头。

    孙良才应声,又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欢快的吃了起来。

    孟杰和孟清也是馋的很,也夹了一些肉吃。孟贤和孟齐偶尔的也伸出筷子夹一块。孟二银和孟氏两人则只吃其它的两个菜。就是这样,一大盆的水煮肉片也很快见了底。孙良才没有吃够,站起身,用筷子在盆子里捞了几下。

    孟倩幽放下碗筷,火大的说道:“坐下!”

    孙良才吓得筷子差点掉在盆子里,急忙坐下,抬头茫然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孟倩幽训斥他:“没人教过你吃饭的时候要有礼仪吗?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再好吃的菜也不能站起来吃,更何况这一大盆菜你已经不管不顾的吃了大半。”

    孙良才在家里那就是一个宠得没边的孩子,无论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是先让他先吃先喝的,谁也没有告诉过他,要谦让别人。更何况他在家里是被人伺候着吃饭的,只要是觉得那个菜好吃,伸手一指立刻就会有丫鬟仆人给端过来,哪里还需要自己站起来去夹,就更没有人告诉他这些了。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训斥,自然是委屈的不行。

    孟氏劝道:“幽儿,孙少爷在家里被人宠惯了,一时半会还适应不过来,等时间长了,就好了。”

    孟倩幽趁机说道:“娘,你不要老是叫他孙少爷,直接喊他名字就好。”

    说完又对孙良才说道:“你要是觉得好吃,没吃够,告诉我,我可以再给你做,下次你要是在敢站起来捞菜,看我怎么惩罚你。”

    孙良才一听孟倩幽以后会经常给自己做,立刻高兴起来,慌忙点头:“我知道了。”说完规规矩矩的做好,老实的端起自己面前的粥喝了一口。

    吃过晚饭,孟倩幽帮着孟氏把碗筷洗刷好,让孟逸轩帮着孙良才做功课以后,才对孟二银说道:“爹,我们去一趟爷爷奶奶家吧,我有事要给他们商量。”

    孟二银点头,边走边问她:“你有什么事要找你爷爷商量?”

    孟倩幽把今天村长两口子来自己家,趁机提出的两个条件说。

    孟二银听完愣住,好一会儿才不敢相信的问道:“村长想要我们家熏肉的方子?”

    孟倩幽点头。

    孟二银急忙说道:“这不行,如果把方子给了他们,我们家怎么办?”

    孟倩幽劝他:“您别着急,我没有答应,我这不是和你一起去找爷爷奶奶商量吗?”

    孟二银摆手:“不用去商量了,你爷爷奶奶肯定不会同意的。我们还是在另外的想办法给仁儿盖房子吧。”

    孟倩幽说道:“爹,村长既然存了这样的心思,我们无论想什么办法,他都会阻挠我们的,我们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也给他出个难题,如果他答应了,我们以后再做什么事就没有阻碍了。如果他不答应,以后也不会在轻易的刁难我们。”

    孟二银不解的问:“什么样的难题?”

    孟倩幽微微一笑,低声回道:“我想让他把村长的位置让出来,让大伯坐上去。”

    孟二银听完吓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看他这个样子,孟倩幽知道他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耐心的站在旁边,等着他消化一下。

    好半晌孟二银才咽了下口水,惊吓的说道:“这怎么可能?,村长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了,他怎么肯把位置让出来?你千万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被村长知道了,他会想法处处刁难我们的。”

    孟倩幽反问:“那他现在不再是在处处的刁难我们吗?”

    孟二银回道:“他只是不让我们在那块较大的地方盖房子,算不上刁难我们。”

    孟倩幽又问:“那以后呢?过几天我们要买山,买地,种田七,种土豆,到时他肯定还会提出条件的,说不定比现在还要苛刻呢,到时我们还不答应,我们就种不成这些值钱的东西了,如果那样我们家一年就会少挣好几十万两银子。”

    孟二银又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好几十万两?”

    孟倩幽点头:“对呀,每年都会损失这么多,你舍得吗?”

    孟二银摇头,心疼的说道:“不舍得。”

    孟倩幽四处看了看,靠近了孟二银一些,更加小声的说道:“所以,我才想让村长把位置让出来,让大伯坐上去,那样我们以后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了,也不会损失这么多银子了。”

    孟二银听完,咬了咬呀,下定决心说道:“爹,听你的。”

    父女两人来到老宅,孟大金家的也刚把碗筷洗涮完,看到父女进来,高兴的给他们打招呼:“二弟,幽儿来了,快到屋里坐。”

    孟倩幽笑着喊了一声:“大伯母。”

    孟大金家的也笑着问她:“幽儿今天这么高兴,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神神秘秘的说道:“不是我有高兴的事情,而是咱们家有高兴的事情。”

    孟大金家的闻言高兴的问她:“是不是村长答应把那块宅地基卖给我们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比这件事还要高兴。”

    孟大金家的惊讶的问道:“此这件事还要高兴,那是什么事情?”

    孟倩幽卖了一个关子,调皮的说道:“大伯母一会儿就知道了。”说完就走进屋内、

    孟大金家的在后面跟着进了屋,急切的说道:“幽儿,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告诉大伯母到底是什么事情?”

    没等孟倩幽喊人,老孟氏就笑着说道:“幽儿,你给你大伯母说了什么,看把她急的。”

    孟倩幽喊完人,才跟孟大金家的开玩笑道:“大伯母,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是个急性子呢?”

    孟大金家的吓唬她:“你再不说,大伯母可真的跟你急了。”

    孟倩幽忙道:“好好好,我说,我说。”

    说完,就笑着把村长的两个条件说了出来。

    孟大金家的惊讶,道:“幽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呀,你怎么还笑的出来。我告诉你,我们坚决不同意用方子去换那块宅地基,大不了我们就等着仁儿科考完了以后再说。”

    老孟氏也是不同意,气得骂道:“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去年要不是咱们幽儿把他们家大宝买下来,他们家的那两个孙子,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现在反而恩将仇报,提出这么过分的条件,也不怕遭了老天爷报应,活劈了他们。”

    孟倩幽劝道:“奶奶,您别生气。我这不是没有答应他们,过来找你们商量了吗?”

    孟中举也气愤的说道:“有什么可商量的,我们坚决不答应,让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

    孟大金夫妇也赞同的点头。

    孟倩幽笑着说道:“爷爷,我可不这样想。也许这对我们家还是好事呢。”

    孟中举不解的问道:“我们家的作坊都要没有了,怎么会是好事呢?”

    孟倩幽把刚才对孟二银说的话对着众人又说了一遍。

    众人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全部愣住了。

    屋子里一时寂静无声。

    好一会孟中举才说道:“你大伯怎么可以当村长?”

    孟倩幽反问:“大伯也识文断字,何况现在还有我们在后面撑腰,为什么不可以当村长?”

    孟中举回道:“可是你大伯的以前的名声不好呀,坐下的错事太多了。村里人不会同意的。”

    孟倩幽问:“大伯touren家的东西了吗?”

    孟中举摇头。

    孟倩幽又问:“大伯欺男霸女了吗?”

    孟中举还是摇头。

    孟倩幽还是问:“那大伯坐下什么错事了?”

    “这”孟中举摸着胡须,没有答上话来。

    孟倩幽说道:“大伯以前只不过是好吃懒做了些,算不得什么大毛病。更别说他现在勤勤恳恳的帮我管理着熏肉作坊,亲自和工人们一起干活,村里人早就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了。只要我们提出来,村里人不会反对的,村长夫妇即贪婪又势利,他们巴不得村长早点下台呢。再说了,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选村长的时候,不是只需要让各氏的族长联名推荐就行了吗?”

    孟中举点头,道:“村长确实是各族的族长推选出来的,不过他们这么多年和村长的关系也非常好,不见得会答应推荐你大伯做村长的。”

    “这就更简单了。”孟倩幽回道:“上次我招工人的时候,各氏的族长不还欠着您一个人情了吗?你去给他们讨要回来。如果他们还是不同意,您就告诉他们,过段时间我会大量的买荒山和荒地,需要很多的人去开垦,如果他们同意大伯做村长,我会优先录用他们族里踏实肯干的人。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去外村招人,看到时他们怎么跟族里的人交代。”

    听完她的话,孟中举犹豫着说道:“这样做不太好吧,你这分明是要挟他们,他们万一生气了,就更加不会同意你大伯当村长的。”

    孟倩幽劝道:“爷爷,你说错了,这不是要挟,这是手段,说不说在我们,同不同意在他们,反正我们把决定权给他们了,就看他们怎么选择了。”

    题外话

    不知道村长同不同意女主的条件呢,期待中

    推荐好友忠犬宠文:公主,小奴知罪文木羽年華

    2p中,奖励多多,huodong多多!

    他,逆贼与军妓诞下的孽种,受尽鄙夷嘲弄。他是最低贱的下奴,哪怕是野狗也会因他身上恶臭的味道躲得远远的。

    她,当今圣上最宠爱的长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十七岁那年,在众人咋舌之下,选中他作为自己的诞辰之礼。

    相遇篇

    “把头给本宫抬起来。”

    一只绣鞋,精致小巧。

    勾起他的下巴,她半靠在躺椅上,上下打量起脚边俯跪着的小奴。

    十七的脸被迫昂起,猝不及防望进那汪狡黠的明眸。

    四目相对,他当即不知所措,麦色脸颊泛起两片红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