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村长的选择
    听完她的话,孟中举低头沉思。

    孟倩幽对着孟二银眨眨眼,孟二银意会,劝说孟中举:“爹,我觉得幽儿说得对,您不妨去试一下,这么好的事情说不定各氏的族长们会立刻答应呢。”

    孟中举看向孟大金,问:“金儿,你的意思呢?”

    孟大金做梦都没有想到孟倩幽会想让他当村长,早就愣在了当地。现在听到孟中举问他,才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回道:“我、我”

    孟倩幽见他犹豫不决,开口问他:“大伯,您想当村长吗?”

    村长是村里权力最大的官,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都是他说了算,村里人哪个也想当,孟大金也不例外,可他知道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可能做的了一村之长,暂时也就没有了那个心思。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问他,心中埋藏已久的念头猛然迸了出来,回道:“当然想做。”

    “既然大伯想做村长那就好说了。”孟倩说道:“明天我跟爹和大伯一起去找村长,一切等村长给我们答复了再说。”

    孟大金家的阻止:“我还是不同意幽儿这样做,村长如果真的答应了我们的条件,那熏肉的方子就得给他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家好不容易才靠着这个方子赚了点银子,说什么也不能因为买地基的事情白白的送出去。”

    孟倩幽上前一步,抱住她的胳膊,亲昵的说道:“大伯母,我不仅仅是为了买地基,给爷爷奶奶盖房子,我也是为了咱们家的以后考虑,我们现在已经跟村长结下梁子了,甭管以后我们家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故意刁难我们的,倒不如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我们解决了它,至于方子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本来我也没有打算长期的做这个生意的。”

    孟大金家的语气有些急切的问她:“熏肉不是做的好好的吗?,你为什么没有打算长期做这个生意?”

    屋里其他人也不解的看向她。

    孟倩幽笑着跟众人解释:“熏肉其实很好做,只要是有心人琢磨一段时间就想出来了,我们只所以卖的这样好,是因为我们抢占了先机,这里的人们还没有想出这样的方法。可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就不一样了,肯定会有人琢磨出来的,到时候熏肉就不会那么好卖了。村长夫妇眼前看到了我们赚到了银子,生出了歪心思,只要他同意让出村长的位置,那我们就把方子给他,不久以后,有他们哭的时候。”

    孟大金家的半信半疑:“幽儿,你不会是为了安慰我们,而故意骗我们吧?”

    孟倩幽笑着反问:“骗你们,我有什么好处吗?”

    孟大金家的失笑:“你这孩子,越来越调皮了。”

    老孟氏也笑了,劝说孟中举:“幽儿既然这样说了,你就拉下脸面去各氏族长家里走一趟,也不枉费幽儿对我们全家打算的这样多。”

    孟中举点头:“好,只要是村长同意了咱们的条件,我就去,我就是不要了这张脸皮,我也会求得他们答应。”

    孟倩幽喷笑:“爷爷,您不能去求他们,如果你那样做了,以后会成为他们的把柄的,您要拿起姿态,不卑不亢的对他们说出大伯当村长给村里人带来的好处,他们只要不傻,都会答应的。”

    孟中举愣了一下,疑惑的问:“这样能行?”

    孟倩幽重重的点头。

    孟中举摸着胡须想了一会,道:“爷爷晚上好好的想想说辞,明天就照你说的去找他们。”

    见他同意,孟倩幽放下心来,又和孟大金商议好了明天什么时辰去找村长,就和孟二银一起出了孟家老宅。

    孟倩幽走后,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夫妇自然是兴奋的睡不着觉,几人把孟小铁也叫了过来,一起商议明天去找各氏族长的事情。

    孟小铁听到孟倩幽想让孟大金当村长虽然惊讶的不行,但也大力支持。当即出了很多主意,告诉孟中举怎么样去说才能更加的有效。

    孟中举听后连连点头,感叹他没有在镇上白混这么多年。

    孟倩幽和孟二银回到家中,和孟氏说了自己的打算,孟氏惊得差点从炕上掉下里,道:“幽儿,这怎么可能?村长不会答应你的条件的。”

    孟倩幽安慰她:“我们试一试,他不答应也不要紧,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孟氏更加的担心:“万一他要因为这件事再对我们家怀恨在心呢,以后岂不是会处处找我们的麻烦。”

    孟倩幽回道:“不会的,无论他这次答不答应我们的条件,以后再找我们的麻烦以前也会多考虑一番的。”

    孟氏还是担心,孟二银也安慰她:“好了,你就听幽儿的吧,咱们的女儿你还不了解吗,什么时候做事没把握过?”

    孟氏想想也是,就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不安的坐在了炕上,连缝制书包的兴致都没有了。

    孟倩幽吐了吐头,调皮的对着孟二银眨眨眼。

    孟二银了然的点头。

    孟倩幽就没有在多说什么,转身来到孟贤几人的屋子里,检查孙良才的功课。

    孙良才今天受到了夫子的夸赞,有了一些的兴致,晚上跟着孟逸轩背诗书的时候,速度明显的比前一天快了一些,没用多长时间就记住了。看到孟倩幽进来,迫不及待的的就要背给了她听。

    孟倩幽在椅子上坐下,打开诗书,翻到了他要记住的那一页,仔细的听他背了出来。

    孙良才面对孟倩幽还是有些害怕,背出来的时候有些结结巴巴,唯恐孟倩幽再打自己,急的满头大汗。

    孟倩幽抬头看了他一眼。

    孙良才吓得顿住。

    孟倩幽皱眉,问:“你很怕我?”

    孙良才先是点头,后反应过来就拼命的摇头。

    孟倩幽笑道:“你不用怕我,只要我说的你都能做到了,即使做的差一些,我也不会惩罚你的。”

    孙良才愣愣的看着她。

    孟倩幽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盯着他反应过来。

    好半天孙良才才反应过来孟倩幽说了些什么,惊喜的不行。

    孟倩幽示意他继续往下背。

    孙良才吃了定心丸,不再结巴了,很快的就把夫子今天的课业要求,记住了全部背完。

    孟倩幽满意的点头,许诺:“今天不错,明天你要是能再快些记住,我就让你背一个新书包去学堂。”

    孙良才对孟杰和孟清的书包垂涎已久,闻言惊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切的问道:“你说话算数?”

    孟倩幽点头:“当然。”

    孙亮才高兴不已,保证道:“我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加快的。”

    检查完了孙良才的功课,就从他们的屋子里出来,准备回屋去想一下明天该如何的去和村长谈条件。孟逸轩跟了出来,一言不发的站在她的面前,委屈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解,问:“你又抽什么疯了?”

    孟逸轩用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嘴里吐出两个字:“书包。”

    孟倩幽反应过来,对着他的头就拍了一下,道:“书包都是咱家的,你还不是想用哪个就用哪个,你这么委屈巴巴的看着我,让爹娘看到又以为我欺负你了,还得说我。”

    孟逸轩露出一个让天上的星星都失色的璀璨的笑容。

    孟倩幽被差点被晃瞎了眼睛,心里暗骂:“妖孽,又来这套。”

    孟逸轩得到自己的daan,心满意足的回屋睡觉去了。

    孟倩幽却在门口站了好久,在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洗漱了以后,躺在炕上,继续想着明天该如何的去跟村长谈条件。

    第二天早上,孙良才还是被孟贤喊醒的,睁开眼看到屋里还剩下自己躺在炕上,急急忙忙的起来,穿好衣服和孟贤一起来到了木桩前。

    孟倩幽已经领着几人在huodong筋骨了,两人急忙加入了他们。

    huodong完以后,孟贤三人照样穿上沙袋,开始在木桩上快速行走。

    孟倩幽带着孙良才几人在下面围着木桩跑步。

    昨天孙良才跑了十圈,今天早上起来后,腿酸疼的厉害。虽然有心想跑快一点,可每跑一步,都觉的跟要了命一样,速度自然没有了,只能说是勉强的跟着走。

    孟倩幽跑到他身边,鼓励他:“第二天都是这样,你坚持一下,慢步跑起来,huodong开了就好了。”

    从第一次见到孟倩幽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这么和风细雨的对自己说过话,孙良才反而一时愣在了原地。

    孟倩幽皱眉,问:“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孙良才反应过来,急忙摇头:“没有。”

    “那就跑起来,跑慢一些也没有关系。”孟倩幽重复道。

    孙良才点头,咬牙坚持慢跑了起来。

    孟倩幽也一直慢步跑着跟在他的身旁。

    果然跑了两圈以后,腿就没有那么疼了,可是孙良才也累了,速度还是没有加快。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一直耐心的在他身边陪着他跑。又跑了三圈以后,孙良才发现孟倩幽并没有和昨天早上一样想要打他,提着的心终于放下,脚下也有了力气,一直坚持着把十圈跑完。刚想要停下来喘口气,孟倩幽在他身边说道:“不要马上停下来,再慢慢的跑一段再停下来。”

    孙良才想起昨天孟贤给他说过的话,又咬牙坚持慢走了一段才停下了脚步。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一直在拍着小手为他加油,就连下了木桩的孟贤三人也对他露出赞赏的笑容。

    孙良才得意的对他们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没有在管他,对孟贤几人说道:“你们过下招,我看看这几天你们的擒拿术练得怎么样了。”

    孟贤点头,首先和孟齐对打起来。

    孟倩幽在一边专心的看着,时不时的指出他们不足之处。

    两人对打完,孟倩幽上前,把他们刚才的不足之处在孟逸轩身上又演练了一遍。

    两人又重新照着孟倩幽的招式练了一遍,孟倩幽点头,道:“比刚才好一些了,不过还得多练习一下。”

    孙良才看到他们在练武,艰难的起身,好奇的走了过来,和孟杰、孟清一起站在旁边观看。

    这次是孟齐和孟逸轩过招,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孙良才睁大了眼睛,羡慕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照样指出了他们的不足之处,并一一纠正。

    两人连连点头。

    孙良才实在是忍不住了,等他们练完,就走到孟倩幽的面前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练他们这样的武功?”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道:“等你身上的肥肉减下去再说。”

    孙良才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肥肉,不满的说道:“你明知道我身上的肉减不下去,你还这样说,你就是不愿意教给我。”

    孟倩幽道:“谁说你身上的肥肉减不下去,只要你每天坚持这么锻炼,不出三个月,保准你身上的肉减下去大半,变得和我大哥、二哥一样清瘦。”

    孙良才惊喜的问她:“你说的是真的,三个月以后我真的能和他们一样?”

    孟倩幽点头:“差不多。”

    孙良才高兴的不能自已,连连保证:“我一定会坚持的。”

    孟氏过来喊几人吃饭。

    孙良才回屋以后草草的叠完了自己的被褥,才到厨屋去吃饭。

    早饭依旧是有煮鸡蛋。

    孙良才坐下后,一把抓了两个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孟贤在他旁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孙良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一个放了回去,并偷偷的看了孟倩幽一眼,发现她正在低头吃饭,暗自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也装作没看见他的动作,低头吃着自己的饭菜。

    吃过早饭,孟倩幽和孟贤把孟逸轩和孙良才送到学堂以后,匆匆的赶了回来。

    孟大金已经按照约好的时辰来到了孟二银家,和孟二银一起等着孟倩幽回来。

    孟倩幽刚下了马车,两人就迫不及待的从屋里出来。孟二银急迫的对她说道:“幽儿,我们去村长家吧。”

    孟倩幽摆手,道:“不急,我们去作坊里把刘大宝叫上。”

    孟二银不解,问:“叫上他做什么?”

    “待会您就知道了。”孟倩幽回道。

    三人来到熏肉作坊。

    吴大几人看到孟倩幽过来,急忙过来打招呼。

    孟倩幽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刘大宝,问吴大:“刘大宝呢?”

    吴大急忙回道:“去倒脏水了,马上就该回来了。”

    话音刚落,吴大宝独自一人挑着盛脏水的担子就回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身上还洒上了一些脏水,时不时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味道。

    见到孟倩幽在院中,刘大宝恭敬的喊道:“东家。”

    孟倩幽点头,笑着说道:“刘大宝,你把担子给他们,你跟着我去一趟你们家吧。”

    刘大宝愣住。

    孟倩幽没有多做解释,大步走出了熏肉作坊。

    孟大金和孟二银赶紧跟上。

    刘大宝反应过来,紧跑几步,忐忑不安的跟在了后面。

    几人到了村长家,大门依旧紧闭。

    孟倩幽示意刘大宝去敲门。

    刘大宝上前,使劲的敲了几下自己家的们,村长媳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谁呀,大白天的把门敲这么响,是家里死人了吗?”

    刘大宝尴尬的看了几人一眼,才高声回道:“娘,是我。”

    院里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大门很快就被打开,刘大宝的两个儿子跑出来,冲到刘大宝的怀里,高兴的说道:“爹,你回来了。”

    刘大宝的媳妇也高兴的走出来,问:“大宝,你”后面的话在看到孟倩幽几人以后没有说出来。

    村长媳妇边往外走,边问:“大宝,今天那个死丫头怎么舍得让你回来了?”

    刘大宝媳妇转头对她拼命的眨眼睛,村长媳妇还奇怪的问她:“大宝媳妇,你的眼睛怎么了?”却在看到孟倩幽几人时明白过来。

    刘大宝的两个儿子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捏着鼻子奇怪的问他:“爹,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臭死了。”

    村长媳妇也看到了刘大宝的身上到处都是脏水,不客气的对孟倩幽骂道:“我就说你个死丫头经常虐待我们家大宝吧,你还不承认,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

    刘大宝偷偷看了孟倩幽一眼,看她面色有点不虞,急忙说道:“娘,您不要说了,先让我们进去吧。”

    村长媳妇哼了一声,让开了身子。

    刘大宝急忙把孟倩幽三人请进院内。

    村长媳妇看到自己儿子的这个样子十分心疼,对刘大宝媳妇说道:“大宝媳妇,你去烧点热水,让大宝清洗一下身子,再给他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

    刘大宝媳妇应声,准备去烧热水。

    刘大宝拦住她:“不用了,我一会和东家回去后还得去倒脏水,换上干净的衣服也是脏了。”

    村长媳妇得意的说道:“大宝,我和你爹已经跟他们说好了,你今天回来以后就不要回去了。”

    刘大宝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没有说话。

    刘大宝媳妇听见婆婆如此说,高兴的去烧热水。

    刘大宝的两个儿子则高兴的把他拉进了屋里。

    村长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出来。

    村长媳妇也没让几人进屋,趾高气昂的问他们:“熏肉的方子你们带来了没有?”

    孟倩幽回道:“没有。”

    村长媳妇的声音尖锐起来:“没有带方子,你们过来做什么?想用我儿子的卖身契换那么大的一块宅基地,你们想的倒美。”

    孟倩幽不紧不慢的说道:“刘大宝的卖身契我们也没有带来。”

    村长媳妇更加的不客气:“那你们来干什么?赶快回去,把大宝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拿来再说。”

    三人没动。

    村长媳妇怒道:“还不快去,惹急了我,把你们腊肠的方子也要过来。”

    村长的咳嗽声从屋里传来。

    村长媳妇不满的大声说道:“咳咳咳,就知道咳,快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了还不知道吭声。”

    村长这次真的被呛到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从屋里传来。

    孟倩幽笑着说道:“村长奶奶误会了,我们并不是不愿意拿方子和卖身契过来,而是我们想和村长说件事,如果他答应了,我们就立刻回去拿过来。”

    村长的咳嗽声好半天才停住,喘着粗气对几人说道:“你们进来吧。”

    村长媳妇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

    孟大金三人跟着进去。

    见几人进来,村长没动,也没有让几人坐下,直接说道:“有什么话你们就说吧。”

    孟倩幽皱眉,对孟大金和孟二银说道:“看来村长爷爷是不欢迎我们,我们也别厚着脸皮坐下了,还是叫上刘大宝一块回去吧。”

    说完转身往外走,孟大金和孟二银也转身跟上。

    村长媳妇急了,快步挡在几renmian前,道:“不就是没让你们几人坐下吗?至于这么小心眼吗?说走就走,你们不想买那块宅基地了?”

    孟倩幽回道:“我们今天是真心诚意的来和你们谈条件的,既然你们不屑一顾,我们也没有必要上赶着你们,大不了我们就不买那块地方了。”

    村长媳妇急忙摆手:“别别别,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说完着急的对村长喊道:“死老头子,你到是说句话呀”

    村长看了他们几人一眼,无奈的说道:“进来坐吧。”

    村长媳妇松口气,讨好的对孟倩幽说道:“你村长爷爷喊你们几个进去坐呢,赶快进去吧。”

    孟倩幽犹豫了一下,才又转身进屋。

    村长媳妇殷勤的让几人坐下。

    村长直接开口问道:“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孟倩幽笑着回他:“昨天晚上我把你们的条件告诉了爷爷他们以后,他们说同意”

    话没说完,就被村长媳妇急切的声音打断:“既然同意了,你们怎么还没有把方子和大宝的卖身契带来。”

    孟倩幽回道:“您先别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爷爷他们同意是同意了,不过他们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你们也答应了,我们马上就把这两样东西给你们。”

    村长媳妇更加急切,问:“什么条件?”

    孟倩幽看向村长。

    村长也正好看向她。

    孟倩幽笑着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对村长说道:“我爷爷他们的条件就是,您让出村长的位置,由我大伯来接替。”

    村长“腾”的站起来。

    村长媳妇失声高叫:“你说什么?”那尖锐的声音能把人的耳膜震破。

    孟倩幽皱了皱眉,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好心的重复道:“我们的条件就是让您把村长的位置让出来,让我大伯来做。”

    村长媳妇高昂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不可能,你们想都不要想,趁早死了这条心。”

    孟倩幽看向村长。

    村长哆嗦的用手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笑着问村长:“您的回答呢?”

    村长这才气急败坏的吼道:“滚,你们给我滚!”

    孟大金和孟二银下意识的脚步动了一下,想往外走。

    孟倩幽站着没动,笑问:“你确定不考虑一下吗?我们的熏肉作坊一个冬天赚了两万两银子呢?”

    村长不为所动,冷冷的说道:“滚出去,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

    孟倩幽点头,道:“知道了。”

    说完对孟大金和孟二银说道:“大伯,爹,村长爷爷既然不愿意,我们走吧。”

    孟大金和孟二银点头,转身出了屋子。

    孟倩幽边往外走,边大声吆喝了一声:“刘大宝,该回作坊做工了!”

    刘大宝正在洗澡,听到孟倩幽的声音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急忙应道:“我知道了,东家,马上就出来。”说完,快速的从浴桶里出来,拿东西随意的在身上擦拭了几下,穿上自己的脏衣服,就赶紧的从自己的屋子里跑了出来。

    刘大宝媳妇领着两个孩子跟着跑出来,急切的问村长媳妇:“婆婆,你不是说大宝今天不回去了吗?”

    两个孩子更是一人抱着刘大宝的一条腿,哀求着他不要走。

    孟倩幽故意说道:“刘大宝,我今天带你回来,就是想要放了你,让你回家和媳妇孩子高高兴兴的过日子,可你爹娘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你只能再跟我回作坊做工了。”

    刘大宝自从卖给孟倩幽以后,无时无刻的不想着自己能有被赎身的那一天,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自然是着急,大声质问村长和村长媳妇:“爹、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长媳妇急忙说道:“大宝,你可千万别听这个死丫头瞎说,爹娘怎么可能不愿意赎你,实在是他们提的条件我和你爹不能接受。”

    刘大宝着急的问她:“到底是什么条件?”

    村长媳妇更加着急,快速的说道:“他们想让你爹把村长的位置让出来。”

    刘大宝愣住。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可不是白提出这个条件的,除了把你的卖身契还给你以外,还会把熏肉的方子也白白的送给你们。”

    刘大宝每天在作坊里做工,自然是知道作坊里每天大概能卖出多少的熏肉和熏下水,也暗自合计过一天能赚回多少的银子,听到孟倩幽会把熏肉的方子白给他们,急切的劝道:“爹,做村长有什么好的,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油水可捞,可有了熏肉的方子就不一样的,一天挣的钱比你这么多年当村长挣得多的多。”

    村长训斥他:“你知道什么,爹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了,被人尊敬惯了,如果把这村长的位置让出去,爹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

    刘大宝着急的说道:“爹,你醒醒吧,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自从他们家有了作坊,你看看现在村里的人谁不去巴结他们,哪里还有人来巴结你。就连各氏的几个族长今年过年的时候对待你也比原来冷淡了很多。这是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村长不语。

    刘大宝接着急切的说道:“只要有了方子,咱们也可以成立个作坊,在村里大量的招人,到时候村里人照样还是巴结您,咱既赚的了银子,又得到了人们的尊敬,不比您当个破村长要强。”

    听了他一番话,村长不为所动,村长媳妇却动了心,问:“大宝,你说的可是真的,他们家的作坊真的能赚那么多的银子?”

    刘大宝点头:“娘,我骗你做什么,我偷偷的合计过,就他们那熏肉作坊,每天都能挣好几百两银子。”

    村长媳妇瞪大了眼睛,惊呼:“每天都能挣好几百两银子?”

    刘大宝又重重的点头。

    村长媳妇回头试探的喊道:“老头子!”

    村长不为所动。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既然村长爷爷不愿意,我们也不强求,不过丑话我可是说好了,今天的这个条件我们只给你们提一次,出了你们家这个门以后,我们都不会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你们也别想等过几天你们想通了,再去找我们。”

    说完对刘大宝说道:“走吧,作坊里的脏水还需要你去倒呢。”

    刘大宝快步走到村长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哀求道:“爹,我求求你了,您就答应了吧,儿子实在是不愿回去再受那份罪了。您不知道,儿子每天倒完脏水,恶心的饭都吃不下去。而且每天还受那几个恶人的欺负,过的生不如死您再不替我赎身,用不了半年您就见不到儿子了。”

    大宝媳妇心疼的掉下了眼泪,也跪倒了村长的面前,苦苦哀求:“公公,您就答应了吧。大宝明明就在村里,却每天都不能回家,儿媳不想过这守活寡的日子了。而且两个孩子也想每天都看到自己的爹,就算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您也答应了吧。”

    村长神色有些松动吗,皱起了眉头。

    孟倩幽将他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又加了一把火,故意狠狠的说道:“刘大宝,还磨蹭什么,还想让我把你吊在树上打吗?”

    上一次刘大宝偷了翠花私藏起来的银子,被孟倩幽倒吊在树上一个时辰,还被火大的吴大几人借机收拾了一顿,差点没有死掉,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吓得全身都止不住的哆嗦,更加的哀求村长:“爹,求求你,你就答应了吧,儿子再被她倒吊在树上一次,真的会死的。”

    村长媳妇从来没有听大宝说过孟倩幽还如此的虐待过他,闻言气得骂道:“好你个死丫头,竟然这么对待我们家的大宝,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孟倩幽对她的威胁丝毫不在意,理所当然的说道:“刘大宝既然卖给了我,我想怎么处置他就怎么处置他,别说是吊在树上了,就是我让你把他打死了,扔到山上去喂狼,你们也是管不着的。”

    村长媳妇听她说完气得发抖,怒喝:“你敢?”

    孟倩幽没有理她,直接上前拽着刘大宝的后衣领,不耐烦的说道:“磨磨蹭蹭的,是想找死吗?”说完拖着他就往外走。

    刘大宝早已经被她的话吓得魂飞魄散,被她这样拖着踉跄的后退,也不敢挣扎。

    村长媳妇心疼的怒骂:“孟倩幽,你这个死丫头,你这样对待我们的大宝,你早晚不得好死。”

    孟倩幽没有说话,继续拖着踉踉跄跄的刘大宝往外走。

    孟大金和孟二银虽然于心不忍,却也没有说话,同情的看了眼刘大宝,沉默的跟在她的后面。

    刘大宝媳妇看到刘大宝被孟倩幽毫不留情的拖走了,心里更加恐慌,给村长磕了几个响头,哭泣着求道:“公公,求求你了,你就答应了给大宝赎身吧。”

    村长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刘大宝媳妇见他不松口,一咬牙,威胁道:“如果今天公公不给大宝赎了身,我就带着两个孩子死在你的面前。”

    村长媳妇看着儿子被孟倩幽拖着要走出了门口,也着急的说道:“老头子,你就答应了吧,不就是一个破村长吗,哪有咱儿子和孙子的命重要。”

    村长还在犹豫。

    村长媳妇也威胁他:“如果儿子和孙子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活了,你自己守着你的村长位置过一辈子吧。”

    村长没有说话。

    村长媳妇看到刘大宝快要被孟倩幽拖出家门,高声尖叫:“你们等一下!”

    几人停住了脚步,刘大宝趁机深深的喘了几口气。

    村长媳妇厉声问村长:“你到底答不答应给咱的儿子赎身?”

    村长呵斥她:“头发长见识短的玩意,你知道什么?这么多年我们得罪了不少的人,如果我把村长的位置让出去,以后我们家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村长媳妇蛮横的回道:“我不管,我只问你到底给不给咱们的儿子赎身。”

    村长见给她说不通,也急了眼,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给。”

    村长媳妇怒极,从床头上拿起做针线活用的剪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威胁村长:“你今天要是不同意,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村长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哄骗她:“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你先把剪刀放下。”

    村长媳妇是真的急了眼,把剪刀往脖子边递了递,有点疯狂的逼问他:“你到底给不给咱儿子赎身?”

    大宝媳妇见状,眼珠一转,假意哭嚎道:“婆婆呀,您可不能做傻事呀,就算我和两个孩子都死了,您也不能死呀,大宝还需要您给他去赎身呀。”

    村长媳妇闻言心里更加着急,手中的剪子又往前递了一些,剪尖扎进了肉里,鲜血立刻就流了下来。

    大宝媳妇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婆婆!”

    村长没想到村长媳妇真的敢捅伤自己,吓得说道:“我答应,我答应!你快把剪刀放下。”

    村长媳妇依旧用剪刀抵着自己的脖子,说道:“你先让他们回来。”

    村长急忙对着外面大喊:“我同意你们的条件,你们回来吧。”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刘大宝。

    刘大宝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刘大宝媳妇赶紧起身,劝道:“婆婆,公公已经答应了,您把剪刀放下来吧。”

    村长媳妇也是一时冲动,才拿剪刀抵着自己威胁村长,听到村长答应,就把剪刀放了下来,却在看到剪刀上的鲜血时吓得大声尖叫:“出血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刘大宝听到这声尖叫,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屋里跑。

    村长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剪刀扔在了一旁,生气的说道:“嚎什么,离死还远着呢。”

    刘大宝跑进屋看到自己娘还是好好的,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几人进屋,看到村长媳妇脖子上的血迹眨了眨眼睛。村长吩咐刘大宝媳妇:“扶你娘去你们屋里休息一下。”

    村长媳妇不愿意,道:“不行,我得亲自看着你拿回大宝的卖身契才放心。”

    李大宝媳妇劝她:“娘,你脖子上还有血呢,您去我屋里我给您清洗一下。”

    村长媳妇拿起床上的一块破布随意的在脖子上擦了一下,道:“没事了,你不用管了,你先领着孩子回屋吧。”

    刘大宝媳妇为难的看向村长,见他没有反对,就急忙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村长叹了口气,对孟倩幽几人说道:“你们做吧,我们好好的谈一下。”

    孟大金和孟二银以及孟倩幽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着村长开口。

    村长想了好久,才说道:“我可以让出村长的位置,不过我也得加几个条件。”

    “您说。”孟倩幽开口说道。

    村长喘了一口大气,下定决心的说道:“除了我昨天提出的条件以外,你们还要额外的给我们五千两银子。”

    村长媳妇没想到村长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孟倩幽断然拒绝:“不行,太多了。”

    村长媳妇忍不住说道:“怎么会多,你们的熏肉作坊一天就赚几百两银子,十多天就回来了。”

    孟倩幽皱眉,讽刺的回她:“熏肉方子给了你们以后,我们的作坊就会停工的,到时一两银子也赚不到,哪来的五千两银子?”

    村长媳妇不在意的说道:“你们的腊肠作坊不也是每天也能挣几百两银子吗?拿出五千两银子出来应该很容易吧。”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熏肉方子被你们要走了,腊肠作坊里挣得钱也得给你们,你们这是想逼死我们吗?如果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我看我们还是什么都不要谈了,反正我大伯当不当村长我们也无所谓。”

    村长媳妇急忙问道:“那你们想要给多少银子?”

    孟倩幽想了一下,回她:“一百两。”

    村长媳妇的大嗓门又亮了出来:“一百两,你打发要饭的呢?”

    孟倩幽不软不硬的回了她一句:“要饭的要比你们好打发多了,给个馒头都高兴的千恩万谢的。”

    村长媳妇被噎住。

    村长咳嗽了一声,示意她住嘴。然后对孟倩幽说道:“最少也得三千两,少一文也不行。”

    孟倩幽还是摇头::“不行,太多了,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

    村长媳妇忍不住又开了口:“死丫头,你是故意的吧,你就是不想让我们赎回大宝。”

    孟倩幽叹口气,软了声音说道:“村长奶奶,你是真的冤枉我了,我是真心诚意的来给你们谈条件的,可你们提的条件也太苛刻了,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

    村长媳妇也不是白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闻言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过年以前光给你们家的那些亲戚买那不中用的茶叶就花了几千两银子,现在怎么会拿不出三千两银子。”

    孟倩幽老实的承认:“您说的不错,过年以前我确实花了不少的银子买茶叶,可那时不是有两个作坊挣钱吗?现在不一样了,熏肉的方子给了你们,我们就只剩下腊肠作坊了,而且以后天气热了,腊肠也不好卖了,下个月我就打算停工了,到时我们家一文钱的进项都没有,更何况我还想着给爷爷奶奶盖大房子,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银子给你们了。您要是同意,我就豁出去了,再给你们加一百两。”

    村长摇头:“不行,二百两银子太少了,两千六百两。”

    孟倩幽也摇头,跟他讨价还价:“二百二十两。”

    村长咬牙:“二千两。”

    孟倩幽也咬牙:“二百六十两。”

    村长气急:“一千两,如果那么你不同意,那就不要谈了。”

    孟倩幽也站起身来,伸出五个手指头,一脸肉疼的说道:“五百两,你们不同意,我们马上带着刘大宝走。”

    五百两银子已经不少了,黄庄村里的所有人家里的银子加起来也不见得有这么多,村长媳妇生怕村长不同意,孟倩幽真的会带着刘大宝走,赶紧用手悄悄的在后面捅了捅村长的胳膊。

    村长看孟倩幽这个架势,知道这已经是她能给的最多的银子了,自己如果再多要,她肯定会甩手走人的,就假装想了一下,不情愿的说道:“五百两就五百两吧,不过我们不要银票,我们要现银。”

    孟倩幽点头:“可以。”

    村长又说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孟倩幽不愿意了,对孟大金和孟二银说道:“大伯、爹,我们还是走吧,村长的条件太多了,这样下去我们会倾家荡产的。”

    孟大金和孟二银忍住笑,站起身。

    村长急忙说道:“我这次不要方子和银子。”

    孟倩幽拍拍假装受到惊吓的胸口,道“不要银子和方子就好,吓死我了。”

    孟大金死命忍住才没有喷笑出来。

    孟倩幽重新在椅子上坐下:“说吧,什么条件?”

    村长媳妇也疑惑的看向村长,不明白方子和银子都有了,他还有什么条件。

    村长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的条件就是方子给了我们以后,你们家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制作熏肉和熏下水。”

    孟倩幽一口答应:“那是自然,您不说我也要这么做的。”

    村长点头:“既然这样,我就同意让出村长的位置。”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也爽快的应道:“好,我现在就让我爹回去拿刘大宝的卖身契和银子,您也快些把举荐书写好,等你和大伯去过衙门办好了文案以后,这些东西我爹就会全部交给你的。”

    听她没有提到方子,村长的脸沉了下来,问:“方子呢?”

    孟倩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里,一会我就写下来。”

    村长的脸色缓和过来,好心说道:“只有我的举荐书是不够的,还要有各氏族长的举荐书才管用。”

    孟倩幽点头,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您回家让爷爷去找各氏族长,让他们写好了举荐书您拿过来。”

    孟大金点头,大步走了出去。

    孟倩幽又对孟二银说道:“爹,刘大宝的卖身契和银子都在我屋里的xiangzi里,您去拿过来吧。记得多拿一些银子,另外您还的时候把马车赶过来,一会你和大伯跟镇长一起直接去镇上。”

    孟二银也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孟二银回到家里,给正在和几个女人一起缝制书包的孟氏使了使眼色,孟氏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走了出来。孟二银小声的对她说村长已经答应了让出村长的位置了。

    孟氏惊喜万分,忘了还有许多人在屋中,大声问道:“村长真的答应了?”

    屋里的女人听到她这惊喜的声音,全都好奇的看过来。

    孟二银急的涨红了脸。

    孟氏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大了些,不好意思的对几个女人笑了笑。

    几个女人看到是他们夫妇俩在说话,也没有在意,转过头去,继续边说笑边缝制书包。

    孟氏压低了声音,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他爹,村长真的答应让出位置了?”

    孟二银高兴的点了几下头。

    孟二银也压低了声音说道:“幽儿让我回来把刘大宝的卖身契和六百两现银拿过去。”

    孟氏不解,问:“要现银做什么?”

    “一会回来我再跟你解释,你快去幽儿的屋里把东西拿出来。”

    孟氏转身去了西屋,把卖身契和六百两银子拿了出来,交给孟二银。

    孟二银把这些东西全部揣在怀里,用手捂好,赶着马车回了村长的家中。

    孟中举焦急的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才看到孟大金回来,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村长答应了吗?”

    孟大金点头,道:“幽儿说让您赶快去各氏族长家把他们的举荐书拿来,我好和村长去官府banli交接文案。”

    孟中举没有耽搁,快步去了各氏族长的家,孟大金跟在后面。

    各氏族长听到村长自动让位给孟大金,一时都非常惊讶,不过想到孟二银家里有几个作坊,如果自己给写了举荐书,也许以后他们家在用人的时候会先用自己姓氏的人,当即也就痛快的答应了。只有李氏的族长上一次因为李狗剩的事情,孟倩幽当着全村人的面没有给他脸面,记恨在心,说什么也不给写举荐书。就算孟中举把想好的说辞都说了出来,他还是不为所动,一口咬定孟大金不合适。

    孟中举有些着急。

    孟大金起身,不紧不慢的说道:“爹,既然李族长不愿意帮这个忙,我们就回去吧,以幽儿和镇长的交情,少一封举荐信也是没有问题的。”

    在镇长来处理李狗剩的案子时,李氏族长看到了镇长对孟倩幽热情的态度,现在听到孟大金这样说,心里有些后悔,赶紧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你说其他的族长都写了?”

    孟大金有礼的回他:“是啊,只剩下您了,我和我爹原本以为您是最好说话的一个,所以才最后来的您这。”

    李氏族长顺着他的话往上爬:“我当然是最好说话的一个,我这不是想考验你一下吗,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你们等着,我这就给你们写举荐书。”

    孟中举和孟大金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笑意。

    拿好李氏族长写好的举荐信,孟大金先把孟中举送回了家,才快步来到了村长的家。

    几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看到孟大金过来,村长先做到了马车里,孟大金随后也做了上去。孟二银挥动着手中的鞭子,快速的赶着马车来到了镇衙。

    题外话

    推荐好友种田文:

    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江沐雪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房子车子票子全都打了水漂,一遭回到解放前,张口就骂了一声“操”!

    眼看面前这一家子,面黄肌肉,一贫如洗,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她不得不骂了“操”!

    再看这八大姑七大爷乱七八糟的jipin亲戚,整日里弄的鸡飞狗跳,她再次大骂一声“操”!

    不过对于江沐雪来说,这都不是大事,名字丑可以改,钱少可以赚。

    正当江沐雪埋头苦干,名字改了,票子也赚到了,jipin亲戚也断了个干净,只等在家招个小白脸悠闲过日子的时候,便一不小心被穆楚寒那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给看上了。

    活在被穆楚寒看上的日子,江沐雪才觉得骂“操”都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无语,她觉得她可能是上辈子哔了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