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嚣张
    快到中午了,村长怕错过了这个时辰,还要等下午才能banli交接手续,马车刚一停下,就急冲冲的下了马车走进县衙。

    孟大金随后想跟上,孟二银喊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些现银和一张银票交给他,说道:“大哥,这些银子你拿好,幽儿说镇长和师爷那边你都要打点,千万不要让他们为难了你。”

    孟大金感激的接过,揣到了自己的怀里,大步走进了县衙内。

    镇长刚要回后院去吃饭,看到村长进来,十分诧异,问:“快中午了,你急冲冲的过来,是村里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了吗?”

    村长躬身行礼,然后说明了来意,请镇长给他们赶快banli交接手续。

    武国的律法有规定,如果村里要更换村长,只要上任村长和村里族长的举荐信即可。不过和村长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镇长知道村长是一个十分珍惜手中权力的人,看到他如此迫不及待的想banli交接手续,眼睛眯了眯,问:“你选好的下一任村长是谁?”

    孟大金也走了进来,照样的对镇长躬身行礼。

    村长指着他道:“就是他,孟大金,孟中举孟秀才的大儿子。”

    整个清溪镇也没有几个秀才,镇长全都认识,听村长说是孟秀才的儿子,不由的多打量了孟大金几眼,问:“他就是那个十三岁就考中童生的孟大金?”

    村长恭敬的回道:“是的。”

    镇长又打量了孟大金几眼,才对村长问道:“你这村长做的好好的,为何如此着急的退让给他。”

    村长把已经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我年纪大了,村里的事情处理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了,就想着让给年轻的人去做,选来选去,就挑中了他来做,他以前是个人,识文断字,家里的条件也非常好,如果他做了村长,对村里人的帮助会是很大的。”

    镇长眯着眼睛,问:“孟举人家里条件很好?”

    村长摆手,解释道:“不是孟举人家里条件很好,而是他那二儿子家里条件很好。大人想必也听说了我们村里今年新开了两个作坊,就是他那二儿子家的开的。上次大人去我们村里处理李狗剩的案件时,那个丢失东西的小姑娘就是他的孙女。”

    镇长点头,道:“如此说来,他倒也符合做村长的条件。不过,天已经中午了,我和师爷也要去吃饭了,你们先回去,等下午的时候再来吧。”

    村长知道这是镇长故意刁难他们,心里着急,对着孟大金不断的使眼色。

    孟大金意会,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恭敬的放在他的面前,讨好的说道:“耽误您吃饭的时间,我们心里也是过意不去,这点银票不成敬意,希望大人能够收下。”

    镇长大人装作不在意的看了一眼,看到竟然是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心里乐开了花,不动声色的伸出手,将银票收入的袖中,然后吩咐师爷:“师爷,去给他们办交接文案。”

    其实banli交接文案十分简单,就是把登记薄里村长的名字划掉,然后换上孟大金的名字,再把村长和各氏族长的举荐信放入里面,把原来村长的那些拿出来即可。

    师爷恭敬的应了一声,拿了各村村长的登记薄过来。当场将村长的名字刘贵划掉,换上了孟大金的名字。又给两人要了所有的举荐信,细细的看过以后,才把原来村长的举荐信拿出来撕毁掉,把孟大金的放了进去。

    亲眼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划掉,知道自己以后真的不再是那个人人见了都要巴结讨好的村长了,刘贵的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师爷做完这一切,恭敬的对镇长说道:“镇长,交接文案办好了。”

    镇长点头,装模作样的教诲孟大金:“从今以后,你就是黄庄的村长了,凡是都要为村里的人考虑,带领村里的人早些过上好日子。”

    孟大金连忙恭敬的应着。

    镇长摆手:“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情,就可以走了。”

    心里空落落的刘贵和志得意满的孟大金走出镇衙的大门。

    孟二银牵着马车一直在镇衙门口等着,看到他们出来,高兴的问:“大哥,办完了?”

    孟大金点头,正要跟孟二银说几句,师爷后面跟着出来,拱手说道:“恭喜大金兄成为了黄庄的村长,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话。”

    孟大金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从怀来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入了他的手中,道:“谢谢师爷了,以后少不了麻烦您。”

    师爷悄悄的掂了下手中的银子,觉得得有十两,高兴的不行,悄悄的将银子放入袖中,说道:“大金兄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孟大金也客气了两句,师爷这高兴的转身离去。

    孟大金松了一口气,对孟二银说道:“二弟,我们回去吧。”

    孟二银点头,招呼刘贵:“村长叔,我们回去吧。”

    刘贵摆手:“我已经不是村长了,以后就不要这样喊我了,直接喊我刘贵叔吧。”

    孟二银挠了挠脑袋,道:“这么多年都喊习惯了,一下子还真的改不过口来。”

    刘贵对孟二银伸出手:“东西拿来。”

    孟二银慌忙将刘大宝的卖身契和五百两银子的现银交给了刘贵。

    刘贵回到马车上认真的看了下刘大宝的卖身契,发现没有问题。又数了一下银子,不多不少,正好五百两。心里才好受了一些。

    事情办完,回去的时候孟二银的心情也是十分的高兴,赶车的速度也快了一些,没用一个时辰就到了刘贵的家里。

    刘贵的家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尤其是刘大宝,唯恐刘贵半路上变了卦,不同意让出村长的位置,自己还要跟着孟倩幽回去干那又脏又累的活计。看到刘贵回来,急忙的迎出来,急切的问他:“爹,办完了吗?”

    刘贵无精打采的点头,刘大宝大喜,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我的卖身契呢?”

    刘贵把卖身契交给了他。

    刘大宝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看到真的是自己的卖身契,喜不自胜,三下两下就把它撕的粉碎,仰天大叫:“我终于自由了,我终于自由了!”

    刘大宝媳妇也高兴的流出了眼泪,道:“相公,以后我们全家人就可以安安稳稳的呆在一起了。”

    刘大宝狂点头,搂着两个儿子也高兴的留下了眼泪。

    刘贵媳妇走到刘贵身边,悄悄地问:“五百两银子给了没有?”

    刘贵拿给他看。

    刘贵媳妇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想拿过去,刘贵急忙收了回来,道:“这五百两银子以后由我来保管,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也不许动这些银子。”

    刘贵平时在家很少做决定,但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情,家里人谁也不敢反对。刘贵媳妇听他这样说,又贪婪的看了这些银子几眼,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孟倩幽拿着写好的熏肉方子在村长家一直没走。

    刘贵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道:“方子拿来!”

    孟倩幽将写好的方子交给了他。

    刘贵媳妇见方子也收到了,顿时趾高气昂的对几人说道:“你们现在回去就关闭你们的熏肉作坊,以后不能再开了。”

    孟倩幽看着她说道:“今天恐怕不行,今天买来的猪肉和下水还没有做完,客户那边我也还没有打招呼,这样吧,你们给我三天的时间,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就立刻关了它。”

    刘贵媳妇强硬的说道:“我不管你那些事,我们说好了的,只要方子给了我们家,你们的作坊就不能开了,现在方子已经在我们手里了,你们必须现在就关了它。”

    孟倩幽看穿了她的心思,笑了一下:“您这是故意要为难我了?”

    刘贵媳妇现在儿子也回来,银子方子都有了,自然就不惧怕孟倩幽了,挺了挺腰板,嚣张的说道:“我就是故意为难你怎么了,在我们大宝卖给你的这段日子里,你竟然那么狠毒的虐待他,我今天非得好好的出了这口恶气不可,这作坊你们今天关也得关,不关也得关,否则的话,我就去给你砸个稀巴烂。”

    孟倩幽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那你不妨试试看。”

    刘贵媳妇被她的神情刺激到,气血上涌,一边伸着手对着孟倩幽扑了过来,一边骂道:“好你个死丫头,到现在了还敢跟我嚣张,看我不抓花你的脸。”

    孟大金和孟二银没想到刘贵媳妇会突然对着孟倩幽冲过来,骇得大叫:“幽儿,小心!”

    孟倩幽不躲不避,等李贵媳妇离得近了,用力狠狠地踹了过去。

    李贵媳妇被踹的倒退出去了好远,才喷出一口血,狼狈的趴在地上。

    刘大宝夫妇大呼大叫着跑到她的身边。

    刘贵皱起眉头,生气的说道:“孟丫头,你这样做就过分了吧。”

    孟倩幽冷冷的问他:“怎么样做才不过分呢,让她抓花我的脸还是我现在就回去关了作坊。”

    刘贵被噎住。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在院中响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这一脚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不要以为你们有了方子银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有,我原本是打算三天以后就关闭熏肉作坊的,既然你们如此的迫不及待,我偏不成全你们,还是按照我的计划,等到下个月的时候在关了它。”

    刘贵气急,:“你明明答应了我方子给了我们以后,你们就不能在制作熏肉了,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孟倩幽点头,道:“我是答应了,可现在你们惹得我不高兴,我自然就反悔了。”

    刘贵的说不出话来。

    刘大宝的卖身契已经要回来了,自然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了,胆子也大了起来,质问孟倩幽:“你说话不算话,答应我们的事情现在又反悔,你不怕传出去以后村里人笑话你吗?”

    孟倩幽反问:“我答应你们什么了?白纸黑字写下了吗?”

    刘大宝也被噎住。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往外走。

    刘贵媳妇已经缓过劲来了,在后面大叫:“孟倩幽,你如此做,会遭到报应的。”

    孟倩幽脚步没停,大声回道:“那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能遭到报应吧。”

    几人回到马车边,孟大金把怀里剩下的银子拿了出来,递到她面前:“这是打点完剩下的银子。”

    孟倩幽没有接:“您拿着这些银子去买一些礼品送给各氏的族长,先给他们打好关系,然后尽快找个时间把他们和村里人召集在一起,宣布你当了村长的事情,越快越好。”

    孟大金点头,把银子放回了自己的怀中,大步的走回家中。

    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家的以及孟小铁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着,看到他回来,孟大金家的就迫不及待的问他:“事情办成了吗?”

    孟大金点头,回道:“办成了,我已经在官府做了登记,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村长了。”

    孟大金家的喜极而泣。

    孟中举也高兴的摸着胡须一连声的说道:“好,好,好。”

    老孟氏也激动的不行,孟小铁更是激动的站起来,拖着一条腿走到孟大金面前,说道:“大哥,你这也算光宗耀祖了。”

    孟大金连连点头。

    激动过后,孟大金把孟倩幽让他给各氏族长买礼品的事情和早日宣布自己成了村长的事情说了出来。孟小铁听完当即说道:“宣布你成了村长的事情好办,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去村里使劲的吆喝一圈,让村里人在平时刘贵经常宣布事情的地方集合就行了。”

    孟大金想了一下,点头同意:“就照你说的这么办,幽儿说了,这件事越早宣布越好。至于各氏族长那边,我下午就去买礼品,买回来后就直接送去他们家。”

    孟倩幽和孟二银回到家里以后,工人们都早已经吃过午饭上工去了,就连那几个缝制书包的女人也已经过来坐在孟氏屋里的大炕上边说笑边缝制书包。

    孟氏一直不断的往外面张望,看到他们回来,急忙走出屋外,急切的问道:“幽儿,事情怎么样了?”

    孟倩幽凑近他,高兴的回道:“成了,大伯当了村长了,以后我们家再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人故意刁难我们了。”

    孟氏高兴万分,不住的念叨:“这可这是太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孟倩幽抱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娘,忙活了一上去,我都要饿死了。”

    孟氏挽起袖子,边往厨屋走去边说道:“娘这就给你爷俩去做好吃的,今天中午好好的犒劳犒劳你们。”

    孟倩幽笑着摇头,走进屋内。

    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纷纷和她打招呼,孟倩幽一一应过,随手拿起一个离自己最近的书包仔细的看了下,发现书包的针脚严密,图案的绣法精细,夸赞她们:“不愧是咱们村里有名的针线好手,缝制的特别好。”

    得到孟倩幽夸奖的女人兴奋的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缝制的慢了些,两天了我才缝制出了这一个书包。”

    孟倩幽安慰她:“没事,很快你们就会熟练的,到时一人一天缝制一个没有问题。”

    女人点头,道:“我们刚才还说呢,今天就比昨天快了些。”

    “熟能生巧吗,时间长了以后,说不定你们当中手脚快的能三天缝制两个呢,一天就可以挣七十多个铜板。”孟倩幽笑着说道。

    女人们睁大了眼睛,齐声问道:“七十多个铜板?”

    孟倩幽点头。

    有的女人想了想那种场景,脱口说道:“我的天呀,我要是一天能挣七十多个铜板,估计天天让我那口子给我洗脚都愿意。”

    屋内众人大笑起来。

    女儿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羞的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孟倩幽笑着说道:“不止呢,家里人还会把你供起来,天天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还不让你干活。”

    一个女人也笑着说道:“东家这是说笑了,乡下人哪有不干活的。”

    其余几人点头附和。

    孟倩幽认真的对他们说道:“你们不相信是吗?那我问你们,一个壮劳力出去打零工一天能挣多少钱。”

    一个女人回道:“多的时候三十文,少的时候二十文。”

    “那如果你们一天能挣七十多文钱,能抵得上他们出去累死累活的做两三天的,你们说说,家里人是不是会把你们供起来,什么活也不让你们干?”孟倩幽问他们。

    几个女人想了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孙家的在东家盖房的时候每天过来帮忙做饭,一天只挣二十个铜板,回家以后家里人还什么都不让她干呢,如果自己每天能挣七十个铜板,自己的家人说不定真的能把自己供起来,家里的什么活也不让自己干。

    想到这,几个女人热血沸腾了起来,互相鼓励:“那我们就使使劲,三天缝制两个书包。”

    孟倩幽反而劝她们:“先不要着急,先把活计做熟练了再说,我们这么好的书包,是专门卖给有钱人的孩子的,做工上可千万别出了什么纰漏。”

    几个女人纷纷说道:“放心吧,东家,我们心里有数,做工上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孟氏做好了饭,在院子里喊道:“幽儿,快过来吃饭了。”

    孟倩幽应了一声,又嘱咐了几个女人几句,才从屋里走出来。

    孟二银早就洗好手帮着孟氏盛饭了。

    孟倩幽看到孟氏又炒了一盘酸辣土豆丝,取笑她:“娘,这可是好几两银子银一斤的土豆呀,您怎么又舍的拿出来炒了。”

    孟氏心情好,丝毫不在意她的取笑。豪爽的说道:“我闺女今天帮着咱们孟家做了一件扬眉吐气的事情,别说吃几两银子一斤的土豆,就是吃聚贤楼的饭菜,娘也马上给你去买。”

    孟倩幽故意委屈的对孟二银说道:“爹,我一定不是你们亲生的,要不然怎么只有做了天大的好事后才有这么好的待遇。”

    孟二银失笑。

    孟氏白了她一眼,回道:“娘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你是你爹上山的时候捡出来的吗。”

    孟倩幽没料到孟氏回这么回答,被噎住。

    孟二银哈哈大笑。

    刚吃过午饭,孟大金就过来借马车,说是去镇上给各氏的族长买东西。孟二银二话没说,赶着马车和他一起去了镇上。

    孟倩幽则走到腊肠作坊找到张柱,把他叫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问他:“大舅,过年的时候我让你问的,在你们村里买荒山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柱回道:“我正想给你说这件事呢,我找过我们的村长了,他一听你要买我们村里的荒山特别高兴,说是只要你相中了,想买哪座买哪座。不过他有一个条件,就是开垦荒山的时候,你一定要用我们村里的人。”

    “那是当然,就算他不这样说,我也会用你们村里的人的。不过你得告诉他,我只用那些踏实肯干的人,偷奸耍滑的我坚决不用。”孟倩幽说道。

    张柱点头:“我也跟村长这样说了,他说让你放心,到时他会亲自帮你选人。”

    孟倩幽放了心:“好,这几天我就上你们村里一趟,当面和村长谈谈荒山的价格。”

    张柱说:“这个村长也和我说了,好像是半两银子一亩。”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了,我回屋合计一下我需要买多少荒山,等我合计好了,您就陪着我去找你们的村长。”

    两人谈完,张柱回作坊继续上工,孟倩幽则回到自己的屋里,拿着纸笔计算自己到底需要多少的荒山。

    孟二银和孟大金买了几盒比较好的点心回来,孟二银直接把孟大金送到了孟家老宅,自己才赶着马车回到家。

    孟倩幽一直在屋里计算买多少荒山的事情,孟贤走进来说道:“小妹,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接逸轩和孙良才放学了。”

    孟倩幽放下手中的纸笔起身,和孟贤一起去镇上的学堂,在路上将孟大金已经当上村长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贤从来没有听孟倩幽提起过这件事情,一时讶异万分,忙问怎么回事。

    孟倩幽就将买地基受阻,村长两口子趁机提条件,而自己也趁着这个机会要求村长让出位置的事告诉了他。

    孟贤听后惊喜万分,道:“小妹,这真是太好了,以后我们家再有什么事情,就不会再有人故意刁难了。”

    孟倩幽点头:“所以过几天我们家就会忙起来,我准备买一些荒山和荒地来种田七和土豆,就没有时间来接他们了。”

    孟贤立即说道:“不要紧,你忙你的,大哥自己一人来接就可以。”

    孟倩幽摇头:“大哥,你以后也会忙的,不见的会有空,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找人专门的过来接他们。”

    孟贤问:“找谁呢?”

    “这也是我为难的地方,随随便便在村里找一个人过来,我不放心,路上如果出点什么事情就麻烦了,可要是不能找人,我们只能去买人了。”

    闻言孟贤惊诧:“买人?”

    孟倩幽点头。

    孟贤瞪大了眼睛,问:“我们家也能买人?”

    孟倩幽失笑:“大哥,只要有银子,谁都可以买人的。”

    孟贤不好意思的用那只没有抓缰绳的手,挠了挠脑袋。

    两人到了学堂门口,学堂的大门正好打开,孟逸轩和孙良才跟着学子们出来。

    看到孟倩幽,孙良才高兴的对她说道:“今天夫子又表扬我了,你要说话算话,给我一个好看的书包。”

    孟倩幽也是十分高兴,点头答应:“没问题,已经做好几个了,回家以后你就让你挑一个喜欢的背上。”

    孙良才高兴的一步就蹿到马车上,催促孟倩幽和孟逸轩:“你们快上来,我们赶快回家。我要赶紧的挑选一个漂亮的新书包。”

    看他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孟倩幽感到好笑,摇了摇头,和孟逸轩一起上了马车。

    孟贤平稳的赶着马车往回走,孙良才嫌他太慢,时不时的打开车帘催促他。好不容易盼着到了家门口,马车还没停稳,孙亮才就立刻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扭动的肥胖的身躯,一路小跑的进了孟氏的屋子里。

    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还没有下工,看到孙良才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心里还纳闷呢,这是哪来的孩子,怎么这么胖呢?

    孟氏也看到了他,奇怪的问:“孙少爷,怎么了?”

    孙良才没有想到屋里会有这么多人,一时愣住,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回道:“伯母,孟姑娘让我挑一个新书包。”

    孟氏让他进来,把缝制好的所有书包摆在了他的面前,说道:“都在这了,你挑一个吧。”

    孙良才把所有的书包都看了一个遍,纠结的皱起眉头,有些苦恼的对孟氏说道:“这些我都喜欢。”

    没等孟氏说话,孟倩幽的声音响起:“如果喜欢的话,你可以一天换一个”

    孙良才惊喜的反问:“我可以这样做吗?”

    孟倩幽点头:“可以。”

    孙良才高兴的把自己面前的缝制好的书包一把全抱进怀里,孩子气的道:“那我要把这些书包拿到我的屋里去,省得你反悔。”

    孟倩幽阻止他:“你每个图案都挑一个,剩下的还要给逸轩呢”。

    孙良才费力的抱着书包回到了自己睡觉的屋子里,看到孟逸轩在里面,炫耀的说道:“孟姑娘说这些书包都归我了,我可以每天都换一个。”

    孟逸轩闻言撅起嘴,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控诉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实在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摸了摸鼻子,说道:“娘屋里还有呢。”

    孟逸轩露出笑容,也快步跑到孟氏的屋子里抱了几个书包过来,摆在炕上,和孙良才一样,欢喜的摆来摆去。

    孟倩幽趁机说道:“我给你们俩说一件事。”

    两人抬头,齐声问道:“什么事?”

    孟倩幽回道:“明天你们背着书包去学堂后,如果有人喜欢你们的书包,你们可以卖给他们,十两银子一个。”

    孙良才不愿意:“这么好看的书包我才舍不得卖给他们呢,我要自己留着天天背。”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没看到有几个女人在我家缝制书包吗?以后这新书包会天天都有的,恐怕你们俩以后都背不过来了,所以我们要想法卖掉一些。”

    孟逸轩在孟家带了很长时间了,已经很了解孟倩幽的做事风格了,闻言问她:“你是不是想做书包的生意?”

    孟倩幽摆手:“不是”我“想做书包的生意,而是”你们俩“做书包的生意。”

    孟逸轩和孙良才不解。

    孟倩幽给他们解释:“我和孙善人已经商量好了,这书包的生意就交给你们俩了,我们不插手,随意你们怎么去做,如果挣到银子了,除去本钱和工钱,全部给你们,如果没挣到,就证明你们是两个大笨蛋。”

    听他这样说,孙良才不服气的反驳:“我才不是大笨蛋呢,不就是卖书包吗,我明天就让胖墩他们一人买一个。”

    孟倩幽笑着说道:“只让他们买是不够的,你们还要想办法卖出去更多。争取让你们学堂里的学子每人都背上咱们家缝制的书包。”

    孙良才惊呼:“那怎么可能?除了他们几个,谁还会舍得买书包?”

    孟倩幽回道:“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你们可以想各种的方法,各种的手段让他们买你们的书包。不过前提是你们不能强迫他们去买,而是要先想办法激起他们的**,让他们和你们现在一样,看到书包就移不开眼睛,想法设法的想买到手。”

    孙良才皱起眉头,期望的看着孟倩幽,道:“好难呀,我们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想买呢?”

    孟倩幽看向孟逸轩,问:“逸轩,你说呢?”

    孟逸轩想了一回才回道:“我们从明天开始每天背着不同图案的新书包去学堂,让他们看着羡慕,然后他们就想买了。”

    孟倩幽表扬他:“逸轩就是聪明,一下子就抓住了卖书包的关键。”

    得到了她的表扬,孟逸轩兴奋的红了脸。

    孙良才有些嫉妒,不服气的说道:“这算什么呀,谁能把书包卖出去谁才是真正的聪明呢。”

    孟倩幽也表扬他:“孙良才想的也不错。”

    孙良才高兴的不行。

    孟倩幽幽对他们说道:“我们的书包暂定时十两银子一个,少一文钱也不能卖,也不能白白的送人,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们谁没有按照我说的做,以后我做了好吃的那你们谁也不许吃。”

    两人急忙点头。

    孟倩幽接着说道“卖书包的银子我会替你们保管,不过只要你们每卖出一个书包,我就给你们二十文钱的零花钱,如果是你们俩合力卖出的,我就给你们三十文钱,这些钱你们可以拿去随便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买好吃的也行吗?”孙良才问。

    孟倩幽点头:“当然,零花钱是你们的,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孙良才高兴的跳起来。

    吃过晚饭,孟倩幽正准备检查孙良才的功课,外面响起了一阵敲盆子的声音,随后孟小铁的声音就传来:“大家注意了,现在马上去村里平日集合的地方,村长有事要跟你们说。”

    孟倩幽和孟贤、孟齐走到大门外,看到孟小铁正拖着一条腿,一边敲着一个破盆子,一边大声的喊着。

    孟倩幽说孟贤、孟齐:“大哥,二哥你们去帮一下四叔。”

    孟贤、孟齐两人快步的跑到孟小铁面前,道:“四叔,我们帮你吆喝吧。”

    孟小铁拒绝:“不用,这样的小事四叔做的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孟贤劝他:“晚上我们也没有什么可忙的,就让我们帮你吧,您的腿不好,去休息一下。”

    孟小铁还是拒绝:“我的腿没事的,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该出来huodonghuodong了。”

    看他执意不肯,孟贤和孟齐也没有在坚持,走了回来。

    孟小铁边敲着破盆边喊着去了远处。

    孟氏夫妇也听到了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对三人的说道:“应该是你大伯宣布当了村长的事情,我们快过去吧,看看有什么帮忙的。”

    三人点头,孟倩幽回屋嘱咐了孟逸轩一声,让他看好孟杰和孟清,就随着孟氏夫妇来到了村里一个空旷的地方。

    听到孟小铁的喊声,村里人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了,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猜测着村长有什么事情要说。也有的人奇怪,今天怎么是孟小铁拖着废腿去吆喝。

    孟大金和孟大金家的正搬着椅子过来,看到孟二银一家,急忙说道:“你们快去帮忙搬一些椅子过来,一会各氏族长就该过来了。”

    孟二银领着孟贤和孟齐去老宅搬椅子。

    孟三铜夫妇半路正好看到他们得知他们要去老宅搬椅子,就也跟着过去。一边走,一边还奇怪的问孟二银:“二哥,以往不是村长说完事情就散了吗?今天怎么还来咱们家搬椅子,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孟二银回道:“今天大哥要宣布自己当了村长的事,各氏族长也要来,椅子是给他们准备的。”

    孟三铜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赶紧一把抓住孟二银,惊讶的问道:“你说什么?大哥当了村长?”

    孟二银点头。

    孟三铜咽了咽唾沫,不确定的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孟二银小心的扶住他,回道:“今天刚刚去官府和村长banli了交接文书。”

    孟三铜还是不相信:“村长怎么会舍得把位置让出来?”

    孟二银看了看路上不断走过去的人,小声的对他说道:“现在人多,等没人的时候我在慢慢的告诉你。”

    孟三铜听到他这样说,自然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没有多问,和几人一起来到了老宅中。

    孟中举作为村里唯一的秀才,也是要参加的,吃过晚饭以后,就早早的换上了一件新衣服,整个人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在家里等着时辰快点到。

    孟大金夫妇俩搬着椅子走的时候,他就想跟着去的,可孟大金说晚上天黑,他们搬着椅子不好照顾他,让他稍等一会,等他们一会再回来的时候就扶着他过去。现在看到几人进来,连忙起身,对他们说道:“你们搬着椅子咱们赶快过去吧,让几位族长等着就不好了。”

    孟二银和孟三铜夫妇搬着椅子,孟贤和孟齐搀扶这孟中举,来到了空地上。

    村里人基本上都已经全来了,看到孟中举被两个孙子搀扶着过来,纷纷的让开好让他去前面。孟二银和孟三铜夫妇搬着椅子跟在后面。

    看看穿戴一新,精神焕发的孟中举,再看看忙前忙后的孟家人,村民们直觉今天要有大事发生。

    各氏族长也很快来到,和孟中举寒暄了几句,就在排好的椅子上一一坐好。

    按理说新老村长换任,都是老村长先发言一番,说自己为什么会退下去,让后在把新村长举荐给大家。可今天所有的人等了好长时间,刘贵也没有来。村民们还不知道村长已经换人,还在纷纷猜测村长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他把村里人都召集过来了,自己却没有过来。

    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各氏族长对刘贵也有了不满,明明是他自己把村长的位置交出来的,现在迟迟不来,把这么多人晾在了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李氏族长干脆说道:“大金呀,我看刘贵是不会来了,你还是赶紧把你做了村长的事情宣布出来的,免得大家纷乱猜测,议论纷纷,”

    孟大金点头,对着人群大声说道:“大家安静一下,我有事情要给大家说。”

    这半年多的时间,孟二银家每次招人的时候都是孟大金在张罗,现在看到孟大金站出来说话,村里人都以为孟家又要招人了,都住了嘴,屏息等着孟大金说出什么好事情。

    孟大金再次对着人群大声说道:“在村长和各氏族长的大力举荐下,我今天去官府做了备案,以后我就是咱们村的新村长了。”

    整个空地鸦雀无声,村民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消息。

    孟大金接着说道:“以后大家有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我一定进自己最大的所能帮你们解决。”

    村里人这才炸开了锅,议论纷纷。有的不明白村长怎么会舍得让出自己的位置。有的欣喜孟大金做了村长,以后孟二银家再招人,一定会先用自己村里的人,还有的在猜测突然换了村长,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人们的议论声小了下来,孟大金才又说道:“我知道大家疑惑我怎么会当了村长,这里面有好多事情,我不便与大家说,不过我能保证我做了村长以后,肯定会领着大家过上好日子的。”

    一道尖锐的女声在人群后面响起:“那可不一定,我们家老头子这么多年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凭什么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人们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习惯性的让开了一条路。

    刘大宝扶着自己的娘走到了前面。

    刘贵媳妇轻蔑的对孟大金说道:“你以前是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你不要以为你们强迫我们家让出村长的位置,你就能做的长久了。”

    她的话音刚落,人群一阵轰动。

    孟倩幽皱起了眉头。

    刘氏族长大声呵斥她:“刘氏,刘贵让出村长的位置是心甘情愿的,你不要在这胡搅蛮缠了。”

    刘贵媳妇冷笑一声,“谁说我们是心甘情愿的,是孟倩幽这个死丫头用大宝威胁我们,我们迫不得已才答应的”

    人群又是一阵哗然。

    刘贵媳妇继续说道:“谁让你们家现在有钱了呢?就是被威胁着让出村长的位置,我们也就认了,可你们不应该欺人太甚,早先答应我们的事情却在你当上村长以后马上就反悔。”

    人群的议论声更大了。

    孟大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可又不好当中反驳,站在原地一时不知给如何去说。

    孟中举的脸上却挂不住了,问:“我们早先答应你什么事了,怎么就反悔了?”

    刘贵媳妇愤恨的指着孟倩幽:“这个死丫头早先答应了我们关闭熏肉作坊,现在却出尔反尔,说什么也不关了。”

    听说孟倩幽答应了刘贵媳妇关闭熏肉作坊,在作坊里做工的人一阵恐慌,齐齐的看向孟倩幽。

    孟中举也询问的看向她。

    孟倩幽解释:“我和作坊里的工人都说好了,我们下个月就关了作坊,是他们不愿意,非逼着我今天就关。可我后面的事情还没有安排好,怎么能说关就关呢?”

    各氏族长了然的点头。

    刘贵媳妇见他们偏向了孟倩幽的那边,气急的说道:“你撒谎,你明明答应方子给了我们以后,你就关了作坊的。”

    孟倩幽上前一步,问她:“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你,我们白纸黑字写下来了吗?”

    听她这样说,刘贵媳妇更加的生气:“我们太相信你了,认为你说关了就会关了,谁知道你会说话不算数,”

    孟倩幽提高了声音说道:“你这话说的太好笑了,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下个月我的作坊就会关了的,而且以后也不会在开了。”

    刘贵媳妇高声尖叫:“不行,你明天就得关了它,否则我就闹得你们家鸡犬不宁。”

    看她蛮不讲理,刘氏族长皱起眉头,呵斥她:“刘氏,赶快回家去,不要在这撒泼打浑了。”

    刘贵媳妇才不听那一套,对这孟大金说道:“你不是说会做个好村长,今天这事你必须一碗水端平了,否则的话,我明天就到处宣扬你当上村长的第一天就帮着你家里人欺负我们一家。”

    孟大金回道:“你不要无中生有,事情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清楚,你要是不嫌丢人的话,我们今天就把所有的事情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你的错还是我们的错。”

    李贵媳妇没想到他敢强硬的这样说,一时愣在原地。

    刘大宝偷偷的捅了她一下,刘贵媳妇反应过来,眼珠一转,往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假意嚎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呀,看看他们一家有多么无耻呀,骗我们让出村长的位置后,就反过来起欺负我们家了。这世道还没有天理了,我们活不了了。”

    孟中举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脸过,气得只打哆嗦。

    各氏族长也是气的不行。

    没想到她会来突然来这一套,打也不行,骂也不行,孟大金也是急的不行。

    孟倩幽蹲在了刘贵媳妇面前。

    刘贵媳妇下意识的在地上往后挪了挪身子。

    孟倩幽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原本我是想着早点关了熏肉作坊的,你却一再相逼,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题外话

    文文:高冷学长撩宠呆萌学妹

    作者:糖布宝

    简介:

    大chuanqi人物安子皓,高冷了20个年头,钟情某人后性情大变,撩妹技能全开,只为抱走女神。

    豪放篇

    “暖暖,你洗完澡了没,发生什么事了?”看着浴室忽闪忽闪的灯光,安子皓还以为是灯泡快要烧了,怕她出事儿,敲了敲浴室门。

    喝醉酒的夏暖毫无意识却非常jiqing地回答,“敲什么门啊,直接进来啊。”

    于是化身为狼的安子皓打开浴室的门,一进去就狠狠地吻上裹着浴巾的夏暖。

    男朋友自带赶走桃花技能简直不要太优秀,男朋友太宠自己了,怎么办?在线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