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没死就好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田园佳婿最新章节!

    刘贵媳妇哆嗦着身子,惊恐地问:“你想做什么?”

    孟倩幽起身,对着人群大声的说道:“为了支持大伯当上村长,我们家商议好了,决定把熏肉的方子告诉你们,有谁想要的,三天以后可以来我们家来拿方子。”

    人群沸腾了,尤其是在作坊里上工的人们,知道熏肉和熏下水有多挣钱,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再跟身边的人确认:“我没有听错吧?我没有听错吧?”

    刘贵媳妇差点疯了,失声尖叫:“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

    刘大宝傻愣在了当场。

    孟大金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这是趁机给自己在收买人心呢。

    各氏族长却纷纷都抽了一口气:孟家这个小丫头这次做的太狠了,一招釜底抽薪,直接断了刘氏的念头。

    孟倩幽冷冷的问刘氏:“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方子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

    刘氏没想到自己和儿子想出的这个绝妙的逼迫孟倩幽马上就关作坊的主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妄图挽回局势,对孟倩幽大声嘶吼:“你明明把方子给我们家的,你为什么要给他们?”

    孟倩幽看了看恨不得拉长自己的耳朵听清他们说什么的村民,笑着大声说道:“不错,我是把方子给了你们,可是我并没有说这方子只给你们一家呀。”

    在作坊里做工的人都知道孟倩幽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听她这样说,纷纷放下心来,想着三天以后自己一定要早点去孟家把方子拿到手。

    刘氏瘫坐在地上。

    孟大金也趁势对着人群说道:“你们拿到方子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找我,我管理了熏肉作坊这么长的时间,所有的制作过程都是很清楚的。一定会帮你们做出最好的熏肉。”

    人们纷纷鼓掌,暗叹孟大金做了村长就是好。

    刘氏看到鼓掌的人们,心里恼怒,站起来,对着人群大声威胁道:“你们家谁敢做熏肉,我就把你们家里砸烂。”

    刘贵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刘氏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人们基于他是村长媳妇,一直忍让,可现在不一样了,刘贵不做村长了,刘氏就跟自己一样是普通的村民了,那还有什么好怕她的。人群里就有人不屑的说道:“你现在不是村长媳妇了,你以为你还能想以前一样随意的欺负我们,告诉你,门都没有。你要是敢去我们家闹腾,我就把你打出来。”

    刘氏从来没有听到人们这么强硬的对她说过话,一时接受不了,就要冲上前去和说话的人撕打。刘大宝一把拉住她:“娘,别去,如今我爹不当村长了,没人会怕你的,真要动起手来,你会被她们打坏的。”

    刘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人人见了都要讨好巴结的村长媳妇了,顿时没有了打架的气势。蔫在了一边。

    没有人在理会他们。

    孟大金又趁势说了一些让人精神振奋的话,村民们激动的连连鼓掌。

    各氏族长也站起来讲了话,嘱咐自己的族人一定要好好的拥护孟大金,跟着他干,好日子很快就会来到的。

    孟大金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就没有多啰嗦,宣布大会结束,让人们散去。

    人们兴奋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三三两两的结伴回去,一路热烈的讨论着方子的事情。

    各氏族长也起身回了家。

    孟大金搀扶着孟中举,孟二银和领着孟贤、孟齐和孟三铜夫妇搬着椅子一起回了老宅。孟氏和孟倩幽则回了自己的家。

    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刘氏和刘大宝。

    刘氏还没有从这件事情中回过神来。刘大宝却带着哭音问她:“娘,爹要是知道了是我们把事情弄得变成了这样,是不是会把我们打死?”

    刘氏也害了怕,再也没有了强硬的态度,哆嗦着回道:“不能吧,你爹的脾气娘还是知道的,顶多发一顿火而已。”

    刘大宝也哆嗦着回道:“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我们家明明可以凭借熏肉的方子赚很多银子的,可现在好了,估计一个铜板也挣不到了,爹要是知道这是我给您出的主意,肯定会打死我的。”

    听他这样说,刘氏也吓得不行。

    刘大宝越想越害怕,对刘氏说道:“娘,不行,我不能回家了,您回去给我拿一百两银子,我还是去镇上避一段时间再说吧。”

    “银子全在你爹手里,娘哪里拿的出来”刘氏无奈的说道。

    刘大宝“噗通”跪在刘氏的面前:“娘,你想想办法吧,我刚离开了那个恶臭的熏肉作坊,还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我不想被我爹打死。”

    刘氏只有刘大宝这么一个儿子,从小疼宠到大,想到刘贵知道这件事情以后痛揍他的场面,心疼的不行,当即应道:“好,娘这就回去想办法。”

    刘大宝赶紧起身,扶着刘氏回家。

    到了家门口,刘氏让刘大宝在院外等着,自己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才装作没事人一样进了屋里。

    刘贵不当了村长,心里难受的很,从孟倩幽她们走后一直躺在床上,连饭都没吃。

    刘氏进屋,看到刘贵还和自己出门以前一样,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走到他面前,温声说道:“他爹,起来吃点饭吧,你中午就没吃,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刘贵没动。

    刘氏看了看他,撒谎道:“刚才我偷偷的去了空地的那边听了听,村里人们都对孟大金做村长很不满意,说他以前就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家伙,这样的人怎么会做的了村长?还纷纷猜测他们用了什么非常的手段逼迫你让出了村长的位置。我在想,如果以后我们有银子了,说不定还会把村长的位置抢回来。”

    刘贵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充满希望的问:“大家真的是这么说的?”

    刘氏心虚的点头:“我亲耳听到他们这么说的。”

    刘贵来了精神,道:“你快去给我盛饭,我要养好身体,明天我们就先去镇上买些下水,回来清理一下,大宝在作坊呆了那么久,如何清理应该是知道的吧。”

    刘氏眨了眨眼,假笑道:“当然是知道的,你还是先去吃饭吧,明天再说这件事也不迟。”

    李贵下了床,道:“你去给我盛过来。”

    刘氏是为了支开他偷银子,如果真的把饭给他盛了过来,银子怎么能偷的出来,当然就不愿意,道:“你还是去厨屋里吃吧,今天我特意多做了两个菜,全端过来很麻烦的。”

    刘贵想想也是,两人起来到厨屋。刘氏给他把一直在锅里热着的饭菜拿了出来。刘贵也确实饿了,大口吃了起来。

    刘氏对他说道:“你慢慢吃,吃完了喊我,我去屋里铺好被褥,一会该睡觉了。”

    平日里刘氏都是早早的铺好被褥,刘贵也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点了点头。

    刘氏暗自松了一口气,快步来到自己的屋子里,从床铺下面摸出要是把钱匣子打开,看到五百两银子果真好好的放在了里面,赶紧伸出手,拿了几个大银锭子出来,也没有数多少,就急忙放进怀里,锁好钱匣子,把钥匙放回原处,打开门悄悄地看了看,看大刘贵还在厨屋里吃饭,就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大门外面。

    刘大宝已经急的团团转了,看到刘氏出来,急切的问道:“娘,银子拿出来了没有?”

    刘氏从怀里把银锭子全部拿出来交给了他,道:“趁着你爹还没发现,你赶快走吧,到了镇上以后,先找个地方住下,等你爹的气消了以后,再回来。”

    刘大宝点头,接过银子,急冲冲的走了。

    刘氏又悄悄的回到了屋里,铺好了被褥,才松了一口气。

    孟氏回到家以后,担心的问孟倩幽:“幽儿,你就这样答应把方子告诉村里人,我们和朱公子和谢公子的合作怎么办?”

    孟倩幽回道:“就算我不把方子说出去,这熏肉也做不多长时间了,我一会给他们每人写一封信,告诉他们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并顺便把方子也告诉他们,他们应该不会责怪我们的。”

    孟氏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孟倩幽到东厢房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孙良才的功课,夸奖了他几句,就回屋去写信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以后,孟倩幽对孟贤、孟齐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去送他们俩去学堂吧,我今天有一些事情要给谢公子和朱公子的伙计说。”

    两人点头,赶着马车送孟逸轩和孙良才去学堂。

    等朱大壮笑眯眯的把肉送过来以后,孟倩幽给他结了帐以后,才歉意的给他说,自己的熏肉作坊三天以后就得关了,以后就不需要猪下水了。

    朱大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笑着说道:“没关系,孟姑娘,你多买点我的肉就行了。”

    孟倩幽顺势开玩笑的说道:“朱老板,这恐怕不行,再有一个月,我的腊肠作坊也要关了。”

    朱大壮彻底的愣住,好一会才试探的问道:“姑娘家中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两个作坊都要关了?”

    孟倩幽笑着把自己关闭腊肠作坊的原因解释给他。

    朱大壮听她说完,虽然遗憾自己以后要少挣很多钱了,可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笑着说道:“我知道了,姑娘要关作坊的时候提前通知我,我好少买一些猪来宰。”

    孟倩幽点头:“那是自然。”

    朱大壮叹了一口气:“姑娘以后不买我的肉了,我怎么感觉我一下子少挣好些钱。”

    孟倩幽失笑:“朱老板别急,等到天冷了以后我的作坊还会开起来的,说不定还得在多加几个,到时候我们在继续合作”

    朱大壮的眼睛亮了起来:“姑娘说的是真的?”

    孟倩幽笑着点头。

    朱大壮急切的说道:“那我们就说定了,到时姑娘可一定要再用我的肉。”

    孟倩幽保证:“朱老板放心吧,只要你还是能保证你的猪肉是新鲜的,我的作坊开多长时间我就买你多长时间的肉。”

    朱大壮高兴的赶着牛车回去了。

    孟倩幽和孟氏说了一声,来到了熏肉作坊,等着朱岚和谢江风的伙计来。

    吴大五人和李村过来在熏肉作坊上工的工人今天上工以后,才从村里人的口中听说了三天以后就关了作坊的事情,心里都很恐慌。看到孟倩幽过来,眼光齐齐的看向她。

    吴大更是直接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的问她:“东家,我们的作坊真的三天以后就关了?”

    孟倩幽点头。

    吴大更加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们几个怎么办?”

    孟倩幽皱眉:“你们几个当然是留下继续做工了,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几人还能留下来做工,吴大高兴的不行,慌忙摆手:“没有问题,没用问题,东家放心,无论做什么活计,我们都会好好的干的。”

    孟倩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武大慌忙转身去干活,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另外四人。几人提了一早上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李村的人听到吴大几人还能留下来做别的活计,也充满希望的问道:“东家,我们呢?”

    孟倩幽这才醒悟过来人们这是担心自己关了作坊以后,他们没有活干,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很快也会有别的活计的。”

    众人听她这样说,高兴的不行。

    朱岚的活计和谢江风的活计还是和往常一样准时来到了熏肉作坊,看到孟倩幽在这,恭敬的和她招呼:“孟姑娘。”

    孟倩幽应声,等他们把熏肉装好以后,就把两封信和方子分别交给了他们,道:“这是给你们东家的信和熏肉的方子,你们回去后交给他们。”

    伙计急忙接过,小心的放入自己的怀中,恭敬的和孟倩幽告别后,就拉着熏肉和熏下水回去了。

    孟倩幽看孟大金依然在清理下水,走过去对他说:“大伯,您别清理下水了,和我爹一起去把那块宅基地量了吧,我们好早日把房子盖起来。”

    孟大金应了一声,起身,洗完手,就去找孟二银了。

    孟倩幽闲着没事,也来到了他们说的那块地方,放眼一看,果然很大,盖四处宅院绰绰有余。便在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想着把这处宅子盖成在没穿越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四进四出的大院子。

    孟大金和孟二银过来量地基,看到孟倩幽也在这,有些奇怪。

    不等他们问,孟倩幽就跟他们解释:“我闲着无事,也过来看看,顺便想一下盖成什么样的大院子。”

    孟二银建议:“盖成和咱家一样的就行。”

    孟大金也觉得盖成孟二银家的那样的房子挺好,前后各两处,既能相互照应也能独立过日子。

    孟倩幽摇头:“这么大的地方,盖成那样的房子太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到时候前后院的距离留大一些不就行了吗?”孟二银说道。

    孟倩幽海华丝摇头,道:“你们先把地基量好,办了房契再说,我回去后好好的琢磨一下,这次我要把这处院子盖成咱们清溪镇绝无仅有的宅子。”

    孟大金吓了一跳,急切的问道:“那会不会太招摇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要的就是招摇,越招摇越好。”

    孟大金和孟二银不明白。

    孟倩幽也不跟他们多做解释,告诉他们丈量好了以后,就去家里拿银子,赶快去官府办好相关的手续。

    孟大金和孟二银点头,开始认真的丈量地基。

    孟倩幽也回了家,想把自己想到的四进四出的大院子画下来,再把细节琢磨一下。

    还没到大门口,就看到德仁堂的一名伙计牵着马车站在大门前和孟氏在说些什么。

    孟倩幽快走了几步,孟氏看到她,招呼她过去:“幽儿,快过来,这位伙计说他们的东家有事找你。”

    伙计回头也看到了孟倩幽,恭敬的说道:“姑娘,我们东家回来了,说是给您带来了您需要的东西,让您过去取。”

    当着孟氏的面,孟倩幽也没有问什么东西,对伙计说道:“你稍等一下,我进去换件衣服我们就走。”

    伙计应声,恭敬的等在外面。

    孟倩幽回屋换衣服,孟氏跟了进来,担心的说道:“幽儿,你还是等你大哥他们回来陪你去吧,你独自一人去镇上,娘有些不放心。”

    孟倩幽穿好衣服,安慰她:“娘,没事,外面的是德仁堂的伙计,过年的时候他们的东家回京城过年了,可能是给我捎了一些稀罕的玩意回来,我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的。”

    孟氏闻言虽然放心了些,还是嘱咐道:“你要快去快回,免得娘担心。”

    孟倩幽痛快的答应,并告诉他,孟大金和孟二银去量地基了,一会量好了过来,算好多少银子,让孟氏拿给他们,早点去官府办好手续,早点把房子盖起来。

    一听今天就可以去镇上banli房契,过几天就可以盖房了,孟氏高兴的不行,担心的心情也没有了,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孟倩幽坐上马车,德仁堂的伙计平稳的赶着马车回到了德仁堂。

    下了马车,孟倩幽走进德仁堂内,抓药的伙计急忙过来给她恭敬的打招,呼:“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看了一下,没有看到老大夫,皱了一下眉头,问道:“老大夫呢?”

    伙计回道:“东家早上刚回来,老大夫正给他汇报这段时间德仁堂里的情况呢。”

    孟倩幽展开眉头,问:“他们在哪?”

    伙计回道:“在楼上,东家说您来了以后就直接上去。”说完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孟倩幽刚走近二楼,老大夫的声音就传过来了:“东家,你说说您现在这个模样待会是不是会吓到孟姑娘。”

    文泗不在意的声音也传过来:“那个死丫头,胆子那么大,别说我这个模样,就是我变成了鬼站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害怕的。”

    孟倩幽扬声说道:“你变成鬼试试,看我害怕不害怕?”

    话声落,就走进了屋内,却在看到文泗的脸时,脚步顿了一下。

    文泗眼尖,看到了她的动作,取笑道:“你不会真的被我这个样子吓到了吧。”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你这个丑样子,谁看见都会害怕的,更何况我还是个孩子,没被你吓死就不错了。”

    文泗大笑。

    老大夫一直愁眉不展的神情也在听到孟倩幽这句话后展开了一些。

    孟倩幽坐在了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文泗气坏,说道:“恐怕让你失望了,我竟然没有死掉。”

    孟倩幽火上浇油的说了一句:“你这副吓人的鬼样子,还不如死了的好。”

    文泗气得差点跳起来,愤怒的说道:“亏我还给费心费力的给你弄来了大量的田七种子,我要是知道对我是这个态度,我才不管你的事呢。”

    孟倩幽反问:“我求你给我弄来了吗?”

    文泗这次气得真跳了起来,对老大夫嚷道:“老于,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我刚回来,就赶紧让伙计把她请过来,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她不但不领情,还这么跟我说话。”

    老大夫看看神情淡然的孟倩幽,在看看怒气冲冲的文泗,叹口气,劝道:“姑娘,您就不要再不高兴了,我们东家这次能捡了一条命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孟倩幽火大的说道:“活该!你走时我是怎么嘱咐你的,让你先下手为强,你要是听我的,会变成这样吗?”

    文泗的气势弱了下来,小声说道:“我不是想着怎么也是亲兄弟,好歹留他一条命吗?谁知道他会穷凶恶极。趁着半夜我熟睡的时候溜进我的房间下毒手,要不是我突然被惊醒,现在你是真的看不到我了。”

    孟倩幽哼了一声:“你这副鬼样子,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还不如不看到呢。”

    文泗不满的对她嚷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我伤都没养好,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给您送田七的种子,你竟然这么说我。早知道你是这个样子,我就在京城里多呆两个月了。”

    孟倩幽霍的起身,来到文泗的面前。

    文泗吓得后退了一步,问:“你要干什么?”

    孟倩幽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脸上的刀疤看了一会,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应该没问题。”

    文泗和老大夫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纳闷的看着她。

    孟倩幽又做回了椅子上,问:“他们的下场怎么样了?”

    文泗的神情淡了下来,也坐回了椅子上,半天才说道:“那天晚上他见我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刀,下手更加狠毒,我不知道他的武功那么高强,招架不住,被他一刀砍在了脸上,疼的差点昏过去,还好你给我药我一直带在身上,随手就扔了一些出去,他一时不防,吸进了一些,动作这才缓慢下来。我趁机跑出房门,大声呼喊,家里的仆人听到我的喊声,及时赶过来,救了我一命。”

    说到这,沉默下来。

    孟倩幽也不催促,静静的等着他往下说。好一会儿,文泗才又说道:“年前褚大哥护送我回到家中,爷爷见我重伤,惊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把他们母子设计让我回京,半途派人截杀,我差点丢了性命的事情告诉了他。爷爷听后直接质问他们母子,他们极力否认,褚大哥就把那几个山贼带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这才哑口无言。爷爷大怒,下令把我那继母赶出家门,也把我那弟弟关了起来。准备过了年以后再处置。可我那继母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我爹说什么也不能同意休弃他,并对爷爷说,如果他非得把我那继母赶出家门,他也跟着走,以后永不再回来。爷爷想着快过年了,家中不能出这么大的事情,就暂时答应了我父亲的要求,不把我那继母赶出家门,不过却禁了她的足,没有他的允许我那继母不能迈出家门半步。我那弟弟却还是继续关着。我们都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没想到我那歹毒的弟弟竟然半夜进到我的房中,丧心病狂的想要杀了我。我被仆人救下以后,爷爷震怒,对他施了家法后逐出家门。”

    孟倩幽皱眉,问:“就这样?你没有趁机杀了他?”

    文泗点摇头:“被逐出家门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我没有必要在痛下shashou,毕竟我们是兄弟。”

    孟倩幽轻嗤:“妇人之仁,斩草不除根,以后必定会后患无穷。等着吧,早晚你会后悔你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了他。”

    文泗不语。

    孟倩幽想到他是回去定亲的,好奇的问他:“你成了这副鬼样子,不知道和那冯家的大xiaojie定亲了吗?”

    文泗咧开嘴笑了起来。

    “娘哎,你还是别笑了,吓死我了。”孟倩幽拍着自己受到惊吓的胸口说道。

    文泗的脸色黑了下来。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同情的对老大夫说道:“也真是难为您老人家了,以后要天天面对一张这么吓人的脸。”

    老大夫看着文泗比锅底还黑的脸没敢说话。

    脸上多了一道伤疤,说不介意是骗人的,可还从来没有敢当面这么说过他,今天一再被孟倩幽嫌弃,文泗的怒火冒了出来,吼道:“别以为你救过我的命,就可以一再的揭我的痛处,信不信我真的让人子把那些田七的种子扔了。”

    孟倩幽摊开双手,无所谓的说道:“你请便,大不了我请褚将军帮忙再弄一些过来。”

    文泗被噎住。

    孟倩幽得意的对老大夫笑了下。

    老大夫立刻明白了她这是在捉弄文泗,顿时苦笑不得。

    孟倩幽起身,意有所指的对老大夫说道:“我实在是不愿意在看到某人那张吓人的脸,麻烦您带我去看一下田七的种子吗?”

    老大夫还没点头,文泗暴怒的喊道:“孟倩幽!”

    孟倩幽装作没有听到,转身往外走,却在走到门外以后,停住了脚步,背对着他们说了一句:“不管怎样,没死就好。”

    文泗不傻,听出了她的关心,咧着嘴又笑了起来。

    老大夫也嘴角噙着笑容的跟着她下了楼,领着她到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去看田七的种子。

    孟倩幽解开其中的一个口绳,抓了一把田七的种子看了看,发现都是颗粒大又饱满的种子,满意的点头,对老大夫说道:“这些种子不错,看来你们的东家真的费了不少的功夫,麻烦您帮我谢谢他。”

    老大夫不解的问她:“我们东家就在楼上,孟姑娘怎么不回去亲自谢他。”

    孟倩幽沉默了一下,才回道:“我一看到他那副鬼样子,就压不住我心里的火,我还是别在上去了,免得我真的控制不住揍他一顿。”

    老大夫叹口气:“东家就是太良善了,顾及亲情,才让他们一再的得手。”

    孟倩幽没有说话。

    两人回到大堂,孟倩幽拿起纸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串的药单子,递给伙计:“麻烦你把这上面的这些药材给我抓齐。”

    伙计应声,恭敬的拿过单子,到药柜前面去抓药了。

    老大夫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想想看看孟倩幽抓了哪些药材,想配什么样的药。

    孟倩幽说道:“您不用看了,这些药材只是一部分,我回去后还要想法在找一些你们药店里没有的药材过来,才能配成去除伤疤的药。”

    老大夫闻言惊喜的问:“你是说东家脸上的刀疤您能给去除掉?”

    孟倩幽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老大夫也是高兴的万分,不住的道谢。

    伙计把药抓来,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对老大夫说道:“田七的种子暂时就放在你们这里吧,等我把荒山开垦好了以后再过来拉走。”

    老大夫点头。

    孟倩幽没在多说,让德仁堂的活计赶着马车把她送回了家。

    孟氏看到她两手空空的回来,奇怪的问:“幽儿,你不是说德仁堂的东家给您捎回来好东西了吗?你怎么空手回来了。”

    孟倩幽回道:“东西太多,咱家没处搁放,我就把它放在德仁堂了,等我们需要的时候再过去拿。”

    孟氏更加的纳闷,想要再问,孟倩幽却岔开了话题,问:“娘,我爹和大伯去官府banli房契了吗?”

    孟氏点头:“去了,刚走,估计中午就能回来。”

    果然,午饭以前,孟大金和孟二银赶着马车就兴冲冲的回来了,告诉家里人房契已经办好了,他们随时都可以盖房子了。

    一家人自然是高兴万分。

    孟倩幽对孟大金说道:“大伯,吃过午饭后,您就去找人先把那块地方清理干净,收拾整齐。工钱还是每人每天三十个铜板。”

    孟大金应过,高兴的去村里找人了。

    孟二银边收拾马车边对孟氏说道:“我和大哥去镇上的时候,看到刘大宝了。”

    孟氏说道:“看到刘大宝有什么稀奇的,他现在是自由身了,想去哪就去哪。”

    “不是,我和大哥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从一家赌馆里垂头丧气的出来。”孟二银小声的说道。

    孟氏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他从赌馆里出来?”

    孟二银点头:“我和大哥猜测他可能是拿了家里的银子去了镇上赌博。”

    孟氏不相信:“这怎么可能?他爹娘那么贪财,怎么可能让他拿着银子去赌博?”

    孟二银也想不通。

    工人们下了工过来吃饭,孟氏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去给工人们盛饭去了。

    吃过午饭,孟倩幽走到张柱面前,对他说道:“大舅,我们一起去你们村里看看荒山,如果合适的话,我今天就买下来。”

    张柱满口答应,赶着马车直接来到了李村村长的家门口。

    停好马车,张柱大声喊道:“村长叔在家吗?”

    自从过年的时候张柱给村长说了孟倩幽要买自己村的荒山以后,李村的村长就天天盼着她来。听到张柱在外面喊,急忙出来,看到了孟倩幽的马车,大喜:“你们过来了,赶快去屋里喝口水。”

    孟倩幽下了马车,笑着说道:“您不用客气了,我们先去看看荒山吧。”

    村长点头,道:“去荒山的路不好走,你们还是把马车放到门口吧,我吩咐人帮你看着。”

    孟倩幽同意。

    村长扬声对屋里喊道:“李福,你出来把你张柱哥的马车照看好。”

    一个男人应声走了出来,孟倩幽一看,正是过年时带头去问张柱她们家作坊还招不招人的那个男人。

    李福热情对两人打招呼:“你们来了,赶快去屋里坐。”

    张柱摆手:“不了,我陪着我幽儿去看荒山,麻烦李福兄弟给照看一下马车。”

    李福听到张柱是带着孟倩幽来买荒山的,也是高兴的不行,急忙说道:“你们放心的去看吧,马车我一定给你们照看好了。”

    张柱又说了句客套话,村长就领着两人朝着荒山走去。

    过年的时候孟倩幽惩治张柱的二婶一家的时候,村里人几乎都去看了,都认识她,现在看到他跟着张柱和村长一起往村外走去,就好奇和村长打听。

    村长思量了一下,还是把孟倩幽想要买自己村荒山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村里人激动万分,奔走相告,还有的人兴奋的远远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村长歉意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您别介意,实在是村里人太穷了,乍一听到这个好消息,就忍不住跟过来。您要是不高兴,我这就把他们赶回去。”

    孟倩幽笑着回道:“没事,他们只要不碍事,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村长见她真的不介意,放下心来,安心的领着他们来到了离村里最近的一座荒山前说道:“这座荒山大约有二百亩,是最小的一座。”

    孟倩幽点头,道:“我们上去看看吧。”

    村长带着两人来到了山上,孟倩幽到处看了一下,这座荒山也并不是真正的荒山,山上还是有一些干枯的野花野草的痕迹的。而且山体高大,阳光充足,很适合种植田七。

    孟倩幽满意的点头。

    村长又用了两个时辰领着两人把远处的几座山也转了一遍,才领着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村里的人们立刻围在了村长家的门口,期盼着孟倩幽能相中他们村的荒山,自己好有一些活计干。

    村长让村长媳妇去给两人倒水。村长媳妇高兴的应声,很快就端了两碗热水过来,小心的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孟倩幽谢过,端起碗吹几下,喝了几口。

    村长忐忑的问她:“不知道我们刚才看过的荒山符合姑娘的要求吗?”

    孟倩幽笑着点头。

    村长松了一口气,提了一下午的心终于放下。

    孟倩幽问:“如果我要是把他们全都买下,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

    村长以为孟倩幽也只是买其中的一两座,听到她说要全部买下,激动的站起来,高兴的问她:“姑娘想把我们刚才看过的荒山全部买下来?”

    孟倩幽点头。

    村长高兴的不顾形象的在屋里搓着手直转圈,好一会儿心情才平静下来,做到椅子上说道:“荒山都是官府规定好的价格,半两银子一亩,买一整座的话还可以便宜一些。其中这里面还有我们村长的一些分成,如果把这些都刨出去的话,大概是四钱银子一亩。不过姑娘买的多,我可以去官府一趟,请求镇上再降一下价格,应该能三钱银子左右就能买下一亩。”

    孟倩幽笑道:“谢谢村长替我着想,不过您的分成你还是拿着吧那都是您应得的。”

    村长用不容拒绝的口气说道:“姑娘一下子给我们村里带来了这么大的好处,我怎么还能要分成的钱。这件事姑娘就甭管了,我明天就去官府备案,让镇长派人来给我们量山。”

    ------题外话------

    亲们,月底了,你们的月票再不投出来,就——过——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