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买荒山
    张柱也帮着相劝:“幽儿,你就听我们村长的吧,村长叔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多要过谁家的东西,更何况你要一下子买这么多座山,替我们村解决不少的生计问题,村长叔感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要分成的钱。”

    村长点头:“柱子说的对,我感激都来不及呢,这分成的钱说什么我也不能要的。”

    见两人都如此说,孟倩幽也不在推让,痛快的说道:“好,这几座山我都买下了,明天官府来的人丈量完了以后,您让人给我捎个信,我们去镇上办一下过户手续。”

    村长高兴的答应。

    事情谈妥,两人没有再多停留,和村长告辞后,张柱和孟倩幽就出了村长家的门。

    村里人全都围在了村长家的门口,看到他们出来,有那性急的就忍不住问道:“张柱,你这外甥女看上咱们村的荒山了吗?”

    张柱高兴的回道:“看上了,村长叔明天就去请官府的人过来丈量,办完过户手续我们就可以有活干了。”

    村里人一阵欢呼,自动的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两人走到马车前,张柱接过李福手中的缰绳,给他道谢。

    李福急忙摆手:“张柱哥,你给村里人找到了活计,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这点小事你就别再客气了”

    孟倩幽上了马车,张柱赶着马车慢慢的离开了村长的家。

    等两人离开,村里人把村长围住,迫不及待的问村长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开垦荒山。

    村长回道:“这个我们还没商议,不过我想等办完过户手续以后就应该开始招人吧。”

    村里人欣喜万分,纷纷要求村长一定要让自己过来做工。

    村长摆手:“这见事情我可做不了主,一切都得等孟姑娘招人的时候再说。”

    村里人有点失望,都期盼着明天早点到来。

    张柱赶着马车离开村长家不远,孟倩幽对他说道:“大舅,天色不早了,我就不过去看看姥爷姥姥了,您晚上回家的时候跟他们说一声,我下次早点过来再去看他们。”

    张柱应声,赶着马车直接离开了李村,回了孟倩幽的家。

    孟贤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看到他们回来,急忙上前和张柱打过招呼,接过他手中的缰绳,对孟倩幽说道:“小妹,时辰不早了,我们得赶紧去接逸轩他们放学了。”

    孟倩幽没有下马车,直接和孟贤一起来到了镇上的学堂。

    今天确实是晚了,学堂里的学子都走光了,孟逸轩和孙良才正站在门口焦急的等着他们。

    看到马车过来,两人高兴的跑过来,没等马车停稳,孙良才就打开车帘,邀功似的对孟倩幽说道:“我今天卖出去了五个书包。”

    孟倩幽示意两人在马车上坐好,这才笑着夸奖了孙良才,并问他是怎么卖出去的。

    孙良才兴奋的对她说:“我今天早上到了学堂以后,胖墩他们看到我的新书包羡慕的不行,我就趁机告诉他们,我们家有很多这样好看的书包,十两银子一个,如果他们想要的话,明天就带着银子过来。”

    孟倩幽点头,称赞:“做的很好,明天我们就多带几个书包过来,让他们随意的挑一下。”

    孙良才点头,高兴的说道:“你可不要忘了,明天他们给了银子后,你要给我一百文钱的零花钱。”

    孟倩幽保证:“放心吧,只要他们给了银子,一文钱的零花钱也少不了你的。”

    孟逸轩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

    孟倩幽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柔声道:“不要着急,孙良才是因为和他们几个是好朋友,他们相信他才买的,而你才刚来学堂没几天,和其他学子还不熟悉,自然就没有人买你的书包了”

    孟逸轩皱着眉头,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那就要靠你自己想办法了。不过先说好了,学好学业才是你来学堂的主要目的,这个只是顺带的,知道吗?”孟倩幽说道。

    孟逸轩点头。

    回到家中,孙良才见人就兴奋的说自己今天卖了五个书包,又惹来了孟氏几人的一顿夸奖,孙良才得意的不行,跑到孟氏屋中挑了五个不同图案的书包放到了自己的屋里去。

    晚上孟二银平整地基回来,孙良才自然又是对他炫耀一番,孟二银一个劲的夸奖,孙良才的尾巴都要翘上了天。

    孟倩幽一家人看在了眼里,笑的不行。

    朱岚的伙计和谢江风的伙计分别把信和方子交给了他们,两人看后大惊,不明白好好的熏肉作坊怎么就不做了,是不是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朱岚的伤还没好,不敢轻易乱动,只好让管家把谢江风叫到了自己的家中,让他第二天一定要亲自去孟倩幽家里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即使朱岚不这样说,谢江风也是要去一趟的,当下就点头答应,劝他别着急,自己一定会亲自去一趟。

    第二天一大早,谢江风就和伙计一起来到了孟倩幽的家中。

    今天还是孟贤和孟齐去送两人去学堂,孟倩幽呆在家中画大院子的设计图,看到谢江风过来,十分惊讶,笑着问道:“谢公子今天怎么亲自过来了?”

    谢江风回道:“我看了姑娘的信后,担心你们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特意的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孟倩幽笑着谢过,道:“是发生了一件小的事情,不过我已经处理好了,你们不用担心。”

    谢江风问:“什么事情?”

    孟倩幽也不隐瞒,把自己家想买地基盖房,前任村长故意刁难,趁机提条件,让自己把他儿子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给他。而自己也提出了条件,让他让出村长的位置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谢江风听后直唏嘘,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

    孟倩幽笑道:“还有更无耻的呢。”接着就把前任村长媳妇拿到方子以后就蛮横的要求自己马上停了作坊,自己没有答应,她又到自己大伯宣布当村长的大会上去闹腾,妄想用此来威逼自己,自己一怒之下答应把方子公布于众的事情说了出来。

    谢江风听后直接无语。

    孟倩幽歉意的对他说道:“原本我是想再等一个月才停工的,现在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对你们的生意肯定是会有影响的,为了表示我的歉意,除了熏肉的方子免费送给你们以外,这最后两天做出的熏肉和熏下水我也免费送给你们。另外你们再制作熏肉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也可以亲自过去给你们指点一下。”

    谢江风回道:“孟姑娘千万不要这样说,我们本来就是合作的关系,你就算直接不供货给我们,我们也无话可说。更何况你现在还免费给了我们熏肉的方子,我们万万不可再白白的要你的熏肉。”

    孟倩幽笑道:“我们不但是合作的关系,我们还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你要是再跟我这么客气,说明你没把我当做朋友。”

    谢江风急忙说道:“我怎么会没把孟姑娘当做朋友呢,只是你这样做,我们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孟倩幽道:“你们不用过意不去,等以后我有难处的时候,你们伸手帮一把就行。”

    谢江风保证:“这个没有问题,甭管孟姑娘什么时候有难处,只要派人知会我们一声,我们都会赶来帮忙的。”

    孟倩幽道:“那我先谢过谢公子了。”

    谢江风摆手。

    孟倩幽又询问了一下朱岚的情况,谢江风告诉他朱岚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只是现在行动不便才没有跟着过来。

    孟倩幽点头。

    谢江风的伙计装好了熏肉和熏下水过来,谢江风见她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便起身告辞。孟倩幽笑着将他送出门外,看着他们的马车远去,转身回了屋里继续去画房屋的建筑图。

    谢江风回到县城以后,嘱咐伙计去店铺里卸货,自己来到了朱岚的家里,把孟倩幽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朱岚听后也舒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不过我们也不能白要她两天的熏肉和熏下水,还是想个其他的方式给她还回去吧。”

    谢江风赞同:“我也是这样想的,等我们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就把这个人情还回去。”

    李村的村长天不亮就和儿子李福就开始往镇上走,等道镇衙刚开门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镇上。镇长看到了李村的村长过来,奇怪的说道:“这几天这是怎么了?各村的村长接二连三的都往镇衙跑。”

    李村的村长和儿子李福恭敬的给镇长行过礼后,说有人想买自己村的荒山,让镇长找人去丈量一下。镇长一听又有银子可以进自己的腰包,非常的高兴,二话没说,就要让师爷跟着去村长去丈量荒山。

    村长说道:“镇长,那位姑娘想把我们村的几座荒山都买下来,您看价钱上能不能再便宜一些?”

    荒山和荒地本来就是荒废的地方,种什么庄稼也不长,村民们都失去了开垦的兴趣,所以这么多年属于各个村的荒山和荒地很少有卖出去过。现在听闻有人买李村的荒山,镇长本来就十分高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手笔,想一口气买下李村所有的荒山,镇长惊喜的不行,道:“可以,原来规定的荒山的价格是半两银子一亩,那位买家要买下你们村所有的荒山,那我们就给她便宜一些,四钱银子一亩。”

    村长还是不满意,接着说道:“您看看能不能再便宜一些,三钱银子一亩?”

    镇长皱眉,道:“三钱银子太少了,我们要上交一钱,给你分成一钱,剩下还有一钱,卖一座荒山落下的银子还不够我去聚贤楼吃顿好饭的,不行,不行。”

    村长恭敬的说道:“我那一钱分成的银子就不要了,每亩荒山的银子正好是三钱。”

    镇上头一次看到不贪银子的村长,心里纳闷,问:“买荒山的是你们家的什么亲戚吗?你怎么如此的为她着想?”

    村长慌忙摆手,回道:“哪里是我们家的什么亲戚,实在是这个姑娘说了,等到买了荒山以后,就让我们村里的人去开垦。大人也知道,我们李村的人穷,年年都有吃不饱的人家,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挣钱的机会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我自然是要抓紧了,如果让它跑了,以后我就没有脸面在面对村里的人了。所以才请求镇长将荒山的价格便宜一些,好让那个姑娘不再犹豫的买下所有的荒山。”

    镇长听他一再提及那个姑娘,惊讶的问:“买荒山的是位姑娘?”

    村长应道:“是一位姓孟的小姑娘,亲戚家是我们村的,她这才想买我们村的荒山。”

    镇长想了一下,道:“是不是黄庄的那个开了两个作坊的小姑娘。”

    村长没想到镇长也知道孟倩幽,急忙回道:“正是那个小姑娘。”

    镇长问:“她家里不是开着两个作坊吗?还买荒山做什么?”

    村长摇头:“孟姑娘没说,我也没问。”

    镇长思量了一下,道:“再给她便宜一些吧,每亩按二钱八的银子,除了你的分成以外,我也再让出一些,你回去告诉她,这是为了表扬她为村里人带来了挣钱的活计,我才以这样低的价格卖给她的。”

    比自己预想的银子还要少一些,村长自然是高兴的不行,连连道谢。

    镇长摆手,让师爷跟着他们一起去丈量荒山。

    师爷拿好登记薄和量尺,叫了两名衙役,跟着村长和李福出了镇衙。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牛车,奇怪的问村长:“你们的牛车呢?”

    村长和李福愣住。

    师爷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没有牛车,语气不好的问:“你们不会是想着让我走着跟你们丈量荒山吧?”

    村长和李福早上只顾着兴冲冲的来了,根本就没想过回去的时候怎么办,听到师爷问他们,才醒悟过来,拱起手,不好意思的对师爷说道:“我们是走着过来的,没有牛车,还请师爷跟着我们走回去。”

    师爷也是养尊处优的惯了,哪里走的了那么远的路,自然是不愿意,道:“这么远的路走过去,非要了我的老命不可,我还是在这里等着,你们去那边集市上雇辆牛车过来吧。”

    村长父子为难,从镇上到他们村里很远,如果雇用牛车的话,至少也得二十个铜板,可他们父子身上一共就带了十个铜板,根本就不够他们雇辆牛车的。

    师爷看出了他们的窘迫,不相信的问:“你们不会连雇牛车的钱都没有吧?”

    村长父子红了脸。

    师爷一看果真如此,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回去吧,明天赶着牛车再来接我们。”说完就要转身回镇衙。

    村长急得不行,一把拽住师爷的袖子,哀求道:“师爷,您就跟我们去一趟吧,我们村里的人都等着早日干活的。”

    师爷甩开他的手,拒绝:“不是我不跟你们去,实在是我走不了那么远的地方,你们还是明天赶着牛车在来吧。”

    村长见他铁了心不去,没了办法,咬了咬呀,对李福说道:“福儿,你去雇辆牛车,告诉车夫,车费钱等到了我们村以后再给他。”

    李福点头,快步去雇牛车。

    师爷看他们去雇了牛车,就转过身子,停在镇衙门口等候。

    李福很快雇了一辆牛车回来,师爷带着两名衙役先上了牛车做好,李福父子才小心翼翼的一人坐在了牛车的一边。

    车夫挥动鞭子,牛车慢悠悠的朝着李村走去。

    村里人都知道村长今天去请人过来丈量荒山,都围在他家门口等候,直到中午了才看到一辆牛车慢慢的走过来,车上坐着两名衙役和一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而村长父子则坐在了车尾的两边。

    牛车在村长门口停下,李福急冲冲的走进屋里又拿了十个铜板过来,连同身上的那十个铜板全部给了车夫。

    车夫乐呵呵的接过,调转了牛车,回了镇上。

    师爷看了看天色,道:“已经中午了,我们吃过午饭再过去丈量吧。”

    村长急得不行,可又不敢催促,招呼着自己的媳妇和李福的媳妇张罗午饭。

    吃过饭喝过水以后,村长再也忍不住了,催促道:“师爷,我们赶快过去量吧,再晚一些,我们就量不完了。”

    师爷懒洋洋的说道:“着什么急?今天量不完,还有明天呢,你们先把买荒山的小姑娘叫来,我们得当着她的面丈量。这是规矩。”

    村长没想到还要孟倩幽在场,急忙出屋,喊了一个年轻人过来,让他跑着去传信。

    孟倩幽正在屋里画图纸,听到有人在门外喊:“这是孟姑娘的家吗?”应了一声,起身来到屋外。看到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年轻人站在自己家的门口。

    没等孟倩幽问,年轻人就把官府来人想丈量荒山需要她在场的事情说了。

    孟倩幽听后,让他稍微等候,自己去了腊肠作坊,找到张柱,让他赶着马车和自己一起去李村。

    张柱收拾好马车赶到门外,看到站在门口的自己村的年轻人还很纳闷,问他怎么过来了?

    年轻人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孟倩幽来到门外,坐上马车,张柱招呼年轻人在前面车辕的另一侧做好,这才赶着马车来到了李村村长的家。

    师爷和两名衙役悠闲的坐在椅子上,而村长已经急的团团转了。

    李福在门口看到马车过来,高声对着里面喊道:“爹,孟姑娘来了。”

    村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师爷和衙役说道:“孟姑娘来了,我们现在就去荒山上量吧。”

    师爷起身,随着村长来到了屋外,两名衙役紧跟在后面。

    孟倩幽下了马车,师爷打量了她几眼,道:“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去开始丈量吧。”

    孟倩幽点头,几人开始往荒山走去。

    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村长早就已经着急了,迈着大步走在了前面,师爷领着两名衙役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很快就被村长拉下了一大截。

    村长回头催促他们,师爷看了看远处的几座荒山,再看了看孟倩幽,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么多的荒山,今天怎么也丈量不完,快一些和慢一些没有什么区别。”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村长没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语气急迫的说道:“怎么会没有区别的,我们的动作快一些,这几座山天黑以前还是能量完的。”

    师爷看了孟倩幽一眼,没有加快脚步,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

    村长急得不行,却也没敢在催促。

    孟倩幽也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边,笑着问:“师爷不记得我了?”

    师爷顿住脚步,仔细的看了她一下,这才记起买荒山的这个小丫头竟然是在公堂上和吴大财主叫板的那个小姑娘,心里一颤。镇上的人都知道,吴大财主头一天还气势汹汹的要孟倩幽家赔偿五千两银子,第二天不但放了孟二银还倒赔了二千两银子,镇长和师爷猜测这小姑娘肯定认识什么达官贵人,对方给吴大财主施压了,吴大财主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想到这师爷的步子加快了一些,道:“原来是孟姑娘呀,你怎么不早说,我这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竟然没有认出你来。快快快,我们赶快走,尽量在天黑以前赶快把荒山丈量完了”

    孟倩幽反过来记起劝他:“师爷不用着急,慢慢量。”

    师爷摆手:“那哪行呀,刚才村长都给我说了,说会早日量完,你就会早日雇用村里人开垦荒山,我哪能不着急呢?”

    孟倩幽笑着说道:“那就谢谢师爷了,您放心,我不会让您白忙活的。”

    师爷一直磨磨蹭蹭的不肯去快点是荒山,就是为了想要要点银子,现在听孟倩幽这样说,自然是心理欢喜,对两名衙役说道:“你们俩快点随村长去量一下荒山,我随后就到。”

    两名衙役应声,跟着村长到了最近的一座荒山,拿出丈量的工具,选好位置,开始丈量。

    这量荒山也是有诀窍的,用不同的手法量,每座山会相差出不少亩数来。师爷没有上来,两名衙役不知道用哪种方法,在一个地方磨磨蹭蹭量了好久。

    村长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看他们在一个地方反复的丈量,心中纳闷,问:“你们怎么只量这一个地方?”

    衙役不知道该如何回他。

    师爷气喘吁吁的和孟倩幽一起上了山。

    衙役急忙问他:“师爷,我们怎么量?”

    师爷看了孟倩幽一眼,道:“粗略的量一下就行了,孟姑娘买了好几座荒山,我们总要照顾她一下。”

    衙役应声,拿着丈量工具在山的四边大概的量了一下,就把数字报告了师爷。

    师爷在登记薄上几下,一会儿好算总数。

    孟倩幽看到衙役的丈量方法,心里明白,照着这个方法量,这几座山量下来,自己可能得少拿一二百亩的荒山的钱。

    有了师爷的吩咐,两名衙役丈量的很快,量完第一座山,还没等师爷和孟倩幽走到第二座山上,他们就已经丈量完在山上悠闲的等着了。

    师爷见状,后面干脆就站在山脚下,等着他们量完以后把数字给他。

    这样的速度就快了很多,没用一个时辰呢,几座荒山就全部的丈量完。

    几人回到村长的家中,师爷算了一下总共是多少银子。孟倩幽当场把银子如数的付完以后,又拿出了十多两银子放在了师爷的面前,道:“师爷和两位衙役辛苦了,这点银子拿去买点酒喝。”

    师爷原以为孟倩幽顶多也就给几两银子,没想到她会如此的大方,自然是十分高兴,不客气的把十两银子放入自己的袖中,把剩下的推到了两名衙役的面前,道:“这是孟姑娘给的辛苦钱,你们拿着回去买点酒喝。”

    两名衙役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的银子,喜出望外,连忙道谢。

    村长喊了李福去村里借了一辆牛车过来,送师爷和两名衙役回镇上。

    等牛车刚走,村长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孟姑娘,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找人开垦荒山?”

    孟倩幽回道:“明天我的熏肉作坊就关了,我要安排一下在里面做工的工人,还要给他们结算工钱,恐怕抽不出时间过来。这样您先帮我把一下关,挑选出踏实能干的人家,后天我过来以后直接让他们就上去开垦荒山。”

    村长听完以后,惊讶的反问:“人家?姑娘是要让被挑中的人全家都要去干活吗?”

    孟倩幽点头:“我准备用两种方式雇人们来干活,一种是:雇一些踏实能干的人,每天给他们开工钱。还有一种就是:我让人划分出区域,可以全家人去干活,到时候按区域的大小发工钱。”

    村长听后高兴万分:“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村里的大部分人都有活做了。”

    孟倩幽道:“差不多,您先把这两种做工的方式告诉大家,看看他们想做哪一种?您记一下,我看看是划分区域还是雇人做日工。”

    村长点头,两人又商议了一下细节后,孟倩幽才坐着马车往回走,路上给张柱说道:“大舅,我刚才和你村村长说的话您也听到了,您晚上回来的路上问一下村里做工的人们,他们是愿意回家来开垦荒山还是继续留在作坊里做工,明天早上您给一个准信,我好做安排。”

    张柱应道:“好,我问问,明天早上绝对给你准信。”

    晚上依然是孟贤和孟齐去镇上接孟逸轩和孙良才回来。

    孙良才还拿着卖书包的五十两银子,准备和孟倩幽炫耀一番,看到她没有来,失望的不行,一路上整个人无精打采,话少了很多。

    马车刚一到家门,就迫不及待的下了马车,跑进院子里大叫:“我回来了!”

    孟氏从厨屋里出来,笑着说道:“良才回来了,快去屋里歇会,饭一会儿就做好了。”

    孙良才才:“她呢?”

    孟氏愣了一下,问:“谁?”

    孙良才急道:“还有谁,就是那个死丫头呗?”

    孟氏笑了:“你说幽儿呀,她在”

    孟倩幽从自己的屋里出来,打断孟氏的话,阴森森的说道:“这个死丫头在这呢?”

    孙良才被她阴森森的语气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孟倩幽道:“我记得我刚警告过你,不要叫我死丫头,你这么快就忘记了?需不需要我帮你想一下?”

    孙良才将摆手:“不用,不用,我这次真的记住了,以后再也不这样喊你了。”

    “你确定?”孟倩幽问。

    孙良才重重的点头。

    孟倩幽道:“看在你这两天表现好的份上,今天这事我就不给你计较了,如果你下次在这样喊我,我就罚你两天不准吃饭。”

    一顿饭不吃就已经要了孙良才的命了,两顿不吃还不得饿死,孙良才吓得又保证了一次。

    孟倩幽问他:“你有什么事找我?”

    孙良才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找孟倩幽,连忙拿下书包,从里面拿出五十两银子,高兴的对她说道:“看,我把书包卖出去了,这是五十两银子。”

    孟倩幽走到他面前,夸赞道:“孙少爷真棒,竟然真的卖了五个书包。”

    孙良才得意的说道:“不止这些呢,他们几个相中了别的图案的书包,说让我明天在多带几个过去,他们要多买几个,想和我一样,每天都换不同的书包。”

    孟倩幽更加高兴:“好,明天去学堂的时候就多待几个书包,让他们随意的挑。”

    孙良才也高兴的点头,把银子递到了孟倩幽面前:“这是卖书包的银子,给你,你可别忘了给我零花钱。”

    孟倩幽接过银子,对孟逸轩说道:“逸轩,你去拿个账本,把孙良才今天卖的银子记下来。”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回屋,把五十两银子放下,拿了一百个铜板出来,交给孙良才。孙良才高兴的在院里蹦起来。

    等他恢复平静了,孟倩幽才说道:“为了奖励你今天卖出五个书包,一会而给你切一些腊肠吃。”

    孙良才第一天去大院里跑步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晾了一些自己不认识的东西,问过孟贤以后,才知道那是一种吃食,叫腊肠。听说是种吃食,孙良才早就馋坏了,偷偷的央求孟氏说自己想吃一些,孟氏笑着告诉他,腊肠还没有晾透,不能吃。孙良才失望的不行。现在听到晚上可以吃到自己垂涎已久的腊肠,孙良才再次高兴的蹦起来。

    孟倩幽去到大院,每种口味的腊肠都拿了一跟过来,把他们煮熟,切成片,放在了盘子里。

    吃饭的时候,孙良才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放进口中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不停的说道:“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孟二银和孟氏失笑。

    晚上下工以后,在回去的路上,张柱把孟倩幽已经买了自己村里的荒山,并想要找人开垦荒山的事情说了,并询问人们,是愿意在自己的村里开垦荒山,还是愿意继续留在作坊里做工。

    一听可以一家人去开垦荒山,当即有许多人说愿意回自己的村里干活,只有几个人犹豫不决。张柱让他们晚上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想好以后,明天早上一起来上工的时候告诉他。

    第二天来上工的时候,村里人全部告诉张柱,愿意回自己的村里干活。

    到了作坊以后,张柱就把大家的这个决定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早就料到他们会这么决定,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告诉人们今天会让他们早点下工,把这些天的工钱给他们结了,明天他们就不用来了。

    李村的人感激的不行,纷纷表示自己回去后一定好好的干活,把荒山开好。

    工人们上工去了以后,孟倩幽拿出账本,算出李村工人和熏肉作坊里工人的工钱。

    等到下午的时候熏肉作坊里的工人早早把最后一天的活计干完,来到了孟二银家的门口忐忑的等候。

    孟倩幽站在孟贤早已经摆好的桌旁,对人们大声说道:“今天咱们的熏肉作坊就正式的关了,谢谢大家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在努力的干活,所以今天除了把这些天的工钱一分不少的发给大家以外,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王婶带头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好消息?”

    孟倩幽回道:“咱们村在熏肉作坊里干活的人从明天开始可以来腊肠作坊里上工。”

    虽然孟倩幽说熏肉作坊关了以后会给人们安排别的活计,可到底是什么她一直没说,作坊里的工人心里忐忑了好几天,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是来腊肠作坊上工,欣喜的欢呼。

    等人们平静下来,孟倩幽又说道:“如果有不愿意来作坊里上工的,也可以去清理地基,工钱一样,也是每天三十个铜板。”

    人们纷纷说愿意来腊肠作坊上工。

    孟倩幽让孟贤先给自己村里的人发了工钱,嘱咐他们明天早点过来上工,就让他们散去了。

    腊肠作坊里的工人也做完了所有的活计,来到了大门外,孟倩幽也让孟贤给他们发了工钱。李村的人也千恩万谢的回去了。

    做完这一切,孟倩幽和孟氏打过招呼,来到了熏肉作坊。

    李大锤夫妇已经适应了这种每天热热闹闹的的日子,想到从明天开始就再也没有人一个人过来,心里难受的不行。

    孟倩幽过来的时候,老两口正在默默的收拾熏肉的工具。

    孟倩幽走进院内,笑着喊道:“李奶奶,李爷爷!”

    李大锤夫妇抬起头,勉强对她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幽儿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找了一个借口:“我过来看看,他们把熏肉的工具收拾好了没有?”

    李大锤家的回道:“不用他们收拾,我们俩以后也闲着无事,慢慢收拾就好了。”

    孟倩幽故意瞪大了眼睛:“谁说你们闲着没事,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做呢。”

    李大锤夫妇高兴的问道:“什么事情?”

    孟倩幽回道:“我给爷爷奶奶要盖房子的事情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现在村里人正在清理地基,等过几天地基清理好了,弄平整了以后,就要开始盖房子了。到时我想让那些过来做工的大工们每天来你们家里吃午饭,大概有几十个人,你们看行吗?”

    李大锤夫妇听到自己家又可以那么热闹了,高兴的直点头:“当然行。”

    孟倩幽道:“那我就先谢谢李爷爷,李奶奶了。”

    李大锤家的嗔怪的说道:“你这孩子,谢什么,咱是一家人,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放心,明天我就让你李爷爷再多搭几个锅台,不管有多少人,咱都能准时给他们做好饭。”

    孟倩幽点头,道:“明天让吴大几人过来帮你们。”

    李大锤摆手:“不用,这点小活我和你李奶奶做就行了,还是让他们去做别的活计吧。”

    孟倩幽不同意:“搭锅台太累了,您和李奶奶年纪都大了,怎么能让你么做这么累的活,还是让吴大几人过来吧,您们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李大锤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我和你李奶奶身体壮实的很,这点活还累不到我们。不用他们过来。”

    孟倩幽看他们态度坚决,只得无奈的说道:“那你们慢慢的搭,地基还有好几天才清理好呢,不要着急,别累到了。”

    李大锤夫妇点头:“我们知道了。”

    孟倩幽又嘱咐了他们几句,才回了家。

    孟贤和孟齐制完辣椒酱,正好赶着马车要去接孟逸轩和孙良才,孟倩幽看他们急急忙忙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心里思量:家里的事情马上就要多起来了,大哥和二哥这样每天接送他们实在是太耽误工夫,看来自己真的应该尽快去买几个人回来了。

    题外话

    哇!月票榜前进了三十多名,亲们,我太爱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