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想死?我成全你!
    李村的人们在焦急的期盼中迎来了第二天。

    一大早,人们就聚集在村长的门口,等着孟倩幽的到来。

    村长搬了一张桌子,放好纸笔,也和众人一起等着。

    孟倩幽早上把两人送到学堂以后,没有回家,让孟贤直接赶着马车来到了李村。

    李村的人看到马车过来,激动的不行,恨不得把马车围起来。

    孟倩幽下了马车,村长把她请到了桌子旁,让她坐下。

    孟倩幽摇头,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大声说道:“想必昨天村长已经把两种做工的方式告诉大家了,现在大家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

    一个男人问道:“我们家要是选择区域的话,工钱要怎么算?”

    孟倩幽回他:“我会让人把荒山分成不等的区域,规定好价格,你们可以选择大的或者小的区域来做,按照我的要求清理完一块后就可以结算工钱,如果嫌麻烦也可以全部干完后再结算工钱。”

    还有的人问:“我们家的人少,可不可以和别人一起开垦一个区域?”

    孟倩幽点头:“可以,不过你们登记的时候一定要用同一个人的名字,这样好方便我们结算工钱。”

    还有的人问:“做日工和承包区域哪一个更合算?”

    孟倩幽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做日工只要是勤勤恳恳的,每天能保证三十个铜板,承包区域的话,干活快的,也许一天能整五六十个铜板,干活慢的可能挣不到铜板,就看你们怎么做了。”

    村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是常年干活的人,哪里有干活慢的人,听到孟倩幽这样说,一些原来想干日工的人开始有了一些动摇。

    村长摆手,让人们安静下来,道:“想好了的,赶快过来登记。”

    人们一拥而上,差点把桌子挤翻。

    孟倩幽皱眉。

    村长对着众人吆喝:“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再这样乱挤,谁也别过来做工了。还有,如果想承包区域的,一家派一个人过来登记就行。”

    人群后退,老老实实的排起了长队。

    孟倩幽对张柱。张根喊道:“大舅、二舅你们俩先过来一下。”

    张柱、张根来到前面。

    孟倩幽说道:“您们先选几个人过来,跟我一起去山上,我告诉您们如何的划分区域。”

    张柱、张根点头,找了几个人出来,其中就有村长的儿子李福。

    孟倩幽对几人说道:“你们几人从今天开始就负责划分区域,和检查人们做的合不合格。我一会儿把开垦的要求告诉你们,如果有做的不合格的,一定要让他们重新做,做好了才能有工钱。”

    几人点头。

    孟倩幽又道:“你们几个做的活计比较辛苦,每人每天五十个铜板”

    其余几人大喜,李福则挠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用干活就得五十个铜板,是不是不合适呀。”

    人群里有人跟他开玩笑:“李福,不用干活就能得五十个铜板,这是我做梦都想得到的好事,你要是不愿意,让给我好了。”

    李福憨厚的笑了笑。

    孟倩幽道:“谁说你们不用干活呀,你们做的活多着呢,首先你们得先量尺寸,划出不同的区域,然后还要监督人们,一定要把开垦出来的地方清理干净,弄平整了,有不合格的地方及时的让他们返工。这两件事情看着简单,真要做起来比他们可要累的多了。”

    听她这样说,李福的心踏实下来。

    村长开始给排队的人登记,孟倩幽带着挑选出来的几人来到山上,先告诉他们要怎样划分区域,每个不同的区域大概是多少的工钱。并详细的告诉了他们要把荒山开垦成多深多厚。

    几人连连点头。

    孟倩幽特别的嘱咐他们: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要求让人们开垦荒山,否则的话自己以后种的东西会长不出来。

    几人保证,一定会按照她的要求让人们开垦荒山。

    孟倩幽点头,和几人一起来到了山下。

    村长还没有登记完。

    张柱、张根、李福和另外几人回家拿了丈量的工具就回山上开始去划分区域了。

    孟倩幽坐在桌旁等着村长登记完。

    村长媳妇端了一碗水过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谢过,端起碗喝了几口。

    张柱娘和张柱爹听回家拿工具的张柱说孟倩幽和孟贤过来了,也赶了过来,看到她坐在桌子旁,在人群外大声的喊她:“幽儿。”

    孟倩幽听到他们的喊声,起身,来到他们的面前,笑着喊人:“姥爷、姥姥。”

    张柱的娘一把抓住她的手,埋怨道:“你这孩子,上次来就没有回家去,这次说什么也得跟姥姥回家,姥姥给你做好吃的。”

    孟倩幽想着中午也没事,点头答应:“谢谢姥姥,我一会儿忙完了就过去。”

    张柱娘听到她答应,高兴地不行,立刻说道:“姥姥这就回家去做饭,你一会儿忙完了就回去。”

    孟倩幽笑着答应,对一直牵着马车等在旁边的孟贤说道:“大哥,你先随姥姥姥爷一起回去吧,我忙完了也过去。”

    孟贤知道自己也帮不上她的忙,点头,让两个老人上了马车,赶着马车朝张柱家走去。

    孟倩幽回到了桌子旁,村里的大部分人已经登记完回家拿干活的工具,开始上山干活了,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排队。

    远处有人跑过来,看到村长还在登记,也没有排队,直接来到了桌子旁,大声对村长说道:“村长,我们家也要去开垦荒山。”

    孟倩幽看见来人,顿时笑了。

    张铁的娘没想到孟倩幽也坐在桌旁,愣住。

    村长抬头,看到是她,为难的看了眼孟倩幽。

    后面排队的人不干了,纷纷嚷道:“去后面排队,我们都排了好半天了,你凭什么跑到前面去?”

    张铁的娘刚要破口大骂,看到了孟倩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吓得乖乖的回到了后面去排队。

    终于轮到张铁的娘了,村长看了眼孟倩幽,为难的对她说道:“张铁娘,你们家不是才刚得了三十两银子吗?怎么还要去开垦荒山。”

    张铁的娘不愿意了,说道:“村长,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有银子是有银子,但也不能因为有银子而不干活了。”

    村长被噎住,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道:“您不用看我,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肯踏实干活就行。”

    张铁的娘虽然脾气不好,爱沾小便宜,但是干活是一把好手,村长听孟倩幽这样说,心中了然,问:“你是做日工还是承包区域。”

    张铁的娘想了一下,回道:“承包区域。”

    村长给她做好登记,张铁的娘乐滋滋的也回家拿工具干活去了。

    村长把登记本放在了孟倩幽面前,道:“孟姑娘,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来登记了,你看看有什么不妥的人吗?”

    孟倩幽笑着把登记本推了回来,道:“不用看了,村长熟悉村里人,知道是什么秉性,您既然说能用那一定就是能用。”

    村长没想到孟倩幽会这样相信自己,有点受宠若惊。

    孟倩幽又笑着对村长说道:“我知道您很忙,可是我还是想请您帮一个忙,不知道可以吗?”

    村长回道:“什么事?您说”

    “我想请您详细的给做一下登记,每家每户承包多少的区域,我好用来发工钱。您这个活计需要在几座山之间来回跑,比较辛苦,我也给您一天五十文的工钱。”孟倩幽回道。

    村里人穷,能让孩子上的起私塾的没有几家,所以村里人识字的也没有几个,就算孟倩幽不说,村长也打算帮这个忙的,现在孟倩幽提出,村长当然答应。不过听到每天还给自己五十个铜板的工钱,摆手拒绝:“不用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姑娘不说,我也会把数目给你登记好的。”

    孟倩幽听村长这样说,知道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工钱,心里暗自赞赏,这样好的村长还真是难找,便笑着说道“那怎么行?你要是不愿意要工钱,我就不用您来登记了,我会从别处请人过来的。”

    村长听她这样说,只好应承。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还想招几个人和我大舅母、二舅母一起,每天烧一些开水给山上干活的人送上去,我看你家里还有闲着的人,不如就用他们吧,只是工钱有些少,每人一天三十个铜板。不过要是你们自己出柴禾的话,也是五十个铜板。”

    村长媳妇和李福媳妇听到村长和李福都有活计做了,知道自己家承包不了区域干活了,心里很失望,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都惊喜的看向村长。

    村长自然也是喜出望外,高兴的答应。

    孟倩幽最后对村长说道:“我家里还有其他的事情,可能不会有时间天天过来,开垦荒山的事情就交给您了,您做登记的时候,一定要严格的要求干活的人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有不合格的就让他们返工。”

    村长保证:“放心吧,孟姑娘。一块不合格的区域也不会有的。”

    孟倩幽点头,也把自己的要求详细的告诉了他。

    村长拿过纸笔,认真的记下来,再次保证自己一定会按照她的要求去督促大家。

    所有的事情谈完,孟倩幽起身告辞,村长知道她要去张柱家,也没有挽留。

    孟倩幽看了一下大概方位,迈着悠闲的步子朝张柱家走去。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原本想领着几个孩子一起去承包一快区域去干的,张柱的娘没同意,说是等孟倩幽来了以后问问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如果没有,她们再去登记也不迟。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点头同意,和自己的婆婆一起在家准备午饭。张柱的两个儿子张超、张旺和张根家的孩子高兴的围着马车,央求着孟贤让自己赶一下。

    孟贤点头,给他示范了一遍如何驱赶马车,就把缰绳交到了张超的手里。

    张超长这么大,连牛车都没有赶过,更何况是马车,既紧张又兴奋。用手死死的抓住缰绳,马儿不舒服,嘶鸣了一声,几个孩子吓了一跳。

    孟贤让他把手里的缰绳放松,告诉他赶马车的诀窍,张超小心翼翼的牵着马车往前走了几步,看到马儿没有反抗,高兴的不行,大声对几人说道:“你们快看,我会赶马车了”

    孟贤失笑,道:“大表哥,你得坐到车辕上,让马儿跑起来才可以。”

    张柱的大儿子挠了挠脑袋,道:“我不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教你。”说完示意他做到车辕上,拿好缰绳,自己做到了车辕的另一边,告诉他如何的驱赶马车。

    张超试着小心的抖了一下缰绳,马儿慢慢走了起来,张超兴奋的不行,又抖了一下缰绳,马儿嘚嘚的小跑了起来。张超更加兴奋,回头对后面的几人说道:“你们快看,我真的会赶马车了。”不料却不小心扯紧了手中的缰绳,马儿吃痛,长鸣一声,撒开蹄子就跑了起来。

    张超吓坏了。更加拉紧手中的缰绳,想让马儿停下来,可没想到马儿跑了更快了,吓得大叫:“孟贤,马车要惊了。”

    孟贤赶紧说道:“表哥,快放松你手中的缰绳。”

    张超听见,一把将缰绳全部松开。

    孟贤手疾眼快的一把抓住了快要完全滑下去的缰绳,轻轻拉了一下,马儿的速度渐渐慢了一些。

    孟贤刚要松口气,旁边却有一个人冲了出来,挡在了马车的前面。

    孟贤大惊,赶紧扯着缰绳,试图让马儿停下来。可马儿好像也受了惊,嘶鸣着跑的更快了。孟贤急得在车辕上站起来,拼命的拉扯一侧的缰绳,马儿跟着拐了一个弯,堪堪的从那人身旁跑过。

    那人吓到,“哎哟”一声倒在了地上。

    一个女人从家中跑出来,看到吓得跌到在地上的女儿,扯着嗓子死命的大叫:“救命呀,马车撞到人了。”

    已经中午了,去山上干活的女人们陆陆续续的回来做午饭了,听到她凄厉的喊声,纷纷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孟贤和张超也听到了喊声,张超的脸立刻就吓白了,孟贤也心慌的不行,慢慢的让马车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张超哆嗦着声音问道:“我们不会把人撞死了吧?”

    孟贤摇头:“没有,我看到马车是从她身边过去的,应该只是碰了一下。”

    张超带着哭音问道:“那怎么办?”

    孟贤停好马车,道:“你看好马车,我过去看看。”

    张超吓得急忙摆手:“我不敢。”

    孟贤看他那急得快哭出来的样子,无法,只得自己牵着马车慢慢的走了回来。

    那人摔倒的地方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对着躺在地上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到孟贤牵着马车回来,让开了一条路。

    孟贤走到近前,这才看清地上躺着的人竟然是青儿的女儿草儿。

    青儿看到牵着马车的竟然是孟贤,眼珠一转,扑倒了草儿的身上,大声嚎哭:“草儿呀,我苦命的女儿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可怎么活呀。”

    草儿只是受到了惊吓,才倒在了地上,听到青儿的嚎哭,开口说道:“娘,我没”

    青儿用手在她身上偷偷的拧了她一把,用自己的嚎哭声盖住了她的声音:“我的女儿呀,娘知道你有话要说,你放心,娘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草儿被拧了一下,疼的想要大叫,却看到青儿边哭边不停的对她使眼色,明白过来,故意虚弱的小声说道:“娘,我浑身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

    青儿哭的更大声了。

    围观的女人们同情的看着她们娘俩。

    青儿的男人听到外面的哭声,从家里出来,看到自己的女儿躺在地上,大惊,急忙跑过来问:“草儿这是怎么了?”

    青儿大声哭着说道:“他爹,我们苦命的草儿被马车撞到了。”

    青儿的男人一边问:“撞到哪儿了,严不严重?”一边想要扶起草儿,查看她身上的伤势。

    青儿也哭着偷偷的拧了他一把。

    男人扶起草儿的手顿住。抬头看了看,看到竟然是孟贤牵着马车站在面前,眼珠一转,冲着他大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草儿扶到马车上,赶快去找大夫看看。”

    孟贤没动。

    张超急忙想上前扶起草儿,青儿阻拦他:“又不是你撞的草儿,凭什么你来扶,谁撞的让谁来扶。”

    张超回头看向孟贤。

    孟贤抿了抿嘴唇,还是没有动弹。

    青儿嚎叫的更加大声了:“大家快来看看,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把我们家的草儿撞到了,连帮忙把她扶起来都不愿意呀。”

    张超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急得说道:“表弟,你快过来把她扶起来,我们带她去看大夫,万一晚了,出了事可就麻烦了。”

    孟贤抿起嘴唇,犹豫着要不要过来,半晌才道:“你们把她扶到我的马车上吧。”

    青儿和青儿的男人不愿意,大声说道:“你撞到的就应该你来扶,凭什么让我们自己扶?”

    孟贤看他们一再推脱,眯起了眼睛,再一次说道:“我的马车容易受惊,我要是过去扶她,我的马车再撞到别人就不好了,你们还是先把她扶起来吧。”

    周围的人听到他这样说,好心的劝青儿:“青儿,你还是快点把草儿扶起来去看大夫吧,这都好半天了,你们再不去,草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

    青儿知道草儿没事,只所以坚持让孟贤来扶,是想用孟贤和草儿有了肌肤接触这个借口赖上他,没想到孟贤竟然不上当,而村里人却好心的一再相劝。青儿怕时间长了,草儿会露馅,急得对着孟贤威胁道:“你不过来扶起她,我们就让她死在在这儿,让你一辈子良心不安。”

    张柱的小儿子张旺看到马车惊跑了,急忙在院外大喊:“娘,你快出来看看,大哥的马车惊跑了。”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听到他的喊声跑出来,问他怎么回事。张旺急忙把他们想学赶马车,结果张超却把马车赶惊了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一听马车惊了,吓坏了,拔腿就往马车的方向跑。

    孟倩幽正悠闲的走过来,看到两人急急忙忙的往一边跑,奇怪的高声问道:“大舅母,二舅母,你们这么着急的跑去干嘛?”

    两人看到是她,急忙回道:“超儿和贤儿赶的马车惊了,不知道会不会出事情,我们过去看看。”

    一听马车惊了,孟倩幽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跟上了她们。

    远远的看到有人围在路边,孟贤牵着马车在旁边站着,张柱家的说道:“坏了,真的撞到人了。”

    孟倩幽疾走几步来到了围着的人群外,还没等进去,就听到了青儿威胁的说话声,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刚要着急的开口询问,孟倩幽对他们摆了下手,两人疑惑的看向她,没有说话。

    青儿威胁的话说完,孟贤还是没动。

    张超急得差点哭出来,用带着哭音的声音对孟贤说道:“表弟,你快过来把他扶起来呀。”

    孟贤说道:“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不会扶她起来的。”

    青儿看他不上当,眼珠一转,再次威胁道道:“今天你要是不扶着我们女儿去看大夫,你就别想走了。”

    孟贤还没有说话,孟倩幽的声音从人群外响起:“是吗?”

    众人回头,看到孟倩幽和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正站在人群外,急忙闪开了身子,让她们进来。

    孟倩幽不紧不慢的走进来。

    青儿看到孟倩幽过来,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青儿心虚的别开了眼。

    孟倩幽仔细的看了草儿几眼,草儿也是害怕,往青儿身边靠了靠身子。

    眯了眯眼睛,孟倩幽温声问道:“不知道我们的马车撞到了你的哪里,如果严重的话我们会带你去看大夫。”

    草儿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青儿不怕死的说道:“草儿现在连动都动不了了,肯定撞的不轻。”

    孟倩幽意味深长的问了句:“是吗?”

    青儿理直气壮的回道:“当然。”

    她的话音刚落,孟倩幽就抬起脚,对着草儿狠狠的踢了过去。草儿惨叫一声,疼的往旁边打了几个滚。

    围观的人发出惊呼。

    青儿没想到他会守着这么多的人狠狠地踢了草儿一脚,愣了一下,随即爬到草儿身边大声惊呼:“草儿,你没事吧?”

    草儿这次是真的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响起:“这不是还能动吗?看来是没有什么大事情。”

    青儿的男人愤怒的说道:“你这个死丫头欺人太甚了,不要以为你买下了村里的荒山,村长巴结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我们不是这个村里的人,我们才不会怕你,今天你说什么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的话我们就跟你们没完。”

    孟倩幽“哦”了一声,问:“什么说法?”

    青儿的男人看了青儿一眼的,说道:“第一,草儿被马车撞的不轻,我们要陪她去看大夫,你们要赔偿我们银子。”

    孟倩幽点头:“可以。”

    青儿的男人指着孟贤说道:“第二,我们草儿如果因此落下了什么毛病,必须让他负责。”

    孟倩幽笑了,看着他问道:“你们想怎么让我大哥负责。”

    青儿的男人警惕的往后退了退,不怕死的说道:“他必须娶了草儿。”

    “呸!”张柱家的实在忍不住了,呸了一声,生气的说道:“不要脸的东西,你们想的美。”

    青儿不服的说道:“我们怎么想的美了,我们草儿好好的出来抱柴禾,是你们的马车把她撞成了这个样子,万一落下毛病,以后还怎么找一个好婆家,你们不负责谁负责。”

    张柱家的又“呸”了一口:“就你们家草儿好吃懒做的德行,倒贴给人家都不要,还有脸说能找个好婆家。”

    青儿尖叫:“我们草儿怎么就不能找到一个好婆家,算命的先生可说了,我们草儿以后可是做少奶奶的命。”

    张柱家的不屑的说道:“晴天白日的,你们别做美梦了,赶快醒醒吧。”

    围观的人发出一阵哄笑声。

    青儿气急,对孟倩幽威胁道:“我们的条件你要是不答应,今天我们几口人就死在你的面前。”

    孟倩幽点头,阴森森的笑着说道:“想死?我成全你!”

    青儿被她的样子吓到,结巴的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孟倩幽没有回答她,来到孟贤面前,接过他手中的缰绳,对他说道:“大哥,你去马车上做好,今天我就教教你,如何对付这样”不要命“的人。”

    孟贤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还是听话的把缰绳交给她,自己去马车上做好。

    孟倩幽上了马车,一抖缰绳,马车冲着青儿一家就跑了过来。

    围观的人纷纷惊呼着后退。

    青儿没想到孟倩幽竟然敢赶着马车对着自己一家跑过来,吓得拉着草儿慌忙逃开。青儿的男人更是吓得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边。

    马车从一家人身旁跑过去后,孟倩幽停住马车,对几人说道:“你们不是想死吗?还躲什么?”

    青儿一家人早吓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道:“从今天以后,我不想再在这个村子里看到你们,否则的话我就打折你们的两条腿。”

    青儿一家人吓得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一动没敢动。

    村里人看到孟倩幽的这个狠样子,也是害怕的不行。

    孟倩幽招呼张柱家的、张根家的、和张超:“大舅母、二舅母、大表哥,你们做到马车上来,我们赶快回去了,姥爷姥姥在家里该等急了。”

    几人应了一声,急忙做到了马车上,孟倩幽赶着马车朝家里走去。

    围观的人看到马车走远,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受到惊吓的胸口,回家做饭去了。

    青儿一家人吓得瘫坐在地上,好半天没有起来。

    张柱家的打开车帘,后怕的说道:“幽儿,你刚才差点吓死我了,他们要是不躲,你不会真的想撞死他们吧?。”

    孟倩幽笑着说道:“不会的,大舅母,我早料到他们那贪生怕死的一家人会躲避的,你没看到我马车的速度不是很快吗?”

    张柱家的放下心来。

    马车到了几家门口。张柱的爹娘正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看到孟倩幽赶着马车过来,急忙问道:“幽儿,没出什么事吧?”

    孟倩幽停好马车,从马车上跳下来,笑嘻嘻的对两个老人撒谎道:“没事,就是马车跑的远了一些,我们耽误了一点时间才回来。”

    张柱家的从马车上下来,帮腔道:“爹、娘,没出什么事情,你们放心吧。”

    老两口放下心。

    张柱娘训斥张超:“你说说你,非要学赶马车,幸亏没撞到人,否则的话咱家的麻烦就大了。”

    张超已经后悔的不行了,听见自己奶奶的话,连忙保证:“我以后在也不学赶马车了。”

    孟倩幽赶紧岔开话题:“姥姥,我饿了,饭做好了没有?”

    张柱娘忙说道:“饭做好了,就等着你们回来再炒菜了,你等一会,姥姥马上就去炒。”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急忙说道:“娘,您歇会吧,我们去做。”说完两人就急急忙忙的走到厨屋去炒菜了。

    张柱的娘拉着孟倩幽的手走进自己的屋内,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从旁边的柜子上拿出孟倩幽给自己买的精致的点心,打开盒子,放到了她面前,心疼的说道:“先吃一些点心垫一下吧,你舅母他们马上就把菜炒好。”

    孟倩幽说自己饿了,是想岔开话题,让老人不在训斥张超,没想到老人却当了真,把自己舍不得吃的点心拿出来让自己吃,推辞道:“姥姥,我不吃,您自己留着吃吧。”

    张柱的娘以为孟倩幽是舍不得吃,拿起一块放入她的手中,道:“吃吧,别饿坏了。”

    孟倩幽笑着道谢:“谢谢姥姥。”

    张柱的娘柔声说道:“傻孩子,道什么谢,这点心还是你给姥姥买的呢。”

    孟倩幽笑了笑,拿起点心吃了一小口。

    张柱娘说她:“大口吃,盒子里还有的是呢。”

    张超把孟贤领到了自己的屋里以后,惊魂未定的瘫坐在了床上。

    孟贤笑着问他:“大表哥吓坏了吧?”

    张超无力的点了点头,后怕的说道:“我以后再也不赶马车了。”

    孟贤劝他:“你这是第一次,有些不熟悉,多赶几次就好了。”

    张超摆手:“你不用安慰我了,今天幸亏你多了一个心眼,没有上前去搀扶她,否则要是被她赖上你,我爹会打死我的。”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炒好了菜,摆好桌子,把所有的饭菜放到上面,招呼全家人吃饭。

    张柱娘拉着孟倩幽的手做到了饭桌旁。

    张柱爹坐在了另一边。

    孟贤、张超、张旺和张根家的两个孩子挨着张柱爹坐下。

    张柱家的端了几碗面条过来,先放到了张柱的爹娘面前,第三碗才端给了孟倩幽,孟倩幽道谢。张柱家的说道:“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做什么,快吃吧。”

    孟倩幽也确实饿了,等张柱的爹娘动了筷子以后,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边吃边赞道:“这面条真好吃。”

    张柱娘见她爱吃,高兴的不行,道:“好吃你就多吃点,锅里有的是。”

    张柱家的也附和着说道:“要是觉得好吃的话,以后你每天中午都过来吃饭,大舅母和二舅母每天都做给你吃。”

    张根家的也附和的点头。

    孟倩幽笑着说道:“恐怕不行,家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除了给爷爷奶奶盖房子以外,我还准备买一些荒地试种一些东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天天过来。”

    张柱家的惊讶的问道:“你要是不天天过来,那开垦荒山的事情怎么办?”

    孟倩幽回道:“我已经全部交给村长和大舅、二舅他们去做了,也告诉了他们对开垦荒山的要求,他们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张柱家的不放心,还要在说些什么。张柱和张根从山上回来了,在院里喊道:“我们回来了。”

    张柱家的和张根急得放下手中的碗筷,张柱家的给他们俩去打水洗手,张根家的去厨屋给他们盛面条。

    张柱吸了吸鼻子,道:“好香,今天家里做什么好吃的了?”

    张柱家的回道:“今天幽儿和贤儿来家里吃饭,我们擀的面条,炒了几个菜,幽儿说饿了,我们就没等你们,先吃了。”

    张柱不在意的说道:“以后你们饿了就先吃,不用等我们,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张柱和张根来到桌子旁。张根家的已经把盛好的面条给他们放在了桌子上。两人坐下,张柱端起碗喝了一口热乎乎的面汤,才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们几个今天上午已经把第一座山划分完了,大部分村里人都已经开始干活了,估计不出三天,这座山就能开垦完。”

    孟倩幽点头,再次嘱咐道:“你们几个在验工的时候一定要严格把关,没有达到我要求的,一律要让他们返工,不返工的话就不给工钱。”

    张柱和张根点头。

    孟倩幽又说道:“我把完工登记的事情交给村长。人们每开垦完一块区域,你们检查合格以后,就让村长登记好,方便我以后发工钱。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就多那一些铜板过来,如果检验合格后,有想当场结算的,你就按照我们说好的尺寸价格给他们钱。”

    张柱摆手:“这件事情不行,你还是来了,亲自给他们算吧,不识字,别发错了。”

    孟倩幽把刚才对张柱家说的话又对张柱说了一遍,张柱听完也是不同意,道:“你怎么能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我们,我们可不行。”

    张根也跟着附和。

    孟倩幽笑道:“大舅、二舅,荒山开垦完了以后,后面还有好多事情,还要雇人种东西,还要雇人浇水,看管,这些事情都要交给你们去做。”

    张柱瞪大了眼睛,问:“这些都要交给我们去做。”

    孟倩幽点头:“这只是我今年的打算,明年的时候我可能还要在你们村里买些荒地,还要雇人开荒,到时事情会更多,你们要是不帮我。这些事情我自己是做不了的,大哥也没空,家里的几个作坊就够他忙的。”

    听他这样说,张柱试探的对张根说道:“那要不我们俩就试试?”

    张根点头:“我听大哥的。”

    孟倩幽笑道:“大舅、二舅肯定没问题的,我相信你们。”

    张柱也来了底气,豪爽的说道:“好,大舅就把这些给你管好了,你放心的去做别的事情。”

    孟倩幽点头,道:“我看村长人不错,懂得也多,你们不会的,我不在的时候,可以去多问问他。”

    张柱两人点头。

    管理荒山的事情就这么定下,孟倩幽对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说道:“大舅母、二舅母我暂时也有活计也交给你们。”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正准备等孟倩幽走了以后,也带着几个孩子去开垦荒山,听到孟倩幽这样说,高兴的问道:“什么活计?我们做的了吗?”

    孟倩幽把需要雇人烧了热水挑去山上的事情说了。

    两人自然是十分高兴,连忙保证没有问题,自己一定能做好。张柱的爹娘也说自己反正在家也无事,可以帮他们在家烧热水,让他们挑去山上。

    孟倩幽道:“这个活计辛苦一些,还要自己家去砍柴,所以你们也是五十文的工钱。还有大表哥和你们一样,也是五十问的工钱。”

    张柱家的摆手:“幽儿,你给的工钱太多了,不就是往山上送个热水吗?大舅母也不说不要,你每天给三十文钱就行。”

    张根家的也附和的说道:“是啊,幽儿,给我们三十文钱就行。”

    孟倩幽摇头,道:“荒山离得远,挑水过去并不轻松,你们就别在推辞了,我还觉得给你们的工钱少了呢。”

    张柱娘的说道:“老大家的,幽儿说给五十文就给五十文吧,到时候我们全家一起上,多烧点热水给山上的人送去不就完了。”

    张柱家的才不再坚持。

    一家人吃过午饭,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去洗刷碗筷。孟倩幽和稍作休息的张柱、张根聊天,村长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柱子家的,孟姑娘还在你们家吧。”

    题外话

    亲爱的们,翻翻您的兜,千万不要让月票过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