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是我媳妇
    张柱家的笑着回道:“幽儿在屋里陪着我爹娘说话呢,村长叔快进屋吧。”

    张柱也赶忙走出屋外,热情的对村长说道:“村长叔快屋里坐。”

    村长走进屋内,张柱的爹娘和张根也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村长应过,做到椅子上,才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上午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过来是想问问,想怎么处置青儿一家人?”

    孟倩幽回道:“把他们赶出村子里吧?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村长有些为难:“青儿的娘家毕竟在村里,把他们赶出去不太好吧?”

    孟倩幽道:“青儿一家为什么呆在娘家你我都知道,这样的人整天无所事事,村里的人又大部分不在家,时间长了不一定会惹出什么事情的。再有,他们这样时刻惦记着我大哥,以后我们每次来村子里还要提防他们太累了,万一有个不小心,被他们得逞了,我会忍不住出手对付他们的。我今天也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怕给您惹来麻烦,才没有出手的。如果他们哪天真的惹毛了我,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到时可不就是吓唬吓唬他们这么简单了。”

    村长想了一下,道:“我明白孟姑娘的意思了,我这就叫人把他们全家赶出村子,在荒山没开垦完以前不让他们再回来。”

    孟倩幽摇头:“我希望您至少让他们三年内不要回来。”

    村长愣了一下,试探的问:“这时间是不是有点长了?”

    孟倩幽道:“我在荒山上种植的东西生长周期比较长,大概需要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内我会经常过来的。”

    村长点头:“我知道了,三年之内我是不会让他们回来的。”

    送走村长,云里雾里的张柱的爹娘和张柱、张根忙问孟倩幽是怎么回事?孟倩幽把马惊了吓到草儿,青儿一家趁机想要赖上孟贤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下,张柱的娘气的大骂:“不要脸的东西,到现在还没有死心。要是你早点告诉我,我非得找shangmen去狠狠的骂她一顿不可。”

    孟倩幽劝她:“姥姥,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您生气,咱为了那种人生气不值得。”

    张柱和张根也跟着相劝。

    张柱娘的情绪好一会儿才缓下来。

    张柱、张根见自己的娘没事了,拿着工具去山上干活了,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也收拾了灶台,点火烧水,给山上的人送去。

    孟倩幽看了眼天色,对张柱娘说道:“姥姥,我得回去了。”

    张柱娘有些不舍,拉着她的手不放。

    张柱的爹劝她:“幽儿还有好多事情要忙,您就不要耽误孩子的功夫了,反正她以后会经常过来了,到时让她来家里吃饭就行。”

    张柱的娘这才放开她的手,嘱咐她以后再来一定要回家来吃饭。

    孟倩幽点头,坐上马车和孟贤一起离开了李村。

    孟倩幽想到好几天没有过去地基那边看了,不知道清理的怎么样了,就让孟贤赶着马车直接把她送到了清理地基的地方。

    地基已经清理平整了,孟大金和孟二银正在指挥着一些小工们夯实地基。看到孟倩幽过来,孟大金高兴的和她说道:“幽儿,你看,再有三天地基就夯实完了,我们就可以开始盖房子了。”

    孟倩幽点头,道:“好,我一会回去就去找三叔,让他给上次带头来给我们家盖房子的大工捎信,让他提前过来一趟,我把画好的房屋建筑图给他看了一下,要是没什么问题,等两天以后就让他带人过来盖房。”

    “好,一切都听你的。”孟大金应道。

    孟倩幽回到家中的时候,看到院子里站满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皱起了眉头。

    孟氏看到她回来,急忙对她说道:“幽儿,大家都是过来要熏肉方子的,都等了你半天了。”

    孟倩幽这才想起她说要免费给村里人熏肉方子的事情,笑着对众人说道:“不好意思呀,今天太忙了,我把这件事给忘了,我这就给你们写。”

    村里人都是免费来要方子的,本来就不好意思,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有的人急忙说道:“您要是实在太忙,我们过几天再来。”

    孟倩幽道:“不用了,我现在就给你们写,麻烦你们稍等一会。”

    村里的人们看她这样客气,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连声说不麻烦。

    孟倩幽招呼孟贤和孟齐:“大哥、二哥,你们过来帮我一下。”

    孟贤、孟齐应声,走进屋内。

    孟倩幽写好方子,放在两renmian前:“大哥、二哥,你们帮忙写一下这个方子,越多越好。”

    孟贤和孟齐赶快拿好纸笔,按照这个方子抄了起来。每写完一张,孟倩幽就让孟氏拿出去交给人们。足足写了五十多张,孟氏才欣喜的回来说道:“好了,不用写了,村里人都走光了。”

    孟齐扔掉手中的笔,瘫在了椅子上,道:“写了这么多,累死我了。”

    孟贤也把笔轻轻的放下,huodong了下累的酸疼的手腕。

    孟倩幽笑着说道:“大哥、二哥,我们大概还要写这么多。”

    孟齐睁大眼睛,问:“还写?村里人不是都走光了吗?”

    孟倩幽回他:“今天是是走光了,明天估计还会有更多的人过来。为了避免再有今天这样,这么多人站在咱们家院子里的事情发生,我们还是多写一些出来吧。”

    “还要写这么多?”孟齐哀嚎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孟氏笑骂他:“就你事多,你没看到你大哥和小妹都在写吗?”

    孟齐有气无力的回道:“娘,我能跟他们比吗?您知道我从小就不爱写字的,今天写这么多,已经要了我的命了。”

    孟倩幽失笑。

    孟氏轻轻打了孟齐一下:“别贫嘴了,赶快写,娘明天可不愿意再应付这么多人了。”

    孟齐无法,咬牙拿起纸笔痛苦的写了起来。

    孟贤看他那个样子,笑着摇摇头,拿起纸笔写了起来。

    每人写了大概有十多张,孟氏看了看天色,说道:“时辰不早了,你们该去接逸轩和良才了。”

    孟齐欢呼一声,放下手中的笔,高兴的说道:“终于不用再写了。”

    孟氏被他的样子气笑。

    孟贤牵来马车,和孟齐一起到去接人镇上。

    孟倩幽把写好的方子放到了一起,交给孟氏:“娘,这些都是刚刚写好的方子,您收好,村里有人再来要,您就给他一张。”

    孟氏点头,把方子小心的放好。

    孟倩幽走到大院,找到孟三铜,对他说道:“三叔,地基快要夯实好了,您给上次带头来我们家盖房的大工捎个信,让他明天来一趟,我画好了房屋的建筑图,让他看一下。”

    孟三铜点头:“一会儿下了工,我就找隔壁村里和他一起做活的人给他捎信,让他明天早点过来。”

    孟倩幽说:“您现在就去,早去早回。”

    孟三铜应声,洗干净手,脱下工装,大步走了。

    孟倩幽顺便在两个作坊里转了一圈。

    吴大几人看到他过来,更加卖力的剁猪肉。

    张木几人也想表现一下,加快了手中翻肠衣的动作,不料却不小心把肠衣翻了一个窟窿。惊恐的抬头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蹲在他们面前,几人以为要挨揍,脸色都吓白了。

    孟倩幽从旁边的盆子里拿过一根清理好的肠衣,仔细的教几人如何不弄破而又快速的翻肠衣。

    张木几人从来没有听到过孟倩幽这么和风细雨的跟他们说过话,一时都愣住了。

    孟倩幽看他们几个呆呆的样子,皱起了眉头,问:“学会了吗?”

    张木先反应过来,急忙点头,其余四人也连忙跟着点头。

    孟倩幽说道:“灌腊肠是一个仔细的活计,你们刚开始做,不要着急,时间长了,速度自然就快了。”

    几人拼命的点头。

    等到工人们下工了以后,孟三铜就回来了,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已经让人给他捎信了,估计明天上午他就能过来。”

    孟倩幽点头:“谢谢三叔,我明天上午在家里等他。”

    孟三铜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谢谢,给你爷爷奶奶盖房子的事情本来是我们兄弟几个应该做的事情,现在被你做了,要谢也是我们谢你。”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三叔千万不要这么客气。”

    “那你也不要跟我客气,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我去做就行了。”孟三铜也说道。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了,三叔。”

    孟逸轩和孙良才被接回来,没等马车停稳,孙良才就跳下马车,冲进院内大喊:“幽儿,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今天又卖了五个书包。”

    孟氏首先从屋里出来,惊喜的问他:“良才又卖了五个书包?”

    孙良才点头。

    孟倩幽闻声也从屋里出来,夸赞他:“孙少爷太棒了,两天就卖了十个书包,”

    孙良才得意的不行,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她:“给,这是今天卖书包的银子,你帮我收好。”

    孟倩幽笑着接过。

    孟逸轩拉着脸从门外走进来。孟氏看他的不高兴的样子,关心的问:“逸轩怎么不高兴呀?是在学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孟逸轩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控诉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皱起眉头,语气不好的问:“没听见娘问你话吗?你怎么不回答?”

    孟逸轩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你让他叫你幽儿?”

    孟倩幽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孙良才进门的时候确实喊得是幽儿,正要说话,孙良才却抢先说道:“我喊幽儿怎么了?你们不是都这么喊吗?”

    听他这样说,孟逸轩生气的说道:“你就是不能这样喊她。”

    孙良才更加不明白了,问他:“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喊她?”

    “因为她将来是我的媳妇!”孟逸轩气鼓鼓的大声回道。

    院子里一片寂静。

    半晌孙良才捂着肚子大笑:“哈哈哈,孟逸轩,你太可笑了,竟然把姐姐当成了媳妇。”

    孟逸轩辩驳:“我没有,她不是我的姐姐,她就是我的媳妇。我是爹娘收养的。”

    孙良才的笑声顿住,张大了嘴巴不相信的看着他。

    孟倩幽二话没说,上前一步,提着孟逸轩的脖领就往大院走去。

    孟氏跟在后面,急得大叫:“幽儿,逸轩没说错什么,你千万不要动手打他。”

    孟贤、孟齐、也急忙跟上。

    一听到孟逸轩要挨揍了,孙良才兴奋的连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迫不及待的跟在几人的后面。

    走过月亮门,孟倩幽大声喝止住他们:“你们别过来!”

    孟氏停住脚步,担心的看着被拉扯的踉踉跄跄的孟逸轩。

    孟贤和孟齐也同情的看向他。

    孙良才一看几人真的停住了脚步,一边走,一边着急的说道:“你们怎么都停下了,赶快进去呀。”

    孟齐看了幸灾乐祸的他一眼,道:“你要是不怕挨揍你就进去吧。”

    孙良才迈过月亮门的脚步停住,看了毫不留情拖着孟逸轩走的孟倩幽一眼,又悄悄的的挪了挪脚步,退回到这边。

    孟倩幽把孟逸轩拉到了木桩前,松开手,幽幽的说道:“我记得给你说过,以后不许再当着别人的面说我是你的媳妇。”

    孟逸轩也来了脾气,不服的说道“你都能让孙良才喊你幽儿了,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你是我的媳妇?”

    孟倩幽没想到他竟然敢顶嘴,火气上来,对着他的脑袋“啪”就扇了一巴掌:“还学会顶嘴了,谁教给你的臭毛病。”

    孟逸轩动也没动,倔强的说道:“你打我,我也要告诉他你是我的媳妇。”

    孟倩幽气得又打了他一巴掌:“小小的年纪不学好,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哪里不学好了,诗经上都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我们从小就定下了亲事,我为什么不能喊你幽儿,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你是我的媳妇?”孟倩幽气愤的说道。

    自从认识孟逸轩以来,他就从来没有跟自己这样大声的说过话,更别提和自己发脾气,孟倩幽一时疑惑,摸了摸他的额头,软了声音说道:“你今天是撞邪了吗?怎么这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孟逸轩躲开她的手,气鼓鼓的说道:“不用你管我。”

    孟倩幽的火气“噌”的一下又上来了,照着他的脑袋又打了一巴掌:“发什么神经?”

    孟逸轩大声的说道:“我没发神经,我就是也要和别人一样喊你幽儿。”

    孟倩幽气得说道:“好,如果你今天打过我,以后我就让你喊我幽儿。”

    “你说的,可不要反悔。”孟逸轩赶紧说道。

    孟倩幽点头。

    孟逸轩拿下身上的书包,拉开架势,对着孟倩幽就冲了过来。

    孟倩幽闪身躲过,对着他踹出一脚。

    孟逸轩也敏捷地躲过,反手就对孟倩幽打出一拳。孟倩幽心中暗暗叫好,后退一步,稳住身子。孟逸轩丝毫没有放松,紧跟着又对她踢出一脚,孟倩幽堪堪躲过,反身一脚也踢了过去,孟倩幽被踢中,趴在了地上。

    孟氏惊呼一声,就要跑上前来。

    孟逸轩阻止她:“娘,我没事,你不要过来!”

    孟氏停住脚步,劝道:“逸轩呀,你不要再倔了,给幽儿说两句好话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孟逸轩爬起来,摇头:“今天这事我不会给她说好话的。”

    孟氏急道:“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倔呢?”

    孟倩幽问他:“还打吗?”

    孟逸轩点头,拉开架势又冲了上来。

    几招过去,又被孟倩幽打趴在地上。

    这次,缓了好大一会儿才起来。

    等他起来,孟倩幽接着问:“还打吗?

    孟逸轩咬牙点头。

    孟倩幽皱起眉头。

    孟逸轩艰难的拉开架势,第三次冲了过来。这次动作慢了很多。

    孟倩没闪没避,等他走进的时候,抬脚就想踹过去。

    孟逸轩仿佛没看见,自顾的迎着她就冲了过来。

    孟倩幽惊愕的收回脚,后退了几步,生气的说道:“你疯了?”

    孟逸轩不说话,沉着小脸又打了过来。

    孟倩幽躲避了好几次,孟逸轩依旧拼命的对她攻击。孟倩幽无奈,找着机会,一招将他再次打倒再地。

    孟逸轩挣扎了好几下也没有爬起来。

    孟氏再也忍不住了,跑了过来,小心的扶起孟逸轩,对孟倩幽埋怨道:“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吗?逸轩都要被你打坏了。”

    孟逸轩无缘无故的发邪火,不要命的和自己打架,孟倩幽也很火大,生气的对孟氏说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他还能好好的趴在这儿。”

    孟氏依然责备她:“逸轩是你未来的夫婿,要是被你打出个好歹,你将来怎么办?”

    孟倩幽撇撇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做成做不成我的夫婿以后难说呢?”

    孟氏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孟倩幽没有说话。

    孟逸轩小声的劝她:“娘,这是和她没关系,是我非要和她比试的。”

    孟氏狠狠的瞪了孟倩幽一眼,招呼孟贤和孟齐过来,让他们小心的把孟逸轩扶到屋里去。

    孙良才也跟着过来看热闹。

    孟倩幽看到这个罪魁祸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孙良才吓得缩了缩脖子,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她了。

    孟氏和孟贤、孟齐扶着孟逸轩走了,孙良才缩着脖子,也赶紧跟着走了。只留下孟倩幽一人在木桩下。

    孟倩幽感觉自己心里也有一股邪火发不出来,对着身边的木桩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偷偷的躲在月亮门后的孙良才看到她那个狠样子,吓得一溜烟跑回了屋里,发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惹到孟倩幽。

    孟逸轩被扶到屋里之后,孟氏要让孟贤看看孟逸轩身上的伤,孟逸轩拉住他:“娘,大哥,我没事,幽儿下手不重,歇一会就好了。”

    “你都被她打的爬不起来了,还说打的不重,听话,让你大哥看看,给你上些药。”孟氏说道。

    孟逸轩摇头拒绝,死死的拉着自己的衣服不让他看。

    孟氏无法,只得说道:“那你好好的在屋里休息一下,一会娘做好了饭喊你。”

    孟逸轩轻轻地点头。

    孟氏去做饭。

    孟贤同情的看了看孟逸轩,也走了出去,孟齐随后跟上。

    孙良才一开始看到孟逸轩被打还是很高兴的,觉得自己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可看到孟逸轩现在的惨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反而高兴不起来了,想要劝他两句,却不知道说什么,也默默的跟着孟贤走了出去。

    孟逸轩看到人都走光了,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子缩成一团,沉默的躺在炕上。

    发泄完怒火的孟倩幽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孟逸轩的这个样子,心里仿佛被什么敲打了一样,心疼的不行。脚步顿了一下,才走到他的身边问道:“你今天到底发什么疯。”

    “我一定会打过你的。”孟逸轩躺在床上,小声的说了一句。

    孟倩幽没听清,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孟逸轩不知哪来的力气,爬起身,直视着孟倩幽的眼睛,一字一句郑重的说道:“我一定会打过你的!”

    孟倩幽愣住。

    好半晌才问道:“你到底发什么疯?”

    孟逸轩不说话。

    孟倩幽又来了火气,生气的对他说道:“我最讨厌的的就是有什么事不说出来,无缘无故发脾气的人,你不要惹急了我,否则以后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孟逸轩的身子震了一下,大声说道:“我不想孙良才喊你幽儿。”

    孟倩幽愣了一下,不相信的问:“就为这事?”

    孟逸轩重重的点头。

    孟倩幽气得又打了他一下:“就为这点小事,你闹这么大的别扭,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吗?”

    孟逸轩任由她打了一下,欣喜的问:“你同意了?”

    孟倩幽气得又想打她,伸出的手在看到他高兴的样子时默默的收了回来,道:“我本来就没答应让他喊我幽儿,是你自己不问清楚缘由,乱发脾气的,活该被我揍了一顿。”

    听她说完,孟逸轩笑了,整个人瞬间又恢复了活力,浑身充满了希望。

    孟倩幽心里暗骂一声:“死孩子,变脸比变书还快。”嘴上却说道:“我去拿药,让大哥给你揉一下身上的伤。”说完,转身往外走。

    孟逸轩急忙说道:“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孟倩幽停住脚步,扭头奇怪的问:“什么话?”

    孟逸轩再次郑重的说道:“我一定会打过你的。”

    孟倩幽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回道:“等你能打过我以后再说吧。”说完扭头走去拿药了。

    孟逸轩见她答应,欢呼一声,放松了身体,这才感觉全身疼的厉害。

    孟倩幽回屋拿了药瓶,对在厨屋里帮忙的孟贤说道:“大哥,你去帮逸轩揉一下受伤的地方。”

    孟先点头,接过药瓶,走就屋内。

    孙良才也想跟进去。

    孟倩幽语气不好的叫住他:“你站住!”

    孙良才赶紧停住脚步,害怕的看着她。

    孟倩幽问:“谁让你喊我幽儿的?”

    孙良才理所当然的说道:“他们都喊你幽儿,我当然也跟着喊了,这有什么不对?”

    孟倩幽道:“你以后不能喊我幽儿。”

    “那喊什么?”孙良才问。

    孟倩幽想了一下:“喊姐姐。”

    孙良才抗议:“你明明比我还我怎么能喊你姐姐?”

    孟倩幽问他:“你今年多大了?”

    孙良才老实的回道:“十三。”

    孟倩幽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我今年十四了,你喊我姐姐正好。”

    孙良才不疑有它,泄气的答应:“好吧,姐姐就姐姐。”

    孟倩幽偷笑了一下。

    孟氏做好饭,让孟贤把饭给孟逸轩端到屋里去。

    孟逸轩却一瘸一拐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孟氏心疼的说道:“逸轩,你怎么出来了?娘不是说让你在屋里好好的躺着吗?等你大哥把饭给你端进去,你在屋里吃就好了。”

    孟逸轩回道:“娘,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大哥已经帮我上了药了,我没事的。”

    孟二银看他的一瘸一拐的样子,奇怪的问:“逸轩这是怎么了?又跟人打架了吗?”

    孟氏又狠狠的瞪了孟倩幽一眼,道:“还不是幽儿,非得要逸轩给她打架,结果把逸轩打成这样。”

    孟倩幽不满的撅起嘴,没敢说话。

    孟二银以为是他们之间又在切磋武功,自然不舍得责备自己的女儿吗,说道:“以后你们再切磋武功的时候,下手轻一点,点到为止,不要在用这么大的力气。”

    孙良才赶紧说道:“他们不是”

    话没说完,被孟倩幽打断:“闭嘴!吃你的饭。”

    孙良才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吃了一口手中的馒头,堵住了自己的嘴。

    孟二银虽有疑惑,但想到这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情,也没有在多问。转移了话题道:“幽儿,我和你大伯商量过了,让你爷爷选个开工的好日子,等地基夯实完了,我们就立刻动工。”

    孟倩幽点头:“我也让三叔给那大工捎了信,说是最快明天上午就能过来,到时我们商议好了以后,等到开工的那天吗,让他带着人直接过来就行了。”

    孟二银:“嗯”了一声。

    孟大金回到家中,没顾得洗手,就走进屋内对孟中举说道:“爹,地基还有两天就夯实完了,你这两天就选个开工的好日子吧。”

    孟中举高兴的摸着胡须连声答应。

    老孟氏也是高兴的不行,欢喜的问道:“这么快地基就要打好了。”

    孟大金点头:“村里闲着的劳力几乎都来干活了,人多,做的快。”

    老孟氏闻言担心的说道:“这么多人,不会有偷奸耍滑的吧。”

    孟大金摇头:“放心吧,娘,没有,过年的时候幽儿给工人们发了那么多的工钱,村里人眼红的不行,恨不得都到咱们家来做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们卖力干活还来不及呢,那还敢偷懒。再说了,我现在是村长,村里人也是巴结的很,不会有人犯傻偷懒的。”

    孟中举闻言说道:“金儿呀,你当上村长,是为给村里人做好事的,可别像刘贵一样,让村里人处处巴结你。”

    孟大金回道:“爹,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上午,孟贤和孟齐送孟逸轩和孙良才去学堂以后,孟倩幽拿出纸笔又写二十多张方子交给孟氏,让她一会儿再有人来要方子的时候给他们。

    孟氏接过,刚要在一边放好,院子里就有人喊,孟氏急忙出去,把手里的方子给了她一张。后面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孟氏干脆也不进屋了,拿着方子等在外面。

    孟三铜给捎信的大工果然上午就过来了,看到孟氏正站在门口,热情的说道:“大嫂,还认得我吗?”

    孟氏一开始没在意,还以为是村里又来要方子的人,拿了一张方子正准备给她,听他这样问,才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给自己家盖房的领头的大工,立刻高兴的说道:“大兄弟,你过来了,快到家里来,幽儿在家正等着你呢。”

    零头的大工也不要客气,随着孟氏来到院内。

    孟氏高声说道:“幽儿,大工来了,你快出来。”

    孟倩幽从屋里走了出来。

    大工立刻高兴的说道:“小姑娘,昨天三铜兄弟给我捎了信,我立马就过来了,不知道你们这次要盖什么样的房子?”

    孟倩幽微笑这和她打过招呼,对孟氏说道:“娘,你去作坊里把三叔喊来。”

    孟氏应声快步去了大院,不一会儿孟三铜就大步走进院内,高兴地和打工打招呼:“有人哥,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有人也高兴的回道:“今天早上见到我,捎信的人就给我说了,说你们家又要盖房子,让我过来一趟,我高兴的不行,让他们先去干干活,我就过来了,没有耽误你们的事情吧。”

    孟三铜摆手:“没有,地基还没有夯实好呢,幽儿已经画好了房屋的建筑图,叫你提前过来是想让你看一下,她画的房屋你们盖的了吗?”

    有人拍着胸脯保证:“别的咱不敢说,盖房子咱盖了三十多年了,什么样的房屋都盖过,到现在还没有咱盖不了的房屋。”

    孟倩幽笑着说道:“那就好。”

    说完把两人让到了东厢房。

    孟氏沏了三杯茶水过来,一renmian前放了一杯,有人闻着茶香的味道,看了看杯子子里的茶水,有点受宠若惊。

    孟倩幽看到他的神情,笑着说道:“这是家里自己和的茶水,您不要客气。”

    有人大惊,自己上一次来盖房子的时候,他们家的条件虽然说是不错,可是只是比一般的人家强些而已,没想到才短短的几个月,他们家已经把这么好的茶水当做平常的茶水来喝了。

    孟倩幽去自己屋中拿来了自己的设计图,摊开在有renmian前,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画的建筑图,您看看画的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

    有人拿过设计图,仔细的看了一下,“腾”的一下站起来,吃惊的问道:“这是姑娘自己画的建筑图?”

    孟倩幽点头:“对,我自己画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有人惊喜的说道:“姑娘这建筑图太漂亮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把建筑图画的这样好的。”

    孟倩幽失笑:“建筑图漂亮有什么用,您要帮我看看我这个建筑图有没有问题,我也不是太懂,自己瞎琢磨出来的,怕有不对的地方。”

    有人惊喜的说道:“建筑图漂亮,盖出来的房屋会更加的漂亮。如果真的按着你的这个建筑图盖好了大房子,恐怕以后我在咱这清溪镇都会跟着有名的。”

    孟三铜也高兴的不行,闻言着急的说道:“那还等什么,你快帮幽儿看看,他这建筑图有没有问题。”

    有人重新在椅子上做好,认真仔细的查看建筑图,把上面房屋的位置,院子与院子之间的间隔,还有每座房屋之间的距离都仔细的核算了一下。

    孟倩幽和孟三铜也不打搅他,端起茶水慢慢的喝了几口。

    有人核算完,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姑娘真是神了,第一次画这么复杂的建筑图,竟然一点错误都没有。”

    孟三铜高兴的不行,拿过有人手中的建筑图,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的看了一个遍,不相信的问道:“幽儿,你爷爷奶奶的房子真的要盖成这样的?”

    孟倩幽喷笑:“三叔,我这建筑图都画好了,难不成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孟三铜摆手:“不是,三叔只是太惊讶了,这么好的房子,恐怕连邻村张财主家都比不上。”

    孟倩幽回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画出来的建筑图,他们见都都没有见过,怎么会盖出这么好的房子。”

    孟三铜被她逗笑,有人也跟着爽朗的笑起来。

    笑完以后,几人喝了几口茶水,孟倩幽对有人问道:“建筑图您看过了,不知道您能不能盖的了。”

    有人这次想了一下,才说道:“盖房子是没有问题,可是我手下的人少,这么多的房子一起盖起来,恐怕会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样吧,我回去找和我一起包活盖房子的几人问问,看看他们能不能跟着一起过来,这样还快一些,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就能盖成了。”

    孟倩幽问他:“您找的这些人手艺好吗?我不想用那些手艺不好的人。”

    有人保证:“姑娘放心吧,都是几十年盖房子的好手了,手艺绝对是好的。”

    孟倩幽点头:“房子盖的慢一些没有关系,一定保证房子的质量,这是给我爷爷奶奶盖的房子,我不希望出一点纰漏。”

    有人再次保证:“我给你保证,他们手艺绝对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吧,房子绝对给你盖的漂漂亮亮,结结实实的。”

    孟倩幽放下心来,道:“工钱方面还是和上次一样,大工每人每天五十个铜板,小工是三十个铜板,您自己带小工来也可以,我们自己找人也可以。”

    有人想了一下,道:“我回去统计一下,看看我们有多少的小工,明天让人给姑娘捎过来一个准信。”

    孟倩幽点头:“好。午饭你们也别带了,还是由我们管,不扣工钱。”

    有人大喜,一个劲的道谢:“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和孟三铜以及有人把盖房子的所有细节问题又确定了一遍,感觉没有问题了,和两人告辞后,有人才高高兴兴的离开。

    有人走后,孟倩幽对孟三铜说道:“三叔,这几天你把手里的活计和大哥交接一下,等盖房子的人来了,您就到那边去吧。我爹和大伯他俩也不懂,有你盯着我放心一些。”

    孟三铜点头:“行。”

    孟倩幽又慎重的嘱咐了他一遍:“三叔,你一定要盯紧了,如果他们盖的有不好的地方,坚决让他们返工,不要因为跟他们熟悉,就抹不开面子这样做。”

    孟三铜重重的点头:“幽儿放心吧,三叔知道怎么做。”

    送走有人以后,孟氏依旧站在门口等着时不时过来的村里人拿方子,又送出去二十多张后,渐渐的就没有人过来了,孟氏回了屋,把手里剩下的方子给了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一人一张。

    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这两天一直在想给孟氏要方子,又怕孟氏说他们贪心,不再让她们过来缝制书包,现在看到孟氏给他们方子,惊喜的不行,连忙道谢。

    孟氏笑着说道:“村里家家几乎都来要方子了,就你们的家人没来,我想着你们几个肯定是不好意思,索性就给你们拿了过来。你们回去后交给家里人,看看他们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过来问。”

    女人们高兴的应声,又是一番道谢。

    孟氏也坐下来,和他们一起专心的缝制书包。

    孟清迈着小短腿从外面快步的跑进来,对孟氏说道:“娘,你去看看吧,村长家又出事了,刘大宝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捆着回来,说是欠了赌坊里的钱,他们堵在村长家门口,嚷着让他还钱呢。”

    题外话

    恭喜3成为举人。

    恭喜3成为举人。

    恭喜3成为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