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孟仁的心事
    第二天早早的吃过早饭,孟倩幽带着孟逸轩来到孟家老宅。

    孟中举一家也刚吃过早饭,孟大金家的正在院子里洗刷碗筷,看到他们过来十分的高兴,热情的招呼他们:“幽儿,逸轩,你们来了,快进屋。”

    两人进入屋内,一一打过招呼,孟倩幽对孟中举说道:“爷爷,我和大哥今天上午就准备陪逸轩去县城,过来给您说一下,还想请再请您详细的告诉逸轩一下童生试的时候,他应该注意些什么。”

    孟中举非常高兴,把应该注意的事情详细的说给他听,并特别嘱咐他:“县试大部分考的是我平日里交给你的学问,到时你不要害怕,专心答题即可。”

    孟逸轩听话的点头。

    孟大金也把自己考童生的一些经验告诉了他,孟逸轩都一一的记下。

    孟中举拿出几封举荐信放到孟逸轩的手里,道:“这是我和四位族长的举荐信,你一定要放好,进考场的时候,县令大人会命人收上去的,没有举荐信的是不能参加童生县试的。”

    孟逸轩赶紧的接过,在怀里放好,对孟中举说道:“谢谢爷爷。”

    孟中举摸着胡须,笑着点头。

    老孟氏在一旁也高兴的不行,一再嘱咐孟倩幽去县城的时候要多加小心,逸轩考完以后就赶紧回来。

    孟倩幽乖巧的点头。

    从老宅回来,孟贤已经收拾好马车。孟倩幽和孟逸轩分别回屋去收拾东西,孟氏对上次去县城的时候孟杰丢了的事心有余悸,跟在孟倩幽的后面一再的嘱咐她要看好孟逸轩,没事的时候就呆在客栈里,哪里都不要去,考完了就赶快回来。

    孟倩幽把东西收拾好,放在一边,抱着孟氏的胳膊,笑着对她说道:“娘,上次杰儿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你不要总是惦记的那件事情。再说了,大哥和逸轩跟我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武功,如果有什么事情他一定会应付过来的,您就不要太担心了。”

    孟氏忧心忡忡的说道:“娘知道你说的对,可娘就是放心不下,如果不是家里太忙了,该让你爹跟着去的。”

    孟倩幽劝慰她:“娘,您就放心吧?我跟你保证,逸轩出了考场我们就往回走,一刻也不耽搁。”

    孟逸轩也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孟氏恋恋不舍的把他们送到了马车上,看着马车远去,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屋里。

    天气渐暖,孟倩幽索性打开了车帘,和孟贤、孟逸轩开心的聊着天,马车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县城。

    进了县城,孟倩幽说道:“大哥,我们还是去上次那家的客栈吧。环境好,来往的人也不是很嘈杂,可以让逸轩好好的休息一下。”

    孟贤点头,循着记忆里的方向来到了客栈。

    客栈里的小二看到有马车过来赶紧迎了出来,认出了孟倩幽,激动跟她热情的打招呼:“姑娘,您是来住店吗?”

    孟倩幽点头:“来两间上好的房间。”

    伙计高兴的应声,招呼另一个伙计把马车牵去了后院,嘱咐他好好的照料,才高兴的领着几人来到了一楼的柜台前,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这位小姑娘来两间上房。”

    掌柜的抬头,也认出了孟倩幽,也是热情的说道:“姑娘,你来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我弟弟来参加童生县试,我想着你们的客栈比较清静,他能好好的休息,就过来了,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上好的房间。”

    一听孟倩幽是带着弟弟过来童生县试,掌柜的恭维道:“令弟小小的年纪就有资格来参加童生县试,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老夫先在此恭喜你们了。”

    孟倩幽摆手:“掌柜的先不要这样说,我弟弟年纪还今天只是带他来试一下,过不过的了县试还不一定呢。现在恭喜我们太早了一些。”

    掌柜的笑道:“令弟一定能考过县试的。”

    孟倩幽也笑着回道:“那就谢谢掌柜的吉言了。”

    掌柜的给他们选了两间好房,拿着钥匙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这两个房间在走廊的里面,较为安静,屋里的摆设也好,很适合令弟温习功课,你们就住这两间吧。”

    孟倩幽笑着说道:“谢谢掌柜的为我们考虑的这么周到,一共是多少的银子?”

    掌柜的回道:“这两间的上房平时里是五十两一间,姑娘上次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每间就给三十两,一共是六十两银子。”

    孟倩幽也没有客气,给了掌柜的一百两银子,道:“我们也不知道住几晚,先押到您这一百两银子,如果我们明天走不了,到时再给您补上剩下的。”

    掌柜的高兴的答应,在账本上把账记好,吩咐伙计把三人领到房间里去。

    伙计殷勤的领着三人来到二楼走廊的尽头,把挨着的两个房间打开,恭敬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这是你们的房间,你看看满意吗?”

    三人走进房内,孟倩幽打量了一下屋中的摆设,满意的点头。

    伙计问:“不知姑娘还有什么需要?”

    “没有了,等有需要的时候我在喊你。”孟倩幽回道。

    伙计点头,这才感激的对孟倩幽说道:“上次多亏了姑娘帮我求情,掌柜的才没有辞退我,我们一家老小都很感激姑娘,姑娘以后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我。”

    孟倩幽笑着点头。伙计恭敬的退下去。

    三人走进房内,孟倩幽对孟贤和孟逸轩说道:“你们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吃过午饭,我们到处看看,上次来的时候匆忙,都没有来的及好好在县城里逛逛,难得有这么清闲,我们就到处走走,顺便给逸轩买一些好的笔墨纸砚。”

    两人点头。

    孟倩幽走到隔壁的屋子里,放下自己的随身物品,感觉不是那么疲惫,索性打开窗户,朝外观看。县城果然是比较繁华,平日里在大街上走动的人都比较多。看了一会,有了困意,就关了窗户,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睡醒了以后,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中午了,孟倩幽起身,洗干净脸,到隔壁敲门:“大哥,逸轩,你们醒了吗?”

    孟贤打开房门,笑着说道:“我们稍微睡了一会儿就醒了,看你那边没有动静,就没有过去喊你。”

    孟倩幽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是昨天晚上太兴奋了,没有睡好,刚才躺到床上,竟然睡着了。”

    孟贤道:“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反正我们今天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你正好休息一下。”

    孟倩幽说道:“嗯,我休息好了,现在咱们去吃饭吧。”

    孟贤和孟逸轩点头,关好房门,和孟倩幽一起来到楼下。

    伙计看到他们下来,热情的说道:“姑娘,你们要出去吗?”

    孟倩幽点头,问道:“伙计,你们这客栈附近,有没有好一些的酒楼,我们想过去吃点东西。”

    “有,出门左拐,往前走不远就有一座酒楼,里面的饭菜很不错,我们这里的好多客人都去那边吃饭。”伙计回道。

    孟倩幽道谢:“谢谢伙计。”

    伙计连忙摆手说不用。

    三人出门,顺着伙计说的方向来到了酒楼门前。迎客的伙计看到几人,热情的招呼:“您几位里面请,是大堂还是雅间?”

    “雅间。”孟倩幽回道。

    伙计只是习惯性的一问,没想到孟倩幽竟然要去雅间,愣了一下,仔细的看了一眼三人,见他们的穿着也不像有钱有家的孩子,好心的提醒:“我们酒楼有个规矩,去雅间里的客人最少要消费十两银子。”

    “知道了,给我们找间最好的雅间吧,清净一些的。”孟倩幽说道。

    伙计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们领到了雅间里,给每人到了一杯茶水,询问他们点什么菜。

    孟倩幽道:“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来两个,另外再来两个清淡点的菜。来三碗米饭。”

    见每次都是她做主,伙计的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恭敬的退出去喊菜了。

    虽然是中午客人正多的时候,菜却上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伙计就把饭菜端了上来,在桌子上一一放好,对几人说道:“您的饭菜齐了,请几位慢用。”

    孟倩幽点头。

    伙计恭敬的退了出去。

    孟倩幽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吃了两口,满意的点头:“大哥,逸轩,这酒楼的饭菜不错,吃吧。”

    孟贤和孟逸轩也确实饿了,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入碗中,大口的吃起来。

    三人只顾着吃饭,谁也没有说话,雅间里一时只有碗筷相撞的声音。

    吃了一会,感觉不是那么饿了,孟倩幽刚要说话,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一道高昂的男子声音传了进来:“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行,竟然妄想高攀我meimei,我告诉你,下次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偷偷的跟在我们的后面,我让人打断你的狗腿。”

    一个女人的不屑的声音响起:“大哥,我们走吧,就这人这个穷酸的样子,给我提鞋我都嫌他脏。”

    男子哼了一声,道:“听见了没有,你趁早死了这个心,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一个熟悉的男声传入三人的耳朵里:“杜兄,你们过年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不是应允我,等我考中秀才以后就可以去你家提亲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孟贤连手中的碗筷都没来得及放下,“腾”就占了起来,结巴的说道:“小妹,这、这、这”

    孟倩幽也听出了孟仁的声音,眉头皱的更紧。

    孟贤放下碗筷,道:“我出去看看。”

    孟倩幽阻止他:“我们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您先别急,我们听一会再说。”

    孟贤坐回了椅子上。

    外面男人的声音继续传进来:“你说这话真好笑,你让大家看看,就你这个土了吧唧的样子,哪里配的上我meimei,我是傻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孟仁的声音有些着急:“杜兄,当时你明明就是这么说的,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男人“呸”了一声:“什么叫出尔反尔,我压根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吧你。”

    女人的不悦的声音也随后传进来:“你这人太不是东西了,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你怎么如此诋毁我的名誉,我告诉你,我们家里刚刚给我说了一门好亲事,要是被你搅散了,我非得和你拼命不可。”

    孟仁的声音更加着急:“我们怎么没有见过面,过年以前我不是还给你买过一只簪子吗?”

    女人也“呸”了一声:“你让大家看看,你浑身上下的穿戴连我们家的仆人还不如,怎么会有钱给我买簪子,亏你还是个人,守着这么多的人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撒,也不怕丢了你人的脸面。”

    孟仁急迫的声音再次传来:“你怎么可以不认账,那簪子我可是花了我小弟的半年的工钱才给你买到的。”

    酒楼里的人一阵哗然。

    孟贤再住不住了,起身说道:“我出去看看。”

    说完打开雅间的门就走出去了。

    伙计看到孟贤出来,以为他们已经吃完,进来说道:“几位吃好了吗?一共是十四两银子。”

    孟倩幽摇头:“我们还没有吃饱,听到外面的吵闹声,我大哥出去看看。”

    伙计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你们继续慢用,吃饱了喊我。”说完转身准备退出去。

    孟倩幽叫住他:“你等一下。”

    伙计停住脚步,转身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问道:“你可知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伙计本来因为他们几个没有吃完饭,而进来收饭钱感到不好意思,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问,急忙热情的说道:“你说外面争吵的这几个人呀,我跟你说,这是常有的事。”

    孟倩幽皱起眉头。

    伙计以为他不信,更加卖力的说道:“外面那对兄妹姓杜,据说是临镇一家大户人家的公子和xiaojie,哥哥在县学里上学,meimei经常过来探望,时不时的和哥哥的同窗勾勾搭搭,惹的那些学子们纷纷送礼给她,好像他们兄妹还许诺,只要是谁考中了秀才,就将他的meimei嫁给他。因此,有好多学子对他们兄妹献殷勤,尤其是那些贫寒的学子,天天省吃俭用,用节省下的钱给她买一些女人用的东西。不过我听别的伙计说,这兄妹俩转身就把这些东西换成了银子。天天到附近的酒楼里大吃大喝。所以这样的事情在这附近几个酒楼时不时的都有发生,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今天外面的那位公子可真是吃了大亏了,据说花了他弟弟半年的工钱给杜xiaojie买了首饰,可现在这杜xiaojie死活不承认,现在正因为这事闹得不可开交。”

    孟倩幽问:“既然他们哄骗了好多人,学子们没有察觉吗?怎么还会上当?”

    伙计回道:“学子们大多都是来自乡下,一心,哪里会知道会有人用这样的方法哄骗自己的钱财。再说了,那兄妹俩的手段也是十分的高明,每次都是和一个学子勾搭,信誓旦旦的说等到学子考中秀才了,就让他去自己家提亲。自己家里很富有,吃穿不愁,等定亲以后学子们的费用就由他们承担。学子们自然是高兴,拼命的讨好巴结他们俩,尤其是那些贫困的学子,恨不得把家里榨干要来的银两给杜xiaojie买喜欢的东西。一旦他们兄妹两人发现学子们再也拿不出银两,就找各种理由拒绝,有时候还不认账。”

    孟倩幽又问:“那学子们就没有一个人说出来吗?”

    伙计回道:“做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学子们唯恐遭到别人的耻笑,哪里还敢说出来。今天外面的这位学子大概是花的银两太多了,心有不甘,这才不顾场合的给他们理论起来。”

    孟倩幽点头:“谢谢。”

    伙计摆手:“不用谢,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

    孟倩幽再次道谢:“谢谢,暂时没有了。”

    伙计点头,退了出去。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没动。

    孟逸轩着急的说道:“我们也出去看看吧。”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道:“有你什么事,赶快吃饭,吃饱了我们出去逛逛,给你买一些好的笔墨纸砚。”

    孟逸轩乖乖的拿起碗筷,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孟倩幽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入他的碗中。

    孟逸轩抬头惊喜的看着他。

    孟倩幽也发觉自己的这个动作有些不妥,掩饰性的训斥他:“看什么,还不赶快吃。”

    孟逸轩高兴的低头大口吃了起来。

    孟倩幽也夹了一点菜放入自己的碗中,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孟贤走到外面,看到在离自己的雅间不远的另一个雅间门口,孟仁和刚才说话的那对兄妹正在焦急的理论。孟贤上前,大声喊道:“孟仁哥。”

    孟仁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孟贤,愣住。

    杜公子闻声高声说道:“你认识他?正好,快把他拉走,我雅间里还有客人呢,他在这纠缠不清,耽误了我的事情,我非让人打断他的腿不可。”

    孟贤上前,对孟仁说道:“孟仁哥,我和幽儿,逸轩在前面的雅间里吃饭,你跟我过去吧。”

    孟仁回过神来,心虚的眨了眨眼睛,道:“不用了,我只是找他们有些事情,我下午学堂里还有课,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要下楼。

    杜公子听见孟贤的话,眼珠一转,一把抓住孟仁,故意气怒的说道:“你给我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说走就走,你想的到美。”

    孟仁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杜xiaojie也在一边帮腔:“是啊,今天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破坏我的闺誉,你非得赔偿我们的损失不可。”

    今天学堂里的课少,孟仁想出来买一些笔墨纸砚,无意中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温柔大方,知书达理的杜xiaojie竟然和一个看起来像富家公子的男人来了酒楼,这才偷偷尾随过来,想弄个究竟,没想到却被他们给羞辱了一番。又气又恼之下,和他们理论起来,想要要回自己花了孟义半年的工钱买给她的发簪,没想到孟贤他们也会在这间酒楼里吃饭,当下羞愧难当,急急忙忙的想逃走,谁知这两个兄妹还恬不知耻的想讹上他,立刻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杜xiaojie破口大骂:“你真是不要脸,一边哄骗我说等我考中了秀才就去你家提亲,一边又和有钱人家的公子勾勾搭搭,现在还倒打一耙,说我破坏了你的闺誉,信不信我把你做的丑事告诉大家,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杜xiaojie立刻变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拿出手中的帕子装模作样的擦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委屈的说道:“孟公子,我知道你心仪我已久,可是我们真的是门不当户不对,我哥哥已经劝过你很多次,可你还是一意孤行,不停的纠缠我,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哥同窗的面子上,我早已经让家中的父母去学堂告发你了,如今你不但不领我的好意,还守着这么多人的面威胁我,您让大伙说说,到底是谁的过错。”

    孟仁听到他的话,气得指着杜xiaojie说不出话来。

    杜公子一把打开他的手,气怒道:“拿开你的脏手,敢再这样指我meimei,我把你的手剁下来。”

    听他这话,孟贤不愿意了,冷声说道:“好大的口气,你剁一个我看看。”

    杜公子一噎,随即说道:“你算哪根葱,敢跟我叫板。”

    “我是他弟弟。他的事今天我说了算。”孟贤回道。

    杜公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轻蔑的说道:“既然你是他弟弟,那正好,他毁坏我小妹闺誉的事情咱们来算一算。”

    孟贤微微一笑,不在意的问道:“怎么算?”

    杜公子大方的说道:“我们也不多要,你们给五十两银子的损失费就行,否则的话,我们就去学堂里告发孟仁,让他今年参加不了科考。”

    孟倩幽和孟逸轩已经吃饱了,怎么等孟贤也不回来,孟倩幽嘱咐孟逸轩在雅间里别动,自己出去看看,刚一出门,进听见杜公子的这句话,笑着扬声说道:“五十两太少了,给你们一百两怎么样?”

    看热闹的众人回头,看到孟倩幽笑吟吟的走过来,站到了杜公子的面前。

    杜公子打量了一下孟倩幽,撇着嘴不屑的说道:“不要以为在这个酒楼里吃顿饭,自己就是有钱人了,就凭你们几个乡巴佬,能拿出一百两的银子,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孟倩幽点头:“杜公子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拿不出一百两的银子。”

    杜公子闻言以为自己被耍了,怒道:“那你在这充什么有钱人,皮痒了是吧。”

    孟倩幽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接着说道:“我们只能拿出几千两的银票。”

    看热闹的人一片哗然。

    杜公子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两眼放光,贪婪的看着孟倩幽手中的银票。

    杜xiaojie眼珠一转,对着孟仁说道:“孟郎,我刚才那是跟你开玩笑的,想试试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没想到却让你误会了,真是对不起。”

    说完上前一步站到孟仁面前,伸出手,假意心疼的说道:“你一定气坏了吧,我帮你顺顺气。”

    孟仁呆住,傻愣愣的任由杜xiaojie的手抚在自己的背上。

    孟倩幽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孟贤扯了孟仁一下,孟仁反应过来,轻轻的推开了杜xiaojie。

    杜xiaojie的眼睛里立刻蓄满了泪花,委屈的说道:“孟郎,你这是不肯原谅我吗?”

    孟仁张张嘴,没有说上话来。

    雅间里走出一个脚步轻浮,举止轻佻的富家公子,看到杜xiaojie的样子,生气的说道:“是谁这么大胆,敢欺负我的美人,来人呀,给我打出酒楼去。”

    酒楼的掌柜的急忙过来阻止:“张公子,有话好好说,您千万不要让人在酒楼里动手。”

    张公子扬了扬手,不在意的说道:“怕什么,损坏了东西算我的。”说完了训斥身后的几个跟班:“你们几个还不赶快跟我上?”

    几个跟班上前,就要对孟仁动手,围观的人纷纷惊呼着后退。

    孟倩幽不慌不忙的大声说道:“慢着!”

    几个跟班住手。

    张公子闻声看过来,看到孟倩幽的时候眼前一亮,对着几个跟班一挥手,跟班退下,张公子往前走了一步,色眯眯的对孟倩幽说道:“好个漂亮的小美人,怎么样,跟着本少爷走吧,我包管让你吃香的喝辣”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一脚踢飞了出去。

    众人齐声惊呼。

    张公子肥胖的身子“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地板上,顿时一阵哀嚎。

    几个跟班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争先恐后的扶起张公子,一连声的问道:“少爷,您没事吧。”

    张公子疼的好半天没缓过劲来,没有答话,跟班们更急加害怕了,摇着他的身体不停的问。

    掌柜的吓坏了,对孟倩幽说道:“小姑娘,你这次可闯了大祸了,这张公子是张员外唯一的孙子,他要是有什么事情,你们非得蹲大牢不可。”

    听他这样说孟贤也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小妹,我们快点走吧。”

    掌柜的闻言站在楼梯口拦住他们:“你们不能走,你们要是走了,等一会张公子醒了,非把我的酒楼砸了不可。”

    孟仁没想到事情会便成这样,一时傻了眼。

    杜氏兄妹互相看了一眼,也都跑到了张公子的身边,急切的问道:“张公子,您没事吧?”

    这么半天,张公子终于缓了过来,一把推开杜氏兄妹,恶狠狠的对孟倩幽说道:“死丫头,敢对本少爷动手,今天我非让人把你活活打死不可。”

    说完,对身边的几个跟班怒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跟班闻言放开张公子,对孟倩幽冲了过来。

    张公子没想到身后的跟班会松手,又跌到在地板上,疼的又是一阵哀嚎。

    杜氏兄妹赶紧合力的扶起他,关心的问道:“张公子,您没事吧。”

    张公子怒声说道:“你眼瞎了吗?本公子被摔了两次,怎么会没有事情?”

    杜氏兄妹看他把怒火烧向了自己,吓得没敢吱声。

    看到几个跟班冲过来,孟倩幽往后退了几步,孟贤大步挡在了她的前面,迎上了几个跟班。

    孟贤已经跟着孟倩幽练了半年的武功了,对付这几个跟班绰绰有余,几个拳脚就把他们打的鬼哭狼嚎。孟倩幽悠闲的站在孟贤的身后,时不时的对倒在地上的跟班再踹上几脚。

    围观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

    见几个跟班连孟倩幽的身边都没有接近,就被孟贤打的爬不起来,张公子鼻子都要气歪了,破口大骂:“一群饭桶,连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都打不过,要你们有什么用?”

    几个跟班听见他的骂声,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孟贤又打了过来。

    孟贤这次跟玩似的就把几人打到在地。

    张公子气得对一个跟班大叫:“还不快滚回去叫人来!”

    跟班连滚带爬的跑去喊人了。

    掌柜的吓坏了,再一次拱手作揖的对张公子求情:“张公子,求求您了,千万不要再在酒楼里动手了,砸了我们的生意,我没法跟东家交代呀。”

    张公子已经气急,哪里还听的进去他的话,对他怒吼:“滚开,再敢啰嗦,我就让人把你这酒楼砸了。”

    掌柜的知道张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闻言不敢在说话,只得转身对孟贤和孟倩幽说道:“两位,求求你跟张公子说个好话吧,千万不要再打架了,我们酒楼可禁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呀。”

    孟倩幽歉意的说道:“掌柜的,不是我们想打架,而是我们不打架不行呀,你看现在的情形,我们如果不动手的话,我们还有活路吗?”

    掌柜的就快要哭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呀?一会张家的人来了,我这酒楼就真的保不住了。”

    孟倩幽看了张公子一眼,好心的小声对掌柜的说道:“你赶快派伙计去府衙报案,就说有人在你这酒楼里打架滋事,让他们派衙役来制止不就行了。”

    掌柜的闻言害怕的看了张公子一眼,转身下楼,让伙计报案去了。

    孟逸轩在雅间里呆了好一会儿,见他们还没有回来,也忍不住出来看看,看到外面的情形,疑惑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大哥怎么还不回去吃饭?”

    孟倩幽看了一眼孟仁。

    孟仁羞愧的低下了头。

    孟倩幽对孟逸轩说道:“逸轩,你带大哥去雅间里做好,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俩谁也不能出来。”

    孟逸轩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听话的点头,对孟仁说道:“孟仁哥,我们去雅间里吧。”

    孟仁没动。

    孟贤催促他:“孟仁哥,快跟逸轩进去,免得一会打起来我们还得分神照顾你。”

    孟仁看了杜xiaojie一眼,犹豫了一下。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响起:“如果你想被爷爷赶出孟家,尽管过去找她,我们不阻拦你。”

    停了她的话,孟仁的身体吓得颤了一下,不再犹豫的跟着孟逸轩去了雅间。

    张公子的跟班很快叫了一帮手拿棍棒的家丁过来,吵吵嚷嚷,气势汹汹的来到了酒楼。一楼大堂的客人见到这么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跑进来,纷纷放下手中的饭菜,疾步跑了出去。

    掌柜的急得大叫:“你们还没有结账呢?”

    听到他的喊声,人们反而跑的更快了。

    掌柜的看着一眨眼就变得空荡荡的大堂,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张家的家丁一窝蜂的跑到了楼上,齐声对张公子喊道:“公子,我们来了。”

    张公子一看来了这么多的家丁,来了底气,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杜氏兄妹,站起来,嚣张的说道:“给我狠狠的打他们两个,打死了有赏。”

    家丁们挥着棍棒蜂拥的打了过来。

    看热闹的人们早已经跑得老远,看到这种情形,吓得也是一阵惊呼。

    孟倩幽站到了孟贤的身侧,联手对付冲过来的家丁。楼上一时打的不可开交。

    掌柜的在楼下急得团团转,盼着衙役赶快来。

    孟倩幽和孟贤虽然有武功,但楼上地方狭无法施展开,再加上对方人多,孟倩幽一时不防,被一个家丁的棍棒打中,踉跄了一下。张公子高兴的不行,大叫:“对,就是这样,给我狠狠的往死里打!”

    看到孟倩幽被打中,孟贤急忙问道:“小妹,你没事吧?”一分神,也被一个家丁的棍棒打中。

    张公子大声叫好:“好,回去有赏!”

    家丁们更加的卖力打过来。

    孟倩幽一脚踢开了一个冲上来的家丁,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到我的身后去,我来对付他们。”

    孟贤不愿意,一边抵挡冲过来的家丁一边说道:“还是你在我身后吧,大哥能行。”

    孟倩幽着急的说道:“大哥,你的武功不高,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吃亏的,听话,赶紧到我后面去。”

    孟贤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逼退了一名冲上来的家丁,快速的退到了孟倩幽的身后。

    一个家丁看到孟倩幽换到了前面,拿着棍棒就冲了过来,嘴里说道:“臭丫头,你的死期到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孟倩幽不闪不避,瞅准空隙,一脚把这个家丁踹飞。

    家丁恐慌的大叫着从楼上摔了下来,砸到了大堂的桌子上,桌子立刻被砸烂,桌上的饭菜洒了家丁一身。

    掌柜的吓得大叫一声。

    刚进门的衙役被掌柜的大叫吓了一跳,抽出腰间的大刀,一连声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打死人了吗?”

    掌柜的看到他们如同看到了救星,慌忙说道:“官爷,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这酒楼就完了呀。”

    衙役们听到了二楼的打斗声,顾不得躺在地上不停哀嚎的家丁,晃着手中的大刀冲了上去,嘴里大叫:“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聚众打架,你们活的不耐烦的是吧。”

    家丁们看到衙役过来,纷纷住了手,退回了张公子的身边。

    张公子家在这县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衙役们自然是识得他,对于他平常横行霸道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过去就让他过去了,现在看到是他在闹事,领头的衙役收敛了气势,温声问道:“张公子,不知出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大张旗鼓的领着这么多人在酒楼里闹事?”

    张公子指着孟倩幽,怒声说道:“就是这个死丫头,他守着那多人的面将我踢了一个跟头,我今天非得好好的教训他一番不可。”

    衙役闻声惊诧,回身喝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踢”却在看到孟倩幽是顿住。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他。

    领头的衙役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惊诧的问道:“姑娘,怎么是你?”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和大哥、小弟过来吃饭,不小心碰到了一些事情,和这位公子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要不是你们赶来的快,我们兄妹今天恐怕就被打死在这了。”

    领头的衙役想起她对付孙敏的那个狠劲,不觉得又打了一个冷颤,心里腹诽:就您那武功,谁被谁打死还不一定呢。不过,面上没有显现出来,而是义正言辞的说道:“姑娘说笑了,咱这县城的治安非常好,没人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敢对你动手。”

    孟倩幽看着他身后的许多家丁,似笑非笑的问道:“是吗?”

    衙役噎住。

    张公子平常被人捧惯了,事事都以他为首,现在看到衙役巴结孟倩幽,有些不满。口气不好的说道:“我说你怎么回事,没听我说吗?是这个死丫头先动手打我的,你现在不把她带去县衙,让知县大人好好的惩罚她,反倒对她这么客气做什么?”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票票,能让我一直在百名之内。感谢1535265,巧克力糖231,郁语,李若华,笨蛋菜头,1363456的贴心月底留票。感谢所有支持帮助我的各位亲人,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