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相
    被他发问,衙役心中发怒,口气不好的说道:“张公子青天白日的公然带着这么多家丁对一个小姑娘出手,严重的扰乱了县城的治安,我还没拿你问罪,你怎么还敢如此的嚣张?”

    张公子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喝问过,一时呆住。

    衙役逞口舌之快说出了喝问的话之后立时就后悔了,一边是有钱有势的公子,一边是和公子有交情的小姑娘,他是两边都不能得罪,仔细思量之后,对其他几名衙役道:“今天的事情影响太大了,我们做不了主,还是把他们带回公堂让大人审断吧。”

    几名衙役也觉得这件事解决起来有些棘手,听他所言,纷纷点头同意。

    领头的衙役对这张公子和孟倩幽分别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张公子,孟姑娘,请带着你们的人随我走一趟吧。”

    张公子已然反应过来,嚣张的说道:“走一趟就走一趟,本少爷今天非得让县令大人好好的惩治这个死丫头不可。”

    孟倩幽装作没听到,有礼的对领头的衙役说道:“我小弟还在雅间,能否允许我把他送回客栈后再随你去县衙。”

    衙役哪敢不应,客气的说道:“可以,我们先带人去县衙,孟姑娘随后跟来即可。”

    孟倩幽笑着道谢,转身去了雅间。

    张公子见状不愿意了,质问领头的衙役:“她说去送弟弟你就让她去了,万一她要是跑了呢?我找谁算这笔账去?”

    衙役一再被他发问,脸面上也是过不去,遂冷声回道:“张公子放心,我拿自己的人头担保,孟姑娘绝不会逃跑。”

    张公子终于觉出衙役的态度有些问题,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她?”

    领头的衙役简短的回道:“以前打过交道。”

    说完吆喝着张家的家丁和杜氏兄妹往外走。

    杜氏兄妹对看了一眼,对领头的衙役说道:“官爷,这件事和我们无关,我们只是过来和张公子吃顿午饭的,”

    领头的衙役看了他们一眼,不耐烦的说道:“有关无关到大堂上去说,现在全部跟我们回去。”

    杜氏兄妹还要说些什么,衙役晃着手中的大刀,催促他们:“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快走!”

    两人无法,只得跟着众家丁一起下了楼。

    掌柜的看到张公子被衙役带下来,急忙指着一楼空荡荡的大堂对他问道:“张公子,这大堂的客人连饭钱都没付,就被吓跑了,您看这损失?”

    张公子原本想仗着人多狠狠的教训一下孟倩幽和孟贤的,没想到却被衙役冲进来坏了好事,本来就很恼怒,现在听到掌柜的这样说,不但不赔损失,反而恨恨的对掌柜的说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去报官的,坏了我的事情,等我从县衙回来后,看我不让人砸了你们酒楼。”

    掌柜的吓的立在当场。

    张公子哼了一声,带头迈步走出酒楼。

    一名衙役上前拖拽起还在不停哀嚎的家丁,也走了出去

    孟倩幽走进雅间内,孟仁正焦急不安的在里面走动着,看到她进来,急切的问:“幽儿meimei,怎么样了?”

    孟倩幽嘲讽的问他:“你是问杜家大xiaojie还是问我大哥?”

    孟仁的眼神闪了闪,心虚的回道:“我、我当然是问贤弟。”

    孟倩幽撇了撇嘴角,道:“无论你问的是谁,他们都被带去县衙了,你一会儿也跟我去一趟吧。”

    一听要去县衙,孟仁吓了一跳,不安的说道:“我是一个人,怎么能去县衙,如果传出去,会耽误我的科举的。”

    孟倩幽嘲讽一笑:“大堂哥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和杜xiaojie眉来眼去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有什么样的后果?今天如果不是我们正好在此吃饭,替你解了围,恐怕你现在早已经是大家的笑柄了,现在才来害怕是不是太晚了些?”

    孟仁哑口无言。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对孟逸轩说道:“我先把你送回客栈,再去县衙一趟。”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招呼伙计结账。

    伙计应声进来,孟倩幽掏出十五两银子放到桌上:“这是十五两银子,多余的不用找了。”

    一下子就得了一两银子的赏钱,伙计高兴的不行,连声道谢。

    孟倩幽摆手,走出雅间,孟逸轩跟在后面,孟仁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来。

    三人走到楼下。

    掌柜的正在指挥伙计收拾大堂,看到三人下来,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孟倩幽道:“掌柜的,您算一下损失了多少,一会儿说不定张公子就派人给你送来了。”

    掌柜的摇头:“张公子的为人我们都是知道的,只要事情过了以后他不派人过来砸了我们的酒楼,我就要烧高香了。”

    孟倩幽笑道:“那可不一定,咱们的知县包大人,可是一个为民着想的好县令,此事定然不会徇私的,我看你还是算一下损失吧。”

    掌柜的听完她的话,想了一下,随即拱手高兴的说道:“姑娘说的对,也许包县令真的会让张公子赔偿我的损失的。我这就核算一下,多谢姑娘的提醒。”

    孟倩幽点头笑了一下,领着孟逸轩来到了客栈。

    客栈的伙计看到只有孟倩幽和孟逸轩回来,心中虽然纳闷,却也没有多问,热情的跟孟倩幽打招呼:“孟姑娘,您回来了?”

    孟倩幽点头,领着孟逸轩来到了楼上的房间。

    孟仁也跟着上来,看到他们住的是上好的房间,眼睛眨了眨,低下了头。

    孟倩幽再次嘱咐孟逸轩:“逸轩,你好好的呆在房间里,我和大哥一会儿就回来。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打开窗户往外看一看,千万不要出门。我们走后,你就将房门反锁,不是我和大哥来喊门,千万别开。”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对孟仁说道:“走吧。”

    孟仁随着她走出门外。

    孟倩幽回头,看到孟逸轩听话的将房门反锁好,才和孟仁一起来到楼下,对伙计说道:“我们有事出去一下,只有我弟弟自己在屋里,您帮忙照看一下。”

    伙计点头:“放心吧,姑娘,我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上去看看的。”

    孟倩幽再次道谢,领着孟仁出了客栈。辨了辨方向,朝着县衙走去。

    孟仁走在旁边,几次欲言又止。

    孟倩幽装作没有看见,大步来到了县衙。

    衙役们已经将所有的人带回了县衙。

    包清河看到带来的是张公子和一群家丁,知道绝对是张公子又惹事了,不觉一阵头疼,问领头的衙役:“他们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衙役看了张公子一眼,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耳语了一番。

    包清河惊讶的问道:“你是说和他们打架的是孟姑娘?”

    衙役点头,道:“孟姑娘送他的弟弟去客栈了,稍后就会过来。”

    包清河皱了皱眉头,小声的问他:“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事儿打架?”

    衙役摇头:“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们正打的不可开交,等把他们分开后,看清是他们,便急忙将他们带回了县衙,还没来的及审问。”

    包清河点头,高声说道:“你们谁来说说,你们为何打架?”

    张公子随意的拱了下手,回道:“禀告大人,我和他们兄妹两人去酒楼吃饭,没想到有人会过来纠缠杜xiaojie,他们两人出去应付,我久等他们不回来,就出去看看,没想被一个死丫头一脚踢飞了出去,我咽不下这口气,才让人喊来家丁对付他们的。”

    包清河听后皱起眉头,心道:你说的倒是轻巧,你没惹到孟姑娘,他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出手?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而是问孟贤:“他说的可是事实?”

    孟贤第一次在公堂上见到县令大人,不免有些紧张,咽了下口水,小声的回道:“回大人,他撒谎,是他先侮辱我小妹,小妹才忍不住对他出手的。”

    包清河了然的点头。

    张公子不在意的说道:“我怎么侮辱她了,我不就是看她长的比较清秀,想带她回府吗?我告诉你,就你们这土包子样,本少爷看上她是她天大的的福气,可她却不知好歹的对我动手,今天我要让你们知道,本少爷不是你们这乡下人惹得起的。”

    包清河暗自撇嘴,心道:还不知道谁惹不起谁呢。

    孟贤气急:“你对我小妹心存不轨,她就是打断你的一条腿也不算是过分。”

    张公子闻言大怒,忘记了这是在公堂,对着家丁大声喝道:“你们给我上,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乡巴佬。”

    见他在公堂上海如此嚣张,包清河沉下脸。

    一个机灵的家丁看到包清河黑沉的脸色,对张公子小声说道:“公子,我们这是在大堂上,您千万不要冲动。”

    张公子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眼包清河,见他面色不虞,意识到自己触犯了他的禁忌,吓得没敢再说话。

    孟倩幽和孟仁来到大堂上,两人恭敬的给包清河行过礼。

    包清河点头,装作很威严的问道:“孟姑娘,刚才张公子已经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不知道你有什么可补充的?”

    孟倩幽回道:“大人,我刚才没有在大堂上,张公子的话自然是没有听见,不知能否请他再说一遍?”

    包清河点头,命令张公子:“你在复说一遍。”

    张公子不敢不从,只得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不过却没有了刚才那嚣张的语气。

    听完他的话,孟倩幽对包清河施了一礼,说道:“大人听到了,是他对我言语侮辱,毁我名誉在先,是我一时气不公才对他动手的,还请大人明断,给小女子一个公道。”

    看到孟倩幽把皮球踢给了他,包清河的头更大了,知道今天这个案子如果不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个小丫头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一拍惊堂木,大声的说道:“张公子,你可知罪?”

    张公子仗着家里有钱,一直横行霸道,惹出的是非不计其数,来县衙的次数也是数不清了,每次来包清河都是和颜悦色的询问,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质问他,当时吓得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包清河威严的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当着众多人的面,调戏良家小姑娘,这是罪一,调戏不成,你恼羞成怒,指使众多家丁手持棍棒对小姑娘及其家人大打出手,这是罪二,这两条罪证,你认还是不认。”

    要是搁在往常,张公子早就梗着脖子问:“我认怎么着,我不认怎么着了。”可现在看到包清河的这个态度,他再傻也意识到他的怒气,当下不敢在嚣张,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的回道:“大人,我认,我认。”

    包清河见他还算识时务,满意的点头,既然这样,我想在宣判:“所有的家丁每人杖责十大板,张公子罚银五十两,以儆效尤。”

    张公子呼出一口气,自己不挨板子就好。

    包清河说完问孟倩幽:“孟姑娘对本官的宣判可还满意?”

    孟倩幽摇头,恭敬的回道:“回大人,不满意。”

    包清河被噎住。

    孟倩幽指着张公子继续说道:“是他对我出言不逊在先,指使家丁围攻我们兄妹在后,为什么家丁却挨了板子,他却只罚五十两银子?”

    包清河心里把张公子骂了一百遍:你说你惹谁不好,你非得惹这么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小姑娘,这下好了,即使我有心放你一马,都不行了。

    张公子见孟倩幽竟然不服宣判,气的不行,狠狠的说道:“死丫头,别不知好歹,这五十两银子够你们这些乡巴佬吃喝一辈子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孟倩幽故意拍了拍的胸口,害怕的对包清河说道:“大人,他威胁我!吓死我了”

    张公子看到她这个样子,鼻子差点都气歪了。

    一众衙役也差点跌倒。

    包清河差点喷笑,知道这是孟倩幽要整张公子了,心里还暗自期待。强忍住笑,绷住脸,威严的又拍了一下惊堂木道,配合的说道:“张公子,你在大堂上还敢如此的威胁受害人,是没把我这个县令看在眼里吗?”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可怕张公子吓坏了,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惶恐的说道:“小人不敢。”

    包清河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道:“谅你也不敢!”

    说完问孟倩幽:“那怎样处置他们你才满意?”

    张公子听到包清河的话,身上的汗也出来了。

    孟倩幽状似想了一下,不在意的回道:“五十两银子就免了,还是打他二十大板吧。”

    张公子吓得瘫坐在地上,眼睛望向包清河,唯恐他真的答应了孟倩幽的要求,自己挨二十大板。

    包清河为难的思量了一下,道:“孟姑娘,张公子虽然指使家丁对你兄妹出手,好歹你们兄妹无事,你看看能不能对他从轻处罚。”

    张公子狂点头,期待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看包清河为张公子求情,知道张公子的家里背景肯定强大,他不敢轻易得罪,也知道包清河是看在包一凡的面子上才对自己如此的客气,询问自己的意见,自己如果再坚持下去,一定会惹得他不快,便顺势说道:“既然包大人如此替他求情,那二十大板就免了,让他赔偿五百两银子吧。”

    包清河见她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松了一口气,顺着的她的话说道:“张公子,你听清了吗?孟姑娘要求你赔五百两银子,你可否愿意?”

    张公子自从孟倩幽要求打他二十大板,心在肚子里已经忽上忽下半天了,唯恐包清河的答应了她的条件,真的让衙役打他的板子,那他这条命非被打没了不可,现在听到包清河问他愿不愿意赔五百两,哪里还有犹豫,当即就答应道:“小人愿意。”

    包清河满意的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官正式宣判,家丁们每人十大板,张公子赔偿孟姑娘五百两。”

    孟倩幽回道:“大人说错了,这五百两银子不是小女子要的,而是我替酒楼的掌柜的要的。我们在酒楼里打架,致使酒楼里的客人没结账就全部跑光,还有我们砸坏的桌子这些我们都应该要赔偿。大人就做主把这银子赔给掌柜的吧。”

    张公子没想到孟倩幽狮子大开口了半天,银子却不是给自己要的,一时不解,愣在了当地。

    包清河再次满意的点头,吩咐衙役把酒楼的掌柜的叫来。

    酒楼的掌柜的随衙役匆匆而来,听闻包大人做主让张公子赔偿自己五百两银子,激动的差点掉下眼泪,感激的对包清河说道:“谢谢包大人为小人做主,但这确实有点多了,刚才小人已经计算过了,总共的损失一共是二百两银子,用不了这么多的。”

    孟倩幽劝他:“我们在你的酒楼里打架,不但吓跑了今天在里面的吃饭的客人,往后两天恐怕也不会有人过来吃饭,剩下的银两就算是赔偿往后两天的损失,您就不要在推辞了,收下吧。”

    掌柜的见孟倩幽这样为自己着想,又是一番感激的道谢。

    孟倩幽摆手。

    掌柜的给包清河行了一个大礼,拿着五百两银子高高兴兴的走了。

    杜氏兄妹看到孟倩幽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把五百两银子送了人,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两人热切的看向孟仁,仿佛看见了一座银山一样。

    孟倩幽将他们所有动作看在了眼里,微微笑了一下,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虽然您罚了张公子和他的家丁,但事情的真正的起因你可能还不知道。”

    包清河也是浸淫guanchang多年,听见孟倩幽的话就知道她还有话要说,当即顺着她的话问道:“难道这件事还有别的起因?”

    孟倩幽点头:“我和大哥,小弟本来在雅间里好好的吃饭,听到外面有吵闹声,我们本不想理会的,可听那传来的吵闹的声音竟然是我大堂哥的声音,我大哥一时惊诧,才出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大堂哥一介书生,竟然在酒楼里当着众多人的面不顾人的身份大声跟人大声理论。”说到这,孟倩幽看了杜氏兄妹一眼。

    杜氏兄妹的眼神闪了闪。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跟人打听了一下才明白,原来是他们兄妹打着定亲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我大堂哥一时被美色迷了眼,被他们蒙骗,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哄杜xiaojie开心,却在她攀上张公子这棵高枝后,把他一脚踢开。我大堂哥趁着学堂无课,出来买笔墨纸砚,看到他们和张公子进了酒楼,这才不顾身份的跟在他们后面,不小心被杜公子发现,双方这才在酒楼里争论起来,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包清河听完问杜氏兄妹:“孟姑娘说的可是事实?”

    杜氏兄妹赶紧否认,杜xiaojie更是委屈的说道:“包大人,小女真是冤枉,这位姑娘的大堂哥和我哥哥是同窗好友,我有一次来探望我哥哥被他看到,对我一见倾心,多次向我哥哥打探,我哥哥觉得我们门不当户不对,多次劝阻,他不肯听劝,一直苦苦的追求我,我不肯答应,他心有不甘,这才尾随我们的。”

    她的话刚落,孟仁生气的大声反驳:“你满口胡言,明明是你哥哥说,你在第一次来探望他的时候,对和他在一起的我一见倾心,问我能不能接受你。我当时看你温柔娴淑,才满口答应的。不仅如此,你们还允诺我,如果我考中了秀才以后,就可以去你家提亲,你爹娘看在我是秀才的份上,肯定会答应我们的亲事。到时你还会趁机要求你的爹娘资助我考科举的费用的”

    杜xiaojie赶紧辩解:“你在说谎,我一个堂堂的大家闺秀,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穷酸的乡下人,更不会对你许诺亲事的,”

    听完她的话,孟倩幽笑了一下,问:“请问这位堂堂的大家闺秀xiaojie,既然你没有看上我大堂哥,那怎么还哄骗他给你买了一支贵重的簪子,当做定情的信物送与你。”

    簪子已经卖掉,杜xiaojie当然死不承认:“你们不要冤枉我,我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男女不能私相授受我还是知道的,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怎么可能收你的簪子。再说了,就凭你的穿戴,你能买得起贵重的簪子吗?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你在说谎。”

    孟仁急声辩驳:“我没有说谎,是我们私会时你亲口对我说,如果我对你的心意是真的,就买一支簪子作为我们的定情信物。我这才脑子一热,把我弟弟让我捎回家过年的半年工钱给你买了一支簪子。”

    杜xiaojie讽刺的说道:“你说这话就更加可笑了,我一个大家闺秀,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会和你私会,这样的话要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孟倩幽微微一笑,也讽刺的说道:“既然杜xiaojie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个大家闺秀,不和男子私会,我倒是想问问你,那今天和张公子出现在酒楼是怎么回事呢?”

    杜xiaojie没想到她会如此问,一时没答上话来。

    杜公子也心虚的眨了眨眼睛。

    孟倩幽转向张公子,问:“不知张公子可否回答这个问题?”

    张公子并不傻,这么半天已经听出了一些端倪,见孟倩幽问他,便回道:“我和他们也是素不相识,今天这位美人在大街上无意撞到了我,我一看她貌美,动了心思,想让她跟我回府,她没有应承,说是受不了大家族里的规矩约束,说如果我真的是看上了她,可以给她买个院子,养做外室。一座院子又花不了多少银子,再加上这个美人看着端庄大方,我想着肯定别有一番风味,就满口答应。当时正值中午,我便和他们去了酒楼吃饭,预备着饭后就让仆人去买院子的。可我们刚到酒楼点完菜,这位美人的哥哥说是有人尾随,他们要出去教训一下他,我当时说是让家丁动手教训一下尾随的人,他们说不让。我便没有多加理会。等他们出去后,外面的吵吵嚷嚷,我也没有在意,直到我等的不耐烦了,出来看看,才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张公子说完,孟倩幽嘲讽的问道:“当街勾引男子这就是杜xiaojie说的大家闺秀的作风?”

    杜氏兄妹彻底说不出话来。

    包清河也听出了听清了事情的原委,一拍惊堂木:“大胆杜氏兄妹,还不将你们所做的行骗之事从实招来?”

    事到如今,杜氏兄妹还想狡辩:“大人,冤枉呀,我们真的没有收他的簪子呀,请大人明察呀!”

    没有人证物证,杜氏兄妹还死不承认,包清河也是难以下决断。

    孟倩幽却道:“这个好说,大人可以让我让我大堂哥把簪子画下来,让衙役到县城里的首饰铺去问问,看他们有没有收了这样的一个簪子,如果有,就把他们带过来辨认一下,是什么人过来卖掉的。如果没有,就是我大堂哥在说谎,冤枉了杜xiaojie,到时想打想罚我们都愿意。”

    包清河点头,让师爷把纸笔给了孟仁,让他当场把簪子画下来。

    孟仁跪在大堂上,详细的把簪子画了出来,交给衙役,衙役拿着快速走出去。

    杜氏兄妹害怕的互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等待着。

    衙役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领着一个首饰铺的掌柜的进来。

    那个掌柜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双腿只打颤,到了大堂上之后,“噗通”就跪在了地上,颤着声音问道:“不知大人传小人过来,所为何事?”

    包清河示意衙役打开簪子的画像,问掌柜的:“你买过这样的一个簪子?”

    掌柜的老实点头:“回大人,买过。”

    包清河紧声追问:“什么时候,是何人卖与你的?”

    掌柜的回道:“刚过了年的时候,那时候小人的首饰铺刚开门做生意,就进来一对年轻的男女,拿出一只崭新的簪子,问我们铺子收不收?我看那只簪子是新的,质地也好,就问他们多少钱,他们说十两银子,我见如此便宜,一时贪心,就买了下来。”

    包清河又问:“那卖簪子的人你可还记得?”

    掌柜的点头:“当时他们的要的价钱非常的便宜,我心中疑惑,多看了他们几眼,应该记得。”

    包清河指着杜氏兄妹问他:“你看看是不是他们两人?”

    掌柜的抬头,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当即回道:“大人,就是他们。”

    见被认出,杜氏兄妹瘫坐在地上。

    包清河气急,大声说道:“大胆刁民,现在人证物证都在,还不将你们做过的事情从实招来。”

    杜xiaojie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装作害怕的说道:“大人,我招。”

    杜公子想要阻止她,杜xiaojie给了他一个眼神,杜公子立刻老实的缩在了一边。

    杜xiaojie说道:“回大人,民女刚才说谎了,其实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孟公子的时候就对他一见倾心,也是我央求哥哥给他传信,说我有意与他,问他是是否也中意我。孟公子答应我以后,我欣喜若狂,经常以探望哥哥的名义来和他相会,为了怕他考中秀才以后变心,我要求他给我买一个定情信物,他便给我买了这支簪子,我一直视若珍宝,小心的珍藏着。可不知怎么我的爹娘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对我一番斥责之后,严令我以后不敢出门,也不能再见孟公子。我不敢不听从爹娘的意见,只好让哥哥对孟公子说了我的无奈。原本这只发簪我也是要退换给他的,可一想到有一天她还会把这只发簪送给另一个女人,我心如刀绞,才决定无论多少银子都要卖了了它,彻底断了自己对他的思念。没想到孟公子对我也是用情至深,对我的拒绝心有不甘,一直在苦苦的纠缠我,我怕他因此陷入癫魔,悔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才狠下心来不承认的。”

    她的话刚说完,孟倩幽就拍了几下掌,讽刺的说道:“好一番loudong百出的深情告白,如果今天不是我在场,恐怕我这大堂哥会被你的这一番话感动的不知怎么相报才好吧。可惜了,你遇见了我。恐怕你这一番苦心算计都要泡汤了。”

    说完这一番话后,杜xiaojie就暗自观察孟仁,看到他脸上果然浮现心疼的神情,正暗自得意自己的这套说辞说不定还会令他感动,而重新再接纳自己的时候,就听到孟倩幽的这几句话,恨得牙根都疼,语气不善的问道:“我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不信大人可以派人去调查,你凭什么说我是苦心算计?我算计谁了?”

    孟倩幽冷笑一声:“当然是我大堂哥,你料定了我大堂哥听到了你的这些话后,会感动的不行,以后会更加的怜惜你,你以后也就可以扒着我大堂哥不放。可惜呀,你算计错了,虽然我一出手就能拿出几千两银子,可是我大堂哥的家里却是贫穷的很,就连他的费用都是靠我那二堂哥辛苦的在酒楼里做工挣来了。”

    杜xiaojie失声尖叫:“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一家人吗?”

    孟倩幽点头:“我们是一家人不错,可是我们早已经分家了,我们家挣的银子他一分也是得不到的。”

    杜xiaojie不相信的看向孟仁。

    孟仁羞愧的低下头。

    杜xiaojie瘫坐在地上,杜公子也是长大了嘴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孟倩幽还嫌打击的不够,继续说道:“杜xiaojie和杜公子这样狼狈为奸,骗取贫寒学子的钱财,我想你们的关系也不是兄妹关系吧?”

    杜xiaojie和杜公子同时抬起头,脸色惨白的看向她。

    杜公子更是不敢置信的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说完,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脸色霎时更白了。孟倩幽冷笑一声:“我不但知道你们不是兄妹关系,我还知道你们是夫妻关系,我更加知道的是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子女,那些都是你们编造出来哄骗那些贫寒学子,好让他们掏出所有的银两给你们买东西的谎言。”

    杜氏兄妹彻底的白了脸色,瘫软在地上。

    孟仁不相信的自己听到的一切,不置信的问道:“幽儿meimei,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对包清河说道:“大人,我说的应该没错,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让他们说出自己的住址,派衙役去调查一下,事情自然就清楚了。”

    包清河也是惊诧她说的这番话,听到她的建议,当即对杜氏兄妹问道:“孟姑娘说的可是真的,你们不是兄妹而是夫妻,只是为了骗取钱财才故意说成夫妻的?”

    两人低着头,抖着身子没说话。

    包清河大怒,一拍惊堂木,怒声说道:“还不把你们的罪行如实招来,是想挨板子吗?”

    杜xiaojie吓的身子抖得跟筛糠子一样,杜公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惊恐的趴在地上求饶:“大人饶命呀,我说,我全都说。”

    杜xiaojie彻底的面如死灰的趴在了地上,

    包清河怒道:“还不快说?”

    杜公子哆嗦着说道:“我们确实不是兄妹,而是夫妻”

    她的话音刚落,大堂上就响起了一阵抽气声。所有的衙役全都敬佩的看向孟倩幽,就连包清河都露出赞赏的目光

    等抽气声过后,杜公子继续说道:“我们俩是临镇上的一对夫妻,原本我,她做耕,家里的日子也是过得好不惬意。可是去年家里出了一场变故,不但花光了我们所有的银钱,还欠了亲戚朋友好多的银子。我本想放弃了,帮她回家做工,可她不愿意,说那样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为了躲避亲戚的逼债,我来到了县学,可是我们所有剩余的银钱加起来,只够我在县学里维持两个月的,两个月后我就要被赶出县学。我们商议之下,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我先是狠心花了大半的银钱买了身上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装成有钱人家公子的模样,再让她装成我的meimei,打扮成大家闺秀的样子来探望我。我故意邀请我的同窗和我一起去门口接她。然后就说是我meimei看上了他们。他们果然上当,为了讨我meimei欢心,把所有的银钱都拿出来买好东西送给她。可是他们都太穷了。从他们身上我们根本就没骗出多少的银子。”

    孟倩幽接口:“所以你们在大街上看到了好色的张公子,起了心思,想从他身上大捞一笔,这才故意的撞到了他的身上,好引起他的注意,让他色令智昏之下,答应养她做外室。”

    杜公子看了张公子一眼,没有反驳,算是默认。

    张公子何时被人这样的算计过,当下就要发脾气。

    孟倩幽却继续问道:“你们这样做倒也合情合理,只是我有一事感到纳闷,张公子真的收了你妻子做了外室,你不就被带了绿帽子吗,你是人,你忍受的了?”

    杜公子眨了眨眼,身子往后面靠了靠,离张公子远了一下,才说道:“不会的,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到时会去买一种**,每次张公子来的时候,让他吃下,就感觉好像事成了一样,等过段时间我们骗取了钱财后,卖掉宅院,就走的远远的,不再回来,让他找不到我们。”

    张公子气怒,对着杜公子就是一脚:“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如此的算计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杜公子被踹的翻了一个跟斗,倒在了杜xiaojie的身旁。

    杜xiaojie吓得惊叫了一声,往旁边挪了挪身体。

    包清河也是气坏了,怒骂:“亏你还是个人,竟然想出如此下作的手段骗取他人的钱财,我看你这秀才也不用考了,去大牢里思过去吧。”

    杜公子闻言爬起身拼命的磕头:“大人,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以后我们在也不敢了。你千万不要把我关进大牢,那样我永远就不能参加科举了。”

    题外话

    恭喜n81280369b成为举人

    恭喜n81280369b成为举人

    恭喜n81280369b成为举人

    感谢7069,s,乐乐呀乐乐,8789178,月流星铩,雨中菡萏,n81280369b,nr云儿nr贴心留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