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买人
    包清河气怒未消,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样无耻的人竟然还想参加科举,如果真让你考中了,以后岂不是会祸害更多的人。你还是到牢里去反省吧。”

    说完对着衙役高声喝道:“来人呀,将他们两人关入大牢,等候宣判!”

    包清河说完,两renmian如死灰的彻底的瘫在了地上。

    两名衙役应声,上前拖拽起两人,押去了大牢。

    包清河又对其余的衙役说道:“将这些家丁拖出去,行刑。”

    众衙役应声,将一众家丁赶到院子里,挨个的打板子,一时之间县衙的院子里充满了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和家丁的哀嚎声。

    张公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吓得缩在一旁不敢吱声。

    给所有的家丁打完板子,衙役们也是累的够呛,纷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家丁们趴在地上哀嚎不已。

    包清河威严的对他们说道:“念在你们这次没有伤人性命的份上,对你们小惩大诫,如果你们下次还敢再犯,定然不会是打十大板这样的简单,听清楚了没有?”

    家丁们哪还敢说别的话,急忙点头应声。

    包清河厌恶的一挥手:“都下去吧!”

    张公子如获大赦,站起身,连礼都没行,慌慌张张、踉踉跄跄的跑出了县衙。

    家丁见张公子走了,不敢怠慢,也纷纷艰难的起身,互相搀扶着慢慢的走出了县衙。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审完,包清河高声喊退堂。

    孟倩幽给包清河行了一礼后,转身往外走。

    包清河喊住她:“孟姑娘且慢!”

    孟倩幽疑惑的看向他。

    包清河挥退了一众衙役,来到了她的面前,小声的询问她:“姑娘这次来县城所为何事?”

    孟倩幽恍然,笑着回道:“我弟弟明天参加童生县试,我们今天提前过来,是想他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以便有精神应付明天的kaoshi。没想到恰巧遇到了我大堂哥出了这事,多亏了包大人公正执法,才让那两个骗子受到应有的惩罚。”

    包清河摆手:“为民除害本就是我作为一方父母官应该做的事情,孟姑娘不必夸赞我。不过”说到这声音小了下来:“令弟的县试是否需要我通融一下。”

    孟倩幽笑道:“多谢包大人了,不过我想让他凭着自己的能力考一下,若考中了,我们皆大欢喜,如果考不中,也没有关系,反正年纪还回家后让他继续努力,来年再考。”

    包清河赞赏的点头:“孟姑娘说的对,如果你小弟没有这个才华,即使我帮你过了这场县试,府试的时候也是难以过关的,你如此考虑,确实是为你小弟着想。”

    孟倩幽道:“如果大人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我小弟还独自一人呆在客栈里呢,我有点放心不下。”

    包清河想起上次孟杰丢失的事情,赶紧说道:“我无事,孟姑娘还是赶快回去吧,照顾好你小弟要紧。”

    孟倩幽再次谢过,抬脚走出了县衙的大门。

    孟贤和孟仁给包清河行过礼,也跟了出来。

    走出县衙不远,孟仁停住脚步,对两人说道:“贤弟,幽儿meimei,我回县学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孟倩幽停住脚步,说道:“大堂哥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有脸回县学吗?”

    孟仁没想到她会毫不客气的直接问这样的话,愣了一下,辩解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一时受人迷惑,做出错事,也并非我本意,幽儿meimei何苦这样说我?”

    孟倩幽冷笑了一下:“大堂哥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我看你还是不要在去,回家种地去吧。”

    孟仁过年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孟倩幽在家中的地位,闻言大惊,慌张的说道:“我已知自己做错,幽儿meimei何故还如此说我?”

    孟倩幽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堂哥不顾家中贫寒,将二堂哥辛苦挣了半年让你拿回家的工钱,私自给自己的意中人买了发簪,这是其一。其二是你明明有了意中人,回家后还答应大伯母给你定亲,差点毁了一个好姑娘的名声,就你做下的这两件事,早已经丢光了人的脸面。我看你还是不要回县学了,等明天逸轩考完县试后,跟我一起回家吧。”

    孟仁为了科考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自是不干,道:“我花了二弟的工钱,自是不对,等我县学放假了以后,我会回家和我的爹娘请罪,请求他们原谅我的过错。至于我定亲一事,我没有做错。即使我有了意中人,在家里定亲也是可以的,自古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多一个贫寒妻子也是可以的。”

    闻言孟倩幽更加的气怒,讽刺的说道:“大堂哥想的可真是长远,现在连个秀才功名也没有,这已经想着齐人之福了,如果是这样,我就更加不能让你参加科考了,你现在就如此的瞧不起你未过门的媳妇,将来万一高中了,已不是要把糟糠之妻赶下堂。”

    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前途,孟仁也是不想让:“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幽儿meimei无关。你就不要多管我的事情了。”

    孟倩幽冷笑一声:“谁说与我无关,你的媳妇是我帮你相看的,你的定亲是我帮你操办的,现在你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我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现在我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条是你自己去县学banli退学,二是我去县学里将你做的事情宣扬一番,让你不得不退学,这两个选择大堂哥选一个吧。”

    “你?”见他如此的威胁自己,孟仁气得说不出话来。

    听孟倩幽让孟仁退学,孟贤也是吓了一跳,想要求情,他刚张开嘴喊了一声:“小妹”就被孟倩幽制止住:“大哥,大堂哥的心性根本就不适合做官,即使他将来真的能够高中,也会为我们家带来祸事,不如趁早断了他这个念头,保我们家所有人的平安。”

    孟贤自然是想不到那么长远的事情,还是相劝道:“小妹,大堂哥只是一时受人蒙蔽,才做下了错事,经此一事后,他肯定会改好的,万不可为了这点小事耽误了他的前程。”

    孟倩幽不听劝,断然说道:“我给大堂哥一天的考虑时间,最晚明天这个时候大堂哥必须出现在我们住的客栈,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转身就走。

    孟贤急声跟孟仁说道:“孟仁哥,你先别着急,我再劝劝小妹。”

    说完急忙跟上了孟倩幽。

    孟仁立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动弹。

    孟贤追上孟倩幽,还要再相劝,孟倩幽却提前说道:“大哥,大堂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等带他回家以后我会和爷爷还有大伯说明此事的,如果他们觉得我做错了,我会再把他送回来的。”

    孟贤听她这样说,打消了相劝的念头。

    客栈的伙计看到两人回来,热情的说道:“孟姑娘,我一直在帮你看着,你小弟还在房间中,没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道谢。

    伙计摆手:“跟姑娘对我的大恩大德比起来,这件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姑娘千万别这么客气。”

    两人回到楼上,孟倩幽敲了敲门,说道:“逸轩,是我,开门。”

    房门在里面被快速的打开,孟逸轩的小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欣喜的说道:“你们回来了!”

    孟倩幽露出微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后,走进屋内。

    孟贤也走了进去。

    孟逸轩欣喜若狂的摸着自己的头立在了门边。

    孟倩幽见他一直站在房门边,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孟逸轩反应过来,红了脸,赶紧关上房门,小声说道:“没、没事。”

    孟倩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对他说道:“你要是休息好了,我们出去转一下。顺便买一些你喜欢的笔墨纸砚。”

    孟逸轩高兴的点头。

    三人出了客栈,在大街上随意的走着,边走边逛,遇到喜欢的东西就顺手买一些,惬意的不行。

    几乎快到了大街的尽头,才看到了一个书铺,三人走了进去。书铺的伙计热情的问道:“几位,买些什么?”

    孟倩幽习惯性的用眼睛四处看了一下,才回道:“我们想买一些好的笔墨纸砚,不知道你们铺子里有没有?”

    伙计看他们的穿戴不像是那些穷困人家的孩子,再听孟倩幽一张嘴就要买好的笔墨纸砚,态度更加的热情,连声说道:“有有有,几位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们拿过来。”

    说完,走到柜台的后面,拿出了一些笔墨纸砚放在了他们面前,道:“这些都是我们铺子里最好的了,你们看看喜欢哪一种?”

    孟倩幽对这些不懂,对孟贤、孟逸轩说道:“大哥,逸轩你们挑一下,如果有喜欢的我们就买下。另外再给爷爷挑一些上好的宣纸带回去。”

    两人应声,欢喜的挑了一些。

    挑完以后,孟倩幽又指着满屋子的书对两人说道:“你们看看有自己喜欢的书吗?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买一些回去。”

    孟贤憨厚的说道:“让逸轩挑一些吧,我就不用了,反正我也不参加科考了。”

    孟倩幽笑道:“大哥,谁说不参加科考就不能买书了,你可以买一些你喜欢的带回去,等到闲暇无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书可是贵重的东西,一些贫寒的学子上学的时候都买不起,经常借书或者抄书来用,听到孟倩幽毫不在意的让孟贤买几本书回去闲暇的时候看,书铺的掌柜的和伙计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

    孟贤原本也是非常喜欢的,只不过是为了帮助孟倩幽挑起家里的担子才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去镇上的学堂的,现在听她这样说,欢喜的不行,走到书架前,挑了几本自己喜欢的书。

    孟逸轩也已经挑好自己喜欢的,拿到了伙计的面前。

    伙计把他们挑好的笔墨纸砚和书全拿到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算了一下,说道:“一共是五十三两银子,你们要的多,就给个整头,五十两。”

    孟倩幽掏出了五十两的银票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见是她付账,又看了她几眼,才拿起银票细看了一下,发现没有问题,就让伙计把这些东西包好。

    三人拿着伙计包好的东西出了书铺,慢慢的往回走。

    孟倩幽问孟贤:“大哥,你知道二堂哥在哪个酒楼上工吗?我们今天正好闲着没事,过去看看他。”

    孟贤摇头:“我不知道,孟义哥自从来了县城做工后,就很少回家,我们一年也见不上一次面,我就知道他在酒楼上工,至于是哪个,我没有问过。”

    孟倩幽便打消了去看孟义的念头,三人慢慢的往回走。远远的就看到客栈门口停了几辆马车,以为是哪个住店的客人驶过来的,三人也没有在意,依旧慢慢的走着。

    伙计抬头远远的看到了他们,殷勤的迎了出来,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谢公子他们在一楼大堂等你们好半天了。”

    孟倩幽快步走进大堂内。

    谢江风首先看到了她,高兴的说道:“孟姑娘回来了。”

    安以源也看到了她,同时跟她打招呼。

    孟倩幽笑道:“您们二位怎么过来了?”

    谢江风不客气的埋怨她:“你还说呢,来了县城也不给我们说一声,要不是包一凡让人告知我们,我们都不知道你过来了。”

    孟倩幽笑道:“我这次是陪着我小弟过来参加童生县试的,原不想惊动几位的,可没想到正好遇到我大堂哥出了点事情,闹到了包大人哪里,我就知道瞒不住了。不过我是想等明天我小弟进了考场之后,再去找几位的。”

    听他说起中午发生的事情,谢江风关心的问道:“我听说你们和张家的那些个狗仗人势的东西打起来了,你们没有受伤吧?”

    孟倩幽摇头,笑道:“挨了一下,不过乡下renpi糙肉厚的,没事。”

    安以源不赞同:“哪能没事呢?还是赶快去医堂里看一下吧。”

    谢江风也点头附和。

    孟倩幽摆手:“你们不用担心,真的没事,我这不还和我大哥,小弟一起去街上逛了一圈吗?”

    两人见她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放下心来。

    孟贤和孟逸轩也走了进来,礼貌的和两人打过招呼。

    孟倩幽笑着邀请两人去房间里坐一下,并吩咐伙计沏一壶好茶上去。

    伙计应声去沏茶。

    几人来到了楼上的房间内,放下手中的东西刚坐定,伙计就把茶水端了上来。

    孟倩幽和孟贤陪着谢江风和安以源边喝茶边说话,孟逸轩独自整理刚买回来的东西。

    安以源说道:“包一凡原本也一起过来了,我们都快走到客栈门口了,衙役匆匆的过来找他,似乎是你上次托付给他的人贩子的案子有了进展,他只好先去查案去了。说等晚上的时候在过来,邀请你一起出去吃饭。”

    孟倩幽笑道:“谢谢你们,晚上我们就不和几位一起出去吃饭了。我小弟明天要参加童生县试,晚上我想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好应付明天那几场县试。”

    两人听她这样说,点头,打消了请她出去吃饭的念头。

    孟倩幽问:“不知道朱公子的伤怎么样了?”

    谢江风回道:“现在已经下床走动了,就是还不能剧烈的运动。”

    孟倩幽点头:“朱公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的这么好,也亏身体健壮,你们回头转告他,让他慢慢将养,万不可着急?”

    谢江风问:“孟姑娘这次来不打算去看他吗?”

    孟倩幽笑道:“这次太匆忙了,没有时间,等以后有空的时候再去看他吧。”

    谢江风和安以源对看了一眼。

    孟倩幽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他们是误会了,笑着解释:“你们误会了,我并非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记恨他,实在是这次太忙了,明天小弟进入考场后,我还有一些事要做,是真的没有时间去看望他。”

    两人松了一口气,几乎同时问道:“姑娘还有什么事情?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孟倩幽笑着摇头:“都是一些家务事,就不麻烦两位了。”

    两人见她不愿意说,也没有多问,又高兴的闲谈了一番。孟倩幽告诉安以源,孟逸轩考完县试以后,她回家就去买荒地中土豆,如果顺利的话,夏季的时候就可以收获大量的土豆了。

    安以源惊喜万分,毫不客气的要求孟倩幽一定要把炸成的薯片卖给自己。

    孟倩幽满口应允。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谢江风和安以源才高兴的走了。

    等他们走后,孟逸轩来到孟倩幽面前。心疼的问她:“你受伤了?”孟倩幽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在楼下对些谢江风说的话可能被他听到了,安慰他:“只是挨了一下,没事。”

    见他不相信,又急忙说道:“不信你问大哥,大哥也挨了一下。”

    孟逸轩看向孟贤。

    孟贤刚要说疼的很,却看到孟倩幽在对他挤眉弄眼,拼命地示意他说没事,便抿嘴笑了一下,道:“那些家丁没有武功,打在身上不疼。”

    孟逸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我还是帮大哥看一下吧,上些药。”

    孟倩幽唯恐露馅,急忙说道:“我这次出来没有带药。”

    孟逸轩更加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有些心虚,故意恶声恶气的对他说道:“我们说没事就是没事,你操这么多心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去温习一下,明天过不了县试看我怎么收拾你。”

    孟逸轩赶紧去看书去了。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

    孟贤看到她的样子,失笑。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孟倩幽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有些疼,暗骂自己:这段时间真是娇养惯了,这点小伤都能感觉到疼,想着上一世训练的时候天天受伤,伤的比这严重的多,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么痛。遂趴在了床上,想稍微休息一下,不一会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孟倩幽是被一阵嘈杂声弄醒的,睁眼一看,自己竟然趴在床上睡着了,又低咒了一声,迅速的起身,来到了隔壁的房间,轻轻的敲了下房门,轻声问道:“大哥,逸轩,你们在吗?”

    房门被孟贤打开,看她刚睡醒的样子,道:“是不是外面的嘈杂声把你吵醒了”

    孟倩幽点头,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大的动静?”

    孟贤回道:“大街上有一些官差押着些犯人经过,好多人围着观看,议论声不免大了一些。”

    孟倩幽闻言,快步走到了打开的窗户边,朝外观看。只见大街上一些官兵正吆喝着十多个犯人赶快走,边走边嚷道:“还不赶快走?磨磨蹭蹭的是想要讨打吗?”说完,还用手中的鞭子抽打了身边的一个大汉一下。

    大汉用愤怒的眼光看向他。

    官差见他到现在还敢用这种眼光看自己,又用鞭子抽了他一下,得意的说道:“哟嗬,不服是吧,不服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闻满京城的威远镖局的少东家吗?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待卖的官奴。”说完又狠狠的用鞭子抽了他一下。

    大汉丝毫没有躲避,也没有喊疼。

    孟倩幽的眼睛眯了眯。

    孟逸轩看到大汉一连挨了好几鞭子,同情的说道:“被人这么抽打,他们一定够很疼吧,真是可怜。”

    孟贤看到他们的那个样子,也同情的说道:“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过错,竟然被贬为了官奴。我在书上看过,官奴可是很惨的,可以被随意的打骂,买卖。就算是被欺侮死了,也是没人管的。”

    孟倩幽回转身,对两人说道:“我下去看看。”

    说完就快步往外走。

    孟贤想要阻拦,她已经走了出去。有些担心,想要追出去,又不放心孟逸轩一个人呆在屋里,只好呆在了窗前,往外继续观看。

    孟倩幽快步下楼,连客栈的伙计跟她打招呼都没顾得上理会,走到了大街上,随着人群的方向来到了这一群renmian前。细细打量着刚才挨打的那位大汉。只见他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脚步沉稳,好像刚才的那几鞭子不是打在他的身上一样。不过此刻却是面目忧愁,不时的看他身边同样被驱赶的女人和孩子一眼,流露出心疼的目光。

    孟倩幽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又打量了她身旁的女人和孩子几眼,才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们渐渐远去。

    孟逸轩看到她的样子有些疑惑,问孟贤:“大哥,幽儿想做什么?”

    孟贤看到她奇怪的行为,同样是不解,摇头,回道:“我也不知道。”

    等那群人走远,孟倩幽慢慢的走回了客栈,伙计看见她回来,以为她只是好奇刚才的情形,出去看看,说道:“姑娘感到很惊讶吧,其实这种押送犯人的情形在县城里经常见到,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孟倩幽停住脚步,装作好奇的问道:“那这些押送的犯人都是什么样的人?”

    伙计本来就对她心存感激,一心想做些事来报答她的恩情,见她对这件事敢兴趣,就详细的对她说道:“什么样的犯人都有,又偷盗的,有sharen放火,无恶不作的,有的时候还有一些山贼。他们都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被官府判为官奴的。”

    孟倩幽点头,问:“那你知不知道今天的这些人犯什么罪?”

    伙计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才小声的对她说道:“我听过往的客人说,今天的这些人原来是京城一家有名的镖局里的人,不知道什么缘故得罪了贵人,才被人使了手脚落得下这个下场的。说到这声音又压低了一些说道:“我还听说除了这十几个人,镖局里的其他的镖师都被发配去了苦寒之地,永生不得回来。”

    孟倩幽也学着他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问:“那他们为什么只被判做了官奴?”

    伙计又左右看了看,才说道:“这十多人是镖局的少东家和家眷,听说老东家多年以前搭救过一位贵人,这位贵人在他们获罪时替他们说了一些好话。官府这才开一面把他们判做官奴的。虽然做官奴也好不到那里去,但总比去了苦寒之地丢了性命强。”

    孟倩幽点头,欣然道谢:“谢谢伙计。”

    伙计受惊若宠,急忙摆手说道:“我并没有做什么,姑娘不要这么客气。”

    孟倩幽笑道:“你给我说的这些事情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了。”

    伙计不明白,孟倩幽也不给他解释,岔开话题:“晚上的时候我们不想出去吃了,麻烦你们给我们准备些精致的饭菜,送到我们的房间里。”

    多送一份饭菜就多一份收入,伙计自然是高兴的应声,让她回房安心等待,等厨房将饭菜做好了,他马上就给端上去。

    孟倩幽回到了房中,孟贤迎上来问:“小妹,你刚才那么急冲冲的去看那群犯人,想做什么?”

    孟倩幽说道:“大哥,我刚才去看了一下,那群人当中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我想把他买下来,以后专门护送逸轩上下学。”

    听说是买人,孟贤吓了一跳:“小妹,买人可是大事情,我们还是回去和爹娘商议一下吧。”

    孟倩幽摇头:“我们回去商议太费时间了,如果这段时间他们被人买了去,我后悔都来不及。再说了爹娘一定不同意我买人回去,我们还是先把人买下来,等带回去了,爹娘看在他们实在可怜的份上,说不定就不反对了。”

    孟贤皱眉:“他们?小妹是想把他们全部买下吗?,可我看那十多个人大多数是女人和孩子,我们买回去有什么用?”

    孟倩幽回道:“暂时我还不知道买几人,等到明天逸轩进了考场后,我们到人牙子处看看再说吧。”

    孟贤知道她决定了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只得点头。

    孟逸轩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晚上的时候,伙计早早的把饭菜送上来,三人在房间里用过晚饭后,又说了一回话,才各自休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三人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后,吃过伙计送来的早饭,又好好的检查了一遍,确定孟逸轩没有什么疏漏的东西后,来到了楼下。

    孟贤去后院牵了马车过来,和伙计打听了具体的地方后,孟倩幽和孟逸轩坐上马车,孟贤就赶着马车朝着县试的地方走去。

    到了地方一看,有好多学子都已经围在了考场边。孟贤把马车停在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孟倩幽和孟逸轩下了车,朝着考场门口走来。

    学子们看到有马车过来,并没有在意,毕竟每次来考童生的时候都会有人赶着马车过来。可看到只有孟倩幽和孟逸轩朝着考场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不敢相信孟逸轩小小的年纪也是来参加县试的,顿时都悄悄的议论开来。

    孟倩幽不理会学子们的议论,领着孟逸轩来到了考场的门前。替他整理了一下书包,郑重的对他说道:“进了考场以后不要害怕,好好的答就行,不要有太多压力,你考过了,我们全家都高兴,你考不过,我们有不失望,毕竟你年纪还小。明年我们可以再来。”

    孟逸轩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你希望我考过吗?”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当然是希望你考过,那样我的脸上才有光呀。”

    孟逸轩保证:“放心吧,我一定能考过。”

    孟倩幽又给了他一个白眼:“少吹牛,等过了再说。”

    孟逸轩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孟倩幽低声咒骂了一句,撇开了眼。

    周围的学子们听见他们的说话声,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考场的大门打开,考官出来,让学子们在门口排好队,把推荐信拿出来,交给考场一侧坐在桌子旁的考官就可,其余的闲杂人等离开考场,等下午申时过来接人。

    学子们排好队,有序的把手中的推荐信交到了考官的手中,拿着自己领到的号牌去了相应的考场。等看到小小年纪的孟逸轩的时候,考官不相信的拿过他的几封推荐信,仔细的看了又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又惊讶的打量了他半天,才递给他一个号牌,让他进去。

    孟倩幽站在考场的大门外,远远的看到他进去了,才放心的走回了马车边,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去县衙去找包公子,让他帮我们去打听一下,昨天要卖的那些人被押去了哪?”

    孟贤点头,赶着马车来到了县衙门口。

    今天包清河去主考,县衙里没人,只有值班的衙役百无聊赖的呆在了里面,看那大孟倩幽过来,急忙起身,来到了她面前,殷勤的问道:“孟姑娘,你来了,我们老爷今天去主考,没在县衙里。”

    孟倩幽道:“我知道,我是来找你们家公子的,不知道他在没在里面?”

    衙役回道:“在在在,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去给您叫出来。”说完就快步的跑进去报信了。包一凡听到衙役的报告,快步的走出来,对孟倩幽说道:“我正准备一会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先过来了,正好,去里面做吧,我给你说说人贩子的事情。”

    孟倩幽笑着说道:“人贩子的事情稍后再说吧,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有什么事你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包一凡回道。

    孟倩幽毫不隐瞒的把自己想要买昨天押解过来的几个官奴说了。包一凡听完爽快的说道:“这好说,我让衙役去打听一下,他们在那个人牙子手里,我们过去买来即可。”

    孟倩幽道谢。

    包一凡叫过来衙役,让他去速去打听昨天押来的官奴在哪个人贩子手里。

    衙役应声而去。

    包一凡笑着说道:“自从你走后,慧儿总是对我问起你,等办完这这件事后,我去把她接过来,你们好好的说说话。”

    孟倩幽笑着点头:“这么多天没见,我也想孙姐姐了呢。正好我们聚聚,说说贴心话。”

    衙役很快的回来,说是昨天的那些人在县城西面的人牙子王婆子手里。

    包一凡皱眉,对孟倩幽说道:“这个王婆子是有名的黑心人牙子,只要到了他手中的人。没有个三五倍的价格你是甭想买出来的,看来我们今天想要买下这些人需要费一番周折了。”

    孟倩幽开玩笑道:“有你包大公子跟着也不行吗?”

    包一凡摇头:“他们这些人牙子都有官府的正规手续,我们是不能干涉的。别的人牙子还好说,只是这个王婆子是个六亲不认的主,有银子挣,谁的情面也不给。不过,她的手里都是一些好的官奴,买回去的人都比较满意,久而久之,就算她的价格稍微高一些,也是很多人愿意去她那里买的。”

    孟倩幽点头:“既然她手里都是一些好的官奴,价格高些也是无所谓的。我们过去看看吧。”

    包一凡让车夫把马车赶过来,坐上马车以后,吩咐他去买卖官奴的王婆子处。

    车夫赶着马车在前,孟贤赶着马车在后,很快来到了王婆子处。

    车夫和孟贤停好马车,包一凡和孟倩幽下了马车。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你把马车栓到那边的树上,让包公子的车夫帮忙照看一下,你随我进去吧。”

    孟贤想了一下,把马车拴在了大树上,客气的跟包一凡的车夫说了一声,才和包一凡和孟倩幽进了王婆子的院子。

    王婆子看到一大早就有人进来,高兴的过来打招呼:“几位,过来买人呀?”

    待看清面前的人是包一凡时,更加的热情了:“原来是包公子呀,不知您一大早过来有何事?”

    包一凡端起架势,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我的两位朋友,想买几个人回去做仆人,我听说你这里的官奴都比较好,特意领他们过来看看。”

    王婆子闻言大喜:“还是包公子有眼光,我给你说,我这里的官奴都是押解咱县里来的最好的官奴,无论你买回去让他们做什么,保准让你满意。”

    包一凡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说道:“啰嗦什么,还不快去把人都喊出来让我这两位朋友看看。”

    王婆子急忙去后面的院子里把人都喊了出来。

    孟倩幽看了一下,没有看到昨天的那些人,对包一凡摇了摇头。

    包一凡问道:“你这里只有这些人吗?”

    王婆子回道:“调教好的只有这些,还有一些刚买来的,我没有让他们过来。”

    包一凡吩咐:“让他们过来,让我的朋友看看。”

    王婆子有些犹豫,道:“包公子,那些人我还没有调教,你这朋友如果买回去他们不听话,会砸了我的招牌,我看你还是从这些人里挑一些回去吧,我保准他们听话。”

    包一装作更加的不耐烦:“我说让你带过来,就带过来,当我我朋友的面不给我面子,你这买卖是不想干了吗?”

    虽然王婆子手里有正规的买卖官奴的文书,和官衙是互不相犯的,可是包一凡毕竟是县令家的大公子,如果真的惹了他的不高兴,以后他时不时的给自己使绊子,自己的生意也是不好做的。见包一凡的态度有些恼怒,王婆子不敢不从,快步走去后院,把最近刚买来的人全部叫了出来。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我这里的人全都在这了,您看看您的朋友有相中的吗?”

    看到昨天的那些人也在其中,孟倩幽对包一凡点了点头。

    包一凡装模作样的对他说道:“孟姑娘,你也听到了王婆子的话了,你看看有合适的吗?有合适的你就挑一些,没合适的我们再去下一家。”

    听他这样说,王婆子急忙对孟倩幽吹嘘道:“姑娘,我给你说,我这里的官奴是最好的,如果你在我这挑不到合适的,你到哪也不会挑到的。”

    孟倩幽抿唇笑了一下,温声说道:“我这是第一次买人,也不太懂,看哪个顺眼我就买哪个。”

    王婆子听她说没有买过人,以为好忽悠,心中大喜,指着埋怨的官奴说道:“快快快,姑娘好好看看,有相中的,我一定给你最低的价格。”

    题外话

    嘿嘿,孟仁的科举梦要破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