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堂哥是想让我用手段吗?
    孟倩幽在调教好的官奴前走了一圈,没有挑中合适的,便来到未调教好的官奴前,仔细的观看。

    王婆子暗自心中着急,想要上前劝说,被包一凡拦住:“你不要多嘴,让她自己挑选。”

    王婆子无奈,只得焦急的站在旁边。

    孟倩幽在所有未调教的官奴前走了一圈,王婆子看她也没有相中任何人,松了一口气,不料孟倩幽却又转回了昨天挨打的大汉面前,定定的打量他。

    王婆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也顾不得包一凡在旁边,急忙走到孟倩幽面前说道:“姑娘,这人你可买不得。”

    孟倩幽装作疑惑的问:“为何买不得?”

    王婆子道:“这人是昨天刚押送过来的官奴,我还没有来得及调教。据说他以前是个有名镖局的少东家,身怀武功,看姑娘你的穿戴也不像城里人,买回他们去无用,还不如挑一些老实可靠的官奴过去,既可以做仆人也可以做农活。”

    孟倩幽点头。

    王婆子以为她听从了自己的意见,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用一个孩子的语气天真的说道:“可是我就想买他怎么办?”

    王婆子脚下打滑,差点没摔个跟头,着急的想要再相劝:“姑娘”

    孟倩幽不再理会她,扭头对包一凡祈求的说道:“包公子,我想买他。”

    包一凡见她那副装作不知事的样子,心中暗自失笑,表面上却配合的点头:“好,就买他了。”

    王婆子急得不行,赶紧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您听老婆子的,这位姑娘真的不适合买这个人呀?”

    包一凡皱眉,不悦的说道:“你们这牙行是做人牙子买卖的,现在我的朋友相中了那个人,你却不愿意卖,是不是中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王婆子急忙摆手:“包公子,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大街上的人都看到了,这个人确实是昨天才押解到的,我还没来得及调教。我并非是阻拦这位姑娘买下他,我实在是担心她买回去出了什么事情,我担待不起呀。”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只要将这个人卖与我,以后是好是坏与你无关,你不用担待。如果你实在是担心,我们也可以立下字据。”

    “这”王婆子说不上话来。

    包一凡的脸色沉了下来。

    王婆子看到他的脸色,思量了一下,咬牙说道:“姑娘要想买这个人也可以,给一百两银子才可。”

    包一凡气怒:“好你个王婆子,你是看到我的朋友真想买,你故意抬高价钱吗?谁不知道一个最好的官奴的价格也才十两银子,你这样狮子大开口,是想逼我们放弃吗?”

    王婆子见包一凡真的动了怒,急忙摆手:“包公子有所不知,实在不是我狮子大开口,而是这个人已经有人定下了,给了我五十两银子的定金,说是今天午时前过来领人,现在你们突然把他买走,等那位客人来了以后我实在没法交代呀。”

    包包一凡不相信,生气的说道:“一派胡言,他们昨天下午才被押解到,怎么会有人提前过来买人?”

    王婆子见他不相信,指天发誓:“包公子,我说的句句是实呀,昨天中午的时候,就有人拿着一张画像找到了我,说是下午会有一批人押到,让我把画像上的人务必留给他,并给了我五十两银子的定金,说是买到人后在给我五十两。我做人牙子买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豪爽的买家,一时贪心,就收下了他的银子。答应了一定会给他留下。”

    听完王婆子的话,孟倩幽和包一凡互看了一眼,随即孟倩幽爽快的应道:“好,我也给你一百两,不过我有个条件。”

    听她答应给一百两银子,王婆子大喜,急忙说道:“什么条件,你说。”

    孟倩幽说道:“你得告诉我,那个想要买他的人除了给你一百两银子想买他以外,还对你说了什么?”

    听她如此问,王婆子眼神躲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看来你得给包大人说说,王婆子年纪大了,这人牙子买卖也该换个人来做了。”

    包一凡皱着眉头,面色不虞的看了王婆子一眼。

    王婆子吓坏了,急忙说道:“我说,我说,那人还说了,他把这人买走了之后,剩下的家眷女的让我想法卖入青楼楚馆,男的就卖入小怜馆。”说到这,王婆子的语气急迫了一些:“不过,我没有答应,虽然我做的是人牙子买卖,可是我也想让我手中出去的人有一个好的去处,不愿意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包一凡哼了一声。

    王婆子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脸色白了一些。

    孟倩幽走到大汉的面前,仰头对他说道:“刚才王婆子的话你也听到了,估计是你们得罪的人不肯善罢甘休。才想出如此恶毒的计策,我现在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以后只听命于我。”

    大汉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问道:“姑娘买下我,就不怕惹来麻烦吗?”

    孟倩幽微微一笑,道:“我就喜欢有人找麻烦。”

    大汉愣了一下,半晌才道:“姑娘如果把我们这些人全部买下,我对天立誓,我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姑娘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不会有一丝违抗。”

    孟倩幽笑问:“sharen放火你也愿意?”

    大汉毫不犹豫的回道:“只要是姑娘吩咐的,我就去做。”

    孟倩幽点头:“好,成交!”

    没想到她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大汉愣住,而他的家眷则露出欣喜的目光。

    孟倩幽转身对王婆子说道:“这些人我都买下了,你看需要多少银两?”

    王婆子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竟然看走了眼,没想到孟倩幽一个乡下的小丫头会如此的大手笔,一口气买下这么多的人。喜的是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到比平时多好多倍的银子。当下也不在漫天要价,而是实实在在的说道:“女人和半大的孩子是是五两银子,孩子是三两,至于其他的男人则是十两,他们总共是三个男人,三个女人四个半大的孩子,一个小孩子,合计是七十八两银子,姑娘买的多,我给你算便宜一些,给七十五两就行。”

    王婆子以为孟倩幽回满口答应,自己的这笔买卖就算做成了,没想到孟倩幽却摇了摇头,道:“七十五两太多了,他们根本就值不了那么多的银子。”

    王婆子盘算的笑容垮了下来,道:“怎么会多?我给姑娘说的是实实在在的价格。”

    孟倩幽笑了一下,说道:“你确实是说的实实在在的价格,不过你说的是那时调教好的人的价格,他们昨天刚来,你还没来得及调教,我回家以后还要费一番功夫自己调教他们,所以你的价格并不实在。”

    王婆子恨不得拿手狠狠的把自己的嘴巴子打几下,刚才为了不卖出那个男人,自己找出了那个借口,可没想到自己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孟倩幽用这个自己的借口来跟自己讨价还价,自己一时还不知怎么回答。

    想了好半天,王婆子才无奈的试探的问道:“那姑娘想给多少的银子?”

    孟倩幽伸出两个手指头:“二十两!”

    王婆子惊叫:“不可能,你这也太低了,我买他们的时候花的银子也比这多。”

    孟倩幽指着大汉问他:“加上他呢?”

    王婆子被噎住,好半天才小声的不满的说道:“那也不行,二十两太少了,你怎么也得给三十两。”

    孟倩幽立刻说道:“成交。”

    王婆子这次是真的后悔的对着自己的嘴打了两巴掌。

    包一凡看到她的动做,暗自偷笑。

    孟倩幽拿出一百三十两的银票交给王婆子:“你数数。”王婆子不情愿的接过银票,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三十两,随即腆着脸笑着说道:“姑娘,能不能在多给一些,这些银子实在是太少了。”

    孟倩幽点头:“可以。”

    王婆子狂喜。

    孟倩幽从怀里摸了半天才摸出一角银子,一脸肉疼的递给王婆子:“给,只有这么多了,全给你。”

    王婆子愣住。

    包一凡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孟贤也喷笑。

    就连被买的大汉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孟倩幽见王婆子不接,天真的问道:“你是嫌少吗?可是我真的没有银子了。”

    王婆子伸出手。

    孟倩幽却把这一角银子又收了回来,自言自语道:“嫌少就算了,我们回去的路上还可以买很多馒头吃呢。”

    王婆子傻傻的把手伸在空中,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包一凡笑得更大声了。

    孟倩幽把银子放好后,对还在发傻的王婆子伸出手:“把他们的卖身契拿来。”

    王婆子已经无话可说了,乖乖的去屋子里把所有人的卖身契拿了出来交到了她的手中。

    孟倩幽看了看,确定每个人的都在,放心的把他们放在怀中,对大汉及其家眷说道:“走吧。”说完转身朝院子外面走去。

    大汉毫不犹豫的跟在了后面。

    他的家眷惴惴不安的跟在了他的后面。

    院子里的其他人羡慕的看着他们。

    王婆子恼怒的还是那个音从后面传来:“看什么看,还不赶快滚去后院干活!”

    孟倩幽的嘴角露出微笑。

    包一凡和孟贤走在最后面。

    所有人都来到了外面。

    孟倩幽对大汉说道:“我们去城东的悦来客栈,你们随后跟来即可。”

    大汉点头。

    孟贤牵过马车,孟倩幽扬声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我们先回客栈吧,等把他们安顿好了,我们再去找孙姐姐。”

    包一凡应声,也上了马车。和孟倩幽一起回到了客栈。

    掌贵的和伙计看到包一凡也来了,更加殷勤的打招呼。

    孟倩幽拿出银子放在了柜台上,对掌柜的说道:“您帮我再定五间普通的房间,一会儿有人过来。”

    掌柜的高兴的应声,收好银子,拿出五把钥匙交给了伙计。

    孟倩幽又对伙计说道:“你去帮忙烧一些热水,等他们来了以后让他们先洗个澡。”

    伙计点头,去了后院告诉后面的伙计多烧些水,一会儿有人洗澡。

    做完这一切,孟倩幽和包一凡坐在大堂里等着那些人的到来。

    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他们过来,包一凡皱起眉头,说道:“他们不会跑了吧?”

    孟倩幽摇头,肯定的说道:“不会。”

    又等了两刻钟,那些人才慢慢的走过来。

    大汉走到孟倩幽面前,说道:“不是我们故意拖延,实在是我们没有来过这个县城,不知道客栈在哪,费了一番功夫打听才找过来的。”

    孟倩幽点头,吩咐伙计:“你去把我订好的五间房打开,送些热水进去,让他们先清洗一下。”

    伙计看到这些人是昨天押解过来的那些官奴,早已经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听到孟倩幽的话,才转头看向掌柜的。

    掌柜的心里也是吃了一惊,不过毕竟是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了,自然是比伙计稳妥了些,面上没有显出来,命令伙计:“快去!”

    伙计头前带路,去开了一楼的五间普通客房。

    孟倩幽对大汉说道:“我定了五个房间,你们先去里面清洗一下,完了以后喊伙计,让他给你们准备有一些饭菜。”

    大汉感激的说道:“谢谢姑娘。”

    其余人也跟着道谢。

    伙计已经把五间房门打开,大汉和他的家眷分别走了进去。

    伙计又去后院让人抬了几桶热水过来,放入几间屋中。

    孟倩幽有拿出几两银子放在柜台上,对伙计说道:“他们的身材你也看到了,你去帮他们每人买一身衣服吧。”

    伙计应声,拿着银子跑了出去。

    安排好这一切,孟倩幽歉意的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我还要在等一会,不如这样,你先去找孙姐姐,定好地方,稍后就过去找你们。”

    包一凡想了一下,同意,遂站起身走了出去。

    伙计很快的把衣服买来。

    孟倩幽起身,来到一间房间前,敲了敲房门,扬声说道:“我让伙计给你们买来了新衣服,放在了门口,你们洗完了以后,自己出来拿一下。”说完,把所有的衣服放在了门口。

    大汉道谢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孟倩幽回到了大堂坐好,耐心的等待。

    所有人清洗完了以后,换上干净的衣服,都不安的出来站到了孟倩幽的面前。

    孟倩幽对伙计说道:“去把饭菜给他们端上来吧。”

    伙计点头,跑去了后院。

    孟倩幽对大汉说道:“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吃饱饭后,不要到处走动,去房间里休息,我们明天才能回家。”

    自从镖局里出事被官府抓起来以后,这些人不知道自己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一直都没有心安过。现在终于被孟倩幽买下,落下心来,各种的疲倦早已经席卷而来,听到孟倩幽这样说,高兴的不行,全部感激的道谢:“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安排好这一切,孟倩幽走出客栈,来到了马车前。看到孟贤正愁眉苦脸的站在了那里,失笑。

    孟贤责备的说道:“你还笑,你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人,回家怎么跟爹娘交代?”

    孟倩幽劝他:“大哥,不用担心,爹娘心地善良,到时我把买来的这些人说的在凄惨一些,他们肯定不会责怪我们的。”

    孟贤见她已经想好回去怎么对爹娘说,放下心来,故意说道:“咱们可说好,回家后你就对爹娘说,是你自己自作主张买的人,我根本不知道。”

    孟倩幽明白知道他是跟自己开玩笑,便也笑着说道:“那怎么能行,万一爹娘因此发火,我还等着大哥替我受着呢。”

    孟贤失笑,无奈的摇头说道:“你呀”

    孟倩幽对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孟贤笑出声来。

    孟倩幽坐在了前面的车辕上,和孟贤有说有笑的来到了约好的酒楼。

    包一凡和孙慧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他们过来,孙慧高兴的和她打招呼:“幽儿meimei。”

    孟倩幽应声,跳下马车。

    孙慧吓了一跳,急忙上前问道:“幽儿meimei,你没事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没事。”

    孙慧责备她:“吓死我了,你以后切莫如此做了。”

    孟倩幽知道她是关心自己,笑着回道:“我这不是见到孙姐姐,一时心里激动吗,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孙慧闻言笑开了花。

    包一凡在旁边笑看着他们。

    孙慧亲热的拉着孟倩幽的胳膊,道:“走,我们去楼上好好的说会话。”

    孟倩幽点头,随着她进了酒楼。

    孟贤把马车交给了门口的伙计,和包一凡也随着进来。

    几人走进雅间,坐好。包一凡开口说道:“我已经让人告知了江风和以源,他们应该马上就到。”

    话音刚落,雅间的门就被打开,谢江风和安以源走了进来。

    几人互相打过招呼,两人落座。

    伙计把定好的饭菜端上来,几人开始吃饭。

    孙慧很高兴,一直不停的给孟倩幽夹菜:“幽儿meimei,这么多天不见,我真的是想你,不如吃饱饭后你随我去家里小住几天。”

    孟倩幽婉言拒绝:“孙姐姐,我小弟今天来参加童生县试,明天我们就得回去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呀,这样吧,等孙姐姐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去我们家多住一些时间。”

    孙慧埋怨的看了包一凡一眼,笑道:“我倒是想呢,可是他人贩子的案子迟迟的没有进展,我们也没脸过去呀。”

    听他提起人贩子的案子,包一凡顺势说道:“我查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在府城有一个专门贩卖孩子的组织,据说他们把加入这个组织的人分成不同的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不同的地方,互不过界,等拐到孩子后,就送到组织里,组织里的人会安排把孩子卖掉。我还打听到他们做事都是非常小心的,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呆两次。上次我们之所以能够xingyun的找到他们,是因为他们的组织接到了一个大单,对方要求他们给弄二十个男孩和二十个女孩,可能是约好的交人的日子快到了,他们心急,这才冒险在那个地方又呆了一夜,等城里的人把孩子送过去的。”

    听完他的话,孙慧后怕的说道:“幸亏是他们贪心,在那住了一夜,否则的话孟杰还真的不好找回来。”

    几个人点头。

    孟倩幽道:“既然包公子知道了这些,那就顺势在往下查,用的时间长些没关系,争取把他们一打尽,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包一凡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不着急。不过昨天派出的人打探出来的消息,说是过两个月以后,这个组织在府城有一个大的集会,分派到各个地方的人都要回去,我想到时候再行事。”

    孟倩幽赞同:“那是再最好不过了,官府就不用再费力的到处去找他们了。”

    其余几人也赞同的点头。

    孙慧又给没孟倩幽夹了一筷子菜,道:“别光顾着说话了,快些吃一点吧,饭菜都要凉了。”

    孟倩幽道谢,大口的吃了起来。

    众人也不再说话,低头吃饭。

    吃饱以后,孟倩幽才对包一凡说道:“包公子,我有件事还需要麻烦你一下。”

    包一凡道:“孟姑娘不要这么客气,有事直接说就好了。”

    孟倩幽道:“你能否在帮我弄一辆马车,我家里的人多,一辆马车太少了。”

    包一凡回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买辆马车,这个好说,一会儿我们去挑匹好马,配好马车,直接给你送到客栈去。”

    孟倩幽道谢,问:“大概需要多少银子,我拿给你。”

    包一凡刚要说话,孙慧抢先说道:“拿什么银子,马车就当姐姐我送你的礼物了。”

    孟倩幽连忙推辞:“这怎么能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等我去你家的时候,多给我做些好吃的。”孙慧说道。

    孟倩幽笑着回道:“这个更没问题了,孙姐姐不管在我们家呆多长时间,我保准不给你做重样的。”

    孙慧闻言高兴的不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过段时间一定去你们家住几天。”

    众人又闲聊了一会。

    孟倩幽说道:“我还有事,该走了。”

    孙慧有些不舍。

    孟倩幽笑道:“等朱公子的伤势好了,你们都去我家住几天,我还想着给你们做好吃的佛跳墙呢。”

    和众人告别,孟倩幽坐着马车回到了客栈。一进门就问伙计:“有没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找过我们?”

    伙计摇头:“我一直在这里守着呢,没有。”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去县学。”

    孟贤看她面色不虞,阻拦她:“小妹,大堂哥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我们再等等吧。”

    孟倩幽回道:“不用等了,大堂哥是不会自己过来的,我们还是过去”接“他吧。”

    孟贤看她态度坚决,无法,只得跟伙计打听了县学的方向,赶着马车来到了县学的门前。

    学子们都在上课,学堂的大门紧闭。

    孟倩幽下了马车,直接了走到了大门前,用手轻轻的拍打县学的大门。

    里面有值班的夫子应声,打开门,看到一个小姑娘站在外面,奇怪的问:“小姑娘,你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有礼的对夫子说道:“我是孟仁的堂妹,我们家里出了点事情,我特意过来接我哥哥回家,您能不能帮我们去喊一下他。”

    夫子打量了她一下,说道:“你们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到下课的时辰了,到时我帮你们去喊他。”

    孟倩幽着急的说道:“麻烦你现在去给我们喊出来行吗?我们家离得比较远,我怕天黑以前赶不回去。”

    夫子见她真如此急迫,断定家中是出了大事情,连忙说道:“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帮你去喊他过来。”

    孟倩幽道谢。

    夫子关上县学的大门后去了里面,不大一会儿,大门被再次打开,孟仁被夫子喊了出来。

    看道孟倩幽站在县学门口,孟仁唰的一下就白了脸色,低声问道:“幽儿meimei,你何苦如此相逼?”

    孟倩幽装作没听见,对他大声说道:“大堂哥,家里出了事情,爷爷让我过来接你,你回去去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们回家吧。”

    孟仁见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气得不行,咬牙切齿的说道:“家里能有什么大事情,非得要我回去?”

    孟倩幽见他不知悔改,死抗到底,沉下了脸色,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给了你台阶你不下,是想让我动用非常手段吗?”

    孟仁彻底的白了脸色,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值班的夫子好奇的看过来,孟倩幽连忙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大堂哥一时被家里的消息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

    夫子看向孟仁,见他脸色发白,赶紧说道:“这位学子,既然你家中出了大事,赶紧去给学监请个假,快快的回家去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孟仁被夫子的话惊醒,抬起头,愤恨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意味不明的说道:“大堂哥,你别着急,这件事我回去和爷爷、大伯商议一下,如果他们同意,我在送你回来。”

    听她说会回家和家里人商量,孟仁松了一口气,爷爷一直对自己的期望很高,多年的心血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定是不会同意自己不参加科考的。想到这,脸色缓和了一些,对孟倩幽说道:“你等一下,我去和学监请假。”

    孟倩幽没有阻拦。

    孟仁很快的请好假出来。

    孟倩幽看他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出来,皱起眉头,问:“大堂哥不带一些东西回去吗?”

    孟仁回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只给学监请了三天假,三天以后我就会回来的。”

    说完大步走到了马车边。

    孟贤看到他过来,眼神闪了闪,有些愧疚的喊道:“孟仁哥。”

    孟仁没有应声,坐在了马车上。

    孟倩幽走过来,不客气的说道:“逸轩的kaoshi该结束了,我们还要过去接他,大堂哥就自己走着去客栈等我们吧。”

    孟仁气怒:“好歹我们是堂兄妹,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孟倩幽反问:“我怎么做的过分了,正因为我们是堂兄妹,才不能只有你我两人坐在马车里。”

    孟仁无话可驳,气得站起身,拂袖而去。

    孟贤担心的说道:“小妹,你这样对待大堂哥,他会记恨你的。”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这点小事算什么?他以后会更加的很我的。”

    孟贤顿住,好一会才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大堂哥犯了错,自有大伯和爷爷惩罚。”

    孟倩幽叹口气:“大哥,你不懂,以大堂哥的脾性,如果他真的考上了科举,以后肯定会为我们这一大家子招来祸患的,不如现在就掐灭了他的这个念头,保我们所有人的平安。”

    孟贤真的是不懂。

    孟倩幽也不给他多做解释,转移了话题:“大哥,时辰快到了,我们去考场外面等逸轩吧。”

    孟贤只好打住了话头,赶着马车来到了县试的考场外。

    考场外已经站了很多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孟贤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停好了马车,和孟倩幽一起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等候。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kaoshi结束的钟声才响起,孟倩幽下了马车,随着人群来到县学的门前等候。

    学子们拿着自己的东西,陆续的走出来。

    孟逸轩小小的身子夹在学子们的中间,看到孟倩幽正站在门外等着自己,高兴的加快了脚步走出来。

    孟倩幽拿过他身上的书包,也没问他考的怎样,直接说道:“大哥在那边等着呢。我们回客栈吧。”

    孟逸轩点头,和她一起来到了马车旁。

    孟贤看到他们过来,张口想要问问他考的怎么样?孟倩幽偷偷的对他摆手,孟贤意会,笑着说道:“逸轩累坏了吧,赶紧上来,我们回客栈去休息。”

    一连考了好几场,孟逸轩也确实累了,闻言点头,乖乖的的上了马车。

    孟贤慢慢的赶着马车往客栈走,孟逸轩兴奋的给她说自己考的如何如何。

    孟倩幽一路微笑的听着。

    到了客栈,孟倩幽和孟逸轩刚下马车,伙计急忙迎了过来,指着一个牵着马车的仆人说道:“姑娘,这个仆人说是过来找你的,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

    孟倩幽走到仆人的面前,问:“你找我?”

    仆人恭敬的问道:“您是孟姑娘?”

    孟倩幽点头。

    仆人说道:“这是我们家公子让给姑娘送来的马车,嘱咐我一定要当面交给姑娘,看看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有,公子立刻给您去换。”

    孟倩幽打量了一下马儿,发现比自己上一次的还要好,满意的点头:“回去告诉你们家公子,我很满意,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他。”

    仆人应声,恭敬的把手中的缰绳交给了孟倩幽,疾步走了。

    孟逸轩看到又买了一辆马车,欣喜的过来,摸了摸马儿。

    孟倩幽笑着问他:“喜欢吗?”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道:“喜欢就好,以后就用这辆马车接送去学堂。”

    孟逸轩更加的高兴。

    孟倩幽又说道:“我还找了两个人以后专门送你和良才去学堂,他们现在正在休息,等晚上的时候你就能见到他们了。”

    孟逸轩的笑容有点僵,不高兴的说道:“你以后就不管我了吗?”

    孟倩幽摇头:“不会,我只要有空的时候是还回去接你的。”

    听她这样说,孟逸轩又高兴起来。

    孟倩幽把缰绳交到还在惊讶的伙计的手里,吩咐他把两辆马车都牵到后院去照料好,才和孟贤和孟逸轩回到了楼上的房间,对疲累的孟逸轩说道:“累坏了吧,你先歇息一会,晚饭的时候我在喊你起来吃饭。”

    孟逸轩早已累的不行了,听到她的话,乖巧的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沉沉的睡去。

    孟清幽给他盖好被褥,对孟贤说道:“大哥,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们晚上的时候去二堂哥上工的酒楼去吃饭,顺便看看他。”

    孟贤说道:“可我们不知道二堂哥在那呀?”

    孟倩幽道:“我们可以问问大堂哥。”

    说到这,孟贤这才想起孟仁还没到,担心的问:“小妹,大堂哥这么长时间还没到,不会是出什么事情吧?”

    孟倩幽摇头:“大堂哥在县学里呆了好几年,对县城应该熟悉的很,你不用担心他。”

    孟贤闻言放下心来。

    孟倩幽说道:“你和逸轩先休息一下,我去楼下看看今天买来的那些人睡醒了没有。”

    孟贤点头。

    孟倩幽轻轻的给他们关好房门,来到了楼下,黑着脸坐在了大堂的一张椅子上,看孟仁何时能够来到。

    伙计看到她黑沉的脸色,吓得往柜台里缩了缩,就连对其他客人的喊声也不敢高声应答。

    直到天色黑了下来,孟仁才慢慢的走进客栈。

    看他那悠闲的样子,孟倩幽讽刺的说道:“这么长的时间大堂哥才到,是爬着过来的吗?”

    题外话

    亲们有没有发现,某人和某人一直没见面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