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牵手(一更)
    孟仁气怒,想要怼回去,却在看到孟倩幽不善的神色后,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孟倩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伙计道:“给他开个普通的房间。”

    伙计慌忙的登记好,拿出钥匙对孟仁说道:“您跟我来。”

    孟仁随着伙计往房间走,孟倩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一会儿逸轩睡醒了,我们就到二堂哥上工的酒楼去吃饭,还请大堂哥在屋里呆着,不要乱走。”

    孟仁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说话,随着伙计去了房间。

    孟倩幽向买来的那些人住的屋子看了看,见房门紧闭,知道他们还没有睡醒,便也没有喊醒他们,转身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也休息了一会。

    孟逸轩的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外面天色完全黑了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房间里漆黑一片,吓得睡意全无,立刻坐了起来。

    孟贤听到动静,轻声问道:“逸轩,你醒了吗?”

    听到他的声音,孟逸轩松了口气,轻轻的“嗯”了一声。

    孟贤起身,掌上灯,看到孟逸轩一脸惊吓的表情,关心的问他:“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孟逸轩勉强冲他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孟贤柔声说道:“没事你就先下床洗脸吧,我去隔壁喊醒幽儿,我们该出去吃饭了。”

    孟逸轩点头,下床洗脸。

    孟贤来到隔壁房间,敲了敲门,轻声问道:“小妹,你醒着吗?”

    孟倩幽应声,打开房门。

    孟贤说道:“逸轩已经醒了,稍微收拾一下,我们就可以出去吃饭了。”

    孟倩幽锁上房门,来到了隔壁的房间,看到孟逸轩已经洗完脸,问他:“饿了吧?”

    孟逸轩点头。

    “走,我们去二堂哥上工的酒楼吃饭。”孟倩幽说道。

    三人来到楼下,大堂里吃饭的人很多,几名伙计走来走去的忙着给客人上饭菜。

    孟倩幽走到柜台边,询问掌柜的:“那几间屋子里的人出来吃饭了没有?”

    掌柜的回道:“没有。”

    孟倩幽皱眉,走到一间屋子前敲门,大汉应声打开房门,看到是孟倩幽,恭敬的喊道:“姑娘。”

    “休息好了吗?”孟倩幽问他。

    大汉感激的回道:“谢谢姑娘,我们休息的很好。”

    孟倩幽道:“既然休息好了,就出来吃饭吧,我让伙计给你们准备一些饭菜。”

    大汉再次道谢,把其余几个房间里的人都喊了出来,坐在了大堂的几张桌子旁。

    孟倩幽走回柜台边,拿出一些银子放在柜台上:“掌柜的,给他们上些饭菜。”

    掌柜的收起了银子,做好登记,吩咐伙计去端饭菜。

    孟倩幽走回大汉坐的桌子旁,买来的所有人急忙起身。恭敬的喊道:“姑娘。”声音很大,惹得大堂里吃饭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们见了我不必如此的拘谨,我虽然买下了你们,但我没有拿你们当下人看待。”

    众人感激的不行。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我已经让掌柜的给你们准备了饭菜,稍后伙计就会端上来,你们吃完以后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

    众人齐点头。

    孟倩幽转身来到了孟贤面前,指着一个房间对他说道:“大哥,你去把大堂哥喊出来,让他带我们去吃饭。”

    孟贤走上前去,敲了敲了门。

    孟仁打开房门。

    孟贤对他说道:“孟仁哥,幽儿想去孟义哥上工的酒楼吃饭,麻烦你带我们过去吧。”

    孟仁没有说话,关上房门,抬脚往外走。

    孟贤挠了挠头,跟在了他的身后。

    孟倩幽和孟逸轩随后也跟着出来。

    走出客栈,孟仁才说道:“义弟上工的酒楼离这里不远,我们一刻钟就能走过去。”

    孟贤点头。

    孟仁领着几人来到了孟义上工的酒楼。

    酒楼的规模不大不只是一间一般的酒楼。

    几人走进酒楼内,伙计迎上来,热情的问道:“几位,雅间还是大堂?”

    孟倩幽回道:“雅间。”

    伙计殷勤的领着几人来到了楼上。打开了一件雅间的门,热情的把几人让了进去。

    带几人坐定,伙计问道:“几位吃点什么?”

    “来两个你们酒楼里的招牌菜,两个家常菜,再来两个凉菜,每人一碗米饭。”孟倩幽说道。

    伙计高兴的应声,准备出去喊菜。

    孟倩幽喊住他:“等等。”

    伙计停住脚步,问:“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说道:“你们酒楼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孟义的伙计,麻烦你去把他喊过来,我们是他们的家里人。”

    伙计似是不相信的打量了他们几眼,才热情的说道:“好嘞,我马上就去帮你把他叫过来。”

    几人在雅间里等候。

    不一会有人敲门,孟倩幽高声说道:“进来。”

    一个瘦小的男孩推门而进,也没有看清里面的人恭敬的说道:“你们几位”

    “孟义哥!”孟贤高兴的喊声打断了他的话。

    孟义仔细一看,雅间里竟然坐的竟然真的是自己家里的人,愣住。

    孟贤又喊了一声。

    孟义反应过来,惊喜的问道:“孟贤弟弟,你们怎过来了?”

    孟贤回道:“逸轩来参加童生县试,我们便趁着这个机会过来看看你”

    孟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家里的事情完全不知道,听他说起逸轩,疑惑的看着他。

    孟贤指着孟逸轩说道:“这就是逸轩。”

    孟逸轩也站起身,喊了一声孟义哥。

    孟义看见是他惊讶的问道:“他不是牛逸轩吗?”

    孟贤笑道:“他是牛逸轩没错,现在被我们家收养了,改名叫孟逸轩。”

    孟义更加的惊讶。

    孟贤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的时候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孟义点头。

    孟倩幽这才也喊了一声:“孟义哥。”

    孟义看向她,高兴的问道:“幽儿meimei也来了。”

    孟倩幽点头。

    孟义看到孟仁也在,高兴的喊了一声大哥。

    孟仁应了一声。

    孟义这么长时间没有看见过家里人了,看见他们几个自然是欣喜万分。高兴的说道:“你们几个想吃尽管跟伙计说,我来付饭钱。”

    孟贤摆手:“不用,孟义哥,我们带了银子过来。”

    孟义说道:“二叔家里困难,你们攒点银子不容易,还是好好的放着吧。一会儿我就会给掌柜的说,你们的饭钱从我的工钱里扣。”

    孟倩幽笑道:“我们点的都是你们酒楼的招牌菜,恐怕二堂哥一个月的工钱不够我们吃饭的。”

    听她说点的是酒楼的招牌菜,孟义愣了一下,随即纠结的说道:“我会让掌柜的把我后面的工钱预支出来的,你们就不要担心了,既然点了就好好的吃一顿吧。”

    孟倩幽笑问:“二堂哥每个月多少的工钱?”

    孟义回道:“我做工的时间长,也很少请假,掌柜的给的工钱多,每个月是二两银子,再加上客人的打赏,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四五两银子。去年除了大哥的费用,我还攒了三十两银子,让大哥捎回家去了。”

    孟倩幽赞道:“孟义哥真能干。”

    孟义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幽儿meimei。”

    说完立刻说道:“我不和你们说了,酒楼里现在正是上人的时候,我先去忙了,你们慢慢吃,我下楼以后就跟掌柜的说你们的饭钱从我的工钱里扣。”

    孟贤想要说什么,孟倩幽却抢先说道:“谢谢孟义哥。”

    孟义回道:“都是自家人,谢什么。”说完对孟仁说道:“大哥,我去忙了。”

    孟仁应了一声。

    孟义匆匆的离开了雅间,去忙活去了。

    孟义一离开,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了孟仁一眼。

    孟人心虚的低下头。

    伙计很快的把饭菜端上来,孟倩幽拿起筷子,给孟逸轩夹了一些菜,放入他的碗中,柔声说道:“吃吧。”

    孟逸轩欣喜的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孟贤和孟仁也跟着拿起筷子吃起来。

    不知是饿了,还是这个酒楼做出的饭菜可口,几个人吃的都很多,几乎将桌上的几个菜都吃光。

    吃饱以后,几个人放下碗筷,看到桌上的几个空盘,孟倩幽有些失笑。

    稍微歇息了一下,孟倩幽看天色不早了,大声喊伙计进来结账。

    好半天伙计才进来,态度有些不好的说道:“你们不用结了,孟义已经给掌柜的说了,你们的饭钱从他的工钱里扣。”

    孟倩幽察觉他的态度有异,皱了皱眉头,问:“伙计,我们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吗?”

    伙计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你们得罪我的地方没有,我只是替孟义感到有些心疼。”

    孟倩幽不解,问:“这话什么意思,你说来听听。”

    伙计也是个直率的小伙子,本来就替孟义抱不平,听道孟倩幽问他,索性摊开了说:“我听孟义说你们是他的家人,既然这样,你们应该知道孟义一个月只有二两银子的工钱。可你们却打着看他的名义来这里大吃了一顿。你们可知道你们的这一顿饭花了多少的银子?”

    孟倩幽问:“多少?”

    伙计气愤的回道:“十八两银子,足足是孟义大半年的工钱。”

    孟倩幽“哦”了一声,道:“不多呀。”

    听她这样说,伙计更加的气愤了:“这还不多?你们知道孟义挣到这些银子有多不容易吗?从来不敢歇假,连过年的时候都不回家,就为了多挣那点工钱,可你们倒好,一顿饭就花了这么多钱。哪有你们这么做家人的。明明知道自己家里的条件不好,还跑到大酒楼里来大吃大喝。”

    听完他责备的话,孟倩幽也不恼。反而笑着说道:“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们没想让孟义哥付钱的,我们自己有银子。”

    伙计不相信的说道:“你们有银子怎么会让孟义结账,她直到现在还被掌柜的训呢。”

    孟倩幽皱起眉头,问:“在哪?”

    伙计回道:“一楼大堂。”

    孟倩幽和孟贤起身走出雅间,孟仁和孟逸轩也随后跟着出来。伙计瞥了瞥嘴,连招呼也没给他们打招呼,一遍小声的嘟囔着:“就没见过这样的一家人。”一边收拾桌子。

    几人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掌柜训斥的声音就传过来:“如果每个伙计都像你一样,一下子就预支大半年的工钱,我这酒楼还开不开了?”

    孟义小声恳求的声音传来:“掌柜的,我跟您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掌柜的依然训斥:“你给我保证有什么用,你去各个酒楼里打听一下,哪个有像你一样,还没做工就预支工钱的。也亏的你在我这做了时间不短了,我才应允了你,换另外一个伙计,你看看我给不给他预支工钱。”

    见掌柜的软了口气,孟义赶紧道谢:“谢谢的掌柜的,您放心,这些钱没有还清以前,我一天假也不会歇的。”

    孟义在酒楼做了好几年,掌柜的知道他的脾性,听他这样说,火气小了一些,道:“你说你,摊上的这都是什么家人,一个哥哥时不时的过来要的费用,现在更好,一家子堂兄堂妹一顿饭就吃进去你大半年的工钱。”

    孟义赶紧解释:“掌柜的,我堂弟堂妹年纪还从来没有在酒楼里吃过饭,不知道饭菜有这么么贵,这也不怪他们。”

    掌柜的一听火气又起来了:“不知道饭菜这么贵还敢来酒楼里吃饭,这都是些什么人?这幸亏是在我们酒楼里,如果再别处,拿不出银子来还不让人活活打死。”

    孟义急忙摆手,说道:“他们今天只是过来看望我,顺便吃顿饭。他们有分寸,没有银子不会去别的酒楼吃饭的。”

    掌柜的见他一直帮着几人说话,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脾性,早晚会吃亏的。”

    孟义低头没有说话。

    孟倩幽高声喊道:“孟义哥。”

    孟义听到她的喊声,抬起头来,看到他们都出来了,祈求的看了掌柜的一眼,才换了一个笑脸对他们问道:“你们吃饱了?”

    孟倩幽点头:“吃饱了,这酒楼里的饭菜就是好吃,我们都吃撑着了。”

    掌柜的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故意大声说道:“孟义,还不赶快去干活,欠了这么多的银子,您何时才能还清?”

    孟义赶紧应了一声,抱歉的对几人说道:“我要去干活了,就不送你们了,你们回客栈的路上小心一些。”

    说完,急急忙忙的就要去干活。

    孟倩幽喊住他:“孟义哥,你等一下。”

    孟义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掏出银子放在了柜台上,对掌柜的说道:“这是我们的饭钱,你看够不够。”

    掌柜的愣住。

    孟倩幽问:“不够吗?”

    掌柜的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够够够。”

    孟义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倩幽拿出这么多的银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又对掌柜的说道:“既然银子够了,我就替孟义哥给您说一声,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在你们酒楼里做工了,麻烦你把他的工钱结一下吧。”

    听她要帮自己辞工,孟义惊叫:“幽儿meimei这怎么可以?我还要给大哥挣的费用呢。”

    孟倩幽笑着说道:“大堂哥以后不需要的费用了。”

    孟义不解,看向孟仁。

    孟仁气得走出酒楼的大门。

    孟义更加的疑惑。

    孟倩幽对更加惊诧的掌柜的说道:“孟义的哥的工钱算好了没有?”

    掌柜的回过神来,道:“我们酒楼有规定,辞工的话要提前告诉我,否则的话,就扣除所有的工钱。”

    孟倩幽点头:“那就不要了。”

    随即转头对孟义说道:“你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吧,先跟我们回客栈,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家。”

    孟义不知道家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不愿意,点头哈腰的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我meimei还说的话不作数,您别忘心里去,我不会辞工的。”

    掌柜的没说话。

    孟倩幽对孟贤使了一个眼色。

    孟贤意会,在孟义的耳边说了一些话。

    孟义听完,惊讶的问他:“真的?”

    孟贤点头。

    孟义高兴的不行:“我这就跟你们回家去看看。不过,这工不能辞,在家待两天我就回来。”

    说完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我请两天假,回家去看看,两天一到,我一定回来。”

    饭钱孟倩幽已经结清,再加上孟义这两年从来没有请过假,掌柜的便点头应允:“好吧,你早去早回。”

    孟义高兴的道谢,对几人说道:“走吧。”

    孟倩幽问:“你不收拾一下东西吗?”

    孟义没做他想,回道:“不用收拾了,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几人走出酒楼,孟仁已经走远。

    孟义有些奇怪,问:“大哥这是怎么了?”

    孟倩幽和孟贤对望一眼,才笑着说道:“我们要求他跟我们一起回家,大堂哥可能生气了。”

    孟义也不赞同的说道“大哥还有半年就要考秀才了,这个时候确实不能耽误了他。既然我正好回去,有什么事我替他做了,还是让大哥回县学吧。”

    孟倩幽摇头:“大堂哥必须回。”

    孟义疑惑,问:“为什么?”

    孟倩幽笑着说道:“大堂哥这次回去是娶亲的,你代替的了吗?”

    孟义愣了一下,随即惊喜的说道:“大哥要娶亲了。”

    孟倩幽点头。

    孟义更加的高兴:“怪不得你们非要我跟着回去,原来是大哥要娶亲了。”

    孟倩幽和孟贤没有说话。

    孟义抑制不住高兴的心情,一直追问家里的事情。一直到了客栈,才止住了话题,惊讶的问几人:“你们住在这里?”

    孟贤点头。

    孟义在县城里呆了好几年,自然知道悦来客栈是一家档次较高的客栈,来住店的都是一些有钱人,看到他们也住在这,一时惊讶的不行,呆呆的问:“你们哪来的银子住这么好的客栈?”

    孟倩幽笑着说道:“孟义哥放心,银子都是我们挣来的,等有空的时候让大哥给你说说,你现在先去孟仁哥的屋里清洗一下,我让掌柜的给你做点精致的饭菜。”

    孟义摆手:“精致的饭菜要花很多钱,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孟义随着孟贤去屋中清洗。

    孟倩幽吩咐掌柜的准备一些精致的饭菜给孟义。

    孟义出来后看到这些饭菜虽然有些心疼,但是已经做好了,还是狼吞虎咽的全部吃完。

    吃完以后,说了一会儿话,便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安排所有人吃过早饭,孟倩幽结清了所有的房钱。,伙计把两辆马车牵出来,孟义自然又是一番惊讶,等听到眼前跟他们站在一起的这些人也是孟倩幽买来的时候,那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只是张大了嘴,呆呆的站在那里。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故意问道:“孟义哥,你怎么了?”

    孟义指着所有的东西,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笑道:“咱们家现在不比以前了,等你回去以后就知道了。”

    孟义傻傻的点头。

    孟倩幽让买来的人坐一辆马车,自己家的人坐一辆马车。

    大汉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姑娘,我来赶车吧。”

    孟倩幽想着他是镖师,自然会赶马车,就把缰绳放心的交给了他,说道:“你赶慢一些,跟在我大哥的后面,我们家离的不远,两个时辰就可以到了。”

    另一个年轻的男子上前想接过孟贤手里的缰绳,孟倩幽婉拒他:“不用了,你们不认识路,让我大哥来就行。”

    年轻的男子退下,和大汉一同坐在了车辕的前面。

    所有人做好,孟贤赶着马车在慢慢的往回走。大汉小心的赶着马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几人出去好几天,孟氏担心的不行,今天一大早就没有心思缝制书包,站在门口不停的往外张望,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看到马车过来,高兴的迎上去问:“你们可算回来了。”

    孟贤停好马车,所有人下了马车。

    孟仁、孟义对他喊道:“二婶。”

    孟氏看到他们也跟着一起回来了,高兴的不行,道:“你们也回来了,快到屋里坐。”

    孟义赶快回道:“不了,二婶,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回来,想早点回去见见爷爷奶奶和我爹娘。”

    孟氏知道他思家心切,也没有再挽留。

    孟仁和孟义结伴回了家。

    买来的那些人也都下了车,忐忑的站在马车旁。

    孟氏看到这些人,不解的问:“幽儿,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孟倩幽回道:“这些都是我买来的人。”

    孟氏惊呼:“买来的人?”

    孟倩幽笑嘻嘻的上前搂住孟氏的胳膊,讨好的说道:“娘,你别太惊讶,这些人太可怜了,我一时没忍住,才买下了他们。不信你问大哥。”

    孟氏看向孟贤。

    孟贤点头。

    孟氏看看这些忐忑不安的人,叹了口气,道:“买了就买了吧。”

    孟倩幽惊喜:“娘,您就这么同意了?”

    孟氏嗔怪的打了她一下:“要不然呢,娘连你和他们一块赶出去?”

    孟倩幽高兴的说道:“娘,你真是太好了!”

    孟氏失笑。

    已经和孟杰、孟清玩疯了的孙良才看到他们跑出来,高兴的说道:“你们回来了。”

    孟倩幽看道他的样子,故意说道:“是啊,我们回来了,你去把我留的功课预备好,一会儿我去检查。”

    孙良才愣住,随即嚎了一声:“你不是说晚上才检查的吗?我还没有做完呢。”

    孟倩幽瞪他一眼:“还不快去写,是真的想两天不吃饭吗?”

    孙良才转身就急急忙忙的跑进屋里做功课去了。

    孟倩幽松开孟氏的胳膊,收敛了神色,认真的对买来的人说道:“这是我娘,以后你们喊东家太太就行。”

    十几个人立刻齐声恭敬的喊道:“东家太太。”

    孟氏一下涨红了脸,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搁放。

    孟倩幽指着孟贤和孟逸轩说道:“这是我大哥和小弟,你们喊少爷就行。”

    众人又齐声喊了少爷。

    孟倩幽这才郑重的对这些人说道:“我说过,我虽然买下了你们,但是我不会把你们当下人看待。只要你们把我吩咐的事情做好就行,我也不会无故惩罚你们。”

    众人齐声道谢。

    孟倩幽说道:“现在,你们介绍一下自己,让我们家人认识一下。”

    大汉说道:“我叫文彪。”随即指着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说道:“这是我的两个儿子和女儿。”

    然后又指着旁边的一家人说道:“这是我二弟文虎一家。”最后指着剩下的一家人说道:“这是我小弟文豹一家。”

    孟倩幽点头,对孟氏说道:“娘,你们今天天先不要缝制书包了,去帮他们收拾一些被褥。我领他们去李奶奶家收拾一下,让他们住到她的院子里去。”

    孟氏点头,对孟逸轩说道:“逸轩,累了吧,快去屋里歇一下,娘去给你做好吃的。”

    孟逸轩点头,跟着孟氏进去了。

    孟倩幽让大汉和孟贤一起把马车赶入了后院,才领着这些人来到了李大锤夫妇的家。

    李大锤夫妇这几天正忙着搭灶台的事情,看到孟倩幽过来,高兴的对她说道:“幽儿,你来了,快过来看看,我们搭的灶台怎么样?”

    孟倩幽笑道:“当然好了。李爷爷的手艺那是没得挑的。”

    听孟倩幽夸奖他,李大锤乐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李大锤家也跟着笑起来。

    孟倩幽对他们说道:“李奶奶、李爷爷,我有件事要麻烦你们。”

    李大锤家的说道:“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事你就直说。”

    孟倩幽指着身后的这些人,道:“这些人都是我刚买回来的人,家里没地方安置他们,我想让他们暂时住在你们这,不知道行吗?”

    李大锤夫妇这段时间已经适应了人多热闹的日子,熏肉作坊乍一关闭,冷冷清清的,两人还难受了好几天,现在听到孟倩幽把这些人安排住进自己的家,高兴的不行,李大锤家的连声说道:“行行行,我这就去给他们收拾一下。”

    孟倩幽拦住他:“不用了,让他们自己收拾就行。”

    说完指着除了李大锤夫妇住的两间房说道:“以后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你们过去收拾一下,看看少什么跟我回家去拿。”

    众人应声,快速的去收拾屋子。

    孟倩幽又对李大锤家的说道:“李奶奶,以后他们的一日三餐也在你们家了,您看看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

    李大锤家的摆手:“什么也不需要,你尽管放心的让他们住这就行,我身子骨还硬朗,做一日三餐没有问题。”

    孟倩幽笑道:“我让他们过来是随时伺候您两位的,怎么能让你帮她们做一日三餐。他们会做,你只管到时吃饭就好了”

    题外话

    推荐姒玉种田文田园秀色:美夫山泉有点甜p支持有奖

    简介:强军女王穿越成了村姑,种田、盖房、鸡鸭成群,偶尔来只jipin亲戚来找茬,打的你屁滚尿流。瓜果蔬菜样样鲜,美酒佳肴惹人妒,后面还跟着个吃货美夫,身份大有来头。

    逗比剧场:

    “小丫头,求合作!”

    听了理由合作了,反正获利的也是自己。

    “小丫头,要亲亲!”

    吧唧一口,反正这公子生的美,自己也不吃亏。

    “娘子,名分很重要,求正名、求啪啪”

    “滚,我都还没过够姑娘的瘾,这就要当娘了,还啪个屁!”

    “要不,走houmen?”

    “马不停蹄的滚!”这谁家邪恶夫君,能不能退货,太无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