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发怒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紧。

    孟齐走过来,对孟倩幽说道:“小妹,爷爷说明天是个开工的好日子,三叔已经给有人大叔捎了信,让他明天带着所有的人过来。”

    孟倩幽点头。

    孟齐挠挠头:“我明天就要去买食材了,怎么感觉有些紧张。”

    孟倩幽笑道:“二哥第一次担这么大的重任,当然会紧张一些,等买了几天熟悉了以后就可以了。”

    孟齐嘿嘿笑了两声。

    工人们过来上工,孟贤去了腊肠作坊。

    孟倩幽想了一下,来到了李大锤的家,找到了文彪,对他说道:“明天早上,你和你弟弟跟着我去送我小弟他们去学堂,熟悉一下路线,以后这个差事就交给你们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们都不能出事情。”

    文彪保证:“放心吧,东家,我绝对会保护好少爷的。”

    孟倩幽又道:“明天我们家开始盖房,你们送少爷回来后就过去帮忙。还有告诉你们的家眷,暂时没有别的事情,让她们帮着做午饭。”

    文彪应声:“知道了,东家,我一会就告知她们。”

    孟倩幽点头:“你随我到盖新房子处看看。”

    文彪恭敬的跟在她的后面来到了盖新房子的地方。

    正在帮忙干活的孟义看到他们过来,高兴的和她打招呼:“幽儿meimei,你们过来了。”

    孟倩幽微笑着回道:“孟义哥,这些活让别人干就行了,你好好的歇息一下。”

    孟义摆手:“不用,我已经习惯了,不干点活,闲的难受。”

    孟倩幽失笑。

    孟大金家的也来到了她的身前,高兴的说道:“幽儿,晚上我就去找孙家的,让她明天回娘家问问,看看他们家答不答应让英子早点成亲。”

    孟倩幽道:“大伯母,这事不急,等到盖完房子以后再去也不迟。”

    “你把仁儿接回来不就是让他成亲的吗?现在怎么又不急了呢?”孟大金家的疑惑的问。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道:“大堂哥是这么对你们说的吗?”

    孟大金家的摇头:“仁儿回来后,就一直躺在了自己的屋里什么也没说,是义儿告诉我们的,说你让仁儿回来成亲的。”

    孟倩幽道:“晚上我会过去老宅,到时我们再商议孟仁哥的事情。”

    孟大金家的感觉着有些不对劲,问:“仁儿出了什么事情吗?”

    孟倩幽笑着说道:“是有点小事情,不过很好解决,大伯母就不要担心了。”

    孟大金家的想要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可看到孟倩幽明显不想当着这些人说的样子,只好按捺住心里的不安,等着到晚上再问。

    孟倩幽对孟大金家的说道:“大伯母,这是文彪,以后每天没事的时候会领着人过来干活。”

    孟大金家的以为是哪个村里过来找活干的人,也没有在意,应了一声。

    孟倩幽又找到孟大金和孟三铜告诉他们以后每天文彪会领着人们过来干活,两人也没有在意。

    孟小铁也拖着一条腿在干活,看到孟倩幽过来,道:“齐儿说让我跟着他去镇上买菜,我想了一下,我还是不要去了。我在镇上这么多年,做了不少狗仗人势的事情,要是被人们认出,肯定会给你们惹来麻烦。”

    孟倩幽道:“这事我可不管,你应承了二哥,你就得跟着去,你要是不想去,你亲口对他说。买菜做饭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交给他了。我现在是甩手大掌柜的,什么都不管。”

    孟小铁无奈。

    孟倩幽领着文彪往回走,对他说道:“你们尽量不要把以前的身份告诉村里人,如果有人好奇的问你们,你就说家里遭难了,一家老小活不下去了,不得已才卖身的。”

    文彪恭敬的应声后问:“姑娘就不想知道我们犯了什么样的罪,为什么会被判做官奴吗?”

    孟倩幽摆手:“你们以前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你只要记住你们现在是我的人就行。”

    文彪重重的点头。

    孟倩幽又道:“还有,你们还是用原来的姓氏和名字,改来改去的我嫌麻烦。”

    文彪没想到自己和家人还能保留自己的姓氏,激动的不行,如果不是在路上,恨不得给孟倩幽跪下,连声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文彪回到住处,告诉了家里人这个好消息,全家人也是高兴的不行,直言遇到了一个好东家。

    孟倩幽回到了家里,看到几个缝制书包的女人和孟氏一起已经做好了不少的被褥。便跟他们开玩笑道:“今天耽误了你们缝制书包,你们不会有怨言吧?”

    几个女人急忙摆手,说道:“哪能呢,能帮东家做点事情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孟倩幽笑道:“话虽然这么说,我也不能让你们白帮忙,这样吧,今天就当做你们的日工,每人开三十文钱的工钱。”

    一个女人说道:“那可不行,我们算是做了半天的工,怎么能给一天的工钱。”

    其余几个女人附和。

    孟倩幽笑道:“你们现在缝制书包,每人每天可挣五十个铜板,半天也能挣二十五个,加上上午的那些时间,给你们三十个铜板算起来还是我沾光了呢。”

    孟氏也附和着说道:“你们就不要推辞了,要不然下次再有什么事情都不好意思让你们帮忙了。”

    几个女人听孟氏也这样说,就没有再推辞。

    孙良才拿着竹蜻蜓满头大汗的从大院子里跑了过来,孟杰和孟清噘着嘴跟在后面,看到孟倩幽立刻告状:“姐姐,他一直拿着竹蜻蜓不给我们玩。”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向孙良才。

    孙良才赶紧把竹蜻蜓放在孟杰的手中:“给你,拿去玩。”

    孟杰和孟清欢呼一声,在院子里欢快的玩起了竹蜻蜓。

    孟倩幽道:“正好你闲着无事,把你的功课拿出来我检查一下。”

    孙良才已做好了功课,当然不怕她检查,回屋去拿功课。

    孟倩幽随手拿起一直放在门边的小木棍也跟着走进去。

    孟逸轩正在看诗书,看到孟倩幽拿着木棍进来,幸灾乐祸的看向孙良才。

    孙良才犹不自知,兴冲冲的把所有的功课拿出来,道:“你检查吧。”却在看到孟倩幽手中的木棍时身子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不满的叫道:“你又拿它做什么?”

    孟倩幽拿着木棍在手里敲了两下,故意阴森森的问道:“你说呢?”

    孙良才却挺了挺身子,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功课全都做完了,你可不能打我。”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坐在椅子上,打开诗书,让他按照她的要求把诗句背出来。

    孙良才也是真的下了功夫,无论孟倩幽让他背那一段,他都很快的背出来。

    孟倩幽满意的点头:“不错。”

    孙良才看着她手中的木棍得意的说道:“那是,我可不能再给你打我的机会。”

    孟倩幽失笑。

    晚上孟二银回家的时候,兴奋的不行,一直说明天就可以盖房子了。

    孟氏也跟着高兴,问:“他爹,我是不是应该过去帮几天忙?”

    孟二银摆手:“不用,这次家里的人多,有的是人干活,你就安心的在家缝制你的书包,大哥、大嫂不会说什么的。”

    孟氏便打消去帮忙的心思。

    孟倩幽趁机对孟二银说了自己买了十几个人回来的事情。

    孟二银闻言惊讶的不行,问:“我们家又不缺人,你买这么多人回来做什么?”

    孟倩幽解释:“以后我们家所有人都忙起来,接送逸轩他们去学堂就成了大问题,我看着文彪会武功,就把他们全家都买了下来。最主要的是,他们家实在太可怜了,好几个孩子都要被卖掉,我一时没忍住,就把他们全部买下了。”

    一听还有孩子,孟二银也就没有再责怪她,道:“买了就买了吧,我们家现在也不多这么几个人吃饭。”

    孟倩幽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呢,没想到孟二银也这么轻易的接受了,心里狂喜,夸张的大声说道道:“爹,娘,你们真是太好了!”

    孟氏夫妇被逗的大笑。

    笑过以后,孟二银才问:“今天下午你跟你大伯母说了什么,我看她自从你离开地基以后,一直闷闷不乐。”

    孟倩幽的好心情立时没有了,笑容淡了下来。

    孟氏见她明显有事的样子,担心的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孟倩幽又重新扬起笑容对两人说道:“是大堂哥出了一点事情,不过不大,一会儿我过去找爷爷和大伯,问过他们的意见,再详细的跟你们说。”

    孟仁一直是整个孟家的希望,家里的所有人都盼着他有一天能够高中,好光宗耀祖,他们的脸上也有光,所以不管家里多么的困难,从来没有耽误过他一天。现在知道他出了点事情,孟二银有些着急,问:“那你下午的时候怎么不找你爷爷去说,整整的耽搁了仁儿一整天。”

    孟倩幽知道孟仁在孟家人心中的重要性,也理解孟二银急迫的心情,认真的回道:“我觉得大堂哥的事情应该由他自己去跟爷爷说,所以我回家后没有立刻说出来。可大半天过去了,他依然没有动静,那只好我去做这个恶人,把他做过的事情说出来,让爷爷和大伯定夺。”

    听她这样说,孟二银吓了一跳,问:“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吗?”

    孟倩幽摇头:“事情不大,大的是大堂哥的态度。”

    孟氏夫妇更加的疑惑。孟二银还想再问,孟倩幽说道:“您一会也跟我去老宅吧,到那里你就全清楚了。”

    孟二银按捺住心里的急迫,心不在蔫的吃了饭,不等孟氏收拾完,就催促着孟倩幽赶紧去老宅。

    孟倩幽喊上孟贤,三人一起来到了老宅。

    自从下午孟倩幽说了那一番话后,孟大金家的心里一直不安,晚上就早早的回家做了饭,让全家人吃过以后,洗涮完,便坐在屋里忐忑的等着孟倩幽过来。

    老孟氏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问:“大金媳妇,你有什么心事吗?”

    孟大金家的勉强笑了笑,道:“没有,是幽儿说一会过来,我正等着她呢。”

    老孟氏闻言放了心,说:“幽儿肯定是为了仁儿的婚事过来的,这孩子,也难为了她为仁儿操心这么多。”

    孟大金家的笑笑没有说话。

    孟二银几人到了老宅,孟大金家的看到他们过来,站起身热情的招呼他们:“你们来了,快坐下。”

    孟倩幽和孟贤礼貌的喊了人。

    老孟氏拍拍身边的床说道:“幽儿,坐到奶奶身边来。”

    孟倩幽乖巧的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

    老孟氏亲热的拉起她的胳膊,道:“辛苦你了,把仁儿和义儿都接了回来。”

    孟倩幽回道:“不辛苦,我也是只是顺路把他们接回来。”

    老孟氏贴心的拍了拍她的手。

    孟倩幽对孟中举和孟大金说道:“爷爷,大伯,我有一件事想和你们单独说。”

    老孟氏拍她的手顿住。

    孟中举一直觉得孟倩幽把孟仁接回来的事情有蹊跷,听她这样说,点了点头。

    孟大金立时愣了一下,问:“什么事情?”

    孟倩幽看了一下屋内的众人。

    孟中举明白了她的意思,对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以及孟小铁、孟仁说道:“你们几个去那屋呆一会儿。”

    几人没有反驳,老孟氏下了床,孟大金家的搀扶着她去了自己的屋子里。

    等到他们走了以后,孟中举说道:“幽儿,有什么事你说吧。”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就把自己去酒楼吃饭,碰到孟仁和人争吵,自己和孟贤上前解围,却和人打了起来,被带到县衙,然后知道了孟仁不但花了孟义辛辛苦苦挣来的半年的工钱,给他所谓的“意中人”买了一支簪子,还隐瞒家里人帮他定亲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孟中举听完气得直打哆嗦,骂道:“这个混账,家里人辛辛苦苦供他去,他却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着实该打。”

    孟大金也是气的不轻,直接对着孟仁的屋子喊道:“孟仁,别装死了,赶快给我滚过来!”

    孟仁自从到了家里以后,就一直躺在自己的屋里,思量着这事如何对家里人。可张了好几次嘴也没有说出来。刚才听到孟倩幽她们过来,一直忐忑的在屋里等着,听到孟大金的喊声,急忙走了进来。

    孟大金气怒,踢了他一脚:“混账东西,给我跪下。”

    孟仁跪在了孟中举的面前。

    老孟氏他们听到动静,想过来看看,孟小铁阻止他们:“看样子好像是仁儿犯了大错,大哥才如此的气怒,我们还是等他怒火下去了再过去,免得我们忍不住说好话,更加火上浇油。”

    老孟氏几人听从他的话,没有过去,却竖起耳朵听那屋的动静。

    孟中举气得用拐杖打了孟仁一下,骂道:“不争气的东西,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你的书都读到那里去了?”

    孟仁是家里的长孙,从小受家里人的宠爱,加上又聪明,家里人从来没有训斥过他,更甭说是打他了,如今接连被孟大金和孟中举打了两下,心里也是委屈,不满的反驳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都十八岁了,有个意中人有什么不对?”

    孟中举气得骂道:“有意中人你为什么不说,还让家里人帮定亲,你到现在还不知错,我看你这书就不用回去读了,好好的在家反省吧。”

    孟仁惊呼:“那怎么行,我还有几个月就参加科考了,你现在让我呆在家里,会耽误我的前程的。”

    孟大金忍不住怒骂:“你连做人都不会做,能有什么前程?”

    孟仁不服的反驳:“我怎么不会做人了?我一直谨记爷爷的教诲,勤勤恳恳的,从来没有半点懈怠。哪像你,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害的我也受你的连累,十八岁了还没有娶亲。如果我娶亲了,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吗?”

    孟大金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冷声说道:“大堂哥真是会给自己找借口,你不是说男人应该三妻四妾吗?即使家里给你娶了亲,恐怕你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孟仁认为都是孟倩幽害的,如果不是她执意要自己回家来,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自己也不会挨骂,更被说挨打了,一时气血上涌,口不择言道:“你不要在这装好人,如果不是你,家里人根本就不会知道我做的事情,我也不会挨打,现在还在县学里好好的。你自以为挣了几个臭钱,整天耀武扬威,让全家人都听你的。现在好了,看到我被挨打,你满意了吧?”

    孟中举气得拐杖又打在了他的身上一:“混账东西,自己做了错事不知悔改,却推到别人的身上,我今天打死你算了。”

    孟中举气怒之下出手很重,孟仁一连挨了两下,实在忍不住,痛呼出声。

    听到自己从小疼在心坎上的大孙子被打的直叫唤,老孟氏忍不住了,从孟大金家的屋里出来,走到自己的屋里,看到孟仁跪在地上疼的满头大汗,责备孟中举:“仁儿还有什么事情教导一下就行,你怎么还动手打他呢?”

    孟中举正在气头上,怒道:“这没你什么事,一边呆着去,我今天非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混账东西不可。”

    守着这么多的孩子,被孟中举这样说,老孟氏觉得脸面下不来,也是气怒,骂道:“死老头子,你这是发的什么疯?仁儿就是犯了多大的过错,你也不应该打他。”

    孟中举气得拿拐棍直杵地。

    孟大金家的看到孟仁受罚,也是心疼的不行,看到孟中举气怒的样子,却不敢上前求情。

    孟倩幽开口解释:“奶奶,大堂哥花了孟义哥辛辛苦苦挣得大半年的工钱给他的”意中人“买了一个簪子,却不料对方是个骗子,爷爷气不过,才教训了他两下。”

    “什么?”孟大金家的和孟义同时惊呼出声。

    孟大金家的不相信的问道:“仁儿,你什么时候有意中人了?”

    孟义则不相信的问道:“大哥,你不是告诉我工钱都给了爹娘了吗?”

    孟大金闻言更是气怒,上去又踹了孟仁一脚,骂道:“你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竟然对父母撒谎?”

    孟仁从心里看不起这个无所事事的爹,挨了一脚后,气得大叫:“不就是几十两银子吗?等我考上科举以后,我加倍给你们?”

    听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孟大金家的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痛心的说道:“仁儿,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做错事了还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

    老孟氏也像不认识了一样看着他。

    孟中举看他不知悔改,还一直顶撞,下定了决心说道:“就你这样,也不必参加科举了,好好留在家里种地吧。”

    孟中举是一家之主,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孟仁闻言,惊在了当场。

    屋子里一时无声。孟仁始终以为孟中举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才有恃无恐的这么顶撞,现在听到他做了这样的决定,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当即祈求道:“爷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了,请您千万不要不让我去参加科考,那样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孟中举长叹一口气,道:“咱们家一直以你为荣,想着有朝一日,你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所以全家人无论多难,多苦,都想办法让你去。就连义儿小小的年纪也出去做工,就是为了让你无后顾之忧。没想到,你却让我们如此的失望。钱只是小事情,花光了去我们全家还可以再挣,可你身为人,如此的轻浮不自重,倘若他日你取得了功名,走上仕途,只会变成一个贪图享乐,自私自利,搜刮民脂民膏,祸害百姓的人。如此我们还要你考取功名做什么,还不如呆在家里老实种地我们还要安心一些。”

    孟仁犹不死心,哭求道:“爷爷,我不会变成那样的人的。我一直谨记你的教诲,从来也没有过偏差的行为,这次确实是孙儿是受人蒙蔽,才做下了此等错事。我跟你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会老实的娶妻生子,安心的参加科考,再也不会做这样的错事了。”

    孟中举听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怒火又升了上来,深深喘了几口气,勉强平息了怒火,才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以后不会犯错误?”

    孟仁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孙儿知道错在哪,我不应该私自花了二弟给家里的银子,更不该瞒着爹娘让他们给我订了亲。是我一时鬼迷心窍,认为男人有个三妻四妾不算什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在也不敢了,爷爷您就答应我去参加科考吧。”

    孟中举又长叹了一声:“你还没有秀才功名,就有如此龌蹉的心思,以后真的考取了功名。恐怕真的会像我料想的那样成为一方贪官。罢了,你还是在家里种地吧。”

    孟仁见孟中举说不通,连忙爬到孟大金面前祈求:“爹,我知道错了,您给爷爷说说好话,让他放我去参加科考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做错事了。”

    孟大金当年被人诬陷,被勒令此生不能参加科考,知道那种生生的被剥夺了科考资格的痛,看到儿子这样,也是心有不舍,可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再想想孟中举的话,一咬牙,狠心说道:“还是听你爷爷的话,老实在家里种地吧,科考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孟仁见孟大金也说不通,转身对老孟氏祈求:“奶奶,您帮我求求请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孟氏并不知道全部的事情,想的也没有那么长远,看到自己宠爱的孙子如此的可怜,便求情道:“老头子,仁儿犯的错也不是很大,你这样做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些。让我说,你稍微罚一下就行了,没必要罚的这么严重。”

    孟中举心意已决,道:“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们谁也不要求情。从今天开始,仁儿就留在家里,再也不许提科考的事情。”

    家里的事一向是孟中举做主,听他这样说,老孟氏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不能更改,只好劝孟仁:“仁儿呀,你爷爷现在正在气头上,什么也听不进去,等过了这一阵,奶奶再帮你求情。”

    孟仁家求情无望,愤然起身,凄惨一笑,道:“我这么多年都是为了科考在努力,你们既然不让我参加科考,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说完,对着桌角狠狠的撞了过去。

    众人没想倒他竟然会自杀,齐声惊呼,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孟倩幽在他起身是看他的神色不对劲,就已经有了准备,看到他对着桌角撞过去,急忙伸手拉住他。

    孟仁本来是想用这一招来吓唬家里人的,想让他们妥协,答应他去参加科考,现在被孟倩幽拉住,心里的算计没有得逞,一时气急,对着她胡乱的扇出一巴掌,吼道:“谁让你多管闲事?”

    孟倩幽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抓住他,一时没有防备,孟仁的一巴掌正好打在她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孟倩幽的脸颊立刻红了起来。

    孟仁没想到会打中,愣在了当场。

    屋内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没有反应过来。

    孟倩幽松开了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孟仁。

    孟大金家的惊呼一声,上前来给了孟仁一巴掌,大声斥责:“你怎么可以对幽儿动手。”

    老孟氏也反应过来,看到孟倩幽脸上五个明显的手指印,心疼的伸出手,想要摸一下,却没敢下手。

    孟中举气得骂道:“你个混账东西,竟然出手打自己的家人,给我到院中去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起来。”

    孟仁自知犯下大错,没敢反驳,低着头走到了院子中间跪下。

    孟大金家的歉疚的说道:“幽儿,对不起,都是大伯母没有教导好他,让你”

    孟倩幽阻止她:“大伯母,你不用道歉,这不关你的事。”

    孟二银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没有说话。

    孟倩幽走到屋子,来到孟仁的面前,平静的说道:“大堂哥,你怨恨我把你的事情告诉了家里人,致使你不能去参加科考,我能理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爷爷和大伯也为什么这样做?你我是一家人,如果你能高中,我也能跟着受些恩惠,对我以后生意的发展也是一大好处,可我为什么执意带你回家,你跪在这里好好想想吧。如果你想不清楚,就跪死在这里吧。”

    说完也没有给屋里人打招呼,大步朝院外走去。

    孟贤看到她往外走,也没有跟众人打招呼,直接冲了出来,疾步追上孟倩幽,和她一起往外走。

    孟二银起身,对老孟氏夫妇说道:“爹,娘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两人应声,急忙也跟了出去。

    孟大金气得顺手抄起一个笤帚疙瘩,大步走到门外,对着跪着的孟仁狠狠的抽打了起来,骂道:“你这混账,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下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虽然孟仁犯下了过错,可到底是自己从小到大宠爱的孙子,见孟大金毫不留情的下手,老孟氏心疼的不行,急忙走到外面,护在了孟仁的身前:“仁儿已经被罚跪了,你就不要再打他了,他是人,身子骨弱,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孟大金看到自己的老娘挡在了身前,无奈的住了手。

    孟义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

    孟倩幽在孟贤的陪同下一路沉默的回到了家里,走进了自己的屋内。

    孟氏一直在屋里焦急的等着,听到动静。赶紧出来。恰恰看到孟倩幽进屋,张嘴就要询问,孟贤对她摆摆手。孟氏不解的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孟贤不语。

    孟二银后面也跟着进来,孟氏急忙问他:“他爹,出什么事了?”

    孟二银叹了一口气,走进了自己的屋内。

    孟氏赶紧跟了进去,着急的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孟二银坐在椅子上,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才把孟仁花了孟义大半年的工钱给所谓的“意中人”买了发簪,而且还隐瞒家里定亲的事情,以及孟中举听孟倩幽说后大怒,训斥他。而他不知悔改,顶撞孟大金,惹得孟中举更加大怒,从而不允许他去参加科考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氏听后惊呼:“不允许他去参加科考,爹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些?”

    孟二银摇头:“仁儿这次做的实在是过分了些,听幽儿说,她责备仁儿瞒着家里人还让给他定亲的时候,仁儿却说男人三妻四妾常有的事情,爹这才勃然大怒,下定决心不让他去参加科考的。”

    孟氏瞪大眼:“仁儿这样说?”

    孟二银点头。

    孟氏说道:“怪不得爹会阻止他去参加科考的,这孩子也太过分了,现在连个秀才功名都没有,就已经想着三妻四妾了,如果真的金榜题名,还不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孟二银点头:“爹应该也是这样考量的,才狠心做出这样的决定,没想到仁儿却把这一切归罪到幽儿的身上,说是幽儿害的他。在他想要撞桌角自杀被幽儿拉住时,打了幽儿一巴掌。”

    孟氏闻言:“腾”的站起来,惊叫:“打了幽儿一巴掌,他自己做错了事情还埋怨别人,他凭什么?”

    孟二银劝道:“爹已经让他罚跪了,你就不要生气了。”

    孟氏气呼呼的说道:“罚跪就得了,他这样不知悔改的人就应该狠狠的打一顿。”

    孟二银说道:“说到底,他也还是个孩子,幽儿都没跟他计较,你就不要生气了。”

    孟氏平息了一下怒火,抬脚往外走,道:“我去看看幽儿怎么样了。”

    孟二银没有阻拦。

    孟氏来到孟倩幽的房前敲了敲门,说道:“幽儿,是娘,你开开门,让娘看看你的脸怎么样了。”

    孟倩幽沉闷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娘,我的脸没事,明天就好了。我已经睡下了,您也早点去睡吧。”

    孟氏知道孟倩幽不愿意开门,无奈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氏夫妇进屋以后,孟贤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孟逸轩轻声问道:“大哥,孟仁哥的事情不好解决吗?”

    孟贤看向他,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孟逸轩静静的看着他。

    孟贤轻声叹了一口气,道:“逸轩,幽儿挨了一巴掌,你去看看吧。”

    孟逸轩惊讶的起身,来到了孟倩幽的房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孟倩幽以为还是孟氏,闷声说道:“娘,我真的没有事,您去歇着吧。”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说道:“是我。”

    里面没有了声音。

    “你把门开开,我看看你脸上的伤怎么样了?”孟逸轩说道。

    孟倩幽不耐的声音传来:“没你的事,快去睡觉,明天还要去学堂上学呢。”

    孟逸轩没动,道:“你把门打开,我看到你的脸没事我就回去睡觉。”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孟逸轩威胁她:“你要是不开门,我今天我就在你的房前站一晚上。”

    孟倩幽气怒的声音传来:“愿意站你就站着,累死了活该。”

    孟逸轩再次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气,对着房门踢了几脚,道:“开门。”

    孟二银和孟氏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赶紧走出来,看到孟逸轩在踢门,孟氏急忙阻止他:“逸轩,幽儿心情不好,你就不要再惹她了。”

    孟逸轩轻声说道:“娘,幽儿心里有事就得发泄出来,要不然会憋出病来的。”

    孟氏为难,道:“可幽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她”话没说完,房门就被孟倩幽打开。

    孟氏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幽儿”

    孟倩幽却一把抓住孟逸轩的脖领,气呼呼的说道:“你不就是想挨揍吗?早点说呀。”说完,提着他就往外走。

    孟氏着急的不行,赶紧跟在后面劝说:“幽儿,你不要生气。逸轩也是为你好,怕你有什么事憋在心里憋出病来,你千万别对他动手。”

    孟倩幽沉着脸不说话,拽着孟逸轩往大院里走。

    孟二银也是吓了一跳,快走几步拦在了孟倩幽前面,问:“幽儿,你要做什么?你快放开逸轩。”

    孟逸轩狼狈的对他们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道:“爹,娘,你们不用担心,幽儿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孟倩幽则气呼呼的说道:“爹,娘,你们不用管了,今天我非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不可。

    题外话

    今天又更新晚了,亲们抱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