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处置
    孟贤听到动静跑出屋来,看到孟倩幽的举动也赶忙跑到孟倩幽身边,着急的说道:“小妹,是我告诉逸轩你挨了一巴掌的事,让他过去劝你的,你要是心里有火,就对着我发出来,千万别对逸轩动手。”

    孟倩幽的脚步停了一下,边继续拽着孟逸轩的脖领往大院里走,边说道:“既然大哥也闲着没事做,那就跟着过来吧,我今天正好试试你们的身手如何了。”

    孟贤大步的跟着过去。

    孟氏夫妇一直跟在后面。

    孟倩幽道:“爹,娘,你们不要过来了,免得一会伤到你们。”

    孟氏闻言心里害怕,劝道:“幽儿,娘知道你心里憋屈的慌,可那是仁儿做下的错事,你不能迁怒到你大哥和逸轩的头上。你要是实在心里难受,娘明天去找他算账。”

    孟倩幽回道:“不用,这点事不算什么,我们打一架就好了。”

    孟氏更加的担心,急走了两步想要追上他们,孟二银拉住她,劝道:“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我看贤儿今天也是气的不轻,让他们打一架也好。”

    孟氏停住脚步,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们。

    走到木桩前,孟倩幽放开孟逸轩,阴沉着脸,不悦的说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踢我的房门,今天非得打的你鬼哭狼嚎,让你永远记住这个教训不可。”

    孟逸轩站直身子,定定的看着她。

    孟倩幽被他看的心里不自在,眼神闪了一下,掩饰性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你门俩一起上。”

    孟逸轩和孟贤对看一眼,同时拉开了架势,对着她打过来。

    孟倩幽也不相让,出手还击。

    两刻钟后,孟贤和孟逸轩都趴在了地上。

    孟倩幽对两人招手:“起来,再打。”

    两人疼的呲牙咧嘴,同时摇头。

    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场,孟倩幽心里的憋闷去了不少,蹲下身子,认真的对两人说道:“你们记住,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以后会有三妻四妾的想法,我会打的你们再也爬不起来。”

    两人急忙点头。

    孟氏一直远远的望着这边,看到孟贤和孟逸轩被打倒在地上,急忙跑过来看看两人伤的怎么样。

    孟倩幽起身,对跑过来的孟氏说道:“娘,我没有下重手,你不用担心。”

    孟贤和孟逸轩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孟氏看两人不像有事的样子,放下心来。

    孟倩幽心里痛快了,心情自然就好了,对孟贤和孟逸轩说道:“天不早了,都回去睡觉吧,明天早点起来练功。”

    两人被打的浑身酸痛,原本是想着好好休息一晚的,听她这样说,同时哀嚎了一声。

    孟倩幽嘴角噙着微笑,心情愉快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孟贤和孟逸轩慢慢的往回走。孟氏看他们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们两个,以后再看到幽儿发火,千万不要去惹她,你看看你们被打的这个惨样,估计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孟贤笑着说道:“娘,和发火的小妹过招是好事,虽然我们挨了打,但是我们的武功会提高很多,值得。”

    孟逸轩赞同的点头。

    孟氏见他们挨了打还这么开心,疑惑不解。

    到了第二天早上,文彪和文虎早早的过来,收拾好马车,等在外面。

    孟倩幽对全家人说道:“今天我带他们两个去熟悉一下路线,以后接送逸轩和孙良才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我们腾出手来做别的事情。”

    家里人都知道他们俩有武功,谁也没有反对。只有孟二银嘱咐孟倩幽:“送完以后就早点回来,今天上午就要动工盖房了。”

    孟倩幽回道:“知道了,爹,我送完逸轩立刻回来。”

    孟倩幽和孟逸轩以及孙良才在马车上做好,文彪驾车,文虎坐在了另外一边,平稳的朝着镇上走去。

    孟倩幽打开车帘,告诉两人怎样走,文彪仔细的记下。

    马车很快来到了学堂前。

    文彪停好马车,孟逸轩和孙良才下了马车,相伴着走进学堂。

    孟倩幽吩咐文彪和文虎:“等晚上放学的时候,你们一人守住马车,一人去门口接他们,尤其是孙良才,你们一定要保护好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两人郑重的保证:“放心吧东家,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两位少爷的。”

    熟悉了路线,回来的时候文彪就把马车赶快了一些,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了盖新房子的地方。

    动土仪式还没有开始,孟中举正在讲话。

    孟倩幽静静的站在了一边。

    孟中举讲完以后,拿起铁锹,铲了一锹土扔在了地基上,众人这才兴高采烈的开始动手盖房子。

    有人早已经看到了孟倩幽,动土仪式一结束,赶紧走了过来,高兴的和她打招呼:“孟姑娘,我把人都带过来了,连大工带小工,足足有一百五十人,你放心,不出一个月,咱这大宅院就能盖好。”

    孟倩幽笑着回道:“谢谢有人大叔了,我还是那句话,工期长一点没有关系,一定要保证房子的质量。”

    有人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有问题,我找来的大工个顶个的都是好手,做出来的活绝对漂亮。”

    孟大金也走了过来。

    有人看到他们有话要说,跟两人说了一声,就转头监督人干活了。

    不等孟大金开口,孟倩幽就说道:“大伯,李村那边我还雇了好多人在开垦荒山,我要经常过去看看,盖房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孟大金道:“你忙你的吧,这原本就是我应该操心的事情。只是仁儿的事情”

    孟倩幽打断他:“大伯,咱们家里的事情还是回家以后在说吧,这里人多嘴杂的,万一传出去就不好了。”

    孟大金只好打住了话题。

    孟倩幽转身回到了马车上,吩咐文彪文虎赶着马车去李村的荒山。

    来到了荒山脚下,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让他们在山脚先等候,自己独自上了荒山。

    村长正在给已经完工的人们认真的做着登记,看到孟倩幽过来。高兴的对她说道:“孟姑娘,你来了,有好些人家已经完工了,你过来看看,他们做的是否合格。”

    孟倩幽走到村长面前已经开垦完的一块荒地上,先看了一下人们清理的干净程度,然后蹲下身子,用手自己的量了一下人们翻的土的厚度,站起身,满意的对村长说道:“做的很好,和我要求的一模一样。”

    村长放下心来,道:“每一块开垦完以后,先是他们几个检查一遍,觉得合格了,才让我过来登记。我在好好的检查一次,有一丝不合格的,都让他们返工了。”

    孟倩幽感激的说道:“谢谢村长。”

    村长摆手:“你买下了荒山,给人们带来了一个挣钱的机会,让全村人的日子都好过起来,替我这个村长解决了一个难题,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唯有督促村里人把荒山开垦好,才能报答你的恩情。”

    孟倩幽笑道:“村长言重了,我买荒山是因为我有需要,并不是特意的帮助你们什么。”

    张柱家的正好给人送热水过来,看到孟倩幽也在,笑着说道:“我刚才在山脚下看到马车,就知道你来了。等我送完这担水,我们就一块回家,你这几天没来,你姥姥念叨的很。”

    孟倩幽笑着说道:“大舅母,我今天就不去你们家了,家里的房子今天刚开工,我必须得回去监督一下。”

    张柱家的有些失望,但也知道盖房子是大事,马虎不得,便也没有在挽留。

    一个衣着破烂的男人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问孟倩幽:“孟姑娘,我们已经开垦完了一块,您能不能先把工钱给我们结一下,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孟倩幽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拿一些铜钱过来,给需要的人们结工钱,便有些歉意的对这个男人说道:“当然可以,多少工钱?”

    男人看向村长,村长打开登记本看了一下,道:“一共350个铜板。”

    男人没想到有这么多,目露惊喜。

    孟倩幽拿出一两银子,交给男人:“今天我忘记了带铜板过来,这是一两银子,你先拿着。”

    男人吓得急忙摆手:“不不不,姑娘先给几十个铜板,够我们买些两天的粮食就行。”

    孟倩幽微笑着说道:“你先把这一两银子拿着,多买些粮食回家,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多开垦些荒山,也才能多挣点钱。”

    男人还是没接,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我一共只有350文的工钱,怎么能拿您一两银子?要不然我还是去邻居家借些米,等您什么时候有铜板了再发给我工钱。”

    孟倩幽劝说他:“这一两银子除了你的工钱,多出的算我借给你的,慢慢的会从你的工钱里扣除去的,你不要有心里负担,还是赶快拿着去买些粮食吧。”

    男人还是不敢接。

    村长开了口:“拿着吧,你们家已经好些天没吃饱饭了,拿着这些银子多买点粮食回来,全家人好好的吃个饱饭,至于孟姑娘多给的工钱,我会登记好,到时从你的工钱里扣了就行。”

    村长在村里的威信很高,男人见他这样说,不好意思的接过银子,给孟倩幽深鞠一躬,感激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

    那人拿着银子高兴的走到不远处面黄肌瘦的一家renmian前,说了几句话,全家人高兴的不行。男人大概嘱咐了他们几句要好好干活的话之后,就匆匆忙忙的拿着银子去买粮食了。

    村长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莫怪,他们家里的条件实在是困难了些,一个老爹常年瘫在了床上,前段时间老娘也大病了一场,把家里能卖的全都卖了,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如今还在家里养着。几个孩子虽然懂事,可毕竟还出去打工没有人要,家里家外全靠他一人每天去镇上拼命的打点零工撑着。家里时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可能是这几天一直在开垦荒山,没有立刻结工钱,没有钱买粮食,这才跟姑娘开口要工钱的。”

    孟倩幽道:“这事怨我,我原本已经准备好,谁家开垦完一块以后,想要工钱的,立刻就结给他。可是这几天太忙了,我竟然给忘了,等明天我一定让人送一些过来。麻烦你告诉一下村里人,还有谁家里有困难的,明天就可以找我大舅结工钱。”

    村长点头,感激的说道:“谢谢孟姑娘,我一会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和张柱家的说了一声,孟倩幽和村长一起又去了其他几个荒山上看了看,张柱、张根看到她也是很高兴,同样的让她检查一下,人们开垦的荒山是不是合格。

    孟倩幽笑着说道:“刚才我已经检查完了一块,完全就是按照我的要求做的,我很放心,剩下的我就不再一一检查了,你们和村长做事,我很放心。”

    其余几人见孟倩幽这么相信他们,神情有些激动,暗下决心,后面的还要检查的更仔细一些,一定要对的起孟姑娘对他们的这份信任。

    孟倩幽对张柱说:“大舅,明天会有铜板送过来,让人们随时过来结工钱。”

    张柱点头,道:“你姥爷,姥姥每天都在家里,你明天直接把铜板送家里去就行。我这里忙,就不单独的回家一趟了。到时你记好数目就行。”

    孟倩幽笑着应好。

    文彪和文虎一直在山下等着,看到孟倩幽回来,文虎恭敬的打开车帘,让孟倩幽上车。

    孟倩幽站在车边,对两人说道:“我对你们说过,我没有把你们当下人,所以以后这样的事情除非我吩咐,你们不必再如此做。”

    文虎惊讶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低下头恭敬的应道:“知道了,姑娘。”

    孟倩幽上了马车,吩咐他们:“去你们住的地方,我看看午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两人恭敬的应声,赶着马车稳稳的回到了李大锤的家。

    孟齐和孟小铁已经把今天的菜买了回来,孟大金家的领着一帮女人正在忙活着准备做饭,看到孟倩幽过来,立刻说道:“幽儿呀,幸亏你找了这几个人过来帮忙,否则的话今天的午饭真的做不出来了。”

    原来孟大金家的不知道会有那么多的人过来盖房子,只给孟齐找了四个女人过来做饭。就凭他们几个,别说是做菜了,就是光做饭也做不出来。幸亏文彪、文虎、文豹家的帮忙,到现在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听见孟大金家的话,孟齐站在一边,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冲着孟倩幽笑了笑。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大伯母,你们这几人也是不够的,等下午的时候你还是再找几个人过来帮忙做饭。”

    孟大金家的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光我们几个太累了,时间长了肯定吃不消,我已经想好了请谁过来了,下午我过去问问,看看她们愿不愿意过来。”

    孟倩幽回道:“二哥什么也不懂,这件事大伯母做主就行。”

    孟齐在一旁嘿嘿直乐。

    孟倩幽问他:“二哥,今天来上工的人你全部登记好了没有?”

    孟齐愣了一下,问:“登记的事也归我管?”

    孟倩幽反问:“要不然呢?”

    孟齐疑惑:“这事不是应该大伯管吗?我们家盖房的时候就是大伯登记的。”

    “大伯现在是村长,村里人有什么事情都要找他,而且盖房子的大小事情,也都要依靠他,你觉得他还有时间去登记吗?”

    孟齐挠头,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每天早上还要去买菜,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登记。”

    孟倩幽道:“你可以找人帮忙呀。”

    孟齐更加的为难:“大哥忙着作坊的事情,逸轩又去了学堂,我上哪里找人来帮忙?”

    孟倩幽指着正在帮忙摘菜的文彪的大儿子文松对他说道:“哪不是现成的人手吗?”

    孟齐恍然,大步走到文松面前问:“你识字吗?”

    文松今年十三岁,乍遭逢家庭巨变,从一个人人爱护的镖局小少爷变成了官奴,然后变成了下人,心里一直惶恐,听到孟齐问他,急忙站起来恭敬的回道:“我识字,少爷。”

    周围人听到他奇怪的称呼,全都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孟齐也没料到他会这样的称呼自己,愣了一下,挠了挠头说道:“既然你识字,就跟着我去登记一下盖房子的人数。”

    文松恭敬的应声:“好的,少爷。”

    孟倩幽皱起眉头。

    孟齐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领着文松去盖房子的地方登记。

    孟倩幽看了下院子里的人们,除了请来做工的几个女人和李大锤夫妇以外,其余的都是文彪的家眷们在忙活,不但有他们的媳妇,连几个孩子也都老老实实的跟着干活。就连文豹和文虎家的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好像也知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安静的跟着大人身边帮着摘菜。

    孟倩幽对两个小孩子招了招手,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两个小孩子害怕的一依偎在了自己的娘亲身上。

    文虎家和文豹家轻声说道:“东家姑娘喊你们呢,快过去吧。”

    两个孩子怯怯的来到了孟倩幽的面前。

    孟倩幽蹲下身子,微笑着问他们:“你们叫什么?”

    大一点的男孩先回道:“我叫文钟。”

    小一点的女孩随后也奶声奶气的回道:“我叫文静。”

    孟倩幽柔声对两个小人儿说道:“你们两个跟我去玩好不好?”

    文钟和文静害怕的看向自己的爹娘。

    文豹家的不放心,小心的说道:“东家姑娘,静儿还不太听话,还是留在我的身边,我来照顾她吧。”

    孟倩幽笑着说道:“一会儿你们就要忙活着做饭,没空照看孩子,我把他们领到我家里,让他们和杰儿、清儿一块玩,等你们无事了,去把他们接回来就行。”

    文豹家的闻言放了心,感激的说道:“谢谢东家姑娘。”

    孟倩幽也不上马车,领着两个小人儿往回走,文彪和文虎牵着马车跟在后面。

    孟倩幽边走边和两个小人儿说着话。

    文静和文钟一开始还很拘谨,恭恭敬敬的回着她的话,一会儿以后和她有些熟悉了,就胆大了起来,撒开她的手,在路上追逐着跑了起来。

    文虎先刚要上前阻止他们,文彪拦住他,小声说道:“孩子们这段日子吓坏了,现在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一些,你就不要去呵斥他们了,相信东家也不会怪罪他们的。”

    文虎看了孟倩幽一眼,见到她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文松、文静,放下心来。

    孟倩幽领着他们回到了家里,看到孟杰和孟清正在院子里玩竹蜻蜓,招手把他们叫了过来,对两人说道:“这是文钟和文静,他们的爹娘正在忙着,没空照顾他们,你们两个领着他们一起玩吧。”

    孟杰和孟清好奇的打量着文松和文静。

    文松和文静则怯怯的靠在了孟倩幽的身上。

    孟杰和孟清一人伸出一只手,分别拉住两个小人儿,欢快的说道:“我们教你们玩竹蜻蜓吧。”

    文松和文静进门时就看到了他们在玩竹蜻蜓,一直羡慕的看着他们,现在听到,他们要教自己玩,欢喜的不行,高兴的跟着他们去了院子中间。

    孟氏从屋里走出来,着急的对孟倩幽说道:“你爷爷刚才亲自过来了一趟,说找你有事情,坐了一会儿不见你回来,就先回家了,说让你回来后去老宅一趟。”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了娘,我马上就过去。”

    孟氏担心的说道:“你爷爷找不会是为了仁儿的事情吧,不行,娘得跟着你去一趟。”

    孟倩幽劝他:“不用了,娘,我自己过去就行,没事的。”

    孟氏不放心,非要跟着去。

    孟倩幽只好说道:“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去找大哥,我们一起去总行了吧?”

    孟氏想了一下,点头答应。

    孟倩幽去了腊肠作坊,找到了孟贤,让他跟着自己去老宅一趟。

    孟贤什么话也没说,脱下身上的工作服,洗干净手之后,和孟倩幽一起来到老宅。

    昨天晚上孟二银一家走后,孟中举越想越生气,就命孟仁一直在院子中跪着,老孟氏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后,也是气的不行,狠下心来没去管他。

    孟仁在院子里跪到半夜就受不了了,一直苦苦的求饶。

    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夫妇以及孟义和孟小铁本来就没有睡着。听到他的求饶声,纷纷披衣起床。

    孟中举让孟大金把孟仁喊回屋里,孟仁冻的全身直打哆嗦,跪在孟中举面前求饶:“爷爷,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这样做了,您就饶了我吧。”

    孟中举严厉的问:“你错在哪了?”

    孟仁跪了大半夜,身上的那点傲气全都没了,痛哭流涕的说道:“我不该为了脸面,花光了二弟辛苦大半年挣来的打工的钱,我更不应该有三妻四妾的想法,一边欺骗爹娘帮我定下亲事,一边和那个骗子勾勾搭搭,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爷爷你就原谅我吧。”

    孟中举见他确实想通了自己的错误之处,心里的火气消散了一些。厉声说道:“既然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你说说你应该怎样做?”

    孟仁回到:“我以后一定会同痛改前非,不受人迷惑,不再做这样的错事,而且我还保证以后只娶英子一人为妻,无论贫富贵贱,都不抛弃她。”

    孟中举满意的点头:“看来你这半夜没有白跪,是真的想通了。这样吧,明天咱们家就开始盖房子了,你和义儿一起去帮你爹照看一下吧。”

    孟仁摇头,跪着上前了几步,抓着孟中举的衣襟哭求道:“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就宽恕我这一回,让我回县学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今年一定会考上秀才功名,光宗耀祖。”

    孟中举本来以为孟仁已经想通,心里颇感欣慰,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教导没有白费,他只是一时迷失了自己而已,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堪。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执迷不悟,一心想要去参加科举,心里的火气又起来了,断然说道:“考秀才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我和你爹已经决定了让你在家种地。你就歇了这个心思,好好地呆在家里吧。”

    孟仁贵了大半夜,又累又饿,唯一支撑他的就是认错以后自己就能回去继续上学,现在听到孟中举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不能更改,气得大叫:“就因为我做错了这么一件小事,你们就不让我去参加科举,你们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不答应我回县学,我就跪死在你们的面前。”

    见他还敢威胁自己,孟中举气得用拐杖又狠狠的打了他一下:“滚,给我滚出去,跪死了也别再进来。”

    孟仁愤然起身,走到了院子里又重新笔直的跪了下去。

    老孟氏看他倔强的样子,心疼的不行,试图劝服孟中举:“老头子,仁儿已经知错了,你就原谅他这一回吧,让他去参加科举,如果他真的能考中了,我们孟家的脸上也会更加有光的不是。”

    孟中举气怒的说道:“你只看到他如果考中了功名,会给我们孟家的脸上争光,你有没有想过,以他的心性,走上仕途以后,万一经不住youhuo,就会给我们全家甚至全族带来杀身之祸。”

    老孟氏吓了一跳,惊讶的问道:“有这么严重?”

    孟中举回道:“你以为幽儿仅仅是为了他花了那点银两就把他叫回来的吗?那是因为他看清了仁儿的心性,怕他以后给我们全家灾祸,才防患于未然,把他带回来的。那孩子永远走一步想三步,替我们全家把前面的路铺的好好的。我们怎么还能拖了她的后腿,让这个混账东西再回去。”

    他话落,屋子里一时静寂无声。

    好半晌老孟氏才长叹了一声:“亏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如一个孩子想的透彻,算了,这件事我也不管了,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孟大金家的原本也想求情,听到孟中举的一席话,到嘴边的话又全部咽了回去。

    孟大金深深的叹了一声,懊悔自己那些年只顾着混吃等死了,没有好好的教育孩子,导致他现在做错事了还执迷不悟,自毁前程。

    孟仁整整的在院子里跪了一夜,知道天快亮了才支撑不住,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睡着了。

    一晚上没睡着的孟大金家的一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快天亮的时候感觉外面没有了声音,吓得赶紧披衣起床,来到了院子里看看,却看到孟仁累的躺在了地上睡着了,心疼的回去拿了一床被子,悄悄的给他盖在了身上。

    老宅的人几乎都是一夜没睡,孟中举也是早早的起来,打开房门,看到孟仁竟然盖着被子睡着了,勃然大怒,大步走上前掀开被子,骂道:“不知悔改的东西,竟然还能睡着?”

    孟仁没动。

    孟中举气的用拐棍打了他一下:“赶快起来跪好。”

    孟仁还是没动。

    孟中举更加的气怒,用拐杖又打了他几下,孟仁还是一动不动。

    孟中举这才感到有些奇怪,大声喊道:“金儿,你快出来看看,仁儿这是怎么了?”

    孟大金闻声赶紧走了出来,看到孟仁双眼紧闭,面色潮红,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急忙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抬头着急的对孟中举说道:“爹,仁儿发热了。”

    虽然孟仁犯了大错,孟中举恨不得打死他算了,但是听见他发热还是慌了手脚,连声对孟大金吼道:“还不赶快去喊大夫。”

    孟大金慌忙起身向外跑去。

    孟中举对着屋内大喊:“大金家的,义儿,仁儿发热了,你们赶快把他扶到屋里去。”

    孟大金家的着急的从屋里冲出来,看到不醒人事的儿子,眼泪当即就流了下来。孟义随后也冲了出来,看到孟仁的样子,赶紧把他抱回了屋里。

    老孟氏听到孟中举的喊声,也走进孟仁的屋子里,看孟仁的样子,同样心疼的掉下了眼泪。

    孟中举训斥她:“仁儿只是有些发热,又不是要死了,你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老孟氏边擦眼泪边埋怨他:“我早就告诉过你,仁儿身子骨弱,你不听,仁儿现在发热了,你高兴了吧。”

    孟中举气得用拐棍杵了几下地:“满口胡言,仁儿发热我有什么可高兴的?”

    孟小铁拖着一条腿过来,劝道:“爹,娘,你们不要再争吵了,仁儿可能是昨晚受了凉才发热的,等大夫来了开过药,我们给他熬了喝过以后,应该就没事了。”

    老孟氏夫妇不再说话。

    大夫随着孟大金匆匆而来,给孟仁号过脉以后说道:“病人只是受了风寒,问题不大,我开几幅药,你们给他熬好服下以后出出汗就好了。”

    屋内众人松了一口气。孟大金家的连连给大夫道谢。

    大夫开好方子,让孟大金赶紧去抓药。

    孟义接过药方,道:“给我吧,我跑着去来回还快一些。”

    孟大金点头,孟义飞奔而去。

    大夫又嘱咐了几句,才起身离开。

    孟小铁拖着一条腿把他送到了门外。

    大夫同情的看了看孟小铁,才叹口气,背着药箱离去。

    孟义很快把药抓了回来,孟大金家的赶紧熬好,孟大金和孟义给孟仁喝了下去。

    不大一会儿,孟仁的身上就出了很多汗,脸上的潮红退了下去,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

    孟大金家的嘱咐孟义照顾好孟仁,自己去做早饭。

    孟中举和老孟氏也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梳洗了一番。

    吃过早饭,天色已经不早了,孟大金对孟中举说道:“爹,都到了这个时辰了,估计盖房的人已经来了,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

    孟中举起身,孟大金搀扶他往外走,孟小铁跟在了后面。

    老孟氏对孟大金家的的说道:“大金媳妇,你也赶快去吧,家里我来收拾就行。”

    孟大金家的也匆匆的跟着走了。

    几人来到了盖房子的地方,果然工人们已经到了,孟中举稍微歇了一下,对着所有的人讲了一番感谢的话,才在算计好的时辰开土动了工。

    开土以后,众人开始盖房,忙活的热火朝天。孟中举在转了一圈后,看到没自己的什么事情了,就和孟大金说了一声,慢慢的走回了家里。

    几人走后,老孟氏收拾完,就走到孟仁的屋里,和孟义一起守在了他的床边。

    大概两刻钟以后,孟仁的呼吸忽然就急促起来,面色也重新潮红一片。

    老孟氏吓得不行,急忙让孟义再去喊大夫。

    孟义也吓坏了,拔腿就往大夫家跑,连给快走到家门口的孟中举招呼都没顾得上打。

    孟中举看他匆忙的样子,意识到孟仁不好,赶紧快步走到屋里,看到孟仁又变成了早上的样子,不安的问:“不是刚刚吃过药吗?怎么又变成了这个模样?”

    老孟氏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看到孟中举进来,害怕的的问道:“老头子,仁儿不会有事吧?”

    大夫又随着孟义匆匆而来,看到孟仁的样子也吓了一跳,赶紧坐下给孟仁两手都把了脉,这才紧皱眉头,对孟中举说道:“孟秀才,你这孙儿的情况不大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