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孟中举大惊。

    大夫继续说道:“刚才我给他仔细号了一下脉,发觉你这孙儿已经开始心肺发热,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呀。”

    老孟氏被大夫的话吓懵了,站在那里动也没动。

    孟中举急切的说道:“那你赶快开方子呀,只要能保住他的性命,多好的药材我们都用。”

    大夫叹口气:“我行医几十年,很少有碰到过这样严重的情况,我也没把握医治好他,这样,我先给他开一副方子,你们尽快熬好让他服下,若半个时辰内他的发热退下去了,就是管用了,如果没有退下去,我也没有了办法,你们只有另请高明了。”

    孟中举慌忙点头:“好好好,你开,你开。”

    大夫提笔写下了一个方子,交给孟义让他赶快去抓药。

    孟义不敢耽搁,快步跑着把药抓了回来。

    老孟氏慌手慌脚的准备熬药,差点把药罐打翻,孟义见状没来及的喘口气,便急忙接过老孟氏手中的药罐,道:“奶奶,我来吧。”

    老孟氏早已经慌了心神,不知道干什么好,闻言把药罐交给了他,回到屋里去看孟仁。

    孟仁的情况确实严重,大夫也一直守着没有离去。

    孟义把药熬好,端了进去,和孟中举夫妇一起把药给孟仁喂了下去。

    喂完以后,几人在旁边紧张的盯着孟仁看。

    过了一小会,孟仁脸上的潮红再次慢慢的退了下去。

    大夫松口气,道:“看来是管用了,等他清醒以后,你们多给他喝点水,身上的被子无论他说有多热,都不要让他掀开,两个时辰以后不再发热,就彻底的没事了。”

    孟中举和老孟氏连连道谢。

    大夫摆手说不用,背起药箱往外走。

    孟中举亲自把他送到大门外,再次感激的道谢。

    大夫走了以后,老孟氏坐在床边,拿着一条毛巾一点点的擦着孟仁头上不断冒出的汗。

    大概是真的热的不行,孟仁开始无意识的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孟义也坐在了床的另一边紧紧的摁住被子,不让他掀开。

    孟中举回到了屋里,看到这样的情形,深深叹了一口气。

    孟仁的病情好转,老孟氏也回魂,听见孟中举的叹气声,忍不住又是一顿絮絮叨叨的埋怨:“都怨你,仁儿的身子骨弱,你偏让他跪了一整夜。这回你满意了吧。”

    孟仁病成这样,孟中举也是心疼,听到老孟氏的埋怨,心里烦躁,出口训斥:“他做了如此大的错事,我如果不重罚他,他便记不住这个教训,以后说不定还会错的更加厉害,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你不要一味的埋怨我,如果不是你这些年宠惯的他厉害,什么活计都不舍的让他干,他能如此的体弱吗?说到底,仁儿变成这样,还不是你的过错。”

    老孟氏只是忍不住心里的担心,才出口埋怨,没想到孟中举竟然训斥她,心里来了火气,呛声道:“怎么会是我的过错?是谁从他小时候就说,这孩子绝顶聪明,以后一定是的好材料,长大识字以后,更是让他不用管家里的一切俗事,只管专心,将来好考中功名,为孟家光宗耀祖的。”

    孟中举被噎得说不上话来,气得翘着胡子坐在屋中的椅子上。

    老孟氏哼了一身,不再搭理他,专心的给孟仁擦额头上不断冒出来的汗。

    孟仁身上的汗渐渐下去,没有那么热了,便停止了掀被子。

    孟义舒了一口气,把被子给孟仁盖好,才用手随意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老孟氏眼睛一眨不眨的心疼的看着孟仁,根本就没注意到孟义的动作,到是孟中举说道:“义儿,你也出了这么多的汗,赶紧用毛巾擦擦。”

    孟义应了一声,拿起旁边的一条毛巾随意的擦了一下。

    孟中举看着懂事的孟义,自责的说道:“义儿呀,这些年难为你了,为了你大哥能考取功名,小小的年纪就为家里付出这么多,咱家对你有愧呀!”

    孟义没想到孟中举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孟中举叹了一口气。

    孟义反应过来,急忙说道:“爷爷,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大哥从小就聪明,确实是应该好好的的。至于我,反正也对没什么兴趣,出去做工正好对了我的心思。”

    孟中举看他如此懂事,心里更加的愧疚:“好孩子,你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家里的条件现在也好了,你大哥也不用回去了,你就好好的呆在家里,等着娶妻生子吧。”

    孟义红了脸,小声说道:“我听爷爷的。”

    孟中举欣慰的点头。

    老孟氏听见孟义以后不用出去做工了,也是高兴的不行,欣喜的说道:“对对对,义儿年纪也不小了,等房子盖好以后,就让你娘和你婶子们出去张罗,争取到过年的时候,也娶个媳妇进来。”

    孟义的脸更红了。

    孟仁咳嗽了一声,老孟氏以为他已经清醒,激动的问道:“仁儿,你醒了?”

    孟仁没有应答,又咳嗽了几声。

    老孟氏感觉不大对劲,急声问道:“仁儿,你哪里不舒服?”

    孟义赶紧侧过孟仁的身子帮他拍了拍背,孟仁咳嗽的反而更加厉害了。

    孟中举也起身走过来,看到孟仁的样子着急的对孟义说道:“你赶快去问问大夫,仁儿这是怎么回事?”

    孟义放平孟仁的身体,再次飞跑着出去找大夫。

    孟中举也坐在床边,学着孟义的样子不停的拍打孟仁的后背。

    孟义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焦急的对孟中举说道:“大夫说了,大哥的这个症状他也是不清楚,让我们赶快带着他去镇上的医馆看看,千万不要耽误了大哥的病情。”

    孟中举起身,说道:“你们先照顾一下仁儿,我去喊幽儿,让他过来给仁儿看看。”

    老孟氏着急的说道:“喊幽儿过来有什么用,还是让义儿去把金儿夫妇喊回来,赶快带着仁儿去镇上吧。”

    孟中举道:“现在房子刚开工,金儿夫妇走不开,幽儿会一些医术,让她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行,让她带着仁儿再去镇上。”

    老孟氏一听孟倩幽会医术,也没有惊讶她怎么会的,急忙说道:“那你快去!”

    孟中举来到了孟二银家,没想到孟倩幽不在,孟氏说她送逸轩他们去学堂,到现在没有回来,她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孟中举焦急的等了一会,见她还没回来,就嘱咐孟氏让孟倩幽回来以后赶快去老宅,又匆匆忙忙的去了盖房子的地方。找到孟大金,告诉他孟仁病情严重了的情况。

    孟大金听完孟中举的话拔腿就往家里跑,孟中举跟在后面也快步回到了家中。

    孟仁的咳嗽越来越厉害,老孟氏和孟义着急的不行,孟大金刚进屋还没站稳,,老孟氏急忙对他说道:“金儿,仁儿好像越来越严重了,你赶快去银儿家赶马车,送他去镇上的医馆吧。”

    孟大金喘息着看了一眼紧闭双眼,面色潮红,咳嗽不停的孟仁,转头就往外跑。

    孟倩幽和孟贤已经来到了老宅门口,看到孟大金慌慌张张的往外跑,奇怪的问他:“大伯,出什么事了?”

    孟大金看到孟倩幽仿佛看到了救星般的说道:“幽儿,你来的正好,仁儿发热了,吃了两幅药也没有起作用,你会医术,快帮他去看看。”

    孟倩幽闻言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来到了屋子里,看到孟仁的情况皱了皱眉头。

    孟贤随后也跟了进来,看到孟仁的情况大吃了一惊,问:“孟仁哥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孟氏哭泣着说道:“还不是怪你爷爷,让仁儿昨天晚上在院子跪了一整夜,今天早上起来仁儿就成这样了。”

    孟中举也是着急的不行,没有搭话。

    孟倩幽蹲下身子,拿过孟仁的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仔细的号了一下,然后换另一只手。

    屋里众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她。

    号完脉,孟倩幽起身,对孟大金说道:“大伯,你去拿笔墨来,我说一个方子,你写下来,赶紧去抓几幅药过来。”

    孟大金到孟中举的屋子里拿来笔墨,按照孟倩幽的口述写了一个方子。

    孟贤一边拿过方子一边说道:“我去吧,我跑的还快一些。”

    孟倩幽阻止他:“让大伯去吧,你还有事情要做。”

    孟大金拿回方子快步跑出去。

    孟倩幽对老孟氏说道:“奶奶,你能不能剪一些头发下来。”

    老孟氏慌忙应道:“能能能,你等着,奶奶这就去剪。”

    孟倩幽问孟中举:“爷爷,咱家有白酒没有?”

    孟中举没事的时候就爱小酌两口,家里的酒当然随时都有,听到问他,急忙点头:“有有有,我这就去给你拿来。”

    老孟氏拿着一缕头发回来,问:“幽儿,这些够不够。”

    孟倩幽在手里攥了一下,道:“再来这些。”

    老孟氏慌忙又剪了一缕下来。

    孟中举把白酒拿来。孟倩幽吩咐孟义:“去拿个碗和火石过来。”

    孟义把东西拿来。

    孟倩幽把白酒倒入一个碗中,又把刚才孟大金拿来的纸撕下了一大块用火石点燃也放入了碗中,白酒瞬间被点燃,发出蓝色的火苗。

    稍微等了一下,孟倩幽觉得差不多了,对孟义和孟贤吩咐:“你们俩把他的外衣脱下来。让他趴在床上。”

    孟义和孟贤愣了一下。

    孟倩幽催促他们:“快点!”

    两人对望一眼,掀开被子,把孟仁的外衣快速的脱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翻过来。

    孟倩幽用手在燃烧的白酒里蘸了一下,手上带着蓝色火苗就拍在了孟仁的背上。

    老孟氏害怕的惊呼。

    孟倩幽没有理会,一直快速的用手蘸着带着蓝色火苗的白酒拍打在孟仁的背上。

    孟贤以为她的手会受伤,心疼的说道:“我来吧!”

    孟倩幽没有应声,直到孟仁的后背全部出现了红红的血印子,才说道:“去拿条热毛巾来。”

    孟贤把热毛巾拿来,孟倩幽快速的给孟仁擦干后背,再次吩咐道:“把他翻过来!”

    孟义把孟仁翻过来。

    孟倩幽把碗里的火吹灭,把所有的头发团成了一团,在热酒里蘸了一下,一边用力在孟仁的前胸来回的揉擦,一边对孟义和孟贤说道:“你们俩按照这个方法,把他的前胸也擦出血印子就行。”

    两人点头,孟义接过孟倩幽手里的头发,用力的揉擦起来。

    孟倩幽嘱咐孟贤:“一会擦完前胸以后,你们把他的手心、脚心也同样的用力擦一下。”

    孟贤应声:“好。”

    孟大金急冲冲的抓了几副药回来,孟倩幽打开检查了一下,就让孟大金赶紧去熬一副过来。

    孟大金哪里干过这样的活,一番手忙脚乱之后,连火都没有点着。

    孟倩幽无法,只得自己出去熬了一副药出来。

    看到她把药倒入了碗中,孟大金羞愧的说道:“我来端吧。

    孟倩幽没有阻拦他。

    孟大金小心翼翼的把药端到了屋中。

    孟义和孟贤已经给孟仁擦完了身子,穿好了衣服,看到孟大金端着药进来,孟义扶起孟仁,小心的让他把一大碗药喝了下去。

    见孟仁喝了整整一碗药,孟倩幽松口气,道:“每两个时辰给他喝一副药,只要他不在发热,晚上的时候就没事了。”

    听她这样说,屋内众人也松了一口气。

    孟中举瘫坐了椅子上,老孟氏更甭提,直接瘫坐在床上。

    好大一会儿众人害怕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孟义这才一连声的给孟倩幽道谢:“谢谢幽儿meimei。”

    孟倩幽摆手:“都是一家人,孟义哥客气了。”

    过了两刻钟后,孟仁的额头上开始有细密的汗珠出现。

    孟倩幽惊喜,说道:“孟义哥,你用手摸一下孟仁哥的身上,是不是也出了汗。”

    孟义伸出手在孟仁的身上摸了一下,点头。

    孟倩幽道:“行了,只要再喝几副药,孟仁哥就没事了。”

    孟大金彻底的放下心来,对孟中举说道:“爹,既然仁儿没事了,我就去看着工人们盖房子了。”

    孟中举知道这次的宅院盖的比较大,马虎不得,点头同意:“仁儿已经没事了,你不要和你弟弟他们说了,免的他们担心。”

    孟大金应声:“知道了爹。”说完就急冲冲的走了。

    孟义也到了院中去熬药。

    老孟氏这才有闲心问道:“幽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从山上摔下来昏迷了几天,醒过来以后,不知怎么就会了。”

    老孟氏惊讶后双手合十,虔诚的对老天爷道谢。

    看到她的动作,孟倩幽失笑。

    孟义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每隔两个时辰给孟仁喂一副药,果然在将近傍晚的时候,孟仁不再发热。

    孟倩幽和孟贤看到孟仁的情况稳定了,才从老宅回了家。

    孟氏一直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看到他们回来,急忙迎出来,问:“去了这么长时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孟贤回道:“孟仁哥昨天被爷爷罚跪了一整夜,感染了风寒,发热不止,meimei给他开了药方,等他没事了我们才回来。”

    孟氏关心的问:“你爷爷奶奶急坏了吧?”

    孟贤点头。

    孟氏叹口气:“看来你爷爷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惩治他,但愿他经过这一次以后,了解了家里人对他的苦心,能踏下心来,老老实实的在家干活。”

    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接了孟逸轩和孙良才回来。

    孟逸轩不等马车停稳就跳了下来,欢喜的跑到孟倩幽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孟倩幽看他那嘚瑟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道:“知道了,明天我接送你上下学。”

    孟氏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不解的问:“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听不懂?”

    孟倩幽道:“娘,你看那那个样子,肯定是县试过了呀。”

    孟氏惊喜的问:“逸轩,真的吗?”

    孟逸轩笑着点头。孟氏高兴的不能自已,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了孟逸轩:“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家逸轩就是聪明。”

    孟贤也是高兴万分。

    孟逸轩没想到孟氏会抱住自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孟倩幽看出他的不自在,给他解围:“娘,这么大的喜事,您还不去多做几个好菜,我们家好好的庆祝一下。”

    孟氏放开手,道:“对对对,逸轩你想吃什么跟娘说,娘马上去给你做。”

    孟逸轩懂事的回道:“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娘做的我都爱吃。”

    孟氏喜不自胜,“我们家逸轩嘴巴真甜”,说完乐滋滋的就去做饭了。

    孟倩幽看他又在孟氏面前卖好,心里偷偷的又腹诽了几句。

    孟贤也是高兴的不行,道:“逸轩,从今天开始,你什么都不要做,专心,有什么需要就给大哥说,大哥一定满足你。”

    没等孟逸轩点头,孟倩幽不同意的说道:“大哥,那可不行,书要读,活也是要做的,要不然以后就会把他养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废物。”

    孟贤不赞同:“怎么会呢?逸轩还等长大了以后自然就会帮我们干活了。”

    孟倩幽反驳:“怎么不会,没看到大堂哥的样子吗?如果他和二堂哥一样从小就给家里做活,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提起孟仁,孟贤没有了话说。

    孙良才磨磨蹭蹭的走进来,撅着嘴不高兴的走到几renmian前。

    孟倩幽皱眉,问:“你又怎么了?”

    孙良才不满的回道:“我今天又卖了几个书包,你们都不知道表扬我,也不问我想吃什么好吃的。”

    孟倩幽闻言敷衍的说道:“良才也很棒,不知道晚上想吃什么?”

    孙良才两眼放光,道:“我想吃酸辣土豆丝,想吃土豆炖肉,还想吃”

    “打住,”孟倩幽阻止他:“家里的那点土豆我是用来做种子的,不能再吃了,你再想个别的菜。”

    孙良才的笑容垮下来,不满的问道:“凭什么逸轩想吃什么都行,我每次都吃不到自己爱吃的菜?”

    孟倩幽看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妥协,道:“好吧,给你做,不过这两个菜只能给你做一个。”

    孙良才闻言又高兴的起来,道:“一个就一个,我要吃土豆炖肉。”

    孟倩幽同意。

    孙良才欢呼一声,从书包里拿出了三十两银子,递到孟倩幽面前:“给,这是今天卖书包的银子。”

    孟倩幽接过,转身回屋,放好银子,拿出六十个铜板出来。

    孙良才欢喜的接过铜板放进自己的书包里,对几人炫耀:“我有好几百个铜板了。”

    孟倩幽和孟贤配合的称赞他。

    孙良才高兴的拿着书包进屋了。

    晚上孟二银回来的时候,知道了孟逸轩过了县试,自然又是高兴万分,夸奖了孟逸轩好半天。

    第二天早过早饭,孟逸轩早早的收拾好东西,站在院子里等着。

    文彪和文虎已经把马车牵了过来,孙良才见他不动,奇怪的问:“逸轩,你怎么还不快上马车?”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道:“我等一下她。”

    “她还没出来,我们可以去马车上等。”孙良才好心的说道。

    孟逸轩没动。

    孟倩幽从屋里出来,看孟逸轩站在院内,不在意的上前牵起他的手:“走吧。”

    孟逸轩开心的笑了起来。

    孙良才醒悟过来,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了一句,跟在后面出了院子。

    文彪和文虎看到孟倩幽牵着孟逸轩的手出来,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面色如常的让三人上了马车。

    孟氏看到这一切,欣慰的想着:看来幽儿已经接受了逸轩,自己终于可以放心了。

    文彪的马车又快又平稳,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了学堂。

    孟倩幽下了马车,牵着手把孟逸轩送到了学堂门口。

    看门的夫子看到他们过来,热情的给几人打招呼,对孟倩幽夸赞道:“孟逸轩是我们学堂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过了童生县试的学子,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孟倩幽笑着对夫子说道:“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等他过了府试,您再夸奖也不迟。”

    夫子见她如此的谦虚,暗道孟秀才真是教导有方。

    孟倩幽松开孟逸轩的手,道:“我晚上再过来接你。”

    孟逸轩高兴的点头,漂亮的大眼睛兴奋的都发出了耀眼的光。

    孙良才看他的那个样子,不屑的撇撇嘴,连招呼也没给孟倩幽打,故意背着书包从孟逸轩身边走了过来。

    孟逸轩被他肥胖的身躯带的趔趄了一下。

    孙良才装作没看见,背着书包继续往前走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不悦的想要开口训斥他几句。

    孟逸轩赶紧说道:“我没事,你回去吧,路上慢一些。”说完,背着书包跑了几步,追上孙良才,和他一起朝课室走去。

    孟倩幽礼貌的和夫子打过招呼,回到了马车旁,说道:“我们去找个钱庄,换一些铜板出来,好给那些开荒山的人们开工钱。”

    文彪恭敬的应声。

    孟倩幽也不知道哪里有钱庄。文彪只好在她坐上马车后,慢慢的赶着马车在镇上的街道上边走边四下打量。

    走了很远,快到集市上的时候,眼尖的文虎才发现了一个钱庄,高兴的说道:“姑娘,找到了。”

    文彪把马车停到了钱庄前。

    钱庄的伙计看到他们赶着马车过来,以为来了什么大主顾,急忙迎了出来,把下了马车的孟倩幽热情带的让到了里面。给他沏上茶水后,才问道:“姑娘,是抵押还是存钱呀?”

    孟倩幽摆手:“都不是,我想兑一些铜板。”

    听她是兑换铜板,伙计的热情有些消散,但还是问道:“兑多少?”

    孟倩幽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在了桌子上:“先兑五十两银子的吧。”

    伙计愣住。

    孟倩幽问:“不能兑吗?”

    伙计反应过来,为难的说道:“能是能,不过一大清早,我们可能没有这么多的铜板。”

    孟倩幽问:“能兑多少?”

    伙计回道:“我也不知道,我给您去柜台上问问。”

    孟倩幽点头。

    伙计走回柜台边,对着柜台里面小声询问了一下。里面的人的拿出了账本看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数字。

    伙计回到孟倩幽身边,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只能给您兑十两。”

    孟倩幽笑了一下,身子往椅子后面靠了靠,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后,才闲适的说道:“这么大的钱庄只能兑十两银子的铜板,你们不会是看我一个小姑娘家,故意敷衍我吧。”

    伙计急忙解释:“姑娘误会了,实在是您一大早过来,我们没有准备那么多的铜板。”

    孟倩幽又喝了一口茶水才说道:“那无妨,你们调一些过来,我等着就是了。”

    原本早上刚一开门就来了这么一个兑换铜板的小姑娘,伙计的心里就不高兴,如今看给她兑十两还不行,伙计的态度就冷淡了下来,道:“我们钱庄来往的都是大生意,没有准备那么多的铜板,如果如果姑娘觉得不满意,可以到别家去兑换。”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对着外面高声喊道:“文虎!”

    文虎应声,走了进来,恭敬的问道:“姑娘,你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说道:“你去大街上问问,一个连五十两银子的铜板都兑不出来,还往外赶客人的钱庄他们还愿意存钱吗?”

    文虎恭敬的应了一声,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伙计听了她的话吓了一跳,如果这件事真的被宣扬出去,他们这钱庄恐怕就没人会来了,急忙挡在了文虎的前面:“姑娘且慢,我这就去问问掌柜的,能不能多调一些铜板过来。”

    孟倩幽把五十两银子放回到自己的身上,说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到别的钱庄兑换一下吧,我们这生意太恐怕会耽误你们的时间。”

    伙计急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我这就去问掌柜的,麻烦您让他稍等一下。”

    孟倩幽端起茶水又喝了一口,才说道:“好吧,我就在等一下。”

    伙计松口气,急急忙忙去了后面。

    文虎转身站到了孟倩幽的后面。

    不一会儿掌柜的随着伙计急冲冲的而来。看到孟倩幽,急忙说道:“小姑娘,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你兑换铜板。”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问道:“有那么多的铜板了?”

    掌柜的瞪了一眼吓得战战兢兢的伙计,道:“姑娘说笑了,我们这么大的钱庄,哪能兑不出五十两银子的铜板,都是这个懒惰的玩意,怕麻烦才如此说的,您放心,等一会我会好好的惩罚他。”

    孟倩幽又重新把五十两银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意思性的说道:“那就麻烦掌柜的了。”

    掌柜的笑应:“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不麻烦。”

    说完,踢了伙计一脚,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给姑娘兑换铜板?”

    伙计慌忙的应声,拿起桌上的银子走进了柜台里面。

    柜台里面的人看到掌柜的过来发了火,也是吓得不轻,急忙让值班的伙计去抬一些铜板过来。

    两个伙计飞快的跑去抬铜板,柜台里的人把银子称了称,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两。

    一xiangzi的铜板很重,两个伙计摇摇晃晃的好长时间才抬过来。

    柜台里负责兑换的人把五十两银子的铜板数好。装到了一个xiangzi里,对伙计点头。

    伙计跑出来,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已经兑好了。”

    掌柜的喝道:“还不赶快抬出来?”

    伙计应声,走到柜台里和另一个伙计费力的把铜板抬了出来,放在了孟倩幽的面前。

    掌柜的打开xiangzi,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请点一点数量够吗?”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相信你们这么大的钱庄做事肯定不会出纰漏的。”

    掌柜的闻言盖上xiangzi,道:“谢谢姑娘对我们的信任,以后有什么银钱上的往来业务,尽管来我们钱庄banli。”

    孟倩幽反问:“如果我下次还兑换更多的铜板呢?还能不能来你们的钱庄?”

    掌柜的楞了一下,随即说道:“当然能,无论兑换多少铜板,我们都能拿得出来。”

    孟倩幽故意说道:“那正好,我还发愁下次的二百两银子去哪里兑换呢。”

    掌柜的闻言脚下打滑,差点摔倒。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吩咐文虎:“把这些铜板搬到马车上去。”

    文虎应声,搬起装铜板的xiangzi就走了出去。

    掌柜的和伙计看到他一人就把xiangzi搬了出去,目瞪口呆。

    孟倩幽笑着出了门。

    文虎已经把xiangzi在马车上放好,孟倩幽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去李村。”

    文彪应声,想赶着马车往回走,不料大街上有许多人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还喊其他熟悉的人:“快去看看呀,那边有人打起来了。”

    孟倩幽没有在意。

    等人群过去,文彪才赶着马车慢慢的往回走。

    大街上陆陆续续的有人跑过去看热闹。

    其中有两个人边跑边说道:“他那些年在镇上作威作福的,没少做坏事,今天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另一个人也说道:“谁说不是呢,不过我听说今天打他的还是他以前的好兄弟呢。两人也不知道有什么仇恨,都下了死手,连和他一起的一个小男孩都打的不轻呢。”

    两人远去。

    孟倩幽皱起眉头,大声喊道:“文彪!”

    文彪停住马车,恭敬的问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调转马头,去集市上看看是谁在打架?”孟倩幽道。

    文彪赶紧调转马头,跟着跑过来的人们往前走。远远的就看到集市上的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里面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停好马车,文彪对文虎说道:“你去看看。”

    文虎点头,费了好大的力气挤到前面,看到里面的情形,大吃了一惊。只见孟小铁衣裳破烂,狼狈的的趴在了地上。而衣裳凌乱的孟齐正在被几个打手模样的人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文虎惊叫:“少爷!”冲过去加入他们,几个回合就把那几人打倒在地上。

    孟齐气喘吁吁的跑到孟小铁身边,吃力的扶起了他。

    孟倩幽隐隐约约听到了文虎的呼声,打开车帘,下了马车,快步朝着围观的人群里走去。

    走到人群外,孟倩幽想进去,无奈看热闹的人太多了,她个子又根本就挤不进去,想了一下,大声喊道:“官差来了,大家赶快让开。”

    听到她的喊声,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孟倩幽疾步走到了里面。

    见只有孟倩幽走进去,人们还很奇怪:明明是听到官差来了,怎么却走进来一个小姑娘。

    领头的那个男人看到孟倩幽,眼神闪了闪。

    看到孟倩幽,孟齐惊喜的喊了一声:“小妹!”

    看到他们的样子,孟倩幽皱起眉头,走到他们的身边,问:“怎么回事?”

    孟齐一边吃力的扶着孟小铁,一边指着那几个人回道:“我和四叔今天刚买完菜,却碰到了他们,不知为什么他们冲上来就对我们出手。”

    孟倩幽抬眼一看,阴森森的笑了,走到那renmian前意味不明的说道:“王九,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呀。”

    王九恨恨的盯着她。

    孟倩幽笑着问他:“我记得我好像给你说过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我们家renmian前,难道你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忘记了,要不要我帮你想想?”

    王九被她笑的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后退了一步。

    题外话

    恭喜s成为举人

    恭喜s成为举人

    恭喜s成为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