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崭露锋芒
    孟齐疑惑的问:“小妹,这人是谁?”

    孟倩幽回道:“一个曾经想算计我们的老熟人,被我惩治了一次,看来是还没有悔改,今天这是找碴来了。”

    王九恨恨的说道:“臭丫头,这是我和孟小铁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

    孟倩幽冷笑一声:“你错了,在李翠花没有被休弃以前你们的恩怨我管不着,可现在不一样,你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夺他之妻后又狠狠地抛弃,回头却又把这笔账算在了我四叔的头上,你不顾念他腿残,指使众人对付他和我二哥,把人往死里逼,今天这笔账咱们要好好的算算。”

    王九蛮横的说道:“我本来只让他们对付孟小铁一个,是这个臭小子冲过来坏了我的好事。要不然我早已经把孟小铁的另一条腿也打断了。”

    孟倩幽冷哼一声,大声喊道:“文虎!”

    文虎来到她的面前,恭敬的问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直接吩咐道:“今天就拿出你的本事让我看看,记住了,不要手软。”

    文虎应声,拿出气势,对王九轻蔑的说道:“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王九一直跟在吴大财主身边,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被人如此的蔑视过,见文虎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一时气血上涌,怒声说道:“你不要太嚣张,这是在镇上,大爷我随便挥挥手,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孟倩幽冷笑一声,喝道:“文虎,速战速决,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王九闻声,对着带来的人一挥手:“一起上。”

    打手们都冲了上来。

    王九却闪在了一旁。

    文虎家里世代是开镖局的,练的都是实打实的拼杀武艺,没有花拳绣腿,没得花架子。一般的绿林好汉都近不得他的身,更甭说这群狐假虎威的酒囊饭袋了,打起他们来那可真是叫一个绰绰有余,砍瓜切菜般容易。没几个回合,就把几人都打翻在地,这帮家伙一个个抱着身子哀嚎,不肯再起来了。

    王九看到这种情形,悄悄后退了几步,想偷偷的溜出人群跑掉。

    孟倩幽哪里肯放过他,高声说道:“文虎,还剩一个。”

    文虎大步走到王九面前,举起拳头,对着他就挥了过去。

    王九慌忙举起双手抵挡,只听“咔擦”一声,抵挡的胳膊被打断,文虎的拳头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

    王九的身子朝后仰去,满脸开花的跌到在地上。

    围观的众人惊呼出声,纷纷躲避。

    王九抱着着断掉的胳膊疼的满地打滚。

    几个打手听到王九凄惨的叫声,吓了一跳,纷纷爬过来急声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王九疼的满头大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走到几renmian前。

    打手们以为她还要动手,纷纷求饶。

    孟倩幽看了满地打滚的王九一眼,道:“这次就饶过你们,下次如果再犯到我的手上,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打手们连连说“以后再也不敢。”扶起哀嚎不已的王九狼狈的跑走了。

    孟倩幽走回孟齐的身边,关心的问:“二哥,你没事吧?”

    孟齐摇头:“我没事,四叔可能伤的不轻。”

    孟倩幽吩咐:“文虎,把人扶到马车上,我们带他去医馆。”

    文虎应声,小心的把孟小铁扶到了孟齐他们赶来的马车上。

    孟齐也跟着上了马车。

    围观的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路,文虎赶着马车来到了文彪的马车边。

    孟倩幽上了马车,打开车帘,指挥着文彪来到了德仁堂。

    孟倩幽下了马车,几步走到另一辆马车边,打开车帘。让孟齐小心的扶着孟小铁下来。

    德仁堂的伙计看到孟倩幽带着狼狈的孟小铁过来,急忙上前和孟齐一块搀扶着孟小铁走进德仁堂内。小心的把他放在了医床上。

    老大夫正在给人看病,一个伙计跑过去小声对他说了一句。老大夫点头,给病人开完方子后,赶紧起身过来,给孟倩幽打招呼:“孟姑娘,你来了。”

    孟倩幽点头:“我四叔受了点伤,麻烦您给看一下。”

    老大夫急忙走到医床前,拉上帘子,仔细的给孟小铁检查了一下伤势,对孟倩幽说道:“姑娘不用担心,你四叔只是一些皮外伤,没有大碍。”

    孟倩幽放下心来,道:“麻烦你替我二哥也看一下。”

    老大夫给孟齐也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道:“你二哥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

    孟倩幽道谢。

    老大夫笑道:“小事一桩,孟姑娘不要客气。”说完,走到医桌边提笔写下了一个药方,让伙计去抓药。

    孟倩幽一进德仁堂,就有伙计去禀告了文泗,文泗从后院过来,大嗓门的问道:“你们家又出什么事了?”

    德仁堂里看病的人全都看过来。

    孟倩幽皱起眉头,没有理会他,对孟齐说道:“二哥,扶好四叔,我们走。”

    孟齐点头,吃力的扶起孟小铁。伙计看到,急忙过来帮忙。

    文泗不满的问道:“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不理我。”

    孟倩幽轻飘飘的回了一句:“怕吓到。”

    文泗被噎住。

    老大夫失笑。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文泗反应过来,也跟着出来,边走边说道:“你个死丫头,就凭你的胆量,我这点伤疤能吓到你?我看你是不想理会我吧?”

    孟倩幽回头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恭喜你说对了,我就是不愿意理你。”

    文泗再次被噎住。

    老大夫喷笑。

    孟倩幽不理他,继续往外走。孟齐和伙计扶着孟小铁跟在后面。

    文泗气恼:“我告诉你个死丫头,你别以为我”剩下的话在看到文彪时咽了回去。大步追上孟倩幽小声的问道:“他怎么在这里?”

    孟倩幽惊讶:“你认识他们?”

    文泗点头:“威远镖局的少主,我们家大部分的珍贵药材都是他们镖局是运送的,不过,他们镖局前段时间出事了,他们全家被判做了官奴。怎么会在你这?”

    孟倩幽停住脚步,低声把自己买下他们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文泗大惊,劝道:“万万不可,你还是把他们及早送走为好,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孟倩幽皱眉,问:“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让你这样大惊失色?”

    文泗欲言又止,道:“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与你听,总之你听我的,回去之后赶快再把他们卖掉。”

    孟倩幽摇头,道:“我既然已经买下来他们,就不会再把他们卖掉。”

    文泗有些着急,“我是为你好,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孟倩幽微微一笑,威胁道:“我买下他们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三人知道,那就是你宣扬出去的,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你?”

    文泗不愿意了:“这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他们难免会被人看到,你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

    孟倩幽赖皮的说道:“别人我不认识,我只认识你,这件事泄露出去,就是你做的。”

    文泗气得直跺脚。

    孟倩幽大笑。

    文彪在文泗出来的时候就认出他,看他低声给孟倩幽说话,猜到他是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心里沉了下去。

    孟齐和伙计把孟小铁扶到马车上坐好,孟倩幽也准备上马车,一名伙计举着手中的药包急冲冲的跑出来,喊道:“姑娘,你的药还没拿!”

    孟倩幽停住脚步。伙计把药递到了她的手上。

    孟倩幽道谢。

    伙计急忙摆手说不用。

    孟倩幽看了文泗一眼,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的药快配制出来了,到时你的脸就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了。”说完上了马车,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回家。

    文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孟倩幽说了什么,高兴的差点蹦起来,喜滋滋的自言自语道:“死丫头,不早说,害的我郁闷了这么多天。”

    文彪沉默的赶着马车往回走,走到一个分岔口的时候,孟倩幽吩咐他:“让文虎送他们两人回去,你和我去一趟李村。”

    文彪应声,对文虎说了一声。文虎点头,赶着马车回了黄庄。

    文彪赶着马车朝李村走,几次欲言又止。孟倩幽仿佛看到了他的动作一般,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吞吞吐吐的我看着烦。”

    文彪小心的问道:“刚才那是京城德仁堂的孙少爷吧。”

    孟倩幽应声:“是呀,文泗,他刚才说你们以前常打交道。”

    文彪试探性的又问:“那他有没有告诉姑娘我们犯了什么事情?”

    “我问了,他没说,只是让我把你们再送走。”

    文彪默了一下,才问道:“那姑娘的决定是?”

    孟倩幽轻松的回道:“我买下了你们,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我傻了才会把你们送走。”

    文彪一喜,小声问道:“那姑娘就不怕我们连累了你?”

    孟倩幽回道:“放心吧,就我们这乡下,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个京城来的人,你们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文彪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下来,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孟倩幽听到他的舒气声,在马车里微微一笑。

    到了张柱的家,孟倩幽下了马车,在门外高声的喊道:“姥爷姥姥,我来了!”

    张柱的爹娘昨天已经听张柱说了今天会有人送铜板来,所以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出门,听到孟倩幽的喊声,两人高兴的从屋里走出来,张柱娘笑着说道:“姥姥天天盼着你过来,今天终于把你盼来了。”

    孟倩幽高兴的喊过人,吩咐文彪把马车栓到门前的大树上后,把装铜板的xiangzi搬起来。

    张柱娘拉着她的手,亲热的说道:“累了吧,快进屋,姥姥先给你倒杯水喝。”

    孟倩幽随着张柱娘往屋里走,文彪搬着xiangzi跟在了后面。

    到了屋里,孟倩幽示意文彪把xiangzi放到地上后,打开。

    张柱娘看到满满一xiangzi的铜板惊呼:“我的天呀,这得有多少铜板?”

    张柱爹也是惊的瞪大了眼睛。

    孟倩幽看他们惊讶的样子,说道:“这是我刚从镇上兑换的五十两银子的铜板,放到家里,如果有谁想要结工钱的话,就让大舅拿给他。”

    张柱的爹娘差点被这些铜板迷花了眼睛,听见孟倩幽的话才惊醒过来,张柱娘担心的说道:“这些也太多了,放在家里万一被人偷了怎么办?。”

    孟倩幽搂住她的胳膊笑道:“姥姥,你不用担心,村里人现在都在荒山上干活,没有人有心思惦记着这些铜板。”

    张柱爹不赞同:“正因为村里人少,放这么的铜板在家里才不安全,万一有人起了歹心,我和你姥姥呼喊人都不会有人听到。”

    孟倩幽只想着一次性多兑一些铜板过来,没考虑到这个问题,见两位老人这样担心,当即说道:“是我没考虑好,这样,我少放一些在家里,等我回去时再把那些捎回去。”

    张柱的爹娘点头:“这样最好,省得我们整天守着这么多的铜板提心吊胆。”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以及孩子们送完一趟水回来,看到门口外的马车,就知道有人来了,走进院子里,张柱家的就问道:“爹娘,是谁来了。”

    张柱娘高兴的应声:“是幽儿过来了,你们快进来。”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放下肩上的担子,快步走进屋内,看到满xiangzi的铜板也是惊讶的不行。几个孩子更是惊喜的蹲下身子,摆弄着xiangzi里的铜板。

    张柱家的呵斥他们:“别乱动,动坏了就麻烦了。”

    孟倩幽笑道:“大舅母,这些都是铜板,动不坏的。”

    张柱家的一拍脑门:“哎哟,这些年家里穷,去别人家里的时候唯恐孩子弄坏了人家的东西咱赔不起,呵斥惯了。”

    孟倩幽被她的动作逗乐。

    张根家的说道:“幽儿,今天中午在这吃饭吧,我和你大舅母现在就去给你擀面条。”

    孟倩幽婉拒:“不了,二舅母,家里还有好多的事情,我还要赶回去。”

    张柱娘不舍:“晚一点回去耽误不了什么大事情,就听你二舅母的,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

    孟倩幽急忙说道:“姥姥,真的不行,二哥和四叔去镇上买菜的时候,和人起了冲突,我得回家去看看。”

    听她这样说,张柱家的关心的问:“齐儿没事吧?”

    孟倩幽回道:“我已经带他们去镇上的医馆看过了,二哥只是挨了几下打,没什么大事情。四叔比较严重,我给他抓的药还放在马车上,我得赶紧拿回去让他熬了喝掉。”

    病人的事耽误不得,张柱爹急忙说道:“那就别耽搁了,你们赶快走吧。”

    孟倩幽让张柱家的找来一个xiangzi,拨了一些铜板出去,吩咐文彪把剩下的再搬到马车上,和一家人告别后,坐上马车回到了孟家老宅。

    和孟倩幽分开后,文虎赶着马车先把孟小铁送回了家中。

    老孟氏看到孟小铁的惨样心疼的不行,忙问怎么回事。

    孟齐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挨打,自然是回答不上来。

    孟小铁更是紧闭嘴唇,一声不吭。

    老孟氏直嘟囔自己家这是怎么了,坏事一件接着一件。

    孟齐让文虎把买来的菜送到李大锤家里去,自己要留下来照顾孟小铁。

    孟中举看他也是一身狼狈,阻止他:“好孩子,看样子你也伤的不轻,赶快回家去歇息一下,你四叔我们照顾就行。”

    老孟氏也是劝他。

    孟齐只好回家。到了家门口,趁着孟氏不注意,悄悄的溜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快速的换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才装作没事的样子从屋子里出来。

    孟倩幽提着药包走进老宅,碰到刚给孟小铁擦洗完身子的孟义出来,说道:“孟义哥,这是我给四叔抓的药,麻烦你去给他熬一副过来。”

    孟义惊诧,问:“幽儿meimei,你怎么知道四叔受了伤?”

    孟倩幽简短的回道:“我恰巧有事情路过,看到四叔他们被打,替他们把人打跑以后,带他们去医馆看了看。”说完把手中的药包递给了孟义。

    老孟氏闻声从屋里出来,问:“幽儿,我刚才问过齐儿了,他说不知道为什么会挨打,你知道吗?”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回道:“是王九。”

    老孟氏一时没想起来王九是谁。

    孟倩幽提醒她:“就是他当初勾搭李翠花的。”

    老孟氏恍然大悟,骂道:“原来是那个畜生,他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铁儿都饶恕了他,他怎么还能对铁儿下这样的狠手?要知道会是今天这样,当初就不能饶他。”

    话是如此说,其实按当时的情形,如果当时把王九收拾掉的话,孟家的麻烦会更大,吴大财主会顺势碾压过来。现在孟家的实力不同以前了,收拾王九这种宵小之辈,自然易如反掌。

    所以孟倩幽轻声的回了声:“奶奶,他以后不会了。”

    老孟氏不明白。

    孟倩幽也没多做解释,走进屋内,看孟小铁紧闭双眼,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躺在那,开口说道:“我有办法让你不再被人欺负。”

    孟小铁猛地睁开眼睛,充满希望的看向她。

    孟倩幽撂下一句:“等你养好伤再说。”便转头离去。

    孟小铁久久的望着门口的方向,仔细的思量她的话是真还是假。

    孟倩幽和老孟氏打过招呼,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孟氏和几个女人的手头很快,西厢房里的布料都快被他们用光了。几人正说着这事,看到孟倩幽回来,孟氏问她:“幽儿,家里的布料快用光了,书包也存了不少了,你看看我们还用的着再缝制书包吗?”

    几个女人忐忑的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不再缝制的话

    孟倩幽早就想过这个事情,当即回道:“你们继续缝制不用停,过几天我再去买一些次点的布料回来。”

    几个女人松了一口气。

    看她们的样子,孟倩幽就知道她们担心什么,安慰道:“你们尽管放心的缝制书包,无论我家里存有多少,工钱都少不了你们的。”

    一个女人说道:“东家,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怕这么好的活计这么快就没有了。”

    孟倩幽笑道:“你们放心,不会的。我可是打算长期做书包生意的,如果这么快就不做了。等过段时间我的书包大卖的时候,我岂不是要哭死。”

    几个女人闻言放下心来,安心的做自己手里的活计。

    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中,把上次从德仁堂拿回来还没捣碎的药材,一一摊开,捣碎,想要按照自己记忆中的配方,再重新配一副去疤的药出来。

    大半天很快过去,到了去镇上的时辰,文彪和文虎收拾好马车,站在院子里恭敬的喊道:“姑娘,我们该去接少爷了。”

    孟倩幽从沉思中回神,放下自己手中还是没能做成的药膏,应道:“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说完,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一身干净的衣服,把自己身上充满药味的衣服换了下来,才快步走到马车上坐好。

    依然是文彪赶车,平稳的向镇上走去,坐在车上的孟倩幽,沉思了一会,冒出了一句:

    “文彪,你们的武功很高吗?”

    文彪没想到孟倩幽突然问这个问题,楞了一下,小心的问道:“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孟倩幽回他:“我只是好奇,随便问一下。”

    文彪想了一下才回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武功高不高,反正自从我们接镖以来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高手都没有失手过,只除了最后一次。”

    孟倩幽好奇:“最后一次怎么了?”

    文彪沉默,好半天才道:“我们就是因为最后一次护镖出了事情才被判做官奴的。”

    孟倩幽没有继续接着往下问,而是说道:“正好,我也会些武功,明天早上寅时末你们来大院里一趟,我们切磋一下。”

    文彪惊讶:“姑娘也会武功?”

    孟倩幽道:“会一些,一直想找个人试试,正好你们会武功,我们不妨比试一下。我看看自己能达到什么程度。”

    文彪,文虎恭敬的应声。

    马车到了学堂门口,学堂的大门还没有打开。

    看了看天色,孟倩幽下了马车,走到学堂门口等候。

    看门的夫子依旧热情的给她打招呼:“小姑娘,又来接你弟弟呀?”

    孟倩幽点头。

    夫子赞赏的说道:“大家之中,很少看到如此爱护弟弟的姐姐。”

    孟倩幽微笑着说道:“夫子过誉了,我们并不是什么大家,只是乡下普普通通的一家人而已。”

    夫子更加赞赏:“你小小的年纪如此谦虚,将来更会非一般人能比”。

    孟倩幽笑笑没有再说话。

    孟逸轩和孙良才一起从课室里出来,孟逸轩看到孟倩幽真的站在学堂门口等他,扬着满足的微笑向她跑过来。

    孙良才撇撇嘴,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也跟着走出来。

    孟倩幽牵起孟逸轩的手,等孙良才出来以后才走到了马车旁。

    周围的人奇怪的看向他们。

    三人坐好,文彪赶着马车往回走。

    孟逸轩坐到了孟倩幽的对面,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欢喜的看着她。

    孟倩幽被她看的心里发颤,故意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事情赶快说。”

    孟逸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邀功似的说道:“我今天卖出了两个书包。”

    孙良才不屑地“嗤”了一声:“不就卖出两个吗?我已经卖出十多个了。”

    孟逸轩没理会她,依旧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露出惊喜的神情,问:“你怎么卖出去的?”

    孟逸轩回道:“今天课间休息时,我听见有几人正在议论我的书包,就鼓足了勇气去问他们想不想买我的书包,十两银子一个。有两个人惊喜的不行,当即就应下,让我明天就捎过来。还有三人明显也想买,不过嫌有点贵,说,如果银子在少点就好了,他们肯定也会买下一个,”

    孟倩幽听后大喜,对于这个妖孽的方面的聪慧自己心里是蛮认同的,但在经商方面还是较担心,今天见此表现,恨不得抱起孟逸轩转个几圈,所以语气轻快的夸赞道:“我们家逸轩就是行,竟然会推销了书包了,太让我意外了。”

    听到她夸奖的话,孟逸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孟倩幽没在意,高兴的问他:“你晚上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给你做。”

    孟逸轩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心情愉悦的回道:“我想吃薯片。”

    孟倩幽满口答应:“没问题,我回去后就给你炸一些出来。”

    孙良才不满的高声说道:“他才卖出两个书包,你就这么痛快的答应给他做好吃的。我卖出十多个了,要求你给做个酸辣土豆丝,你还推三阻四的。”

    孟倩幽“啪”他了他的头一下:“谁推三阻四了,不是给你做了土豆炖肉了?”

    孙良才挨了一下,虽然不敢再大声说话,但也还是不满的小声说道:“他说的那个薯片,我也要吃。”

    孟倩幽又打了他一下:“哪次做的好吃的少了你的份,你再这样嘟嘟囔囔,没个男子的样子,小心我让你天天只喝粥。”

    孙良才这次吓得真的闭了嘴。

    孟倩幽和孟逸轩一路聊着卖书包的事情,孟倩幽又稍微点化了一下他如何有技巧的做推销,孟逸轩高兴的点头,牢牢记住。

    孙良才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又不敢开口问,心里憋闷的不行。

    几人到家。

    孟倩幽下了马车,直接去了旧屋里,拿出几个土豆出来,细心的削完皮后,将他们切成薄细均匀的片。

    孟杰和孟清凑过来,看到案板上的土豆片,兴奋的问:“姐姐,你是不是要炸薯片?”

    孟倩幽一边忙活一边回道:“是呀,姐姐给杰儿炸好吃的薯片,杰儿一会儿可要给姐姐帮忙哟。”

    家里的土豆越来越少,孟倩幽还要留作种子,所以吃土豆的机会就越来越少,偶尔只有家里人有要求的时候,才用它做一个菜,薯片更甭说了,家里人连提也不提,孟杰和孟清已经馋了很长时间了,怕孟倩幽说他们不懂事,也没敢要求过,现在听孟倩幽真的要炸薯片,高兴的齐声欢呼。

    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孟倩幽又去屋里拿了几个土豆出来。

    孟杰和孟清更是高兴的不行,在院子里蹦来蹦去的直嚷嚷。

    孟逸轩和孙良才也闻声而来,看到孟倩幽一人在忙活,孟逸轩懂事的蹲在灶台前开始烧火。

    孙良才没有吃过,自然不知道薯片是什么,只不过看孟倩幽答应了孟逸轩的要求,心里不舒服,才要求她自己要吃一些。现在见孟杰和孟清高兴的跳起来,心里也期待起来,眼巴巴盼望着孟倩幽赶紧把薯片炸出来,自己好尝尝怎么样。

    因为是临时决定做薯片,孟倩幽没有准备那么多的口味,只能做甜味的和咸味的两种,就这样,孟杰和孟清也高兴的不行,等第一批薯片出锅,稍微晾了一下之后,蹭到锅台边,迫不及待的一人拿起一块薯片吃起来。

    孟倩幽干脆把盛薯片的盘子交给孟杰,嘱咐他:“小心些,别烫到。”

    孟杰欢喜的端过盘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孙良才也凑了过来,看到薄薄的薯片,惊讶万分,学着孟杰的样子轻轻的拿起一块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还没等咽下去,就含糊不清的惊叹:“真好吃。”

    孟逸轩在灶台前烧火,小脸被火光烤的通红,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孟倩幽拿起一块薯片递到他的嘴边:“你最爱吃的,咸的。”

    孟逸轩抬头,惊喜的看着她。

    孟倩幽皱眉:“不吃吗?我的手可是很干净的。”

    孟逸轩赶紧咬了一一小口,满足的吃起来。

    “全拿着,我把剩下的也炸出来。”孟倩幽道。

    孟逸轩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使劲的擦了擦,想要接过剩下的薯片。

    孟倩幽抬高手:“算了吧,我还是给你拿着吧,你快吃两口。”

    有孙良才这个吃货在,盘子里的薯片很快被吃完。

    孟杰和孟清根本就没吃几块,一起愤怒的瞪着他。

    孙良才被瞪得心里发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默默的转去了灶台边。

    薯片炸完,孟氏的晚饭也已经做好,过来喊几人去吃饭。

    孟倩幽几人把薯片端了过去,放在了厨屋的桌子上。

    孙良才吃上了瘾,凑过去想再吃一些。

    孟倩幽阻止他:“薯片只能做零食,先吃饭,等晚上做完功课以后再吃。”

    孙良才不敢违背,恋恋不舍的看了几个盘子里的薯片一眼,乖乖的做到了桌子前吃饭。

    吃过晚饭,孟倩幽让孟逸轩和孙良才去做功课,自己和孟贤一起端着两小盘子薯片来到李大锤的家。

    李大锤夫妇和文彪的家人们大概也是刚吃过晚饭,正在收拾院子。文彪首先看到了他们过来,恭敬的问道:“姑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吗?”

    孟倩幽回道:“我做了一种新鲜的零食,给李奶奶和李爷爷以及孩子们拿过来尝尝。”

    李大锤家的惊喜:“还有我的呢,我可要好好尝尝。”

    孟倩幽把手中的盘子放到还没有收起的桌子上,笑着对李大锤夫妇说道:“这是薯片,我刚做出来的,您们尝尝。”

    李大锤家的看到盘子里薄薄的薯片,有些惊奇,小心的拿起一块,放入口中,咬了一口,薯片应声而裂,惊喜出声:“哎呀,真好吃!”

    文静和文钟舔了舔自己的小嘴唇,羡慕的看着她。

    孟倩幽接过孟贤手中的盘子,放到了他们的面前:“这是给你们的,吃吧。”

    两个孩子看向自己的爹娘。

    自己家以前是开镖局的,南来北往的去过不少地方,各种地方的吃食也吃过不少,唯独没有见过这薄薄的薯片,文彪家的知道这是好东西,急忙说道:“姑娘,这么稀罕的吃食怎么可以让他们吃。”

    孟倩幽回道:“这是我自己闲暇无事的时候琢磨出来的一种零食,原本就是让老人和孩子吃着玩的,没什么稀罕的,赶快让孩子们吃吧。”

    文彪家的还是犹豫。

    文彪在旁边说道:“既然姑娘让孩子们吃就吃吧。”

    文彪家的不再犹豫,小心的拿了两片放在了文静和文钟的手中。两个孩子欢快的吃起来。

    孟倩幽对剩下的几个稍微大点的孩子招手:“你们也过来吃一些。”

    几个孩子急忙摆手:“谢谢姑娘,我们不吃。”

    孟倩幽故意板起脸:“我命令你们吃。”

    几个孩子见她生气了,慌忙伸出手,一人拿了一片,就连最大的文松也拿了一块放入口中。

    孟倩幽恢复神情,道:“这就对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以后不用那么客气。”

    李大锤家的把自己面前的盘子往前推了推:“对对对,都是一家人,让孩子们把这些也吃了吧。”

    文氏三妯娌眼眶有些湿润,哽咽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老夫人。”

    李大锤家的摆手,道:“你们千万不要叫我老夫人,和其他人一样喊我婶子吧。”

    文彪这次死活不同意,认真的说道:“姑娘既然买下了我们,我们就是下人,不能因为姑娘对我们好,我们就没有了分寸,该遵守的规矩我们还是一定要遵守的。”

    文虎好文豹也出声附和。

    孟倩幽对称呼上无所谓,见他们坚持,也就没有在反对。只是吩咐文豹:“我四叔受伤了,明天你和我二哥一起去镇上买菜吧。记住了,如果再碰到有人找碴,你不必客气,直接打回去就行,出了什么事有我给你担着。”

    文豹响亮的应声:“知道了,姑娘。”

    第二天一大早,文彪和文虎准时来到大门前等候,孟倩幽给他们打开门,让他们悄悄的随自己来到了大院。

    孟贤看到他们过来,不解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解释:“是我让他们过来的,我想和他们切磋一下武功。”

    孟贤几人点头。

    孟倩幽让文彪、文虎huodong一下身体,自己也领着众人舒展了一下筋骨。

    完毕,孟贤和孟齐孟逸轩三人没有像往常一样绑上沙袋去木桩上行走,而是站在原地,等着看他们如何切磋武功。

    孟倩幽也没有催促他们,问文彪和文虎:“你们两人的武功谁要高一些?”

    文彪回道:“大概是我要高一些。”

    孟倩幽点头:“那我们俩个先比试一下吧。”

    文彪有些犹豫:“姑娘,我出手重,别伤到你,还是让我二弟给你比试一下吧。”

    孟倩幽摆手:“不必,你来就行。”

    文彪无法,只得抱拳说道:“姑娘,得罪了。”

    孟倩幽也摆好架势:“来吧。”

    文彪直着拳头打了过去。

    孟倩幽偏身躲过,厉声命令:“用力一些。”

    文彪原本是怕真的伤到她,只用了三分力气,听她如此说,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

    孟倩幽还是不满意,停下身体,说道:“不要畏手畏脚的,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我们好好的比试一下,让我知道我的武功和你这个高手相比能差多少。”

    文彪闻言不再犹豫,使出全身的气力攻了过去。

    孟倩幽见他来势凶猛,一转身,轻巧的躲过后,顺势踢出了一脚。

    文彪稍微一愣,差点被踢中,慌忙后退了两步,才勉强躲过,赞道:“姑娘,好灵活的身手。”

    孟倩幽没说话,攻了回来。

    文彪没动,等到孟倩幽近了才伸出手对着她打了过去。

    孟贤以为孟倩幽会被打中,齐声惊呼。就连文虎也忍不住喊了一声。

    孟倩幽却在文彪的拳头打到自己之前,身子一矮,侧躺到了地上,对着文彪的膝盖用力的踹了一脚。

    文彪吃痛,差点跪倒地上。

    文虎叫好:“姑娘这一招用的漂亮。”

    文彪没想到孟倩幽竟然能躲过自己的拳头,还踹了自己一脚,顿时收敛了轻视的心情,全神贯注的和孟倩幽比试起来。孟倩幽也不相让,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好多回合。孟倩幽好久没有碰到过这样高的对手了,越打越兴奋,而文彪却是越打越吃惊。

    文虎也是吃惊不自己兄弟几人从小练武。虽然不是顶尖的高手,但武功不高的人很少能在他们面前过上十招,而孟倩幽却已和大哥打了几十个回合,不仅没有败相,反而越打越顺手,如果不是大哥仗着人高马大的优势,反而说不定会被孟倩幽打败。

    孟贤他们在旁边看的也是热血沸腾,不断的为孟倩幽加油叫好。

    又过了十几招,孟倩幽瞅准一个空隙,飞跃到文彪的后面,一脚踢在了他的后背上。

    文彪不由自主的往前踉跄了两步,才停住脚步,回身对孟倩幽说道:“姑娘,我输了。”

    孟倩幽摆手:“你不必自谦,如果不是你手下留情,现在我恐怕早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文彪诚心说道:“姑娘说错了,我已经使出全力,奈何姑娘的伸手太灵活了,我总是打不中,心里实在是佩服的紧。”

    文虎也附和:“姑娘,我大哥确实已使出了全力。是姑娘的身手太好了,我大哥才一直没有获胜。”

    孟贤几人看到孟倩幽和文彪过了这么多招,心里痒痒,也想和他们不比试一下,巴巴的看向孟倩幽,请求道:“小妹,我们也想和他们比试一下。”

    孟倩幽吩咐文虎:“你和他们三个过几招,下手要轻,不要伤到他们。”

    文虎应声,上前走了几步,恭敬的对三人说道:“少爷,请。”

    孟贤、孟齐和孟逸轩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攻了过去,没过五招,全都被文虎撂倒在地。

    几人不信邪,齐齐的爬起来又打了过去,这次更快,三招过后,又全部倒在了地上。

    孟贤爬起来还想再继续。

    孟倩幽阻止他:“大哥,别打了,你们不行。”

    孟贤收住脚步,孟齐和孟逸轩也从地上爬起来。

    三人懊恼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道:“平时让你们多练功,你们不听,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差了吧,要不是文虎手下留情,说不定你们在他手里连两招都过不了。”

    三人羞愧的低下头。

    孟倩幽下命令:“从明天开始,你们每天早上再早起一个时辰,跟着文虎学武功。”

    没等几人应声,孙良才就嚎了一声:“还要早起,还让我们活不活了?”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说:“不想早起也行,只要你今天打过了文虎,从今以后你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

    孙良才不满:“你明知道我不会武功,还让我跟他比试,你这是故意刁难我。”

    孟倩幽点头:“我就是故意刁难你,你能怎么着?”

    孙良才被噎住。

    孟杰孟清捂嘴偷笑。

    孟贤三人高兴的应声。

    接下来的二十多天,孟贤三人卯足了劲头跟文虎学武功,只有孙良才时不时的偷懒。不小心被孟倩幽逮到,罚他围着木桩跑了二十圈。

    孙良才累的好几天腿还打哆嗦,从那以后,再也没敢偷过懒。

    孟倩幽除了隔三差五的去李村看看荒山开垦怎么样了,其余的时间全都呆在屋里研究去伤疤的药,就连盖房子的事情也很少过问,只有在众人弄不清楚的时候,才过去指导一下。

    孟仁一直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倒是孟义,在孟仁病好了以后,天天到新房子那边,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天气渐暖了,关闭腊肠作坊的日子也来到了。

    最后一天的上午,孟倩幽和孟贤早早的把工人们的工钱核算了出来,备好足够的银钱,准备下午关闭作坊以后给人们发工钱。

    到了下午,工人们早早的制作完腊肠,晾晒好了以后,站到大门口排队等候。

    文虎抬了一张桌子出来,文彪则把装银钱的xiangzi搬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孟倩幽走到门外,笑着对人们说道:“今天咱们的作坊就要关闭了,我们已经给大家核算好了工钱,待会你们领到手里以后,就可以回家好好的休息几天了。”

    有个工人大声说道:“东家,我们不想休息,只想干活。”

    孟倩幽笑道:“活计没有问题,过几天还会有的,你们暂且休息几天,等我招工的时候再喊你们过来。”

    闻言工人们大喜,纷纷问道:“东家,真的还有活计要我们干?”

    孟倩幽点头,回道:“那是当然,我何时哄骗过你们,这次的活计不但你们能干,连你们的家人也可以跟着一起干。”

    工人们更加的高兴,连声询问是什么样的活计。

    孟倩幽只说了一句:“到时你们就知道了。”便不再解释。

    只要有活干,能挣来铜板,什么样的活计工人们也愿意干,见孟倩幽没有细说,也就没有再问。依次上前领工钱。

    这次是孟贤记账,孟齐帮着发工钱,速度也不是很慢,在天黑以前除了吴大五人和张木五人的工钱,其余的都已经发完。

    工人们散去,留下这十人不安的站在原地。

    孟倩幽让吴大五人过来领工钱,领完以后对几人说道:“放你们三天假,回家去看一下,三天以后早早的回来上工,回来晚了,小心我重罚你们。”

    吴大五人这段时间以来每天虽然过的有些劳累,但是心安,既不用担心有人会随时报复,更不用担心家里人会因为自己而被人刁难,正担心作坊关了,自己没有活计干,孟倩幽会不会撵走他们,现在听到她这样说,惊喜的不行,连声说道:“不会的,姑娘,我们一定会准时过来的。”

    孟倩幽摆手,五人拿着工钱高兴的结伴走了。

    张木五人忐忑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对五人说道:“也给你们三天假,回去和家里人团聚一下,至于你们的工钱,明天我就会派人挨个给你们送回去。”

    张木五人也是大喜,千恩万谢以后离去。

    孟倩幽吩咐文彪和文虎:“明天从镇上回来后,你们把他们五人的工钱分别给他们送到家里去,如果有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

    题外话

    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厚爱与支持,今天多更了2000哟,希望以后不要被追杀,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