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诬告
    第二天文彪,文虎两兄弟送完孟逸轩和孙良才以后就赶着马车直接去了孙庄。挨个的把张木、**,刘成和朱武的工钱送到了各自的家中。

    自从孟倩幽应承这几家人每个月不但会让他们回家一次,还会按时把工钱送过来以后,这几家人都感激的不行,任何不满的心思都不再有,看到两人真的把工钱送来,感动的不行,就连朱武的媳妇都激动的给两人鞠了一躬。

    文彪、文虎感叹,自己主子收买人心真的有好手段。

    两人最后打听着来到李墩的家。

    所谓的家也就是两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一圈用篱笆搭成的院墙。文彪、文虎两人自小在京城长大,虽然走南闯北的去过不少地方,可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穷破的人家。

    文虎站在篱笆墙外高声喊道:“家里有人吗?”

    一个年老的妇人颤颤巍巍的从屋里出来,见两人牵着马车站在自己的门前,心里疑惑,问:“你们找谁?”

    文虎礼貌的问道:“这是李墩的家吗?”

    老妇人的脸沉了下来:“你们找错地方了。”

    文虎疑惑:“我们是一路打听过来的,应该是你家没错呀。”

    老夫人声音不虞的说道:“我说不是就不是,你们快走吧。”说完,转身回了屋。

    李墩吃过早饭后出去找几个狐朋狗友,心里惦记着孟倩幽让人过来送工钱的事情,没玩多大一会就回来了,正巧看到文彪、文虎两人站在自己门口,急忙点头哈腰的过来打招呼:“您们二位过来了。”

    两人看到李墩回来了,心知这正是李墩的家,心里疑惑里面的老妇人为什么不承认。

    文虎说道:“姑娘让我们过来给你送工钱,快把你的家里人叫出来。”

    李墩对着屋里大喊:“娘,你出来一下,东家派人过来给送工钱了。”

    屋里没有动静。

    李墩又大喊了一声。

    老妇人苍老的声音才从屋里传出来:“我早已经和你断绝了母子关系,你们东家送工钱来与我何干。”

    听他这样说,两人同时看了李墩一眼。

    李墩急的跺脚:“娘,东家可是给送来了一千多文的工钱。”

    屋内静了一下,老妇人依然没有出来。

    李墩对两人说道:“我娘正在和我闹意见,你们能不能把工钱给了我?”

    文虎摇头:“姑娘让把工钱交到家人的手中,如果你娘不肯出来收,我们就拿回去了。”

    李墩急忙摆手:“别别别,我这就去把我娘喊出来。”说完,快步走进了屋中。

    屋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李墩的乞求声。

    文彪、文虎对望一眼,奇怪李墩的娘怎么会是这个态度。

    好半天的功夫,老妇人人才在李墩的搀扶下,又走了出来,站在院中不吱声。

    李墩点头哈腰的走到两renmian前,讨好的说道:“我娘已经出来了,你们可以把给工钱给我了吧。”

    文虎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李墩娘面前,举着手中的钱袋说道:“这是李墩这个月的工钱,一千三百一十个铜板,你数一下。”

    李墩娘没有动。

    文虎继续说道:“如果您不愿意收这些铜板,我们就拿回去再拿回去交给姑娘。”

    李墩上前,着急的说道:“娘,我们刚才不是都在屋里说好了吗?你快把铜板接过来呀。”

    李墩娘看了他们一眼,慢吞吞的伸出手接过钱袋,顺手递到了李墩的手中。

    李墩欢喜,牢牢的抓住钱袋不松手。

    文虎道:“我们姑娘说了,这个工钱必须由家人保管,如果你们敢私自花用,回去后我们姑娘定会严惩。”

    李墩吓得把钱袋放回自己的娘手中:“娘,你拿着。”

    李墩娘这才深深的打量着文虎。

    文虎话有深意的说道:“我们每个月都会过来送一次工钱,如果有事你尽管对我们说。”

    李墩娘握紧了手中的钱袋。

    李墩讨好的说道:“您们放心,没有我娘的允许,我是绝对不对乱动这些铜板的。”

    文虎点头:“最好如此,姑娘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如果被她知道了你做出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想到孟倩幽整人的手段,李墩不禁打了个寒颤,再次保证:“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乱动这些铜板。”

    文虎看了他一眼,礼貌的和李墩娘打过招呼,转身走出李墩家,和文彪一起赶着马车走了。

    看他们走远,李墩才松了一口气。站直身子,笑嘻嘻的说道:“娘,你看这些铜板?”

    李墩娘又把钱袋放入了他的手中,一言不发的转身回了屋。

    李墩高兴的惦着手里的钱袋出了家门,想去找那几个狐朋狗友挥霍一番。路过朱武家,看到朱武一家人在院子里有说有笑,停住了脚步。

    朱武也看到了他,见他手里拿着钱袋,皱眉,问:“李墩,又去找你那几个狐朋狗友呀。”

    李墩点头,笑嘻嘻的说道:“对呀,这个月东家给了这么多的工钱,我们几个正好可以好好的喝一顿。”

    朱武不赞同:“你老娘天天吃不饱,你怎么不留下这些铜钱给她买些粮食,反而去喝酒呢?”

    李墩的神色暗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我老娘已经给我断绝了关系,即使我给了她铜板,她也是不要的。”

    朱武劝道:“那是因为你以前做下的错事太多,你老娘一气之下才跟你断绝了关系。如今你改好了,还每个月按时有工钱,你去恳求,你老娘自然就原谅你了。”

    李墩犹豫。

    朱武接着劝道:“再说了。姑娘每个月都会让人过来送工钱,要是哪天让她知道了你没有把钱交给你老娘,而是和几个狐朋狗友挥霍完,估计她会把你的皮扒了的。”

    想到那种画面,李墩一哆嗦,赶紧说道:“我这就回家。”说完,拿着钱袋转身急冲冲的往回走。

    文彪两人送完工钱回去以后,把过程详细的给孟倩幽说了一遍,听到李墩家的时候,孟倩幽稍微皱了下眉头,道:“我知道了,你们两人辛苦了,去歇息一下吧。”

    两人恭敬的应声,把马车放好后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孟倩幽想了一下,来到了盖房子的地方。

    有人找来的大工手艺真的是好,手头也快,这二十来天的时间,房子已经盖完了一大半。

    正在到处巡视,督促人们的有人看到孟倩幽过来,高声打招呼:“孟姑娘,你看我们盖的怎么样?”

    孟倩幽称赞:“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您真是费心了。”

    有人摆手:“分内之事,姑娘不必客气。再说了,我也有我的目的,我还想等着这座大宅院盖成之后给自己扬名呢。”

    孟倩幽肯定:“一定会的。”

    有人大笑道:“那就借姑娘吉言了。”

    孟倩幽也露出微笑,问:“您见到我大伯了吗?”

    有人回道:“刚才看到在那边,我去帮你叫过来。”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去找,您忙您的。”

    按照有人指的方向,孟倩幽找到了正在忙活的孟大金:“大伯,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孟大金停下手中的活计,问:“什么事?”

    “我想买一些荒地种土豆,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去量一下。”

    孟大金从孟二银的口中听说过土豆能卖到一两银子一斤,闻言立刻说道:“咱们现在就去。”

    孟倩幽看了看天色,阻止他:“马上就要中午了,等吃过饭以后我们再去吧。”

    孟大金点头:“也好,吃过午饭后我直接去荒地等着,你们尽快过去就是。”

    得到了确切的时间,孟倩幽回家就让孟氏早点做午饭,说自己下午要去丈量荒地。

    孟氏见天气一天天的暖和起来,孟倩幽却不提种土豆的事情,心里早已经急的不行,今天终于听到孟倩幽去丈量荒地了,立马高兴的去做饭。

    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听到孟倩幽的话互相看了看,一个女人大着胆子问:“东家,你买完荒地以后是不是还要找人去清理?”

    孟倩幽点头。

    另一个女人期待的问:“那我们的家里人可以去吗?”

    孟倩幽回道:“可以。”

    女人欣喜,道:“那我先报个名,到时候让我们家的那口子早点过去。”

    其余女人也纷纷说自己家也要报名。

    孟倩幽笑道:“不用报名,荒地买好以后,我会告知你们的,你们让你们的家人直接过去就行。”

    几个女人道谢。

    孟二银父子三人中午回来吃饭,孟倩幽把下午去买荒地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让孟贤和孟齐吃过午饭后和自己一起过去。

    孟贤和孟齐点头,孟二银有些羞愧:“幽儿呀,爹现在一心想把房子给你爷爷奶奶早点盖起来,荒地的事情暂时就不管了,等房子盖好以后,我在全心全力的帮你种土豆。”

    孟倩幽笑道:“买荒地本来也没有多少事情,爹就不用管了,您只要看着把爷爷奶奶的大宅院盖好就行。”

    吃过午饭,孟倩幽让孟齐去喊文彪、文虎两人。自己和孟贤来到了村西头的荒地。

    孟大金已经在荒地上等着了,看到他们过来,拿出丈量工具,问:“幽儿,你打算买多少。”

    孟倩幽看了一下,道:“这些全都买了吧。”

    孟大金吓了一跳:“这些足足有一百多亩,你全要买下?”

    孟倩幽点头。

    孟贤也问:“我们是不是买的太多了,家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土豆种子。”

    孟倩幽回他们:“土豆一年可以种两季,我们这春季的种子是不多,等到秋季的时候,这些荒地怕是还不够用呢。”

    孟大金和孟贤从来没有听说过一种作物一年可以种两季,惊讶的不行。

    文彪和文虎随着孟齐过来。

    孟倩幽让孟大金把丈量工具交给他们,他只负责登记就好。

    孟大金拿好登记本,告诉文彪两人怎么才能正确的丈量。

    文彪两人很快就领会了,按照孟大金教的方法很快的丈量起来。

    孟大金在一边快速的登记。

    孟倩幽三人顺着荒地走了很远才走到尽头,孟贤讶异,说道:“平时总是从这边走来走去,也没感觉荒地有多少,怎么今天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走过来。”

    孟齐也点头附和。

    孟倩幽笑着说道:“那是因为心境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候为了能多做些活,每次都是从这边匆匆过去,哪里有心情看这些荒地。今天不一样了,我们是来买这些荒地的,心情闲适很多,自然就感觉这些荒地多了。”

    两人恍然。

    即使文彪和文虎的动作很快,这些荒地也足足量了一下午才量完。

    孟大金合上登记本,说道:“我明天上午就去官府登记,办好地契以后,就可以找人清理了。”

    孟倩幽点头:“明天让大哥和您一起去,荒地全部写成大哥的名字。”

    孟贤吓了一跳,急忙摆手:“小妹,这怎么可以,荒地是你买下的,应给写你的名字才对。”

    孟倩幽说道:“大哥错了,这荒地是咱们家买下的,自然是写你的名字。我是不会要的。”

    孟大金这段时间以来,虽然对孟倩幽心服口服的很,但从骨子里认为女孩子早晚是别人家里的人,这么多的荒地当然是不愿意写到她的名下,见孟贤还是不肯,开口劝道:“幽儿说的对,你是家里的长子,这荒地应该写你的名字。至于幽儿,早晚是要出嫁的,到时改来改去的多麻烦。”

    话落,孟倩幽笑看了他一眼。

    “可是”孟贤还要推辞。

    孟倩幽打断他的话:“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大哥就不要再说了,还是回家准备好银子,明天早点跟大伯去官府把地契拿回来,我好开始找人开垦荒地。”

    孟贤无奈,咽下到嘴的话。

    回到家里,孟贤立刻就把这这件事告诉了孟氏夫妇。

    孟二银和孟氏到是没有意见,荒地都是自己家的,三个孩子写谁的名字都可以。

    孟贤不愿意,坚持荒地写孟倩幽的名字。

    孟氏说他:“幽儿让写你的名字,就写吧,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等她出嫁的时候再送给她不就好了吗?”

    孟贤恍然:对呀,小妹出嫁的时候自己可以送给她呀,反正她也不会嫁到远处去,顶多就是在外面另盖一处房子而已。想通这些,孟贤便不再推辞,高高兴兴的应承下来。

    第二天孟贤和孟大金坐着送孟逸轩和孙良才的马车去了镇上,等送了两人进学堂后,文彪就赶着马车来到了镇衙。

    孟大金是村长,有买卖荒地的权利,再加上这么多的荒地,镇长又从中捞了不少,自然是没有刁难,高兴的让师爷给孟贤办了地契。

    孟大金没想到办的这么顺利,对镇长一番道谢。

    镇长摆手,道:“你们村里的荒地如果不够,附近几个村里还有不少,到时我可以替你给他们的村长打声招呼。”

    孟大金再次道谢:“多谢镇长,暂时不用了,以后如果他们想要买,我一定让您给帮忙。”

    镇长点头,示意师爷把抽成的钱交给孟大金。

    孟大金急忙说道:“您和师爷忙了半天,这点银钱就请您二位吃点饭吧。”

    镇长见他如此的识时务,满意的说道:“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我定会给你办妥。”

    孟大金赶忙再次谢过。

    出了镇衙,孟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孟大金笑话他:“幽儿来的时候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你可倒好,吓得腿到现在还哆嗦。”

    孟贤红了脸。

    两人回到了家中,孟氏把拿回来的地契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了好多遍,也舍不得放下,激动的说道:“娘做梦都想着咱家能有这么多的地,没想到这回终于实现了。”

    一屋子的人大笑。

    孟倩幽这次让孟贤和孟齐负责招工的事情,自己和孟氏把旧屋里的土豆全都搬了出来,找了一个温度适中的地方放好。

    孟氏不解,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孟倩幽解释:“土豆的种子就是土豆发出来的芽,我们把他们放在这个地方,是让它们多生出一些芽来,到时候我们可以多种一些。”

    孟氏从来没听说能把发的芽做种子的,十分好奇,像个小孩子一样,每天闲着无事的时候就过来看看,土豆到底能发出什么样的芽。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孟贤和孟齐这次招人就老练了很多,没用多长时间就招了不少的人过来。

    孟倩幽像开垦荒山一样,清理荒地也分成了两种方式,一种是日工,再一种分块。日工是每天三十文钱,分块的话是按照分成的块大小给工钱,不过可以全家一起去清理。

    听可以全家一起去清理,村里人没有任何犹豫的都选择了分块。

    孟倩幽告诉了人们自己对清理荒地的要求,让村里人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做不合格的话不给工钱。

    村里人都是常年干活的人,对这点要求自然是不在意,都点头答应。

    孟倩幽吩咐吴大几人拿好丈量工具,按照自己的要求把荒地分成大小不等的块。让孟贤、孟齐去监督,告诉他们,一定要严格把关,否则的话,种的土豆长不出来。

    两人慎重点头,让村里人带好清理的工具,带头来到荒地上。

    吴大几人已经分好了一些,孟贤按照报名的先后顺序让他们自己选择。家里人多的当然就选择大块,人少的选择了小块。

    先选择的人们已经开始干活,后面等的人心里不免有些着急,好容易等到自己家选好了以后,全家卯足了劲头清理了起来。

    吴大几人丈量完,合计了一下,五人也选择了一块大的进行清理,张木几人也学他们的样子选了一块。

    孟倩幽安排好这一切以后,回屋接着研制治伤疤的药,外面有人怯怯的喊:“孟姑娘在家吗?”

    孟倩幽走出屋子一看,李狗剩的爹娘正不安的站在院子里。笑着问他们:“你们有什么事吗?”

    李狗剩的娘怯怯的问:“我们也开垦荒地,可以吗?”

    李狗剩是独子,被判处劳役之后,家里只剩下他的爹娘和媳妇以及两个年幼的孩子。家里没有什么好的生活来源,日子过的很是窘迫。今天看到村里人几乎都去清理荒地了,也动了心思。可李狗剩对孟倩幽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让孟倩幽不顾同村人的情分把他送去了服劳役,李狗剩的爹娘怕她不答应,一直没敢过来。直到看到村里人都走了,两人再也坐不住了,才咬了咬牙,拉下了脸面,过来问问。

    孟倩幽笑应:“当然可以呀,只要能按照我的要求把荒地清理好,谁都可以。”

    李狗剩的爹娘以为两人会祈求一番,没想到孟倩幽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不相信的看向她,小心翼翼的问:“你答应我们了?你不记恨狗剩对你做过的一切?”

    孟倩幽笑着回道:“你们虽然是李狗剩的爹娘,但他做下的错事与你们无关。在我眼里,你们和其他本分的村民一样。”

    李狗剩的爹娘互看了一眼,感激的连声道谢:“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孟倩幽摆手:“回家拿上工具,快去吧。”

    两人再次道谢,回家喊上李狗剩的媳妇和两个孩子,一起去了荒地。

    孟贤自然也是没有在意,让他们挑了一块,清理了起来。

    因为是分块,多劳多得,荒地上的人们都是卯足了劲头,干的热火朝天,一天过去,荒地竟然被清理出了一小半。

    第二天,歇息了一晚的人们劲头更足了,不到中午,有的人家甚至都清理完了自己家的那块,让孟贤检查合格后,又去选了另一块。剩下的人看到他们已经开始开垦第二块,也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荒地上的人们正干的浑身起劲,远远的有几名衙役跑过来,对着荒地上的人们高声吆喝:“停下,都停下!”

    村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害怕的看向衙役。

    孟贤心中也害怕,硬着头皮上前,小心的问衙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几位让我们停工?”

    一个领头的衙役说道:“有人到官府告你们,说你们买荒地的时候谎报了数量,镇上派我们和师爷过来调查。”

    孟贤回道:“不可能,荒地是我亲自看着丈量的,一分一毫的都没有多出来。”

    衙役看了他一眼,问:“荒地是你买下的?”

    孟贤点头。

    衙役道:“是不是谎报了数量,等一会我们师爷过来量过以后就知道了,你先让他们停工,不许再清理。还有,去把你们的村长喊过来。”

    孟贤不敢怠慢,让孟齐去喊孟大金,自己则转身对众人说道:“大家先稍微歇息一下吧,等一会弄清楚了大家再清理。”

    众人闻言放下手中的工具,静静的坐在自己已经清理好一部分的荒地上等着。

    又过了好长时间,师爷和另一名衙役匆匆的赶来。

    走到荒地前,师爷看到人们已经停工,满意的点头,问:“村长过来了没有。”

    领头的衙役点头哈腰的回道:“已经让人去喊了,应该马上就会来到。”

    孟大金正在监督人们盖房子,听到孟齐的话心里吃惊,不明白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去官府诬告自己。不过好在自己没有徇私,便也没有害怕,让孟齐去喊孟倩幽,自己快步来到荒地前,看到师爷和衙役正满脸不善的站在那,急忙上前问道:“不知师爷和几名衙役到此,是为何事?”

    师爷哼了一声:“孟村长,亏的镇长对你夸赞有加,说你会办事,没想到你竟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隐瞒了不少的荒地数量。”

    孟大金急忙恭敬的回道:“师爷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隐瞒荒地的数量了?”

    师爷又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和镇长不知道,这荒地是卖给你的侄儿了,你岂能不徇私?”

    孟大金辩解:“这荒地是卖给了我的侄儿不假,可我真的没有徇私,一分的荒地也没有多给他。”

    师爷不信:“有没有徇私你说了不算,等我们量过以后再说。”说完,对衙役一挥手:“你们几个马上丈量。”

    衙役还没应声,孟倩幽的声音传来:“慢着!”

    衙役们没动。

    师爷看到她过来,脸上闪过疑惑的神色。

    孟倩幽走到师爷面前,笑吟吟的说道:“重新丈量荒地可以,不过我想知道,是什么人诬告我们?”

    师爷眼神闪了闪,道:“这个你不必知道,如果你们真的没有谎报荒地的数量,我们重新丈量你们也不用害怕。”

    孟倩幽摇头:“话不能这么说,我大伯刚上任不久,正是在村民们心中树立威信的时候,现在有人诬告他徇私,肯定是不怀好意,我们岂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

    原本在李村卖荒山的时候,师爷见孟倩幽出手大方,加之又和镇长相识,卖了她不少的面子,暗中多给了不少的荒山,想着孟倩幽以后见了他怎么也得客客气气的,没想到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分面子也不给他,心中恼怒,语气强硬了不少,道:“孟村长都没有意见,我们重新丈量荒地与你何干,赶快闪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孟倩幽也不恼,依旧笑吟吟的说道:“师爷误会了,这荒地是我们家买下的,孟村长又是我大伯,这两件事都关联到我,我不想管都不行。”

    师爷惊诧:“是你买下的?”

    孟倩幽点头。

    师爷又问:“那为何写的不是你的名字?”

    孟倩幽笑着回道:“大哥是家里的长子,这荒地理应写到他的头上。”

    师爷看了孟贤一眼,这才为难的说道:“孟姑娘,我不是不告诉你告发你们的人是谁,而是镇长有令,不许把告发你们的人说出去。”

    孟倩幽问:“为何?”

    师爷看了看周围的人,低下头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实不相瞒,实在是告发你们的人给了镇长一百两银子,要求查出你们谎报荒地的数量以后,撤了孟大金的村长,他再继续坐上去。”

    孟倩幽皱眉:“再?”

    师爷点头。

    孟倩幽了然。

    师爷重收拾好神色,对衙役说道:“还不快去?”

    衙役这次拿着准备好的丈量工具过去量荒地。

    孟倩幽没有阻拦。

    师爷清了清嗓子,故意严厉的高声说道:“孟村长,等量完以后,发现你没有徇私,我会回去禀告镇上,让他奖赏你,如果你徇私了,你这村长就不必做了,等着换人吧。”

    他的话刚落,坐在地边等候的村里人纷纷窃窃私语。

    孟大金默不作声。

    孟倩幽则大声回道:“不用师爷说,如果我大伯徇私了,我第一个带头把他从村长的位置拉下来。如果他没有徇私,而是有人诬告,我也定不会饶过那个人。”

    人们听她笃定的语气,知道孟大金肯定没有徇私,知道等衙役们丈量完以后自己家还能就行干活,慌张的心安定下来,老实的坐在地上默默的等待。

    衙役们的动作很快,没用多长时间就量完,走到师爷的身边,恭敬的说道:“师爷,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一十七亩。”

    听到衙役的话,干活的人们彻底放下心来。

    师爷没想到孟大金真的一点都没有徇私,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如此甚好,我们即刻回去给镇长交差。”

    衙役们应声。

    师爷又歉意的对孟大金说道:“孟村长也莫怪,实在是镇长交代下来的差事,我们不办不行。你放心,我回去后一定如实的禀告村长,让他好好的夸奖你一番。”

    孟大金有礼回道:“那就多谢师爷了。”

    师爷见他态度有些冷淡,心知这是怪罪了自己,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吩咐衙役们:“走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师爷和几位衙役走回去实在是太辛苦了,这样吧,我们家里有马车,我和大伯送你们一趟。”

    来的时候,整整走了两个时辰,师爷差点去了半条命,回去的时候正发愁,听到孟倩幽这样说,大喜,也没有多想,顺势说道:“那就多谢孟姑娘了。”

    孟倩幽摆手:“不用,以后家里再有什么事的时候,还望师爷给行了方便。”

    师爷连忙应声:“好说,好说。”

    孟倩幽扬身喊道:“吴大!”

    吴大赶紧跑过来:“东家。”

    孟倩幽吩咐他:“你跑去告知文彪和文虎,让他们收拾好两辆马车在村口等我们。”

    吴大应声,快步的跑走了。

    孟倩幽说道:“师爷,我们去村口等候吧。”

    师爷和几名衙役高兴的和朝村口走去,孟大金沉默的跟在后面。孟倩幽低声说道:“大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刘贵诬告的我们,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你从村长的位置赶下来,他好重新坐上去,所以我才让你和我一起送师爷回去,在镇长面前好好的整治他一番。”

    孟大金惊讶。

    孟倩幽说道:“您现在是村长,首先要和师爷和衙役们打好关系,俗话说的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现在对他们的态度不能这么冷淡。”

    孟大金愣了一下。

    孟倩幽点头。

    孟大金意会,收敛了神色,走上前去,和师爷热情的说了什么。

    师爷虽诧异他的改变,但到底是自己理亏在先,也热情的回应他。

    几人到达村口,文彪和文虎各自赶着一辆马车在等候。

    孟大金和师爷以及几名衙役一起上了文虎的马车,孟倩幽单独一人坐上了文彪的马车。

    孟倩幽吩咐了一声,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朝镇衙走去。

    刘贵正坐在镇长上赏赐的小凳上悠闲的等待。

    马车到了镇衙,师爷几人下车,对孟倩幽一番感谢。

    孟倩幽摆手:“师爷不必客气,我不单单是送你们回来,我还想看看到底是谁诬告我们。”

    师爷愣住。

    孟倩幽笑道:“想必那人现在还在衙内等着好消息吧,正好我们去见见他。”说完,大步走进镇衙内。

    师爷等人来不及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进去,一时追悔莫及。

    孟大金也随后跟了进去。

    刘贵正做着白日梦,看到他们走进来,吓得从一下子站了起来。

    孟倩幽笑着跟他打招呼:“刘爷爷,好久不见,你现在可好呀。”

    刘贵看到她的笑容,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镇长也没料到他们会过来,赶紧坐直了身体。

    孟大金和孟倩幽恭敬的给镇长见过礼。

    镇长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们两人怎过来了,是有什么要事吗?”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了刘贵一眼,回道:“我们是想问问镇长,诬告他人,应该判处什么样的处罚?”

    镇长被她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不解。

    师爷赶紧上前将自己丈量的结果告诉了他。

    镇长明白过来,暗自瞪了师爷一眼。

    师爷心虚的退下。

    镇长收了刘贵的一百两银子,自然要为他开脱,思量了一下说道:“刘贵也是为了孟村长着想,怕他刚做了村长就徇私,以后会越来越贪心,犯下大错。”

    孟倩幽笑着回道:“镇长所言不错,我替大伯在此谢谢他的好意了。不过我想问的是,既然是为了我大伯好,为什么不当面给我大伯说,而是舍近求远的到您的面前诬告我大伯?”

    刘贵还不知道丈量的结果,心里笃定孟大金一定会谎报荒地的数量,理直气壮的反驳:“我怎么诬告他了?他报的荒地的数量就是与官府的丈量不符。”

    孟倩幽幽幽的一笑,问:“刘爷爷怎么知道报的数量不符?”

    师爷一直给刘贵使眼色。

    刘贵没看到,得意的说道:“肯定会不符的,那么多的荒地,即使我在任的时候,也会看在同村人的面子上,多给量一些的,更何况他是你亲大伯,不多给你们一些才怪呢。”

    孟倩幽“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您自己瞎想的,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我大伯如果没有多给我们,你的下场会如何?”

    刘贵笃定:“不会的,他不可能一点都不给你们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师爷,麻烦您给他说一下丈量的结果吧。”

    师爷看了刘贵一眼,无奈的拿出登记本说道:“经过我和衙役准确的丈量,孟家买的荒地总共是一百一十七亩,和报上来的数量一样。”

    刘贵听完,不相信的大声问道:“这怎么可能?”

    孟倩幽笑了一下,不急不缓的问他:“怎么不可能?我们家又不缺少那点银两,何苦让我大伯做出徇私的事情,以后让村里人知道了,戳我们家人的脊梁骨。”

    “给我看看!”刘贵一把夺过师爷手中的笔记本,仔细的核算了一下,发现数目正好,跌坐在了地上,嘴里重复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师爷同情的看向他。

    孟倩幽重新问镇长:“现在已经清楚,确实是刘贵诬告了我们,不知镇长想怎样惩治他?”

    镇长想到到手的银子还要吐出去,心疼的不行,恨恨的看了刘贵一眼,大声喝道:“大胆刘贵,你没调查清楚,就诬告他人,你可知罪?”

    题外话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为解元。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为解元。

    恭喜巧克力糖231荣升为解元。

    感谢亲一直以来的陪伴,爱你,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