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议亲事
    刘贵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大堂上,大声申辩:“镇长,即使我是诬告,也是他们逼得。”

    镇长听出端倪,立刻说道:“刘贵,他们如何逼迫于你,你速速说来,即使孟大金是村长,我也不会偏袒与他,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刘贵做了村长多年,岂会听不出镇长的弦外之音,当即就挺直了腰板,理直气壮的说道:“当初他们用我儿子的卖身契逼迫我让出村长的位置,我只有一个儿子,舍不得他受苦,万般无奈之下答应了他们,可我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让他们把熏肉的方子给我,好让我以后的生活有个保障。他们满口答应,我也是喜不自胜,立刻就过来和他们办了交接手续,谁知道孟大金做了村长以后,他们立即就反悔了,把熏肉的方子告知了村里的所有人,让我空欢喜了一场。”

    镇长一直纳闷贪心的刘贵怎么会轻易的让出村长的位置,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之间是做了交易,沉下脸色,不悦的说道:“刘贵,你们的胆子太大了,竟敢拿村长的位置做交易。”

    刘贵心急之下把这件事说出来,根本就没想到后果,听镇长一问,又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说道:“镇长饶命呀,实在是小人的儿子被迫卖身给了她,他们每天让他做最脏的活计,吃最差的饭菜,时不时还要挨打,小人实在是心疼,迫于无奈之下才答应了他们的这个要求。”

    镇长哼了一声,转问孟大金:“孟村长,你可知罪?”

    孟大金并没有跪倒地上,不卑不亢的回道:“刘贵是自愿让出村长位置的,小人不知罪在何处。”

    孟倩幽赞赏的看他一眼。

    刘贵急忙辩驳:“你撒谎!如果不是你用大宝威胁我,我怎么会让出村长的位置?”

    孟大金反驳了回去:“是你利用你村长的身份,先用宅基地的事情要挟我们给你熏肉方子的,我们不得已才想出了这个对策。”

    刘贵也不甘示弱:“我哪里要挟你们了,明明是我想要把那块宅地基让村民们开垦成良田,是你们贪心,非得要在那里盖房子的,我帮你们担了很大的风险,要你们一个方子怎么了?”

    孟倩幽笑了一下,讽刺的说道:“把如此不要脸的做法,说的如此的冠冕堂皇的,你还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刘贵的老脸挂不住,怒声说道:“死丫头,你别嚣张,今天我们就当着镇长的面把事情说清楚,我倒要看看孟大金这村长还能不能够做的住?”

    孟倩幽也不心虚,慢悠悠的回道:“那就说吧。”

    而后,对着镇长一行礼,把自己家想要买一块大的宅基地想要盖房子,刘贵以此要挟。为了以绝后患,干脆用刘大宝的卖身契,熏肉的方子,以及给了他五百两银子换孟大金做村长的事情从头到尾的一一说了出来。

    听说还有五百两银子,镇长的眼睛眯了眯。

    刘贵没想到她竟然把给了自己五百两银子的事情也抖了出来,一时有些心虚。

    最后孟倩幽说道:“我大伯的村长虽然是用非常手段得来的,可自从他上任以后,处处为村里人着想,一心为村里人办事,半丝都不徇私,村里人都对他称赞有加,我想问一问,如果这样为村里人考虑的人都不能做村长,那还由谁来做?”

    镇长的脸色有些动摇。

    刘贵见此,马上说道:“不管他做的如何好,都抵不了他是用非常的手段上去的,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做村长。”

    孟倩幽揭破他:“你今天先是诬告我们,然后又非把我大伯拉下村长的位置,恐怕是你那五百两银子花完了,想着以后不能过人上人的日子了,才拼死一搏,妄想再坐回村长吧。”

    刘贵被他说破,干脆也豁出去了,道:“是你们先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的,我就是想要做回村长怎么样?”

    听到现在,镇长也听出了来龙去脉,气得一拍惊堂木:“都给我闭嘴!”

    见镇长震怒,刘贵吓得缩了缩脖子,孟倩幽和孟大金则镇定的站在原处。

    镇长怒声说道:“你们这样吵吵闹闹,还有没有将我这个镇长放在眼里?”

    刘贵吓得更不敢吱声。

    镇长威严的看了他们一眼,道:“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是刘贵要挟在先,你们逼迫在后,双方都有过错。你们任打还是认罚?”

    刘贵战战兢兢的问:“任打怎么样?认罚怎么样?”

    镇长回道:“任打是每人十大板,认罚是交二百两银子的罚款。”

    孟倩幽给的五百两银子,刘大宝偷去了一百两,进赌坊输了,后来被赌坊的人五花大绑的送回来,逼着刘贵又为他还了二百两,今天为了能让镇长狠狠的治孟大金的罪,又下狠心给了他一百两,加上这段日子自己家花掉的,总共还剩下八十两,哪里能交出二百两,闻言腿脚发软,再次跌到在地上。

    孟倩幽给孟大金使了一个眼色,孟大金立刻回道:“我们认罚。”

    镇长的打算是一人罚二百两,自己可以收入四百两,可看刘贵的那个样子,以为是他不愿意拿出二百两,心中气恼,厉声问道:“刘贵,你呢?”

    李贵吓得满头大汗,哆哆嗦嗦的回道:“我、我任打。”

    见他果真如此说,镇长更是气恼,高声喝道:“好,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可别怪我没有给你情面,来人呀,将刘贵拖下去打他十大板。”

    孟倩幽出声阻止:“镇长且慢!”

    镇长以为她要为刘贵求情,不解的看向她。

    孟倩幽说道:“等大人判了刘贵诬告我们的事情以后,再打也不迟。”

    镇长这才记起刘贵还有诬告的罪名,自己也参与了其中,神色有些不自然,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判?”

    孟倩幽笑道:“大人是一方父母官,应该知道这样的事情怎么判,哪里还轮得到我一个小孩子说了算。”

    镇长暗自撇嘴:这时说自己是小孩子了,刚才针锋相对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过面上没显,公事公办的对刘贵说道:“按照武国例律,诬告他人者,应判处二十大板。”

    一听还要加二十大板,刘贵吓得差点昏过去。

    镇长的话锋一转:“不过看在你勤勤恳恳做了几十年村长的份上,就免去你十大板。”

    刘贵知道自己的那一百两银子起了作用,松了一口气,可想到还是要挨二十大板,心又提了起来。

    镇长说完,孟倩幽便笑眯眯的问:“既然是诬告,请问大人,我大伯这个村长是不是应该继续做下去?”

    镇长假装沉思了一下。

    孟倩幽立刻暗示道:“大人请放心,只要我大伯还是当这个村长,我们一定唯镇长马首是瞻。”

    镇长闻言,赞赏的看了她一眼,义正言辞的说道:“孟大金这个村长是用非常手段得来的,按理说,应该撤掉他的村长,让村里人再选一个更好的人出来。不过看在他当村长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为村里人着想的份上,我决定先保留他这个村长,看看他以后的表现如何。”

    孟大金急忙道谢:“谢谢镇长。”

    刘贵闻言更加的绝望。

    镇长大声宣布:“刘贵要挟在先,诬告在后,两罪并罚,二十大板,拖下去行刑。”

    衙役应了一声,上前把刘贵摁在大堂上,举起板子对着他就打了下去。

    刘贵起先还痛呼出声,十大板以后,声音就弱了,二十大板打完以后,刘贵直接昏死过去。

    镇长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挥手让衙役把他拖了下去。

    孟倩幽面不改色的拿出三百两银票,上前放到桌案上,对镇长说道:“这是我们认罚的二百两银票,请大人好好看一下,数目对不对?”

    镇长又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假意查看银票,用袖子遮住,把一张银票悄悄的放入了自己的袖中,才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查过了,确实是二百两银票,师爷,你拿去入账。”

    师爷恭敬的应了一声,把银票拿走。

    孟倩幽道:“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了,以后又什么事,大人随时派人传唤我们,我们随叫随到。”

    镇长满意点头,欣然挥手:“去吧。”

    孟大金给镇长行过礼,转身往回走。

    镇长却又叫住他:“等等。”

    孟大金停住脚步,疑惑回头。

    镇长指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刘贵对他说道:“你们顺路把他带回去吧。”

    孟倩幽拒绝:“如果我们把他带回去,肯定会得到他们家人更大的仇恨,事情到此,我们也不想在节外生枝了,还是请大人让人去给他们家人传信吧。”

    镇长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点头:“好吧。”

    孟倩幽也给镇长行过礼后,笑着对师爷说道:“师爷,我还有事想跟您请教,麻烦你陪我们出去吧,咱们边走边说。”

    师爷疑惑,却也是放下她手中的银票和登记薄,随着两人来到门外。

    孟倩幽拿着十两银子,悄悄地递给了师爷,说道:“今天的事多亏了师爷告知了我,这点银子您拿着,回去买点酒喝。还希望以后有什么事师爷还能提前告知于我。”

    师爷惊喜,没有推脱,直接将银子顺入了自己的袖中,笑着说道:“好说,好说。”

    两人坐着马车回到家中,孟大金直接去了盖房子的那边,孟倩幽则来到荒地上。

    一直焦急不安的孟贤看到她回来,急忙迎上前来问道:“小妹,到底怎么回事?”

    孟倩幽悄声回道:“大哥,没事,回家我再告诉你。”

    孟贤便没有再追问。

    孟倩幽在荒地上转了一圈,干活的人们纷纷给她打招呼。她一一应过,对人们大声说道:“我刚才去了一趟镇衙,镇长说今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了,你们安心干活,尽快把荒地清理出来。”

    众人刚才虽然听衙役说,荒地的没有量错,可看到孟大金和孟倩幽一起和师爷走了,心里还是一直忐忑,唯恐刚得到的活计就这样没了。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加紧了手中的动作。

    吴大五人和张木五人也更加卖力的干活。孟倩幽走到他们身边说道:“从明天开始,你们十人每天辰时末,到我家院门前集合,我有事情要你们做。记住,不能晚了。”

    十人连忙点头应是。

    孟倩幽转身离去。

    李六看她走远了,才凑到吴大面前悄声问道:“大哥,你说东家让我们做什么事情?”

    吴大皱眉想了一下,摇头:“我也不知道。”

    张三惊问:“东家不会是让我们去山上砍木柴吧?”

    吴大用手打了他的头一下:“你长没长脑子,现在作坊都停了,东家要那么些木柴做什么?”

    张三摸着发疼的脑袋,说到:“也对啊”。

    周五试探性的说道:“东家,不会是又要罚我们吧。”

    李六否定:“不可能,我们这段时间又没有做错什么?”

    孙二不解:“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吴大瞪了几人一眼:“到底有什么事明天早上不就知道了,你们还不赶快干活,要是让东家看到咱们几个嘀嘀咕咕,说不定不用等到明天我们几个就要受罚。”

    四人闻言缩了缩脖子,赶紧干起活来。

    在荒地上转完以后,孟倩幽回到马车上,吩咐文彪往回走,并对他说道:“你告诉文虎,从明天早上开始,我找出一些人来,让他帮我训练一下。开始的要求不要太高,先让他们每天围着前面的大山跑五圈即可。等什么时候,他们的体能上来了,再教给他们一些基本的招式。”

    文彪恭敬的应声。

    第二天早上,十人准时来到了大门前,孟倩幽和文虎已经在门前等候。

    孟倩幽把叫他们过来训练的事情一说,十人顿时哀嚎一片。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十人立刻闭了嘴,老老实实的站直了身体。

    文虎在镖局里的时候,闲暇时间就训练镖局里的子弟,自然知道怎么训练他们,当即板了脸色,命令几人:“现在,开始跑,一个时辰跑完,谁要是跑不完,就不允许吃早饭。”

    前有孟倩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后有不跑完不允许吃早饭,吴大几人一咬牙,对着前面的大山狂跑过去,文虎追上后阻止他们:“一开始不要跑的这样快,后面会没有力气的。”

    十人闻言放慢了脚步,随着文虎慢慢跑。

    等他们跑远,孟倩幽回到大院中,看文彪训练几人的武功。

    文彪会的是实打实的功夫,自然先训练的是几人的基本功。好在孟贤、孟齐和孟逸轩已经被孟倩幽训练一段时间了,基本功学的非常扎实,再次被训练也不怕。孙良才就不行了,来的这些天孟倩幽只是让他跑跑步,根本就没有正式的训练过他。如今被文彪这一严格的训练,完全吃不消,短短几天就瘦下来不少。

    基本功练完,有一小会的休息时间,孙良才喘着粗气不管不顾的瘫坐在地上。

    孟贤三人则是稍微huodong一下筋骨,准备一会的招式训练。

    看到孟倩幽过来,文彪恭敬的给他打招呼:“东家。”

    孟倩幽笑问他:“怎么样?”

    文彪回道:“资质都不错,尤其是逸轩少爷,天赋极高,如果有名师指导,用不了几年就能超过我。”

    孟倩幽诧异:“他学武的天赋也这么高?”

    文彪肯定的点头。

    孟倩幽想了一下,笑着说道:“我让他们学武是为了遇到攻击时他们能够防身,并不是让他们成为高手,有你教导他们就够了。”

    一个时辰以后,吴大几人并没有跑回来。

    孟倩幽站在门前耐心的等候,又过了两刻钟,才看到几人拖着缓慢的步伐,晃晃悠悠、跌跌撞撞的跑回来。

    跑到她的面前,十人几乎已经虚脱,也顾不上害怕了,纷纷坐在了地上。

    面不改色的文虎想要呵斥他们,被孟倩幽制止。

    好半天吴大才喘匀了气息,可怜巴巴的问道:“东家,我们还有没有饭吃?”

    孟倩幽强忍住笑意,开口说道:“有!”

    几人有气无力的道“好啊,好啊,有吃的就好”。

    孟倩幽见状板起脸:“明天你们要是再晚这么长时间,就真的没饭吃了。”

    几人连忙保证:“不会的,东家,我们明天一定会跑快一些。”

    吃过早饭,依然是文彪和文虎送孟逸轩和孙良才去上学,孟倩幽在家里研制治伤疤的药。

    几个缝制书包的女人来上工,拿好自己要用的材料后,一个女人一边缝制一边说道:“你们听说了吗?刘贵不知什么原因被镇长打了二十大板,半死不活的被家里人雇了牛车拉了回来。”

    另一个女人应声:“这事我也听说了,看见的人说刘贵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躺在牛车上一动不动,当时看见的人还以为他死了,吓了一跳。”

    旁边的女人也按耐不住,说道:“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镇上,被打成这个惨样,真是可怜。”

    先前的女人不赞同的说道:“他有什么可怜的,他当村长这么多年,哪家有事求他的时候不是被扒层皮,他早就应该得到这个下场了。还有他那个媳妇,整天趾高气昂的,给了我们多少白眼。要我说呀,镇长就该连她一块罚了。”

    想到刘贵媳妇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几个女人深有同感。

    孟氏天天忙着缝制书包,给一大家子做饭,连盖房子的地方都很少去,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闻言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离她最近的女人回道:“就是昨天呀,听说上午就被打了,家里的人下午才得了信,晚上拉回来的,回来时刘贵几乎都不喘气了。”

    孟氏吓了一跳:“打的这么严重?他到底犯了什么过错?”

    几个女人全部摇头:“不知道,没人敢问。”

    孟倩幽和孟大金回家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孟氏自然不知道刘贵挨打是跟自己家有关,和几个女人猜测一番后,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忙忙碌碌的又过了二十来天,大宅院终于盖成了。从外面一看,比附近村里地主家的宅院还要气派,村里人从门前经过时,都要忍不住停下脚步来看看。

    完工当天,孟中举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在大院里仔细的转了一圈,想到以后自己会住到这样的大院子里,热泪盈眶。

    孟大金夫妇更不用说了,天天以为自己在梦中。

    而最高兴的还是有人,看到面前气派的大房子,想着自己说不定会因此扬名,到时找自己盖房子的人源源不断,心里就说不出的高兴。

    孟倩幽看他那个样子,给他开玩笑:“有人叔,既然你这么高兴,那工钱就少要一些吧。”

    这座宅院盖起来,大概花了多少银子,有人心里有数,再加上孟家的两个作坊关了,没有了收入,有人便把这话当了真,为难的说道:“如果姑娘手里的银钱不方便,我的工钱可以暂缓,可其他人的不行,家里都等着这些工钱买米下锅呢。”

    孟倩幽哈哈大笑:“有人叔,我给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了,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工钱。”

    有人松口气,摸着脑袋嘿嘿直乐。

    文彪把盛银钱的xiangzi搬来,文松拿出了登记本。孟大金按照登记本上的名字亲自给人们发工钱。首先是有人带来的大工,每人每天五十个铜板的工钱,一共盖了四十五天,每人是二两银子二百五十个铜板。

    大工们从来没有一口气挣过这么多的银子,拿着银子的手都直哆嗦。

    小工么的工钱就少很多了,只有一两银子三百五十个铜板,不过他们同样的也很高兴,要知道盖这么大的房子不拖欠小工工钱的人家他们以前还真是没见过。

    发完有人带来的人的工钱,剩下的就是自己村里的人了,就连请来做饭的几个女人也都结了工钱。

    最后只剩下文彪、文虎、文豹三家。文彪哥仨还好,文氏三妯娌则有些忐忑,不明白孟倩幽为什么让她们也过来。

    孟大金给村里人发完工钱以后,接着念到:“文松,一两银子三百五十文钱。”

    文家所有人愣在当场。

    孟大金从xiangzi里拿出数好的工钱,递到文松的面前。

    文松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转头傻傻的看向文彪。

    文彪首先反应过来,慌忙说道:“姑娘,松儿怎么也有工钱?”

    孟倩幽笑道:“文松每天都负责登记上工的人数,并且还帮忙干活,为什么没有工钱?”

    文彪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可是我们、我们是”

    孟倩幽打断他的话:“甭管你们是什么身份,只要是干了活的都有工钱,不但是这次,以后每个月也都会给你们发工钱。”

    没想到自己卖身了的人还会有工钱,文彪三兄弟再次愣住。文氏三妯娌则欣喜若狂。虽然说姑娘心善,从来不少她们的吃穿,可自己手里有些银钱还是比较方便。

    孟大金拿起文松的手,把工钱放到他的手里,又继续喊道:“大文氏,一两银子三百五十文钱。”

    文彪家的感激的上前领钱。文松则拿着工钱欣喜的来到文彪面前,激动的喊道:“爹。”

    文彪点头:“拿着吧,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文松欢喜的不行,把工钱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文氏三妯娌的工钱发完。孟大金又喊道:“文彪,三两银子。”

    人群里有人发出抽气声。

    文彪瞪大眼,不置信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每天的活计最多,工钱自然也是最多的,赶快去领了吧。”

    文彪激动的不行,高大的汉子差点激动的流下眼泪,急忙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不用谢,这都是你们应得的。只要你们做好了你的差事,以后的工钱还会更多的。”

    给文彪三兄弟发完工钱以后,人们渐渐散去,就连有人找来的人都拿好了自己的工具,准备回家。

    有人磨磨蹭蹭的走到孟倩幽面前,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说:“孟姑娘,我想给你商量一个事。”

    孟倩幽笑看了他一眼,点头:“拿走吧。”

    有人惊奇:“姑娘知道我要说什么?”

    孟倩幽回道:“不就是想要房子的图纸吗?左右我留着也没用,就送与你了。”

    有人激动的问:“姑娘是说把这图纸白送给我?”

    孟倩幽点头。

    有人从第一次看到这张图纸的时候,就一直惦记着,想着得需要多少的银子才能买下这张图纸,直到昨天才狠下心把家里的二十两银子全部拿了过来,准备孟倩幽如果嫌银子少,不愿意卖,自己再死皮赖脸的祈求她一番,没想到孟倩幽居然要把这张图纸免费送给自己,吃惊不问:“姑娘可知道这张图纸值多少钱?”

    孟倩幽笑道:“对我来说,房子盖完了,图纸就没用了。既然正好你需要,我就送给你,也算做个人情,等下次我们家在盖房子的时候,你还能如此尽心尽力的帮我们盖成。”

    有人当即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姑娘放心,如果你们家下次在盖房子,我一准给你盖的比现在还要漂亮。”

    孟倩幽笑道:“那我就先谢谢有人叔了。”

    有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沾了这么大的光,应该我谢谢姑娘才对。”

    房子盖成了,过不了多久就能搬进去了,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看着萎靡不振的孟仁,再次起了让他成亲的心思,两人一合计,就让孟大金家的去找了孙家的,让她回娘家问问,能不能让英子和孟仁早点成亲。

    孙家的自然是满口答应,赶紧回了一趟娘家,和自己的爹娘和哥嫂商量这件事情。

    英子的爹娘有些不舍:“这也太快了吧,英子刚定完亲,怎么也得等个一年半载的在让他们成亲吧。”

    孙家的劝他们:“大哥,嫂子,我也知道让英子成亲是急了点,可是孟仁是家里的长子,如果他不成亲的话,下面的弟弟都没法定亲。再说了,咱们家的英子也不小了,要是在别人家,早就生娃了。听我的,你们别犹豫了,赶快应下吧,等他们成亲以后,孟仁也好安心的去考秀才。”

    英子的娘还是不舍,孙家的就把他们家为了成亲,盖了一座方圆几十里都没有的大宅院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说道:“人家可是诚心诚意的跟咱家结亲,为了娶英子,特意盖的这做大宅院。我可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因为自己的一时不舍耽误了英子的亲事,要知道孟家现在有钱的很,好多人都巴结着想把闺女嫁到他们家去。你们要是迟迟不答应,他们一气之下退了亲,你们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人家,英子这一辈子也就完了。”

    孙家的娘一听,赶紧劝说:“英子娘,我知道你舍不得英子,可是女儿大了,总归是要成亲的,这么好的人家,别人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你们可要想好了,真要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

    英子的娘虽然舍不得把女儿这么快就嫁过去,可也知道孙家的说的是实话,这么好的人家真的要错过了,英子一辈子也就完了。遂叫来英子,询问她的意见。

    英子红着脸说都听爹娘的。

    孙家的见他们都同意,高兴的一拍大腿:“我这就回去和他们说,等他们家定下日子,我再回来和你们说。”

    英子的娘小声商量:“meimei,你能不能给他们家说一声,往后多挪两个月,英子这亲事应的急,我还没来得及给她做准备成婚的东西呢。”

    “哎呀,大嫂。”孙家的回道:“现在已经是三月天,再等两个月就是六月了,哪有人在六月成亲的,置办席面的东西还不全放坏了,再往后就是农忙,秋季孟仁还要去考秀才。我看呀他们八成会把成婚的日子定在下个月。你还是赶快给她准备吧,他们定亲的时候不是送来好多的布匹吗?多请几个人过来帮那个,没几天就能做成了。”

    英子的娘吓了一跳:“这么快?他们这么着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

    孙家的笑着说道:“大嫂,我们在一个村里住着,他家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的一清二楚,除了最近一段时间孟仁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家住了一段时日,根本没发生其他的事情。”

    英子的娘更加担心,低声问:“他们这么着急的让英子成亲,不会是孟仁的身体出了毛病吧。”

    孙家的笑了,拉着英子娘的手说道:“大嫂,你真的多想了,那孟仁从小聪明,家里人希望他以后能够高中,只让他专心,很少让他下地干活,他的身子骨比常年干活的人弱了些,前些日子不小心感染了风寒,这才回家休养的。”

    英子的娘放下心:“身体弱些没关系,只要没毛病就行。”

    孙家的笑着保证:“孟仁的身体绝对没有问题。再说了,英子是我的亲侄女,我还能害了她不成。”

    英子的爹娘彻底放下心来。

    孙家的马不停蹄的回到了黄庄,连家也没回,直接来到了孟家老宅,告诉孟大金家的,自己的哥嫂已经同意了早点让英子成亲,等日子定下来以后,再给他们一个准信。

    孟大金家的喜的不行。当即就拿出二百文钱给孙家的做谢礼,孙家的没收,道:“英子是我自己的亲侄女,只要她进门以后你们对她好就行了,这谢媒礼我就不要了。”

    孟大金家的又是一番道谢。

    孙家的高兴的走了。

    孟大金家的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老孟氏和孟仁。

    老孟氏激动的让孟中举赶快去翻月历,挑一个好日子出来。

    孟仁却无动于衷,只是躺在床上两眼空空的看着屋顶。

    孟大金家的满腔的高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深深叹了口气,走出了他的屋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荒山终于开垦完,孟倩幽一一检查后,发现没有问题,让文彪和文虎各自赶着一辆马车去德仁堂拉田七的种子。

    文泗自从上次听孟倩幽说能给自己配制治疗伤疤的药后,就一直盼着她过来,现在听到伙计禀告说她过来了,就急冲冲的下了楼,却没有看到孟倩幽,不悦的问:“人呢?”

    伙计恭敬的回道:“和老大夫在后院装东西呢。”

    文泗来到后院,看到孟倩幽正站在门口,高声说道:“死丫头,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要忍不住去你家里找你了。”

    孟倩幽听见她的说话声,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转头继续指挥伙计们装田七种子。

    文泗也不在意,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药呢?”

    孟倩幽假装不解:“什么药?”

    文泗着急,提高了声音说道:“治疗伤疤的药呀。”

    文彪和文虎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赶忙又低下头。

    孟倩幽“哦”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还没配好。”

    题外话

    啊啊啊啊想死,分章码了一万多字,却在合并时弄丢了一章。太悲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