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遍六十五章 劝说
    文泗不信:“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配制好,你不会骗我吧?”

    孟倩幽反问:“骗你我有什么好处吗?”

    文泗噎住。

    老大夫捂嘴偷笑。

    文泗有些恼怒:“死丫头,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配制出治伤疤的药,以后我就不在给你寻找田七的种子。”

    孟倩幽丝毫不在意:“我自己种植以后,落下来的种子就够用了,我还用你寻找吗?”

    文泗彻底被噎住。

    老大夫喷笑。

    伙计装完以后,孟倩幽低声和老大夫说了几句,便吩咐文彪两人赶着马车离去。

    被孟倩幽噎了两次,文泗拉不下脸面再给她说话,只好不悦的站在一旁,看到她和老大夫耳语,伸长了耳朵想要听两人说了些什么,无奈孟倩幽的声音太小了,他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便站直了身体,等着孟倩幽走的时候给他打招呼,没想到孟倩幽和老大夫说完以后,看了也没看他一眼,径直走了。

    文泗气得不行,抬脚就要追上去和她理论。

    老大夫赶紧拦住他:“东家,孟姑娘说治疗伤疤的药还缺一味药材,等她寻到了,自然就会配好了。”

    文泗停住脚步,小声嘟囔:“这个死丫头,缺一味药材不早说,害的我以为她不想给我配制了。”

    老大夫低头抿唇不语,心里却在腹诽:你每次见到孟姑娘都喊死丫头,她愿意搭理你才怪。

    孟倩幽和文彪、文虎一起拉着种子回到荒山边,让劳力们把种子运到了各个荒山上。对李村的人们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算日工,每天五十个铜板,把这些种子在荒山上种好。”

    人们欣喜。

    孟倩幽接着说道:“不过,你们必须保证种下的这些种子大部分都能活,否则的话就扣除你们相应的工钱。”

    一人大着胆子问:“这些种子我们见都没有见过,怎么能保证他们能成活?”

    “我会教你们如何的种植,只要把握好了间距和行距,这些种子还是很容易成活的。”孟倩幽说道。

    闻言众人纷纷报名。

    孟倩幽还是让他们以家为单位,给他们分好了不同的区域,亲自给他们做了示范,告诉他们如何的种植,并嘱咐他们,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种子需要足够的水分,建议他们最好是每家派出壮劳力去担水上来,这样种子成活的更多一些。

    人们听从了她的建议。

    孟倩幽在几座山之间来回的查看,指导人们种植田七,一天下来,累的几乎来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精疲力尽的回到家以后,连晚饭都不想吃,就要回屋去歇息。孟氏喊住她:“幽儿,你爷爷今天过来了,想和你商议一下仁儿的亲事”

    孟倩幽愣了一下,疑惑的问:“孟仁哥的亲事?”

    “是呀,你大伯母今天让孙家的回娘家去问了,英子的爹娘也同意让英子早点嫁过来,你奶奶高兴的不行,催促你爷爷选个好日子,早点让他们成亲。”

    孟倩幽皱眉:“这个时候让他成亲?,对英子好吗?”

    孟氏叹口气:“你爷爷也觉得不妥,才过来找你商议。”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了娘,我先回屋休息一下,一会吃过饭后我和爹一起去老宅那边。”

    看她疲惫的样子,孟氏有些心疼:“你爷爷也不是很着急,要不然明天再去吧。”

    孟倩幽摇头:“奶奶和大伯母已经张罗了这个事情,如果定下成亲的日子,一切都晚了。”

    “那你赶快回屋去休息,等到我做好了饭以后喊你。”

    孟倩幽回了屋,清洗了一下,躺在了炕上,立刻就睡了过去。

    孟氏做好了饭,孟二银几人也已经从荒地回来,没见到孟倩幽,还以为她没回来,担心的问:“幽儿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孟氏指了指屋里:“回来了,累坏了,正在屋里休息。”

    孟倩幽一直是生龙活虎的样子,从来没有这样累过,孟二银闻言也是心疼:“那就别喊她了,让她好好的睡一觉,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再给她做饭吃。”

    孟氏摇头:“不行呀,今天爹过来找幽儿说是商议仁儿的亲事,幽儿一会还要过去老宅呢。”

    孟二银闻言惊诧,想要再问,孟氏已经去屋里喊人了。

    虽然睡得很沉,但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孟倩幽在孟氏刚一进门的时候就醒了,迷迷糊糊的问:“娘,饭已经做好了吗?”

    孟氏应声:“做好了,赶快起来吃吧。”

    孟倩幽起身,屋内已经一片漆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随着孟氏出了门,来到了厨屋。

    睡了一小会,精神恢复了回来,孟倩幽又变得生龙活虎,吃过晚饭,就和孟二银一起来到老宅。

    老宅的气氛很奇怪,孟大金家的面无表情的在老孟氏的屋子里,看到他们两人进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们打招呼,只是勉强的对他们笑了笑。孟大金则沉默不语。老孟氏面色不虞。只有孟中举高兴的对两人说道:“你们过来了,快坐下吧”

    孟二银感觉到了屋里沉闷的气氛,问:“爹、娘出什么事情了?”

    老孟氏生气的回道:“还不是你爹,你大嫂托孙家的今天回娘家问过了,英子的爹娘同意她早点嫁过来。可是你爹说什么也不让他们成亲,说仁儿现在这个样子会耽误了英子的终身。”

    孟大金家的也抿了抿嘴唇,似乎有话要说。

    孟倩幽却赞同的说道:“我觉得爷爷的说法有道理,孟仁哥现在确实不适合成亲。”

    孟大金家的诧异的看向她,连到嘴边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老孟氏却有些着急,声音提高了一些:“仁儿现在不就是有些精神不振吗?怎么就不适合成亲了?”

    孟中举呵斥她:“你对幽儿嚷什么?有话慢慢说。”

    老孟氏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好,歉意的说道:“幽儿,奶奶实在是太着急了,口气急了些,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孟倩幽笑着说道:“奶奶,您不必道歉。我理解您的心情。”

    老孟氏缓和了语气:“仁儿早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现在又刚好在家,奶奶和你大伯母都觉得这个时候让他们成亲正好。”

    孟倩幽不赞同的说道:“奶奶关心大堂哥,那是无可厚非的,可您有没有想过,大堂哥现在这个状态,英子嫁过来,会不会有好日子过。”

    孟大金家的急忙说道:“仁儿只是现在想不开,等成亲以后就好了。”

    孟倩幽摇头:“大堂哥现在不光是想不开,应该还很憎恨我们吧,但是他拿我们没办法,只得每天躺在床上默默的反抗。可要是成亲以后就不一样了,也许他会把这一切都怪罪到英子的头上,到时如果对她非打即骂,我们岂不是害了英子的一辈子?”

    老孟氏不赞同她的话:“不会的,仁儿心善,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那是以前的时候,他满怀希望的,一心想着自己能参加科举,金榜题名。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阻断了他的科举之路,他已经憎恶了我们,说不定连英子也恨上了,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让英子嫁过来?”孟倩幽说道。

    孟大金家的有些着急:“那就不让仁儿成亲了?”

    孟倩幽回道:“不是不让大堂哥成亲,而是他现在不适合成亲。”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孟大金家的急迫的问。

    孟倩幽回道:“等大堂哥幡然醒悟的时候。”

    孟大金家的张了张嘴,却不知再该说些什么。

    老孟氏却说道:“仁儿和英子两人的岁数都不小了,即使我们拖的了,英子那边恐怕也拖不了。”

    孟倩幽回道:“所以我明天去英子家一趟,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英子听,如果他们想要退亲,我们就答应。”

    孟大金家的尖声说道:“幽儿,仁儿可是你的大堂哥,你怎么能拆散他的姻缘?”

    孟倩幽摇头:“大伯母说错了,我没有拆散他的姻缘,我只是把事情告诉对方,让他们自己选择。”

    孟大金家声音依然尖锐:“你这不是拆散他们的姻缘是什么?”

    孟倩幽也加重了语气:“大伯母,如果我们明知道英子过门以后会过那种苦不堪言的日子,我们还要求人家嫁过来,我们的良心会过得去吗?如果英子是你的女儿,你舍得让她嫁给一个这样的人么。?”

    孟大金家的哑口无言。

    孟中举直接决定:“就按幽儿说的做,明天去英子家说清楚这一切,如果他们家想退亲,我们家也无话可说。”

    孟大金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第二天上午,孟倩幽照常去了荒山,严格看着人们种植田七,并把种植的注意事项细细的说给了张柱哥俩和村长父子,说自己下午有事不能过来,让他们帮忙监督人们,一定让人严格的按照她的说的事项去做。

    四人点头,村长保证:“放心吧,孟姑娘,我们绝对会按照你要求的去检查他们,如果有不合格的就让他们返工。”

    孟倩幽点头,又各个荒山检查了一遍,看到所有人都是按照她的要求去种植,这才放心的回了家,吃了午饭后,带了一些礼品,让文彪去了孙庄。

    英子的爹娘答应让英子早点成亲以后,就急忙给她准备成亲的东西,尤其是被褥,都得提前做好。不过好在乡下有个规矩,就是无论谁家嫁女儿,村里人都会过来帮忙做被褥。

    孟倩幽到了英子家的时候,正好赶上村里的女人们来帮英子做被褥。看到有马车停到英子家门口,有个女人便对英子娘说道:“那马车是冲着你们家过来的,不会是你那亲家过来了吧?”

    英子娘也看到了马车,心中疑惑,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孟倩幽正好下了马车,看到英子的娘过来,笑着说道:“婶子,我是孟仁的堂妹,过来看看英子,有些事要给她说,不知道她在家吗?”

    英子的娘认出了孟倩幽,慌忙说道:“在在在,我这就喊英子出来,你快请屋里做。”

    说完对着屋里喊道:“英子,来客人了,快出来。”

    英子正在屋里烧热水,听到喊声走了出来,看到是孟倩幽,急忙迎过来,热情的说道:“你来了,快,到我屋里去坐。”

    孟倩幽转身把车上的礼品拿下来,笑着递给英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英子的娘急忙摆手:“这可使不得,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可不能收。”

    孟倩幽笑着说道:“婶子,我和幽儿是好朋友,您就别客气了。”

    英子的娘还要在推辞,英子一把接过了礼品,对自己的娘说道:“对,我和幽儿是好朋友,不用跟她客气。”

    英子的娘只好收下了礼品,对孟倩幽说道:“您赶快去英子的屋里坐,我马上就给你们倒水喝。”

    孟倩幽和英子一起回到屋子里,英子的娘给她们端了两碗水过去,看两人说的很投机,就退了出来。

    院子里帮忙做被褥的人们看到孟倩幽拿了好多精致的礼品过来,羡慕的不行,纷纷对英子的娘说道:“英子娘,英子可真是好福气,说了这么一门有这么好的亲事,随意来串个们就拿来这么多好东西,等以后英子进门了,你们就跟着享福吧。”

    英子娘摆手:“你们不知道,这个是姑爷的堂妹,他二叔家的女儿。听我那小姑子说十分能干,开了两个作坊,雇了许多人在里面干活。不过,他们早已经分家了,所以我那姑爷家并不是很富裕。”

    一个女人大嗓门说道:“那也挺好呀,既然是一家人,他们肯定会帮持一把,你那姑爷家条件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英子娘点头:“这个你到是没说错,听说英子那未来的公爹前段时间当上了村长,现在家里也盖上了这咱这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大宅院,家里的条件肯定是不错的。可是正因为这样,我的心里才不踏实,他们那么好的人家以后会不会嫌弃我们英子。”

    另一个女人说道:“肯定不会的,定亲的时候我看了,你那姑爷和家里人对英子还是很满意的,我估摸着过段日子英子成亲后,他们家对英子也不会太差的。”

    旁边的女人也附和:“对呀,你那姑爷不是人吗?知书达理的,你放心,对英子绝对错不了。”

    英子娘道:“但愿如此吧。”

    院子里的谈话声传入了英子的屋内,英子羞红了脸。不过还是大大方方的笑着对孟倩幽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堂妹。过年的时候,你不是去我姑姑家串门,而是去相看我的吧?”

    孟倩幽也笑着承认:“对呀,我就是去相看你的,我很好奇是你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所以就去了。没想到我们竟特别投缘。”

    英子笑着说道:“我也感觉和你和很谈的来,把你当做了朋友。我还准备下次再去姑姑家就去找你玩呢,谁知定亲的时候,你却和他们一起过来的,当时我吓了一跳。等知道你是他的堂妹时,我在心里还埋怨你呢。”

    孟倩幽也笑着回道:“所以呀,为了你以后不再埋怨我,我今天特意过来给你说些事情的。”

    英子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好奇的问:“说什么事情?”

    孟倩幽收敛了笑容,思量了一会,把这段时间孟仁身上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并着重告诉她,孟仁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如果他们成亲,很可能会害了她。

    英子听完,脸上的笑容立刻退去,眼神黯淡下来,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没有说话。

    孟倩幽试探的说道:“英子,你是个好姑娘,我不忍心你过门之后过的日子不快乐,所以我今天才特意的过来告诉你这一切。你好好的想一想,这个亲事你打算怎么办?就算是你想要退亲,我们家也是没有怨言的。”

    英子还是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不催促她,默默的坐在一边等着她的回答。

    英子娘在院子里一直听着屋内的动静,听到刚才还说笑个不停的两人,现在突然没有了声音,便赶紧起身,装作蓄水的样子去了屋中查看动静。

    英子看见自己的娘进来,红了眼眶。英子的娘赶紧小声问道:“英子,出什么事情了?”

    英子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只好把刚才对英子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英子的娘听完也愣在了当场,手中的水壶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院中的人们听见动静,高声问道:“英子娘,怎么了?”

    英子娘回过神,慌忙答道:“没什么,我把水壶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院中的女人们说笑:“这一准是又有什么好事情,你瞧瞧英子娘,高兴的把水壶都扔了。”

    孟倩幽想把水壶捡起来,英子娘尖叫:“别动,我来!”

    孟倩幽吓了一跳,缩回了手。英子娘木木的蹲下身子,把水壶捡了起来,放在了屋中的桌子上,自己也顺势在桌边的椅子上做了下来。

    屋内好半晌没有动静。

    院中的人们也感到有些奇怪,虽然互相看了看,但谁也没有出声询问。

    又过了一会儿,英子娘才出声责问:“亏的他是一个人,他怎么能这样做?”

    孟倩幽没有辩解。

    英子娘看到受到打击的英子,心疼的说道:“可怜的孩子,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娘原本以为为你寻得了一门好亲事,没想到到头来却要害了你。”

    孟倩幽劝她:“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想退亲的话,我们绝不反对。”

    英子娘的声音带了怒气:“事到如今你让我们,怎么退亲?你没看到院中的人们把被褥都做好了吗?”

    孟倩幽回道:“婶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们的不对,所以你们要退亲的话,当初定亲送来的所有的东西我们都不要,另外你们也可以对外人说是你们看不上我们才退亲的。”

    “你说的轻巧,你们定亲时摆了那么大的阵势,如今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英子寻了一门好亲事,如果对外人说是我们先退的亲,他们会怎么看我们?以后哪里还会有人敢跟我们英子说亲事?”英子娘愤怒的说道。

    孟倩幽只想到英子成亲以后会受到伤害了,哪里想到了这个问题,闻言没有说上话来,好一会才说道:“那你们想怎么办?”

    英子抬起头,虽然还红着眼眶,却还是坚定的说道:“我不退亲。”

    孟倩幽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诧异,劝她:“英子,你可要想清楚,如果这次你不退亲,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英子点头:“我知道。可我还是不想退亲。”

    “为什么?”孟倩幽问。

    英子回道:“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他既然已经定了亲,那就是命中注定。所以无论他好与坏,我都认了。”

    英子娘不赞同:“英子呀,这是我们可要好好的想想,你千万别这么早的下决定。”

    “娘,有多少人成亲以前没有见过面,成亲以后还不是过的好好的。好歹我看到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了他的品性怎么样,如果我们真的成亲了,不一定会过的不好。”英子回道。

    英子娘还是不愿意:“可是他现在不能考秀才了呀!”

    英子回道:“不能考就不能考吧,我们有手有脚,即使他不能考秀才,我们也是饿不死的。再说了,我大字不识一个,就这样还是我们高攀了呢。”

    “英子,你”孟倩幽说不出话来。

    虽然还红着眼眶,英子却对她笑了笑:“幽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劝我退亲的,可是我是真的不想退亲,无论他是好是坏,我都认了。”

    英子娘又红了眼眶:“我可怜的英子。”

    英子劝她:“娘,你该庆幸,我遇到了这么好的一家人,处处为我着想。你想想,如果他们不告诉我们这件事情,我不也是得嫁过去吗?到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才会真正的受苦呢。”

    孟倩幽有些感动,不过还是劝道:“英子,这件事是关乎你一辈子的大事,你慢慢和家里人商量过后再做决定吧。我给你保证,无论你以后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英子笑着点头:“谢谢幽儿。”

    出了英子家以后,孟倩幽让文彪赶着马车慢慢往回走,自己坐在马车上沉思了好久。

    马车先去了孟家老宅,孟倩幽对焦急等待的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说,英子家还没有做决定,等他们考虑好了,再给个信。

    老孟氏毕竟岁数大,听了她的话新放回肚子里去了一半,悄悄的对孟大金家的说道:“不用担心了,仁儿的亲事不会退的。”

    孟大金家的不解:“娘,你怎么知道?”

    老孟氏悄声说道:“如果他们想退亲,会直接当着幽儿的面提出来。现在说是要考虑考虑,实际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先,你放下心,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捎信过来说不会退亲的。”

    孟大金家的半信半疑,不安的在家中等待。

    孟倩幽没有再回李村,而是回到了家中。孟氏又像个小孩子一样,去看看土豆发的芽,孟倩幽跟她打趣:“娘,你一天去看好多遍,土豆都被你看的不敢发芽了。”

    孟氏这次没有责怪她,而是惊喜的说道:“幽儿,你快来看看,这土豆是不是真的发芽了?”

    孟倩幽快步走过去,拿起一个土豆看了看,发现土豆上真的长出了一个小小的嫩芽,高兴的抱着孟氏转了一圈:“娘,土豆是真的发芽了。我们过几天就能开始种植了。”

    孟氏被她转的有些头晕,急忙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先放开娘。”

    孟倩幽放开手,蹲下身子,仔细的把土豆看了遍,发现所有的土豆几乎都发了芽,有的甚至还发出了好几个小小的嫩芽。便拿着这个土豆对孟氏说:“娘,你看到了没,一个芽就是一个种子,这个土豆上发了好几个芽,就能做好几个种子。”

    孟氏虽然也跟着高兴,但还是很疑惑:“这些芽都不在一边,种下去以后,下面的芽不就被压死了吗?”

    孟倩幽兴奋的跟她解释:“我们种土豆以前,要把每个土豆切成不同的小块,每块上面都要有一个芽,种植的时候,把小芽朝上就可以了。”

    孟氏明白过来,欣喜的说道:“东西还能这样种呢?娘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孟倩幽嘱咐她:“您这几天一定要给土豆多洒些水,让它们发出更多的芽,我们就会有更多的种子了。”

    孟氏点头:“知道了。”

    又过了几天,在孟氏辛勤照料下的土豆果真每个都长了好几个小芽,孟倩幽仔细查看了以后,就开始准备着手种土豆的事宜。

    这天孟倩幽正让孟氏三妯娌按照自己的要求,把土豆切成不同的小块,每个小块上必须带一个小芽。而孟清和孟杰两个小人负责把这些切好的土豆芽朝上放好。孙家的匆匆走进来,对她说道:“东家,我大哥大嫂带着英子来了,说是有事找你要说,现在正在我家等着呢。”

    孟大金家的切土豆的手顿了顿。

    孟倩幽点头,洗了洗手,和孙家的一块来到他们的家。

    英子的爹娘看到她进来,赶紧站起来,孟倩幽热情的和他们打过招呼,让他们坐下。

    英子的爹坐下以后,直接说道:“我们今天是为英子的亲事来的,我们考虑过了,这门亲事不能退,但是我们有个条件。”

    孟倩幽早已经料到他们不会退亲,到也没有惊讶,笑着问道:“有什么条件,您请说。”

    英子的爹说道:“我们想让英子在家多待一年,等到明年在成亲。”说完怕孟倩幽误会,又急忙解释道:“我们这不是要挟你们,原本我们想英子年纪还想让她在家多待一年的,是你们这边催的急,我们才答应让他们马上成亲的,既然现在孟仁出了这样的事,那就正好,就让英子在家多呆一年,孟仁也能好好的反省一下。”

    孟倩幽想了一下,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还是把我大伯母叫过来您们亲自给她说吧。”

    英子的娘推辞:“英子和孟仁还没有成亲,我们两家这样见面不太合适。这样吧,我们今天反正也没事,就在小姑家待一中午,您也回去好好的商议一下,看能不能答应我们的条件。”

    孟倩幽当然没有异议,立刻起身:“好,我马上回去问一下。”

    快速的回到家中,孟倩幽把英子家的条件说给了孟大金家的听。

    孟大金家的听到他们不退亲,松了一口气,可是听明年才让英子成亲,有些不愿意:“仁儿今年都十八了,现在成亲都已经是晚的了,如果再等到明年,会让人笑话的。”

    孟氏和孟三铜家的也觉得不能明年再成亲,孟倩幽觉得有些为难,建议去找孟中举夫妇商量,让他们最终做个决定。

    孟大金家的也同意,放下手中的活计,和她一起回到了老宅,把英子爹娘的条件说给了孟中举夫妇听。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考虑的一样,自然也是不同意。孟中举听后却是感叹:“有这样仁义的岳父母,仁儿有福呀。”

    孟倩幽点头赞同。

    孟中举对着孟仁的屋中喊道:“仁儿,你过来一下。”

    孟仁屋中想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半天孟仁才慢腾腾的的走出来。

    孟中举训斥他:“你看你衣冠不整,精神不振,像个什么样子?”

    孟仁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孟中举问他:“我问你,你现在想不想成亲?”

    孟仁不在意的回道:“全听你们的,你们让我成亲我就成亲。你们不让我成亲我就不成亲。”

    孟中举的来了火气:“混账东西,成亲是人生中的大事,有你这样敷衍的吗?”

    不能参加科举,没有了希望,孟仁这些天都都在浑浑噩噩的度日,心里一直憋着一股火气,听到孟中举训斥他,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冲孟中举嚷道:“你们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你们让我成亲,我也没有反对。这样你们还不满意,你们到底想让我怎么做?”

    孟大金家的没料到孟仁会顶撞孟中举,急声说道:“仁儿,怎么能这样跟你爷爷说话?快给你爷爷道歉。”

    孟仁气得胸膛起伏,没有说话。

    孟倩幽冷声说道:“大堂哥说错了,不是我们不让你去,而是你自己放弃了?”

    孟仁转移了方向:“我怎么放弃了,明明是你们不让我去的?”

    孟倩幽问他:“我们为什么不让你去?你想过没有?”

    孟仁还是气怒:“不就是因为我私自花了孟义捎给家里的银子吗?就为了这点小事,你们就断了我的科举之路。”

    孟倩幽摇头:“大堂哥还是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银子是小事,关键是你的态度。你从小被家里宠惯,衣食无忧,根本就不知道家里的疾苦。我想问一下,你在花这些银子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为了挣这些银子,二堂哥一年多都没有回家。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银子,是你一年的费用。你应该更没有想过,这些银子会让家里人一年衣食无忧。你为了自己的的欲念,不顾二堂哥的辛苦,家里人的劳累,毫不犹豫的就把这些银子花掉了。你如此不知人间疾苦,我们怎么能让你去参加科举,以后祸害更多的劳苦大众?”

    孟仁愣住。

    孟倩幽继续说道:“尤其是你到现在,你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目无长辈的顶撞爷爷,你连基本的礼义廉耻,忠孝节义都没学会,你参加科举有何用?”

    孟仁慌忙辩解:“我不是故意的要顶撞爷爷,我是一时没有控制住,才对爷爷发火的。”

    孟倩幽摇头:“你不是一时没有控制住,你恐怕是心里对爷爷怨恨已深,才对爷爷发火的。”

    孟仁急忙摆手:“我没有怨恨爷爷,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们不让我让我回去。我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之日了。”

    孟大金家的也帮腔:“幽儿,你们都是为了仁儿好,他怎么会有怨恨呢?”

    孟倩幽没有理会孟大金家的,继续对孟仁说道:“大堂哥想岔了,爷爷现在是不允许你去参加科举,但并没有说以后不允许你去参加科举,只要你了解了生活的艰辛,去掉你贪图享乐的想法,爷爷自然是会让你去参加科举的。”

    孟仁闻言睁大了眼,惊喜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爷爷以后会让我去参加科举?”

    孟倩幽点头:“那要看你的表现,是不是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改正了这些错误,而且是真心的,而不是表面上的敷衍。爷爷肯定会答应的。”

    孟仁转向孟中举,不相信的问:“爷爷,幽儿meimei说的都是真的吗?”

    孟中举长叹一声:“亏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还不如幽儿想的透彻。”

    孟仁“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诚心说道:“爷爷,我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了,您放心,我绝不在浑浑噩噩的度日子了,从今往后,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孟中举欣慰的点头:“既然如此,你从今天开始,就和家里人一起去帮幽儿清理荒地吧。”

    孟仁点头答应:“我一会儿就去。”说完转向孟倩幽:“谢谢幽儿meimei点醒我。”

    孟倩幽认真对他说:“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英子,我不忍心那么好的一个姑娘跟你受了苦。”

    孟仁急忙摆手:“不会的,不会的,英子给我带来了这么好的福气,成亲以后我一定会善待她的。”

    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看孟仁终于醒悟过来,高兴的不行。

    孟中举问他:“那你对成亲的日子有什么想法?”

    孟仁想了一下,认真的回道:“我年纪不小了,明年在成亲实在是太晚了,这样,我们折中一下,你去问问呢英子的爹娘,年底成亲好不好?”

    老孟氏也觉得定在年底挺好,催促孟倩幽赶快去问。

    孟中举却说道:“不去问了,既然英子的爹娘全都来了,我们也别在意什么礼数了,请他们来咱们家吃顿饭吧,我有些事情顺便也和他们说一下。”

    老孟氏不同意:“我们这样做会让村里人议论的。”

    孟中举坚持:“不就是请亲家吃顿饭吗?他们愿意议论就议论好了,我这个人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老孟氏不明白孟中举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执意的请英子的爹娘来自己家吃饭。

    孟倩幽明白了孟中举的想法,高兴的应声:“知道了,爷爷,我这就去请他们过来。”

    说完转身大步的走出去了。

    孟大金家的也不明白,疑惑的看向孟仁。

    孟仁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孟倩幽来到了孙家,说孟中举让他们去自己家吃饭,英子的爹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怎么行,他、他是长辈,怎么可以请我们吃饭?”

    英子的娘也说不妥。

    孙家的更是不同意:“东家,这绝对不行,我大嫂他们如果过去,会让人说闲话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爷爷说了,谁愿意说闲话就让他说去吧,反正我们是不在乎。”

    孙家的说道:“可是我在乎呀,我总不能让村里人说我大哥大嫂来了,我连饭都管不起吧。”

    孟倩幽趁机说道:“那正好,你也跟着过去吧,省得他们觉得拘谨。”

    孙家的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份,吓得急忙摆手,说什么也不去。

    孟倩幽说认真的对几人说道:“除了让你们过去吃饭以外,我爷爷还有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

    英子的爹娘闻言腿脚更加的发软,不安的问:“什么事情?”

    孟倩幽笑着说道:“过去你们就知道了,总之是好事情。”

    题外话

    谢谢7069打赏了两颗钻石。

    谢谢n08457打赏了两颗钻石。

    谢谢nn8888送了9朵鲜花。

    nb68673送了14朵鲜花

    1376223送了7朵鲜花。

    谢谢亲们的支持和鼓励,爱你们,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