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惊人的许诺
    英子的爹娘心里愈发的忐忑,求救似的看向孙家的,希望她可以帮着拒绝。

    孟中举在这附近的几个村里都是有名望的人,轻易的不会给谁这么大的脸面邀请去家里吃饭,孙家的知道自己和哥嫂再拒绝,让被人知道了就是不是抬举,干脆一咬牙,说道:“好,我们去!”

    英子的爹娘没想到她会应承,互相看了一眼,额头上的汗都冒了出来。

    孟倩幽招呼英子:“英子,我们先走。”

    英子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跟着孟倩幽在前面走。

    孙家的顾不上安慰自己的哥嫂,和家里人说了一声,和自己的哥嫂一起匆匆的跟在了后面。

    孟倩幽去喊英子的爹娘过来吃饭的时间,孟中举不但让孟仁去喊孟大金回来,而且几人还换上了新衣服,等着英子一家三口的到来。

    孟仁应声而去,孟中举夫妇和孟大金家的在家里等待。

    一行人很快来到老宅。孟大金家的已经在门口等候,看到他们过来,急忙应了上去,拉着英子娘的手亲热的说道:“亲家,快屋里坐。”

    英子礼貌的喊过人,脚步一转,跟在了后面。

    孟大金家的越看她越觉得满意,一边陪着英子的娘往里走,一边拍着她的手说道:“亲家,您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这辈子有福了。”

    看到孟大金家的满身新衣,自己一家穿着寒酸,英子的娘心里自卑,没有搭上话来。孙家的一看冷了场,接了话碴:“我这侄女确实不错,不但人漂亮,还很踏实能干,不是我夸她,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出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如果咱们不是知根知底的,我也舍不得把她说到你们家。”

    听见姑姑夸赞自己,英子羞红了脸。

    孟大金高兴的乐出声:“是是是,我知道,我们仁儿能娶到英子呀,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老孟氏夫妇是长辈,虽然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却也没有出门来。

    孟大金家把几人迎进屋里,高兴的说道:“爹、娘,英子的爹娘来了。”

    老孟氏热情的跟几人打过招呼,孟中举指着早已经备好的椅子,对几人说道:“坐吧。”

    英子的爹娘知道孟中举是这一带唯一的秀才,心存敬意,恭敬的说道:“亲家爷爷,亲家奶奶,我们这样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孟氏笑着说道:“都是一家人,不麻烦。”看到后面的英子,眼睛一亮,对她招手:“这是英子吧,快过来让我看看。”

    英子上前,礼貌的喊了一声:“奶奶。”

    老孟氏应了一声,欢喜的不行,拿出刚才准备好的一两银子,放到她的手中:“时间匆忙,奶奶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点银子你拿着,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英子的爹娘一看给了这么多的银子,吓得一跳,急忙阻止:“亲家奶奶,这可使不得,我们空手而来已经不好意思了,那能再要你的银子?”

    英子自然是不敢要,急忙推脱。

    老孟氏捂住她的手,笑着说道:“我看到英子就喜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就不要推脱了。”

    看到孟家如此的厚待自己的侄女,孙家的从心里高兴,劝说英子:“收下吧,等成亲以后好好的善待奶奶。”

    英子红着脸应声,收下了银子。

    英子的爹娘也是心喜,对孟中举夫妇更加的尊敬,小心翼翼的回答他们的问话。

    孟大金和孟仁匆匆的回来,因为开垦荒地弄脏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走到屋里和英子的爹娘打招呼。

    虽然和孟中举夫妇说了一会儿话,英子爹娘心里的紧张并没有消失多少,看到孟大金和孟仁一起进来,就知道是自己的亲家,赶紧站起来想说话,却在喊了“亲家”以后不知再说什么。

    孟大金看出他们的拘谨,放轻了语气,随和的说道:“实在是抱歉,不知道你们今天过来,刚才去开荒地去了,慢怠了你们,别往别往心里去。”

    英子的爹娘急忙摆手,英子的爹说道:“不不不,是我们没打招呼就过来,是我们的错才对。”

    见两人实在是放不开,孟大金转移了话题,说孟仁:“快过来见礼。”

    孟仁刚得到了希望,整个人就如新生了一样,满面喜悦,精神焕发,听见孟大金的话,立刻给英子的爹娘见礼,喊人。

    英子的爹娘不识字,从心里敬重读书人,所以知道孟仁是读书人时,格外的喜欢,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可没想到孟仁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英子的爹娘对他有了不满,尤其从孟倩幽口中知道了孟仁现在的状态以后,更加的不愿意这门亲事,如果不是英子坚持,他们前几天就过来退了亲。现在看到孟仁神采奕奕,对自己夫妇也是礼遇有加,心里疑惑,看向孙家的,用眼神询问是怎么回事?

    孙家的根本不知道孟仁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也感受到了孟仁喜悦的心情,以为他是因为英子一家的到来才变得如此高兴,心里更加的欢喜,笑着打趣道:“孟仁看到英子来了,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看来对我们家的英子也是挺满意的。”

    英子的脸一下子就爆红了,孟仁也跟着红了脸。

    孟大金家的怕说漏了什么话,急忙解围,说孙家的:“孩子们还小,脸皮薄,你就别在打趣他们了。”

    孙家的反而给她开了玩笑:“哟,大金嫂子,你这样说是为了儿子呢?还是为了儿媳妇?”

    孟大金家的笑着顺势说道:“当然是为了儿媳妇,儿子皮糙肉厚的,脸皮哪里会薄?”

    她的话逗乐了满屋子的人,英子的爹娘也满意的跟着笑起来,

    英子的脸更红了。

    孟仁偷偷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红红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带着一丝羞涩而又强装镇定的站在哪里,一时竟然怔住了。

    笑过以后,英子的爹娘紧张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孟中举清了清嗓子,严肃的对两人说道:“亲家,今天请你们过来,是有话要当面对你们说。”

    见他认真的样子,英子爹娘的心又提了起来,英子爹忐忑的说:“亲家爷爷,您请说。”

    孟中举看了孟仁一眼,有些羞愧的说道:“仁儿做了错事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难得你们没有嫌弃他,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今天我执意的把你们叫过来,是想当面对你们表个态。”

    英子爹急忙站起来,惶恐的说道:“亲家爷爷,您这话严重了,英子他们已经定亲了,就算孟仁有过错,孩子年轻,一时糊涂,也难免,我们不会退亲的。”

    孟中举感激的点头,道:“正因为你们如此的深明大义,接下来的话我一定要说出来。”

    英子爹恭敬的说道:“您说。”

    孟中举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威严的说道:“我有两件事情要宣布,今天所有的人都可以做个见证。”

    屋内众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等着孟中举下面说出来的话。

    孟中举道:“第一件:英子和孟仁成亲以后,小两口的日子由英子当家做主。”

    众人愣住。

    孟中举的声音又响起:“第二件,孟仁此生只能娶英子一人为妻,永不能休妻。如果他日他高中,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我会把他逐出家门,划掉族谱。而我们则把英子视为孟家的子女,允许她自由嫁娶。”

    屋内众人被孟中举的话惊得彻底愣住,久久回不过神来。

    还是孟倩幽打破了屋中的寂静,拉着英子的胳膊取笑她:“还没过门爷爷就如此的偏向你,大堂哥以后有的气受了。”

    英子的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一样,偷偷的看向自己的爹娘。

    英子的爹娘也回了神,激动的手脚都无处安放。英子的娘甚至都流下了眼泪,怕被人笑话,赶紧擦了擦。

    孟大金夫妇没想到孟中举会这样说,惊得够呛。就连孟仁都呆住了,傻傻的站在哪里,半天没有反应。

    老孟氏更甭提,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孟中举。

    孙家的不用说了,要不是有这么多人,高兴的都能蹦起来。

    孟大金夫妇也反应过来,孟大金家的刚要说什么,孟大金抢先说道:“爹说的对,一切都听爹的。”

    老孟氏合上了嘴巴,虽有不赞同的,但也没说反对的话。

    孟中举问孟仁:“仁儿,今天爷爷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

    孟仁慌忙答道:“爷爷,我记住了,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英子的。”

    孟中举欣慰的点头。

    孙家的激动的说道:“大哥大嫂,这回你放心了吧。”

    英子的爹娘也激动的点头:“放心了,放心了。”说完转向孟中举,深深的给他鞠了一躬:“谢谢亲家爷爷,这下我们就可以放心的让英子嫁过来了。”

    孟大金家的趁机说道:“那赶情好,我们商议过了,还是不要让英子他们明年成亲了,年底就给他们办了吧。”

    英子的爹娘当然没意见:“亲家说了算,你们想让英子什么时候嫁过来,英子就什么时候嫁过来。”

    老孟氏闻言欣喜,刚才的不满一扫而空:“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们选好了日子就让孙家的去告诉你们。”

    英子的爹娘连声应好。

    事情商议完毕,孟大金家的赶紧去准备饭菜,孙家的过去帮忙。孟大金陪着英子的爹娘说话,孟倩幽则和英子在一旁说悄悄话。

    午饭做的很丰盛,英子的爹娘见到这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反倒拘谨起来,只夹自己面前的那两个菜。

    孟大金夫妇见此,热情的帮他们夹菜,劝他们多吃一点。

    吃过饭以后,孟中举让孟大金夫妇带着他们去新盖的宅院转了一圈。并指明哪一处是孟仁他们成亲以后要住的房子。

    虽然和孟家同在一个村里住着,孙家的还真的没见过完工的新房子,现在看到这几处大而漂亮的新房子,惊呼出声:“住到这样的房子里面,晚上还舍得睡觉吗?”

    众人被她逗笑。

    英子的爹娘更是被晃了眼,越发觉得自己的女儿真是找对了人家。

    就连英子也难得的露出向往的目光。

    孟倩幽走在她身边,悄悄的对她说道:“你不用太羡慕,等你和大堂哥成亲了,就能住到这里面。”

    英子的脸上挂不住,对孟倩幽伸出手:“好啊,你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整治你。”

    孟倩幽跑开,英子随后追上。

    英子的爹娘看到自己的女儿那欢快的样子,心里高兴的不行。

    参观完房子,英子的爹娘就说自己的家里有事,连孙家的家里也不去了,直接就要回家去。

    孟倩幽拦住他们,让孟仁去告诉文彪把马车赶过来,送他们回去。

    英子的爹娘推辞不过,万分不好意思的坐着马车回去了。

    送走了英子一家,孟倩幽急冲冲的回到了家中,嘱咐孟氏要加紧把土豆切出来,自己则让文虎赶着马车去了李村。

    荒山上的田七已经种完,老人和孩子少了很多,只剩下一些壮劳力还在担水浇田七。

    孟倩幽挨个山上都转了一遍,仔细查看,发现除了少数的一些死掉了之外,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成活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对张柱说道:“你告诉村里人,明天上午在村长家门口发工钱。”

    张柱高兴的点头:“我知道了。”说完,就对正在担水的人们大喊:“幽儿说了,明天上午在村长家的门口发工钱,你们见了村里人互相转告一下。”

    听见他的喊声,还在担水的人们大喜,要发工钱了,说明自己种下的东西活了,可是,想到从明天往后,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活计,挣不到这么高的工钱了,心里的喜悦又消散了下去。

    孟倩幽嘱咐张柱一定要告诉村长,把各户人家的工钱尽早核算出来,明天一早她就过来。

    张柱点头。

    两人又在山上转了一遍,直到天快黑了,孟倩幽才坐着马车回到了家里。

    文彪正好把孟逸轩和孙良才接了回来。

    三人都下来马车,孟逸轩一脸高兴的走到她的面前。

    孟倩幽疑惑的皱眉:“明天还不到十天的日子,你这么高兴干嘛?”

    孙良才日夜和孟逸轩在一块,渐渐的和他成为了好朋友,闻言替他答道:“夫子今天告诉他,再有五天就要去府城参加府试了,让他先把东西准备好。”

    孟倩幽惊讶:“这么快就到府试的日子了?”

    孟逸轩的笑脸垮了下来。

    孟倩幽见状急忙说道:“你需要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去买。”

    孟逸轩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孙良才不满的嘟囔:“每次都问他需要什么,从来没有这样问过我。”

    孟倩幽瞪了添乱的他一眼,一针见血的说道:“如果你也能资格参加童生kaoshi,你要什么,我也给你买什么。”

    孙良才翻了个白眼:“你明知道我做不到你还这么说,你这是故意挤兑我。”

    孟倩幽回道:“我就是挤兑你怎么了?有本事你也考个童生来看看。”

    孙良才被噎得不轻,气得背着自己的书包走进家门。

    孟倩幽看着他的背影总感觉那里不对劲,大声喊道:“你站住!”

    孙良才停住脚步,回头不满的问她:“怎么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走到院内,皱眉围着孙良才转了两圈。

    孙良才吓得结结巴巴的问道:“怎、怎么了?”

    孟倩幽皱眉说道:“我总感觉你哪里不对劲。”

    孙良才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衣着整齐,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以为是孟倩幽故意找碴,吓得赶紧说道:“我告诉你,我这段时间表现的很好,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要是没事找我的麻烦,我就坐在家门口哭上半天。”

    孟倩幽不语,还是盯着他看。

    孙良才紧张的额头上都冒了汗。

    孟逸轩看她一直盯着孙良才看,有些不高兴,走过来准备说几句,没想到孟倩幽突然喊道:“我知道你那里不对劲了。”

    孟逸轩停住脚步,孙良才结结巴巴的问:“哪、哪里不、不对劲。”

    “你瘦了,变帅了!”孟倩幽回道。

    孙良才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拍了拍自己的心脏,翻着白眼说道:“我早就瘦了,你不会今天才看到吧?”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还甭说,你瘦了以后,真的是一个英俊的小伙。”

    孙良才得意的一扬头:“那是,本少爷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孟倩幽没听他的废话,对孟逸轩说道:“走,看看你需要什么,我去给你准备。”

    孟逸轩点头,两人一起回屋去。

    孙良才见她根本就没听自己说话,气得大喊:“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我的话还没说完”

    孟倩幽顿住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问他:“你刚才喊什么?”

    孙良才也意识到自己喊了什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含糊不轻的说道:“我什么也没说。”说完,一溜烟的跑进了自己的屋里。

    晚上,孟逸轩又把这个好消息给全家说了,一家人欢喜不已,询问了孟逸轩去府城时需要带什么东西,仔细的商量又商量,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确定下来。

    第二天,文彪、文虎送完孟逸轩和孙良才回来以后,孟倩幽便让他们赶着马车,带着钱xiangzi来到了李村的村长家。

    昨天听到村里的人转告后,李村的人们今天一大早一个个脸上挂着笑容的聚到了村长家的门口。

    村长昨天晚上把登记本上的账算了好几遍,确认每一家都没有算错以后,今天早上也高兴的坐在李福早已经搬出来放到门口的椅子上上等着孟倩幽的到来。

    张柱、张根一家也全来了,就连张柱的爹娘也过来凑热闹。村里人现在全都巴结他们,走在路上远远的就跟他们打招呼,就连村长看到张柱的爹娘过来,也高兴的站起身,请他们到前面的桌子边上来,并吩咐李福赶快去搬两个凳子过来。

    张根的爹娘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今天是听说孟倩幽过来给全村的人发工钱,也忍不住过来看看,哪里想到村里人现在对他们的态度不一般,就连村长守着村里人也给他们这么大的脸面,心里有些后悔,不该过来看热闹,不知道会不会给孟倩幽惹麻烦。

    李福搬来凳子放到了桌子前面,村长招呼张柱的爹娘过来做,老两口对望一样,急忙摆手:“谢谢村长,我们只是过来看看,一会就回家去了。”

    村长哪里肯干,说道:“是不是想让我过去请你们过来呀。”

    张柱的爹娘吓得急忙说道:“不用,不用,我们自己过去。”

    两人走到桌子前,不安的坐下。

    村里人都羡慕的看着他们,感叹他们有一个如此能干的外甥女。张铁的娘看到他们那畏畏缩缩的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

    孟倩幽的马车刚驶进李村不远,有眼尖的人看到,激动的大声喊道:“孟姑娘来了。”

    等着发工钱的人们顿时激动起来,纷纷目不转睛的盯着马车越来越近,很快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孟倩幽下了马车,一眼就看到了张柱的爹娘坐在了前面的桌子旁,边走边高兴的扬声给两人打招呼:“姥爷姥姥,你们也过来了。”文虎搬着钱xiangzi紧跟在她的后面。

    张柱的爹娘赶紧起身,不安的说道:“幽儿,我们只是过来看看热闹,村长非要让我们坐到前面来。”

    孟倩幽笑着安慰他们:“你们年纪大了,站的时间长了身体会受不了。多亏村长想的周到。”

    张铁的娘听到她的话,小声的嘟囔:“说的好听,年纪大的人有的是,怎么不见你让他们全部坐下等着发工钱呢?大家都不傻,谁不知道村长是为了巴结你们才让他们做到前面去的。”

    周围的人们听到他说的话,不约而同的离她远了一些。

    张铁娘看到他们的动作,不屑的撇撇嘴,心道:“正好,自己还嫌那么多人挤的难受呢。”

    张柱的爹娘看孟倩幽没有怪罪他们,心里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下。

    孟倩幽在桌子边站定,文虎把钱xiangzi放到了桌子上。

    村长殷勤的把登记本递到她的面前,道:“孟姑娘,这是账本,我已经仔细的核算过了,一家都不差。”

    孟倩幽点头:“谢谢村长。”

    村长急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孟倩幽对着人群大声说道:“昨天我在各个荒山上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你们种下的种子绝大部分都成活了,所以我今天过来给你们发工钱。一会发完工钱以后,大家不要走,我还有一个活计需要找人去干。”

    人群发出一阵欢呼。

    孟倩幽不再啰嗦,打开登记本念道:“李福家,总共是六两八钱银子。”

    人群发出一阵惊呼,我的天,一个多月,他们全家就挣了六两多银子,顶他们家好几年的收入。

    除了村长,李福的家里人也是吓了一跳,李福哆嗦这嘴唇问道:“孟姑娘,你莫不是念错了吧,我们家那里挣得这么多的银子?”

    孟倩幽笑着说道:“账本上记得清清楚楚,你们全家上了多少天的工,每人是多少的工钱,合计起来总共就是这些。”

    张铁的娘尖叫:“不可能,他们家怎么会挣得那么多的银子,你肯定是为了巴结村长,才故意给这么多的。”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看了她一眼。

    张铁娘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随即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敢拿自己怎们样,遂挺直了腰板,道:“如果不是,你给大家念出来,让我们听个明白。”

    周围的人虽然没有这么说,但心里也是想知道李福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工钱,听见张铁娘的话,全部看向孟倩幽,看她怎么回答。

    孟倩幽看到众人的神态,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即应道:“好,我给大家慢慢的念出来,你们仔细的核算一下。”

    人们全都屏住呼吸,用力听着孟倩幽下面的话。

    孟倩幽拿起登记本念道:“村长,每天是五十个铜板,一共是三十八天,总共是一两银子九百个铜板。”

    没想到村长也有工钱,人群立刻炸开了锅。

    张铁娘大声说道:“他做什么了,一天开五十个铜板,还说你不是为了巴结村长?”

    孟倩幽也不气恼,笑吟吟的说道:“村长每天都要去荒山上监督你们干活,还要检查你们开垦的是否合格,做好每一家的登记,我一天给他开五十个铜板多吗?不说别的,就登记这一个活计来说,你们有一个人做的了吗?”

    村里人几乎都不识字,哪里有人会做到了这个活计,人群立刻就没有了声音,就是张铁的娘也闭了嘴。

    孟倩幽接着说道:“李福,同样的也是一两银子九百个铜板。”

    李福几人的工钱一开始招工的时候孟倩幽就对着村里的人说了,大家对这个自然是没有异议。

    孟倩幽的声音又响起:“李福娘和李福媳妇给山上的人们送热水,也是一天五十个铜板,总共送了三十天,两人一共是三千个铜板。”

    人群又轰动起来。

    张铁的娘立刻阴阳怪气的说道:“往山上送个热水就给五十个铜板,还说不是为了巴结村长?”

    这次竟然有人附和的点头。

    孟倩幽眯了眯眼睛,不悦的说道:“从村里到山上的路程不短,她们每天不间断的挑着满满的两大桶热水,送到不同的荒山上,做的活计比你们一点不少。除此之外,烧水的柴都是他们自己打来的,家里的几个孩子每天也是不停的帮着干活,五十个铜板哪里多了?你们的孩子去荒山上干活,不也帮着你们挣工钱吗?”

    人们被问的说不话话来,刚才附和着点头的几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孟倩幽接着说道:“原本我雇谁干活,给他开多少的工钱,是我的事情,跟你们无关。今天我之所以给你们解释是因为人不能没了良心。李村长做了这么多多年的村长,你们自问一下,他为人做事怎么样?他是贪过谁家的一文钱,还是做过对不起村里人的事情?他一心一意的为村里人着想,没想到你们却这样的猜忌他。实话告诉你们,当初如果不是李村长为村里人着想的态度打动了我,我是不会买下你们村里的荒山的。你们根本也没有,不出远门就能得到挣到铜板的机会。”

    她的话落,村里人都羞愧的低下头。

    见孟倩幽如此的维护自己,村长激动的不行,慌忙起身,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您言重了,作为村长,为村里人着想是应该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您老甭客气,我说的是心里话,如果您不是一个好村长,我还真的不一定能买下你们村的荒山。毕竟荒山哪个村里都有,我买哪座都可以。”

    村长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人群中有人出声:“是啊,这么多年村长确实一直为大家着想,我们刚才真的不应该那么想,我们给村长认个错,您放心,以后这样猜忌您的事情在也不会发生了。”

    村长激动的点头。

    孟倩幽看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也满意的点头,重新拿起登记本念道:“李福一家,总共是六两八钱银子。”

    这次人群了没有任何的声音。

    文虎把银子数好,交到了李福的手中。

    李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心里激动,捧着银子的双手止不住的哆嗦。李福家的赶紧上前,托着他的双手,紧张的说道:“小心一些,千万别掉到地上。”

    缓了好一会,李福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一些,给孟倩幽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大声说道:“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孟倩幽吓了一跳,赶紧说道:“您可别这样,这是你靠自己的劳动得来的,跟我可无关。”

    李福家的工钱发完,第二家是张柱家和张根家,两家人的工钱合在了一起,也是六两八钱银子。

    有了村长的例子在先,这次村里人谁也没有了异议。

    接下来依次是帮忙分块的几人的家里,也得了四两多的银子。

    剩下的就是按报名先后的顺序结算的工钱,依旧是孟倩幽喊人,文虎发工钱。每家的工钱都不少,有一个十多口壮劳力的人家,甚至挣到了将近十两的银子。人群听到孟倩幽喊的时候,又是一片哗然,全都羡慕的看着以前这村里最穷的一家人。

    有的人家在半路上结过工钱,相对的要少一些,不过也有小二两银子。

    张铁的娘是最后一个来报名,所以也是最后一个领到的工钱,这次她倒是没恼,喜滋滋的数着自己手里的一两银子二百个铜板往回走,突然张铁从人群里冲出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银子,急急忙忙撒腿就跑。

    人们被这变故惊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张铁的娘反应够快,尖叫:“你这个杀千刀的玩意,把我的银子还回来。”

    张铁已经跑了远了,听见自己娘的叫声,停住脚步,回头嚷道:“我就不给你,谁让你那么偏心,给了青儿一家五两银子,这些就当是补偿给我的。”

    张铁娘一边拔开人群往外走,一边气得大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哪里偏心了,我不是也给了你八两吗?”

    张铁也不惧怕他娘会追上,继续在人群外嚷道:“那能一样吗?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一个铜板都不能得到,应该都是我的。”

    张铁娘骂他:“那可是你亲meimei,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娘帮衬一把怎么了?”

    张铁“呸了一声:“听她满嘴喷粪,她家里有吃有喝,哪里揭不开锅了。”

    张铁娘已经走出了人群外,看到张铁站在了外面,尖叫着:“你把银子还我!”就对着他扑了上去。

    张铁轻松的躲到了一旁,冲着她说道:“让你偏心,就不给你。”

    张柱娘收势不住,扑倒在地上,疼的“哎呦”一声。

    张铁视而不见,拿着银子扬长而去。

    张铁娘气得脱下脚上的一只鞋就对他扔了过去,张铁被打中,觉得在这么多renmian前丢了脸面。干脆捡起鞋扔的更远,说道:“既然你不愿意穿就别穿了。”

    张铁娘急的拍着大腿哭嚎:“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养了这么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村里人全都同情的看着她,有那看她实在可怜的,就跑过去好心的帮她把鞋捡了回来。

    张铁娘穿上鞋,继续坐在地上大哭。

    村里人又是一阵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孟倩幽从头到尾的看到了这一切,皱了皱眉头。

    村长见她面露不悦,赶紧转移注意,大声说道:“孟姑娘,您不是说还有活计让村里人去做吗?不知是什么样的活计?”

    村里人回神,不再理会张铁的娘,纷纷转身期盼的看着孟倩幽。

    张铁娘也停止了哭嚎,赶紧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挤进了人群中。

    孟倩幽说道:“这个活计很简单,就是每天的给荒山上种子浇水。被选中的人一天三十个铜板。”

    村里人天天下地干活,身体强健的很,担水对他们来说都是在平常不过的一个活计,听到一天能挣三十个铜板,高兴的不行,纷纷要求报名。

    这次孟倩幽没有痛快的答应他们,而是说道:“虽然这个活计很简单,但是很耗费体力,所以我这次要招一些壮劳力。大概需要三十人。”

    听到她的话,有一些稍微岁数大点的不服气:“孟姑娘,别看我们年纪大一些,我们力气一点也不比他们少。”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知道,但是浇水的活计不但需要力气,还需要耐力,你们的年纪大了,时间一长,体力上恐怕是有些跟不上了。”

    自己的耐力确实跟不上年轻的人,年纪大的人没有了话说。

    村里的老人、妇女和孩子退到了一边。只剩下村里的壮劳力站在了中间。

    孟倩幽笑着对张柱、张根说道:“大舅、二舅,我对村里的人不熟悉,你们去帮我挑三十个人出来吧。”

    两人点头,走到人群里挑了三十个人出来,孟倩幽一看,大部分是在自己作坊里做过工的人,边笑着说道:“既然是你们,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们只要记住,偷懒耍滑的人我以后不会再用就是了。”

    在作坊里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工,工人们早已经了解了她的脾气,闻言齐声保证:“放心吧,东家,我们一定不会偷懒的。”

    张铁娘一看挑定了这些人,心里着急,扒拉开身边的人就走到孟倩幽面前,腆着脸说道:“幽儿呀,你看二姥姥多可怜,刚到手的银子还没热乎就让那个不孝子抢走了,你帮帮忙,看在咱们亲戚一场的份上,你也给我一个活计,我不要三十个铜板,给我二十个也可以。”

    孟倩幽皱眉,反问:“谁跟你是亲戚,我认识你吗?”

    张铁娘被噎住。

    村长唯恐孟倩幽再发火,急忙呵斥张铁娘:“这次挑选的都是壮劳力,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张铁娘来了火气,瞅了眼默不作声的张柱爹娘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虽然说咱两家断了关系,可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我们家的老头子整天在家里唉声叹气,惦记着他那好哥好嫂子,哪像某些人,仗着自己有这么一门好亲戚,连我们的死活都不理。”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紧。

    张铁家的忍不住回嘴:“现在这么说了,当初是谁看到了那三十两银子,非要给我们断亲的。”

    张铁娘气急的说道:“我们断亲又不是自愿的,都是被你们逼迫的。”

    张柱家的丝毫不给她留情面。尖锐的说道:“如果不是你自己见钱眼开,谁能逼迫的了你?”

    张铁娘气的不行,可有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孟倩幽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再敢在我面前闹腾,就永远也别想着再有挣钱的活计。”

    张铁娘知道孟倩幽这句话不是吓唬她,乖乖的住了嘴。

    孟倩幽连看都没看一眼,让挑选出的三十人留下,其余的人让他们全部散去。

    人们拿着挣到的银子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只有张铁娘恨得跺跺脚,朝张铁家快步走去。

    孟倩幽认真的嘱咐这三十人,一定要天天浇水,否则的话种子长不出来。

    三十个人齐点头,再次保证自己不会偷懒,一定工会天天勤奋的去担水。

    孟倩幽又对张柱、张根以及李福嘱咐了一番,说自己家里这几天有事过不来,让他们监督这人们给种子浇水,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快就告诉她。

    三人郑重的点头。

    安排好这些事情,孟倩幽推脱掉张柱一家的挽留,回了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