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接人
    孟氏三妯娌还在家里继续切着发芽的土豆。

    孟倩幽看着院子里两个小人儿排的整整齐齐的带芽的土豆后,又急匆匆的来到了荒地上。

    荒地上的杂草早已经清理完,人们也按照她要求的尺寸把清理好的荒地翻整了一遍。放眼看去,没有了半点荒地的影子。

    除了孟中举夫妇和孟氏三妯娌以外,孟家的所有人都在荒地上忙活,就连孟仁也跟着在干着力所能及的活计。

    孟倩幽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人们翻整的深度,发现正合适,又用手深挖了几下,抓出一把土问了一下,感觉土壤的湿度也可以,遂找到孟二银对他说道:“爹,现在正好适宜种土豆,您去村里找几头牛过来,把荒地分好垄。告诉他们,连牛带人一天是五十个铜板。”

    孟二银应声,赶紧去村里找牛。

    现在是农闲的季节,家里的牛都闲着,听说去垄地一天给五十个铜板,两家有牛的人家都很高兴,二话没说,牵着牛,带上垄地的工具来到了荒地边。

    孟倩幽把他们聚在一起,把垄地的要求说给了他们听,告诉他们,垄的地一定要高一些,宽一些。

    几人点头,把垄地的工具弄好套在了牛身上。

    孟倩幽又给他们找了扶工具的人,让他们先把清理好的荒地垄好。

    几人照做。

    孟倩幽又顺着荒地走到那一头,催促还没清理好荒地的人们:“大家要快一些了,争取今天晚上全部的翻整完。明天垄完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种植了。”

    人们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孟倩幽又对孟大金说道:“大伯,就这几头牛明天恐怕把这些荒地垄不完,麻烦您去附近的村里子问问,他们有没有愿意连人带牛过来做工的,一天五十个铜板。”

    孟大金点头放下手中的活计往邻村走。孟倩幽喊道:“让大堂哥跟你去吧。”

    孟仁今天是第一次下地干活,一心想要跟上人们的速度,让家里人刮目相看,中途一直没有歇息,半天不到,就累的要瘫在了地上。听到孟倩幽的话心喜,赶快放下手中的工具,快步随着孟大金一起去邻村。

    孟倩幽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孟义正好看到她的眼神,以为他是对孟仁不满,急忙说道:“大哥今天干活一直很卖力气,没有半分偷懒。”

    孟倩幽回过头,笑着说道:“大堂哥只要能出来干活就好了,干多干少我都不在意,重要的是让他知道什么都来之不易。”

    孟义挠着头,憨厚的笑了笑。

    孟大金父子来到了邻村,并没有挨家去打听谁家有牛,而是找了邻村村长的家里,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是自己家想要找几头牛去垄清理好的荒地,连人带牛一天是五十个铜板。如果他们愿意,还可以找一个同村里的人去扶工具。

    两个村子挨的很近,邻村村长早已经听说了孟家的事情,正琢磨着自己哪天是不是厚下脸皮去替村人里求一求,等他们招工的时候也可以让自己村里人去。现在看到孟大金亲自找shangmen,满口答应,领着他们去有牛的人家问。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有牛的人家当即就全部应承了下来。说自己明天一早就牵着牛,带着垄地的工具早点过去。

    孟大金算了算,邻村是三头牛,自己村里连上自己家的也才三头,总共是六头,明天一天还是垄不完荒地。打算再去另一个相邻的村里看看。

    邻村的村长一直跟他们说着客气的话,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如果以后他们家里再有什么招人的活计,能否让他们村里人的也过去。

    孟大金自然是没有敢应承,含糊的说道:“我回去给我那侄女说一声,如果再需要人手的时候,让她先考虑一下你们村的人。”

    邻村的村长自然是千恩万谢,亲自把他们送出村子好远,才在孟大金的一再劝说下,停住了脚步。

    到了另一村子里找到村长,说明了来意,这村的村长也是高兴的不行,同样的领着他们挨个去问,最后定下了四头牛。

    孟大金告诉了他们荒地的位置,嘱咐他们明天的时候早点过去后,和村长寒暄了几句,就和孟仁一起往回走。

    孟仁翻了半天的荒地,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已经支持不住了,见牛已经找好,回去的路上就央求孟大金:“爹,咱们歇会吧,我实在是累坏了。”

    孟大金看他满头大汗,呼哧喘喘,就点头同意道:“咱们只能歇息一刻钟。”

    孟仁不顾形象的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孟大金从来没有看到孟仁累成过这个样子,有些心疼。可想到孟倩幽说过的话,想安慰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刻钟后,孟大金催促他起来赶快走,孟仁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起身跟着往回走。

    孟大金和孟仁走后,孟倩幽看周围的人都在忙着翻整荒地,自己也拿起锄头想要随着家人一起翻整。孟贤拦住她:“小妹,这个活计太累了,你还是别干了。去到处看看人们翻整的荒地合不合格吧。”

    孟倩幽推开他的手,笑着说道:“大哥小瞧我,我怎么就干不了了?”

    孟义也劝她:“幽儿meimei,很累的,你还是别干了。”

    孟倩幽不信邪,拿起锄头就学着他们的样子翻整,可是落下去的工具别说翻整荒地了,连地皮都没有进去。不由得低咒了一声。

    孟齐头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捂嘴偷笑。

    孟贤瞪了他一眼,再次阻拦孟倩幽:“小妹,你还是别干了。”

    孟倩幽被激起了好胜心,道:“我还就不信了,我干不了这么简单的活计。”说完,拿着锄头又开始翻整荒地。这次有了准备,用的力气大了一些,锄头进到了荒地里。

    孟倩幽得意的冲几人笑了一下,想要拔出锄头继续翻整,试了几下却没拔动。

    孟齐在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孟贤的声音里也是带了笑意:“小妹,我帮你吧。”

    孟倩幽气得一把扔掉了锄头,赖皮的说道:“这把破锄头太不好用了。”

    孟齐笑的更大声了。

    孟义也忍不住笑出声。

    翻整荒地的人们听到几人欢快的笑声,纷纷看过来。

    孟倩幽装作没事一样说了一句:“我去看看他们翻整的怎么样了。”就快步离开了几人。

    看她那样子,孟齐笑的前仰后合,孟贤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他:“你在这样笑她,小心明天练武的时候她找你切磋。”

    孟齐的笑声立马止住,赶紧拿起自己的锄头开始干活。

    孟贤暗自偷笑。

    孟义惊讶的问:“你们现在学武了吗?”

    孟贤“嗯”了一声:“文彪和文虎会武功,幽儿让我们每天早上跟他们学一个时辰。”

    孟义闻言羡慕的不行,不好意思的问:“我可以跟着一起去学吗?”

    孟贤回道:“应该可以,一会儿你问问小妹。不过我可告诉你,练武可是很辛苦的,每天都要早起一个时辰,并且不能半途而废。小妹现在可凶了,你要是敢半途而废,她会打得你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的。”

    孟义想到他说的那个场景,吓得手里的锄头都差点掉到地上,不过还是稳了稳心神,坚定的说道:“不会的,我一定会坚持下来的。”

    孟贤拍了拍他的肩头:“希望你经过第一天累死人的跑步以后还能这么坚定。”

    孟大金和孟仁回来,告诉孟倩幽又借到了七头牛,明天一天肯定能把荒地垄完。

    孟倩幽点头,又催促剩下的人们赶快翻整。

    等到天黑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把剩下的荒地翻整完。

    孟倩幽查看了以后,满意的点头。告诉他们:“大家歇一天,等明天把所有的荒地垄完了以后,大家再过来种土豆,种完以后,所有的工钱一起结算。”

    第二天,大家都早早的吃过饭以后,孟家所有的人都来到了荒地边。村里的几人已经套好了垄地的工具在荒地边等候,孟倩幽直接开始让他们干活后,对刚来的七人详细的说了垄地的要求,告诉他们,垄的慢一点不要紧,但一定要严格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垄。

    这七人都是干活的好手,一听就明白了她的要求,再加上昨天各自村长特意的找到他们,嘱咐了又嘱咐,告诉他们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干活,给孟倩幽留下一个好印象,如果他们再招人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到想到自己的村里的人。所以等孟倩幽说完以后,他们没有丁点的耽搁,把已经收拾好的垄地的工具快速的套在了牛身上,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垄起地来。

    孟大金几人也没有闲着,检查昨天垄完的荒地,看有不符合孟倩幽要求的就赶快用工具重新垄好。

    孟倩幽一直站在一边监督十人,看到有不合格的就让他们再垄一遍。

    干活的人都卯足了劲头,一上午过去,竟然垄了一大半。

    孟倩幽看了看天色,喊住他们:“中午了,大家歇息一下,该吃午饭了。”

    听到她的喊声,干活的人全都停了手,把垄地的工具卸下来,放了牛儿到旁边的山沟旁自由的去吃草。外村的几人自己则拿出带来的干粮准备吃午饭。

    孟倩幽笑着对他们说道:“我已经给家里人说过了,让他们把午饭送地里来,你们稍微等一下,他们应该很快就送来了。”

    外村的几人惊讶:“姑娘,你们还管午饭?”

    孟倩幽点头:“没有做什么好吃的东西,只是让他们蒸了一些包子。”

    一人小心的问道:“扣不扣工钱?”

    孟倩幽笑着对众人说道:“一会你们尽管敞开了吃,不扣工钱。”

    几人惊喜的互看了一眼,高兴的道谢:“谢谢姑娘。”

    文彪三兄弟带着文松,抬着两个冒着热气的大筐远远的走过来,后面还跟着担着胆子的文彪媳妇和文虎媳妇。

    几人走到孟倩幽面前,放下担子,文彪恭敬的说道:“姑娘,包子和汤送来了。”

    孟倩幽对几人说道:“过来拿吧,随便吃,吃饱了为止。”

    外村的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过来。

    本村的几人了解她的脾气,大步走过来,不客气的一人拿起几个大包子,走到一边大口的吃起来。

    文彪的媳妇赶紧给每人盛了一碗热汤给他们送了过去。

    外村的人一看,也不再犹豫,走到大筐边也拿了几个包子走到一边吃起来,文彪家的同样给把热汤送过去。

    孟倩幽早上的时候嘱咐了文彪的媳妇,今天的活计比较累,做包子的时候要多放些肉,不要亏待了来干活的人,所以今天送来的几乎就是咬一口,就流油的肉包子。

    本村的几人还好,外村的几人是头一次吃到这样的肉包子,咬完第一口的时候就惊住了,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手里露着馅的包子,又看了看吃的特别香的本村人,互相往一块靠了靠,小声的说道:“我不是做梦吧,我们竟然吃的是肉包子。”

    另一人点头说道:“我也觉得是做梦,要不你掐我一下,我感觉疼不疼。”

    旁边的人伸出手掐了他一下,这人立刻尖叫:“疼疼疼,我不是做梦,我们真的吃到了肉包子。”

    众人听到了他的尖叫声,纷纷朝他们看过来。

    几人也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红了脸,赶紧低头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包子。

    孟倩幽耳朵尖,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抿嘴偷乐。

    包子实在是太好吃了,三四个下肚根本就没感觉到什么,想要过去再拿几个,又怕孟倩幽说他们贪吃,几人正犹豫不决是,孟倩幽的声音响起:“知道你们的饭量大,特意吩咐他们多做了一些,你们尽管过来拿着吃。”

    几人走过来,不好意思的一人又拿了几个,边走边吃,三两口就吃下去一个。

    孟倩幽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就是她前世训练的时候,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也达不到他们这样的速度。

    孟二银几人已经习以为常了,倒是没有感到惊讶。

    一人大概吃了有七八个大包子,又喝了两碗热汤,这才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肚皮说吃饱了。

    孟倩幽看到满满两大筐的包子剩下没有多少个,再次目瞪口呆。

    孟二银看到干活的人们都吃饱了,才招呼自己家的人:“我们也别回家了,凑合着吃一些吧,吃饱了好干活。”

    众人点头,也都拿起包子吃了起来,就连孟倩幽也拿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文彪媳妇赶紧给她盛了一碗热汤过来。

    孟倩幽咽下口中的包子,称赞:“今天的包子是谁做的,太好吃了,比镇上包子铺里的还要好吃。”

    文彪媳妇红了脸:“姑娘过奖了。”

    孟倩幽跟她开玩笑:“我可没有夸奖你,你这包子做的是好吃。我决定了,等哪天咱家没钱了,就去开包子铺,到时就靠你养活我们了。”

    文彪媳妇的脸更红了,忙道:“姑娘说笑了。”

    孟贤几人还好,孟义一直在酒楼里做工,来来回回吃的就是那几样大锅菜,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肉包子,一时没忍住,多吃了两个。吃饱以后才感觉肚子撑的慌,当即红了脸,趁人不注意,悄悄的揉着自己的肚子。

    吃过午饭,歇息了一会,人们又开始干活。

    因为干了一上午,活计熟悉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了数。下午的速度明显的比上午快了好多,没有等到天黑,这一百多亩荒地就都垄完了。

    孟倩幽一直在旁边监督,对他们垄的地十分满意,立刻就让孟贤给几人结了工钱。

    一天就挣了五十个铜板,几人高兴的不行,讨好的说道:“您以后再有这样的活计,让人给我们捎个信,我们立马就过来。保准给你做的又快又漂亮。”

    孟倩幽笑着点头。

    几人收拾好垄地的工具,赶着牛车高兴的离去。

    孟家人也收拾好了工具回了家。

    一夜无话。

    第二天同样又是早起,吃过早饭,孟倩幽让孟贤赶过来牛车,全家人小心翼翼的把切好的土豆块芽朝上的放在了牛车上。

    孟倩幽嘱咐孟贤赶牛车的时候慢一点,告诉他如果芽被压坏了,土豆就长不出来了。

    孟贤慢慢的赶着牛车来到了荒地边,村里人早已经在地边等着了。

    孟倩幽从牛车上拿了一个土豆,指着上面的小芽对众人说道:“你们种下去的时候,这个芽一定要朝上,埋的深度以芽的长短来决定,不论长短,都要以不露出小芽为准。”说完,亲自示范的种了一个。

    这个没有难度,村里人基本上一看就会了,纷纷走到牛车边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块土豆,按照孟倩幽教的方法种了下去。

    孟倩幽在一边紧盯着人们,看到有谁做的有不妥的,赶快阻止他,并且再仔细的教他一遍。

    人们唯恐自己做的不对,到时候土豆长不出来,孟倩幽怪罪他们,所以干活的时候都很慢,一天下来,这么多人连三分之一的土豆都没有种完。

    孟倩幽也不着急,嘱咐他们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接着过来种。

    又种了一天,所有的土豆才被种完。

    荒地却有一半多没有种上。

    想到雇人开荒花了那么多的钱也没有种上土豆,孟二银感觉有些心疼。孟倩幽笑着说道:“种不上土豆我们可以种些别的,比如说春玉米,到时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大赚一笔。”

    孟二银从来没有听过还有种春玉米的,心里疑惑,问:“不是这个季节的东西,能种出来吗?”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这么多的荒地闲着也是闲着,我们种种试试呗,如果长不出来,我们也就损失一些种子,如果长出来的,我们也可以卖给聚贤楼嫩玉米。”

    想想孟倩幽要把嫩玉米卖给聚贤楼,肯定能挣不少银子,孟二银不再犹豫:“好,就听你的,咱们试试。”

    说干就干,孟二银又找了一些人把垄好的地弄平,全部播下了玉米种子。

    村里人都很纳闷,孟家这是出的什么幺蛾子,竟然这个季节种玉米。

    孟倩幽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准备孟逸轩去府试的事情。

    最后的一天,恰好也到了孟倩幽答应孟逸轩牵着手去送他上学的日子。

    吃过早饭,孟逸轩背着书包高兴的等在院子里,孟倩幽从屋里出来,像上次一样,牵着他的手走出院外,上了马车。

    孙良才撇着嘴,不情愿的跟着上了马车。

    文彪和文虎各坐在前面车辕的一边,熟练而又快速的赶着马车来到了学堂门口。

    看门的夫子已经好多天没有看到孟倩幽了,今天看到她是格外的热情:“孟姑娘,孟逸轩是我们学堂里今年唯一一个参加童生府试的学子,听他授课的夫子说,他这次**不离十,我在这里先恭喜你们了。”

    孟倩幽听这话也是高兴,许诺:“如果逸轩真的能过府试,我一定给所有的夫子送大礼。”

    看门夫子更加的高兴,仔细的告诉她府试的时候应该准备些什么。

    孟倩幽仔细的听完,诚心的道谢:“谢谢夫子。”

    夫子摆手:“不用,这些他们的授课夫子应该是给他们说过了,我多此一举,是想着孟逸轩真的能够考中,给我们的学堂多增加一些好名声。”

    孟倩幽再次诚心的谢过。

    看着两人进了学堂以后,孟倩幽想了下,告诉了文彪位置,吩咐他去茶楼。

    上次孙旺找人对付孟倩幽,孙善人一气之下把他关了起来,警告他以后不许在插手茶楼的事情。没有了孙旺请他那帮狐朋狗友过来连喝带拿。再加上掌柜的经营有方,茶楼的生意很快起死回生,每天过来喝茶的人络绎不绝。

    文彪把马车赶到茶楼门口,门口的活计以为他们是过来喝茶的,殷勤的跑过来,热情的问:“几位过来了,是要普通的茶室还是精致的茶室?”

    孟倩幽从马车下来,说道:“我们不是来喝茶的,是来找你们掌柜的,麻烦你去禀告一声,让他出来一下,我有话要让他转告给你们的东家。”

    伙计认出了孟倩幽,急忙说道:“孟姑娘,我们掌柜的吩咐了,只要您过来,先要请您去茶室里品茶,再去禀告他。”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给他说几句话就走。”

    伙计上次被罚的不轻,这次说什么也不敢慢怠她,祈求道:“孟姑娘,我们掌柜的说了,如果您来了却没有把您请到茶室去,我这份工就不要做了,卷铺盖卷回家吧。”

    孟倩幽闻言猜测可能是上次的事情伙计受到了惩罚,点头答应:“好,我随你进去。”回头吩咐文彪两人:“你们就在此等候,我马上出来。”

    两人恭敬地应声。

    孟倩幽随着伙计来到一间精致的茶室,伙计给她沏好茶后才快步跑去禀告掌柜的。

    掌柜的一听赶紧来到了茶室,恭敬的问道:“孟姑娘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东家?”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明天需要陪着小弟去府城参加童生府试,来回大约三四天。我想着孙少爷也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就趁着这段时间放他几天假,让他回家陪陪家里人。”

    孙善人虽然下了狠心让孟倩幽帮忙教导孙良才,可毕竟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唯一的孙子,心里也是万般的不舍,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偷偷的去学堂门口看看,又怕被孟倩幽看见,她一怒之下把孙良才撵回来。只好强忍住心中的思念,默默的来茶楼坐上半天。

    掌柜的跟了他这么多年,知道他心中所想,但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也默默的陪他坐着。

    现在听到孟倩幽说可以把孙良才接回家去住几天,掌柜的一大把年纪了都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高声对外面喊道:“来人呐!”

    伙计应声而进,恭敬的喊道:“掌柜的。”

    掌柜的吩咐他:“快,快,你快去给东家报信,就说孟姑娘在茶楼等他,有好消息要告诉他。”

    孟倩幽急忙阻止他:“掌柜的,我家中还有事,就不等你们东家过来了,您让他下午学堂放学的时候直接去接你们少爷就行了。”

    掌柜的一拍自己的脑门,歉意的说道:“对不住了孟姑娘,我一听说可以接孙少爷回家,高兴坏了,都忘了问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让村里人给写几封推荐信,我这段时间太忙了,一直没顾上,要不然我真的会等孙善人来了,给他好好的聊聊天,讨教一些生意经。”

    掌柜的也笑着回道:“姑娘太自谦了,我听过东家说过,您做生意才是真正的有一套。”

    孟倩幽笑着摆手。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孟倩幽便出了茶楼。坐回马车上,吩咐文彪往回走。

    掌柜的站在门口看他们的马车走远了,才让伙计去后院套马车,他要亲自去告诉东家这个好消息。

    孟倩幽直接来到了老宅,告诉孟中举这个好消息。

    孟中举激动的差点落下眼泪,赶紧让孟大金去几个族长家里要推荐信,自己也快速的研好墨,认真的写着推荐信。

    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也高兴的不行,老孟氏拉着孟倩幽的手说道:“如果逸轩真的能考中童生,那他就是咱家唯一的读书人了,你以后可要好好的督促他,让他再进一步,考中状元,金榜题名,给咱孟家光宗耀祖。”

    孟大金家的也点头附和:“是呀,幽儿,咱孟家就靠你们俩了。”

    孟倩幽急忙说道:“奶奶,大伯母,你们可别吓唬我,咱家这么多人呢,怎么就靠我们俩了。”

    老孟氏叹口气:“人是不少,可是没有一个有这么好的天赋的,虽然仁儿也不错,可比起逸轩来,还是差了一些,更何况他现在又不能去考秀才,咱孟家当然是指着你们俩了。”

    提到孟仁,孟大金家的喜悦的神情也淡了下去。

    孟中举写好推荐信,仔细的叠好,交给孟倩幽。

    孟大金的速度也很快,很快就把其余的推荐信拿了回来。

    孟倩幽把这五封推荐信小心的放好。

    孟中举和孟大金又嘱咐了她一些孟逸轩府试是应该注意的事情。

    孟倩幽一一的记在心里。

    最后孟中举说道:“幽儿呀,去府城路远,你们一定早点启程,免得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孟倩幽点头:“知道了,爷爷,我回家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

    孟氏在家早已经把需要带的物品收拾好,唯恐自己落下什么,一遍遍的问孟倩幽:“幽儿,你再想想,我没有落下什么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娘,你都问我很多遍了,我也仔细的检查过了,需要的物品一样不少,您就放心吧。”

    孟氏安心的坐在了炕上。

    几个缝制书包的女儿看孟氏欣喜不安的样子,试探的家里有什么好事情。

    孟氏一激动,就把孟逸轩要去参加童生府试的消息告诉了她们。

    几人羡慕过后,齐声道贺。

    没想到几个女人回家后没忍住,说了出来,不到半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孟逸轩去参加府试的消息,好多人趁这个机会到家里来道贺。

    孟氏笑着一一接待了他们。

    孟倩幽却皱起了眉头。

    下午,同样是孟倩幽来接两人放学。

    上午,孙善人听到掌柜的说孟倩幽让自己今天去接孙良才回家住几天,激动的不行,恨不得立刻就到学堂里把他接走。紧声吩咐家里的仆人赶紧准备孙良才爱吃的东西。

    仆人的动作很快,没用多长时间就准备好了一大桌子好吃的东西。

    孙善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不时的看看天色,感觉今天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到离放学的时辰还差半个时辰的时候,再也等不下去了,吩咐车夫赶着马车早早的来到学堂门口等候。

    看门的夫子认识孙善人家的马车,看到他这么早过来,心里很是纳闷。

    孙善人下了马车,笑眯眯的来到大门前,朝着里面张望。

    看门的夫子好意提醒他:“孙善人,您今天来早了,学堂还有半个时辰才放学呢。”

    孙善人笑眯眯的点头:“我知道,我就是想早点来看看,不会碍你们的事情吧。”

    夫子急忙摆手:“不碍事,不碍事。”说完,还搬了自己坐的椅子出来,讨好的说道:“您坐下慢慢等。”

    孙善人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孙子了,哪里坐的住,摆手拒绝:“谢谢夫子的好意,我站一会就行了。”

    夫子见状,干脆把椅子放到了一边,自己也站着陪孙善人说话。

    文彪的时辰拿捏的很准,他们的马车到学堂门口的时候,离放学的时辰只差一刻钟。

    学堂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马车,眼尖的孙善人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客气的跟夫子说了两句,就朝着他们的马车走来。

    孟倩幽刚下马车,孙善人就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孟姑娘。”

    孟倩幽笑着问道:“您这么早就过来了?”

    孙善人回道:“让你见笑了,实在是这么长时间没见到良才,心里想念的紧,提前半个时辰就过来了。”

    孟倩幽了然的点头。

    孙善人一招手,跟过来的仆人急忙把马车上的礼品提了过来。

    孙善人笑眯眯的说道:“孟姑娘,听闻你弟弟要去参加童生府试,我特意备了一些贺礼,请你一定要收下。”

    孟倩幽心里暗叹:不愧是多年的生意人,送礼也送的让人舒服。如果孙善人要说这些礼品是为了答谢她教导孙良才的话,孟倩幽一定不会收,可现在说是给的贺礼,她就不得不收下。当即笑着道谢:“谢谢您。”

    孙善人摆手:“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孟姑娘不要客气。等你弟弟考中了,我会再备份大礼。”

    孟倩幽没说拒绝的话。

    仆人把礼品放到孟倩幽的马车上。

    孙善人随意的问:“孟姑娘,我那不成器的孙子这段时间表现怎么样?”

    孟倩幽有心给他个惊喜,调皮的回道:“这我可不能告诉你,等会见到他您就知道了。”

    孙善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孟逸轩知道孟倩幽今天还会来接自己,下学以后就急忙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催着孙良才赶紧走。孙良才却故意磨磨蹭蹭的收拾着自己的书包。

    孟逸轩见状,上前三两下就把他的书包装好,拉着他就往学堂门口跑。远远的看见孟倩幽站在门口等他,高兴的放开孙良才的手跑了出来。

    孙良才不满的撇撇嘴,也跟着走出来。

    孙善人同样的跟孟倩幽一块站在门口,伸着脖子张望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孙良才,着急的问孟逸轩:“良才没有跟你一块出来吗?”

    走到门口的孙良才听到他的说话声,惊喜的喊:“爷爷。”喊完就扑了过来。

    孙善人一时没注意,差点被他撞翻再地。急忙扶住他,只看了一眼,就不顾形象的惊呼出声:“我的天,这真的是我的孙儿吗?”

    孟倩幽笑着说道:“如假包换。”

    孙良才抱着孙善人不停的喊爷爷。

    孙善人连连答应。

    周围的学子和家长们都纷纷看过来。

    孙善人细细的打量孙良才,发现他不但变瘦了,还长高了,一点也没有了原来肥胖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健康活泼,充满活力。

    孙善人激动的差点流下眼泪,不住的给孟倩幽道谢:“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孙良才不知道自己要回家住几天的事情,欢喜过后问孙善人:“爷爷,您今天怎么过来了?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吗?”

    听他有礼的问话,孙善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孙良才看他不说话,吓坏了:“爷爷,家里真的出事了?”

    孙善人摇头。

    孙良才更加的着急。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家里没事情,是我放了你几天假,让你回家住几天。”

    孙良才没有高兴的欢呼,而是不解的问:“那我爷爷这是怎么了?”

    孙善人已经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笑着回道:“爷爷,只是太高兴了。”

    孙良才松口气,这才想起孟倩幽刚才说了什么。惊喜的问:“你说让我回家住几天?”

    孟倩幽点头:“明天我陪着逸轩去府试,一来一回最少要三天,趁这个机会你也回家去住三天。”

    孙良才大喜,再次抱着孙善人,喜悦的说道:“爷爷,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孙善人高兴的连连点头。

    孟倩幽跟他们道别:“我们还要回家去准备东西,就先走了。”

    孙善人再次道谢。

    孟倩幽摆手,牵着孟逸轩的手回到了自己家的马车上。

    孙善人看到他们亲昵的动作,眼睛眯了眯,脑中闪过一丝疑惑。

    孙良才没有注意到这些,高兴的说道:“爷爷,我们快回家吧,我想奶奶和爹娘了。”

    孙善人回神,点头,高兴的拉着孙良才的手也回到了马车上。

    吃过晚饭,一家人商议谁陪孟逸轩去府城的事情。

    孟二银建议:“还是让幽儿和贤儿一起陪他去吧,这样有个照应。”

    孟倩幽摇头:“田七和土豆刚种下,正是需要用心看着的时候,大哥不能去。”

    孟氏着急的说道:“这些事就交给你爹吧,还是让你大哥跟你们一起去,这样爹娘的心里还踏实一些。”

    孟倩幽还是不同意:“爹一个人照顾不来这些,还是让大哥在家里吧,我自己陪着他去就行了。”

    孟氏急忙摇头:“不行,只有你们两人去,娘放心不下。”

    孟倩幽劝她:“不是只有我们两人,文彪和文虎和我们一起去,他们俩的武功高强,不会出什么事情。”

    孟氏还是担心。

    孟二银也劝她:“家里确实也离不开人,就让他们两人去吧,文彪和文虎的武功不弱,有什么事情也能保护了他们。”

    孟氏无奈的同意。

    第二天没没亮,孟氏就起来给他们做好早饭,看着他们吃过后,又嘱咐了无数遍,让他们路上小心一些,考完了立刻就回来。

    孟倩幽两人听话的点头,保证一定会准时回来,才在孟氏担忧的眼光中,坐上了马车,朝府城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