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同住一屋
    府城离清溪镇很远,即使文彪把马车赶得又快又稳,四人还是半下午的时候才到。

    进了府城的城门,文虎下了马车打听好了考场在哪里,孟倩幽和孟逸轩先到考场边上看了看。记好了方向,才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去附近找一家环境好点的客栈。

    文虎在考场附近找人问了一下,说是顺着大路往东走,过了两条街,有一个叫“进榜”的客栈,环境很好,好多过来kaoshi的学子都去那里住宿。

    文彪赶着马车来到了客栈,果然如路人所说,这家的客栈非常的红火,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几乎都是来考童生的学子。

    客栈的伙计看到他们过来,机灵的过来问他们:“几位也是来参加kaoshi的吧?住我们的客栈您们算是选对了。我们这客栈在本地是最有名的,每年考中的学子几乎都住过我们客栈。”

    孟倩幽和孟逸轩下了马车,伙计一愣,随即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几位,我们客栈这三天专门招待kaoshi的学子们,您二位还是找一下别的客栈吧。”

    孟倩幽笑着对伙计说道:“我弟弟就是来参加童生kaoshi的。”

    伙计在客栈做了多年的工,每年都见很多的学子过来kaoshi,可还从来没有见过年纪这么小来参加童生kaoshi的,一时惊愣住。

    孟倩幽没理他,抬脚往里走。

    伙计回神,急忙跟上,热情的说道:“我领你二位进去。”

    两人随伙计来到柜台边,掌柜的看到进来两个孩子,没等伙计说话,就训斥他:“小二,你怎么回事,做了这么多年的伙计了,还不知道咱们客栈的规矩吗?这三天咱们只招待学子们。”

    伙计急忙回道:“掌柜的,他们也是过来kaoshi的。”

    掌柜的也是惊住,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一下,惊讶的问:“你们也是来kaoshi的?”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有些不相信,试探的说道:“那能否把你们的推荐信让我看一下。”

    孟倩幽皱眉,声音有些不悦:“掌柜的这是不相信我们。”

    掌柜的婉转的回道:“姑娘别介意,这间客栈我开了几十年,实在是没有看到过这么小的年纪就过来考童生的,就是想确定一下姑娘说的是真是假。”

    孟倩幽打量了他一下,拿出一封推荐信放到柜台上。

    掌柜的拿起打开一看,果然是推荐信,大喜,一时没忍住,惊呼出声:“原来你们真的是来参加kaoshi的。”

    进进出出的学子们闻言停住脚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孟倩幽皱起眉头。

    掌柜的一想到如果孟逸轩真的能够考中,自己客栈的名声会更加响亮,到时来自己的客栈的学子们会更多,便高兴的吩咐伙计:“小二,赶快带二位去上房。”

    伙计也高兴的说道:“二位楼上请。”

    孟倩幽拿回推荐信放好,冷声说道:“不必了,我们不住了。”说完,转身往外走,孟逸轩立刻跟在了后面。

    掌柜的大惊,立刻从柜台里走出来,边追边着急的问:“姑娘这是为何?”

    孟倩幽头也没回的说道:“店大欺客,你们店太大了,我们**。”

    掌柜的明白孟倩幽是生气了,立刻道歉:“小姑娘,我不相信你们是我的不对,可是你就这样赌气走了,就是对你弟不负责任,会耽误他的前程的。”

    孟倩幽停住脚步。

    掌柜的走到她身边,急切的说道:“我们客栈是风水宝地,每年考中的学子都是住在我们客栈。如果你们去住别的客栈,就不一定会考中了。”

    孟倩幽冷声说道:“如果我弟弟没考中。那是因为他学识不够,跟客栈没有关系。”

    掌柜的还要再劝。

    孟倩幽和孟逸轩已经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再去找一家客栈。

    掌柜的看着马车远去,想到自己可能丢失了一个扬名的机会,站在原地懊悔不已。

    文彪赶着马车又走了一条街,才看到了一家客栈,恭敬的说道:“姑娘,这边有一家客栈。”

    孟倩幽打开车帘,看了一下眼前的客栈,可能是离考场比较远,偶尔才有那么一两个衣着寒酸的学子进出。

    门口的伙计看到有马车驶过来,愣了一下,走过来试探的问:“几位是要住店吗?”

    孟倩幽点头。

    伙计立刻高兴的说道:“您可是选对了,我们客栈不但环境好,价钱也便宜,房间也能随意挑。”

    孟倩幽下了马车,伙计看到只是两个孩子,微愣了一下,随即热情的带着两人走进客栈内。

    掌柜的看到有人进来,正准备招呼,待看清是来那个孩子,也是愣了一下,才开口问道:“两位是要住店吗?”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和蔼的问:“那你们是要普通的房间还是上房?”

    “我弟弟是来参加童生kaoshi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安静一些的上房?”孟倩幽问道。

    掌柜的睁大了眼睛,高兴的问:“你们是来参加kaoshi的?”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连忙说道:“有有有,二楼靠近里面的两个房间,干净舒适,整洁安静,特别适合学子们住,你们就住那两间吧。”

    “我们外面还有两个人,两间不够,要三间吧。”孟倩幽说道。

    掌柜的更加的欢喜,准备给他们开三个房间。

    孟逸轩却开口说道:“我们要两个房间就好,我要和姐姐住一个房间。”

    他的话落,孟倩幽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立刻高声问他:“你说什么?”

    孟逸轩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一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害怕。”

    孟倩幽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仿佛猜到了她的所想,孟逸轩委屈的说道:“我在家里的时候,都是跟大哥他们睡一个房间,从来没有自己睡过。如果我单独住在一个房间里,我晚上肯定会睡不好的。”

    孟倩幽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让文彪、文虎陪你一起睡。”

    孟逸轩更加的委屈:“我不要,我不习惯跟他们睡在一个房间里。”

    孟倩幽伸手在他的头上使劲打了一下,吼道:“再给我装可怜,就给我到大街上去睡。”

    孟逸轩的两眼泛出泪光。

    掌柜的看他可怜的样子,以为他真的是害怕,急忙对孟倩幽说道:“你弟弟还小,第一次出远门,难免有不适应的地方,你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吧,好在我们的房间里都是两张床。”

    孟倩幽狠狠的瞪着孟逸轩。

    掌柜的见她还有火气,再次劝解:“明天就要kaoshi了,今天如果休息不好的话,明天没精神,会影响他写文章的。姑娘还是以你弟弟的kaoshi为重,答应了他吧。”

    孟倩幽又瞪了孟逸轩一眼,恶狠狠的说道:“看考完以后我怎么收拾你。”

    孟逸轩立刻露出一个璀璨的微笑。

    掌柜的感觉自己的客栈都明亮了起来。

    孟倩幽让伙计把马车牵去后院,把文彪、文虎叫进来。

    伙计乐颠颠的出去了,亲自把马车牵去了后院。

    文彪、文虎两人走进客栈内

    掌柜的看了两人一眼,热情的问孟倩幽:“姑娘,你们还是要那两间上房吗?”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接着问:“那两间上房,一天是四十两,不知道姑娘打算住几晚?”

    孟倩幽想了一下:“两晚吧。”

    掌柜的好心建议:“府试的结果第二天就能出来,姑娘不如多住一天再回去。”

    听到结果这么快就出来,孟倩幽当即爽快的应道:“好,就多住一天,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摆手:“不用客气,我也是有私心的,如果你的弟弟真的考过了,就是唯一一个在我们客栈住过的学子考中的。到时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宣扬一下我们客栈呢。”

    孟倩幽奇怪的问:“我看你们客栈的环境也不错,怎么没有那么多的学子过来呢?”

    掌柜的叹口气:“我们离考场远,一些学子不愿意过来。再加上进榜客栈住过的学子中,近年屡次有考中的,所以他们客栈的名声是越来越响,学子们就更加的不愿意过来了。只有一些家境比较贫寒的学子,贪图我们客栈便宜,才勉强过来住两晚。”

    孟倩幽了然的点头,拿出一百二十两银子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高兴的把银子收好,拿出钥匙,亲自领着几人来到了楼上,把两间房门打开,略带紧张的问道:“姑娘看看满意吗?”

    孟倩幽看了一下,见房间宽敞明亮,到处也都干干净净的,满意的点头。

    掌柜的见她点头,松了一口气:“几位先到房间里歇息一下,我马上就让伙计送一些热水过来。”

    孟倩幽笑着道谢:“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急忙摆手:“这是我们分内之事,姑娘千万别这么客气。”说完就转身下了楼。

    孟倩幽和孟逸轩走进一间屋内。

    文彪看到他们的举动,疑惑的皱起眉头。

    文虎没在意这些,径直走进另一个房间内,文彪随后也跟了进去。

    伙计很快就送了热水上来。

    孟倩幽问他:“你们这客栈管饭吗?”

    伙计恭敬的回道:“早饭我们是免费的,中午和晚上的需要付银子。”

    做了一天马车,孟倩幽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当即就掏出五两银子交给伙计:“麻烦你给我们两个屋里都准备些饭菜送上来。”

    伙计应过,拿着银子下楼,兴奋的交给掌柜的。

    掌柜的从来没有看到住店的客人有这么大方的,四个人就要五两银子的饭菜,有些发愁。

    伙计出主意:“掌柜的,我们不如去外面的酒楼去给他们买一些饭菜回来。”

    掌柜的考虑了一番,觉得这个方法也行,就把五两银子又给了伙计,让他去买菜,并嘱咐他:“一定要买精致可口的饭菜,银子不够,我们搭点进去也行。”

    伙计点头,快步的跑出去。

    孟倩幽不知道这些,狠狠的瞪了孟逸轩两眼,躺在其中的一张床上稍微休息一下。

    孟逸轩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了,没敢吱声,乖巧的打开自己的书包,拿出里面的诗书看了起来。

    伙计很快把饭菜买回来,让掌柜的过目以后分别送到楼上的两个房间里。

    孟倩幽两人和文彪两人分别的房间里用过晚饭后,各自在屋里休息。

    孙善人一路乐呵呵的把孙良才接回家里,一进门就吩咐仆人赶快把准备好的好吃的东西全部拿上来。

    仆人看到几个月不见,孙良才变成了翩翩美少年,惊讶的不行,把好吃的摆在客厅的桌子上以后,连忙就给孙老夫人和孙旺报信去了。

    孙善人拉着孙良才的手就一直没放,把他牵到桌子旁,亲自把好吃的东西全部摆在了他的面前,:“才儿,这些都是你平时爱吃的,爷爷都让人给你准备好了,来,快吃些。”

    “谢谢爷爷。”孙良才有礼的道谢。

    从小到大孙良才也没有如此的有礼过,孙善人激动的差一点又要热泪盈眶,摸着孙良才的头,一个劲的说:“好,好,好。”

    孙良才冲他笑了一下,才拿起一块自己喜欢的点心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孙旺听到仆人的报告,和自己的媳妇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没到客厅,老远就扯开大嗓门喊:“才儿,才儿。”

    孙旺虽然纨绔了些,但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特别宠爱,从小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跟爱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爱护他,父子的感情自然是比较深厚。听到他的喊声,孙良才急忙起身,放下手里的点心,喊着“爹、娘”就奔着门口跑了过去。

    孙旺正好进门,父子抱了个满怀。孙旺激动的说道:“才儿,你可回来了,爹要想死你了。”

    孙良才紧紧抱着他,说道:“爹,我也想你。”

    孙旺松开孙良才:“才儿,让爹好好看看。”

    孙良才起开身,站在那里让孙旺打量,以为他会好好的夸自己一顿,没想到孙旺看了一眼后就大惊失色:“才儿,你怎么变得这样瘦了,是他们虐待你了吗?”

    孙良才愣了一下,刚要解释,孙旺却一把抱住了他,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我可怜的儿子呀,你到底受了多大的罪呀,才三个月不见,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孙良才愣住。

    孙旺媳妇也在一旁不停的抹眼泪。

    孙老夫人听到仆人的报告,兴冲冲的让丫鬟扶着她过来,还没等走到客厅的门口,就听到了孙旺的大哭声,以为孙良才出了什么事情,吓坏了,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着急的问道:“才儿出什么事了吗?”

    孙良才被孙旺紧紧的搂住大哭,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孙旺听见老夫人的问话,哭的更大声了:“娘,你快来看看吧,才儿已经瘦的没有人形了。”

    老夫人听见这话更加的心急,也不让丫鬟搀扶了,两步并做一步的小跑了过来,惊喊:“才儿呢,我的才儿呢?”

    孙良才被孙旺紧紧的抱住脱不开身,只好笑着对老夫人说道:“奶奶,我在这!”

    老夫人看也没看,直接哭道:“我可怜的孙子呀,你这是受了多大的折磨呀,竟然瘦的没有了人形。”

    孙良才哭笑不得。

    满屋子都是嚎哭声,孙善人高兴的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气得一拍桌子,大声吼道:“都给我闭嘴!”

    哭声顿时停止。

    孙良才赶紧挣脱开孙旺的怀抱,在老夫renmian前转了一个圈,疑惑的问:“奶奶,我变成这样不好吗?”

    老夫人这才用泪眼婆娑的眼睛看向孙良才。只看了一眼,便睁大了眼睛,惊喜的问道:“这是我的才儿吗?”

    孙良才点头:“奶奶,是我。”

    老夫人立刻转换成高兴的神情:“哎呀,我的孙儿真是太英俊了。这镇上的儿郎没有一个能比的过。”

    孙旺犹自伤心不已:“娘,你没看到才儿已经消瘦的没有人形了吗,哪里英俊了?”

    老夫人气得打了他一巴掌:“才儿好好的,你嚎哭什么,差点吓死我。”

    孙旺用手从上到下的指着孙良才:“娘,你看看,才儿身上的肉全都没了,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刚才我抱他的时候都感觉硌得慌。”

    孙良才再次哭笑不得。

    老夫人气得又打了孙旺一巴掌,:“才儿瘦是瘦了点,哪里就剩下一把骨头了。我倒是觉得现在这样不胖不瘦正好。”说完,笑着又打量了孙良才一遍,自豪的说道:“我的孙儿呀,现在是个美男子,往后那说亲的人呀非得挤坏了咱家门槛不可。”

    孙良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道:“奶奶,我还小,怎么会有人说亲。”

    老夫人拉起他的手,走到桌子旁:“我的才儿今年十三了,不小了,今年定了亲,过个三两年奶奶就可以抱上重孙子了。”

    孙良才想到那个画面,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孙旺也被这个话题吸引,停止了哭泣,走过来附和道:“对对对,才儿已经不小了,明天我就让媒婆把镇上的好姑娘都说一遍,让咱们才儿好好的挑一挑。”

    孙旺媳妇附和的点头。

    孙善人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呵斥他们:“越说越离谱了,才儿还小,亲事等过两年再说。你们有这闲功夫,不如先给茜儿找个好婆家。”

    孙旺不高兴的说道:“我才不管那个死丫头,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天天跟我作对。”

    “那是你活该。”孙善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家里的生意一点都帮不上忙,如果不是茜儿从前两年就开始帮我打理,恐怕我这把老骨头就累散架了。”

    孙旺不满的反驳他:“谁说我不管家里的生意了,前段时间咱家的茶楼我不是经营的好好的吗?是你不让我管的。”

    提起茶楼孙善人就生气,呵斥他:“闭嘴,再让我听到你打茶楼的主意,我就把你圈在家里,永远都不让你出门。”

    孙旺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满的撇了撇嘴。

    听他们提到孙茜,孙良才问:“姐姐怎么没过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她了,想念的狠。”

    不等孙善人回答,孙旺就不满的说道:“提那个臭丫头干什么,天天不着家,不知道去哪里鬼混。”

    孙善人气得拿起手边的一个东西就朝他扔了过去,骂道:“混账玩意,有这么说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吗?茜儿不在家,还不是去帮我打理生意。她小小的年纪就如此懂事,怎么就摊上了一个你这么不成器的爹。”

    孙旺没有防备,正好被东西砸中,以为自己又受伤了,吓了一跳,等到看清砸自己的是一块饼干时,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满的嚷道:“爹,你怎么总是看我不顺眼,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

    孙善人被气得不轻,怒声说道:“我宁愿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孙旺见他真的生了气,吓得不敢在说话。

    老夫人急忙开口:“好了,才儿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赶紧给他作些好吃的,几个月就瘦成了这样,肯定是天天吃不饱。到底那个孟姑娘家是有多穷呀,不行的话,就把她接到我们的家里来教导我们才儿,省得他再吃这么多的苦。”

    她这些话原本是想解围的,没想到孙善人听完了更加的生气:“那孟姑娘发财有道,小小的年纪挣得银钱比我家也不少,你休得胡说八道。”

    老夫人就不明白了:“既然她家这么有钱,干嘛还不让我们才儿吃饱?”

    孙善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孙良才赶紧说道:“我没有吃不饱,我只是每天早起要跟着练武功,才瘦了下来。”

    孙旺惊叫:“练武功?那得受多少苦?”说完,起身来到他的身旁,在他的身上来回摸了摸:“告诉爹,你身上有伤没有,他们是不是趁机每天对你下黑手?”

    没等他回答,老夫人也心疼的说道:“我们才儿从小娇生惯养的,哪里吃的那样的苦,他们一定用手段逼迫了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孙善人的呵斥声打断:“够了,你们再这样不满,我明天就把才儿送回去。”

    老夫人和孙旺同时惊叫:“不可以。”

    老夫人一把抱住孙良才,威胁道:“如果你再把才儿送走,这次我就真的死在你的面前。”

    孙旺也附和的点头:“对,我也死在你的面前。”

    孙善人气得说道:“要死都赶快滚到外面去死,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这么多年,孙善人还没有说过这样的重话,老夫人和孙旺吓得愣在了原地,不敢再说话。

    孙良才起身走到孙善人背后,给他抚了抚背,劝道:“爷爷,奶奶和我爹也是心疼我,一时才说错了话,您放心,这几天我会好好的劝劝他,让他们答应我再去孟姐姐家的。”

    孙善人欣慰的拍了拍他的手:“好孩子。”

    孙旺却再次惊叫:“你喊那个死丫头什么?”

    孙良才回道:“姐姐呀,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当然不对。”孙旺气得起身:“我的儿子怎么能喊一个乡下的丫头叫姐姐。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再去他们家里了,他们这是要算计我们家什么?”

    孙善人的火气又起来了,怒骂:“给我滚出去。”

    “爹,你平时多精明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糊涂了呢,那个死丫头无缘无故的让我们才儿喊他姐姐,肯定是有图谋的。”孙旺着急的说道

    孙良才急忙说道:“爹,孟姐姐他们不是那样的人,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对我好。”

    孙旺更加着急的说道:“才儿,你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爹这么多年听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一开始都是打着认亲的幌子,时间长了,就会慢慢的对方的家财吞噬掉。不行,你说什么也不能再去他们家了。”

    孙良才解释:“我没有认亲,我年纪比她小,就随着他的弟弟喊他姐姐。”

    孙旺摇头:“那也不行,现在看着是没有什么险恶用心,谁知道以后呢。你还是听爹的,咱们再也不去他们家了。”

    孙良才怕孙善人再生气,急忙转移了话题:“爹,我饿了。”

    宝贝儿子饿了是大事,孙旺一听,所有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赶紧拿起一块点心,给他打开油包,送到了他的嘴边:“好儿子,先吃些点心,爹这就让厨房把饭端上来。”说完呵斥仆人:“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看看,饭菜怎么还没端上来?那帮懒惰的东西是想挨板子吗?”

    仆人急忙跑了出去。

    孙良才拿起那块点心,咬了一小口。

    老夫人见了更加的心疼:“我可怜的才儿,这是遭了多大的罪呀,都不敢大口吃东西了。”

    孙善人皱起眉头,强忍下心中的怒气。

    仆人跑回来说饭菜已经做好,问是不是现在就端上来,孙旺气得大骂:“一群蠢奴才,没看到小少爷已经饿坏了吗,还不赶快端上来。”

    几个仆人去端饭菜,屋里的几名丫鬟快速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放到了一边。

    饭菜上好,孙旺顾不上自己吃饭,拿起筷子把孙良才的碗里夹起了小山:“儿子,多吃点。把掉下去的肉全部补回来。”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孙善人的手里的筷子差点就对他飞过来,使劲压了又压,才呵斥他:“坐下吃饭,才儿有手有脚,自己会夹。”

    孙旺想要反驳,看到孙善人不善的目光,没敢说出来,乖乖的坐下低头吃饭。

    看到孙良才没有像以前一样,挑食的不行,爱吃那个菜就端到自己面前,全部吃个干净,不喜欢的菜一口也不动,而是把孙旺夹给他的菜吃了个干净,孙善人再次欣慰的点头。

    一顿饭除了孙旺不停地给孙良才夹菜以外,再也没有出现别的事情。

    吃过晚饭,孙良才立刻就被老夫人拉到了自己的房中,让他把这段时间经历过的事情说给她听。

    孟倩幽当然不知道孙家又一次鸡飞狗跳,吃过晚饭后,吩咐孟逸轩早点休息,自己躺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

    第二天练功的时辰,孟倩幽和孟逸轩同时醒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孟倩幽命令他:“天色还早,你再睡一会,等天亮了我喊你。”

    孟逸轩点头,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等到孟倩幽再喊他的时候,房间外面已经有学子在走动了。

    孟逸轩起身。

    孟倩幽吩咐伙计送一些热水上来,两人梳洗完毕后,伙计把早饭也送了上来。

    吃过早饭。孟逸轩又把kaoshi用的东西,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落下东西,就和孟倩幽下了楼。

    文彪和问虎早已经收拾好马车在客栈门口等候,等两人上了马车,就挥鞭赶着马车往考场走去。

    他们出来的不算早,到达考场的时候,还有两刻钟就要开考场了,不少的学子已经围到了考场外。

    文彪四下观望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能停马车的位置,只好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考场外的人太多了,没有停马车的位置,您看咱们是不是就停在人群外面。”

    孟倩幽回道:“就停在外面吧,我陪着逸轩走进去就可以了。”

    文豹停好马车,两人走下来,看到到处都是学子和前来陪考的家人,孟倩幽一边往考场门口走,一边对孟逸轩说:“跟紧我,别丢了。”

    孟逸轩点头,背着自己的书包近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

    有学子认出了他们,纷纷对身旁的人说他们也是来参加府试的,大多数的学子看到孟逸轩的年纪这样小,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孟倩幽没有理会这些,慢慢的往考场门口走。

    一个看起来家里像是有钱的学子指着孟逸轩的书包对这自己的爹娘喊道:“他背的那是什么?看起来好漂亮,我也要。”

    家里大概也是宠惯这个学子,听见他的话,高声对孟倩幽喊道:“小姑娘,请等一下。”

    两人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

    这个学子的爹走到两renmian前,和蔼的问孟逸轩:“不知道你背的这是什么东西,在哪里能买到。”

    孟逸轩看了孟倩幽一眼,用好听的声音回道:“这个是书包,是我们家自己缝制的,可以分层放不同的东西。”说完,卸下自己的书包,详细的介绍给他看。

    其他的学子也是好奇,纷纷围过来观看,看到里面还可以有序的放那么多的东西,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刚才那个学子自然也是被吸引了,对着他爹说道:“我也要这样的书包。”

    学子的爹一听是他们家自己缝制的,有些为难,可架不住自己儿子的要求,只好说道:“不知道你们家里还有没有这样的书包,是否可以卖给我们一个,多少银子也可。”

    孟逸轩没想到他会买自己的书包,立刻高兴地回道:“我们家就是做书包生意的,家里还有好多不同样式的书包,比这还要好看。”

    学子的爹眼睛一亮:“还有好多。”

    孟逸轩点头:“还有不同的图案,都很漂亮。”

    “那你们的家在哪里,我是否可以去你们家购买一些?”学子的爹问。

    孟逸轩刚要回答,孟倩幽抢先回道:“马上就要进考场了,现在不适宜说这些。这样吧。我们住在离这三条街的兴隆客栈,您有空的时候可以过去找我们,到时我们再详细的告诉您。”

    学子的爹应声:“好好好,等我儿子考完了我们就去找你们。”

    孟倩幽点头,转身继续往考场门口走。

    孟逸轩背好书包,跟在她的身后。

    紧挨考场的位置已经围了不少的学子,两人找了一个空隙,停了下来,静静的等着考场的大门打开。

    紧挨着他们的学子年纪也不是很大,大概是紧张,额头上一直往外冒汗。陪他来的家人一边给他擦汗,一边不断的安慰他。

    看他们的样子,孟倩幽抿了抿嘴唇,问:“你需要安慰吗?”

    孟逸轩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学子,摇头说道:“不需要。”

    孟倩幽轻轻吐出一口气,天知道她宁愿去sharen,也不愿意去安慰人。

    考场的大门被打开,学子们陆续的走了进去。孟逸轩背好自己的书包,给孟倩幽打过招呼,也跟着进去了。

    孟倩幽站在门口,看到他把五封推荐信交给了考官,换取一个号牌后,去找自己相应的考场了,就走到守门renmian前,给他打听考完的时辰,确定要到下午才能考完后,就走回马车边,对文彪说道:“逸轩到下午才能考完,我们闲着没事,在这府城好好的转转。”

    文彪应声,调转马头,悠闲的赶着马车走在大街上。

    孟倩幽打开车帘,悠哉的坐在马车上朝外观看。

    府城比县城要繁华的多,街道的两旁到处都是吆喝声和叫卖声,来来往往的人们不时的在摊位前停住脚步,询问自己喜欢物品的价格。

    孟倩幽见此,跳下马车,也学着大街上的人的样子,跑到不同的摊位前去观看。

    文彪见此,吩咐文虎:“你去跟着姑娘。”

    文虎点头,大步跟上了孟倩幽。

    孟倩幽一边走一边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停下脚步和小贩讨价还价。

    小贩们一开始看到她年纪小,衣着不凡,以为是个大主顾,热情的招呼她。可等听到她砍价时才知道自己瞎了眼,这小姑娘比大妈们还难缠。只要是相中了的东西,就抓在手里不放,一直跟小贩不停的砍价。不砍到自己满意的价格,绝不掏钱。

    小贩们叫苦不迭,孟倩幽却越买越高兴,短短一个时辰,文虎的两个手里都提满了东西。

    孟倩幽偶尔回头,看到自己一会儿就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也是吓了一跳,吩咐文虎赶紧把东西放到马车上去。

    文彪一直牵着马车紧紧的跟在后面,看到她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也是咂舌。

    文虎把东西放到马车上也是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对文彪说道:“大哥,都说女人买起东西来就疯狂,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文彪等她一眼:“小心姑娘听到了罚你。”

    文虎挠挠头,又走回孟倩幽身边。

    孟倩幽正在一个首饰摊上看首饰,看到文虎过来,漫不经心的问:“说我坏话了吧。”

    文虎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回道:“没、没有。”

    孟倩幽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低头继续看首饰,一边笑着说道:“心虚了吧,肯定是说我买的东西多了。”

    文虎脱口而出:“姑娘怎么知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看他一个彪形大汉做出这样的动作,孟倩幽笑弯了腰:“我猜的,没想到真的猜中了。”

    文虎尴尬的站在那儿,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笑过以后,孟倩幽继续看首饰。

    文虎闭紧自己的嘴巴,死活不再吭声。

    看了半天,孟倩幽也没有相中的,就转到另一个首饰摊上接着看。这个卖首饰的小贩松了一口气,另一个小贩又把心提了起来。在心里暗自祈祷自己的摊上千万不要有孟倩幽喜欢的首饰。

    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孟倩幽刚走到他的摊子前,就眼睛一亮,把一个簪花抓在了自己的手里,欢喜的问他:“这个簪花多少钱?”

    小贩看到她拿的是自己摊上最好的一件首饰,心里哀叫不断。

    孟倩幽等着他的回答。

    小贩狠了狠心,咬牙说道:“二十两。”

    孟倩幽摇头:“太贵了。”

    小哀叫出声:“姑娘,这是我这摊上最好的一件首饰了,我就指着它挣钱了,二十两银子还贵吗?”

    孟倩幽点头,认真的回道:“贵!”

    小贩气得差点蹦起来。

    文虎同情的看着他。

    小贩稳了一下心情,从牙缝里逼出了几个字:“你给多少钱?”

    孟倩幽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八两。”

    小贩掐死她的心都有了,气得大叫:“我这簪子平日里都是要价三十两,我是诚心卖给你的才给你二十两,你竟然给八两,你这是逼着我去上吊吗?”

    孟倩幽才不听他那一套,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平日里要价多少我不知道,可是你给我要价却是二十两,我只还了一半多一点,你还不满意吗?”

    小贩都要吐血了:“我当然不满意,最少二十两,少一个子我都不卖。”

    孟倩幽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我是给高了,怪不得我娘对我说,买这样的东西砍价时要对半再对半的,我应该给你五两的。”

    小贩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一狠心,伸出五个手指头说道:“谁让我是一个小孩子,不会砍价呢,这样吧,我再给你加五百个铜板,不能再多了。”

    小贩见她伸出五个手指头,以为是加五两,心中一喜,正准备卖给她时,却听到她说是五百个铜板,当即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赶紧用双手扶住自己的摊位,气急败坏的说道:“最低十两,再少了打死我也不卖。”

    孟倩幽痛快的应声:“成交!”

    小贩彻底的坐到了地上。

    孟倩幽掏出十两银子放在摊位上,转身笑着离开摊位。

    文虎最后同情的看了小贩一眼,跟在了孟倩幽的后面。

    买完簪花,孟倩幽逛得有些累了,便坐回了马车上,吩咐文彪:“找个酒楼咱们去吃饭。”

    文彪点头,牵着马车在街道上慢慢走,走到一间酒楼前,停下马车,恭敬的说道:“姑娘,这有个聚贤楼,我们要不要进去吃饭?”

    孟倩幽猛地打开车帘,仔细一看,果然写的聚贤楼,立刻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吃了。”

    文彪把马车在门口停好,一个伙计迎了过来,热情的问道:“几位来了,快里面请。”

    孟倩幽下了马车,走进聚贤楼内,四下看了一眼,和镇上的聚贤楼几乎一模一样,也没等伙计询问,直接说道:“我们去二楼的雅间。”

    伙计高兴的对着楼上大喊:“楼上雅间三位!”

    话落,从楼上噔噔噔的就跑下一个人来:“几位……”话没说完,就惊喜的喊道:“幽儿meimei!”

    ------题外话------

    恭喜7069成为举人

    恭喜7069成为举人

    恭喜7069成为举人

    感谢亲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