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考中童生
    孟倩幽定睛一看,竟然是王虎,欣喜的喊了一声:“虎子哥。”

    虎子好久没回家了,乍一看她异常高兴,连声问:“幽儿meimei,你怎么来府城了?只有你一人么?你最近看到我爹娘他们了吗?他们还好吗?”

    孟倩幽笑着说他:“虎子哥,你问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回答你那个好了。不如你先带我们去雅间,坐下以后我慢慢的给你说。”

    虎子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憨厚的说道:“瞧我,只顾着高兴了,忘了你们是过来吃饭的。我这就带你们去雅间。”

    说完,转身,头前带路进了二楼一个雅间,给孟倩幽说道:“府城的聚贤楼和咱们镇上的一样,雅间里都有最低消费,都是五十两。”边说边给几人沏上了茶水,放到了他们面前。

    孟倩幽道过谢,说道:“王叔和王婶都很好,你不用挂念他们。到是你,来了府城这么长时间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回去?”

    虎子的神情更加的高兴:“掌柜的说了,过完下个月,我就能回去了。”

    孟倩幽看他还穿着伙计的衣服,委婉的问:“虎子哥,你在府城待的还好吗?”

    虎子点头:“我在府城待的这段时间,得到了大家的指点,学会了我以前完全不知道的好多东西,每天心里都充实的很。”

    孟倩幽也点头:“那就好。”

    王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就是太想家了,天天都盼着能看到咱们那边的人过来吃饭,好打听一下家里的情况。可惜几乎没有人过来,我想打听都打听不到。不过,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接连碰到了两个熟人。”

    “两个?”孟倩幽高兴的问:“除了我还有谁?”

    王虎并不知道孟倩幽和包一凡已经很熟悉,回道:“包公子呀,就是经常去咱们镇上聚贤楼吃饭的县令家的大公子,你还给他做过菜呢。”

    孟倩幽惊喜:“他也来了?在哪个雅间?”

    “就在最边上的雅间,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人。”

    孟倩幽想着包一凡说的四月份府城的人贩子大聚集的事情,估计他是为这事而来的,便请求王虎:“虎子哥,一会儿麻烦你给包公子传个口信,就说我也在聚贤楼吃饭,如果他有空的话,就请他过来一趟。”

    王虎高声应答:“好嘞,等会我给他们上菜的时候我给他说一声。”

    孟倩幽谢过,点了几个招牌菜。

    王虎拿着菜单出去。

    孟倩幽招呼一直站着的文彪、文虎:“你们两人也坐。”

    两人没动,文彪说道:“姑娘,我知道您对我们好,可是规矩不能废,哪有下人和主子同桌吃饭的。”

    孟倩幽笑问他:“如果是我命令你们跟我一起吃饭呢?”

    两人对看了一眼。文彪回道:“姑娘的命令不能违背。”

    “那好,我现在命令你们,坐下陪我一起吃饭。”

    两人有些迟疑,孟倩幽瞪了他们一眼:“怎么?我的命令不听了?”

    文彪为难的说道:“姑娘,您要是命令我们上刀山、下火海,我们绝对照办,可是这和您同桌吃饭,太不合规矩了,我们不能这么做。”

    “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的规矩,我说让你们坐你们就坐,再磨磨蹭蹭的我可要生气了。”

    两人局促不安的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笑他们:“你们也是走南闯北的人了,怎么也在乎那些破规矩?”

    文彪回道:“正因为我们知道的多,才不能破了规矩,要是让人知道了,会说我们没有分寸的。”

    孟倩幽说道:“这个雅间里只有我们三人,哪里会有……”话没说完,雅间的门就被人打开,包一凡大步走了进来。

    文彪和文虎急忙起身,立在了一旁。

    包一凡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高兴地问她:“虎子一告诉我你在这个雅间,我就过来了。是你弟弟过来参加府试了吗?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孟倩幽回道:“我们昨天下午就到了,今天逸轩去kaoshi,我闲着没事便随意的在街上逛了逛,看到聚贤楼就过来吃饭了,没想到你也在这,是准备对人贩子动手了么?”

    包一凡又看了文彪和文虎一眼。

    两人急忙说道:“姑娘,您和包公子有要事要谈,我们两人到外面守着。”

    孟倩幽摆手:“不用,这件事情我们不插手。”

    两人便没有动弹。

    随后孟倩幽对包一凡说道:“他们俩什么身份你也知道,有什么事尽管说,他们不会泄露半句的。”

    包一凡佩服的看着她说道:“我已经全部打听好了,所有的人贩子明天晚上会在距离府城二十里的老窝里集合,到时我们会聚齐所有的官兵,把他们一网打尽。”

    孟倩幽问:“都布置好了吗,有几分把握?”

    “放心吧,我和府城大人都布置好了,明天天黑以前,所有的官兵都会到达定好的地方,这次我们有十成的把握抓住他们。”

    孟倩幽点头:“那就好,如果真的能一举抓住这些人贩子,包大人的功绩上又加了一笔,离高升就不远了。”

    包一凡摆手:“你说错了,我爹的功绩再好,一时半会也是不能高升的。”

    孟倩幽惊讶:“为什么?”

    包一凡笑而不语。

    孟倩幽便转移了话题:“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周密的安排,我就不过去帮忙了。明天逸轩府试的结果出来以后,我准备后天一大早就回去了。你们如果把他们一网打尽了,别忘记让人传给我这个好消息。”

    包一凡笑着回道:“不用别人给你传,我们几个商量好了,等办完这件事情后,就去你们家,到时我亲自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

    孟倩幽笑应:“没问题,我回家以后就准备食材,给你们做佛跳墙吃。”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回去就准备,我们最晚两天后就过去。”

    孟倩幽笑道:“这么着急?光那些食材我两天也准备不完。”

    包一凡瞪了她一眼:“你还说呢,还不是都怪你,也不知道给您慧儿灌了什么**汤,一见我就催着我赶快办好这件事情,好赶去你们家找你,吓得我都好长一段时间没敢去看她了。”

    孟倩幽大笑,幸灾乐祸的说道:“原来包公子也有害怕的时候。”

    包一凡也是无可奈何:“慧儿很少跟一个人这么投缘的,你是第一个。”

    孟倩幽跟他开玩笑:“那你完了,等以后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告诉慧姐姐,让她整治你,替我出气。”

    包一凡好笑的说道:“就你那身手,谁能欺负的了你?”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王虎把饭菜端上来。

    包一凡起身:“我那边还有两个朋友,就不陪你吃饭呢了。”

    孟倩幽也起身告诉他:“我们住在离考场不远的兴隆客栈,如果你们什么事情,可以去那边找我。”

    包一凡点头,离去。

    三人吃过饭,虎子把他们送到了酒楼外,一再嘱咐孟倩幽,让他们回去一定告诉自己的爹娘,他过完下个月就回家了。

    孟倩幽笑着保证,自己回去不进家门就去给王婶说这个好消息。

    王虎连声道谢。

    告别王虎,看了看天色,感觉完的时辰快到了,孟倩幽便让文彪赶着马车来到了考场外等候。

    考场外等着接学子的人也很多,孟倩幽让文彪把马车停到了离考场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自己下了马车,走到考场的大门前,等着孟逸轩出来。

    大约过了两刻钟,考场的钟声响起,学子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纷纷走了出来。

    孟逸轩背着自己的书包也随着学子们走出来,看到孟倩幽在门口等着,快步的走到他面前,抬起笑脸,信心十足的看着她。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先别这么得瑟,等结果出来再说。”

    孟逸轩也不介意,高兴地跟着她坐到马车上。

    马车往回走,孟倩幽问他:“累不累?”

    孟逸轩摇头:“今天只有三场,不太累。”

    孟倩幽仔细的观察了下,看他的脸色真的是比县试出来是要好,遂放了心。

    回到客栈,掌柜的急忙迎上来,问考的怎么样。

    孟逸轩没敢把话说的太满,只说了有七成把握。

    掌柜的大喜,吩咐伙计给他们送上热水后,就去街上买庆祝的东西。等明天结果出来了以后,他们客栈要大肆庆祝一番。

    伙计高兴的应声,快速的把热水送到他们的房间以后,就拿着银子跑着去了街上。

    孟逸轩洗漱完,孟倩幽让他躺在床上休息一下。

    孟逸轩乖巧点头,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掌柜的在外面敲门:“姑娘,外面有人找你们。”

    孟逸轩睁开眼睛,惊喜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打开房门,掌柜的站在门口询问:“姑娘,下面有人找你们,让他们上来吗?”

    孟倩幽笑应:“让他们上来吧,麻烦掌柜的了。”

    孟逸轩赶忙起身,整理好床铺和自己的衣服,和孟倩幽一起站在门口等候。

    一行三人走了上来,正是那位学子和他的爹娘。

    看到两人站在门口,那位学子的爹朗声说道:“我这儿子实在是太喜欢那个书包了,考完试就非要过来,没有打扰你们休息吧。”

    “没有,我们也是刚回到客栈梳洗了一下,你们几位快请进。”孟倩幽微笑着回道。

    三人进门,那位学子的眼睛就开始了找寻,看到了孟逸轩的书包,露出羡慕和欢喜的表情。

    几人落座,那位学子的爹自我介绍:“我叫张富贵,是个生意人,这是我夫人,这是我的小儿子张成。”

    孟倩幽郑重的给几人问好。

    张富贵接着说道:“我们今天过来呢,姑娘也知道,就是想问一下你们的家在哪里,好过去给你的父母谈一下书包的生意。”

    孟倩幽微微一笑:“张老板不用去我们家了,直接和我弟弟谈吧,我们家书包的生意归他管。”

    张富贵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就连张夫人都不可置信的重新打量着他们。

    两人坦然的坐在椅子上,任由他们打量。

    半晌,张富贵赞叹:“你们小小年纪,就能独当一面,你们的父母真是好福气。”

    孟倩幽微笑不语。

    张富贵转问孟逸轩:“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谈谈,你们的书包怎么卖?”

    孟逸轩偷看了一下孟倩幽,见她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才小声的回道:“我们的书包分两种,一种是好布料的,一种是细布料,每种又有好几个不同的图案。款式都一样。平日里我们好一些的呢是十两银子一个,次一些的五两银子一个。”

    张富贵皱眉:“这个价格高了些,恐怕不会好售卖。”

    孟逸轩摇头:“不会,我们镇上的学堂里的学子们几乎都是买的好一些的,而且每人都买好几个,每天换着不同的图案背,府城的人们购买的能力不会比我们镇上的人差。”

    见他说的头头有道,张富贵这才对他们刚才说的话深信不疑,收起了漫不经心的神态,认真的和孟逸轩商谈:“你说的是你们那种已经有销路的情形下,目前在府城还没书包出现,你们的价格这样高,恐怕一开始的时候并不会太好卖。”

    孟逸轩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张老板错了,我今天背着书包去考场,已经有好多学子都看到了,恐怕过后他们会到处打听哪儿有卖这样漂亮的书包。所以现在正是售卖的好时候。您如果真的这个时候进一大批书包来卖,我相信应该很快就会抢购一空的。”

    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其他学子羡慕的眼光,张富贵竟然觉得孟逸轩说的完全对。不过商人的本性还是让他再次说道:“你说的不错,也许我运回书包以后会大卖,可是如果价格太高,大卖也只是一时的,过后就会冷却下来。而我想做长久的生意,所以为了长远着想,我觉得你们的价格还是高了一些。”

    这时,孟倩幽开口说道:“我弟弟说的是书包的零售价格,如果您大批量进的话,价格肯定是会便宜一些的。”

    “哦,便宜多少?”张富贵紧接着问。

    孟倩幽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回道:“我们好一些的书包,成本是四两银子,我们给自己留二两银子的利,其余的都归您了。当然了,如果你觉得书包好卖,提高他的售卖价格,我们也是不管的,我们只要六两银子。”

    “那便宜点的书包的呢?”

    “便宜点的书包一共有三两银子的利,我们各占一半好了。”

    张富贵不同意:“你们让给我的利太少了,我根本就没有赚头。”

    孟倩幽也不着急,笑了笑,看向孟逸轩。

    孟逸轩接着回道:“我已经仔细的算过了,好的书包都是家境殷实的学子买的,他们只要喜欢,根本就不在乎银子的多少。次一点的书包都是卖给那些家境一般的学子,一般买了一个以后就不会在买了。所以即使以后书包在府城大卖了,次些的书包也只是陪衬,卖不出多少个的。这样算来,您得到的就会比我们多的多了。”

    张富贵再次惊讶的看着孟逸轩,没想到他小小的年纪就知道做足这样的功课,不由的再次赞叹:“你小小的年纪在生意方面就有如此的天赋,将来必成大器。”

    孟逸轩没想到他会突然夸奖自己,小脸立刻变得通红。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们家里的书包都是我弟弟一个个卖出去的,他当然清楚什么样的书包好卖,这只不过是他平常得到的经验,算不上什么天赋。”

    张富贵见她如此谦虚,羡慕的说道:“真想见见你的父母,好好的跟他们讨教一下,如何培养出你们这样好的儿女。”

    孟倩幽调皮的回道:“真要见到我的爹娘,恐怕您会失望的。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乡下人,不会做生意的。”

    张富贵惊讶:“那你们怎么会对做生意如此的精通?是有高人指点吗?”

    孟倩幽玩笑着说道:“我们兄妹几个是天生的。”

    张富贵哈哈大笑。

    笑完对她竖起大拇指:“姑娘说话滴水不漏,真是让人佩服。”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张富贵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就按照你们的价格我先要一百个好书包,二十个次点的书包,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你们能把货送过来?”

    孟倩幽笑问:“您不想去我们家看看吗?”

    张富贵一愣,随即再次哈哈大笑:“好好好,我这次就去你们家看看,等以后你们可要给我送货。”

    孟倩幽笑应:“那是一定。”

    双方谈妥,孟逸轩详细的写下了地址交给张富贵。

    张富贵接过,仔细的看了一下,放入怀中,就起身告辞。

    张成边走边回头恋恋不舍的看着孟逸轩的书包。

    孟逸轩见状,喊住他们:“等一下。”

    张富贵夫妇停住脚步,不解的回头。

    孟逸轩把自己书包里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把书包递到张成的面前:“这个书包是我来府城以前才背上的,如果你不嫌弃,就送给你吧。”

    张成惊喜,立刻就接过了书包,学孟逸轩的样子背在了后面,问道:“爹、娘,好看吧?”

    张夫人宠惯儿子,笑着点头。

    张富贵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太不合适了,怎么能要你们的书包呢。”他的话虽如此说,大概是看见儿子真的喜欢,并没有让他把书包还给孟逸轩。

    孟逸轩回道:“我觉得和他很投缘,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成为好朋友,这书包就算是我送给他的礼物。”

    张富贵对孟逸轩更加的赞赏。

    三人高高兴兴的走了。

    孟倩幽吩咐一直守在门外的文彪、文虎:“你们回屋休息一下吧。”

    两人点头,回了自己的屋内。

    孟逸轩关上房门,兴奋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表扬他:“还不错,就是心急了一些。以后再和人谈生意的时候记住,不能让对方带着走,一定要保持着自己的谈论速度,这样才能打破对方的节奏,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孟逸轩连连点头。

    谈妥了书包的生意,孟逸轩觉得比自己过了童生县试还要高兴,激动的在床上翻跟头。

    孟倩幽想要训斥他,可又想到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谈成了人生的第一个“大”生意,难免会兴奋,便没有阻止他,由着他自己在瞎折腾。

    可能是孟逸轩太兴奋了,一直折腾到很晚,还不入睡。

    孟倩幽不知道这个熊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精神头,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呵斥了他几句。

    孟逸轩这才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乖乖的躺在床上。

    只要他不再乱蹦乱跳,吵的人睡不着觉,孟倩幽才懒得管她,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孟逸轩还没醒,掌柜的却高兴的过来敲门:“姑娘,时辰不早了,我已经给你们备好了早饭,你们吃过以后,榜单就该放出来了。”

    孟逸轩被惊醒,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不愿起床。

    孟倩幽笑骂了一句:“活该!”就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掌柜和伙计一个端着早饭一个提着热水高兴的站在门外:“姑娘,这是早饭和热水,我们给你送来了”

    孟倩幽急忙道谢,结果接过掌柜的手中的早饭,让伙计把热水帮忙提到了屋里。

    掌柜的笑吟吟的站在门口,看到孟逸轩还没起床,说道:“榜单再有半个时辰就要放出来了,您起床洗漱完以后,吃过早饭就该过去了,去晚了就挤不进去了。”

    孟逸轩这才完全清醒,立刻穿衣起床。

    伙计把热水放到屋里,很有眼力的给他们关上房门,和掌柜的一起下去,又给文彪和文虎端了早饭上来。

    几人分别吃过早饭,就来到了楼下,看到一楼大厅里摆放了不少红灯笼。

    孟倩幽纳闷:“掌柜的,您这客栈里有什么喜事,买了这么多的红灯笼?”

    掌柜的笑着回道:“这些红灯笼是我昨天吩咐伙计买的,一会儿榜单出来以后,如果你弟弟考过了,我就把这些红灯笼全部挂在我们客栈门口,让人们都知道,我这客栈里出了一个年纪最小的童生。”

    孟倩幽愣了一下。

    掌柜的以为她是不高兴,陪着笑脸小心的说道:“姑娘,您别介意,其实进榜客栈每年也是这么做,只不过我买的灯笼有些多,夸张了一些。”

    孟倩幽笑着解释:“您误会了,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买些东西庆祝一下。”

    掌柜的松口气:“姑娘不用买东西,准备好红包和大量的铜板即可。”

    孟倩幽不明白:“为什么?”

    “如果您弟弟真的过了府试,会有专门过来给你们送喜,第一波的是官府的人,姑娘需要准备一些红包给他们。第二波是一些每年的这个时候专门以报信为生的人,姑娘只需给他们一些铜板即可。不过不能太少了,一般都是二三十个。最后就是客栈附近一些贫苦的人们,想要通过报喜挣几个铜板。这样的人姑娘给两三个铜板就行。”

    孟倩幽道谢,吩咐文彪:“你去附近的钱庄换一些铜板过来。”

    文彪应声。

    掌柜的笑着说道:“铜板我都帮姑娘换好了,一共是十两银子的。”说完,从柜台下面搬出一个小xiangzi放到柜台上打开,里面是满满的一xiangzi的铜板。

    孟倩幽笑着道谢,拿出十两银子放在柜台上。

    掌柜的推了回来:“这些铜板先在我这备着,如果姑娘的弟弟考中,就让他们搬上去,假如没考中,这些铜板还是我的,省得您搬来搬去的麻烦。”

    孟倩幽也笑着把银子又推了过去:“这十两银子您收着,如果我弟弟中了童生,我们当然会过来拿铜板,如果没中,这十两银子就当做是买灯笼的钱。”

    掌柜的急忙摆手:“这可不行,灯笼是我们自己要买的,和你们无关,哪能让姑娘掏钱。”

    孟倩幽没有收回银子:“如果掌柜的觉得不合适,就用这些银子再去买一些喜庆的东西,如果我弟弟真的考过了,我们都好好的庆祝一番。”

    掌柜的闻言没有在推辞:“好吧,姑娘这样说,银子我就收下了。”

    掌柜的收好银子,又好心的提了个建议:“今天大街上的人比较多,你们还是别乘坐马车了,走着过去吧。”

    孟倩幽再次谢过,领着几人出了门。

    大街上的人果然多了许多,除了那些急冲冲往考场边跑去的学子,还多了一些衣着破烂的人等在了街边。

    孟倩幽也不着急,领着几人悠闲的往考场走,偶尔有认识他们学子跑过去,都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

    走过一条街,路过进榜客栈,看到客栈的周围早已经挂满了红灯笼。客栈的掌柜的和伙计穿戴一新,喜洋洋的站在门口等着报信的人来。

    掌柜的看到他们不像别的学子和家人那样,早早的去贴榜单的地方等候,而是不急不慢的走过来。以为是孟逸轩没有考好,他们没有了希望,才不会和别人一样急冲冲的去看,当即扬声说道:“小姑娘,我劝过你吧,一定要住在我的客栈,你不听,现在好了,耽误了你弟弟的大好前程,还要再等一年才能过来考。”

    孟倩幽也不着急,笑眯眯的回道:“那可不一定,我弟弟说不定还能考中第一名呢。”

    掌柜的被噎了一下,有些怒气:“如果你弟弟觉得考得好,你们早就去贴榜单的地方等着了,还能像现在一样,慢悠悠的走过去,分明是你弟弟没考好。”

    孟倩幽依旧笑眯眯的回了一句:“我们不着急,是因为我弟弟一定能考过。”

    掌柜的再一次被噎得说不出话了。

    孟倩幽也不再理会他,仍旧悠闲的往贴榜的地方走。

    贴榜的地方已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人,还在有人不断的往那边跑。

    文虎有些着急:“姑娘,我们快一些吧,人再多一些,我们就挤不进去了”

    孟倩幽问他:“我们挤进去做什么?”

    文虎愣了一下,随即回道:“进去看榜单呀。”

    孟倩幽反问:“为什么要进去看榜单,在外面不能看吗?”

    文虎有些糊涂:“姑娘,这围着的人这么多,在外面怎么能看的到榜单。”

    孟倩幽回道:“当然是想办法了。”

    文虎下意识的问道:“想什么办法?”

    孟倩幽没有回答,而是卖了一个关子:“待会你就知道了。”

    文虎看向文彪,文彪也正在好奇隔着这么多人孟倩幽用什么办法能看到那小小的榜单。

    四人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站定。匆匆跑过的人们都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

    孟倩幽没有理会这些,依然悠闲的站在外面。

    孟逸轩也不着急,静静的站在她的旁边。

    文彪和文虎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时不时的看孟倩幽几眼,希望她能改变心意。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

    大概一刻钟,前面的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大喊:“榜单来了。”

    文彪和文虎点着脚尖往里看,只见一名衙役在前驱赶疯狂涌过去的学子们,一名衙役在后小心翼翼的拿着榜单,两人走到贴榜单的地方,合力把榜单贴在了墙上。

    学子们更加疯狂的挤到榜单前,细细的查看都没有自己的名字。

    文彪和文虎急的叫道:“姑娘!”

    孟倩幽看向他们。

    两人齐声问道:“我们怎样才能看到榜单?”

    孟倩幽笑着说道:“看榜单做什么?我们知道逸轩过没过就可以了。”

    两人更加的着急。

    孟倩幽不再逗他们,小声的对他们说了几句。两人睁大眼,惊讶的看向他。

    孟倩幽点头:“你们试一下,绝对管用。”

    文彪和文虎互相看了一眼,运足内力,闭上眼睛,同时对着前面的人群大喊:“你们谁看到孟逸轩的名字,先告诉我们的,赏二两银子。”话落,等人群的反应。

    文彪和文虎的内力深厚,这声齐喊传出去老远,就连贴榜单的两名官差都听到了,急忙隔着隔着人群大喊:“孟逸轩是府试第一名,在榜单的头首。”

    文彪两人没想到真的有人会回答,当下对孟倩幽佩服的不行。

    人群寂静了一下,孟倩幽趁机脆声说道:“我们住在兴隆客栈,麻烦你们有空的时候过去取一下你们的赏钱。”

    两名官差负责看守榜单,这时候当然不敢轻易离开,闻言痛快的答应:“知道了,我们换班以后就过去。”

    孟倩幽转身说道:“走吧,我们回客栈。”

    文彪和文虎佩服的转身,跟在她的身后。

    前面看过榜单的人挤不出来,后面想看那榜单的人挤不进去,大家得不到消息,都急的不行。孟倩幽她们几个反而是得到消息最早的人。这下文彪和文虎也放了心,跟着孟倩幽往回走。

    “高兴吗?”孟倩幽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孟逸轩点头:“高兴。”

    孟倩幽又问:“那你怎么没跳起来?”

    孟逸轩稍微一愣:“没出考场我就知道了,没有高兴到那种程度。”

    “那我高兴地想跳起来怎么办?”

    孟逸轩愣住。

    文彪、文虎也愣住。

    孟倩幽脚步没停,声音平静的说道:“我数一二三,我们几个往前跑,谁先跑到客栈门口,我就答应他一个条件。”

    三人愣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孟倩幽一边慢慢的走一边喊:“一、二、三。”喊完,就朝着客栈狂奔了过去。

    孟逸轩反应过来,紧追在后面,不满的说道:“你耍赖皮,我们都还没有准备好。”

    孟倩幽的笑声传来:“我就是耍赖皮怎么着,你要是有本事超过了我,我就天天送你去上学。”

    孟逸轩眼睛一亮:“这可是你说的。”说完,卯足了力气狂追。

    文彪和文虎互相看了一眼,小跑着跟在两人身后。

    孟倩幽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谁要是跑到最后,回家的时候就走着回去。”

    两人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加快了步伐。

    进榜客栈的掌柜的远远的看见几人跑过来,刚想嘲讽几句,没想到他还没张开口,几人就一阵风似的跑远了。留下他和伙计惊愣在原地。

    孟倩幽抑制不住心中的高兴,全力狂奔。孟逸轩是为了孟倩幽能够天天送他,奋力追赶。文彪和文虎两人为了不走着回家,也是卯足了劲头。

    大街上的人奇怪的看着这四个不正常的人。

    四人很快跑回了兴隆客栈。

    掌柜的和伙计正站在客栈门口焦急的等待,看到几人跑回来也是吓了一跳哦啊,急忙问道:“姑娘,出什么事了吗?,你们怎么跑的这样快?”

    孟倩幽已经停住了脚步,深喘了几口气,才夸张的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出事了,出大事了?”

    掌柜的着急的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孟倩幽一字一句的大声说道:“我—弟—弟—府—试—考—了第—一名。”

    掌故的没有反应过来,还劝慰她:“姑娘,别着急,你弟弟考了以一名……”随即反应了过来,提高了声音惊喜问道:“你弟弟考了府试第一名?”

    孟倩幽兴奋的点头。

    掌柜的激动的语无伦次:“这这这……你怎么……?”

    孟倩幽哈哈大笑。

    掌柜的吩咐同样激动不已的伙计:“快快快,把红灯笼挂起来。”

    伙计高兴的应声,急忙去挂红灯笼。

    孟倩幽吩咐文彪、文虎:“你们两个也去帮忙,全部挂起来。”

    三人的动作很快,很快把客栈的周围都挂满了红灯笼。

    掌柜的也没闲着,搬了一张桌子放在了一楼的大堂,又搬了两把椅子放在了旁边,然后把沏好的茶水放在了桌子上,对孟倩幽说道:“姑娘,报喜的官差一会儿就该来了,你们快坐下。”

    孟倩幽几人跑过去以后,好半天,进榜客栈的掌柜的才回过神来,不解的问旁边的伙计:“他们这是没考中,被刺激疯了?大白天不顾形象的在大街上狂奔?”

    伙计赞同的点头:“大概是这样。”

    掌柜的又有些疑惑:“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子,不像是没考中呀。”

    伙计没有接话。

    掌柜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事怎么回事,就放弃了:“管她呢,他们又不是住在我们客栈,考中考不中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是在这等着学子们的好消息吧,时间不短了,第一拨报信的官差也该出来了。”

    话落,远处就传来了敲锣声。

    掌柜的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激动的对伙计说道:“快快快,准备好,官差来了。”

    两名官差敲着锣越走越近,掌柜的和伙计已经做好迎接的准备,没想到两名官差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敲着锣就从他们的面前经过,直接朝着兴隆客栈走去。

    两人愣在原地,好一会掌柜的才不相信的问:“不会是那个学子考中了第一名吧?”

    伙计的应声:“应该是,我打听过了,他们的客栈里就没有住着几名学子。”

    掌柜的踹了他一脚:“什么应该是?你赶快给我去打听清楚,到底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