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找死
    伙计慌忙朝着兴隆客栈跑去。

    兴隆客栈的掌柜的听到敲锣声,兴奋的说:“快快快,姑娘,你快去坐好,小二,你过来,跟我站在门口,迎接官差。”

    孟倩幽笑看着比自己还高兴的掌柜的,依他而言,和孟逸轩坐在了椅子上,文彪和文虎站在他们身后。伙计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掌柜的一起站在门口。

    大街上预备报喜挣铜板的人都站在进榜客栈门前,看到官差敲着锣朝兴隆客栈走来,一愣之下,也跟着走了过来。

    两名官差敲着锣走到兴隆客栈门口站定,大喊:“恭喜清河县孟逸轩考中府试第一名,”说完敲了几下锣,接着在喊。连喊了三遍,掌柜的才快走走到两名官差面前,笑着说道:“两位官爷里面请,孟姑娘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两名官差都是老人了,哪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随着掌柜的进了门。

    孟倩幽笑吟吟的坐在椅子上,掌柜的介绍:“这就是孟姑娘和他的弟弟孟逸轩。”

    两名官差已经知道了孟逸轩是所有的考生中最小的考生,但没有想到陪同他来kaoshi的竟然是个小姑娘,一时有些愣怔。不过两人都是经过场面的人,很快反应过来,再次齐声说道:“恭喜孟逸轩考中府试第一名。”

    孟倩幽回来以后只顾着高兴了,完全忘了红包的事情,等两名官差道喜的时候才想起来,索性掏出十两银子放到桌子上:“多谢两位官差大哥过来报喜,这十两银子你们拿去买点酒喝。”

    两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大张旗鼓的给银子的家长,这下是真的愣住了,银子放在桌子上都忘了拿。

    掌柜的急忙上前,拿起十两银子放在其中一名官差的手中,笑着说道:“孟姑娘年纪小,不懂这里面的规矩,两位还请不要见怪。”

    以往报喜的官差最多每人得到二两银子,现在孟倩幽一出手就给了十两,两人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见怪,连忙齐声说道:“谢谢孟姑娘。”

    门口观望的人们看到孟倩幽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齐齐倒抽了一口气,都兴奋的等着官差离去,自己好上去道喜领喜钱。

    两名官差拿着银子高兴的走了。

    掌柜的擦了额头上的汗,埋怨孟倩幽:“孟姑娘,你真是的,不是告诉你准备二两银子的红包了吗?这下好了,你一出手就是十两,估计恭喜的人会到半夜了。”

    孟倩幽一时高兴,想了没想就掏出了十两,现在听掌柜的这样说,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掌柜的,我只顾着高兴了,没想到这些。不会给您带来麻烦吧?”

    掌柜的摆手:“我倒不麻烦,我只是担心应付那么多道喜的人会累坏了你们。”

    孟倩幽笑着说道:“掌柜的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应付他们。”

    话音落,门外又有报喜的声音传来。

    孟倩幽想要拿出银子,掌柜的急忙阻止她:“还是我帮姑娘给吧。”说完走到柜台里搬出xiangzi,把里面包好的红包拿出来,走到外面,给报喜的人一人一个。

    报喜的人摸着里面的铜板不少,欢喜的离去。

    如此来了几拨,再过来的就是一些衣衫褴褛的人了,掌柜的松口气,只抓了几个铜板想要给外面的人送去。孟倩幽拦住他,对孟逸轩说:“你去吧,想要给多少就给多少。”

    孟逸轩点头,站起身,拿了一些铜板走了出去,文彪、文虎跟在身后。

    孟逸轩走到外面,看到有六七个人站在外面,大约是一家人,男女老少都有,看到他出来,都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铜板。

    孟逸轩的脚步顿了一下,才走到他们的面前,每人给了两个铜板。

    这家人大概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多的铜板,高兴的连连道谢。

    后面陆续的有人过来,孟逸轩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每人都是给两个铜板。

    孟倩幽感觉这样不是办法,招呼孟逸轩:“逸轩,你进来一下。”

    孟逸轩走进客栈内。

    孟倩幽心疼的说道:“累了吧,你先歇息一下,我来想一个办法。”

    孟逸轩点头,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对掌柜的说道:“我想了一个办法,您听听行不行。”

    站了半上午,掌柜的也累了,闻言说道:“姑娘说来听听。”

    “您在客栈门口贴上一个告示,让过来道喜的互相转告,就说我们到了每到正点时辰就发二百个铜板,一直发到戌时为止,这中间就不要过来了,这样既宣扬咱们客栈的名气,我们也可以休息一下。”

    掌柜的听完赞道:“姑娘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我马上就去写。”说完,乐呵呵的走回柜台边,快速的写下了告示,让伙计贴去外面,并吩咐伙计站在告示前,给前来道喜的人们大声念几遍。

    伙计把告示贴在了客栈的外面,把陆续走过来报喜的人们喊道到告示前,告诉他们上面的内容。让他们回去后互相转告。

    拿到喜钱的人高兴的跑回去告诉其他人,没有拿到的则站在客栈前等着准时再过来道喜领喜钱。

    掌柜的见到这个方法果真好用,高兴的夸赞道:“孟姑娘真是聪明,连这样好的方法都能想的出来。”

    孟倩幽笑着摆手:“掌柜的可不要夸我了,我没给你们添了dama烦就好。”

    掌柜的乐呵呵的回道:“哪能呢,您看看外面站这么多的人,连进榜客栈都没有咱们这边热闹,这下我的客栈肯定出名了,说不定明年的这个时候学子们都过来住我的客栈呢。”

    孟倩幽也笑着说道:“一定会的。”

    听到准时辰过来道喜就有喜钱,好多人都欢喜的过来,等在了客栈的门口,是真的无形中给客栈做了宣传。好多要住店的客人都跑来住店。

    客栈从来没有这么红火过,掌柜的高兴的合不拢嘴,直说是孟倩幽几人给带来的好福气。

    没到晚上,客栈爆满,掌柜的更加的高兴,直接免了几人的饭钱。

    一直持续到戌时,客栈外面等着道喜的人才全部散去,xiangzi里还剩下不少的铜板。

    孟倩幽让文彪把xiangzi放到了柜台上,开玩笑的说道:“掌柜的,这些就算是我们的饭钱。”

    掌柜的直接拒绝:“你们的饭钱都免了,这些铜板你拿回去吧。”

    孟倩幽笑道:“这些铜板太多了,我们带在身上也不方便,如果您不愿意当饭钱,就把它当作道喜的钱。我才想起来,您是第一个道喜的,我们还没给喜钱呢。”

    掌柜的急忙摆手:“姑娘说笑了,我们哪能要喜钱?”

    “凡是道喜的人都有喜钱,怎么能漏掉你们呢。您就别再推辞了。”孟倩幽回道。

    掌柜的有些感动:“孟姑娘,您年纪虽小,却是我打交道的人中最仁义的,您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孟倩幽笑着说道:“谢谢掌柜的吉言。”

    应付了一天道喜的人,孟倩幽几人累的不行,回房间里洗漱了一下,就躺下休息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告别了热情的掌柜,几人坐着马车往回走。

    回去的心情比较愉快,孟倩幽干脆打开车帘,和孟逸轩一起欣赏路上的风景,时不时的和文彪、文虎聊上几句。

    文彪的马车赶得很平稳,大概是心情好的关系,孟倩幽感觉马车也比来时快了很多,便说道:“我们中午也许就能到家了。”

    文彪也感觉今天的马车跑的比较快,点头应道:“我再稍微赶的快一些,中午到家没有问题。”

    孟倩幽阻止他:“不用,这样正好,再快一些就有些颠簸了。”

    文彪便没有加快速度,几人还是悠闲的聊着天。

    又行出一段路程,经过一个山坡,路有些不好走,文彪就放缓了马车的速度,即使如此马车也颠簸起来,孟倩幽皱起了眉头,正要吩咐两人把马车再赶慢些,就在此时从山坡后冲出几人,拦在马车前面大喊:“站住!”

    文彪吓了一跳,赶紧停下了马车,文虎一把把车帘拉了下来,遮挡住孟倩幽两人。

    两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五六个衣着不凡的大汉,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感觉其中的一个大汉好像受了伤。

    文虎抱拳:“不知各位好汉为何拦下我们的马车?”

    几名大汉对看了一眼,一名大汉也学他的样子抱拳:“这位兄弟,我们赶路的时候我小弟不下心伤到了腿,能否搭一下你们的马车?”

    看到那个受伤的大汉一直低着头由另外一名大汉搀扶着,多年的护镖经验让两人有了警觉,文虎客气的回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的马车上有女眷,不合适让你们搭马车。”

    抱拳的大汉皱了下眉头,再次恳求:“我们也不去很远的地方,到前面最近的城镇就行,实在是我小弟的伤太严重了,我们耽搁不得。”

    文虎还是不同意,客气的说道:“各位对不住了,我们真的是不方便,你们还是搭后面的马车吧。”

    大汉变了脸:“你们当真不给我们行这个方便?”

    文虎依然客气的回道:“几位莫要怪罪,我们是真的没法给你们行这个方便。”

    见他们不同意,其中一个大汉不耐烦了,高声嚷道:“大哥,给他们废什么话,我们直接抢马车好了。”

    刚才说话的大汉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大刀,冷笑着说道:“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识相的,就赶快弃了马车赶快逃走,我们就饶你们一跳条性命,否则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另外几个大汉也抽出刀,将马车团团围住。就连那搀扶着人的大汉也把人放到了地上,大喊着围了上来。

    文彪、文虎神情一凛,低声叫道:“姑娘。”

    孟倩幽打开车帘,快速走下车来,看到这些大汉俱是执刀,已经将马车围住,忽然害怕起来:“你们要做什么?我们可没有钱财。”说完便紧紧的捂住了自己腰间的钱袋。”

    被叫大哥的大汉看到孟倩幽是一个容貌清秀的小女孩,眼睛亮了起来。冲另外几人说道:“兄弟们,我们几个发财的机会来了,抓住这个小女孩卖掉,得了银两,够我们几个回到自己的地方了,快活一段日子了。”

    另外几人也是兴奋不已。

    孟倩幽闻言害怕的不行,大声尖叫:“弟弟,你在马车里躲好,千万不要出来。”

    孟逸轩闻声却探出头来:“怎么了?”

    几名大汉看清孟逸轩的清俊容貌,倒抽了一口气,一名大汉兴奋的说道:“大哥,吴大人一直让我给他找个可心的人,这个不就是吗?我们把这个小男孩也抓了交给吴大人,我保证我们呢昨天晚上的损失就能全部回来。”

    孟倩幽更加害怕了:“求求你们不要抓我们,我们马上把身上的钱财和马车都给你们,”说完就去解身上的钱袋。

    文彪和文虎看着孟倩幽做的这些举动,蒙圈了,愣愣的站着,看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或许是太害怕了,孟倩幽身上的钱袋怎么也解不下来,只好祈求大汉,能不能把你的刀借给我一下,我把钱袋割下来。

    大汉信以为真,不设防的把大刀递给她:“还是你识时务,放心,等我卖你的时候,一定给你找个好……”话没说完,众人只见眼前刀光一闪,一条手臂掉在了地上。

    众人惊愣间,递刀的大汉连声痛呼,抱着血流不止的胳膊疼的躺在了地上。

    其余几名大汉立刻惊呼:“大哥。”

    大汉已经疼的死去活来,哪还应的出声。

    孟倩幽冷声对文彪和文虎说道:“不要手下留情,打死他们扔到山沟里喂狗。”

    画面来回转换的太快,文彪和文虎成了呆呆,见到了鲜血,一下子回过神来,应了一声,立马跟最近的大汉拼杀了起来。

    看到大哥被砍下了一条胳膊,几名大汉也是急了眼,有两人对付文彪和文虎,其余的三人朝着孟倩幽和孟逸轩扑来。

    孟倩幽把大刀也扔了车里,对孟逸轩说到:“拿好刀,保护自己。”说完就赤手空拳的和三名大汉打了起来。

    文彪和文虎的武功不弱,要是搁在平日里对付这样的人绰绰有余,可今天他们担心孟倩幽和孟逸轩两个人的安危,有些分神,过了好多招,也没有打败眼前的大汉。

    孟倩幽更甭提,被三个手持大刀的大汉围攻,一时半会也没有胜算。

    大汉们气急攻心,招招都是死招,文虎一个分神,不小心被一个大汉砍在了胳膊上,发出一声痛呼。

    文彪虚晃了一招,躲过面前大汉的攻击,着急的问他:“文虎,你怎么样?”

    文虎应声:“一点小伤,死不了。”

    孟倩幽的身材娇小,动作敏捷,三个大汉拿她没有办法,一个大汉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转身朝着马车扑去,孟倩幽分神惊呼:“逸轩小心!”

    大汉已经挑开了车帘,伸手想要去拽孟逸轩。

    孟逸轩面无惧色的一刀砍了过来,大汉虽有防备,却没有即使撤回手,被砍中了手背,发出一声痛呼。

    另外几个大汉分神问:“老五,你怎么样?”

    孟倩幽趁这个大汉分神的机会,身子一低,侧躺现在了地上,一脚朝着大汉的膝盖踹了过去,大汉吃痛,跪在了地上。

    孟倩幽快速起身,对这他的面门狠狠一击,大汉脑袋晃了晃,满脸是血的朝前扑倒在地上,手中的大刀也扔在了地上。

    一个翻滚,孟倩幽捡起大刀,对着文虎扔了过去:“文虎,接着。”

    文虎接过孟倩幽扔过来的大刀,一刀就挥了过去,攻击他的大汉急忙后退。文虎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挥舞着大刀攻了过去。

    这名大汉原本就不是文虎的对手,只不过仗着手中有兵器,才对峙了这么久。现在文虎手中有了大刀,他根本就不是对手,没过五六招,就被文虎一脚踹飞了出去。

    文虎没顾上再对付他,纵身来到马车旁。

    孟逸轩砍中大汉的手背之后,并没有动,还是坐在马车里,手紧紧的握着大刀,随时准备对付冲上来的大汉。

    被砍中的大汉恶狠狠的挥刀朝他砍了过来,嘴里骂道:“奶奶的,我本来想留你一命送给吴大人的,是你自己找死的。”

    孟逸轩举刀阻挡,毕竟力气小,两刀相撞,他手中的刀掉到了马车上。

    大汉狞笑一声:“去死吧!”手中的大刀砍了下来。

    孟逸轩朝前一个翻滚,滚到了马车前,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刀。

    大汉没想到他避开自己的这一刀,愣了一下,朝着马车前面扑来。

    文虎来到马车旁,正好看到大汉再次举起刀对着孟逸轩砍下去,文虎急忙用手中的刀架住了他的刀,猛然使劲推开了他

    大汉被推的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脚步。

    文虎着急的问:“少爷,你没事吧?”

    孟逸轩急忙回道:“我没事,你小心!”

    被他推开的大汉挥刀对着文虎杀了过来,文虎阻挡,同样没用几个回合就把大汉打趴在地,不能动弹。

    孟倩幽没有了后顾之忧,对付面前的大汉就悠闲了很多,她也不急着攻击,像猫逗弄老鼠一样逗弄着大汉。大汉攻击她就灵活的躲避,大汉后退她就欺身上去对他出招,等大汉再出手时,她又灵活的躲开了。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孟倩幽玩的高兴,大汉却累的气喘吁吁。

    文虎对付完那个大汉,想要过来帮忙。

    孟倩幽阻止他:“不用,你守好逸轩就行。”

    文虎又听话的退回了车旁。

    文彪同样没有了后顾之忧,专心对付眼前的大汉,没有几个回合,就瞅准一个时机把大汉踹飞了出去。

    大汉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疼的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文彪急忙过来帮孟倩幽。

    和孟倩幽对打的大汉看到同伴都被打倒,早已经慌了神,虚晃一刀就要跑,孟倩幽哪里会让他如愿,一个飞跃踹在他背上。

    大汉扑倒在地。

    孟倩幽没有给他翻身的机会,上前对着他就是一顿乱踹:“奶奶的,好好的心情被你们搅没了。”

    文彪、文虎、孟逸轩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粗鲁的样子,一时都有些目瞪口呆。

    大汉被踹得连声痛呼,不断求饶。

    孟倩幽当做没有听见,连踹了十多脚,才感觉有些解恨。

    文彪三人同情的看着那名大汉,感觉他还不如死了的好。

    感觉大汉再也没有了反抗之之力,孟倩幽才停下脚,吩咐文彪、文虎:“你们俩把他们身上的衣服扒光,扔到山沟里喂狗。”

    文彪、文虎愣住。

    孟倩幽皱眉:“怎么,不行?”

    文彪小心翼翼的说道:“姑娘,你能不能去马车里坐一会?”

    孟倩幽明白他的意思,不在意的说道:“你们尽管扒他们的衣服,我什么样的……”剩下的话在看到孟逸轩时咽了回去,马上改口:“知道了,你们速度快一些,让他们这么一耽搁,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家呢。”说完又泄愤似的踹了大汉一脚。

    大汉哀嚎出声。

    文彪、文虎更加的同情他。

    孟倩幽坐回马车上,招呼孟逸轩:“你也过来。”

    孟逸轩乖巧的坐在了她的身旁。

    孟倩幽也没在意,扬声吩咐外面的两人:“快一些。”

    文彪、文虎应声,想把被孟倩幽踹的惨不忍睹的大汉的衣服扒下来。大汉还有意识,自然是不愿意,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文虎气坏了,一个手刀把他劈晕了过去。

    两人利索的扒下他身上的衣服,扔在一旁,朝着另一个大汉走去。忽然听到远处有不少的马蹄声传来,两人不知道还是否还继续脱他们的衣服,开口刚要问,孟倩幽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来:“不要停,扒光了他们,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包一凡他们的人。”

    两人疑惑孟倩幽怎么知道来的是包一凡的人,但也没有问,继续扒光另一个大汉的衣服。

    包一凡领着人到了山坡处的时候,看到几个被扒光了外衣的大汉,愣住。

    文彪、文虎看到果然是包一凡,急忙起身恭敬的打招呼:“包公子。”

    包一凡看看几名被扒光的大汉,再看看文彪和文虎,试探的问:“你们这是……?”

    孟倩幽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拦我们的马车,还妄想卖掉我们两个,不把他们丢掉山沟里喂狗,我这心里的火气消不下去。”说完掀开车帘走了出来。

    文彪和文虎急忙挡在被扒光了大汉身前,惊呼:“姑娘。”

    孟倩幽瞪了他们一眼:“喊什么?动作快点!”

    两人不懂,文彪着急的说道:“姑娘,你先回马车上去,我们马上就好。”孟倩幽满不在意的摆手:“你们扒你们的,我又不看。”

    文彪两人苦笑不得。

    包一凡也觉得她出来不妥,劝道:“你一个姑娘家,看到男人的身体总是不妥,快回马车里去。”

    闻言孟倩幽生了气:“这一切都是谁害的,要不是你没布置好,让他们跑掉,我们能这么倒霉的被他们lanjie吗?”

    包一凡被噎住。

    孟倩幽又瞪了文彪两人一眼:“还不快点?”

    两人看包一凡都吃了瘪,不敢在违抗,赶紧去扒剩下的几名大汉的衣服。

    包一凡阻止他们:“你们先别动。”

    两人停手,疑惑的望着他。

    包一凡下了马,走到孟倩幽的面前,小心的问:“能不能把他们交给我?”

    孟倩幽斩钉截铁的拒绝:“不行!”

    包一凡压低了声音说道:“他们几个都是人贩子头目,昨天晚上一时疏忽,让他们跑掉了,我们从昨天半夜一直搜捕到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们……”

    孟倩幽打断他的话:“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们疏忽了,却差点让我们几个丧了命,要不是文彪两人武功高强,现在横在你们面前的就是我了,现在你还好意思开口要人。”

    包一凡又被噎了一下。,好半晌才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孟倩幽理所当然的回道:“当然是把他们扔到山沟里喂狗呀。”

    包一凡见她确实生了气,更加的小心翼翼:“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

    孟倩幽拒绝:“没得商量,谁今天要是阻拦我,我就跟他急。”

    文彪、文虎一听,赶紧去扒车旁大汉的衣服。

    包一凡赶紧低声说道:“官府已经贴出了告示,每人悬赏五百两捉拿他们,你要是把他们交给我,我把这三千两银子全都给你。”

    孟倩幽哼了一声,问他:“我缺这三千两银子吗?”

    包一凡没法,只得打出亲情牌:“如果你今天把他们几个喂了狗,这案子少了最重要的口供,一时半会就结不了案,我就没有了时间陪慧儿去你们家,慧儿待你那样好,你就不想早点见到她吗?”

    孟倩幽皱起了眉头。

    包一凡见有门,又加了一把火:“你放心,把他们几个抓回去,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帮你出出气。”

    孟倩幽对正在奋力扒衣服的文彪两人喊:“你们停下。”

    两人住手。,走回到孟倩幽身边,挡在她的面前。

    孟倩幽对包一凡摆手:“赶快把他们弄走,省得我反悔。”

    包一凡刚要对身后的官兵招手,却看到马车旁一个被扒光了大汉拿起身旁不远的大刀爬起来就对着马车狠命的砍了过去,急忙惊呼:“逸轩小心!”

    可为时已晚,大汉的大刀已经砍了下去,大概是太慌忙,没有砍中孟逸轩,却砍在了马车上。

    包一凡一个飞身跃了过去,一脚将大汉再次踹到再地。

    孟倩幽吓了一跳,几步走到正在挣扎着起身的大汉身边,也不管他手里的还拿着大刀,没头没脑的就对他踹了下去:“我都舍不得伤他,你竟然敢对他出手,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大汉连刀都不要了,连声哀嚎。

    看到他那惨样,见惯了生死的文彪两人都不忍心在看下去。

    包一凡更甭提,目瞪口呆站在原地。直到大汉没了生息,才反应过来,走过来阻止她:“好了,别在打了,再打他就死了。”

    孟倩幽又狠狠的踹了几脚才解气。

    包一凡对官兵挥挥手,官兵赶紧上来把几名大汉拖到了一边。

    孟倩幽走到马车边,打开车帘,问孟逸轩:“你没事吧?”

    孟逸轩对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回道:“我没事。”

    孟倩幽看他的脸色还好,并不是吓坏了的样子,松了一口气,转身埋怨包一凡:“要不是你非要带走他们,文彪两人早已经把他们扔沟里去了,哪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包一凡急忙道歉:“是我疏忽了,我给你道歉。”

    孟倩幽不满的说道:“道歉管什么用,这是逸轩没事,逸轩如果有事的话,你我连朋友都没得做。”

    包一凡更加小心的赔罪。

    孟倩幽气哼哼的说了一句:“过几天把三千两银子给我送家里去。”

    包一凡应声:“你放心,一定给你送过去。”

    孟倩幽吩咐这才吩咐文彪两人:“收拾一下马车,我们走。”说完,也没给包一凡道别就回到马车边,看到马车上被砍的刀痕,立刻后悔自己刚才踹的太轻了。气鼓鼓的对包一凡说道:“再加一个条件,到时给我买辆新马车。”

    包一凡应声。

    孟倩幽在马车上坐好,吩咐文彪:“走吧。”

    文彪应声,恭敬的和包一凡道过别,才赶着马车慢慢往前走。

    包一凡看着马车离去,吩咐官兵给被扒了衣服的大汉穿上衣服,才命令官兵押着他们往回走。

    经过了这一变故,孟倩幽的好心情消失殆尽。皱着眉头坐在车厢里不知想些什么。

    孟逸轩看她的脸色不好看,抿了抿嘴唇,小心的说道:“其实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孟逸轩不再说话,默默地坐在一边陪她。

    一路无话,到了中午的时候马车才到清河县。

    孟倩幽让文虎下车买些包子,几人边走边赶路,一直到半下午的时候才到家。

    孟氏从昨天就在家门口等着,一直没见几人回来,心里有着急。今天干脆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大门口,一边心不在蔫的缝制书包,一边时不时的抬头观望。

    还没进村的时候,孟倩幽就嘱咐几人,一定别把路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家里人。

    三人点头。

    孟氏远远的看到有马车过来,惊喜的起身,等马车走的近一点了,就迎了出来:“你们可算回来了,我都要担心死了。”

    孟倩幽下了马车,亲热的挽住孟氏的胳膊:“娘不用担心,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

    孟氏责怪她:“明明说好的是昨天回来,你们倒好,晚回来一天,娘能不担心吗?”

    孟倩幽搂紧了她的胳膊:“我们晚回来了一天,是因为有好事情呀。”

    孟氏听她语调轻快,心情也跟着高兴起来,故意吓唬她:“有什么好事情,跟娘说说,如果娘觉得不好,就打你一顿屁股。”

    孟倩幽放开孟氏,站在她的面前,开玩笑道:“娘可要站稳了,我的好消息说出来,保准吓到你。”

    孟氏象征性的打了她一下,:“别给娘卖关子了,赶快说。”

    “我的好消息就是……”说道这故意停顿了一下,问孟氏:“娘,你站稳了吗?”

    孟逸轩在后面捂嘴偷乐。

    孟氏气得又想打她:“你这孩子,是想急死我不是?”

    孟倩幽这才大声对孟氏说道:“娘,逸轩考了府试第一名!”

    孟氏一把抓住孟倩幽,急声问她:“你说的是真的,逸轩考了第一名?”

    孟倩幽点头。

    孟氏激动的不行,哆嗦着嘴唇问:“也就是说、也就是说逸轩考过了童生?”

    孟倩幽调皮的回头:“好像是这么回事。”

    孟氏又打了她一下:“什么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孟倩幽哈哈大笑。

    孟氏激动的对着院子里大喊:“杰儿,快过来。”

    正在院子里玩耍孟杰飞快的跑出来。

    孟氏急促的对他说:“快,去地里告诉你爹,就说逸轩考中童生了。”

    孟倩幽听见的她说的话哭笑不得,一把抱住正要往地里跑的孟杰,提醒孟氏:“娘,咱们家有现成的人和马车,让他们去报信就行了。”

    孟氏一拍脑门:“我都高兴傻了,忘了这回事了。”说完吩咐文彪:“你快去荒地上喊他们,就说逸轩考中童生了,让他们赶快回来。”

    文彪应了一声,调转马头快速的往地里驶去。

    孟杰在孟倩幽怀里天真的问:“那我还去吗?”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哈哈大笑。

    孟氏激动的走到孟逸轩面前:“逸轩,你这次是真的给咱孟家光宗耀祖了,娘激动的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娘给你保证,以后会更加的对你好。”

    逸轩笑着回道:“谢谢娘。”

    孟氏说道:“傻孩子,谢什么,这都是娘应该做的。”

    文彪赶着马车快速的来到荒地上,找到孟二银,说道:“老爷,少爷考中了童生,太太让你赶快回去。”

    孟二银手中的水桶“砰”掉到了地上,惊喜的问文彪:“逸轩考中了童生?”

    文彪恭敬的回道:“是。府试的结果昨天就出来了,少爷考了第一名。”

    孟二银更加的惊喜,水桶也不要了,快步走到马车边:“快快快,我们赶快回家。”

    孟大金看到文彪赶着马车过来,对孟二银说了什么,孟二银就急冲冲的要上马车,以为家中出了什么事情,扬声问他:“二弟,家里出事了吗?”

    孟二银刚坐进马车,听到孟大金问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只顾着高兴了,没有对家里其它人说。便又出了马车,对着荒地里的孟家人喊道:“大家都别做活计了,赶快跟我回家,逸轩考中了童生,我们回去好好的庆祝一下。”

    听到这个好消息,孟家人都高兴的不行,孟贤、孟齐更是高兴地跳起来。只有孟仁的脸上闪过一丝黯色。

    地里做工的人们惊讶的不行,没想到孟逸轩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考中童生。

    人们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往家里走。

    孟二银索性也不做马车了,跟着人们一起往回走。

    村里的人们看到浩浩荡荡的一家人,心里奇怪。

    孟二银不等他们询问,就喜悦的告诉他们,孟逸轩考中了童生,没多大功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里。人们是既羡慕又嫉妒。羡慕的是孟家又出了一个年纪这么小的童生,嫉妒的是孟二银家怎么这么好运,随随便便捡来的一个孩子都能有这么大的出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