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见钟情
    半个时辰后,有人实在是吃不下了,捧着快要撑破的肚子慢慢的离席,后面排队等待的人快速的补上,拿起桌上多余的筷子和碗盛了一碗大锅菜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孟氏看到这一切,暗自赞叹自己家的闺女就是有先见之明,连这么细小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要不然照这个情形,非得有因为抢座位而打起来的不可。

    第一天的流水席一直持续到辰时才结束,所有的人都累坏了,恨不得晚饭都不吃就去休息。

    看到一天人就吃掉了那么多的东西,孟氏有些后悔,说道:“早知道人们这么能吃,就只摆一天就好了。”

    孟倩幽劝她:“第一天来的都是咱们村里和附近几个村里的人,不用特意宣传他们也知道咱家,从明天开始就会有远处的人们过来了,那是才是咱们家扬名的好机会。”

    孟氏不解:“咱们家现在已经很好了,还要扬名做什么?”

    孟倩幽没法给她详细的解释,只能含糊的回答她:“咱们家如果扬名了话,以后做起事来回方便很多。”

    孟氏依然似懂非懂,不过也没有再问,草草的吃过晚饭就去休息了。

    第二天果然如孟倩幽所说,一些远处的人听到有免费的流水席也拖家带口的过来了,吃饭的情况和第一天一样,每个人都想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一样狼吞虎咽。

    孟中举第一天还很精神,笑眯眯的在门口坐了半天,看人们吃席面,第二天就不行了,累的早上连床都没有起来,幸亏也没有什么需要他的事情了,老孟氏也没有喊他,让他踏踏实实的睡个够。

    孟氏三妯娌还是招呼来的人们,有座位就让他们过去吃饭,没有座位的就让人们排队在一边等待。

    孟杰几个孩子已经见怪不怪了,跑到院子里去玩竹蜻蜓。

    孟倩幽正准备去屋里核算一下这三天大概能花费掉多少的银子,远处有一辆马车驶过来。马车走到人群外停下,孙良才首先从马车上跳下来,惊呼:“爷爷,你快下来,这里有这么多人在吃饭。”

    孙善人乐呵呵的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眼前这群没有吃相的人们,稍微愣了一下。

    孟倩幽急忙迎了上去,热情的问道:“您怎么来了?”

    孙善人笑眯眯的回道:“我送才儿去学堂,夫子说逸轩还没有过去,我就过来看看家里是否出了什么事情,顺便把才儿送回来。”

    说完疑惑的指着面前的景象问:“这是?”

    孟倩幽笑着回道:“逸轩考中了童生,我们全家人高兴,决定摆三天免费的流水席来庆祝一下。”

    “逸轩考中了童生了?”孙良才高兴的问。

    孟倩幽点头。

    “我去找他。”说完不等孟倩幽应声,就飞快的朝家里跑去。

    孙善人乐呵呵的看着他的背影,感激的说道:“多亏了孟姑娘的教导,才儿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不但知道谦让了,还懂得兄妹情深了。这不,今天来的时候正赶上茜儿在家,说什么也拉着她一块过来。一路上两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才以前可是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说完对着马车内说道:“茜儿,还不赶快下来见一下孟姑娘。”

    孙茜应声,打开车帘下了马车,走到孟倩幽的面前大方的说道:“我叫孙茜,是才儿的姐姐。”

    孟倩幽从来没有听孙良才说起过自己有个姐姐,虽然心里惊诧,面上却是笑着打招呼:“孙姑娘。”

    孙茜跟孙善人学做了两年生意,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看孟倩幽有些愣怔,便笑着说道:“那个臭小子没有给你提起过我吧。”

    孟倩幽这次是真的愣了一下。

    孙茜自来熟的上前拉起她的手道:“他从小受家里人的宠惯,从来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一直没有把我当成过姐姐。不告诉你们也正常。”

    孟倩幽笑了笑。

    孙茜接着说道:“不过这次回去他就像变了一个人,我一进家门就拉着我姐姐长,姐姐短的一通叫,吓得我差点以为他被人掉包了。问过爷爷后才知道原来是你把他教导成了这样,我一时好奇,加上他也愿意让我来,没有打招呼我就和爷爷一起过来了,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孟倩幽见她性格直爽,不扭捏做作,心生欢喜,笑着说道:“不麻烦,我们家里就我一个女孩子,没有个陪着说话的人,如今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孙善人见两人聊的很投机,欣慰的点头。

    孟倩幽笑着邀请两人进屋。

    孟二银和孟贤也看到了孙善人,赶快过来迎接,邀请孙善人去屋里做。

    孙善人吩咐仆人提好礼品随着几人进屋。

    几人走到屋里落座,孟贤快速的沏了几杯茶水过来。

    孙茜见他做事沉稳,不多言,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孟倩幽正好看见,心里一动。

    孙善人笑眯眯的说道:“逸轩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考中童生,实在是可喜可贺,幸亏我提前有些预感,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要不然我就食言了。”

    说完示意仆人把礼品放到桌子上。

    仆人放好,孙善人从中拿出一个长方的盒子打开,说道:“这是我去外面做生意的时候,偶然的时候得到的一支笔,据说是名家制作,价值不凡,我当时欣喜就买了下来。今天正好拿来给逸轩做贺礼,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孟二银也跟着孟中举读过许多年的书,对笔也是熟知的很,孙善人刚一打开盒子,他就知道这只笔珍贵的很,现在听他这样说,急忙拒绝:“您的心意我们领了,可是这只笔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孙善人笑着把笔推到他面前:“好笔配给好学问的人才对,你们还是收下吧。”

    孟倩幽对毛笔没有研究,不过他知道孙善人出手的礼物不会太轻,就笑着说道:“逸轩还用这么贵重的笔不太合适,既然是您心喜之物,您还是收回去吧。”

    孙善人摆手:“我忙于做生意,根本就不会做学问,这只笔在我手里就真正的糟蹋了。如今送给逸轩,才是找到了一个好主人。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们就别再推脱了。”

    孙善人都这样说了,再拒绝就不合适了,孟倩幽笑着到过谢后,就喊了孟逸轩进来,把盒子放到他的手中:“这是孙善人给你的礼物。”

    孟逸轩接过,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高兴的道谢:“谢谢您。”

    孙善人笑着点头。

    孙茜看到孟逸轩漂亮的不像话,惊呼:“我也想要这样的弟弟。”

    随后进来的孙良才正好听到这句话,不满的说道:“姐姐,你太贪心了,有我这样一个聪明绝顶,气宇轩昂的弟弟你还不知足吗?”

    孙茜给他开玩笑:“当然不知足,你比他差好多。”

    孙良才不愿意了:“爷爷,你看,姐姐又欺负我。”

    孙茜逗他:“我说的都是实话,哪里欺负你了。”

    孙良才气急,脱口而出:“既然你喜欢逸轩做弟弟,你干脆嫁到他们家好了。”

    他的话落,满室寂静。

    孙茜微红了脸。

    孟贤的脸色却爆红。

    孙善人出口呵斥:“才儿,不要胡说。”

    孙良才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说了句:“爷爷,我和逸轩出去玩了。”就拉着孟逸轩一溜烟跑了。

    孙善人道歉:“才儿口无遮拦,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孟二银憨厚的笑笑没说话。

    孟倩幽怕孙茜太尴尬,转移了话题:“孙善人,我和逸轩这次去府城,还谈成了一笔书包的生意。”

    孙善人大喜。

    孟倩幽就把书包的事情给孙善人说了一番,并且告诉他:“我们说好了,第一批货他们自己过来运,从第二批开始就要我们送了。”

    孙善人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么个意外的收获,高兴的满口称赞。

    孟倩幽摆手,询问:“逸轩在kaoshi时背了书包去,好多学子都看见了。我估计他们运回书包去售卖不会太难,应该很快就会有第二批进货,到时我想让逸轩和良才一起跟着去送货,您觉得如何?”

    孙善人见她连孙良才也考虑了进去,高兴的更加合不拢嘴。

    孙茜早已经听孙善人说了孟倩幽让孟逸轩和孙良才两人卖书包的事情,对她这大胆的决定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看她又把自己得到的客户毫不犹豫的让孙良才参与进去,佩服的说道:“你的心胸确实宽阔,怪不得你小小的年纪,就能把生意做得如此大,我自叹不如。”

    孟倩幽笑道:“你太谦虚了,你不也是帮着孙善人打理生意吗,我们不相上下。”

    孙茜连忙说道:“我们不一样,我家里的生意是现成的,我爷爷又手把手的教我,两年了,我才渐渐摸出了门道。你不一样,我听说家里的生意都是你想出并支撑起来的,我和你相比,差了不知千万里。”

    孟倩幽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既然你这样崇拜我,以后就经常过来我家吧,我们在一起好好探讨一下做生意的问题。”

    孙茜爽朗的应道:“好啊,以后有空的时候我就来,和我弟弟一样常住到你们家里,你们可别嫌我烦。”

    孟倩幽微笑着回应:“求之不得。”

    孟贤被孙良才一句话弄红了脸,一直低着头没在说话。

    孙茜时不时的瞟他一眼。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把这一切看到眼里。

    孙善人这个人精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堆得有些意味深长。

    孟氏满面喜色的走进院子里,冲着屋里喊道:“幽儿,快出来,有个府城的张老板说是过来进书包了。”

    孟倩幽应声,没有出屋,对孟氏说道:“娘,您进来一下,孙善人来咱们家了。”

    孟氏一直忙着招呼来吃流水席的人们排队了,还真是没有看到孙善人几人过来,闻言快步走进屋内,歉意的说道:“今天实在是太忙了,没顾得上招呼您,您千万不要在意。”

    孙善人乐呵呵的回道:“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孙茜大方的给孟氏打招呼:“婶子,我是良才的姐姐孙茜。”

    孟氏见她落落大方,心生欢喜,拉起她的手说道:“我就喜欢你这样不娇柔做作的姑娘,你以后没事的时候长来我们家玩。”

    孙茜大方的答应。

    见几人寒暄完毕,孟倩幽才说道:“肯定是张老板亲自过来运书包了,这样,我去把他们请进来,大家也都认识一下。”

    孙善人是生意人,自然是喜欢多结交生意人,闻言笑呵呵的说道:“那我就沾孟姑娘的光了。”

    孟倩幽摆手,笑着走出屋去。

    张富贵是带着儿子张成来的,从小蜜罐里长大的张成,看到好多衣着破旧的人没有形象的吃东西,吓得躲在了张富贵身后。张富贵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看到孟倩幽过来迎接他们,连招呼都忘了打,就惊讶的问她:“孟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我弟弟考中了童生,我们家就摆了三天免费的流水席庆祝一下。”孟倩幽笑着回道。

    张富贵恍然的点头,哈哈大笑:“我们那天看榜单的时候看到了,你弟弟考了府试一名,庆贺一番是应该的,如果是成儿,我会摆的排场比这还大”

    孟倩幽没有接话,而是笑着把他们让进家里。

    孟屋内几人也迎到院中,孟倩幽给张富贵介绍:“这就是我的爹娘。”

    张富贵寒暄了几句,羡慕的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人有这么能干的儿女,真是好福气呀。”

    孟倩幽接着介绍:“这是孙善人和他的孙女,今天正好来我们家里做客,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正好认识一下,说不定以后有打交道的时候。”

    两人笑呵呵的打过招呼。

    几人往屋里走去。

    孟倩幽不着痕迹的说道:“大哥,这里没你的事了,你领着孙姑娘到处去转转吧。”

    走在后面的孙善人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

    孟贤红着脸,挠着头问:“去哪里转。”

    孟倩幽见他关键时刻掉链子,恨不得踹他两脚,耐着性子说道:“咱家不是刚种下土豆吗?你带孙姑娘去土豆地里转转。”

    孟贤不解的问:“土豆刚种到地里,还没有长出来,有什么好看的?”

    孟倩幽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咬牙切齿的说道:“孙姑娘应该从来没有见到土豆是怎样种的,你正好带她去看一下,顺便监督一下今天做工的人们,有没有按时给土豆浇水。”

    孙茜看到她的样子失笑。

    孟贤应了一声,有礼的说道:“孙姑娘请。”

    看到孙茜跟着孟贤出去,孟倩幽舒了一口气,又走到外面,找到孟逸轩和孙良才,告诉他们张老板来进书包了,让他们两个进去跟人谈。

    孟逸轩已经跟张富贵打过交道了,心里感觉平和,自然没有怯意,听话的跟着孟倩幽往回走。

    孙良才却有些胆怯,问孟倩幽:“等会我们见了张老板要怎样说?”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和逸轩已经和他谈好了,他今天只是来进书包的,你们只要和他维持好关系就行。”

    孙良才点头。

    孙善人不愧是生意人,即使没有孟倩幽在屋里,也没有让气氛冷场,而是和张富贵相谈甚欢。孟氏夫妇坐在一边只是陪衬。

    看到三人进屋,张富贵再次羡慕的对孟二银夫妇说道:“儿子优秀,女儿能干,你们真是好福气呀。”

    孟氏刚要张口说孟逸轩是自己家的女婿,孟倩幽却抢先说道:“张老板过奖了,令公子也是不错的。只是没有磨炼出来罢了。”

    张富贵叹口气:“成儿是我最小的一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以至于现在都十多岁了,除了让我有点欣慰以外,其余的根本就不堪一提。”

    孙善人乐呵呵的说道:“你比我好多了,我这孙子连都不行,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幸亏我让孟姑娘帮我教导了一些时日,如今刚好一些。”

    说完对孙良才说道:“才儿,还不过来见礼?”

    孙良才上前,对张富贵行了个礼,问好。

    张富贵道:“令孙这不是挺好的吗?哪像我的儿子,见了生人就躲避。”

    孙善人摆手:“三个月以前,他可不是这样,完全就是一个目无尊长,惹是生非的臭小子,要不是孟姑娘下了一番心思调教,我这孙子将来就是纨绔子弟一个。”

    张富贵惊讶:“令孙这么大的变化都是孟姑娘的功劳?”

    孙善人点头。

    张富贵转向孟倩幽,称赞:“没想到孟姑娘除了会做生意以外,对调教孩子也有一套,怪不得你弟弟小小的年纪就能考中童生,这里面肯定有你的功劳。可惜呀,咱们两家离得太远,否则的话我也把成儿放到你家里,让你帮我也调教一番。”

    孟倩幽摆手,笑着说道:“张老板过奖了,我本身就是个孩子,哪里会调教他们。他们能变成这样,是因为他们本来的资质就不错,我只不过是稍微的督促了一下。另公子的资质也是不错的,相信将来也是大有前途的。”

    张富贵叹口气:“但愿吧。”

    张成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不说话。

    孟倩幽冲着孟逸轩使了一个眼色,孟逸轩意会,走到张成面前,语调轻快的说道:“我屋里还有好多不同图案的书包,可漂亮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张成眼睛一亮,点头同意。

    孟逸轩拉起他的手:“走,我带你去看。”

    张成欢喜的跟着他走了。

    孟倩幽又给孙良才使了一个眼色,他也随后跟着走了出去。

    张富贵有些惊喜,道:“我这儿子无论我带他到哪,跟我都是形影不离,一步也不会离开我,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跟逸轩过去玩。这真是天大的改变。”

    孟倩幽笑着说道:“张老板,依我所看,另公子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只是平日里和外人接触的少,才会变得如此怯生。您回去后,不妨让他叫一些同龄人去家里玩,时间长了,他也许就慢慢的就会好了。”

    听她这样说,张富贵大喜,说:“我回去后就照姑娘说的去做,如果真的如您所说,成儿不再害怕生人,那我一定给你奉上一份大礼。”

    孟倩幽摆手:“我并没有做什么,张老板言重了。”

    几人说笑间,院子里竟然传来了张成欢快的笑声,张富贵不置信的起身,走到了门前,看到张成正在孟逸轩的指导下欢快的玩一种用手轻轻一撮,就能飞的很高的玩具。

    张成是第一次玩这种玩具,惊奇的不行,每当看到自己用手一撮,玩具就能飞高,就高兴的大笑。

    张富贵从来没看到儿子脸上有过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一时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

    孟倩幽对他说:“这是竹蜻蜓,我闲暇无事琢磨出来的一种玩具,令公子要是喜欢,一会就让我大哥给他做一个。”

    张富贵感激连声说道:“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再来说孟贤,领着孙茜到了土豆地里,指着一垄垄的土对她说道:“土豆就是种在这些陇上,现在里面的芽还没有钻出来,等到过一段时日,这满垄的都会是土豆的叶子,到时垄上就会长满了大块的土豆。”

    孙茜只在聚贤楼吃过土豆菜,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土豆,一时好奇,问:“土豆长什么样?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土豆种子?怎样让他们长出来?”

    孟贤挠了挠头,答道:“土豆是小妹在山上无意中发现的,根本就不用种子,只是把长了芽的土豆种下去即可。”

    听到土豆不用种子就能生长出来,孙茜更加的好奇,问:“我能不能扒开一个看一下?”

    孟贤急忙阻止她:“不行,小妹说了,现在正是土豆成长的时候,你如果扒开了,那土豆就可能长不出来了。”

    看他着急的样子,孙茜“噗嗤”笑出声:“我是逗你的,你还当真了,你怎么这样好骗?”

    孟贤被她取笑,腾就红了脸。

    孙茜取笑他:“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脸皮比我还薄,动不动就脸红。”

    孟贤这次脸耳朵根都红了。

    孙茜哈哈大笑。

    正在往地里担水浇土豆的人们惊讶的看过来,心里纷纷猜测这个姑娘是谁。

    孙茜也不躲避,大方的站在那里任人们打量。

    孟贤也感觉到了人们打量的目光,赶紧劝她:“你别笑了,大家都看你呢?”

    孙茜不在意的说道:“看就看吧,我长得又不难看。”

    孟贤没有了话说,尴尬的站在一边陪她。

    看到他们俩站在一起不说话,人们更加的好奇了。

    站了一会儿,孟贤实在是受不了人们打量的目光,说道:“我们回去吧,家里还有好多事呢。”说完,就转身匆匆往回走。

    孙茜故意放慢脚步,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孟贤走了几步,发现她没有追上来,就放缓了脚步等她。可是怎么也听不到她的脚步声,只好回头催促:“你能不能走快一些?”

    孙茜索性停住脚步,撒谎道:“刚才来的路上可能走的太快了,我现在脚疼。”

    孟贤着急的走回她身边,问:“这可怎么办?”

    孙茜装作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孟贤想了一下,咬牙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回去赶马车过来。”说完转身就要往家里跑。

    孙茜喊住他:“你等等!”

    孟贤疑惑的看向她。

    “不用去赶马车了,你扶我走回去吧!”孙茜说道。

    孟贤闻言仿佛受到了惊吓,急忙后退了几步,道:“我还是去赶马车吧。”说完就飞快的跑走了,那速度就好像后面有狼追一样。

    孙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阵风似的一会儿就跑远了,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低落的往回走。

    孟贤气喘吁吁的跑到家门口,看到吃流水席的人们,这才想起来,自己家的马车即使套好了也出不来。心里着急,大步的走进屋里去找孟倩幽。

    孟倩幽几人正在屋里说话,看到孟贤自己一人气喘吁吁的回来,惊讶,问:“大哥,孙姑娘呢?”

    孟贤看了屋里众人一眼,说道:“小妹,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孟倩幽走到屋外。

    孟贤小声的对她说道:“孙姑娘回来的时候说脚疼,我让她在地里休息,自己回来赶马车,可是咱自己的马车根本出不去,这可怎么办呀?”

    见他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孟倩幽恨不得把他榆木疙瘩一样的脑袋敲开,恨铁不成钢的小声吼他:“没有马车你就把孙姑娘去扶回来呀。”

    孟贤慌忙摆手:“不行,不行,这样会有损孙姑娘的闺誉的。”

    孟倩幽真想对他大吼,要的就是你破坏了孙姑娘的闺誉。可是屋里众人在,她也只是想想,哪里敢吼出来,只是气哼哼说:“我给你去把孙姑娘接回来。”

    孟贤催促她:“那我们快点。”

    看他着急的样子,孟倩幽真不知该哭还是该乐。

    两人出门走出不远,见到孙茜已经慢悠悠的走了回来。

    孟倩幽跑上前去,急切的问:“孙姑娘,你的脚怎么样?”

    孙茜尴尬一笑:“歇了一会,好多了。”

    孟贤解释:“家里的马车出不来,我去找小妹过来帮忙,耽误了一些时间,请你莫怪。”

    孙茜的口气有些幽怨:“是我自己的责任,我哪里敢怪罪你?”

    孟贤愣住。

    孟倩幽抿嘴偷笑。

    孙茜也感觉自己的语气不对,红了脸。

    孟倩幽别有深意的说道:“孙姑娘莫怪,我这大哥很少接触女孩子,不知道她们会想些什么。不过我大哥要是认定了哪个人,肯定会一辈子对她好。”

    孙茜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脸更红了,悄悄看了孟贤一眼。

    孟贤也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责怪孟倩幽:“小妹,你说这些做什么?”

    孟倩幽在心里叹口气,无奈的对孙茜说道:“我这大哥是榆木脑袋,你别理她。”

    孙茜听她这样说孟贤,笑出声。

    孟贤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三人走进院子里,孙茜看到几人在玩竹蜻蜓,好奇,快步走过去,说:“我也要玩一下。”

    孟贤看到孙茜健步如飞的样子,惊讶的张大嘴:“小妹,她、她、她”

    孟倩幽恨铁不成钢的呵斥他:“住嘴!”

    孟贤的嘴巴反而张的更大了,不解的看着孟倩幽,不明白她为什么呵斥自己。

    拿着竹蜻蜓的张成愣了一下,怯怯的把手中的竹蜻蜓递给她。

    孙茜接过,学他们的样子用手搓了一下,竹蜻蜓就高高的飞起。

    孙茜兴奋对身边的张成说道:“你看,我的比你高。”

    张成忘记了害怕,不服气的说道:“我的比你的还高,不信一会儿你看看。”说完就眼巴巴的看着竹蜻蜓落下来后,跑上去捡起来,然后用了好大好大的力气一搓,果然如他所言,竹蜻蜓飞的比刚才还高。

    孙茜赞道:“臭小子,行呀,真的比我的高。”

    张成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这样喊自己,惊讶的站在原地。

    孟倩幽看到这情形,心里转了转,对孟逸轩和孙良才说道:“既然张公子这么喜欢竹蜻蜓,你们和大哥一起做两个送给他吧。”

    孟逸轩听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点头,邀请张成:“制作这个特别简单,你也和我们一起吧。”

    张成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兴奋的点头。

    孟逸轩和孙良才去找了几个竹片过来,让孟贤给切开后,交给张成如何去打磨。

    孙茜见这么简单,也来了兴趣,加入了他们。

    张富贵和孙善人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张成正满脸洋溢着笑容的在奋力打磨竹片。心中惊讶,说道:“孙兄,孟姑娘当真是有一套,我这儿子可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孙善人心里对孟倩幽也是敬佩的很,摸着胡须乐呵呵的说道:“是呀,在我们看来很难办的事情,在她手里轻而易举的就能解决,有时候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孟二银夫妇听到他们这样夸赞自己的女儿,当然是高兴万分。

    孟倩幽看到他们走出来,索性就把他们带到西厢房,看看已经缝制好的大量书包。并把每个图案的书包都拿出来一个,放在张富贵面前,告诉他:有钱人家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把每个图案的书包都买一个。

    张富贵看到各种没有见过的图案,暗暗称奇,在随意的检查过几个书包的做工后,说道:“孟姑娘,把每个图案的精致书包都给我来三十个吧,我怕一百个书包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

    孟倩幽暗喜,应道:“张老板就是有眼光,我这就给您备好。”

    张富贵大笑。

    孟倩幽和孟氏亲自给张富贵装好了他要的书包,并说道:“不好意思这次让您跑了一趟,等以后您要货的时候让人捎信来就行,我们给您送过去。”

    张富贵摆手,道:“我来了这一趟,可没白来,不但成儿有了改变,我也受益良多,等以后孟姑娘再去府城的时候一定要到我家里去坐坐,我们好好的探讨一番。”

    孟倩幽点头应下:“有时间我一定去。”

    孟贤领着几人做了几个竹蜻蜓,张成在挑选了一番后,拿出了两个,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里,兴奋的不行。

    孙茜也挑选了一个。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谈妥,张富贵便要告辞。

    孟倩幽看天色已晚,有心想要留几人坐下,可想想自己家里没有多余的地方,只得为难的看向孙善人。

    孙善人意会,乐呵呵的对张富贵说道:“今天天色已晚,连夜赶回府城路上恐不安全。这样吧,张兄随我去镇上住一晚,明天早上再启程如何。”

    张富贵和孙善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再加上晚上行路确实不安全,当即满口答应:“我们人生地不熟的,麻烦孙兄了。”

    孙善人乐呵呵的摆手:“不麻烦,晚上我们正好再相谈一番。”

    孟倩幽让文彪几人把书包装到张富贵带来的马车上,张富贵喊过来张成,领着他告辞。

    张成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再怯懦的站到张富贵的身后。

    孙茜有礼的给孟氏夫妇打过招呼,也随着孙善人一起走了出去。

    外面的流水席还在继续,几人这次没有了惊奇,走到自己的马车边,上了马车。

    孙善人吩咐车夫前面带路直接驶去镇上最好的客栈。

    送走几人,陪了大半天的孟二银夫妇松了一口气。孟氏说道:“累死我了,以后我只专心缝制书包,你们谁也不许让我再过来陪客人。”

    孟倩幽失笑。

    孟二银感觉自己的脸都笑僵了,闻言点头附和:“对,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找我和你娘。”

    孟倩幽笑的更大声了。

    三天的流水席办完,整个孟家的人还有过来帮忙的孟氏家族的子孙们都累的掉了一层皮,歇了好几天才歇息过来。

    办完流水席的当晚,孟倩幽粗略的合计了一下,花了有几百两银子,孟氏听说了以后,心疼的拍着胸口说:“以后再也不办流水席了,三天就白白的花掉了这么多的银子。”

    孟倩幽加了一把火:“娘,这还没完呢,估计明天附近的乡绅们也会过来道贺的,到时我们免不了管他们一顿饭。”

    孟氏惊叫出声:“还要管饭?我那几百个书包白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