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孙茜表白 孟贤吓坏
    一家人大笑。

    孟二银玩笑着说道:“你娘现在越来越小气了。”

    孟氏瞪他一眼:“我一个精致的书包才卖十两银子,还包括工人的工钱在内,这几百两的银子我要卖多少的书包才能赚回来?”

    孟倩幽笑着说道:“娘,这些银子我来付,不用你卖书包的银子。”

    孟氏硬气的挺了挺腰板:“不行,说了我付就我付,我可不能让你们的爹以后笑话我。”

    孟倩幽失笑。

    三天流水席已过,孟逸轩和孙良才也该去学堂了。

    头一天晚上,孟倩幽包了几个二两银子的大红包。

    孟氏见了诧异,问她准备这些红包做什么?

    孟倩幽笑答自己承诺过逸轩考中童生就给夫子们大红包。

    孟氏又是一阵心疼。

    第二天一早,孟倩幽让文彪和文虎提前了两刻钟出发,等到了学堂门口的时候,看门的夫子也刚刚来到。看到孟倩幽三人站在马车旁,略感惊诧。上前问道:“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孟倩幽笑吟吟的拿出一个红包,放到夫子的手上:“多承夫子的吉言,我弟弟考中了童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夫子收下。”

    夫子急忙推辞:“这可使不得。逸轩能考中童生,是他的学问好,我并没有帮上任何忙。”

    孟倩幽劝说:“你就收下吧,以后还请您多照顾一下逸轩。”

    夫子一个月只有五两银子的束脩,看到大红包也是心动的不行,看到孟倩幽执意要给,也就没有再多推辞,顺手放入了自己的袖中:“多谢孟姑娘。”

    孟倩幽摆手。

    夫子觉得自己收下了红包有些不好意思,便试探的说道:“我一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孟倩幽笑道:“夫子请说。”

    夫子略微想了一下,思量着说道:“逸轩天资聪慧,非一般的学子所能比,一直在学堂里恐耽误了他的学业,我建议姑娘还是找有名的夫子来单独教导他。将来他必能成大器。”

    孟倩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谢谢夫子的建议,我回去好好的想一下。”

    夫子颔首:“希望姑娘能早作决定,千万不要耽误了令弟的前程。”

    学堂门口陆续有马车过来,夫子回到大门内,准时打开了学堂的大门。

    看着孟逸轩和孙良才进去后,孟倩幽站在马车边想了一会,吩咐文彪:“去德仁堂。”

    孟逸轩考中童生,孟家大摆三天流水席的事情短短的三天内传的镇上的人都知道了,文泗和老大夫子让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看到孟倩幽这么早就过来,刚坐到医桌旁的老大夫起身,道:“令弟小小的年纪就考中了童生,恭喜孟姑娘了。”

    孟倩幽惊讶:“这么快就传到镇上了?”

    老大夫笑道:“我这医馆哪个地方的病人都有,消息自然是比别人灵通了一些。”

    孟倩幽点头,问:“你们东家呢?”

    老大夫以为治疗伤疤的药已经配好了,心中一喜:“我们东家在楼上,我带你上去。”说完,前面带路,把她领到了楼上。

    文泗正在查看账本,看到孟倩幽上来,立刻扔到了手中的账本,站起身,高兴的说道:“我正要备些礼品去你们家祝贺呢。”

    孟倩幽伸出手:“拿来!”

    文泗愣了一下,不解的问:“什么?”

    “礼品呀,你不是要送去我们家吗?我正好拿走,就不麻烦你跑一趟了。”孟倩幽回道。

    文泗大叫:“你个死丫头,可真不客气,我的礼品还没有备好,你就伸手要。”

    孟倩幽收回手,撇嘴:“就知道你只是嘴上说说,并不是诚心的送给我们礼品。”

    文泗气得声音更大了:“我怎么不是诚心的了,我昨天和老于商量了好长时间,才商量出给你们买什么东西,这不一大早就要伙计出去买了吗?是吧,老于?”

    老大夫帮腔:“我们东家说的是真的,买礼品的伙计应该快回来了。”

    孟倩幽点头:“好吧,我就信你一回。”

    文泗闻言更加的生气:“你一大早就来气我,是故意的吧?”

    孟倩幽摆手,语调轻飘飘的说道:“我今天是有事过来求你,我可不敢得罪你。”

    文泗闻言,立刻收起生气的表情,拿着姿势坐回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闲的问她:“有什么事求我,说吧,我高兴了就应你。”

    孟倩幽看他那拿腔作势的样子,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空茶杯就砸了过去。

    文泗吓了一跳,闪身躲过:“你个死丫头,砸我做什么?”

    “看你不顺眼。”

    文泗噎住。

    老大夫偷笑。

    文泗再次大叫:“你就是用这种态度求我的,我告诉你,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小心我不帮你。”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不帮就不帮,我自己也能搞定。”

    文泗又被噎了一下。

    老大夫打圆场:“孟姑娘,你有事就直说吧,我们东家肯定会帮你的。”

    文泗气得哼了一句,却没有说反对的话。

    孟倩幽直接对他说道:“你给褚将军写封信,让他在京城帮我找一个学问好的夫子和一个武功高强的师傅过来。”

    文泗瞬间就忘了生气,奇怪的问:“你找这样的人做什么?”

    “刚才学堂的夫子说,我弟弟天资聪慧,在学堂里恐耽误了他的学业,建议我找有名的夫子来教导他。我哪里认识这样的人,想着京城里学问大的人很多,所以想请褚将军帮我找一个。”

    文泗点头:“我也听说你弟弟小小的年纪就考了府试的第一名,这样的孩子确实应该好好的培养一下。一会儿我就写信,让褚大哥帮您找一个。不过武功高强的师傅我看就不用了,文氏镖局的少镖主武功也是很不错的,教你的弟弟应该是绰绰有余。”

    孟倩幽摇头:“正是他说逸轩是学武的奇才,建议我给他找一个武功高强的师傅过来。我一开始没有放在心里,可前几天我们从府城回来的时候差点出了事情,所以我才想着让褚将军帮忙找一个师傅过来。”

    文泗惊讶:“连少镖主都会说他是练武的奇才,那肯定是不错的了。不过这武功高强的人可不好找,您得耐心等着。”

    “我知道,所以你写信的时候告诉他,夫子要尽快,至于师傅可以缓一缓,文彪和文虎可以先教他们一段时间。”

    文泗点头:“我知道了。”随即又说道:“像你弟弟这样聪慧的孩子我还没有见到过,哪天有空的时候带来让我见见。”

    孟倩幽拒绝:“算了吧,你把我弟弟带坏了就麻烦了。”

    文泗哇哇大叫:“老于,你看她这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见一见,怎么就给带坏了?”

    老大夫低着头站在一边,没敢说话。

    孟倩幽不耐烦的说道:“别叫了,赶快写信,我家里还有事情呢。”

    文泗气得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走到他面前的桌子边,给他摆好纸笔,催促他:“快点!”

    文泗不动。

    孟倩幽youhuo:“只要你写好了这封信,我保证两个月以内就给你配好治疗伤疤的药。”

    文泗的神情松动了一下,随即傲气的说道:“那药不要也罢,反正我是个男人,脸上有道伤疤也不算什么。”

    孟倩幽点头赞道:“好骨气,希望我的药配出来以后你还能如此说。”

    说完转身状似往外走。

    文泗急忙说道:“我给你写。”

    孟倩幽偷偷对老大夫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老大夫捂嘴偷笑。

    文泗很快就写好了信,交给伙计让他赶快送走。

    出去买礼品的伙计回来,把买来的礼品小心的放在桌子上。

    文泗指着这些礼品,得意的说道:“我没骗你吧。”

    孟倩幽没理会他,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礼品就往外走。

    文泗在高声问道:“你不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孟倩幽远远的声音传来:“不用看了,反正你也不会买好东西。”

    文泗气得就要冲上去跟她理论。

    老大夫拦住他,提醒道:“东家,药、药。”

    文泗停住脚步,咬牙切齿的说道:“死丫头,等把药配好了,看我怎么整治你。”

    老大夫心里腹诽:还不知道谁整治谁呢。

    把文泗气得哇哇大叫,孟倩幽感觉神清气爽的很,满脸带笑的出了德仁堂。

    文虎迎上前来,接过她手里的礼品,小心地放在了马车上。

    孟倩幽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回家。

    孙善人陪张富贵在镇上的悦来客栈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送走他们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孙茜今天没有出去管生意,一直等在家中。听到孙善人回来了,就快步走到了他的院中,直接对孙善人说道:“爷爷,我找你有事要说。”

    孙善人隐隐约约猜到了是什么事,挥退了仆人,和蔼的问她:“你相中孟贤了?”

    孙茜一愣,随即点头:“孙女觉得他老实憨厚,是个夫婿的好人选。”

    孙善人也赞同:“我见过这孩子几次,人确实不错。”

    孙茜惊喜:“那爷爷是同意了?”

    孙善人笑道:“傻孩子,爷爷同意有什么用,主要是得人家那边同意,shangmen提亲才行。”

    孙茜脸上的喜色消失:“那个人木头的很,我暗示了很多次都没用。”

    孙善人提示她:“我看孟姑娘也有意促成你们,等晚上你不妨去学堂门口等她,问她要一个好计策。”

    孙茜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太合适吧?孟姑娘还是小姑娘一个,怎么给我一个好计策?”

    “孟姑娘虽然是一个小姑娘,但有许多新奇的想法,再说孟贤又是她哥哥,她知之甚深,你问她,绝对错不了。”

    孙茜还是犹豫:“万一她要是笑话孙女怎么办?”

    孙善人敛了神色,认真的说道:“茜儿,爷爷教过你,凡事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更何况是你的终身大事,你要是真的下定了决心非他不可,你就要用任何可能的手段得到他。笑话和嫁给他,你想想你选哪一个?”

    孙茜不再犹豫:“好,我晚上就去向她讨教一个方法。如果她要是笑话就让她笑话好了。”

    孙善人又恢复了乐呵呵的神色:“这就对了,最好是让孟姑娘家直接来提亲才好。”

    孙茜红了脸,跺脚:“爷爷,哪有那么快?”

    孙善人头一次看到孙女这娇羞的表情,哈哈大笑。

    晚上的时候,孙茜早早的就让车夫赶着马车来学堂门前等候。

    孟倩幽过来的时候看到马车以为是来接孙良才的,还皱了皱眉头。

    车夫小声告诉孙茜孟倩幽到了。

    孙茜下了马车,来到了她的车旁,笑着给孟倩幽打招呼。

    孟倩幽也笑着问她:“不知道孙姑娘有何事?”

    孙茜大方的说道:“我今天是来找你的,有件事想跟你讨教一下。”

    孟倩幽心里一动,急忙说道:“孙姑娘到马车上说吧。”

    孙茜点头,上了她的马车后,落下车帘。

    虽然孙茜平常大大咧咧,可这毕竟是婚姻大事,自己说起来也是害羞,所以上了马车后,红着脸思量了一下,才直接说道:“我相中了你大哥,可他似乎对我无意,我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够来提亲?”

    孟倩幽没想道她这么直接,略感惊讶,不过也确实喜欢她直爽的性格,便笑着说道:“我大哥就是一块榆木疙瘩,你想让他主动过来提亲,好像有点难。”

    孙茜期盼的神情垮下,有些泄气的说道:“那怎么办?”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可以教给你一个方法,引起我大哥的注意,以后的事情就好说了。”

    孙茜眼睛亮了起来,急切的问道:“什么方法?”

    “你可以对我大哥表白一下,这样他就会注意到你了。”

    孙茜急忙摆手:“这可不行,我如果这样做了,等以后我们真的成亲了,他会轻视我的。”

    孟倩幽劝她:“我大哥接触的女孩很少,根本就不了解女孩的心思,你要是等他自己想通,不知道要等多少的时日,你如果对他表白了,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天天惦记你,后面提亲的事情就好说了。”

    孙茜脸更红了,小声的问她:“如果我这样做了,你们家里人以后是不是也会瞧不起我。”

    孟倩幽拉起她的手笑着说:“不会,我爹娘天天盼着大哥能成亲了,你要是这样做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瞧不起你。至于我,主意是我出的,当然是站在你这边。你只要放心大胆的去做,我给你保证,就算是我大哥不开窍,我爹娘知道了也会押着他去你们家提亲的。”

    孙茜闻言有些担心:“如果他是被迫的,以后会不会不喜欢我?”

    孟倩幽摇头:“从来没有女孩子跟我大哥表白过,如果他答应了,你就是第一个进到他心里的女孩子,他以后肯定会视你为珍宝。”

    孙茜不确定的问:“真的?”

    孟倩幽郑重的点头:“真的,我不会骗你,你性格爽朗,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巴不得你做我的嫂子呢。”

    孙茜下了决心:“行,我听你的。不过,表白需要说些什么?”

    孟倩幽一愣,随即大笑。

    孙茜被笑得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孟倩幽笑着摆手:“没、没有。”

    孙茜愈发的不解。

    等笑够了,孟倩幽才对她招招手:“你附耳过来,我说给你听。”

    孙茜依言凑了过去,孟倩幽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一些话。

    孙茜听完瞪大眼,结结巴巴的问道:“要、要这样说?”

    孟倩幽点头,鼓励她:“我可是把我大哥都卖给你了,你可要把握好这次的机会。”

    孙茜壮士断腕般的说道:“行,我豁出去了,就这样说。你大哥要是再不开窍,我也就死心了。”

    孟倩幽拍了拍她的肩膀,保证:“放心吧,只要你这样做了,这亲事绝对能成。我明天就会想法把大哥带到你家的茶楼,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孙茜真心说道:“谢谢。”

    学堂的大门打开,孙茜再次跟孟倩幽道谢以后,就回了自己家的马车,吩咐车夫回家。

    孟倩幽也跟着下了马车,走到学堂门口等候。

    孟逸轩是学堂成立以来,第一个以府试第一名的成绩考中童生的,学堂里上至校长,下至夫子几乎都要乐疯了,看到他今天过来上学,校长当着所有学子的面着实把他夸奖了一番。引来一些年龄稍微大点的学子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孟逸轩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一天都有些闷闷不乐。就连神经大条的孙良才都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孟逸轩精神恹恹的摇头,说自己没事。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孟逸轩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往外走,连孙良才都没有等。反倒是孙良才看他急匆匆往外走,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书包,疾步跑到他身边,跟他一起往外走。

    看到孟倩幽站在学堂门口,孟逸轩眼睛一亮,所有的不快一扫而空,快步的跑到她面前,扬起笑脸,高兴的问她:“你怎么来了?”

    孟倩幽伸出手,等孙良才出来了才一起往马车边走:“有空,就过来了,今天在学堂怎么样?”

    孟逸轩神情暗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校长和夫子表扬了我。”

    孟倩幽将他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心里疑惑,在马车上做好以后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孟逸轩摇头:“没有。”

    孟倩幽看向孙良才。

    孙良才也一直纳闷他是怎么了,见孟倩幽看着自己,就说道:“他都这样闷闷不乐一天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孟倩幽深深的看了孟逸轩一眼,问:“有心事?”

    孟逸轩还是摇头。

    孟倩幽皱起眉头,却也没有再问下去。

    孙良才感觉车厢里的气氛不太好,一路上也没有敢像往常一样即叽叽喳喳说话,和他们一起沉默的坐了一路。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没等停稳,立刻就跳下马车,深深地喘了几口大气,小声嘟囔:“憋死我了。”

    孟倩幽没急着下车,问:“自己能解决吗?”

    孟逸轩扬起笑脸,肯定的点头。

    孟倩幽又仔细的端详了他一会儿,才下了马车,孟逸轩随后也下来

    今天家里真的如孟倩幽所说,有一些乡绅提着礼品shangmen道贺。孟二银夫妇从来没有跟乡绅打过交道,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幸亏孟倩幽提前告诉了孟贤,如果有乡绅过来,就去请孟大金和孟氏族长的儿子过来。

    看到两人过来,孟氏夫妇松了一口气。

    一听孟大金是一村之长,乡绅们的态度也恭敬许多,一番相谈下来之后,对孟家是愈加的佩服,心里都生出了巴结的心思。

    孟倩幽几人回来,天色已经晚了,乡绅们早已经走了。孟大金两人也回了家。

    孟氏正在厨屋准备做晚饭,看到孟倩幽回来,兴奋的把今天自己家来了乡绅的事情说了,最后说道:“他们一直都是娘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人物,没想到今天会到咱家来。我和你爹都傻了眼,不知道如何招待他们。幸亏你大伯他们来了,要不然今天的脸可丢大发了。”

    孟倩幽失笑。

    晚上吃饭的时候,孟倩幽当着全家人的面对孟贤说:“大哥,明天你赔我去一趟孙善人家的茶楼吧,我想去问问对咱家书包的售卖,他有没有好的建议。”

    孟贤不疑有它,点头答应:“好。”

    孟逸轩抬头奇怪的看了孟倩幽一眼,看到她的嘴角带着笑容,断定肯定不是她说的这个事情,有些同情的看了孟贤一眼。

    孟倩幽发现了他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孟倩幽急忙低下头吃饭。

    孙茜回到家后,连晚饭都没吃,就躺在自己屋里的床上想着孟倩幽告诉她的明天要告白的话。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孙旺夫妇一向不待见这个女儿,看到她没有过来吃饭,问都没问。到是孙善人吩咐仆人去喊她。

    仆人恭敬的说道:“孙xiaojie说了,她有些事情要想,不过来吃饭了。”

    孙旺闻言撇撇嘴,不屑的小声嘟囔:“装模作样,她能有什么事情可想,八成是不愿意吃饭了,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孙三人呵斥他:“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孙旺吓得缩了缩肩膀。

    孙老夫人疼爱儿子,见不得他如此害怕,不满的说孙善人:“旺儿又没说错,你呵斥他做什么?”

    孙善人气得放下筷子:“女儿没有来吃饭,当爹的不闻不问,还满口乱说,有他这样当爹的吗?”

    孙旺见老夫人给自己撑腰,胆子也大了一些:“那丫头从来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我为什么要关心她?”

    孙善人更加的生气:“那是谁造成的,自从茜儿出声,你们看她是个女孩,就不待见她,如果不是我护着,你们还不得天天的对她非打即骂。尤其有了才儿之后,你们更加的过分,一个月一个月的都不理她,就连前两年她得了大病,你们也没有正眼的来瞧过她。你这样对待她,她能把你放在眼里。”

    孙旺撇撇嘴,小声说道:“女儿都是赔钱货,早晚嫁到别人家里去,我没有饿死她就不错了。”

    孙善人气得手都打哆嗦:“你还有脸说,要不是她一直跟着我,这些年恐怕早被你饿死了。”

    孙旺不承认:“谁让那个死丫头倔强,自从懂事以后就对我态度不好。如果不是她一直这么不待见我,我能这样对待她吗?”

    孙善人更加的生气:“既然这样,以后茜儿的亲事你也不要干涉。”

    孙旺不愿意,梗着脖子说道:“不行,我已经和我的朋友说好了,等过了今年,就让那个死丫头嫁给他儿子,我不能食言。”

    孙善人从来没有听孙旺说起这件事,闻言沉下脸,沉声问:“你哪个朋友?”

    孙旺见他竟然问起,以为他也答应,急忙欢喜的说道:“就是经常去茶楼和我一起喝茶的一个朋友,他的儿子和那个死丫头年龄相仿,一直说不成亲事,央求我把她嫁给他儿子,我便答应了。”

    话音刚落,一个盛着满满一盘菜的盘子就被孙善人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孙旺没防备,被直接砸中,盘子里的热菜全都扣到了他的身上,当即就烫的站起来哇哇大叫。

    老夫人和孙旺媳妇齐齐吓了一跳。

    老夫人站起身惊呼:“旺儿,你没事吧?”

    孙旺媳妇则走上前去帮他把身上的菜弄掉。

    伺候在一边的丫鬟仆人们也是大骇,互相望了望,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前去帮忙。

    孙旺媳妇呵斥他们:“一群狗奴才,还看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帮忙,是想挨板子吗?”

    仆人们看向孙善人,见他没有发令,谁也没敢动。

    孙旺媳妇的丫鬟急忙上前想要帮忙,孙善人厉声说道:“谁要是敢帮他,我就让管家发卖出去。”

    丫鬟们吓得顿住脚步,不敢再上前。

    老夫人恼怒的嚷道:“你发什么疯,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你非得打死他才高兴吗?”

    孙旺已经弄掉了身上的菜,顾不得疼痛,就对孙善人嚷道:“有你这样的爹吗?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拿热菜砸我。”

    孙善人砸出盘子后,仍没有解气,怒道:“你那几个朋友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了,都是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到处骗吃骗喝的人。那样的人家能有什么样的好儿子,你这不是把茜儿往火坑里推吗?”

    孙旺不服,气愤的回嘴:“我怎么就把她往火坑里推了,我那个朋友的儿子我也是看过的,有手有脚,不是残废,人也长得不错,只要她嫁过去就立马能够当家。”

    孙善人冷笑一声,问:“既然你朋友儿子这么好,那怎么会说不成亲事?”

    孙旺的眼神闪烁,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孙善人厉喝一声:“说!”

    孙旺吓得一打哆嗦,嘴里的话冲口而出:“那个孩子就是好色了一些,不过男人三妻四妾也正常。他们答应了我,那个死丫头嫁过去就做大的,以后绝对不会有人跟她抢那个位置。”

    话音落,又飞过来一个盛着热菜的盘子。孙旺虽然看见了,却没有来的及躲开,再一次被烫的哇哇大叫。

    孙善人犹不解气,站起身找能打人的东西。

    孙茜虽然是个女孩,但是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老夫人一开始对她也是偏爱的。直到有了孙良才以后,才不再怎么关心她,可心里的感情是一直还在的。听到孙旺给孙茜说了这么一门亲事,也是气的不行,狠狠的骂他:“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你爹不打死你才怪。”

    孙旺连着两次被砸中,身上已经被烫伤,疼的不行。听到一像偏宠自己的老夫人也这样说,彻底的就爆发了:“我是那个死丫头的爹,她的亲事我还做不了主了?我告诉你们,这门亲事我已经答应了,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要不然我的连脸往哪放。”

    孙善人找到了一个鸡毛掸子,走到孙旺面前劈头盖脸就打了下来。

    孙旺被打的嗷嗷直叫,满屋逃窜。

    孙旺媳妇心疼的只掉眼泪,祈求的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这次也是狠了心,一句话都没帮孙旺求情。

    这边吃饭的几人鸡飞狗跳,那边孙茜根本就不知道,依然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明天对孟贤怎么说。

    第二天一大早,孟贤和孟倩幽一起送孟逸轩和孙良才去学堂。

    孟逸轩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几人一路说笑到了镇上。

    孟倩幽照样把孟逸轩送到门口,定定的看了他两眼。

    孟逸轩保证:“我会处理好的。”

    看着他们俩人走进去,孟倩幽回到马车上吩咐文彪去茶楼。

    孙茜早上起床后才知道昨天家里因为自己的亲事闹翻了天,赶紧过去安慰孙善人,并把自己昨天已经见过孟倩幽和孟倩幽叫她给孟贤表白的事情告诉了他。

    孙善人虽然觉得孙茜这样做有些轻浮。不过想到这是孟倩幽给出的主意,应该是错不了。又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给茜儿说的那个人家,当下就顾虑全无。立刻起身陪她来了茶楼。

    孟倩幽的马车刚到茶楼门口,听到吩咐守门的伙计就热情的迎过来,恭敬的说道:“我们东家说了,您来了以后,直接带您去二楼的茶室。”

    孟倩幽点头,和孟贤一起随着伙计来到二楼。

    听到伙计禀报的孙善人和孙茜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看到他们上来,热情的说道:“你们来了,快请里面坐。我们边喝茶边聊。”

    四人在茶室内坐定,掌柜的亲自给他们沏好了茶水,每人斟满一杯后,才恭敬的退了出去,并轻轻的关上了门。

    孟倩幽笑着说道:“前天晚上多亏您帮忙,才不至于让张老板他们连夜赶回府城,我们今天除了过来感谢您之外,还想问问,对于书包,张老板有没有别的意见。”

    孙善人摆手,笑呵呵的说道:“孟姑娘客气了,书包是咱们两家的生意,我出份力也是应该的。至于张老板吗,除了夸奖了你们一番,对书包的生意好像挺满意。说是回去以后如果卖的快,他下一次就多进一些。”

    孟倩幽点头,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惊奇:“孙善人,你这是什么茶水,香味这么浓郁。”

    说完示意孟贤:“大哥,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水,你也喝一些。”

    孟贤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果然如孟倩幽所说,茶味在口齿留香,令人回味无穷。也立刻赞道:“确实是好茶叶,比我们家的茶叶要好喝的多。”

    孙善人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我们前两天刚进来的新茶,孟姑娘要是喜欢,可以带回去一些。”

    孟倩幽摆手:“我们对茶叶不是很懂,给了我们也是白糟蹋了。还不如以后有空的时候我们就过来喝一些。”

    孙善人点头:“也好,孟倩幽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一会儿我就吩咐掌柜的,以后单独给你们留一个茶室。”

    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拒绝:“不用,不用。我们还指不定有没有空过来呢,千万不要耽误了您的生意。”说完话锋一转:“不过,我对你们新进来的茶叶很是好奇,孙善人能不能领着我去看看。”

    孙善人意会,立刻起身:“没问题,我这就带姑娘去看。”

    孟贤也急忙起身,孟倩幽说他:“大哥,你不懂茶叶,就不要过去了,我一会就回来。”

    孟贤对茶叶确实一窍不通,闻言没有坚持,又坐回了椅子上。

    孙善人也对孙茜说道:“茜儿,你陪孟公子说会话,我和孟姑娘很快就回来。”

    孙茜脆脆的应了一声。

    孙善人和孟倩幽出去。

    茶室里只剩下孙茜和孟贤两人。

    孟贤局促不安的坐在椅子上。

    孙茜见状,给他添了些茶水,笑着问道:“不知道孟公子有没有中意的姑娘?”

    孟贤惊讶,抬头看了孙茜一眼,红了脸。又迅速的低下头,好半天才小声的回道“没、没有。”

    孙茜依旧笑吟吟的问道:“那孟公子看我怎么样?”

    孟贤攸的抬头惊讶的看向她。

    孙茜被看的心里直打鼓,不过还是说道:“孟公子不必如此惊讶,我那天第一眼看到你就对你一见钟情。回家想了好久,今天才敢鼓起勇气对你说这一番话。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

    她的话落,孟贤就吓得猛然起身,差点带翻了面前的茶桌,惊慌失措的对他说:“孙、孙姑娘,您别、别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哪里配的上你呢。”

    孙茜刚要说话。

    孟贤却丢下一句:“我去看看小妹看完茶叶了没有。”就好像后面有鬼追一样飞快的跑出去了。

    孙茜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一阵阵发懵。

    题外话

    编辑通知,十月份上限免,让存稿十万,可我的手速太慢,一天不要命了才能码一万。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哭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