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惊
    帝师颔首,暗自沉思:一个小姑娘就有如此剔透的心思,想必那个孩童也是不错的。心里对孟逸轩有了隐隐期待。

    孟中举恭敬领着帝师来到第一座房子内,打开房门,说道:“这座房子刚盖完不久,还没居住过,里面的家具也是新的,您就放心的在里面住下。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您尽管吩咐,我们随时给您送过来。”

    帝师扫视了一眼,看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便笑着说道:“可以了,你们准备的很齐全。”

    身后众人也随着进入屋内。

    帝师指着一位年老的妇人介绍:“这是我的夫人。”

    孟中举领着几人给老妇人见过礼。

    老夫人微微一躬身,算是回礼。

    帝师又指着一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和他身旁的一位妇人及两个孩童说道:“这是我的大儿子周孝一家四口。”

    周孝夫妇给孟中举见礼。

    帝师指着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和他身旁的一位妇人及两个孩童说道:“这是我的二儿子周礼一家。”

    周礼夫妇同样的给孟中举见了礼。

    帝师最后才说道:“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我曾经是帝师,如今年岁已高,便告老还乡。我这两个儿子孝顺,执意要跟我一起回来,奉养我的天年。褚将军有恩与我,为了还他这个恩情,我们全家才来到此处。如果令孙能入了我的眼,我便在此教导三年。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对我心存敬畏,把我当成自家人一般。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从此以后,我帝师的身份也莫要提起,只喊我周夫子就行。”

    孟中举恭敬的应声,随后也指着孟大金跟夫子介绍:“这是我的大儿子孟大金,是本村的村长。”

    又指着孟二银:“这是我二儿子孟二银,就是要拜您为师的逸轩的爹。”

    再指着孟倩幽:“这是我的孙女,也是逸轩的姐姐。”

    自然,众人又是给周夫子一番见礼

    最后说道:“我是本村的老秀才孟中举。”

    双方介绍完毕,孟中举见周夫子已露出疲态,便说道:“您舟车劳顿,一路辛苦,想必也没有好好的歇息。我们几人就先告辞了,至于两位令公子及其家人的住处就在后面的两座房子里,我们就不一一领过去了。每个厨房里的柴米油盐我们也已经备好,您们放心使用即可。”

    虽然没有着急赶路,可坐了几天的马车,帝师也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受不了,闻言也没有推辞,感谢了一番。

    孟中举摆手,说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便领着三人退了出来。

    孟逸轩没有回来,帝师没有做出决定,崔副将自然也是跟着留了下来。

    孟中举领着几人走出新宅院后,终于松了口气,道:“帝师果真是不同常人,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威压感,幸亏我这这把老骨头撑住了,否则就要闹笑话了。”

    孟大金和孟二银点头。

    孟倩幽见爷爷有些辛苦,想让他高兴高兴,说道:“帝师只不过是学问大些,其余的跟您没什么不同。”

    孟中举马上制止她:“幽儿,此言差矣,帝师岂是我辈所能比拟的。我一生所学也未必能比的上他一根胡须,您对我们说说可以,万不可在别renmian前如此说”

    见爷爷如此敬畏帝师,孟倩幽乖巧的点了点头。

    孟中举放下心来领着几人往回走。

    村里一下子来了好几辆马车,住进孟家的新宅院,村里人都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身份的人。看到他们几人过来,年纪大的就好奇的打听:“孟秀才,来了什么大人物住进你们家的新宅院内?”

    孟中举笑着回道:“哪里是什么大人物,是我们给逸轩请来的夫子。暂时住到新宅院内。”

    众人纷纷点头,转了话锋,羡慕的说道:“孟秀才,你们家逸轩小小年纪就考中了童生,如今你又请来了学问大的夫子,恐怕以后你们整个孟家都要跟着飞黄腾达了。”

    听到这话孟中举自然是高兴,不过还是谦虚的说道:“只要是他有朝一日能够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我就已经知足了,至于我们孟家要不要飞黄腾达,那都是小事。”

    众人闻言想到孟逸轩以后的成就,心里更加的羡慕。

    孟家给孟逸轩单独请了一个夫子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各氏的族长们听到人们的传言,直觉请来的这份夫子身份不简单,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帝师。只有孟氏的族长听到这个消息后,摸着自己的胡须,笑呵呵的自言自语:“我们孟氏出名之日指日可待了。”

    无论村里人如何猜测,孟家人对于夫子的身份都是守口如瓶,人们更加的好奇,却也没有一人敢到新宅院门口去打听。

    孟中举回到家中,想到逸轩以后能得到帝师的亲自指点,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着实兴奋了半天。惹得老孟氏朝他翻了无数个白眼。

    孟二银和孟倩幽回到家中,孟氏问他们请来的夫子如何,孟二银只回答了一句:“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逸轩的前途无限。”

    孟氏闻言也是高兴不已。

    到了下午,孟倩幽和文豹一起去把孟逸轩和孙良才接了回来。

    想了好久,孟倩幽决定自己领着孟逸轩去拜见帝师。

    孟氏见他们要去拜见夫子,就让孟逸轩换了一件新衣服,周身也给他收拾了一遍,见逸轩看起来精神满满,才满意的点头,嘱咐他:“见了夫子以后一定要乖巧,夫子问什么就答什么,千万不要多说话,以免惹了夫子不高兴,不愿意教导你。”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娘,放心吧。”

    孟倩幽领着孟逸轩边领着孟逸轩往夫子家走,为了不让孟逸轩紧张,边走边说道:“夫子也是平常人,只不过学问大一些,你见到以后不用害怕,拿出你平日里的水平即可。”

    孟逸轩点头。

    来那个人来到新宅院,门口已经有仆人在守门。

    孟倩幽走到门前,有礼的说道:“我们是来拜见夫子的,麻烦你去通禀一声。”

    守门的仆人见过她,自然是认得她,见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带着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过来,很是奇怪。不过还是让他们稍等,自己进去通禀去了。

    帝师休息了大半天,精神恢复了过来,此时正坐在屋中拿着一本书看。听到仆人的禀告,把书在桌子上放好,吩咐仆人:“让他们进来吧。”

    仆人走出门外,把两人带进院内,高声喊道:“老爷,孟姑娘和孟公子来了。”

    帝师的声音传出来:“带他们进来吧。”

    仆人打开门帘,请两人进去。

    两人走进屋内,刚要给帝师见礼,帝师却“腾”的站起来,指着孟逸轩道:“你、你、你”

    孟倩幽和孟逸轩不解的看向他。

    帝师瞪大眼睛,走到孟逸轩面前,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遍,口中说道:“像,太像了,如果你不是出生在乡野,我都怀疑你是皇家的孩子了。”

    孟倩幽闻言皱起眉头,问:“很像吗?”

    帝师点头:“很像。”说完才醒悟自己说了什么,顿时有些后悔,不过想到孟倩幽也是乡下丫头一个,不见得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又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孟逸轩,发觉这个熊孩子往那一站,身上隐隐约约带出一股天生的尊贵气质,只不过自己和他相处久了,一直没在意而已。

    孟逸轩见夫子和孟倩幽都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自己,忍不住开口问:“我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料他这一开口,又惹来夫子的一阵惊呼:“我不是错觉吧,连声音都跟他们小时候很像。”

    说完,想到了什么,吩咐外面的仆人:“去把大公子。二公子叫过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们。”

    仆人应声,快步而去。

    不一会周孝和周礼急忙忙的走进屋内,道:“父亲,您找我们?”

    帝师指着孟逸轩对两人说:“这是孟家的孩童,你们看他像谁?”

    两人仔细一看,齐齐大惊:“父亲,他、他、他”

    帝师说道:“我刚才也是吓了一跳,恍然间都以为是小时候的齐王爷站在我面前。”

    孟倩幽闻言皱眉皱的更紧,脑子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孟逸轩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也镇静的站在原地任他们打量。

    帝师见他小小的年纪就如此沉着,脑中也有什么一闪而过,出口问道:“你真的是他们家的孩子吗?”

    孟倩幽不悦的声音响起:“既然他姓孟,就是我们孟家的孩子,夫子这话是何意?”

    话出口,帝师爷发觉自己问的不妥,见孟倩幽问她,便放低了身段道歉:“是老夫鲁莽了,小姑娘千万不要生气。”

    帝师的身份高贵,连朝中的大臣们都要礼三分,如今却给自己一个小姑娘道歉,孟倩幽也不好再生气。

    孟逸轩却不解,他本来就是捡来的孩子,这件事村里人都知道,即使今天不说,时间长了地夫子也会知道的,他不明白孟倩幽为什么要生气。

    孟倩幽语带深意的说道:“夫子既然已经告老还乡,有些事还是不要再掺和进去的好。有些事一旦泄漏出去,后果可是我们无法预料的。”

    帝师心神一凛,重新打量着面前的小姑娘。心里对她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孟倩幽静静的站在哪里任他打量。

    好半天帝师才说道:“姑娘说的对,我既然已经告老还乡,以后就是一名普通的夫子,有些事还是不掺和为宜。”说完嘱咐自己的两个儿子:“这件事放在心底就好,千万不要宣扬出去,给我们还有孟家惹来大患。”

    两人恭敬的说道:“知道了,父亲,我们会谨记的。”

    见几人不再纠缠此事,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

    帝师的声音响起:“不过,你这弟弟的学问我还是要考校的,如果学问不好,无论他是谁,我照样是不会答应做他的夫子的。”

    孟倩幽点头:“那是当然,我弟弟要是学问不好,我们也不愿意让您费心。”

    帝师哈哈一笑:“姑娘小小的年纪说话滴水不漏,将来一定大有前途。”

    孟倩幽说道:“您过奖了,我就是乡下丫头一个,有什么说什么,有说错的地方还请您不要怪罪。”

    帝师又是一阵大笑:“在乡下能遇到你这样的小姑娘,也是难得。”

    孟倩幽没有说话。

    帝师爷没有在意,问过孟逸轩学过什么以后,就开始考校他的学问,却越考校越是欣喜,最后忍不住兴奋的用手拍了一下桌子:“此孩童乃天才呀,小小的年纪竟然读透了四书五经。”

    周孝、周礼看到帝师的神情,对看了一眼,知道自己暂时回乡无望了。

    孟倩幽有些自豪,道:“不仅如此,我弟弟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帝师惊喜,当即验证了一下,见果真如此,立即决定:“好,我就留在此处教导你三年。”

    孟倩幽大喜,立刻说道:“逸轩,还不谢夫子?”

    孟逸轩乖巧的说道:“谢夫子。”

    夫子摸着胡须高兴地说道:“好!好!好!”

    事情定下,夫子便要定好每天上课的时辰。

    孟倩幽微笑着说道:“这事先不急,你们初来乍到,总要先安排好了所有的人。再说后面的事情。”

    夫子摆手:“我们没有什么好安排的,既然我留下了当夫子,我这两个儿子便也留下,至于差事,如果有合适的,姑娘随意给安排一个就好。如果没有,就让他们呢自己去找。”

    孟倩幽道:“我们这乡下,都是些力气活,两位公子在京城长大,恐怕是做不了。您容我考虑几天,看看能不能给他们一个合适的活计。”

    夫子道:“那就多谢姑娘了。”

    孟倩幽回道:“夫子客气了,能请您做我弟弟的夫子,是我们天大的荣幸,我当然得替您解决的后顾之忧。”

    夫子大笑,再次夸奖了孟倩幽一番。

    孟倩幽和孟逸轩从宅院里走出来,慢慢往回走。

    孟倩幽沉思了半路,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忽然问道:“你很希望考中功名吗?”

    孟逸轩一愣,点头,道:“如果不是你们,我或许早就已经被卖掉了,也或许已经早不在这个人世间了,是你们救我出了苦海,我一定要报答你们的恩情。而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学问,有朝一日出人投地,给孟家光宗耀祖。”

    “如果我们不需要你光宗耀祖,你还希望考中功名吗?”孟倩幽紧接着问。

    孟逸轩依旧点头:“会!”

    孟倩幽望向他。

    孟逸轩定定的回看他:“我要考中功名,出人投地,那样以后才会给你一个好的生活。”

    孟倩幽愣住,心里有什么淌过。

    好半天才轻声又问:“如果这些都不需要你做,你愿意放弃考功名吗?”

    孟逸轩不解,问:“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在问这样的问题?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光宗耀祖吗?”

    孟倩幽没有回答他,却再次说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愿意放弃吗?”

    孟逸轩坚决的摇头。

    孟倩幽停住脚步,深深的望着他。

    孟逸轩被她看的发毛,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说:“如、如果你不希望我,那、那我就放弃好了。”

    听到他的回答,孟倩幽忽然一笑,迈开步子往前走,边走边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你喜欢,考功名,那我就支持你。不过,你要记住,等以后你千万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

    孟逸轩更加的疑惑,大步追上她,问:“你今天怪怪的,是因为他们今天说我和别人很像吗?”

    孟倩幽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道:“不是。”

    孟逸轩见她不愿意说,就没有在追问,只是默默的陪着她一起回了家。

    全家人都在等着他们的消息,看到他们回来,孟氏急切的问:“怎么样?通过夫子的考校了吗?”

    孟逸轩点头:“夫子答应了,说明天就可以去上课。”

    孟氏大喜,道:“我就知道咱们家逸轩一定能行的。”

    孟二银也是高兴的不行:“这下好了,有了他做夫子,逸轩将来一定能考取功名。”

    孟倩幽打击他们:“爹、娘,你们不要高兴地太早,夫子只是指点他的学问,又不是保他考取功名。”

    孟氏伸手打了她一下,嗔怪道:“你这孩子,总是给泼冷水,咱家逸轩这么聪明,肯定没问题的。”

    孟倩幽赶紧顺着她的话说:“是是是,逸轩肯定会考取功名。不过我亲爱的老娘,在这之前,咱们能不能先吃饭,我都要饿死了。”

    孟氏被她的称呼逗乐:“你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孟倩幽反而调皮的说道:“你女儿我天资聪明,哪里用的着跟别人学。”

    一家人全都被她逗笑。

    吃过晚饭,孟倩幽早早的回屋去休息。

    孟氏以为她累了,没有在意。

    孟逸轩却望着她的房门沉思了好久。

    孟倩幽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夫子说过的话。

    题外话

    恭喜笨蛋菜头成为举人

    恭喜笨蛋菜头成为举人

    恭喜笨蛋菜头成为举人

    恭喜n911086056成为举人

    恭喜n911086056成为举人

    恭喜n911086056成为举人

    感谢亲们的支持和陪伴,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