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心动
    孟倩幽笑道:“等我做出来您就知道了。”

    伙计把罐子送来,孟倩幽亲自清洗干净,放在一边晾干。

    买来的食材很多,大厨、孟氏和孟倩幽三人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全部的清洗干净,分别放在一边备用。

    孟倩幽把耗费时间较长的食材先腌制起来放在一边。

    大厨一直跟在孟倩幽的身边,不错眼珠的看着她做的这一切。

    孟倩幽每做一个步骤,都耐心的告诉他,大厨怕时间长了,自己记不住,连忙拿了纸笔全部记了下来。

    第一天的食材准备完毕,到第二天孟倩幽开始把不同的食材做成各具特色的菜。

    大厨不解,询问这heping常做的菜有什么不同。

    孟倩幽笑着让他不要着急,慢慢的看下去就知道了。

    食材很多,孟倩幽做了一天才做完。等做完以后就告诉大厨做佛跳墙的重要的步骤开始了。

    大厨睁大了眼睛,孟倩幽把做好的食材有序的一层层的码放在几个罐子内,每放几层就倒入不用的调料,直到把做好的菜全部放入里面。倒入最后的调料,才把罐子密封起来,吩咐文彪两人把四个罐子放到搭好的灶台上用小火煨制到明天早上。

    孟倩幽告诉大厨这煨制的火候和时辰都有讲究。

    大厨拿着纸笔一一的记下。

    孟倩幽嘱咐文彪和文虎,无论什么情况,火都不能停,一定要煨制够了时辰才可,并叫来吴大几人,让他们轮流看火。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孟倩幽就被吴大厨那高昂的声音给吵醒了,穿衣起床,打开屋门,一股香味就飘散了过来。知道这是佛跳墙成了,立刻走进大院内。

    大厨正欣喜的围着几个罐子转悠,那样子恨不得立刻打开罐子吃一些。

    文彪、文虎领着吴大几人看了一晚上的火候,如今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看到孟倩幽过来,高兴的说道:“姑娘,这菜也太香了,我们几个都忍不住了,流了不少的口水了。”

    大厨说的更是夸张:“孟姑娘,要不是有他们几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恐怕这罐子里的佛跳墙就被我吃光了。”

    孟倩幽失笑。

    孟二银和孟氏也被大厨的高嗓门惊醒,急急忙忙穿衣出来,闻到这扑鼻的香味,惊奇的不行。

    一直到天光大亮,孟倩幽才让几人停了火。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吸着鼻子,围着几个罐子直转圈。

    孟倩幽怕他们被烫到,嘱咐他们离罐子远一些,告诉他们,等中午客人来了以后就可以吃了。

    两个小人儿欢呼,围着罐子转的更欢快了,不过还是听话的离的远了一些。

    就着那飘过来的香味吃过早饭,孟倩幽给文彪几人分配了任务:让文彪去孙善人家的茶楼接孙善人和孙茜过来,让吴大几人去村里借一些桌椅板凳过来,还想让人搭一个凉棚,后来想想这个时代没有遮阳布,还需用稻草才能搭建,有些麻烦,便做了罢,想着现在的天气不算热,在外面吃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吴大几人把借来的桌椅板凳摆好后,感到有些困乏。

    孟倩幽看他们的样子笑着说道:“你们如果感觉受不住了,就回去歇息一会,不过我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错过了时辰,就没有佛跳墙吃了。”

    吴大几人从佛跳墙飘出第一缕香味一直馋到现在,听孟倩幽说自己也可以吃,顿时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有了精神。

    文彪很快的就把孙善人和孙茜接了过来。

    孙家爷俩刚下马车,就闻到这满院子的香味,有些惊奇,没等文虎通禀,就快步走进大院内,看到孟倩幽也在,孙善人乐呵呵的说道:“孟姑娘,我们来了。”

    孟倩幽正在指挥吴大几人把桌椅重新摆好,听到孙善人的声音转身,笑着说道:“我做了一道菜,想着你们可能没有吃过,就让人去接你们过来,不会耽误你们的事情吧?”

    孙善人摆手,幽默的说道:“孟姑娘说的哪里话来,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阻挡不了孙某过来吃真么香的菜。”

    孟倩幽被他的话逗笑。

    孙茜更是惊奇:“原来你不但会做生意,还会做这么香的菜?”

    孟倩幽笑道:“不止这一道,我还会做很多别的菜,你要是想吃,有空的时候就常来我们家,我变着花样的做给你吃。”

    孙茜立刻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是以后我天天来你们家吃,你可不要嫌烦。”

    孟倩幽别有深意的回道:“求之不得。”

    孟贤听到他们的话声,眨了眨眼睛,低下了头。

    孙茜装做是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

    孟倩幽悄悄的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恨不得贴到罐子上去的孙良才看到孙善人来了,高兴的跑过来喊“爷爷。”

    孙善人乐呵呵的应声。

    孙茜用手敲打了孙良才的头一下,道:“臭小子,还有我呢?”

    孙良才摸着自己的头,不满的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了你这么一个爱打人的姐姐。”

    孙茜又打了他一下:“我看你是真的想挨揍了,有这么说自己的亲姐姐的吗?”

    孙良才冲她做了一个鬼脸,“你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说完怕孙茜在揍他,转身就跑。

    孙茜不顾形象的提起裙摆就追,“臭小子,你最好别让我抓到,否则我今天就打得你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

    孟贤看她丝毫不矫揉做作的举止,心里竟然有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孙善人乐呵呵的看着兄妹俩追逐打闹,感激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多亏了你呀,茜儿和才儿才能相处的这么好。”

    孟倩幽摆手,“您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

    孙善人叹口气:“哎,就因为茜儿是个女孩,我那个不争气的混账儿子一直不待见她,茜儿一直呆在我身边。可茜儿又是个好强性格,自然也是看他不顺眼。这也影响到了茜儿和才儿的关系。直到你教导了几个月,才儿回家后就改变了对茜儿的态度,两人这才有了亲姐弟的样子,否则的话,他们两人以后说不定就会变成仇人。”

    这种类似的话,孙善人给孟倩幽说过。可是每次见到孙子孙女融洽的相处,都会想起孟倩幽来。于是又犯起了啰嗦的毛病来。

    孟倩幽笑道:“没有那么严重,良才本性不坏,只不过是被宠惯的久了,迷失了一些东西而已。我也没做什么,他大概是看到我们兄妹几个相处的融洽,心里触动,便改变了对孙xiaojie的态度。”

    听她如此自谦,孙善人乐呵呵的说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您对良才的教导。”

    孙茜追着孙良才跑了一圈,也不知道孙良才是故意的还是巧合,跑到孟贤的身旁,竟然藏在了孟贤的身后,孙茜不好上前去抓他,气得说道:“臭小子,你出来,躲在别人的身后算什么本事?”

    孙良才从孟贤身后,探出头,调皮的对她吐了吐舌头,挑衅的说道:“我就是不出来,你能拿我怎么样?”

    孙茜气急,竟然一把抓住孟贤往旁边一拉,“你躲开,我今天非得打这个臭小子一顿不可。”

    孟贤不防,被他拉到了一边。

    孙良才惊呼一声,转身跑开,孙茜在后面追了上去。

    孟贤站在一旁,摸着自己被她拽过的手臂,心里那股奇异的情绪更加的浓烈。

    孟倩幽孙善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会心一笑。

    朱岚几人到的也很快,大概是闻到了佛跳墙的香味,朱岚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好香,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奇妙的香味。你们今天谁也不许跟我抢,我一定要吃个痛快。”

    孟倩幽听见他们的声音,迎了出去。

    几人笑着给她打招呼。

    孟倩幽快步走到孙慧身边,笑着说道:“孙姐姐,你可来了,想死我了。”

    孙慧笑道:“我也想你,要不是包一凡一再拖延,我早就过来看你了。”

    孟倩幽这才想起没有看到包一凡,开玩笑的问:“孙姐姐,包公子怎么没来?他就不害怕你回去让他跪搓衣板。

    孙慧羞得红了脸,解释:“原本我们说的好好的,今天一起过来的,谁知昨天府城大人让人传话,说是人贩子的案子出了点问题,让他过去商议一下,他便一大早就赶去府城了。”

    孟倩幽拉着孙慧的手往里走,“那他可就没口福了。今天你多吃点,回去后告诉他如何的好吃,馋死他。”

    听她说的这么孩子气的话,孙慧失笑。

    孙茜和孙良才已经停止了打闹,两人正坐在孙善人身边说说笑笑。

    孟倩幽对她喊道:“孙xiaojie,你过来一下。”

    孙茜闻言起身,走到两renmian前。

    孟倩幽给她介绍孙慧:“这是孙姐姐,我的一个好朋友。家在县城里,今天特意来我们家吃佛跳墙。”

    孙茜惊奇“你也姓孙我们几百年前莫不是一家吧。”

    孙慧愣了一下。

    孟倩幽解释:“这位是孙xiaojie,也是我的好朋友,你若不在意,喊她孙茜就行。”

    孙慧明白过来,笑着说道:“我们都和幽儿这么投缘,说不定以前真的是一家。”

    三个女孩子在一起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孟贤把朱岚三人让到了院内。

    几人本来就是吃货,现在闻到佛跳墙的香味,恨不得马上就打开盖子尝一尝。

    孟倩幽抽空笑话三人:“你们三人好歹都是富家子弟,不要这么没有出息好不好?”

    朱岚回嘴:“富家子弟也是人,是人都爱吃,我们几个这是本性表现好不好。”

    谢江风和安以源附和着点头。

    孙慧笑道:“不用管他们几个,一遇到吃的,他们几个什么风范都没有了。”

    孟倩幽和孙茜大笑。

    朱岚三人也不管他们,围着罐子狠狠地吸着鼻子。

    看看天色,孟倩幽对孙慧和孙茜说道:“你们两个个先聊一会,我去把夫子全家喊来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两人点头。

    孟倩幽找到孟二银,让他去把老宅的人喊过来一起吃佛跳墙。

    孟二银十分高兴,迈着大步就去了老宅。

    孟倩幽喊来孟逸轩,两人一起来到新宅院。

    看门的仆人已经认识他们,立刻恭敬的过来问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笑眯眯的告诉他:“我做了一道十分美味的菜,请夫子全家过去吃,麻烦您禀报一声。”

    仆人不敢怠慢,疾步跑进院内去禀告。

    昨天孟倩幽两人走后,周夫子严厉命令两个儿子,关于孟逸轩的身世不许再问,道:“小姑娘说的对,我们既然已经远离了京城,就不要在卷入这些是是非非里面去,顶多三年,我们就会回老家,到时这里所有的一切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周孝和周礼点头,表示记下。

    遂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不错的,可往往事与愿违,不久的将来,他们还是回到了京城。当然那是后话,至于原因,以后再表。

    仆人进入院内,大声禀告了孟倩幽邀请他们全家去吃饭的事情。夫子沉思了一下,想到自己既然答应了留下做夫子,总不能显得太清高,还是入乡随俗一些比较好,遂点头答应,让仆人告诉孟倩幽稍等一会,他们全家马上就出来。

    仆人应声,快步跑回门口,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和孟逸轩在门口耐心等候。

    夫子让老仆人去告诉周孝和周礼,整理好衣服,全家去孟倩幽那里吃饭。

    周孝和周礼自然是没反对,快速的收拾好,各自带着自己的家人来周夫子的门口等候。

    周夫子夫妇两人也收拾利落,出了院门,领着众人来到大门外。

    孟倩幽和孟逸轩看到夫子出来,赶忙给他见礼,夫子摆手,“以后老夫就长居在此,入乡随俗,这些繁琐的礼仪就免了吧。”

    两人应声。

    孟倩幽笑道:“乡下地方偏僻,没有什么可招待夫子的,今天正好有几位朋友过来,我做了一道拿手好菜,请你全家过去品尝,就当为您接风洗尘了。”

    听她只做了一道菜,夫子心里疑惑,不过,多年的修养让他没有询问出声,只是客气的说道:“多谢孟姑娘了。”

    孟倩幽两人笑着在前面带路,夫子领着全家人在后面跟随。

    村中人第一次看到请来的夫子,见他们全家都穿着不凡,个个周身都带着一股高贵的气质,心里暗自揣测,孟家到底是从哪里请来的这样的高人。

    走到家门口,一股香味就飘了过来,众人不由得吸了一下鼻子,就连周夫子都没忍住,

    孟倩幽将夫子让进大院中,孟中举夫妇领着家里人已经到了,见到夫子过来,急忙过去见礼,夫子摆手,“我以后只是逸轩的夫子,孟秀才不用在对我行礼。”

    听他已经答应,孟中举大喜,再次行了一个大礼,感激的说道:“谢谢夫子。”

    孟倩幽把桌椅板凳分放了四处,一处是给夫子一家的,一处是自己孟家的家人们,一处是给文彪家人以及吴大几人的。至于孙善人,孟倩幽则安排他们和自己家在一起。最后的一处是自己和孙茜陪孙慧坐在一起和朱岚几人同桌。大厨见这桌人少,也坐在了这桌。

    孟倩幽安排好众人后,孟氏的饭也做熟了。

    孟倩幽吩咐文彪两人把灶台上不同大小的几个罐子分别抬到不同的桌上,又吩咐吴大几人去端了饭过来,才对众人说道:“好了,掀开盖子就可以吃了。”

    朱岚早已经迫不及待,孟倩幽话音刚落,他就伸手打开了盖子,顿时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安以源更快,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口菜吃,菜刚入口,就大嚷:“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谢江风也不甘落后,拿起筷子也夹了一口菜放进自己的口中,同样是赞叹不已。

    众人见到他们的神情,纷纷打开了自己桌上的罐子的盖子,顿时满院子都飘散着浓郁的香气。那香气随着微风四处飘散,整个村庄都能闻得到。

    文彪一家人和吴大几人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当下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孟家一家人有孟中举在,谁也没有不管不顾的大口吃菜。不过到底随意惯了,即使知道应该斯文些,但还是显得有些狼吞虎咽。

    只有夫子这一桌,到底是书香世家,从小受到教导,虽然也是馋的紧,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大口的吃菜。

    只有朱岚这一桌,简直可以说是抢。

    孟倩幽头一次看到他们这不顾形象的样子,有些目瞪口呆。

    孙慧却已经见怪不怪,笑着说到道:“这是在你们家,他们几个收敛了很多了,如果是在别处,说不定就有一人抱着罐子跑了。”

    孟倩幽摇头,“你说的不对,他们不是收敛了,他们是抱不动这个大罐子。”

    孙慧和孙茜哈哈大笑。

    周孝的女儿看到听到他们笑的那么开心,羡慕的看过来。

    朱岚边吃边不满的抱怨:“我说来时带些酒过来吧,你们非说路上容易破碎,不让带来,这下好了吧,这么好的菜没有配上酒,以后想起来就是遗憾。”

    题外话

    恭喜书城n成为执事

    恭喜书城n成为执事

    恭喜书城n成为执事

    感谢n的豪赏支持,谢谢,路会更加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