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安排
    安以源和谢江风也是后悔。

    孟倩幽笑道:“没有酒你们三个就已经很疯狂了,如果有酒的话,我们岂不是一口都吃不到。”

    三人吃了半天,已经有些微饱,看到孟倩幽三人还没吃,心里略有些歉意。

    朱岚放下筷子,把罐子往三人这边挪了挪,道:“你们三人也快吃一些吧。”

    孟倩幽开玩笑:“难得朱公子终于想起我们几个了。”

    朱岚脸微红,“我这不是受伤了一段时日,整天吃的清汤寡水,馋坏了吗?再说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把菜做的这么好吃的。

    孟倩幽故意皱起眉头,“这还是我的错了?那好,以后我在也不做这么好吃的菜给你们了。”

    安以源当了真,急忙说道:“孟姑娘,你别理他,他养了这一段时日的伤,脑子里面养出锈来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朱岚不愿意了,“我脑子里面哪里有锈了?我这是实话实说,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安以源一把捂住他的嘴:“你少说两句吧,你以后真的不想再吃到孟姑娘做的菜了?”

    朱岚这才恍然,赶紧闭了嘴。

    孙慧笑道:“我一看到他们吵吵嚷嚷的样子就头疼,还是你能治住他们几个。”

    大厨坐在这桌,本想人少,自己可以多吃点,没想到朱岚三个太能吃,有点小后悔。好在自己学会了怎么做,回去以后,想吃多少做多少,越想越高兴。

    周夫子作为帝师,吃过的山珍海味不计其数,却也从来没有吃到过这样好吃的菜,心里对孟倩幽又有了一番新的认识,暗暗道:这样的小姑娘生在乡下真是可惜了,如果在京城,一定能成为名满天下的大家闺秀。

    孙善人也是惊讶不已,暗想:这样聪慧能干的小姑娘,不知以后是谁有福气娶回家。

    一顿饭吃的众人心满意足,连夫子都差点吃撑着。

    饭后夫子众人又寒暄了几句,夫子便领着一家人走路回家。

    朱岚几人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让孟贤带着去土豆里转了一圈,安以源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绿油油的土豆叶子,想到今年的银子会滚滚的流到自己的腰包里来,激动的在地里蹦了起来。

    地里担水的人们纷纷奇怪的看向他。

    孟倩幽和孙茜陪着孙慧聊天,几人脾气相投,相谈甚欢。孙慧邀请孙茜有时间和孟倩幽一起去县里玩,到时自己做东,一定好好的招待他们。

    孙茜爽快的答应。

    孙慧也愈加的喜欢她。

    朱岚几人从地里回来,就告辞回家。

    孟倩幽挽留孙慧在自己家里多住几天,孙慧摇头:“这几天包伯母身子有些不适,我要还去照顾她。”

    听说是包一凡的娘不舒服,孟倩幽关心的问道:“有大碍吗?”

    孙慧笑道:“只是偶感风寒,大夫说吃几幅药就好,幽儿meimei不必担心。”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孙慧才坐上马车恋恋不舍的告别孟倩幽。

    孙善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坐在凳子上乐呵呵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暗叹:“姜还是老的辣,他应该是看出了什么,才没有走一直等着问自己。”

    果然,孟倩幽刚坐下,孙善人就笑眯眯的问:“孟姑娘,这周夫子的身份不凡吧。”

    孟倩幽点头。

    孙善人继续说道:“应该是来自京城吧?”

    孟倩幽微惊,问:“天下学问大的人多的很,您怎么就知道他们来自京城?”

    孙善人摸着胡须笑呵呵的说道:“我做生意多年,京城也是去过无数次的,他们的言谈举止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京城人士。而且,周夫子恐怕不只是学问大的夫子那么简单。”

    孟倩幽也不否认,“他们的确是有一定的来历,但是我不能如实告诉您,请您见谅。”

    孙善人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便也没有在追问,只是乐呵呵的说道:“如今我是越发的佩服姑娘,小小的年纪竟然能请的动如此身份的人来做令弟的夫子。”

    孟倩幽摆手:“您过奖了,我哪有那样大的本事。是我机缘巧合下救下的一个京城的朋友,他帮忙请来的夫子。”

    孙善人道:“看来你救的那人来头也不孟姑娘有此机缘,将来说不定能一飞冲天。”

    孟倩幽笑道:“您越说越玄乎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丫头,最大的愿望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没有什么大期许。”

    孙善人乐呵呵的笑着没有说话。

    孟倩幽道:“我今天除了叫您过来吃饭以外,还有一件事情询问您一下。”

    “孟姑娘请说。”

    “是这样,我给逸轩请来的这个夫子只答应给他一人授课,我昨天问过良才了,他说如果逸轩不去学堂他也不去了,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您要是想让他去,以后我还会派人每天准时送他去学堂。”

    孙善人依旧笑笑呵呵的说道:“我既然把良才交给你教导,他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孟姑娘随意安排就好。”

    孟倩幽说道:“既然您这样说,我就知道该怎样做了。”

    孙善人看了正在和孙良才嬉笑的孙茜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不知道茜儿和你大哥的亲事?”

    孟倩幽笑道:“您放心,孙姑娘这个大嫂我是认定了。”

    孙善人开心的大笑。

    孙善人此行收获颇丰,自是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和孟倩幽一家告别离去。

    大厨也跟着车一起离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孟倩幽对孟逸轩说道:“我今天想去荒上看看田七长得怎么样了,你和我一起去。”

    孟逸轩感到一些奇怪,以前这些事情孟倩幽都不让他参与的,不过什么也没问,只是乖巧的点点头。

    孙良才凑热闹的说道:“我也去!”

    孟倩幽道:“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土豆是怎样长出来的吗,今天就跟着大哥去看看。”

    孙良才只是凑热闹,闻言就没有再坚持跟着再去。

    和孟氏说了一声,吩咐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来到了李村的荒山边,两人下了马车,朝着山上走去。

    孟倩幽已经好长时间没来了,田七的种子已经长了出来,张柱正在领着众人浇水,看到孟倩幽过来,高兴的说道:“幽儿,你来了。”

    孟倩幽点头,喊了一声:“大舅。”

    孟逸轩也跟着喊了一声。

    张柱高兴的应过,对孟倩幽说道:“逸轩考中童生,我们原本是要过去祝贺的,可是想到家里在摆流水席,我们过去以后你们还要再照顾我们,便没有过去。不过你姥姥和大舅母。二舅母他们都给逸轩备好了礼物,等一会你们就回家去拿。”

    孟倩幽道:“我们今天还有事情,就不过去了。您告诉姥姥,等过几天我们有时间了,就一起过去看她。”

    张柱又对孟逸轩道:“大舅是粗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大舅是从心眼里替你高兴,希望你以后要更加的勤奋,能考取功名。”

    孟倩幽笑道:“谁说的大舅是粗人,你这是一番话说得比有学问的人说的还好。”

    张柱红了脸,“你快别取笑大舅了。”

    老村长看到他们,也热情的过来打招呼。看到孟倩幽身边的这个小男孩,惊喜得问:“这莫非就是你那考中童生的弟弟?”

    孟倩幽点头。

    老村长高兴的仔细打量了孟逸轩一番,道:“果然是人中之龙凤,气度不凡,将来必成一番大业。”

    孟倩幽高兴的道谢。

    孟倩幽领着孟逸轩在几座荒山上都转了一个遍,让他看看自己种了多少的田七。

    孟逸轩虽然疑惑她的举动,但什么也没问,只是乖巧的跟在他身边。

    到了最后一座荒山,孟倩幽领着孟逸轩站到了高处,望着其他的几座荒山,问道:“你知道这些田七会为咱家带来多少的财富吗?”

    孟逸轩摇头。

    孟倩幽没有在继续往下说,而是用一种深邃的,洞悉万物般的眼神深深的望着孟逸轩,道:“三年,只要三年”

    孟逸轩终于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孟倩幽没有回答,只是说道:“逸轩,你记住了,三年以后,无论你怎么样,咱家都是你坚实的后盾。”

    孟逸轩不解。

    “走吧!”孟倩幽却转头往回走。

    孟逸轩默默的跟在后面,心思却是千思百转。

    没有再回去跟张柱打招呼,孟倩幽两人直接回到马车上,吩咐去夫子家。

    文彪应声,平稳的赶着马车来到新宅院。

    孟倩幽下了马车,走到门前,对看门的仆人说:“麻烦您去通禀一声,就说我们有事找夫子相谈。”

    仆人疾步跑去禀告,不一会就跑着回来,恭敬的对两人说道:“老爷请你们二位进去。”

    孟倩幽道了谢,和孟逸轩一起随着仆人来到了夫子的院子里。

    没等仆人再次禀告,夫子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进来吧。”

    两人走进屋内,给夫子行了礼。

    夫子客气的给孟倩幽让座:“孟姑娘坐吧。”

    孟倩幽在椅子上做好,孟逸轩站在一旁。

    没等夫子开口,孟倩幽微笑着说道:“这两天我想了一下,对您的家人做了安排,您听一下,如果您觉得不妥,我们再重新商议一下。”

    夫子点头,“说吧。”

    孟倩幽道:“我想办一个私塾,让我们家里到了年纪的孩子都过来。想请令公子做私塾先生,不知你可否同意。”

    夫子沉思。

    孟倩幽道:“原本这件事我爷爷也可以,毕竟他也是这方圆几里之内有名的秀才,可是年岁已高,我实在是不想让他再如此劳累,所以才想让您的儿子来做私塾先生,您要是觉得埋没了令公子的才华,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

    夫子摆手,“原本我也是打算回到老家以后,就让他们去做先生的,姑娘的提议甚好,正和我意。”

    “不过,我们只能请一位先生,至于另一位公子,我想是不是能和我们一起学做生意?”孟倩幽问。

    夫子愣了一下,皱起眉头。

    孟倩幽道:“我知道人素来清高,不屑于铜臭为伍,可是除了做生意这一条路外,就剩下去田间耕种了。令公子从小在京城长大,恐怕吃不了这个苦。”

    夫子没说话。

    孟倩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他的回答。

    好长时间夫子才开口说:“他们自小读圣贤书,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的生意,恐怕不会同意。不过一会我喊他们过来问问,明天我再给你回话。”

    孟倩幽点头,道:“至于你们的家眷,想必女红都是不错的,我家里有缝制书包的生意,可以让她们过去缝制书包,工钱是少了些,但这是乡下,每个月的工钱也足够贴补家用了。”

    夫子点头同意:“好,这个我替她们应下,明日就让她们过去看看。”

    “还有一件事情,”孟倩幽道:“就是您的束脩,褚将军的信中并没有提到这件事情,我想问您一下,您觉得多少钱合适?”

    夫子摆手“我欠褚将军一个人情,这次就是为了还他人情而来,束脩就不必了,有我们全家人的吃喝就行了。”

    孟倩幽摇头:“人情是您对褚将军欠下的,和我没有关系。您能答应教导逸轩,我们全家感激不尽,这束脩是一定要给的。”

    夫子见她坚持,便随意说道:“姑娘既然坚持,我也不推脱了,每个月给十两银子吧。”

    孟倩幽愣住。

    夫子惊诧于她的神情,问:“我要高了?”

    孟倩幽急忙笑着说道:“是您要的太少了,以您的身份和学问,一千两都是照顾我们。”

    夫子大笑:“姑娘说笑了,我现在只是一介夫子,自然是入乡随俗,如果要那么高的束脩,以后出门恐怕会被村里人指着脊梁骨骂死。”

    孟倩幽也笑了,道:“您的人情我记下了,以后如果有需要的地方,您尽管开口,我一定能给您办到。”

    夫子摸着胡须点头:“有姑娘这句话,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教导令弟。”

    孟倩幽赶紧起身,感激的对夫子施礼道谢:“谢谢夫子。”

    夫子摆手“姑娘无需如此客气。”

    孟倩幽直起身,并没有在再坐下,站着说道:“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我想和您商议一下。”

    夫子道:“姑娘请说。”

    “就是逸轩的上课时辰的问题。”孟倩幽道:“你可以规定好每日里上课的时辰,但我想让他每隔七天就休息两天。”

    平日的学堂里有也有沐休,休息自然是不稀奇,可是每隔七日就休息两天,这样上课的规矩夫子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禁说道:“这似乎不妥,每隔七天休息两天,一个月将有七八天在休息,这对于他的课业无益。”

    孟倩幽道:“我把家里的书包生意交给了他和另外一个朋友的孩子,我想让他学业和生意兼顾,将来即使没有考取功名,也可以有一技之长傍身。所以我想让他每隔七天就休息两天,这两天的时间锻炼他做生意。至于他的课业,你尽管按照七天的来布置,我保证他一定能够完成。”

    夫子慎重的想了一下,点头,“既然如此,就依姑娘所说,但是一旦他没有达到我对他课业的要求,这种规矩就要作废,改成每半个月休息一天。”

    孟倩幽答应,“如果因为做生意耽误了他的课业,不用您说,我也会要求这个规矩作废的。”

    夫子点头,给孟逸轩规定好了上课的时辰:每天的上午和下午各上两个时辰的课,其余的时间完成夫子交代的作业即可。

    孟逸轩恭敬的应声说是记下了。

    所有的事情商议完毕,孟倩幽和孟逸轩两人便告辞回家。

    回到家中,孟倩幽让孟逸轩去准备明天上课要用的东西,自己则回到屋内,拿起纸笔画了几张建筑图。望着建筑图想了好久,才做了最后的决定。随后打开自己的xiangzi,拿出银票数了数,发现剩下的没有多少了,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声。拿起一直放在箱底的玉佩,心里有了思量。

    晚上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孟倩幽说道:“爹、娘,趁着现在没事,我想把咱家的宅院扩建一下。”

    孟二银和孟氏听她突然说起要盖宅院,均是一愣。

    孟氏问道:“好好的怎么想起盖宅院来了?”

    孟倩幽笑道:“娘,大哥今天都十六了,说不定就有那天的姑娘看上,很快就该成亲了,我们现在没有多余的院子,总不能大哥娶亲的时候我们再现盖新房子吧,那也来不及呀。再说二哥年纪也不小了,马上也到了说亲的年龄。所以我想趁着现在有时间,把房子都盖起来,免得到时候您和我爹着急。”

    孟二银道:“你这样考虑也对,可我们家还有银子吗?自从个关闭了作坊以后,我们家只出不进,估计家里的银子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吧?”

    孟倩幽笑道:“爹,您也太小瞧女儿我了,咱们家怎么会没有银子,我手里还有好几万两呢。”

    孟二银和孟氏吓了一跳,问:“你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银子?”

    孟倩幽回道:“当然是挣的呀。”

    孟二银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咱家的收入我已经算过了,根本就不会还有那么多的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