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玉佩现,惊
    孟倩幽没想到孟二银把账记的这样清楚,心里一惊,面上却没有任何波动,笑着说道:“怎么不可能,大哥他们还有一万多两银子呢,我怎么会没有?”

    说完问孟贤:“是吧,大哥,你们有一万多两银子吧?”

    孟贤点头,“对。”

    孟二银依然不信她说的话,“那你拿出来让爹看看。”

    孟倩幽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好啊,我把他们存在了钱庄里,等明天我就取出来给您看看。我要是有那么多的银子,你就得答应把新院子盖起来。”

    孟二银应道:“那是当然,爹又不跟你娘一样小气,有银子舍不得花,只要你手里还有银子,爹当然答应你盖宅院。”

    孟氏无辜被说起,不愿意了,“我怎么就小气了,三天流水席不是我掏的钱吗?”

    孟二银玩笑着揭了她的老底:“不错,是你掏的钱,可是也心疼的好几天没有睡好觉。”

    屋内众人被逗笑。

    孟氏微红了脸,不满的恨瞪了孟二银一眼。

    孟二银摸了摸头,嘿嘿傻笑。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孟逸轩背着书包独自去了夫子家上课。

    孟倩幽回屋拿好玉佩后,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去镇上。

    文彪收拾好马车,孟倩幽给孟氏说了一声,就坐上了马车。走到半路,孟倩幽打开车帘,装作好奇的问文彪:“在京城里需要多少的银子才能买一座稍微好点的宅院?”

    文彪平稳的赶着马车,边回答道:“京城的宅院分成了四个方位,每个方位都不同。最贵的是东面,那里都是朝中大员的家,谁要是在那买了房子,就相当于和各个朝中大员做了邻居,有什么事情就方便的多了。不过听说那里的房子都是好几十万两一座,寻常的人家根本就买不起。再者就是南面的房子,那里大部分住的都是商贾之家,房子相对的要便宜很多,一座不错的宅院二三万两就能买下来了。最好的超不过十万两。北面就是一些寻常百姓家了,房子更便宜一些。至于西边,是一些贫困的人家和无家可归的一些人的聚集地,因此那边根本就没有房子。”

    孟倩幽点头,又问:“那在京城,一个小富之家一年的花费大约是多少?”

    文彪想了一下,回道:“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千八百两吧。”

    随后奇怪的问:“姑娘今天怎么想起问这些来了。”

    “哦,一时好奇,就跟你们打听一下。”

    文彪两人也没有放在心上,赶着马车平稳的往镇上走去。

    孟倩幽落下车帘,独自在车车厢里沉思了很久,直到感觉马车进了镇上,才扬声说道:“找个水粉铺子,我要去买一些胭脂水粉。”

    小姑娘爱涂抹些胭脂水粉正常,文彪也没有多想,赶着马车找到了一间水粉铺子,停了下来。

    孟倩幽下了马车,走进铺子内,文彪想着都是女人家用的东西,就没有跟进去。

    没用多长时间,孟倩幽就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出来。

    放到马车上后,又吩咐去衣服铺子。

    这次喊了文虎一块进去,不但自己买了一件衣服,还让文虎给他和文彪给挑了一件合适的衣服。文虎心中纳闷,却也没有多问。

    东西买完,孟倩幽让文彪把马车赶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告诉两人:“一会儿我们要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乔装打扮一下,尽量的别让人认出本来的面目。你们俩先把衣服换上,一会儿我给你们化化装束。”

    两人快速的把身上的衣袍换下来。

    孟倩幽拿出胭脂水粉,先给文彪涂抹了一番,文虎牵着马车在一边等候。

    等涂抹完,孟倩幽看了看,觉得很是满意,让他转身,问文虎:“这样你还能认出他吗?”

    文虎看着眼前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文彪,大喜,“姑娘,您这易容术真高超,要不是亲眼看着您给他变了容,我还真的认不出来。”

    文彪被孟倩幽在脸上涂抹了一番,以为把他涂抹成了女人,心里正有些不自在,听到文虎的话,大喜,道:“快给我看看,姑娘把我易容成了什么样子。”

    孟倩幽把小镜子递到了他面前。

    文彪对镜一看,里面霍然是一个美男子,和自己原来的相貌差的太远。如若不是对镜自照,就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狂喜,称赞道:“姑娘的易容术确实高超。”

    听两人都这样夸赞,孟倩幽笑道:“这哪里是什么易容术,这只是普通的化妆,只不过是我运用的巧妙而已。”

    两人惊奇。

    孟倩幽也没有给他们多做解释,同样也给文虎涂抹了一番,把文虎变成了一个翩翩美男子。

    文彪和文虎对望,两人哈哈大笑。

    要是现在这个样子回家,恐怕自己的媳妇都认不出了吧。

    两人对孟倩幽的高超易容手法深深折服。

    给两人打扮完,孟倩幽坐到马车内,自己也对镜子涂抹了一番,换了身上的衣服,走下马车来。

    文彪,文虎两人惊喜,“姑娘,您这是?”

    孟倩幽粗着嗓音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是姑娘,我是少爷,记得一会儿不要喊错。”

    文彪和文虎齐齐应声:“知道了,少爷。”

    孟倩幽郑重的嘱咐两人:“一会儿我不管做什么,你们只要配合就行,完事以后,赶着马车往西去,确定没有跟踪的人后我们再转头回家。”

    文彪、文虎以前押镖,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自从被孟倩幽买来以后,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好,但也时不时的惦念原来的那种生活,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心里竟然莫名的兴奋起来,齐齐大声应道:“知道了,少爷。”

    孟倩幽上了马车,吩咐文彪去上次换铜板的钱庄。

    文彪应声,很快的到了钱庄前停好马车。

    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大摇大摆的走进钱庄内,文虎跟在后面。

    钱庄的伙计看到来了一个穿着不凡的小公子,急忙迎上来,问:“您是存钱还是取钱?”

    孟倩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不紧不慢的问道:“你们掌柜的呢?让他出来见我?”

    伙计见他一个小公子上来就要见掌柜的,有些为难,小心的说道:“这位公子,我们掌柜的正在接待重要的客人,你有什么事尽可以吩咐我去做,我一定给您办妥。”

    孟倩幽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道:“休得啰嗦,赶快去找你们掌柜的,就说我有一件大事要找他。”

    伙计看他满身富贵,气宇不凡,不像是来捣乱的,就恭敬说道:“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喊掌柜的。”说完,快步的跑去了后面。

    没过多长时间,掌柜的就随着伙计快步而来,看到孟倩幽只是一个小少年,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不知这位少爷找我何事?”

    孟倩幽打量了他一眼,问:“你就是掌柜的?”

    掌柜的应声,再次问道:“不知您找我何事?”

    孟倩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你这开的是钱庄,我找你当然是兑换些银子,难不成我还找你来喝茶聊天?”

    掌柜的被噎了一下,脸上有些挂不住,恭敬的神情也退下去了一些,语气略有不悦的说道:“兑换银子,我这柜台里的伙计即可办妥,您拿出银票即可。”

    孟倩幽摆手:“我这银票他们可兑换不了。”

    掌柜的神情彻底冷却下来,道:“小公子莫开玩笑,假如我这钱庄里的伙计要是连银票都兑换不了,那我们这钱庄就不必开下去了。”

    掌柜的话说刚说完,一块玉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掌柜的睁大了眼。

    孟倩幽拿着玉佩笑问:“你看这银票伙计兑的了吗?”

    掌柜的接过玉佩,看了看,神情转换了一下,放低了身段,恭恭敬敬的问道:“不知道您想要兑换多少的银票?”

    孟倩幽漫不经心的回道:“先拿五万两吧,如果不够,我再来拿。”

    掌柜的更加恭敬:“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去,亲自去给您准备。”

    孟倩幽点点头。

    掌柜的吩咐伙计赶快给孟倩幽沏上好的茶后,才拿着玉佩匆匆的去了后面。

    伙计看到掌柜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这么多,也不敢怠慢,赶紧沏好了茶水,小心翼翼的给孟倩幽端了上来。

    掌柜的急冲冲的回到后面的屋子里,拿出钥匙打开一个xiangzi,从里面拿出一张画了两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的纸张,拿着手中的玉佩仔细的比对,发现和其中的一块一模一样,急声喊道:“来人。”

    一名伙计应声进来。

    掌柜的吩咐他:“你去前面把周师傅悄悄叫出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伙计应声,快步而去。

    孟倩幽装作没事的样子用眼睛四处看了一下,看到一个伙计匆匆的而来,喊走了柜台里面的一个老人,知道他们这是对证去了,就没有催促,而是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后,闲适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周师傅走进后院,掌柜的把玉佩和纸张放在他面前:“老周,你快看!”

    周师傅大惊,也细细的对照了一番,抬头惊讶的问:“这是哪里来的?”

    “外面坐着的那位小少爷的,说是要兑换五万两银子。”掌柜的回道。

    周师傅略微想了一下,道:“我先去前面细细的观看一番,把他的样貌画下来给主子送去,你按他的要求备好五万两银票。”

    掌柜的点头,把纸张放回到xiangzi里,拿好玉佩,去银库里拿出了五万两的银票,走回钱庄内。

    孟倩幽看掌柜的回来,似笑非笑的说道:“掌柜的去了这么久,莫不是钱庄里没有这么多的银子吧,如果是这样,我也就不难为你了,把玉佩还我,我去别家兑换。”

    掌柜的陪着笑脸:“公子说笑了,别说去去五万两银子,就是五十万两银子,我们钱庄也拿得出,我只不过是去银库里现拿的,速度慢了一些,让您久等了。”

    说完把玉佩和银票给了孟倩幽,“公子看看这数目对吗?”

    孟倩幽把玉佩在怀中小心的放好,才拿起银票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五万两,就拿出了一张,笑着对掌柜的说道:“麻烦您在把这张一万两的银票给换成小面额的吧,我总不能出去吃个饭也带着一万两的银票吧。”

    掌柜的恭敬的应声,去了柜台里。

    周师傅的画像还没有画完,以为孟倩幽接过银票后会走,心里急得不行,现在听闻他要换小额的银票,对着掌柜的使了一个眼色。

    掌柜的意会,慢悠悠的拿出柜台内所有小面额的银票,装作认真的在数。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

    大约有半炷香的功夫,周师傅才画完,对着掌柜的比了一个手势。

    掌柜的点头,拿着一沓小额的银票走出了柜台,放在孟倩幽面前,恭敬的说道:“您数一数,看看够不够。”

    孟倩幽随手将银票收入怀中,“不必了,相信掌柜的一定不会数错”

    说完起身往外走。

    掌柜的亲自把她送到钱庄外,看她坐着马车远去,才招来一个伙计,对他耳语了一番。

    伙计点头,牵了一匹马出来,朝着马车驶去的方向追去。

    文彪按照孟倩幽的吩咐,离开钱庄后就直接朝着西面驶去,文虎时刻注意着后面的动静。直到快走出城门了,文虎才说道:“姑娘,后面真的有人跟着我们。”

    孟倩幽命令,“驶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将他打晕”

    两人点头。

    出了城门,文彪加快了马车的速度,马车朝着城西疾驰而去。

    后面跟着的伙计也打马狂奔,一路跟随。

    大概出去有六七里路,路上几乎没有了行人,文彪、文虎对看了一眼,冲着对方点点头。

    文彪猛然停下了马车。

    跟踪的伙计见马车突然停下,急忙勒紧缰绳,可是马儿的速度太快,加上他没有准备,并没有立刻停下,而是朝前又跑了一段距离,离他们的马车只有十几米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马车停下,车厢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伙计疑惑,翻身下马,牵着马想要上前看个究竟。

    车帘忽然被打开,孟倩幽坐在车厢里,笑眯眯的问:“从我们出了钱庄你就跟着我们,不知所谓何事?”

    伙计心虚的停住脚步,左顾右盼,答不上话来。

    孟倩幽再问:“可是我们兑换的银两出了问题?”

    伙计结结巴巴的回道:“没、没有。”

    孟倩幽“哦”了一声,“那你为什么跟踪我们?”

    伙计说不出来。

    孟倩幽依旧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说不出,我们回去问问你们的掌柜的好了。”说完,吩咐文虎,“将他绑了,我们回去问问掌柜的。”

    伙计大骇,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就要翻身上马

    文虎早已做好准备,闻言快速冲到了伙计面前,对着一只脚登上马蹬的伙计的后颈就劈了下去。

    伙计头一歪,身子软绵绵的栽了下来。

    文虎一把接着他。

    孟倩幽吩咐,“将他拖到里路边远一点的地方放好,我们回去吧。”

    文虎点头,将伙计拖到离大路由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放好,又把马儿栓到他身旁,这才回到了马车上。

    “调头,路上找个有水的地方,清洗干净了再回家。”孟倩幽说道。

    文彪应声,调转了马头往回走,进入城内,拐了弯,朝着自己家中走去。路过一处河水的时候,让孟倩幽先去清洗干净后,自己和文虎两人才轮流去清洗干净。

    孟倩幽清洗干净后,顺便把买来的胭脂水粉扔进了河中,到车厢里换好了自己的衣服。

    文彪两人也已清洗完毕,换回了原来的衣服。

    三人都收拾停当,才怀着莫名兴奋的心情回了家。

    文虎下手并不重,大约有两刻钟,伙计就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惊得立刻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哪里还有马车的影子。

    看了看身旁,见马儿还在,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牵过马,走回大路上,翻身上马,快速的回了钱庄。

    掌柜的正在门前焦急的来回走动,看到伙计回来,急声问道:“怎么样,查到了没有?”

    伙计下了马,摇头,小心的说道:“没有,小的被他们打晕了,醒来以后,马车早已没了踪影。”

    掌柜的气的踹了他一脚,“没用的东西。”

    伙计挨了一脚,没敢乱动,也没敢吱声,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掌柜的训斥。

    掌柜的气得回了后院,周师傅拿着好手中的画像,跟了过去,小声的问:“怎么样?”

    掌柜的摇头,“跟丢了。”

    周师傅安慰他,“一看那个小公子就不是来自普通的人家,他身边的那个男子也不是善茬,伙计没有功夫在身,跟丢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好在我们画了画像,马上就让人给主子送过去。”

    掌柜的叹口气,“也只能是这样了,希望主子不会怪我们办事不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