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偷换庚帖
    孟倩幽不知道自己用玉佩兑换银票,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几乎半个京城都轰动了起来,连褚文杰都给文泗来信,让他好好的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用说,没过多久,清溪镇就来了许多不明身份的人,暗暗拿着画像把清溪镇的富户都查了个底朝天。

    几人回到家中已是中午,孟二银正好在家,孟倩幽拿出三万两银票放在他面前,“爹,您看这是咱家的银两,还有这么多呢,盖房子绰绰有余。”

    孟二银见她果然拿出了银票,不再反对,“既然有银子,咱就盖房子,不过这次盖的房子规模不大,咱不用请那么多人了吧?”

    孟倩幽摇头,“除了扩大咱家的房子以外,我还想提前盖几间工房,以及给爷爷奶奶再重新盖一所宅院。”

    孟二银倒抽一口凉气,惊呼:“那得需要多少的银子?”

    孟倩幽笑道:“放心吧,三万两银子绝对用不了。”

    孟二银反对,“先盖一处房子,让贤儿娶亲用,其余的等冬天开了腊肠作坊有了收入后,我们再盖,现在你一下子盖那么多房子,把银子都花光,万一家里有个事情怎么办?”

    孟倩幽道:“爹,我们要盖宅院,搭好的腊肠作坊肯定是要拆除掉的,到冬天的时候再盖作坊肯定是来不及,再说了,等土豆下来以后,我还想在成立几个作坊,不如趁着现在我们有空,把这所有的作坊都盖起来,等我们想用的时候直接让工人在里面开工就行了。至于银子,等土豆成熟以后,我们就有收入了。”

    “那就先把你爷爷奶奶的宅院缓一缓吧。”

    孟倩幽摇头,“我们给爷爷奶奶盖宅院的初衷是为了给大堂哥娶亲,如今夫子住进新宅院,年底大堂哥娶亲的时候还是没有房子住,我们不如趁着现在把宅院在盖起来,等天冷了以后,我们就踏下心来做好我们的作坊。”

    孟二银还要反对,孟倩幽下了决定,“爹,我已经决定了,您就听我的吧。”

    孟二银知道女儿的主意大的很,决定了的事情很难再更改,就点头同意。

    孟倩幽先找着孟大金,说自己想要盖一溜排的作坊,和几座前后相邻的院子,让他给看一下哪有合适的宅基地。随后又找到孟三铜,说,“三叔,您给有人大叔捎个信,就说我要盖几间作坊,让他有时间过来一趟,我们商量一下具体的事情。”

    孟三铜点头,“我晚上的时候就去邻村传信,让他过来一趟。”

    有人自从盖了孟家的新宅院以后,在清溪镇的名声已经打响,有些富裕人家甚至也请他过来盖房,一时间忙的很,不过听到孟三铜的传信,说是孟倩幽找他,第二天一早就赶了过来。

    孟倩幽拿出自己的设计图给他看:“我想把我家的院子扩大一下,除了主屋以外,再盖几间配房,这些房屋独立而又相连,假如一边有什么事情,另一边能立刻听到。”

    有人看着这张宏伟大气的设计图,再一次感叹,孟家有这样能干的姑娘,想不发家都难。

    孟倩幽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有难处,就笑着说道:“我知道有人叔现在忙的很,如果您有难处,我们再请别人来好了。”

    有人摆手:“孟姑娘说这话就是打我脸了,我能有今日,全是托了姑娘的福,只要姑娘开口,就是把其它所有的活计都推了,我也会过来先帮您把房子盖起来的。”

    孟倩幽道谢:“谢谢有人叔。”

    两人接下来商量好了动工的日期后,有人离去。

    孟倩幽接下来把所有的事情做了分工,孟贤负责招人来做小工,孟二银负责盖房子的事情,而做饭的事情就交给孟氏。

    家里已经盖了几处房子,所有的人对自己手里的活计都驾轻就熟,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不过,孟氏在看到孟倩幽让人把家里的院墙全部拆除了以后,还是很心疼,直呼又浪费了不少的银钱。

    孟倩幽笑着安慰她:“娘,这些青砖还能用,浪费不了多少的银钱的。”

    孟倩幽并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想把主宅院和配房盖在一起的事情,所以孟倩幽让孟二银叫来人把宅院的旁边清理干净,并夯实地基的时候,孟二银和孟氏都以为她把练武场搬到了旁边。

    孟大金也在村外找好了两块地方,孟倩幽看过后,和他一起去了镇衙办了地契,回来后让孟大金帮着找人来清理地基。

    村里的劳力除了给土豆地里担水以外,其余的大部分劳力都在孟二银这边着拆除院墙和夯实地基。

    孟大金找到邻村的村长,说自己家要盖房子,想要找不少的小工,让村长给找一些踏实能干的人过去,工钱是一天三十个铜板。

    邻村的村长大喜,当即就从村中挑选了几十个人出来。

    孟大金告诉人们:“这次是家里盖房子,找小工,活计有些累,谁要是觉得自己做不了,就说一声。”

    村长挑出来的都是村里能干的人,这样的活计不在话下。自然就没有人出来说话。

    孟大金又告诉人们,一天是三十个铜板,中午管一顿饭,掺面的馒头和大锅菜管够。

    想着孟家流水席时大锅菜里看得见的肉片,被选中的人高兴的不行,而没被选中的人则满脸羡慕的看着他们。

    定好了第二天上工的时辰,孟大金就返回了家里,告诉孟倩幽招人的事情已经办妥,明天人们就过来上工。

    家里的院墙拆除完毕,地基地基也夯实完了以后,有人浩浩荡荡的带着大工、小工过来做工,孟氏夫妇看到黑压压的得有二百来口人,吓了一跳,有人不好意思的笑着解释:“大家一听是来您家做工,都抢着过来,要不是我硬拦下一些,让他们去了别处,人数还会更多。”

    孟倩幽笑道:“有人叔的人手扩大的如此快,真是可喜可贺。”

    有人回道:“这还不是托了姑娘的福,自从给您盖了宅院,您当天就给发了工钱以后,后来的请我们盖房的人们再也没有拖欠过工钱。所以我这口碑是越来越好,接的活计也是越来越多,人手也越来越多。”

    孟倩幽摆手:“这个功劳我可不要,这都是您带领的这些人做的活精细,让主人家满意才挣来的,和我没有关系。”

    两人客气过后,有人指挥工人们开始干活。

    孟二银和孟三铜照看着房子的进程,孟大金则负责外村的人们清理刚买下了的两块地基。

    所有人都忙的如火如荼,只有孟逸轩每天能按时去夫子家上课,夫子做了多年的帝师,以为这世上不会有比皇家的孩子还聪明的,没想到教了孟逸轩以后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孩子就是一个神童。只要他教过的学问,他很快就会领会,背的诗书更不用说了,他念过一遍他就学会。所以夫子按照约定,每七天就给他两天假。不过没人的时候,夫子想起孟逸轩的容貌,就暗暗心惊,不知道自己做了孟逸轩的夫子到时是好还是坏。

    虽然请了夫子的儿子做先生,可是孟倩幽一时半会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做私塾,干脆就放养了孙良才一段时间,让他帮忙干点力所能及的活。

    除了每天早上还是按时起来练武功以外,不用在去学堂,可把孙良才给高兴坏了,每天快乐地在盖房子的地方穿行,一会做点这个,一会儿做点那活,要不然就是和孟杰、孟清一起开了的玩竹蜻蜓。一点想要回家的意思都没有。

    这天孙良才刚要跟着孟贤去土豆地里看看,孙家的仆人却赶着马车来到孟二银家,对他说:“少爷,家里出了点事情,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去。”

    家里的事情有大人们管着,也需要不到自己,除非孙善人夫妇的身体出了问题,现在听到仆人这样说,孙良才惊慌的问:“出了什么事情,是爷爷和奶奶的身体有碍了吗?”

    仆人急忙摆手:“少爷不要胡乱猜测,老爷和老夫人的身体没有问题。”

    “那是什么事情?”孙良才急问。

    仆人恭敬回道:“是孙xiaojie出了点事情,老爷让您赶快回去。”

    听是孙茜出了事情,孟贤不自觉的提起心,孙良才更是急的不行,忙问:“我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仆人看了孟贤一眼道:“少爷,还是赶快跟我回家吧,回去以后您就知道了。”

    孙良才点头,对孟贤说:“大哥,你跟伯父伯母说一声,我回家了。”

    孟贤急忙说道:“快走吧,路上小心些,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捎信回来。”

    孙良才应声,连衣服也没换,急忙坐到了马车上,吩咐仆人:“快走吧。”

    仆人挥起马鞭。赶着马车快速的离去。

    孟贤看他们走远,返回家中,告诉了孟倩幽孙家仆人说是孙茜出了事情,把孙良才接回去了。

    孟倩幽听后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看到孟贤那担心的样子故意说道:“孙xiaojie出了事情自然有孙善人解决,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孟贤急道:“我们怎么是瞎操心呢?她不是良才的姐姐吗?跟更何况你和她还是好朋友,出于礼节,你也该去看看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孟倩幽摊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怎么去?万一是孙xiaojie定亲这样的好事了,我们岂不是白担心一场。”

    孟贤更加着急:“她怎么可能定亲?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孟倩幽心里一笑,道:“她怎么不可能定亲,她年纪也不小了,定亲是再正常不过了。”说完还自己赞同的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嗯,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看来我们得赶快备份大礼了,说不定等过年的时候,孙姑娘就成亲了。”说完偷瞄了孟贤一眼。

    孟贤听了她的话,遭受了深重打击一样,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孟倩幽本来是说着玩的,没想到却一语成谶,孙茜确实是跟人定亲了,不过这亲事订的除了孙旺以外,孙家的人一个都不知道。

    原来今天吃过早饭,孙茜去了店铺里查看,孙善人坐在书房里整理账本,外面忽然传来了锣鼓的声音,十分的吵闹,孙善人吩咐身边的仆人:“出去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

    仆人应声,还没来得及出去,看门的仆人就慌里慌张的跑进来说道:“老爷,外面来了一队人,敲锣打鼓,抬着礼品,说是来给孙xiaojie来下聘礼的。”

    孙善人不相信的从座位上做起来,问:“给茜儿下聘礼?”

    仆人点头。

    “走,去看看。”说完急冲冲的往外走。

    两名仆人随后跟上。

    孙善人急冲冲的来到门外,果然看到一队人抬着礼品,敲敲打打的站在自己家的门外。气得高声问道:“你们是何人?”

    人群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那人冲着孙善人施了一礼:“晚辈姓胡名来,是令公子孙旺的朋友,早已经给犬子和令孙女定下了亲事,今天是带着小儿过来下聘礼的。”

    孙善人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孙旺那几个狐朋狗友之一,闻言厉喝:“一派胡言,茜儿什么时候和你们家定下亲事了?”

    那人愣了一下,道:“这事是我和孙旺兄亲自说好的呀,他说令孙女年纪不小了,就不用shangmen提亲了,直接来送聘礼就行。”

    孙善人气的高声说道:“你在胡言乱语,我就派人把你们打出去。”

    胡来急忙说道:“伯父,确有此事,我们双方连庚帖都换好了。”说完拿出庚帖递到孙善renmian前:“不信,你看。”

    孙孙善人打开一看,果然是孙茜的庚帖,眼前一黑,厉声命令仆人:“去把那个混账东西给我叫来。”

    仆人急忙跑了进去,一会儿就急冲冲的跑出来:“老爷,少爷不在家。”

    “快派人去给我找,一刻钟内找不到人,把你们全部发卖出去!”孙善人不顾形象的吼道。

    孙善人平时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即使有下人犯了错,也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现在发这么大的脾气,仆人吓坏了,赶紧跑进去叫了一些人出去,满镇上去找孙旺。

    孙旺却没有去别处,而是正在自己的茶楼里悠闲的喝茶。

    孙旺一只脚搭在茶桌上,另一只脚搭在这只的上面,一边美滋滋的喝着伙计递过来的茶水,一边乐滋滋的想着自己可算出了一口气。今天胡来敲锣打鼓,抬着礼品去自己家下聘,这满大街的人都看到了,那个死丫头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想到孙茜得知自己已经订了亲,不得不嫁过去的样子,孙旺的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痛快:“死丫头,让你在跟我作对,老子就是老子,你再折腾也翻不出我这五指山。”

    随后想到孙善人知道后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还是一哆嗦,不过有想到自己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就是在责骂生气,也不会过于惩罚自己,无非就是一段时间不让出门罢了。

    孙旺想的不错,自以为拿住了孙善人的软肋,没想到孙善人现在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孙家的仆人把孙旺常去的地方都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人,最后没法,来自己的家的茶楼碰碰运气,没想到一问,孙旺果然在这里,仆人大喜,急忙走到雅间了恭敬地说道:“少爷,老爷让你赶快回去。”

    孙旺不傻,猜到这个时辰胡家已经来下聘了,孙善人这时候肯定气得暴跳如雷,自己这个时候回去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就说道:“你回去告诉老爷,就说我有事情,一时半会回不去。”

    要搁在平时,仆人绝对会二话不说回去帮他撒这个谎,可是今天不行,今天孙善人是真的发了火,如果不把孙旺找回去,恐怕真的会被发卖了出去,所以仆人没动,而是祈求的说道:“老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您找回去,少爷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孙旺见他没有按自己说的回去禀告,反而还劝自己回去,心里来了火气,骂道:“狗奴才,我的话不管用了是吧,看我回去后怎么整治你。”

    仆人们没吱声。

    孙旺不耐的说道:“赶快滚,别让我看到你们。”

    仆人们没动。

    孙旺的火气更大,起身一人踹了一脚:“我告诉你们,别拿我爹来压我,今天我要不回去,你们能拿我怎么着?”

    仆人们没躲,一人挨了一脚,还是恭敬地说道:“少爷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看他们那个样子,孙旺反而不着急了,坐回到椅子上问:“我即使不回去,你们敢拿我怎么样?”

    不回去?你不回去,我们就得受罚,比死还难受。

    仆人们互相望了望,用眼神交换了意见,下了决心。

    其中一个猛然说道:“少爷,得罪了。”

    说完,几人就上前合力拽起孙旺往外就走。

    题外话

    恭喜n68成为举人

    恭喜n68成为举人

    恭喜n68成为举人

    恭喜安若相依成为举人

    恭喜安若相依成为举人

    恭喜安若相依成为举人

    感谢亲们的陪伴支持和鼓励,谢谢。

    感谢亲们投月票、评价票以及打赏来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