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断绝关系
    孙旺奋力挣扎,口中大骂:“你们这些狗奴才,竟然敢如此对我,看我回去以后不让人打你们的板子”

    打板子和被卖掉之间,仆人们自然选择前者,所以无论孙旺怎样叫骂,仆人们始终小心和费力的拖着他往外走。

    茶楼的伙计看到孙家的仆人竟然拖着孙旺往外走,都很惊讶,纷纷猜测孙旺肯定是又做了什么祸事,才会让仆人如此的对待他。

    孙旺一路叫骂着被仆人拖着往回走,等离孙府近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孙善人,自己原来的小算盘已经不灵了,心中大骇,更是奋力挣扎:“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仆人们已经费力的拖了他一路了,这都到家门口了,此时岂会放手让他走掉,一直把他拖到孙善renmian前才放开手,齐齐恭敬的说道:“老爷,少爷找回来了。”

    仆人们刚一撒手,孙旺转身就往回跑,孙善人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你要是敢跑,我就让人打断你的腿。”

    孙旺闻言立刻停住脚步,半丝都不敢动弹。

    等了这半天,孙善人已经平静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问孙旺:“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旺心虚的眨眨眼,左顾右盼的说道:“还能有怎么回事,不就是我给茜儿说了一门亲事嘛,也交换了庚帖,今天让胡兄过来下聘吗?”

    孙善人见他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火气又被点了起来,但又当着众人的面,怕失了风度,勉勉强强压制住了火气,说道:“我是不是给你说过,茜儿的亲事不用你管了。”

    孙旺梗了梗脖子:“我是那个死丫头的亲爹,她的亲事我怎么能不管?”

    孙善人的火气终于压制不住了,骂道“你个混账东西,这是茜儿的终身大事,你怎么能如此草率地下决定?”

    孙旺不服:“儿女亲事自古以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给她找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哪里是草率了?”

    孙善人再也顾不得脸面,气怒的喝道:“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你给我跪下!”

    孙旺撇撇嘴,万般不情愿的跪在了地上。

    胡来吓了一跳,急忙劝阻:“伯父,这有许多人看着呢,如今让他当众下跪,以后出门会被人笑话的,看在我的面子上,先让孙兄起来吧。”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孙善人的火气更大了:“你闭嘴,这是我的家务事,哪里轮得到你来插嘴。”

    胡来没想到孙善人对他也当众呵斥,心中恼怒,语气带了些微怒:“伯父,就算这是您的家务事,作为朋友,我替他求情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们两家现在是儿女亲家。”

    孙善人气怒:“谁跟你是儿女亲家,你让媒人shangmen提过亲吗?我们和你订了亲了吗?这三媒六聘当中的三媒你们一个也没有,还好意思的说我们是儿女亲家。”

    胡来被噎住,好半天才强词夺理道“就算三媒没有,可我们有六聘呀,更何况庚帖我们已经换了,这门亲事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孙善人伸出手:“既然你说有六聘,那你把聘书拿出来让我看看。”

    胡来和孙旺来两人只是私下里交换了两个孩子的庚帖,想着木已成舟,便大摇大摆的shangmen提亲,哪里会有婚书,一时愣住,不知该如何回答。

    孙善人看了他一眼:“你们一没三媒,二没婚书,这门亲事做不得数。茜儿的庚帖我也收回了,至于你们,抬着你们的东西赶快回去吧。”

    胡来大惊:“伯父,这怎么可以,我们一路敲锣打鼓的走来,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来孙府下聘礼的,现在你当众毁约,不怕人们耻笑吗?”

    孙善人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婚约,哪来的毁约一说,你若要在胡搅蛮缠,我就让人把你们打出去。”

    胡来好不容易哄骗孙旺把孙茜许配给自己的儿子,哪里会轻易地放弃,威胁道:“伯父就算不顾及我们的脸面,也要顾及令孙女的脸面吧,现在这满大街的人都知道她已经许配给了我的儿子,如果这门亲事不成,恐怕以后在也没人敢shangmen提亲了。”

    孙茜清清扬扬的声音在他的后面响起:“没人shangmen提亲又如何?”

    胡来回过身,孙茜缓缓地从人群后走过来,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就算是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也不会应允了你们这门亲事。”

    胡来愣住。

    胡来的儿子胡茗看到孙茜眼前一亮,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在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才摆出一个自以为潇洒无敌的姿势走到孙茜面前,温柔的喊了一声:“孙meimei。”

    孙茜撩了撩眼皮,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问:“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你干嘛用这么一副恶心人的眼神看着我?”

    即使是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男女在定亲的时候还是允许见上一面的,如今孙茜当众不客气的问出这些话,看热闹的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声。

    胡茗自以为自己英俊潇洒,用这招已经勾引了不少的姑娘的芳心,没想到孙茜根本就不买账,当着这许多人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语,一时尴尬的立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孙旺看胡茗吃了瘪,骂道:“不知礼数的死丫头,有你这样对待未来夫婿的吗?”

    孙茜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我有娘生,没爹养,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规矩,要不您现在教教我,我该如何去做?”

    听她讽刺的话语,孙旺的火气上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问孙茜:“你个死丫头,当着这多人的面胡说八道,我要是不养你,你能长这么大?”

    孙茜瞥了瞥嘴角,讽刺的说道:“既然是您把我养大,你当着这许多人说说,我的生辰是几时?我今年多大?”

    孙旺眼神躲闪,道:“你一个丫头家家的,我记住那些有什么用?”

    孙茜冷冷一笑:“你连我的生辰都记不住,还好意思说把我养大,还来干涉我的亲事,你不配。”

    孙旺恼怒:“你再如何狡辩,我也是你的亲爹,这是改不了的事实。”

    孙茜轻轻笑了一下:“很快就不是了。”

    孙旺气的大骂:“死丫头,你想的美,这辈子到你死,我都是你亲爹。”

    孙茜没在搭理他。

    胡来在旁边听得心惊,意识到要发生什么,急忙说道:“孙姑娘,你们毕竟是父女一场,有话好说。”

    孙茜转向他,厉声说道:“带着你们的东西马上滚!”

    胡来什么时候这样被人对待过,气得指着孙茜说不出话来。

    胡茗试图过来劝阻:“孙meimei”

    话没说完就被孙茜厉声喝断:“滚!”

    胡茗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

    胡来气得口不择言:“怪不得你爹一直巴结着我,非要把你许配给我们家茗儿,原来你如此的不知礼数,幸亏今天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否则以后嫁入我们家,我们家门该有多么不幸。”

    胡茗拉了拉他的衣服,让他少说一些。

    反正亲事也无望,胡来干脆豁了脸皮说道:“这门亲事作罢也可以,不过我们为买这些聘礼花了不少钱,既然你们不同意这门亲事,就把聘礼钱还给我们吧。”

    看热闹的人们还没有听说下聘不成反而给女方要聘礼钱的,都对着这边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孙茜冷冷笑一下:“好,我给你。”

    听到答应,胡来大喜。

    没想到孙茜却走到聘礼前,一把将抬聘礼的杠子抽出来,对着他就挥舞过来。

    胡来和胡茗父子大骇,急急躲闪。抬聘礼的人唯恐伤到了自己,也急忙躲到了一边。

    孙茜不依不饶,对着两人穷追不舍。

    胡来父子连聘礼也没要,吓得仓皇而逃。

    围观的人群中议论声更大了。

    孙茜也不在意,将杠子扔在了地上,对抬聘礼的人说:“你们怎么抬过来的,就怎么抬回去。”

    抬聘礼的人赶紧收拾好东西,灰溜溜的抬着聘礼走了。

    孙善人也被孙茜的举动吓了一跳,忙问:“茜儿,你没事吧?”

    孙茜摇了摇头,道:“爷爷,我们进去吧,我有话对您说。”

    孙善人点头,厉声对孙旺说道:“你给我滚进来。”

    孙旺撇撇嘴,跟着走进家门。

    围观的众人见没有了热闹可看,纷纷散去。

    几人走进家中,孙善人在椅子上坐定,问:“茜儿,你有什么话要对爷爷说?”

    孙茜一撩裙摆,直直的跪在了孙善renmian前:“爷爷,请您做主,我要断了和他的父女关系。”

    孙善人大骇,刚要说话,孙旺气急的说道:“死丫头,你敢?”

    孙善人呵斥他:“闭嘴!”

    孙茜没有理会孙旺,继续对孙善人说道:“爷爷,我一直谨记您的教导,即使这些年他对我不闻不问,我也不曾有过怨言,始终认为血浓于水,在怎么样他也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可没想到他竟然会偷偷给人交换了我的庚帖,妄想把我许配给那样的一家人,他这是把女儿推到火坑里才高兴。既然他没有把我当做女儿,从此以后我也就没有这个爹,还请爷爷答应孙女的要求。”

    孙善人如何肯应,急忙说道:“茜儿,这话万万说不得,你已到了说亲的年纪,如果这时候断了关系,传出去以后就真的没人愿意shangmen提亲了。”

    孙茜道:“爷爷,经过刚才这一闹,您认为孙女还有什么好名声吗?即使不和他断绝关系,以后也没人shangmen提亲了。孙女打算这一辈子就孤独终老了。”

    孙善人心疼的不行:“茜儿,别这样说,就算在镇上找不到合适的人家,我们还可以去乡下找一个,你不要如此灰心,爷爷肯定会替你找一门好亲事的。”

    孙茜摇头:“有这样的爹在,即使您帮我找一门好亲事,如果没有和他断绝关系,亲事也会被他搅黄的。所以爷爷,就请您答应孙女的请求吧。”

    孙善人不答应:“茜儿,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会让人看紧他,今天的事情绝不会在发生,断绝关系的话就莫要提了,爷爷这一把岁数了,是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孙善人从小对孙茜爱护有加,真的疼宠到心里,听到他句话,孙茜的心里酸酸的,遂低下头不再说话。

    孙旺冷嗤了一声:“就知道你是吓唬人的,和我断绝了关系,你就去喝西北风了,你舍得吗?”

    孙善人好不容易劝说住了孙茜,见孙旺却没眼力的火上浇油,气得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鸡毛掸子,对着孙旺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你个还混账东西,做下天大的错事还不知悔改,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孙旺被打的嗷嗷直叫。

    孙茜低着头跪在地上无动于衷。

    孙老夫人听到孙旺杀猪般的嚎叫声,急匆匆的而来,看到孙善人又在打孙旺,有些心疼,急忙上前劝阻:“你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吗?旺儿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下这么大的狠手。”

    孙善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闻言住了手。亲自把孙茜扶起来,让到椅子上。孙善人深深的喘了几口大气对孙旺说道:“茜儿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他却把她往火坑里推。”

    孙老夫人一直在内院,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言奇怪的问:“他又怎么把茜往火坑里推了?”

    孙善人没有回答她,反而问道:“我问你,茜儿的庚帖呢?”

    老夫人道:“前几天旺儿说想要给茜儿说一门好亲事,想要她的生辰八字给她去核算一下,我便将庚帖给了他。”

    “你糊涂呀!这庚帖怎么能随意的给人呀?”孙善人道。

    老夫人不解:“旺儿又不是外人,茜儿的庚帖给他有什么不对吗?”

    孙善人指着缩在一旁的孙旺说道:“这个混账东西,偷偷的给别人换了庚帖,人家敲锣打鼓的来下聘了。”

    老夫人大惊:“旺儿,这是真的?”

    孙旺眼神躲闪,没敢说话。

    老夫人气得说道:“这是茜儿一生的大事,你怎么能如此糊涂?活该被你爹打。”

    孙善人继续道:“你知道他给茜儿定下的是哪一家的亲事吗?还是上次他说的那个狐朋狗友家的儿子。”

    老夫人闻言也怒了,第一次开口骂道:“混账东西,上次不是已经说过这门亲事不行,以后不能再提吗?你还竟然从我这骗去了庚帖给人偷偷交换,就算你爹打死你也不为过。”

    孙旺见一向疼宠自己的娘也骂自己,吓得没敢吱声。

    “那现在怎么办?”老夫人着急的问。

    孙善人叹了一口气:“庚帖我已经收回来了,茜儿也把那人打跑了,可是今天这一闹,恐怕以后茜儿的亲事不好再说了。”

    老夫人闻言惊住,“这可怎么办?”

    孙善人深深叹口气。

    老夫人气得拿起孙善人刚放下的鸡毛掸子走到孙旺面前狠狠地打了下去:“混账东西,虎毒还不食子呢,你这是把茜儿往死里逼呀。”

    老夫人只有孙旺这一子,从小拿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娇惯的很,不要说打他了,就连重话也没有说过,今天是真的气狠了,平生第一次对孙旺下了重手。

    孙旺也是第一次挨老夫人的打,竟然惊的忘了躲避,乖乖的站在哪里任由她打。

    老夫人看他没有反抗,心里的气消了一些,打了几下便住了手,厉声说道:“从今天起,茜儿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要插手,如果你再作出这种混账事情,我和你爹就把你赶出家门。”

    孙旺愣愣的点头。

    孙茜一直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孙善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吩咐仆人:“去,就说xiaojie出了点事情,去孟姑娘家把孙少爷接回来。”

    孙旺一听去接孙良才,忘了身上的疼痛,嚷道:“我也去。”

    孙善人瞪了他一眼,怒道:“你滚回自己的院子老实呆着,没有我的允许哪儿也不能去。”

    孙旺想要抗议,老夫人也瞪了他一眼:“你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赶快回你的院子里闭门思过,等什么时候想通了在出来。”

    孙旺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仆人走出去。

    再说孙良才坐着马车急急往回赶,一路上不停的想着孙茜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马车刚走到大门口,还没停稳,孙良才就打开车帘跳了下来,大步的跑进院内。

    仆人看到他回来,恭敬地打招呼:“孙少爷,您回来了?”

    “我爷爷呢?”

    仆人回道:“老爷在会客厅里。”

    孙良才直接走进会客厅,看到孙善人,老夫人以及孙茜都在里面,急忙问道:“爷爷,我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老夫人看到他回来,欣喜的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似乎又长高了一些,高兴的说道:“我们家才儿现在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了。”

    孙良才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倒她的怀里亲热的喊奶奶,而是着急的再次问道:“我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题外话

    恭喜爱丽丝表姨成为举人

    恭喜爱丽丝表姨成为举人

    恭喜爱丽丝表姨成为举人

    感谢爱丽丝表姨打赏11颗钻石和三朵花花

    感谢飘过想过就是没,送了9朵花花和5颗钻石

    感谢乐乐呀乐乐打赏9朵花花

    感谢香雪海送的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