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亲近之举
    孙茜从椅子上站在起来,道:“你不用着急,我没事。”

    孙良才走到她面前,将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发现身上没有任何不妥,松了一口气,道:“我以为你出了什么大事,吓死我了。”

    说完这才高兴的喊人:“爷爷、奶奶。”

    老夫人笑应,孙善人却没有想往常一样乐呵呵的回应他,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孙良才感觉有些不对劲,问:“爷爷,家里到底出什么事情?”

    孙善人叹口气,把孙旺和胡来的所作所为说给了他。

    孙良才听后惊呆,喃喃道:“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孙善人又深深的叹口气,把孙茜要和孙旺断绝父女关系的事情也告诉了他。

    孙良才闻言一把抓住孙茜:“姐姐,爹只是一时糊涂,才犯下这样的错事,你就算不肯原谅他,难道连我也不肯认了吗?”

    老夫人也是惊住,劝道:“茜儿,此事万万不可,你已到了定亲的年纪,如果断绝关系,传出去恐怕真的无人会再shangmen提亲的。”

    孙茜抬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事情已然变成了这样子,奶奶,你认为还会有人shangmen提亲吗?”

    老夫人愣住。

    孙良才急忙说道:“有,我这就去找孟贤大哥,让他过来提亲。”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孙茜一把拽住他:“小弟,我今天当众打了人,名声已毁,根本就配不上孟公子那样的人。我求你,不要去了,免得落下难堪。”

    “不会的,孟贤大哥不会在乎的,孟姐姐经常打人,也没见孟贤大哥反对过。”孙良才急急说道。

    孙茜还是说道:“那又怎样,如果爹知道了我跟他定下了亲事,会把他们家搅的鸡犬不宁的。到时恐怕我们两家连朋友也做不成。”

    孙善人道:“茜儿,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会派人看好你爹的,绝对不会让他再乱来。”

    孙茜冷静的问:“爷爷能让人看好他一辈子吗?”

    孙善人被问住。

    孙茜神情黯然的说道:“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再奢望什么亲事,你们也不要为我操心了,我以后专心给爷爷好好打理生意,将来帮小弟守住家业就好。”

    孙良才安慰她:“不会的,姐姐,爷爷、奶奶一定会给你找一门好亲事的。”

    孙茜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午饭就别喊我了。”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孙良才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孙善人深深叹口气,疲累的坐在椅子上。

    老夫人也愁眉苦脸的坐在一边。

    孙良才道:“爷爷,姐姐以后就真的不说亲了吗?”

    孙善人摇头:“不会的,等过段时间,如果真的没人shangmen提亲,我就托人去乡下给她找好亲事。”

    “可爹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再去闹怎么办?”孙良才担心的问。

    老夫人道:“他如果要是敢在这样做,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孙良才知道老夫人说的只是一时的气话,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孙旺恐怕不用两日就能哄的老夫人原谅他。遂说道:“我去找孟姐姐想想办法。”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孙善人私心里是希望孙茜和孟贤的亲事能成的,就没有阻拦。

    老夫人却在后面嚷道:“才儿呀,明天再去不行吗?今天在家好好的陪陪奶奶。”

    孙良才的声音从外面远远的传来:“奶奶,等姐姐的亲事定下来,我好好的回来陪您两天。”

    孙良才走出门外,吩咐仆人:“送我回去。”

    仆人急忙赶着马车把孙良才送了回去。

    孟贤自从孙良才走后,就有些心神不宁,干脆也不去土豆地里了,在家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干着零活。

    孟倩幽虽然也有些担心,不过想到孙茜的性格,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情,便也没有再理会,低头忙自己的事情。

    在孙良才不断的催促下,仆人将马车赶得飞快,没用一个时辰,就到了孟倩幽的家中。

    孙良才吩咐伙计回去,就迈着大步走进院内,一边走一边喊:“孟姐姐,快出来,我有事找你。”

    孟倩幽听到他的喊声,感到奇怪,急忙从屋中走出来,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姐姐没事了?”

    “有事,有大事。”孙良才急急说道。

    孟倩幽挑起眉头:“什么大事?”

    孙良才走到他近前,小声的把家里发生的事情说出来,最后说道:“姐姐现在的心情很低落,我怕她想不开,想来问问你,有什么办法让他高兴起来。”

    孟倩幽想了一下,“办法倒还有一个,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你说,我一定配合。”孙良才急忙说道。

    孟倩幽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番。

    孙良才摇头:“不行,你这样是骗孟贤哥哥,等他知道以后会惩罚我的。”

    孟倩幽问:“那你是害怕你姐姐不高兴呢,还是害怕我大哥惩罚你?”

    “当然是想让姐姐高兴,孟贤大哥惩罚就惩罚吧。”孙良才毫不犹豫的说道

    孟倩幽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不就得了,一会一定要按照我交给你的说。”

    说完就去院中找到孟贤,小声的说道:“大哥,良才回来了,说是孙xiaojie出了大事情。”

    孟贤手中的青砖掉到地上,着急的问:“良才在哪?”

    “院子里。”话音刚落,孟贤已经跑了过去。

    孟倩幽得意的一笑,跟在后面走进院内。

    孟贤快步走进院内,急声问孙良才:“你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孙良才哭丧着脸,把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姐姐气不过,想要跟我爹断绝关系,我爷爷不愿意,姐姐恼怒之下、恼怒之下”下面的话支支吾吾没说出来。

    孟贤着急的吼他:“你倒是快点说呀,恼怒之下怎么了?”

    孙良才看了孟倩幽一眼,一咬牙,闭上眼睛大声说道:“姐姐恼怒之下,一头撞到了桌子上,昏了过去。我这是回来找孟姐姐过去帮忙救我姐姐的。”

    孟贤呆住,好半天才问道:“昏、昏了过去?”

    孙良才点头:“我到家时姐姐还没醒,我怕她再有什么事情,特意跑回来接孟姐姐去给她看看的。”

    “那还不快去?”孟贤吼道。

    孟倩幽摇头:“孙xiaojie是心死之下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使我救的了她的人,也救不了她的心,与其让她这样没有希望的活着,还不如成全了她,让她早早的投胎去个好人家。”

    孟贤大吼:“谁说她没有希望的,她不是想要嫁给我吗?你告诉她,只要她好好的活着,我就娶她。”

    孟倩幽反对:“不行,大哥绝对不能因为同情她而答应这门亲事,我不能救醒了孙姑娘,而毁了我大哥,绝对不行。”

    孟贤着急的话脱口而出:“我不是同情她,我是喜欢她才答应娶她的。”

    孟倩幽不信:“大哥,我知道你心善,不愿意孙姑娘再也醒不过来,可是你也不能因此说谎话,我知道你不中意她,你是为了救她才这样说的对不对?”

    孟贤急得不行:“小妹,我怎样给你说你才相信,大哥是真的喜欢孙姑娘。”

    孟倩幽疑惑:“那不可能呀,你不是说你再也不会喜欢大家xiaojie,而是想娶一个踏实能干的乡下姑娘过一生吗?”

    孟贤红了脸,“我那时以为她和其他的大家xiaojie一样心机那么多,怕她也是哄骗我。可是后来我发现她性格爽朗,大大方方,一点也不矫揉做作,我就开始喜欢她了。”

    孟倩幽谨慎的问:“大哥确定自己的心意吗?”

    孟贤点头:“确定。”

    说完才想起孙茜还等着孟倩幽去救的事情,赶紧说道:“你们快去,千万不要耽误了孙姑娘的病情。”

    孟倩幽哈哈大笑。

    孙良才也摸着脑袋笑起来。看到孟贤不解的看着他,急忙说道:“你可不能怪我,是孟姐姐教我这么说的。”

    孟贤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道:“大哥,我们那是骗你的,孙姑娘根本就没有事情。”

    孟贤这才反应过来:“好啊,你们竟敢骗我,看我怎么惩罚你们?”

    孙良才急忙摆手:“这不能怪我,是她非让我这么说的。”

    孟倩幽收起玩笑的态度,认真的说道:“大哥,虽然孙姑娘没有撞桌子自杀,但她的心情低落是真的。我猜她现在一定是心如死灰了,你如果真的喜欢她,就跟我去一趟孙府,好好地安慰一下她。”

    孙良才点头,把孙茜说过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孟贤听后心疼的不行,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好,我们现在就去。”

    孟倩幽拦住他,从屋里拿出自己从府城买来的簪花,“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簪花时,就觉得适合孙姑娘,你现在拿着,送给她做定情礼物。”

    孟贤激动的接过簪花:“谢谢小妹。”

    孟倩幽给他开玩笑:“你只要能把孙姑娘娶进来给我当大嫂,比谢我一百次都强。”

    孟贤红了脸。

    孟倩幽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去镇上。

    在孙良才的指路下,马车很快来到了孙府。

    没等停稳,孙良才跳下马车,对守门的仆人说道:“赶快就告诉我爷爷,就说孟大哥和孟姐姐来了。”

    守门人不敢耽搁,急忙跑进内院去禀告。

    孙良才领着两人往里走。

    孙善人听到仆人的禀告,大喜,急急忙忙跑出来,看到三人已经走进院子,立刻笑呵呵的说道:“孟姑娘,孟公子,你们来了,快请里面坐。”

    孟倩幽道:“我大哥听说孙姑娘出了事情,心里着急,我们没有打招呼,就过来了,没有打搅您吧?”

    孟倩幽把话说的有点绕。

    孙善人听出话外之意,高兴的不行,连声说道:“不打搅,不打搅,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孟倩幽给孟贤使了个眼色。

    孟贤意会,恭敬地问道:“我想单独跟孙xiaojie说几句话,不知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孙善人道:“茜儿就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我这就让仆人领你去。”

    孟倩幽道:“还是让良才领着过去吧。”说完,在孙良才耳边低语了一番。

    孙良才点头,“孟大哥,我领你过去吧。”

    孟倩幽又在孟贤耳边耳语了一番。

    孟贤惊讶的看着她。

    孟倩幽点头。

    孟贤下了狠心,随着孙良才离去。

    孙善人乐呵呵的看着孟贤随着孙良才去了孙茜的院子,才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里面请。”

    孟倩幽点头,走进会客厅内。

    孙良才领着孟贤来到孙茜的院子,丫鬟看到他领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进来,刚要出声询问,孙良才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丫鬟没在出声。

    孙良才走到丫鬟面前悄声询问:“我姐姐在里面吗?”

    丫鬟点头,悄声回道:“xiaojie自从回来以后,就伤心的坐在床上掉眼泪,我们劝了半天也没有劝住。正要去禀报老爷呢。”

    孙良才点头,转身对孟贤说道:“孟大哥,你进去吧。”

    孟贤抬步往里走,丫鬟阻拦:“少爷,这是xiaojie的闺房,陌生男子是不能进去的。对xiaojie的闺誉有损。”

    孙良才低声道:“他不是陌生人,他是咱家未来的姑爷,他过来是安慰你们xiaojie的,赶快让开,”

    丫鬟想着孙良才和孙茜现在关系融洽,他应该不会害了xiaojie才对,就让开身子,让他们进去。

    孙良才悄悄打开房门,让孟贤独自进去,然后关上房门,竖着耳朵在门前偷听。

    孙茜听到门响,擦了擦眼泪,道:“我不是说过吗,没事别进来打搅我。”

    孟贤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孙xiaojie,是我。”

    孙茜猛地转身,看到是孟贤在自己的屋里,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问:“你怎么在我的屋里?”

    孟贤红着脸说道:“我听良才说你的心情不好,特意过来看看。”

    孙茜更加吃惊:“才儿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孟贤老实的回道:“一个时辰前,良才匆匆的回了家里,告诉了我们你的事情,我和小妹就急忙过来了。”

    “那孟姑娘呢?”孙茜问。

    “她在和你爷爷说话呢。”

    孙茜再问:“那你怎么会来我的屋里?”

    孟贤刚要说话,孙茜急忙说道:“你快出去,这是我的闺房,一般男子是不能进来了,如今你我共处一室,传出去会影响你的名声的。”

    孟贤没动,道:“孙xiaojie,我今天来时有一事要给你说。”

    孙茜催促他:“你先出去,有什么事我们去会客厅里说。”

    孟贤从怀里拿出簪子,递到孙茜面前:“这是我送给孙xiaojie的礼物,不知你能否收下。”

    孙茜愣住,好有一会才问:“这、这是什么意思。”

    孟贤鼓起勇气:“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如果你收下了,我回去就让爹娘过来提亲。”

    孙茜心里感动,道:“孟公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听到我出了这样的事情,怜悯我,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是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了你的终身。这簪子你还是收回吧,等你以后有了心仪的姑娘送给她。”

    孟贤急忙摆手,急道:“你就是我心仪的姑娘。”

    这也太直白了!

    孙茜有点发蒙,不相信的看着他。

    孟贤认真的对她说道:“孙姑娘,一开始我确实不相信你会心仪于我,我认为你是一个大家xiaojie,而我是一个乡下没有见过世面的穷小子,我们之间相差甚远,以为你说的喜欢我,是戏弄与我,所以我不敢相信你说的话,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你是一个爽朗大方,不拘小节的姑娘,心里渐渐的喜欢上了你。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恰好今天你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才敢鼓起勇气对你说这番话。希望你能原谅我以前的懦弱,接受我的心意。”

    美好的事情谁都会期待,可是来的太突然了,孙茜听完他这一番话,惊喜,眼里迸出喜悦的光,可一下又黯淡了下去,将簪花推回到他身边:“孟公子的心意我知道了,可是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这簪花你还是拿回去吧。”

    孟贤着急,问:“为什么?”

    孙茜神情黯淡:“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我有一个怎样的爹,我们的亲事他是不会同意的。为了防止他以后闹得你们家鸡犬不宁,你还是把簪花收回去吧。”

    孟贤急忙说道:“没事的,孙姑娘,只要我们订了亲,就算你爹再怎样,他和不会跑到我家去闹的。”

    孙茜摇摇头:“你不了解我爹,他从来就看不得我好,他连偷换庚帖这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孟贤见她说不通,心里着急,想起孟倩幽说的话,下定决心,上前一步抱住了孙茜。

    孙茜受到惊吓,“啊”了一声。

    外面听到声音的孙良才一脚踹开房门,看到孟贤抱住了孙茜,厉声喝问:“孟大哥,你在做什么?”

    孙茜一把推开孟贤,着急解释:“小弟,你别误会,孟大哥只是”

    孙良才打断她的话,痛心疾首的指责孟贤:“孟大哥,你说喜欢我姐姐,想要对她表白,相信你,才把你带入她的闺房,没想到你竟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

    孟贤满脸涨红,没有说话。

    孙茜忙说道:“小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孟公子只是一时情急,并没有把我怎们样。”

    孙良才依旧沉痛的说道:“姐,你不要在替他辩解了,他做出有损你清誉的事情,这事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过去了,我们一起去找爷爷,让他替你做主。一定要让孟大哥给个交代。”

    孙茜知道这事如果让孙善人知道了,那她和孟贤的亲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着急的对孟贤说道:“孟公子,你告诉他,你并没有做什么。”

    孟贤开口:“我既然做了有损孙姑娘清誉的事情,我就负责,我这就回去让我爹娘过来提亲。”

    孙良才哼了一声:“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把你对我姐姐做的事宣扬出去,让你以后在也无法抬头做人。”

    孙茜着急,想要阻止。

    孙良才却转身,嘴角带着笑意朝外走去:“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找爷爷吧,把你们的亲事赶快定下来。”

    丫鬟看着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孙良才嘴角带笑出来,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愣愣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孟贤随后跟着出来。

    孙茜跺了跺脚,也急忙跟着出门。

    三人前后来到会客厅,孙良才还没说话,孟贤走到孙善renmian前深深的行了一个礼,道:“我和孙姑娘已经有了亲近之举,这就回去让我爹娘过来提亲,请你答应。”

    孙善人愣了一下,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调皮的冲他眨眨眼睛。

    孙善人明白过来,乐呵呵的说道:“好,这门亲事我应下了。”

    孙茜急忙阻止:“爷爷,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

    孟倩幽起身,拉着她的手打断她:“孙姑娘,既然你们都有了亲近之举,这们亲事无论如何都是要定下的,否则传出去,你和我大哥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

    “可是”孙茜还要再说。

    孙善人也打断她:“没有可是,这门亲事我既然已经答应定下了,就容不得你反悔。”

    孙茜终于说出话来:“可是我们如果真的订了亲,我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会毁了孟公子一家的。”

    孙善人保证:“你放心,在你没有成亲以前,我会把你爹关在府里,哪里也不能去。”

    孟倩幽笑道:“您总不能关他一辈子,您这方法治标不治本,你尽管把他放出来,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如果敢敢闹,我有一百个方法治他,只是希望您倒时不要心疼就好。”

    孙善人巴不得有人帮他管教一下孙旺呢,闻言赶紧说道:“不心疼,不心疼,孟姑娘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只要给他留口气,您怎样做都没事。”

    孟倩幽笑道:“有您这句话就行了。”

    孙茜张张嘴没有说话。

    孟倩幽看到簪花还在孟贤手上,故意问道:“哟大哥,你怎么还拿了一个簪花,是给孙姑娘买的定亲信物吗?”

    听她直接问出来,孟贤和孙茜都羞红了脸。

    孟倩幽见孟贤不动,恨铁不成钢的道:“大哥,还不赶快把簪花送给孙姑娘。”

    孟贤反应过来,赶紧将手中的簪花递到孙茜面前:“孙姑娘,这是我给你买的簪花,希望你能喜欢。”

    事情已成定局,孙茜虽然羞红了脸,却还是大方的接过去,羞答答的说道:“谢谢孟公子。”

    孙善人哈哈大笑。

    事情商定,孟倩幽起身告辞。

    孙善人挽留:“天将中午了,我这就让人备饭,吃过饭以后再走吧。”

    孟倩幽委婉拒绝:“我们还要回去和爹娘商量定亲的事情,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在一起吃饭。”

    事关孙女的终身大事,孙善人便没有在挽留,笑呵呵的送两人出去。

    孟倩幽拉着孙茜的手,临出大门时再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

    孙茜再次红了脸,道:“好啊,你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整治你。”

    说完,就对孟倩幽伸出手。

    孟倩幽松开她的手尖叫着:“大哥,救我。”就躲到了孟贤的身后。

    孙茜气得直跺脚。

    孙善人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切。

    走出大门,孙良才也要跟着上马车,孟倩幽道:“你在家中住几日吧,等我大哥和你姐姐订过亲后你在跟着回去。”

    孙良才这段时日已经玩疯了,哪里肯留下,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家里现在正在盖房子,事情多,我哪能不回去帮忙。”

    听到他的话,孙善人颇感欣慰,道:“左右家中也无事。就让才儿随你们回去吧。”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了孙良才一眼。

    孙良才被看的心虚,摸了摸鼻子,钻进马车内。

    两人跟孙善人道了别,在马车上做好,文彪平稳的赶着马车往回走。

    孙善人和孙茜站在门口,看到他们的马车走的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屋。

    马车内,孟倩幽笑着说道:“孙家小公子,请问,我家里盖房子的事情,你能帮多少的忙?”

    孙良才赶紧求饶:“看在我今天立了大功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看他的样子,孟倩幽失笑。

    几人回到家中,天已过了正午,孟氏找不到几人吃饭,正急的团团转。看到几人回来,着急的问:“你们几个去做什么了?也不说一声,急死我了。”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们几个去做大事情了。”

    孟氏瞪她一眼,“什么样的事情也不如吃饭事情大。”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故意说道:“如果我们给大哥定了一门亲事呢,这件事是不是比吃饭还大。”

    孟氏笑骂:“说话越来越没个正形了,就知道哄骗娘,这才多大的时候,就能给你大哥定下一门亲事。”

    题外话

    祝亲们节日快乐!

    恭喜p成为举人,恭喜清晨妖妖成为举人,恭喜苏珊李成为举人,恭喜紫衡成为举人

    恭喜p成为举人,恭喜清晨妖妖成为举人,恭喜苏珊李成为举人,恭喜紫衡成为举人

    恭喜p成为举人,恭喜清晨妖妖成为举人,恭喜苏珊李成为举人,恭喜紫衡成为举人

    感谢7069打赏188潇湘币,感谢1376223打赏188潇湘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