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找shàng mén来
    孟倩幽故意叹口气,无奈的说道:“大哥和人家姑娘已经有了亲近之举,不定下不行呀。”

    孟氏惊呼:“什么?”

    孟倩幽冷不丁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赶紧离她远一些,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埋怨道:“娘,我的耳朵都被你喊聋了。”

    孟氏一把抓住她:“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大哥和人家姑娘有了亲近之举?”

    孟倩幽点头。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提亲。”孟氏着急的说道。

    孟倩幽看她急切的样子,开玩笑道:“娘,大哥做出如此不检点的事情,你不是应该狠狠地揍他一顿吗?”

    没想到孟氏却说道:“你大哥已经不小了,一直没有中意的姑娘,娘着急的不行,现在好容易看中了一位姑娘,娘高兴还来不及呢。”

    孟倩幽惊讶的问:“你就不问问是谁家的姑娘吗?”

    孟氏不在意的摆手:“谁家的姑娘都行,只要是你大哥自己相中的,娘都愿意。”

    孟倩幽愣了半晌,才不满的说道:“大哥果然是你亲生的。”

    孟氏笑着打了她一下:“瞎说什么呢,你们哪个不是我亲生的。”

    孟倩幽嘟囔:“那我的亲事怎么不让我自己做主?”

    孟氏笑骂:“别不知足,逸轩这样的好孩子,别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你还不满意?”

    孟倩幽小声道:“等以后你们就没这么高兴了。”

    孟氏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孟倩幽急忙说道:“我是说,大哥定的是孙家姑娘。”

    孟氏愣住,随即惊喜的大声问道:“孙家姑娘,良才的姐姐?”

    孟倩幽点头。

    孟氏竟然喜的差点蹦起来:“那太好了,孙家姑娘性格爽朗,大方有礼,会做生意,娘早就喜欢她了,没想到你大哥竟然相中了她,娘太高兴了。”

    说完夸赞孟贤:“贤儿呀,你这次眼光不错。”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什么他眼光不错,要不是我出主意,恐怕他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办事好呢。”

    孙良才忙指着自己说道:“还有我,还有我,我也帮了大忙。”

    孟氏疑惑,问:“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明白。”

    孟倩幽把上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没想到孟氏听完竟然夸奖她:“这事做的好,如果光靠你大哥,还真的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

    孟倩幽凑到他面前,笑眯眯的问道:“我做的这么出色,有没有什么奖励?”

    孟氏提起警惕:“关于你的亲事免谈。”

    孟倩幽泄了气,撅着嘴说道:“就知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

    孟氏被逗笑。

    孟氏让他们几个去吃饭,自己风风火火的去找孟二银。

    孟二银听后也是高兴万分,直接说道:“既然这样,你尽快去买定亲的东西,我们尽早去提亲。”

    孟氏点头,又跑去找孟大金家的。

    孟大金家的见过孙茜,知道那是一个好姑娘,自然也是高兴万分,两人便商议买什么样的定亲礼品。

    孟仁定亲的时候,两人已经买过定亲的东西了,知道的**不离十,不过孙茜家里是做生意的,定亲的礼品不能太寒酸了,所以两人商议了半天,也没商议出了结果了,孟大金家的干脆提议:“明天咱们就去镇上转一转,看到合适的东西就买下来。”

    孟氏觉得也行,点头同意。

    孟氏喜滋滋的回到家里,给孟倩幽说了明天去买礼品的事情。孟倩幽说了自己的建议:“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孙姑娘的名声肯定会有影响,所以我们买得礼品一定要高端大方,让看到的人都知道我们家很重视这门亲事。”

    孟氏就是乡下女人一个,唯一的一次就是给孟仁去买定亲的东西,有几个觉得很不错了,现在听孟倩幽这样一说犯了难,愁眉不展的道:“娘哪里知道什么东西是高端大方的。”

    孟倩幽指了指屋里,笑道:“那里面不是有现成的人选吗。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孟氏纳闷的问:“谁呀?”

    “两位周夫人呀,她们从京城里来,对这些东西自然是熟知的。”

    孟氏恍然:“我这就就找她们。”说完快步走进屋里。

    孟倩幽看她的样子,摇头失笑。

    孟氏走进屋里,不好意思的对两位周氏说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二位。”

    两人对视一眼,大周氏说道:“夫人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孟氏急忙摆手:“你们千万别这样说,否则我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两人同时一笑。

    大周氏换了说法:“你有事就直说吧,看看我们有什么事能帮上忙的。”

    孟氏道:“我大儿子说了一门亲事,是镇上的一个大家xiaojie,过几天就要定亲了,我们想着这定亲的礼品不能和我们乡下一样,太寒酸了,你们能不能帮我想一下,买什么样的礼品比较好。”

    大周氏问:“不知平日里这乡下定亲买什样的礼品?”

    孟氏就把买的定亲的东西说给了他们听。

    两人想了一下。

    大周氏道:“乡下的礼数还是要遵守的,你们把所有的礼品翻倍,然后换成上等的就好了。就是首饰,要买最好的。”

    孟氏欣喜点头:“还是二位想的周到,我这就去准备,谢谢你们。”

    两人摆手。

    孟氏高兴的走出去,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就按照她们说的做吧。不过,最着急的事情还是让人shangmen提亲。”

    孟氏一拍脑门:“瞧我高兴糊涂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孟倩幽失笑。

    孟氏合计了一下,觉得这事去找王婶比较合适,王婶性格爽朗,接触的人比较多,知道的事情也不少,自己找她去打听哪里的媒婆最合适,她一准知道。想到这,就急冲冲的走去找王婶。

    盖房子的人吃饱饭后,王婶和另外的女人,洗刷干净,刚回到家中,准备稍微歇息一下。孟氏便找shangmen。

    王婶热情的把她让进屋,问孟氏何事。

    孟氏就把要想要找一个媒婆,给孟贤去提亲的事情告诉了她。

    王婶闻言十分高兴,想了一下,道:“邻村有一个媒婆能说会道,只要经过她手的亲事,就没有不成的。不过,她的谢媒礼比较高,平常的人家说成了的都要二两银子,估计你们家还要更高。”

    孟氏道:“只要她把孙姑娘家说的高高兴兴的额,定下定亲的日子,别说二两银子,二十两银子我也给。”

    王婶知道孟氏家现在有银子了,几十两银子也不会放在心上,便爽快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就陪你去找她。”

    孟氏点头:“谢谢嫂子。”

    王婶笑道:“跟我还客气,要不是幽儿,虎子能有那么大的造化,我谢你们还来不及呢。”

    两人说说笑笑的回了孟氏家。

    孟倩幽看到两人回来,礼貌的和王婶打招呼。

    孟氏心里高兴,脸上的笑容就没断。对孟倩幽说道:“我和你王婶要去邻村找媒婆,你让文彪赶着马车送我们去。”

    孟倩幽点头,吩咐文彪送两人过去,路上小心一些。

    文彪快速的收拾好马车,直奔邻村。

    进入村中以后,文彪停下马车打听,很快就找到了媒婆的家。

    孟氏在篱笆栅栏的院门外喊了一声,屋门被应声打开,一个年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开口问道:“你们找谁呀?”

    孟氏笑着说道:“我们是邻村黄庄的,大儿子定了一门亲事,想让您去帮着说一下媒。”

    老妇人打量了她几眼,看她的穿着比一般的人家要好,心中一喜,不过还是事先说道:“我的谢媒礼要高一些,这你知道吧?”

    孟氏点头:“知道、知道。”

    老妇人道:“那你们进来吧。”

    孟氏和王婶走进院内。

    老妇人把房门完全打开,侧开身子:“屋里坐吧。”

    两人进去屋内。

    老妇人道:“我姓刘,人们都叫我刘媒婆,你们便也如此称呼吧。”

    两人点头。

    刘媒婆问:“你们是黄庄哪家的人,相中的姑娘是哪家的?是已经商量好了,还是单方面相中了人家姑娘。”

    孟氏笑道:“我们是孟家的,儿子相中的是镇上一个大家的姑娘。如今我们两家已经商量好了,您只要shangmen帮忙提亲即可。”

    刘媒婆惊讶:“孟家,哪个孟家,是出了童生的那个孟家吗?”

    孟氏点头。

    刘媒婆“哎哟”一声,“能给你们家的儿子说媒,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放心,这媒我一定给你说的漂漂亮亮,稳稳妥妥的。”

    孟氏笑着道谢后,孟贤和孙茜两人的情况说给了她听。

    刘媒婆满口应承:“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明天赶早我就过去,一准给您把定亲的日子定下来。”

    孟氏再次道谢,告诉刘媒婆,镇上路途比较远,走着去不方便,明天早上他们家会派马车过来送她过去。

    刘媒婆给人说了大办辈子的媒,还没有做过马车,高兴的不行,连连说好。

    事情定下,孟氏和王婶回了家中。

    兴奋的等着第二天到来。

    文彪得了孟氏的吩咐,第二天一大早就赶着马车送刘媒婆去孙府。

    孟氏兴奋的在家里等消息。

    半上午,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时不时到门口张望的孟氏以为刘媒婆回来了,十分欣喜,正要上前询问,却发现不是自己家的马车,正自疑惑间,从马车下来一个男人,问孟氏:“这可是孟贤的家?”

    孟氏点头,正要开口询问他是谁是,那人却在门口高声喊道:“让孟贤给我滚出来!”

    孟氏听他语气不善,大惊,问:“你是谁?”

    孙旺冷笑一声:“我是谁?我是孙茜的爹!孟贤不知廉耻,做出损坏我女儿闺誉的事情,我今天就是来找他算账的,让他赶快滚出来。”

    孟氏刚要再说话,孙旺不耐烦的问:“你是谁?”

    没等孟氏说话,又说道:“还不赶快去把孟贤喊出来。”

    孟氏没动,道:“我是孟贤的娘,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

    一听是孟贤的娘,孙旺来了精神,站在门口就嚷嚷开了:“听说你们孟家是秀才之家,从上到下都知书识字,可是怎么就让你儿子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呢。怕我女儿不答应你们的亲事,就先破坏了她的闺誉,好迫使我们全家答应这们亲事,你们孟家就是这么教育子孙的。”

    这么一大顶帽子扣下来,把孟氏吓坏了,急忙说道:“你误会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话没说完,就被孙旺打断:“我怎么就误会了?现在这件事连家里的丫鬟仆人都知道了,你怎么还想抵赖?”

    孙旺的吵嚷声惊动了屋里缝制书包的女人们。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到外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氏两妯娌也跟着出来。

    一个女人看到孙旺不依不饶在门口乱嚷,赶紧去大院中找到了孟二银和孟贤告诉了他们。

    孟二银和孟贤赶紧跑到家门口。

    孙旺看到孟贤过来,立刻气愤的嚷道:“孟贤,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看我们家有钱,就想攀上我们这个高枝,我女儿千百般不愿意,没想到你竟然使出下作的手段,毁了他的清誉。”

    孟贤被他这样当中指责,羞红了脸,赶紧辩驳:“我没有”

    孙旺不以为然,提高了声音:“你竟然还不承认,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孟二银并不知道孟贤和孙茜发生过的事情,闻言有些生气,道:“你说话可要讲究真凭实据,你凭什么就说我儿子毁孙姑娘的闺誉?”

    孙旺气氛的嚷道:“凭什么?就凭他们还没有定亲就私相授受,就凭他们还没有定亲他就闯入我女儿的闺房,对她做出了猪狗不如的事情。”

    孟二银不信:“一派胡言,我孟家虽然不是什么诗书大家,可我儿子好歹也是读过几年私塾的,礼义廉耻还是知道的,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孙旺“呸”了一声,“到现在你还好意思这么说,你问问你儿子到底做没做这样的事情。”

    孟二银转向孟贤:“贤儿,你告诉他,你没有做这样的事情。”

    孟贤红着脸,小声说道:“爹,我、我”

    孟二银大惊,不相信的问:“你真的做出下作的事情?”

    孟贤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送了孙姑娘一个簪花。”

    孟二银闻言松口气,对孙旺道:“他们互相喜欢,送些东西也是难免的,好在我们今天已经让人shangmen提亲了。”

    一听他们让媒婆shangmen提亲,孙旺更加的气愤:“我女儿已经定下了亲事,连庚帖也已经换了。谁知道你儿子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真个镇上的人都在笑话我们,你让我女儿以后怎么出门见人,让我们孙家以后怎么做人?”

    孟二银和孟氏这回真的吓到了,问:“贤儿,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孟贤急忙解释:“爹、娘不是的,孙姑娘的那门亲事是不做数的”

    孙旺气愤的打断他:“那门亲事是我亲自给她许下的,庚帖也是我亲手给她换的,怎么不作数。”

    孟贤越着急反而越说不出话来。

    孙旺一看,眼珠一转,大声嚷道:“大家都来看看呀,这孟家看我们孙家家大业大,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先是哄骗我爹,把我儿子送到了他们家,短短的几个月,就把我儿子虐待成了皮包骨,现在又起了坏心思,让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破坏了我女儿的清誉,毁坏了她的好姻缘。”

    闻声而来的村里人听到他的这番话对着孟二银夫妇和孟贤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孟二银夫妇都是老实人,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更甭提遇到孙旺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孟贤更甭提了,急的光张嘴,说不出话来。

    众人见他们没有反驳,议论声更大了。

    孟倩幽、孟齐领着孙良才和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从土豆地里走回来,远远的看到家门口围着许多人,孙良才还纳闷呢,问:“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人围在门口?”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道:“二哥,你先跑去看看。”

    孟齐应声,快步跑了过去。孙良才也好事的跟在后面,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了孙旺的大嗓门,立刻剥开人群,走进去,奇怪的问:“爹,你怎么在这?”

    孙旺看到孙良才,一把抱住了他,立刻痛哭流涕的说道:“才儿呀,这黑心的一家人害了你姐姐呀。”

    事情的所有经过孙良才全都知道,当下就奇怪的问:“谁害了我姐姐?”

    孙旺指着孟贤:“就是他,他不顾你姐姐有婚约在身,强行对他做了猪狗不如的事情,现在还让媒婆shangmen提亲,这让你姐姐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孙良才如实说道:“孟大哥可没有做出那样的事情,他和姐姐见面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呢。”

    孙旺愣了一下,强行辩解:“你姐姐已经有了婚约,而且已经下了聘礼,孟贤和你姐姐私自见面,就是毁她的清誉。”

    题外话

    恭喜雨中菡萏成为举人

    恭喜雨中菡萏成为举人

    恭喜雨中菡萏成为举人

    感谢n45924b2送的9朵花花

    感谢ns送的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