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来人,给他根绳子
    孙良才道:“那下聘的人不是被姐姐打跑了吗?做不得数的。”

    孙旺被噎了一下,道:“庚帖都已经换了,怎么做不得数?”

    孙良才还要再说话,孙旺一把将他抱入怀中:“我可怜的儿子家,你是被孟家灌了什么**汤呀,竟然帮着他们说话,连爹的话也不信了。”

    孙良才想要挣脱他帮孟贤辩解,孙旺却死死的抱住他不松手,伤心的说道:“才儿呀,你看看你,如今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他们孟家太不是东西了,这是往死里虐待你呀。别怕,爹现在就带你回家。”说完,就要拉着孙良才往回走。

    孟倩幽带着嘲笑语调的声音从人群外传过来:“你费尽心机的从镇上跑过来,还没有进门喝口茶就要回去了,这样传出去,会让人笑话我们孟家待客无道的。”

    孙旺听到她声音觉得瘆得慌,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围观的人们让开路,孟倩幽领着孟杰、孟清不紧不慢的走进来,笑着对孟贤说道:“大哥,岳父shangmen,你怎么不知道好好的招待一番呀。”

    孙旺听到这刺耳的称呼,立刻说道:“谁是他的岳父,就凭你们这破落户,还想娶我的女儿,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孟倩幽“哦”了一声,笑问:“那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的女儿呢?”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已经给她找了一个好婆家,昨天男方就来下过聘了。过两个月他们就成亲。”

    孟倩幽点头,客气的问:“那您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孙旺听她客气的问话,心里反而更加的害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才梗着脖子说道:“当然是来警告你们,千万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

    “那如果我们已经打了你女儿的主意了呢?”孟倩幽笑问。

    孙孙旺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大声说道:“如果你们敢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就吊死在你家门前。”

    他的话刚落,人群一片哗然。

    孙旺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得意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一点也没有恼怒,而是笑眯眯的说道:“既然您有此要求,那我就成全你。”

    孙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虚张声势的嚷道:“你敢?”

    孟倩幽收敛了笑容,直接对旁边喊道:“来人呀,给他根绳子。”

    听到有人闹事,跑出来想赶人的吴大几人听到孟倩幽的话,立刻高声应道:“好嘞,东家,绳子马上就到。”

    说完,吴大就急匆匆的跑去了后院拿绳子。

    孙旺又后退了一步:“死丫头,你要是敢这样做,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孟倩幽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吴大很快把绳子拿来,送到孙旺面前,装作有礼而又客气的说道:“孙少爷,绳子给您拿来了。”

    孟倩幽冷冷的声音响起:“看在良才喊我一声姐姐的份上,我允许你自己挑一个满意的大树去上吊。”

    孙旺吓得躲在了孙良才的身后,仍旧强撑着说道:“死丫头,你敢?”

    孟倩幽冷冷一笑,道:“吴大,既然孙少爷不想自己去挑,你们就帮他一把。”

    吴大几人应了一声,走过去把孙旺从孙良才的身后拉了出来。

    孙旺吓得拼命大叫:“才儿,救我。”

    孙良才见孟倩幽真的让人拉走孙旺,吓了一跳,急忙叫了一声:“孟姐姐”就想要求情。

    孟倩幽阻止他:“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你想想如果今天不能zhifu他,你姐姐和我大哥的亲事恐怕是真的成不了,你想看到这样的事情都发生吗?”

    “可他毕竟是我爹,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此大罪。”孙良才急声说道。

    孟倩幽反问:“那你就能看着你姐姐孤独终老吗?”

    孙良才愣住,想了一下,才下定决心说道:“那你们不能太过分了。”

    孟倩幽点头:“你放心,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让他以后不敢在shangmen来闹。”

    孙良才放下心来。

    吴大几人故意架着孙旺在几棵大树之间转了一圈,客气问:“孙少爷,您选中了那棵?”

    孙旺拼命挣扎,死命叫喊:“我哪棵也选不中,你们放开我。”

    吴大几人不愿意了,说道:“这可不行,我们东家吩咐下来的事情,如果我们办不成,会受到惩罚的,既然您没有选中,我们就帮选好了。”

    说完就把他架到那棵最高的大树前,又问了一声:“您看这棵怎么样?”

    孙旺死命摇头。

    吴大给另外几人一使眼色:“兄弟们,帮孙少爷一把。”

    另外几人应声,把绳子套在了大树上,打了一个死结,对孙旺说道:“孙少爷,绳子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孙旺早已经吓破了胆,腿直发软,连后退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周五几人拖着,早已经瘫倒在地上,看到打好的绳结,死命的大叫:“我不上吊,我不上吊。”

    看热闹的人看到他吓成的那个样子,哄堂大笑。

    孟倩幽阴沉脸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孙少爷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你当着这许多的renmian说要上吊,我好心好意的又让人帮你拿绳子,又帮你挑棵好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帮你忙活了半天,你现在却又说不上吊了。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孙旺低头看着孟倩幽,惊恐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孟倩幽深深一笑:“您这话算是说错了,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怎么样?”

    孙旺哆嗦着嘴唇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对吴大几人说道:“看来孙少爷现在脑子不够清醒,想不出来,你们几人帮他清醒清醒。”

    吴大几人意会,兴奋的应声,把绳结打开,拿下来,捆住孙旺,把他吊在了大树上。

    孟二银急忙过来阻止:“幽儿,他好歹是孙xiaojie的爹,你这样做了,以后我们还怎么做亲家?”

    孟倩幽回道:“爹,做亲家您就甭想了,您没看到孙少爷死活不愿意吗?正好我也不愿意大哥摊上这么一个岳父,让大哥和孙xiaojie的亲事就此作罢吧。不过,良才叫了我这么多天的姐姐,他爹上吊的心愿,我帮他完成不了,只能是把他吊起来,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孟二银听完她这一番话,哭笑不得,还要再劝,孟倩幽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孟二银猜想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便也没有再劝,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别太过分了,吊个三天就好。”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孟倩幽真想给孟二银说的这给力的话鼓掌。

    果然,听到孟二银的话,孙旺挣扎的更厉害了,大声喊道:“才儿,救我。”

    孙良才看到孙旺被吊起来,十分的难受,真想过去把他放下来,可一想到如果这次没有治服他,姐姐的亲事肯定成不了,一狠心,装作没有听到他的喊叫。

    孟倩幽仰头对孙旺说道:“他要是敢来救你,我也把他吊起来你信不信?”

    孙旺大骂:“你个死丫头,你这样对待长辈,你会被天打雷劈的。”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慢慢的走回家门口。

    远处有两辆马车疾驰而来,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孙善人和孙茜从其中的一辆马车上下来。孙茜急切的问:“孟姑娘,我爹来过没有?”

    孟倩幽指着那边的大树说道:“在那边。”

    孙善人和孙茜看到孙旺被吊在了树上,大吃一惊。

    孙善人道:“孟姑娘,这”

    孟倩幽解释:“孙少爷来了以后,又哭又闹,说是我大哥毁了孙姑娘的清誉,让他以后没脸见人,还说如果我们如果敢打孙xiaojie的主意,他就吊死在我家的门前。我权衡再三,想着我大哥和孙xiaojie两情相悦,总不能拆散了他们,只好忍痛帮孙少爷完成这个心愿。”

    听完她的话,孙善人了然,这是孟倩幽想着法子惩治孙旺了,便没有在管,而是歉意的对孟二银夫妇说道:“今日你们请媒婆shangmen提亲,被这个逆子听了去,便趁着我们没注意,偷偷溜了出去。等我们发现时,才知道他竟然是让府中仆人赶着马车来你们家。我们这才急冲冲的赶来,没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让他惹下这么大的事端,我代替他给你们道歉,希望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了茜儿和孟公子的婚事。”

    孟二银夫妇急忙摆手,孟二银说道:“孙善人言重了,是我们贤儿失礼在先,令公子一时气愤也是在所难免,幽儿的手段确实严重了些,请您见谅。”

    孙旺看到孙善人过来,以为是来救自己的,高兴的不行,扯着嗓子大喊:“爹,我在这,你快来救我。”

    没想到孙善人丝毫不理会他,跟孟家人聊的热火朝天。

    孙旺气急,大骂孙茜:“你个不知廉耻的死丫头,做出这丢人现眼的事情,还连累的我跟着受罪,看我回去后不把你赶出家门。”

    孙茜连看都没看他。

    孟倩幽说道:“看来孙少爷一时半会也醒悟不了,不如我们进去喝杯茶,等他什么时候想通了,你们再把他带回去。”

    孙善人点头,随着孟倩幽进去屋内。

    刘媒婆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一脸懵的对孟氏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煤,还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我这还没说完呢,主家的人全都跑光了。”

    孟氏急忙说道:“今天的发生的事情有些突然,让你难堪了,这样,现在所有的人正好都在我们家,你不如趁着这机会把定亲的事情给商量下来。”

    刘媒婆摆手:“我看你们两家这种情况,根本就用不着我再出面,你们自己就能商定好,我还是不要进去了。”

    孟氏笑道:“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了你这媒人哪能行。再说了,我们是很看重这孙家xiaojie的,所以这面子上我们一定要给的足足的。您放心,即使您没出力,这谢煤礼也不会少了你的。”

    不用费力说媒就能拿到谢煤礼,刘媒婆顿时喜笑颜开,扭着腰身随着孟氏进去屋内。

    孟氏领着刘媒婆进屋以后,笑着说道:“今日我们请刘媒婆shangmen提亲,是想订下定亲的日子,没想到出了孙少爷的事情,耽搁了下来,正好现在大家都在,我们也别拘束什么礼节了,当着刘媒婆直接把日子定下来吧。”

    原来刘媒婆进府不久,仆人就进来说孙旺不见了,孙善人派人寻找后,觉得他是来了孟家,赶紧就让仆人赶着马车过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商议定亲的日子,现在听孟氏这样说,也就欣然同意了。

    孟氏夫妇和孙善人都觉得亲事越早定下来越好,所以一致决定三天后就让他们定亲。

    刘媒婆也不插言,权当自己是摆设,等双方商议好了,才拿出媒婆的样子象征性的说了几句恭喜的话。

    孟倩幽拿出几十个铜板放入她的手中,道:“今天辛苦您了,这点钱你拿去买点脂粉,等我大哥和孙xiaojie的亲事定下来,我再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没做什么就得到了赏钱,刘媒婆高兴地不行,连声道谢。

    孟氏把高高兴兴的刘媒婆送走后,回到屋里,忍不住问镇上定亲的规矩如何。

    孙善人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人,如今茜儿能够寻得如意郎君,一个好婆家,那些所谓的形式便不重要了,便笑呵呵的说道:“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茜儿是嫁入你们家,就按你们的规矩来吧,我们没有意见。”

    孟氏刚要询问孙茜的意见,吴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东家,孙少爷求饶了。”

    孟倩幽起身出了屋,孙良才紧跟在后面,孟倩幽阻止他:“你不要跟过去了,免得你看到你爹的样子心软又替他求情。”

    孙良才虽然心疼,却还是停住脚步,祈求孟倩幽:“孟姐姐,你可千万要对我爹手下留情呀。”

    孟倩幽笑道:“你放心啊,我一不打他,二不骂他,把他吊起来,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他,让他以后在也不敢阻挠你姐姐的婚事,也不敢在来我们家闹。”

    孙良才想到孟倩幽的整人手段,心里盼望他爹这次能识趣一些,千万不要惹恼了孟倩幽,否则连爷爷也帮不了他。

    孟倩幽走到大树下,望着孙旺,笑着说道:“听说孙少爷求饶了,您又没犯错,不知道为什么要求饶?”

    孙旺看孙善人他们都进了孟家,一开始还破口大骂孟家人,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受不了了,感觉全身被勒的疼死了,想求饶,可想要是自己求饶了,那孙茜和孟贤的亲事就成了,自己不就白来了?便咬牙坚持了坚持。可他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又过了一刻钟,实在受不了了,才有气无力的对吴大几人求饶。

    吴大几人知道孙旺是孟贤未来的岳父,不敢耽搁,立刻去告诉了孟倩幽,让她来处理这事。

    孙旺听到孟倩幽这样问自己,知道她这是不肯轻易的放过自己,就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孟倩幽依旧笑着说道:“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怎样?”

    孙旺不语。

    孟倩幽道:“既然孙少爷还没有想清楚,就再仔细想想吧。”说完干脆的转身往回走。

    孙旺急忙说道:“我同意他们的婚事。”

    孟倩幽停住脚步,转身:“还有呢?”

    孙旺见她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大有一副如果不说就吊一天的架势,立刻说道:“我也不会再来你们家闹事。”

    孟倩幽仍旧说道:“还有”

    孙旺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还有什么,便急急的说道:“还有什么,你说出来,我照办就是了。”

    孟倩幽道:“还有就是以后,你不许拿你的身份欺压我哥,也不许让他做为难的事情,如果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为难了他,我就不是吊起你来这么简单了。”

    孙旺一心想着被放下来,当即就说道:“我答应,我全部答应。”

    孟倩幽一抬手,吴大几人就把孙旺放了下来,孙旺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孟倩幽示意吴大几人给他解开绳子,笑着对他说道:“现在大家都在屋中商量定亲的事情,不如您也进去说说您的意见吧。”

    孙旺缓慢起身,急忙摆手:“我没意见、我没意见。”说完跌跌撞撞的跑回自家的马车,艰难的坐了上去,急声吩咐车夫:“快,赶快回家。”

    孟倩幽看他的马车跑出老远,才迈着步子回家。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没有了热闹看看,便议论着纷纷散去。

    缝制书包的几个女人也回了屋。

    两位周氏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可思议,不过都默契的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回到屋里,和另外几个女人一起缝制书包。

    看到孟倩幽独自一人进来,孙良才急忙问道:“我爹呢?”

    题外话

    感谢爱丽丝表姨送的9多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