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谋算之术
    孟倩幽回道:“你爹说,孙xiaojie的亲事他完全同意,以后也不会干涉,就急冲冲的回家去了。”

    孙良才担心的问:“我爹没事吧?”

    “依孙少爷那身体,估计回家得躺几天,不过你们放心,绝对没有大碍。”孟倩幽道。

    孙良才放下心来。

    孙善人叹口气,再次对孟倩幽道谢:“孟姑娘,真是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狠狠的教训了他一下,恐怕茜儿和孟公子的亲事真的会被他搅黄的。”

    孟倩幽摆手:“你客气了,今天我这么对待孙少爷,也是迫不得已,你别怪我就好。”

    甭管孙旺再如何,到底也是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亲眼看到他被吊到树上,孙善人还是心疼的,听闻他回了家,就再也坐不住了,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商议好了以后,就推说家里还有事,起身告辞回家。

    孟倩幽知道他心中所想,也就没有在多做挽留,和孟二银夫妇一起把他们送到大门外。

    孙良才也担心孙旺,也跟着坐着马车回去了。

    看他们走远,孟氏叹了一口气,道:“幽儿,你今天这样做,孙善人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会有隔阂的。”

    孟倩幽劝慰她:“娘,不会的,孙善人是大智慧之人,分得清是非对错,孙旺毕竟是他的儿子,他只是一时心疼罢了,不会对我的做法有异议的。”

    孟氏又深深的叹口气:“但愿你说的是对的,否则你大哥和孙姑娘成亲以后,这娘家的亲恐怕是要断了。”

    孟二银也同意孟倩幽的说法,道:“幽儿说的对,孙善人是不会计较这件事的,您就别瞎操心了,还是赶紧去准备定亲的东西吧。”

    一提定亲事,孟氏来了精神,刚才的担忧一扫而空,高行的说道:“对对对,我得好好的准备一下,我这就去找大嫂,让她明天陪我去镇上买东西。”

    说完,风风火火的就走了。

    孟倩幽看着她的背影笑道:“娘也真是的,一提跟大哥定亲,立刻兴奋的就像换了个人。”

    孟贤站在一边,面色羞愧:“小妹,大哥又给你添麻烦了。”

    孟倩幽跟他开玩笑:“这个麻烦不算什么,只要你跟孙姑娘成亲以后,不给我添麻烦就行了。”

    孟贤涨红了脸。

    接下来的三天里,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一直在准备定亲的东西。除了按照大周氏说的把精致的点心,上乘的布料,翻倍以外,就连首饰都买了一整套。还有猪肉,如果不是孟二银阻拦,孟氏恨不得抬一整头猪过去。

    孟倩幽取笑她:“娘这是盼儿媳妇都盼疯了,恨不得立刻就娶回家。”

    原本是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孟氏当了真,竟然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呀,定亲的时候让刘媒婆悄悄的给咱问问,看看能不能让你大哥和孙姑娘早点成亲。”

    孟倩幽一拍额头,假装惊恐地说道:“爹,完了,娘已经走火入魔了。”

    一家人哈哈大笑。

    孟氏也觉得自己心急了些,不好意思的跟着也笑了起来。,

    到了正式定亲的这天,兴奋的一晚上没有睡着的孟氏早早的爬起来做好早饭,着急的催促全家人吃过饭后,就招呼孟二银和孟齐把定亲的东西全部装好。

    孟倩幽站在门边,懒洋洋的说道:“娘,现在时辰还早,别人家还没有吃饭呢,您现在就让装礼品是不是太早了些。”

    孟氏回道:“不早了,不早了,等装好以后,我们再细细的查看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孟倩幽无奈的说道:“娘,你天天盯着这些礼品,现在闭着眼睛都知道有什么,怎么还能落下。”

    “娘现在不是紧张吗,一紧张就容易落下东西,你别光站着说话了,赶快来帮娘看看这些礼品对不对。”

    孟倩幽无奈,只得走上前去,随意看了一眼,敷衍的说道:“没错,一样都不少。”

    孟氏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数了数,这才放了心。

    所有的东西都装好以后,孟氏就招呼文彪:“你赶快去把刘媒婆接过来,我们早点过去,镇上路远,别耽搁了。”

    文彪应了一声,赶着马车去接刘媒婆。

    孟氏又催促孟倩幽:“赶快去换衣服,梳洗打扮,一会刘媒婆来了我们出发了。”

    孟倩幽进屋,换了件粉色的衣服,又把孟齐给买的那支银蝴蝶戴在头上,才走出屋外。

    孟氏看到她的打扮不满意:“银蝴蝶太寒酸了,去把逸轩给你买的那支金蝴蝶戴上。”

    孟倩幽没动,:“娘,今天是给大哥去定亲的,我戴上金首饰太显眼了吧。”

    “你知道什么,咱今天不但是去定亲的,还是去给孙姑娘挽回脸面的,咱要让镇上的人都知道,孙姑娘找了一个好人家。咱家以后一定会对她好。”

    孟倩幽想了一下,觉得孟氏说的有道理,就听话的回屋换了那只金蝴蝶戴在头上后,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初升的太阳正好照在她的头上,整个人都跟着明亮起来。

    孟逸轩正好背着书包要去上课,看到她戴着自己送的金蝴蝶,眼前一亮。欣喜若狂,停住脚步,定定的看着她。

    孟倩幽被看到有些不自在,故意呵斥他:“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上课?”

    孟逸轩露出一个璀璨的微笑,转身满心欢喜的走了。

    孟倩幽嘟囔:“妖孽,又来这一套。”

    孟氏听她呵斥逸轩,有些不满:“幽儿,你以后对逸轩好点,别动不动就呵斥他。”

    孟倩幽无奈的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文彪把刘媒婆接来,孟大金家的也正好穿戴一新的过来,几人上了马车后,文彪和文虎就一人赶着一辆马车朝镇上走去。

    孙善人也一大早吩咐仆人把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摆好东西,等着孟家人到来。

    马车上有礼品,文虎的马车没敢赶得太快,用了一个半时辰才到了孙善人家门前。

    看门的仆人看到马车过来,急忙跑进去禀告。

    老夫人和孙善人急忙迎出来,孙旺和孙旺媳妇不情愿的跟在后面。

    孟氏几人下了马车,老夫人高兴的迎上前,道:“你们来了,路上辛苦吧,赶快屋里做。”

    刘媒婆开口:“哎呦,老夫人,我们乡下的规矩是先晾定亲礼,然后再进门的。”

    老夫人当然明白这些,让她们进去只不过是客套话,闻言顺势高兴地说道:“好好好,先晾定亲礼。”

    前几天孙茜当众打跑了下聘的胡家,镇上的人都摇头惋惜,认为这孙家姑娘以后在也没有人敢shangmen提亲了,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就有人传出消息说,孙家xiaojie就要定亲了。人们一下子炸了锅,纷纷猜测她说了一个怎样的人家。有的猜测孙茜名声已经全毁,肯定是嫁个年纪大的鳏夫,还有的猜测即使找个年纪相当的,也肯定是个身体又毛病的。

    后来听到是个乡下人,各种猜测更加的热烈,所以一大早,好事的人们就聚在孙府的门前,看看孙茜到底是说了一个怎样的人家。

    孟氏几人一下车,人们看到从马车上下来一个衣冠楚楚,面目清秀的英俊男子,便开始小声议论,等到刘媒婆说晾定亲礼时,所有的人都瞪起了眼睛,看看到底有些什么。

    文彪、文虎停好了马车,把马车上的东西全部拿了下来,放在门外一一摆好、

    众人立刻被卸下来的东西晃了眼,好家伙,光上好的布料就八匹,一一摆在门前,在太阳的照射下,晃得人都睁不开眼。

    还有那精致的点心,好多人别说吃了,连看都没有看到过。

    孟氏满意的看着人们的反应,示意刘媒婆上前把把装首饰的盒子打开。

    刘媒婆上前把首饰盒子打开,整整的一套首饰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人群中发出一阵阵的抽气声。

    刘媒婆大着嗓门说道:“原本我们是想给孙姑娘量身打造一套首饰的,可时间有些仓促了,我们只好买了这一套。”

    人群中的抽气声更大了,纷纷的猜测孙茜到底说了一个怎样的人家。

    老夫人和孙善人看到孟家给了这么大的面子,高兴地合不拢嘴。

    孙旺看到这些礼品,眼睛眨了眨,不知想到了什么。

    礼品晾完,老夫人的态度更加的热情,亲自把孟氏几人让进屋。

    孙善人吩咐仆人把定亲礼收进来。

    仆人们进进出出好几趟,才把所有的东西搬进去。

    所有人在屋中坐定,刘媒婆把孟贤推到老夫人和孙善renmian前,嘴甜的说道:“这就是我给孙xiaojie说的夫婿,要人品有人品,要样貌有样貌,而且对生意也很有一套,不知您们看着满意吗?”

    老夫人是第一次见孟贤,见他一表人才,举止有礼,心中欢喜,高兴的直点头:“满意、满意。”

    刘媒婆又转向孙旺夫妇,问:“您二位满意吗?”

    孙旺看了孟倩幽一眼,急忙说道:“满意,满意。”

    孙旺媳妇也跟着说满意。

    刘媒婆一拍手:“既然你们双方都满意,那就让孙姑娘出来见个面吧。”

    老夫人吩咐丫鬟:“快去喊孙xiaojie过来。”

    丫鬟应声而去,不一会,打扮一新的孙茜就跟着丫鬟过来,先给孟氏几人见了礼,才羞答答的站到了老夫人身后。

    孟贤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刘媒婆看到这一切,打趣道:“你们看看这未来的姑爷,得有多满意,看到孙xiaojie连眼睛都移不开了。”

    孟贤羞得涨红了脸。

    孙茜也羞得把低下了头。

    双方本来就都很满意,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众人互相寒暄了一阵后,孟家几人就起身告辞。

    孙善人和老夫人将她们送出门外,看马车走远了才转身回了院子。

    老夫人看到孟家今天摆下的场面,欣慰的对孙善人说道:“孟家对茜儿这样好,你我总算是放心了。”

    孙善人点头,道:“孟家知道茜儿坏了名声,还这样大张旗鼓的shangmen定亲,实在是让我们感动。”

    说完,厉声对孙旺说道:“你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敢去孟家闹,不用孟姑娘出手,我就把你吊在树上好好地饿两天。”

    孙旺吓得缩了缩脖子,没敢说话。

    老夫人也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回屋去了。

    孟贤的亲事定下来,孟氏解决了一块心病,心里舒坦的不得了,连给上工的人们做饭脸上都带着笑。

    一晃眼过了一个多月,家里的房子也几乎全部盖好,孟二银和孟氏看到除了四处大房子以外,旁边还有一排的好些个小房子,疑惑的问孟倩幽这个是准备做什么的。

    孟倩幽笑着解释:“那一排是配房,以后咱家的生意做大了,免不了要买人,现在先盖好,等以后人多了就不用发愁了。”

    孟二银和孟氏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虽然说家里有钱了,可一听说要买下人,还是急忙反对:“不行,爹娘也不老不需要人伺候,咱家说什么也不能买下人。”

    孟倩幽笑道:“就算不买下人,文彪他们全家还有吴大他们也应该搬过来住呀。总不能一直住着四叔和李奶奶家的房子吧。”

    想到文彪文虎这些人,孟氏也没有反对,只是告诉她:“有这些人就好了,以后千万不要在买人了。”

    孟倩幽见他们没有太多反对,悄悄松了口气,点头答应:“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我是不会再买人。”

    另外的一处工房只要盖起来了大概轮廓就行,所以速度要快一些,早就盖完了,至于另外几处房子则慢了一些。

    孟大金不知道图纸,只是每天监督工人干活,等盖过一半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前后相邻的几处大房子,心里疑惑,孟倩幽盖这么多的房子做什么,但是也没有多问,只是尽心尽力的监督上工的人们干活。

    孟倩幽以为孟二银告诉了孟大金这房子是给他们盖的,孟二银以为孟倩幽告诉了,所以两人谁也没有对孟大金提起。

    孟仁自从新房子被周夫子住了以后,有些闷闷不乐,孟义发现了他的异样,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孟仁摇摇头,没有说。

    地里的土豆叶子已经把垄上都爬满了,孟倩幽偷偷的扒开了一个,看到已经长出新土豆,高兴的不行。

    荒山上的田七也基本上成活了,孟倩幽除了又多招了一些人担水以外,也给李村的人们按时发了工钱,看到那些劳力不用出门,一个月就挣了一两五钱银子,村里人羡慕的不行,纷纷的堵在村长家的门口,让村长帮他们说说好话。

    村里一大部分人摆脱了饿肚子,过上了不缺吃喝的日子,村长心里美的不行,乐呵呵的告诉人们,能被选中去荒山上干活的人都是踏实能干,肯吃苦的人,如果他们也想要去干活,必须改掉自己懒惰的坏毛病。

    村长的话说过以后,李村就出现了一个现象,村里再也看不到懒散的闲人了,人们除了去自己家地里干活以外,就是去镇上打工。

    村长把这一切看到眼里,心里对孟倩幽是更加的感激。

    孟倩幽对这些可喜的变化并没有知晓。

    孟倩幽在谋划一件大事情。

    她要为孟逸轩求取一份安身立命的本领。

    在深思熟虑以后,趁着孟逸轩沐休之日,来到了夫子家门前,对看门的仆人客气地说道:“麻烦您去禀报一声,就说我有事要和夫子商议。”

    仆人早已识得他,快步跑去禀告。

    夫子正在练字,听到仆人的禀告,放下手中的笔,洗净了手,才对仆人说道:“请姑娘去到客厅吧。”

    仆人应声,折返回来,对她说道:“我们老爷请姑娘进去。”

    孟倩幽点头,随着仆人进到了夫子的院中,再次通禀以后,迈步走进客厅。

    夫子热情的给她打招呼:“姑娘来了,快请坐。”

    孟倩幽谢过以后,坐下下首的椅子上。

    夫子开口问:“不知道今天姑娘过来找我,有何要事?”

    孟倩幽也不拐弯抹角,道:“我今天来找夫子是有一事相求。”

    夫子略微打量了她一下:“姑娘,有话直说,只要是老夫能办到的,绝对应允你。”

    孟倩幽收敛神情,郑重的说道:“我想求夫子教给逸轩谋算之术。”

    话音落,屋内一片寂静。

    好半晌,夫子才开口问道:“姑娘,为何要逸轩学那谋算之术?”

    孟倩幽道:“您做帝师多年应知道,谋算在心,成事在人,逸轩天资聪慧,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他毕竟长于乡野,对人心揣测的不会太透彻,为了避免他将来吃大亏,我想让您教他谋算之术,以便于他将来走向朝堂不会太吃亏。”

    题外话

    恭喜薛落落小朋友成为举人

    恭喜薛落落小朋友成为举人

    恭喜薛落落小朋友成为举人

    感谢薛落落小朋友送的5朵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