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深谈
    夫子看着她,深深的问:“姑娘想让逸轩走向仕途?”

    孟倩幽点头:“这是他的志向,我只能鼎力相助。”

    “姑娘可否知道,如果他出现在朝堂之上,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又会引发怎样的事端?”夫子略含深意的问。

    孟倩幽摇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他所想,我一定要让他如愿。”

    夫子望着她坚定的神情沉默不语,好半天才摇了摇头:“恕我不能答应姑娘的要求。就如姑娘所说,我已远离朝堂,那里的是是非非我不想在参与进去,我只要做好逸轩的三年夫子,就能安心的回家养老,从此不再过问任何世事,过神仙般的逍遥日子。”

    孟倩幽微微一笑:“夫子错了,从您答应教授逸轩的那一刻起,不,从您见到逸轩的那一刻起,您已经再次卷入了这些是非当中。试想一下,当有一天逸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就会有人把他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查个清清楚楚,你做夫子的这件事情也会被人知晓,到时候,您还能安心的养老吗?”

    夫子一愣,随即说道:“那又如何,我只是为了还褚将军一个人情,而授课于他,又没有做其它的事情。”

    孟倩幽反问:“您刚出了京城,就来到了此处,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只是单单的授课与他吗?”

    夫子微怒:“姑娘这是威胁我吗?”

    孟倩幽摇头:“夫子身处朝局已久,对世事的变化应该比我清楚,所谓当局者谜,我只是在给夫子分析利弊罢了。”

    夫子冷冷的问道:“姑娘如此处心积虑,就不怕我把逸轩的身世说出去吗?”

    孟倩幽的神情有些肃穆:“逸轩身世,早晚会大白于世,夫子入如果不说,我们大家都还能安然几年,如果您说出去,逸轩只是早些回归,与我没有损失,说不定我们家还会得到一些赏赐,可于您就不一样了,您或许会因此重回朝堂,也或许会被人步步紧逼,一天的安静日子都不会再有。”

    夫子冷哼一声:“姑娘想得太好了,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就不会央求我教他谋算之术了。”

    孟倩幽叹口气:“夫子有所不知,逸轩是被我爹捡回来的,阴差阳错之下,救了我一命,我爹娘感激之下,给我们定下了婚事。可如今我们的身份悬殊,他身世大白之日,就是我们的婚姻约解除之时。我只所以让夫子教给他谋算之术,是不想他认祖归宗之后,白白的被人算计。我爹娘养育了他一场,我们几个也兄妹情深,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家人的心里也是不好过的。”

    夫子不信:“姑娘当真是这样想。”

    孟倩幽点头:“我可以对天起誓,我说的句句是真。我生于乡野,长于乡野,对于京城的是是非非,根本就不感兴趣,也不想参与进去,我只想守着爹娘和家人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只要他安好,我们就能安好,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恐怕也不能独善其身。所以我请求夫子教给他谋算之术,不单单是为了他以后能够安稳的活下去,也是想给我们找一个坚实的后盾。”

    夫子又哼了一声:“说来说去,姑娘海还是为了自己。”

    孟倩幽道:“夫子非要这样说,我也不辩驳,总之我们现在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如果想要风平浪静,就只能提前做准备。”

    夫子仔细的打量她一番,道:“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不知道姑娘有这样缜密的心思。”

    孟倩幽笑着摇头:“夫子过奖了,我哪里有什么缜密的心思,无非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罢了。”

    夫子没有在说话,坐在椅子上沉思。

    孟倩幽也不打扰他,静静地坐在一边。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夫子似乎做了决定,问:“如果我教了谋算之术,逸轩身世大白之时,姑娘能否让他答应我一个请求。”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笑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有什么请求,尽管对他提,逸轩心地善良,定会应允与你。”

    夫子点头:“那好,我答应教他谋算之术。不过我有条件”

    孟倩幽打断他:“我知道,您只要教他如何谋算人心就好,至于其他的想必他也用不到。”

    夫子也松口气:“好。从明天开始我就教他谋算之术,不过课时紧了,歇两天的规矩也就该废了。”

    孟倩幽摇头:“这两天必须是要歇的,除了诗书,谋略以外,我还想让他成为一个出色的生意人,就算他日认祖归宗了,也难免会出现变故,有生意傍身,总归要好些。”

    夫子赞叹:“姑娘为逸轩打算的可真多,你这就算是把他将来的路都铺好了,无论他走哪条,一定都会畅通无阻。”

    孟倩幽摆手:“夫子说错了,不但是逸轩,就是我的哥哥,弟弟,我也是为他们做好了打算。”

    夫子再次感叹:“一个小小的农家,能出你这这样一个奇女子,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见夫子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孟倩幽告辞离去,夫子看着她走远的背影,感叹真是造化弄人,想着这样的女子如果生于京城,不知道会是一番怎样风光的情形。随后便警告自己的家里人,以后见了孟倩幽要客客气气,恭敬有礼,无论是谁绝对不可以冒犯她,否则家规处置。

    第二日,夫子告诉孟逸轩以后每天上午授课,下午学习谋算之术。

    孟逸轩一心想要走仕途之路,自然知道这谋算之术对自己是极其重要的,听完夫子的话大喜,急忙有礼的道谢。

    夫子没有说出这是孟倩幽的请求,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要切记,谋算之术,不是用来谋算利益的,而是用来谋算人心的,无论你将来处在何处位置,都不能失了人心,也小心不要被人心所算计。”

    孟逸轩似懂非懂的点头。

    又过了十多日,所有的房屋全部盖完,孟倩幽向上次一样,当日就给所有的人结了工钱,有人带来的大工、小工们又是一番欢喜。

    有人也高兴的照样说着客气话:“孟姑娘,以后你们家再该房子你就让人给我捎信,我保证给你盖的漂漂亮亮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有人大叔,我家的房子够多了,我可不想再请你过来了。”

    有人摸了摸头,嘿嘿直笑。

    邻村过来干活的人也是高兴万分,一开始只是说过来清理地基,没想到地基清理完了,还能跟着盖房子,不但能吃到带肉的大锅菜,还每个人挣了一两多银子,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村里人望着那一排排的大房子,虽然羡慕的不行,可是并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一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孟家人谁也没有听到这些议论,依旧给自忙活着自己手中的活计。

    有一个缝制书包的女人听到人们的各种议论,虽然有心帮孟家说好话,但她也不知道盖这么多的房子是干什么用的。这天早上刚到了孟氏家,拿好自己要做的活计,一边缝制书包,一边试探的问孟氏:“东家,您们在村边盖的那一排气派的大房子是做什么用的?”

    孟氏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笑着说道:“房子当然是住人用的,难道还有别的用处?”

    女人摆手,着急的说道:“不不不,我是说给谁去住。”

    孟氏明白过来,笑道:“我公婆盖好的房子不是让给夫子住了吗?幽儿就让给他们又盖了这一处,让他们先住着,等夫子走了以后,再让他们搬进大房子里去。”

    女人张嘴愣住,半天才道:“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件事情?”

    孟氏回道:“这不是天天在忙吗?再说了村里人不是都知道吗?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女人“哎呀”一声:“东家,我们都没听说过,村里人哪会知道,都在猜测你们家盖着大房子是做什么用,还有心存不良的人说你们只顾自己不顾老人,自己家都有这么多的房子里,也不说让老人去住一处。”

    孟氏愣住,半晌才道:“不能呀,我们一开始盖房的时候就说了呀,那一排房子是给他们盖的。我公婆,大哥、大嫂,仁儿、义儿都有。”

    众人疑惑。

    “不行,我得去问问。”孟氏说完,放下手中的针线快步走了出去。

    剩下的几renmian面相觑。两位周氏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孟氏找到孟二银,急声问他:“他爹,你有没有告诉爹娘,那一排的大房子是给他们盖的。”

    孟二银回道:“幽儿已经告诉他们了,我就没说。”

    孟氏又风风火火的找到孟倩幽,问“幽儿,你有没有告诉你爷爷奶奶,那一排的大房子是给他们盖的。”

    孟倩幽不明白孟氏突然问起这件事,不过还是如实的回道:“爹不是告诉他们了。我便没有去再说。”

    孟氏跺了跺脚,埋怨道:“你说你们父女俩,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商议好。这下好了,你们俩谁也没说,村里人都不知道,还在后面戳我们的脊梁骨说我们不管老人呢。”

    孟倩幽愣了一下,不相信的问:“爹也没有过去说?”

    孟氏急道:“我刚才已经问过了,他以为你说了,他便没有过去说。”

    看她那着急的样子,孟倩幽劝道:“您别着急,晚上我和我爹一块去老宅,给爷爷奶奶说了不就完了吗?”

    “也只有这样了。”孟氏无奈的说道。

    吃晚饭的时候,孟氏把事情给孟二银一说,孟二银也是愣住,不相信的问:“幽儿也没说?”

    孟氏见他到现在还这样问,气得恨不能打他一顿:“你说你,这么大岁数了,连这么丁点小事也做不牢稳,平白的让村里人戳了我们家的脊梁骨。”

    这件事是自己没做好,被孟氏数落了一顿,孟二银也没有辩驳,吃过晚饭,就和孟倩幽一起急冲冲的来到老宅。

    老宅也是刚吃过晚饭,孟大金家的正在院子中洗碗,看到两人进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孟二银点头之后,大步走进屋中,也没等屋里人说话,就大声说道:“爹,娘,村边的那一排大院子是给您和大哥和仁儿,义儿盖的。”

    孟中举夫妇不怎么出门,自然是没有听到外面的风言风语,孟大金父子三人则不一样,每天都能听到人们的议论声,现在听到孟二银这样说,孟大金的眼睛里迸出惊喜:“二弟,你说的是真的。”

    孟二银点头:“当然是真的,夫子住了你们的新房子,幽儿便和我商议先给你们盖几处新房子,你们先进去住,等以后夫子搬走了,你们再搬进去。我以为幽儿给你们说了,便没有再说这事,可今天问过以后才知道她根本就没说,所以我们才急冲冲的过来告诉你们这件事情。”

    孟大金眼眶湿润:“谢谢,谢谢二弟。”

    孟二银摸着脑袋,憨厚的说道:“咱们是一家人,大哥说这客气话做什么。”

    孟中举虽然欣喜,但想到以后夫子搬走了,自己搬进哪座大房子里,这几处房子就空着了,有些心疼花了那许多的银子,便摸着胡须说道:“夫子最多呆三年就走了,何必浪费那个银钱去再盖房子,我们等一等就好了,左右这房子还能住人。”

    孟倩幽刚进屋,听到他的话笑着说道:“爷爷,这可不行,就算您能等,大堂哥也不能等啊,他过年的时候还要娶英子过门呢。不盖房子,我们总不能等到三年以后再让英子过门吧。”

    孟中举确实一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闻言道:“还是你们考虑的周到。”

    孟仁听到房子是给自己盖的,欣喜若狂之后,满脸羞愧,走到孟二银和孟倩幽面前,诚心诚意的说道:“二叔,幽儿meimei,说实话,我前几天还在心里怪罪你们,明明说是给我们盖好的大房子,却让夫子住了进去,我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现在我真心给你们道歉,不是因为了你们给我盖了房子,而是因为你们真心实意的为家里人考虑,你放心,我今天真的已经幡然醒悟,我以前是错的太离谱了,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和你们一样,多为家人考虑。”

    孟仁的话说完,孟中举颇感欣慰,摸着胡须连声叫好:“好好好,知错能改,善莫大蔫。

    孟大金看着明显变得豁朗的儿子,又是一片激动的热泪。

    孟倩幽笑道:“大堂哥现在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为时不晚,不过,县学是还是不能去的。”

    听完他的话,孟仁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的说道:“我知道,我还需要在家里磨砺几年。你放心,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更加努力的。”

    孟倩幽暗自点头,接着说道:“不过,周孝、周礼两人的学问也不错,我想请他们其中的一位来教导大堂哥,不知你愿意吗?”

    孟仁惊讶的抬头,不置信的望着她,激动的问:“你是说、你是说”

    孟倩幽点头:“大堂哥的学问原本就不错,只要你好好努力,将来一定会金榜题名,为咱们孟家光宗耀祖。我之所以不让你回县学,是因为我不想你再成为以前那样,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所以即使我请他们其中的一位过来做你的夫子,你也必须和逸轩一样,学五天,歇两天,这两天的时间就用来劳动和学习做生意。”

    孟仁点头,欣喜道谢:“我知道,谢谢幽儿meimei,谢谢幽儿meimei。”

    孟倩幽摆手:“大堂哥不必谢我,咱孟家的人无论是谁,只要踏踏实实,光明磊落,无论做什么事我都会鼎力相助的。”

    孟仁心中对她更加的敬佩,发誓以后只要她吩咐的事情自己绝对不会违背。

    孟义站在旁边,嘴唇动了好半天,才试探的小声问出口:“幽儿meimei,我想跟孟贤他们一块学武可以吗?”

    孟倩幽笑看他:“当然可以,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如果你开始学了,就不能半途而废。否则我治人的方法千百种,哪一种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孟义并没有被她吓到,反而挺了挺自己的胸脯:“放心吧,幽儿meimei,我一定坚持下来的。”

    “既然这样,从明天早上开始你就先跟着他们去跑步吧,第一天,先暂时围着大山跑五圈。”

    孟义爽快点头答应:“我明天准时去。”

    孟二银从进门就没有看到孟小铁,奇怪的问:“四弟呢?”

    众人的神情垮下来,老孟氏长叹一口气:“吃过饭就闷闷不乐的回自己屋了,连话都不愿意跟我们多说。”

    屋内的气氛一时有些低落。

    孟倩幽道:“大堂哥、二堂哥。我们去看看四叔。”

    题外话

    感谢书城丹丹打赏下笔如飞399书币,

    感谢书城流年似水、染指年华打赏真爱红包99书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