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强行相授(爆1)
    孟仁、孟义点头,三人来到孟小铁的屋内。

    孟小铁正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屋顶,听到几人的脚步声,也没有起床,直到几人进了门,才没有什么精神的看了他们几人一眼。

    孟倩幽进门以后,径直坐在椅子上,直直的盯着孟小铁看。

    孟小铁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坐起身,问:“你们几个有什么事?”

    孟倩幽忽然笑了,意味不明的说道:“四叔很清闲吗?”

    孟小铁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敢轻易回答。

    孟倩幽也不恼,再次笑眯眯的问了一遍:“四叔很清闲吗?”

    孟小铁自从被她笑眯眯的挑断脚筋以后,一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就心里发怵,不敢再保持沉默,小心地说道:“我就是废人一个,除了每天躺在床上,什么也干不了。”

    孟倩幽点头,看起来颇为赞同他的话:“也对,四叔这个样子确实什么也做不了。”

    孟小铁刚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的声音再度想起:“既然你什么也做不了,那就别住在爷爷奶奶家了,省得他们看到你烦心的慌,正好我们盖了新房,你就搬到我们家去住吧,一来可以跟孟清住在一起,二来也我们也可以照顾你。”

    孟小铁下意识的拒绝:“不用,不用,我住在这里挺好。”

    孟倩幽不容拒绝:“不行,你的脚筋毕竟是我挑断的,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再说清儿也想你了,你们父子总不能一直这么分着吧。”说完不给孟小铁反驳的机会,就起身出了门。

    孟仁、孟义也不做声的跟了出去。

    孟小铁坐在床上,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一阵阵发懵。

    孟倩幽回到主屋,笑眯眯的说道:“爷爷、奶奶我已经给四叔商量好了,等过几天他就搬到我们家里去住,我们家里人多,好照顾他。”

    孟中举诧异:“铁儿答应去你们家住了?”

    孟倩幽点头,面色不变的撒谎:“四叔亲口答应的,不信你问大堂哥、二堂哥。”

    孟中举看向两人。

    孟仁、孟义对看了一眼,再看看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的孟倩幽,一狠心,也点了点头。

    孟中举见两人也点头,深信不疑,道:“那好吧,去了你们家里正好跟清儿住在一起。”

    孟倩幽附和:“我也是想着让他们父子住在一起,才要求四叔住到我们家里去的。”

    老孟氏有些担心,道:“你四叔腿脚不方便,什么也做不了,过去了你们家岂不是给你们添了麻烦,还是留在家里吧,我好照顾他。”

    孟倩幽笑道:“奶奶,你不用担心,四叔有手有脚,又不需要让人伺候,添不了什么麻烦。您和爷爷年纪大了,已经照顾了他一段时日了,也很累了,不如就让他住到我们家去,您二老歇息一下。”

    老孟氏直觉这事不对,还要在说些什么。孟中举阻止她:“就听幽儿的吧,二银家人多,确实能照顾他。”

    见孟中举已经做了决定,老孟氏便不再说话。

    所有的事情商议完毕,孟二银和孟倩幽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孟氏还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看到他们回来,着急的问孟二银:“爹娘,没有怪罪你吧?”

    孟二银摇头:“爹还说我们实在是不应该再盖几处宅院,该省下点银子的。倒是大哥激动的热泪盈眶。”

    孟氏闻言放了心:“爹,娘没有怪罪就好。以后可千万别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今天她们一说,我都感觉自己没法出门见人。”

    孟二银劝她:“我们做事问心无愧,你怕什么?”

    “口水沫子淹死人,舌头底下压死人,谁知道传来传去会传成什么样。”孟氏道。

    孟二银虽然不是很赞同她的说法,不过也没有再说话。

    孟倩幽看到孟氏两人说话,便脚步一转去了东厢房,看到孟贤几人在练数学题,就对孟逸轩说道:“逸轩,你跟我去我屋里一下。”

    孟逸轩抬头惊喜,立刻高高兴兴地起身跟着她走到她的屋里。

    孟倩幽拿出一些准备好的草药放在他面前:“从今天起,每天晚上你跟我学习半个时辰的草药,半个时辰的yingyu。”

    孟逸轩的小脸垮了下来。

    孟倩幽笑问:“怎么?不愿意?”

    孟逸轩赶紧摇头。

    孟倩幽拿出一种草药,放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叫什么名字,疗效是什么,能和什么草药搭配在一起,不能和哪种草药混合。

    孟逸轩在方面有天赋,几乎就是过目不忘,孟倩幽以为他学个草药也很容易,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药盲,后面的一种学完,前面的那一种早已经忘的干干净净。半个时辰过去了,竟然一种也没记住。孟倩幽气得不行,暴怒的声音不断的从屋中传出。

    家里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孟倩幽发这么大的脾气了,都悄悄的走到窗台边听到底是为了什么。

    孟倩幽生气的话音传出:“你能不能用点心呢,在怎么看,这两种草药也长得不一样!”

    孟逸轩委屈的声音传来:“可我就看着他们长得一样。”

    话音落,“啪”就被孟倩幽在头上搧了一巴掌:“你的脑袋里面长得是浆糊吗?你在仔细看看,他们怎么会长得一样。”

    孟逸轩捂着挠脑袋没敢在说话,只是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她。

    孟倩幽低咒一声,气得把草药扔在桌子上。

    孟贤几人对望了一眼,正要离开窗边,孟倩幽的声音传出:“大哥,既然你们几个闲着没事,也跟着进来一起学吧。”

    想到她刚才一点也没留情的搧的孟逸轩的那一巴掌,几人吓得摇头,孟贤更是直接说道:“我们有事儿,我们困了,我们想回去睡觉。”说完,几人争先恐后的跑回屋子里。

    孟倩幽在屋里听到他们慌乱的脚步声,又好气又好笑。

    孟逸轩见她脸上有了些许笑容,就小心的问道:“我不学这些可以吗?”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不行,你必须要学。”

    孟逸轩哀嚎一声,可怜的说道:“我也想去睡觉。”

    孟倩幽威胁的声音传出:“不行,记不住这些草药,你今天晚上不许睡觉。”

    孟氏听到她的话声,想要过来劝阻,孟二银拦住她:“幽儿这样做,自有她的道理,你就别管了。”

    孟氏叹口气,打消了过去相劝的念头。

    第二天,孟义果然过来了,孟倩幽给文虎说孟义是第一天,和吴大他们开始一样就行,先围着大山跑五圈即可。

    文虎点头。

    孟倩幽又告诫文虎:“不论是谁,只要是来学武功的,你要一视同仁,只要完不成你吩咐他们的训练,你就狠狠地惩罚他们。”

    文虎一直称呼孟义为少爷,看到他也过来学武功,心里还在犯嘀咕,到底是管还是不管,现在听孟倩幽这样说,心里有了谱,开始带着这些人开始去跑步。

    家中的木桩已被拆除,孟倩幽暂时找不到好的地方再修练武场,就让孟贤几人先在盖好的新房的院子里练功。看到文虎领着人们跑远,孟倩幽就来到了院内,看到文彪正在指点几人的武功。

    孟倩幽观看了一会,等几人歇息的时候对孟逸轩说道:“来,咱俩过过招。”

    孟贤几人都同情的看着孟逸轩,不知道他又怎么得罪了孟倩幽。

    孟逸轩抿了抿嘴,没有动弹。

    孟倩幽youhuo他:“我说过,只要你打得过我,我就让你喊幽儿,这个许诺永远作数。”

    孟逸轩亮了眼睛,拉开架势对着孟倩幽攻了过来。

    不得不说文彪的训练起了效果,以前孟逸轩在她的手中是过不了五招的,今天竟破天荒的和她对打了十招,虽然最后还是狠狠地被孟倩幽放到了地上,看的孟贤几人都咧嘴替他感到疼。

    文彪在一边看的清楚,孟倩幽这次没有手下留情,心里感到纳闷:姑娘一向是最疼逸轩少爷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孟倩幽在心里对孟逸轩的进步满意的不行,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故意不满意的说道:“文彪还夸你是学武的天才,这么长时间了,才进步了这么一点。”

    孟逸轩被摔坏的呲牙咧嘴,半天没有起来。本以为孟倩幽会向往日一样把他拉起来,没想到孟倩幽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还对他的进步视而不见,心里觉得委屈,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

    孟倩幽只一眼就看出他的闹脾气,蹲下身子,轻蔑地说道:“照你这个速度,恐怕再过五年你也打不过我。”

    孟逸轩定定的看着她。

    孟倩幽也不回避,嘴角带着嘲笑,看着他。

    孟逸轩仿佛被打了鸡血,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拉开架势:“我们再来。”

    孟倩幽摇了摇头,吩咐文彪:“以后要单独的多训练他。”

    文彪应声。

    孟倩幽转身离去。

    孟逸轩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孟义坚持跑了五圈后,走进练武的院子里,看到吴大几人已经在蹲马步,便走到几人身旁,想要跟着几人一起学。

    文虎制止他:“孟义少爷,你这是第一天,跑五圈就可以了,别再跟着蹲马步了,否则你明天就爬不起来了。”

    孟义听话的站在一边。

    文虎教给他几个huodong筋骨的动作,让他自己在一边练习。

    孟义边做动作,边看向另外一个院子里的孟贤几人,看到他们几个竟然能和文彪对打,心里羡慕的不行,暗自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地练武,以后也要像他们一样,能和文彪、文虎这样的高手过过招。

    接下里的几天里,孟义天天过来跟着跑步,用的时间越来越短。

    孟倩幽还是每天晚上教孟逸轩认草药,无奈他就是记不住,孟倩幽的情绪越来越暴躁,怒吼的声音每天晚上都能传出去很远。

    孟贤几人唯恐孟倩幽也让他们跟着学草药,吓得每天晚上吃过饭,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再也不出来。

    孟氏有天晚上实在是忍不住了,敲开孟倩幽的门劝道:“幽儿,逸轩还慢慢学,不着急,你不要发那么大的脾气。”

    气怒之下的孟倩幽跺着脚,而又无奈的说她:“娘,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他我就不小吗?我都会了,他怎么就这么笨。

    孟氏被问的哑口无言,同情的看了孟逸轩几眼,转身回了自己的屋里。从此再也不说劝阻的话了。

    不过孟逸轩还是有得意的时候的,那就是学yingyu的时候,不管孟倩幽教的有多难,只要一遍,他立马就能记住,活生生的把孟倩幽上一世留下的那点自豪感给碾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