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是要把送走了吗(爆2)
    日子又这样过了几天,房子已经晾干了,孟倩幽又去镇上买了几套不同的家具摆放在屋里,就和孟二银和孟氏商量,要把李大锤夫妇和孟小铁接到家里住。

    两人没有意见,只说李大锤夫妇可能不会来,孟倩幽说包在她身上。

    这天吃过早饭后,孟倩幽领着吴大几人,来到李大锤家。

    文彪和文虎的家人们看到她过来,恭敬地给她打招呼:“姑娘,你过来了。”

    孟倩幽对他们说道:“家里的房子已经晾干了,你们今天就收拾收拾搬过去吧。”

    文彪、文虎、文豹三家加起来一共十二口人,住在李大锤家三间不太宽敞的房子里,虽然比没有住处要好点,但总归是拥挤了一些,尤其是文松,岁数也不小了,和爹娘住在一个屋子里,十分的不方便,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所有的人欣喜若狂,利索的收拾完了自己的东西。其实所谓东西,也就是来到孟家以后,孟倩幽让人给他们做的几件衣服。别的什么都没有。

    全家人收拾完,孟倩幽让文彪带着家人先过去,并告诉他哪几间房子是给他们准备的,已经收拾好了,他们自己分配好房间住进去就行

    文彪高兴地应声,带着喜悦的一家人走了。

    李大锤家的院子里顿时静了下来。

    李大锤两口子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失落感。

    孟倩幽笑嘻嘻的走到两renmian前,甜甜的喊道:“李爷爷、李奶奶。”

    两人赶忙应承着,可是声音却没有那么响亮。

    孟倩幽调皮说道:“跟您二位商量个事呗。”

    李大锤家的急忙说道:“幽儿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们两人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辞。”

    孟倩幽点头,依旧笑嘻嘻的说道:“这可是您说的,您可不能反悔。”

    李大锤家的也笑着说道:“你这个鬼丫头,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在拐弯抹角的。”

    孟倩幽故意摆出要说大事的架势,“那我可真说了。”

    李大锤夫妇见她变得认真起来,以为是有什么大事,顿时都紧张的看着她,点头:“说吧。”

    “我想让你们搬到我家里去住,我好给你们养老。”孟倩幽一字一句的说道。

    孟倩幽的话落,院子里一片寂静。

    李大锤夫妇仿佛被定格了一样,同时张着嘴,惊讶的看向她。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他们。

    好半天,李大锤才反应过来,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我们不能搬过去。”

    李大锤家的也忙点头:“我们不能过去。”

    他们的反应在孟倩幽的预料之内,所以孟倩幽也没有着急,笑嘻嘻的问:“为什么呀?”

    李大锤哆嗦着嘴唇,好半天才说道:“幽儿,李爷爷谢谢你的好意,可我们确实不能搬过去,你能答应给我们养老,我们已经十分感激,哪能再搬到你们家去麻烦你们。”

    李大锤家的夫妇的点头。

    孟倩幽笑道:“正因为我答应给你们养老,我才让你们搬到我家里去住,我家里人多,有什么事情可以照顾你们。”

    李大锤家的摆手:“我们身体还很壮实,不用人照顾。”

    孟倩幽跟他们开玩笑:“那你们就搬过去照顾我们。”

    李大锤家的眼眶有些湿润:“好孩子,奶奶知道你心地善良,是为我们考虑,可我们真的不能搬过去,我们并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怎么能过去麻烦你们呢,你只要在我们动不了的时候,给我们口吃喝就行了。”

    孟倩幽心里有些酸涩,面上却依旧笑嘻嘻的说道:“那可不行,我爹娘说了,等我大哥成亲以后,还让你们帮着看孩子呢。”

    李大锤家的眼睛迸出惊喜:“让我们帮着看孩子?”

    孟倩幽点头:“我们以后的生意会多起来,每个人都会很忙,到时只有您们二位有空闲,只能是麻烦你们二位了。”

    李大锤的两个儿子还没有娶亲就掉到山下摔死了,李大锤夫妇每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外面玩耍的时候,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现在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李大锤家的眼里迸出惊喜,喊道:“老头子”

    下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李大锤也明白她的意思,遂长叹一口气:“幽儿呀,我知道这都是你的说辞,是想让我们安心的搬过去,可我们不能这样做,你能答应给我们养老,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我们不能再在作出这种让村里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孟倩幽见李大锤家的已动心,李大锤还是犹豫不决,就使出shashou锏,板着脸严肃的问道:“李爷爷,当初你们这房子是不是卖给我了?”

    李大锤不解的点头。

    孟倩幽继续说道:“所以这房子是我说了算。我现在命令你们,立刻、马上搬出这出房子,我要让人收拾出来,有别的用途。”

    李大锤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感动的不行:“幽儿,你让李爷爷说什么好呢。”

    孟倩幽见他口气松动,立刻也笑着说道:“您什么都不用说了,赶快去收拾一下东西,让吴大几人帮您搬过去。”

    李大锤夫妇不再犹豫,回了屋里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跟着孟倩幽来到了新家。望着面前宽敞明亮的新房子,看到里面崭新的家具,李大锤夫妇再也忍不住了,感动的老泪横流。

    安顿好了李大锤夫妇两人,孟倩幽喊来孟清,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小人儿立刻满心欢喜,高兴地说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把我爹喊过来。”

    孟倩幽点头,孟清立刻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孟倩幽示意吴大几人跟上去。

    不知道孟清回家说了什么,半个时辰后,孟小铁就和他一起过来。

    孟倩幽赞赏的冲着孟清竖起一个大拇指,小人儿得意的不行,高兴的问道:“姐姐,我爹过来了,我们住在哪个屋子里?”

    孟倩幽看了拿着一个小包袱不安地站在那里的孟小铁一眼,指着后身后的几处宅院笑着对孟清说道:“清儿想住哪一处,就住哪一处。”

    孟清松开孟小铁的手,欢快的跑到几处新房子里看了看,最后指着挨着李大锤夫妇的一处说道:“我和爹要住到那里。”

    孟倩幽爽快的应声:“好。”

    孟清立刻高兴地拽着孟小铁走过去看房子。

    吴大几人自从去年孟小铁被吴大财主打了一顿扔出家门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他,一个个高兴地不行,都眼巴巴的看着孟倩幽,希望他们几个可以跟着过去。

    孟倩幽点点头,几人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孟倩幽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配房的偏院子里。

    文彪的家眷们看到宽敞的配房,高兴地不行,看到孟倩幽过来,都恭敬地喊道:“姑娘。”

    孟倩幽摆摆手:“以后我们就算是住在了一起,你们没有必要这么拘束,像一家人一样自在一些就行,”

    众人欢喜的应声。

    孟倩幽道:“平日里每个院子里都是单独做饭,如果有需要的才喊你们。你们每日里做好我安排给你们的活计就行。”

    众人又是一片恭敬的应声。

    孟倩幽挥手让众人去忙活,只留下文彪一人,问:“依我四叔现在的情况,练什么样的武功比较合适?”

    文彪想了一下,:“四老爷的一条腿已经完全废了,再加上以前不会武功,现在想要学好武功恐怕很难。不过如果他有毅力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我可以交给他一些手上功夫,至少有危险的时候可以保命。”

    孟倩幽点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他不用又多强的武功,只不过别在像以前一样,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就行。”

    文彪应声。

    孟倩幽有转身来到孟小铁住的院内。

    吴大几人正大哥长、大哥短的叫着说着这段时间以来的事情,看到孟倩幽过来,全都闭了嘴,恭敬地站起来喊:“东家。”

    孟小铁也跟着站起来。

    孟倩幽看了众人一圈,最后眼光停留在孟小铁身上,说道:“从就今天开始,你跟着他们一块去练功,文彪会单独教你一些手上功夫,你如果想要以后不再是废人一个,出门不受人欺负,就咬牙坚持下去。”

    听见自己也可以学武功,孟小铁惊喜的抬头。

    孟倩幽说道:“你不要高兴地太早,练武功是很辛苦的,不过你要是敢半途而废,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我四叔,我有的是方法治你。”

    孟小铁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吴大几人听到孟小铁以后可以跟自己一起练功,欢喜的不行,等孟倩幽前脚刚走出房门,后脚几人就一拥而上,都对着孟小铁激动的说道:“大哥,以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孟小铁也是激动的点头。

    走的并不太远的孟倩幽听到他们这欢呼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晚上,孟逸轩回到家以后,看到所有人都搬到家里来住,若有所思的皱紧了眉头。

    吃过晚饭,孟倩幽照样把孟逸轩喊进自己的屋里,教他辨认草药。

    孟逸轩显得有些心不在蔫,前两天好不容易记住的几种草药,孟倩幽一问他,竟然没有说上来。

    孟倩幽气急,用手狠狠的在他头上敲打了一下:“这点东西都记不住,你是猪脑子吗?”

    孟逸轩没有想往常一样,捂着自己的头,委屈的看着她,抬起头,认真的问她:“你是想要把送走了吗?”

    孟倩幽心里“咯噔”一下,愣住。

    孟逸轩看她不说话,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刚要开口说话,孟倩幽又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爆栗:“我说你这么简单的草药你都学不会呢,原来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我把你送走,告诉你,门都没有,以后你要是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每天罚你认五种草药,记不住就别睡觉。”

    孟逸轩欣喜,小心的再次确认:“你真的不会把我送走吗?”

    孟倩幽又打了他一个爆栗:“送走,送哪去?我们家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培养你,还指着你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呢,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孟逸轩不信,定定的看着她道:“你给我保证,你绝不送我走。”

    孟倩幽又打了他一下:“保证你个头呀,赶快认草药,认不出来今天晚上就别睡觉。”

    孟逸轩抱着馒头的包哀嚎:“我能不能不要再认这些草药。”

    孟倩幽斩钉截铁的声音想起:“不能!”

    孟二银夫妇和孟贤几人听到孟逸轩比往常更加凄惨的叫声,对他更是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