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兄弟情深(爆4)
    孟倩幽笑看着他们。

    孟倩幽又找到孟三铜夫妇。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把老宅改成了私塾,后天让花儿、孟勇和孟杰、孟清一起过去上课。

    孟三铜夫妇自然是激动万分,高兴地道谢。

    孟倩幽笑道:“三叔、三婶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无论将来哪个弟弟meimei有出息,长得都是咱们孟家的脸面。”

    至于王婶家,孟倩幽让孟氏去做了这个人情。

    王婶听到自己的小儿子可以去上私塾,高兴的不行,连连给孟氏道谢。

    孟氏急忙说道:“嫂子,以前我家穷,多亏了你时常接济我们,现在我们做这些也是应该的。你别和我客气。”

    孟逸轩今天不用跟着孟倩幽学认识草药,轻松了不少,练习完半个时辰的yingyu后,并没有立刻回屋,而是欲言又止的望着孟倩幽。

    孟倩幽心态调整后,心情就已经没有那么暴躁了,见孟逸轩的样子,直接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吞吞吐吐的跟谁学的坏毛病。”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小心的试探的问道:“我想让牛蛋也来上私塾可以吗?”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

    孟逸轩被看的心虚,道:“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话刚落,孟倩幽的声音响起:“来吧。”

    孟逸轩惊喜的睁大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真的可以来吗?”

    孟倩幽点头:“不过,这件事你要自己去给牛狗子夫妇说,如果他们答应让牛蛋来上私塾,牛蛋才能来。如果不答应,这件事就作罢。”

    孟逸轩猛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给他们说好。”

    孟倩幽嘱咐他:“小心一些,如果他们不客气,你也没有必要善待他们。”

    孟倩幽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先不说孟逸轩现在有武功傍身,就说他是一个童生的身份,牛狗子夫妇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第二天下学以后,孟逸轩备好书包,独自来到了牛狗子家。

    牛蛋正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看到孟逸轩,高兴地跑过来扑到他的怀里,仰着小脸问道:“哥哥,你回来了?”

    孟逸轩摸了摸他的头,闻声问道:“你爹娘在家里吗?”

    牛蛋点头,一边拉着他的手往里走,一边欢喜的喊道:“爹、娘,哥哥回来了。”

    牛狗子夫妇听见喊声,走了出来,看到是孟逸轩,同时一愣。

    牛氏首先反应过来,尖锐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孟家的童生吗?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家里来了?”

    孟逸轩停住脚步,说道:“我有件事情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牛氏听也没听是什么事情,身子往后一靠,倚在了门框上,用酸不溜丢的语气说道:“别,你和我们现在无瓜无葛的,还是不要说什么事情了。免得我们知道了以后不明不白的遭人毒手。”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我说的是件好事情。”

    牛氏不相信:“你可别蒙我了,就孟家那个死丫头的心计,好事情还能轮到我们?”

    孟逸轩直接说道:“幽儿办了一个私塾,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想让牛蛋也跟着去上课。”

    牛氏闻言一下子站直了身体:“让牛蛋去上私塾?”

    孟逸轩点头。

    牛氏不相信的打量了他几眼,怀疑的问:“你们有这么好心,想着让牛蛋去上私塾,不会是在牛蛋身上打什么坏主意吧?”

    孟逸轩道:“虽然以前你们对我并不好,可是牛蛋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一直把他当成了亲弟弟,即使我现在离开这个家,我对他的情分依然没有变。所以我不想让他和村里别的孩子一样,大字不识一个,将来只能在村子里种地。如果你们同意,明天就让他去孟家老宅上私塾,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也不强求。”

    牛狗子听他说完,眼珠转了转,道:“只要你们不让我们交束脩,我就让牛蛋去上私塾。”

    没等孟逸轩说话,牛氏尖叫:“你疯了,私塾里肯定都是他们家的孩子,万一到时他们合起伙来欺负牛蛋怎么办?再说了,他突然无缘无故的shangmen让牛蛋去上私塾,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我们说什么也不能答应他。”

    牛狗子道:“怕什么,他们要是敢欺负牛蛋,我就找shangmen去跟他们拼命。”

    孟逸轩皱了皱眉头:“小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很正常,不会有人特意的欺负他,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那也是小孩子之间无心的玩闹造成的。”

    牛氏用一只手拍着另一只手的手掌,一副自己猜中了的样子:“听听,我就说他们不安好心,现在怎么样,牛蛋还没有去上私塾了,就想好怎么欺负他了。不行,这个私塾我们坚决不去上。”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牛蛋听到孟逸轩让他去上私塾非常的高兴,现在听到牛氏反对,意识到自己的私塾要去上不成,两眼一闭,坐到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两脚搓着地面,一边哭着大声说道:“我要去上私塾,我要去上私塾。”

    牛狗子夫妇对牛蛋娇惯的很,一听他撕心裂肺的哭声心疼的不行,牛氏急忙蹲下身子,哄道:“好好好,牛蛋不哭了,咱们去上私塾。”

    牛蛋停住了哭声,

    牛氏起身,恶狠狠的对孟逸轩说道:“你们要是敢欺负牛蛋,我跟你们没完。”

    孟逸轩皱紧了眉头,道:“我已经说过了,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如果你们要实在是放心不下,牛蛋不去也罢。”

    牛狗子听他语气变得强硬,骂道:“不知感恩的东西,我们好歹也养了你好多年,你怎么跟我们说话呢?”

    孟逸轩的声音变冷:“你们养我的情分,在收了幽儿的一百两银子的时候就已经尽了,我之所以让牛蛋去上私塾,是念及我们的兄弟情分,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想要牛蛋去上私塾,他在私塾里面发生的一切就不要过问,假如你们做不到,就让他在家里呆着吧。”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牛蛋从地上爬起来,喊着哥哥跑到他身边,天真的问:“哥哥,你不住在家里吗?”

    孟逸轩停住脚步,摸了摸他的头,道:“牛蛋,这儿不是哥哥的家,孟家才是哥哥的家。”

    说完,大步离去。

    牛蛋似懂非懂的站在原地。

    牛氏再后面跳起脚来大骂:“要不是我们当年抱养了你,你在孟家早就饿死了,现在敢跟我们摆脸色了,忘恩负义的东西。”

    孟逸轩仿佛没有听见,快步回到了家里。

    孟氏看他回来的晚,奇怪的问他:“逸轩,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样晚?”

    孟逸轩停住脚步,勉强对孟氏露出一个笑容:“幽儿昨天答应让牛蛋也跟着上私塾,我今天去告诉了他们一声。”

    孟氏看到脸色不虞,问:“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们骂你了吗?”

    孟逸轩摇头:“没有,他们以为要交束脩,说话过分了些。”

    孟氏疑惑的看着他。

    孟逸轩被她看的心虚,急忙说道:“娘,我累了,回屋休息去了。”

    说完不等孟氏应声,就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关上了房门。

    孟氏望着他匆忙逃走的背影,沉思的半晌,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孟倩幽这件事情,免得她的脾气上来,又对牛狗子夫妇出手。

    第二天,孟倩幽吩咐文彪拿了一些书包,领着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来到了老宅,这俩小人还背上了新书包,高兴坏了。王婶领着狗蛋,孟三铜夫妇领着花儿和孟勇早已经在私塾里等候,而牛狗子夫妇在别别扭扭领着牛蛋站在一边。

    孟倩幽笑着跟王婶和孟三铜夫妇打过招呼,对那四个羡慕的看着孟杰、孟清新书包的孩子招了招手:“你们几个过来。”

    四个孩子欢快的跑到她身边。

    孟倩幽从文彪手中接过书包,笑着说道:“为了庆祝你们今天开始上私塾,姐姐一人给你们一个新书包。”

    四个孩子欢呼,立刻上前一人拿起一个新书包,学着孟杰、孟清的样子背在了身上。

    王婶和孟三铜夫妇知道平日里书包卖十两银子一个,看她一个孩子给一个,感动的不行。而牛狗子夫妇只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周礼过来授课,孟倩幽几人客气的和他打过招呼以后,就离开了。

    没过几日,孟家开了私塾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好多人shangmen询问自己的孩子能不能也跟着上私塾。

    孟倩幽在问过周礼的意见以后,答应了他们,除了没有让他们交束脩以外,还一个孩子送了一个新书包。

    村里的人有孩子的人家感激的不行,心里暗自决定,以后再给孟家做活的时候一定要更加的卖力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孟倩幽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田七地里,仔细的观察着田七的长势。而土豆地里则好长时间没有去。

    这天,在田七地里呆了一天的孟倩幽回到家里,看到孟二银和孟氏高兴的不能自己,心里纳闷,问:“爹,娘,家里有什么好事情让你们高兴成这样?”

    孟二银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高声说道:“幽儿,你知道吗?咱们荒地上的玉米竟然真的结出了大玉米。”

    孟倩幽惊讶:“真的结出了玉米?”

    孟二银点头:“今天我剥开了一个,发现里面的玉米已经长出来的,等过段时间就能成熟了。看来我们今年就能多落下一季的玉米了。”

    孟倩幽问:“都长出来了吗?还是只有一部分?”

    孟二银道:“大部分都长出来了。”

    孟倩幽点头,想了一下,道:“明天我去地里看看。”

    孟二银点头。

    第二天,孟倩幽一大早就来到了玉米地边,随意的剥开一个玉米,发现还真如孟二银所说,里面的确实长出了嫩玉米,用手轻轻一掐,玉米汁就流了出来。

    孟倩幽心喜,掰了不少的下来,让孟氏给煮着吃。

    孟氏看她把还没长熟的玉米掰下来,心疼的不行,一个劲的埋怨她。

    孟倩幽也不辩解,催着孟氏赶快给煮熟。

    玉米已经掰下来了,在埋怨也没有用,孟氏只好按孟倩幽说的方法再锅里加了水,把剥了须的玉米放在了里面,点着火以后开始煮玉米。

    水刚开,熟玉米的香气就冒了出来。

    孟倩幽让孟氏停了火,自己掀开锅盖,用笊篱捞了两个出来,稍微晾了一下,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咬了一口,陶醉的点头。

    孟氏看她吃的香甜,也拿起另外一个吃了一口,立刻惊喜的说道:“哎呀,这玉米嫩嫩的,真好吃。”

    孟倩幽嘴里嚼着玉米,含糊不清的说道:“玉米就数着时候最好吃了,等长成熟了,就不行了。”

    孟氏毕竟是以种地为生的乡下人,虽然感觉这嫩玉米特别好吃,但还是觉得心疼,道:“一个玉米就这样吃掉了,也不解饿,如果等它长熟了,这么大的一个玉米磨成面,足够我们一家人吃一顿粥的。”

    孟倩幽笑着问她:“娘,一斤玉米面多少钱?”

    孟氏回她:“五文钱。”

    “我一个嫩玉米就能卖五文钱,您信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