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神秘人(爆9)
    第二天一早,孟仁和孟义准时来到,看到背篓里的玉米,也是纳闷,孟倩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道:“走街串巷和在集市上叫卖没有什么不同,只要你们大声吆喝,肯定会有人出来买的。”

    孟仁、孟义在集市上已经吆喝过,觉得卖东西义也没有什么,遂爽快的点头。

    孟倩幽给几人划好了区域,孟仁和孟义去城东,孟贤和孟齐在城中,而自己和孟逸轩去城西,商定好了,无论卖掉多少,两个时辰以后都在分头的地方等候,文彪会赶着马车来接他们。

    文彪赶着马车从东到西一一的把他们放下,然后在城西等候。

    孟倩幽把一个大篓背在身上,示意孟逸轩把剩下的小篓背好,说道:“我今天只负责背东西,收钱,你负责吆喝着卖东西。”

    孟逸轩点头,背起小篓在前面吆喝,孟倩幽再后面跟着。

    两人走了两条街,卖掉了有二三十个,看着孟逸轩出了汗的小脸,孟倩幽想要让他休息一下,对面正好走来两个人,孟逸轩趁机吆喝了两声。

    那两人抬头看过来,却在可看到孟逸轩的容貌时惊得张大了嘴巴。

    孟逸轩没有在意,问:“你们买玉米吗?新鲜好吃的玉米。”

    两人指着孟倩幽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感觉他们的神色异常,说道:“逸轩,他们不买玉米,我们走。”

    孟逸轩点头,迈开步子往前走,一人突然拦住他的面前,一脸严肃的问:“这位公子,请问你姓什么?”

    孟倩幽一把将孟逸轩拉到了身后,警惕的问:“你们问这做什么?”

    那人见她只是一个小姑娘,便没将她放在心上,随口说道:“我看这位小公子有些面熟,想着在哪里见过,随便问问。”

    孟倩幽道:“我们在乡下长大,是第一次来镇上,怎么可能见过你们,你们认错人了。”

    那人疑惑的对看了孟逸轩几眼,让开了身体。

    孟倩幽和孟逸轩往前走了几步。

    “等一下。”那人的声音又在后面响起。

    孟倩幽绷紧了身体,示意孟逸轩背过头去,自己满脸不悦的回头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两人上前,打开手里的画卷,指着上面的人问道:“不知道姑娘,在你们村子附近见没见过这个公子?”

    孟倩幽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那天取钱是的画像,心里微惊,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才答道:“好像是见过,应该是镇西边五十里地外的吴家的小少爷。”

    两人对看了一眼,惊喜的问:“你确定吗?”

    孟倩幽又装作仔细的看了一下,摇头:“不确定,只是感觉有些像而已。”说完假装好奇的问:“你们找吴少爷做什么?他可是吴家的宝贝,吴家平时很少让他出来见人的。”

    两人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欣喜的互相点了点头,同时道谢:“谢谢姑娘。”

    “如果你们没事我们可以走了吗?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玉米没卖呢。”孟倩幽道。

    两人急忙让开身子。

    孟倩幽和孟逸轩往前走。

    两人对望了一眼,一人疑惑的小声对另一个人说道:“我没有看花眼吧,这孩子跟咱们王爷长得太像了,如果不是有手里的这张画像,我立刻就抓了这孩子回去交给侧妃娘娘。”

    另一个人也点头:“我也觉得很像,可惜不是,侧妃娘娘不是说了吗,那个孩子丢失的时候身边有玉佩,要多少银子都不在话下,不可能落魄到沿街叫卖的地步的。”

    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那人点头道:“也许是我们想多了,这孩子也许只是王爷长得有些像而已。”

    另一个人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别磨蹭了,赶紧去找吴家的少爷,等找到以后,如果是,我们就找个机会掳走他,带回去给侧妃娘娘领赏。”

    这人点头,两人快速离去。

    等两人走远,孟倩幽回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沉思了好久。

    孟逸轩吆喝着前行,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孟倩幽的脚步声,纳闷的回头,看到她站在身后很远的地方望着远处出神,便转身回到她面前,问:“你怎么了?”

    孟倩幽被他打断沉思,回了神,“哦”了一声后,道:“你也有些累了,我们稍微歇息一下吧。”

    孟逸轩点头。

    两人找了一个地方,放下背篓,站在路边休息。

    孟逸轩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孟倩幽柔声问他:“累吗?”

    孟逸轩仰着红扑扑的小脸,兴奋的回道:“不累。”

    孟倩幽看着他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又回响在了脑中,心里莫名的一动,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快的自己都没有抓住。

    孟逸轩见她再一次愣了神,关心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孟倩幽背起自己的背篓,道:“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今天有些走神。我们赶快去卖吧,卖完了好回家。”

    孟逸轩点头,背起自己的小背篓,开始大声巷子里大声吆喝,清脆的童声传出去很远。

    昨天集市上有卖玉米的,好多人闻声而来,孟倩幽几人早已经卖完了回家了,人们失望的不行,今天有的人还专门去集市上转了转,也没有找到卖玉米的,正自后悔间,听到孟逸轩的吆喝声,就有人打开家门对他们招手,询问了玉米的价格后,掏出钱来购买。

    一个多时辰以后,两人背篓的玉米全部卖空。

    看到所有的玉米都已经卖掉,孟逸轩兴奋的不行,一边和孟倩幽往马车的方向走,一边不断的对孟倩幽说这说那。

    孟倩幽有一搭无一搭的应和着,两人很快的来到了马车边。

    将背篓放在马车上,孟倩幽吩咐文彪去找孟贤几人,却在转身上马车时不经意的看到早上碰到的两个大汉不知什么时候跟在自己的后面。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改了主意,催促孟逸轩上了马车后,神情严肃的吩咐文彪赶着马车往西走。

    文彪也不多问,径直赶着马车出了镇门口,一路往西走去。

    孟倩幽悄悄打开一点车帘,朝外观看,看到那两人正奋力狂奔的跟在后面。遂吩咐文彪将马车的速度放慢了一些。

    那两人见马车的速度慢下来,对望了一眼,加快了追踪的脚步。

    大约走出了三四里地,路上几乎没有了行人,吩咐文彪将马车停下以后,孟倩幽打开车帘下了马车,对一路跟在后面的两人问道:“二位从镇上一路尾随至此,不知所谓何事?”

    两名大汉没想到孟倩幽早就发现了他们,一愣之后,也就不在遮掩,道:“小姑娘,我是想问一下,刚才卖玉米的那位小公子是你的什么人?”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回道:“我弟弟,你们问这做什么?”

    大汉继续问道:“你们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孟倩幽皱起眉头,反问“你们是谁?”

    大汉看了同伴一眼,哄骗道:“小姑娘,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只是在找一个人,年纪和你弟弟相仿。”

    孟倩幽拿出了生气的状态,恶声恶气的说道:“你们找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赶快滚!离我们的马车远点。”

    两人对望一眼,一名大汉上前一步,欲对她在说什么。

    孟倩幽故意“啊”的一声后退了一步。

    文彪急忙放开缰绳,大步来到孟倩幽面前,急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大汉看文彪的架势,知道他是习武之人,心中警惕。

    文彪对两人喝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对我们姑娘做什么?”

    大汉急忙拱手:“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给姑娘打听一些事情,并没有恶意。”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还想问什么?”孟倩幽不满的问。

    大汉再次拱了拱手:“我们只想问一下你们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孟倩幽本想让文彪出来露下脸,让那两人知趣离开,没成想这俩家伙属狗皮膏药的,甩不掉,纠缠个不休。

    这时孟倩幽心头火已经真的烧起来了:“我们素不相识,你们平白无故的打听这个做什么?难道你们对我们有什么企图?”

    大汉见她迟迟不肯正面回应,也起了疑心,道:“我告诉姑娘了,我们是在找一个人,姑娘迟迟的不肯回答我们,莫不是真的如我们猜测的那样”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呸了一口唾沫:“真不要脸,大白天跟在我的马车后面,现在还要问我的姓名,你们还说自己没有意图。”

    大汉恼怒,来了脾气,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威胁道:“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问你,你就老实回答,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孟倩幽装作害怕的拍拍胸口,道:“吓死人了,不知道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

    大汉得意的一笑,指着文彪说道:“我们哥俩会把你俩杀掉,然后带着那个小子回去领赏。”说完,等着孟倩幽吓得求饶。

    孟倩幽“哎呀”了一声,笑着说道:“好巧,我也正有这个想法呢。”

    大汉一愣,随即狂怒:“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你这是找死。”

    孟倩幽满脸的不屑:“就凭你?”

    大汉怒火更甚,血往上顶,对着孟倩幽就猛扑了过来。

    孟倩幽侧身躲过,文彪及时上前,挡在了她的面前,和大汉对打起来。

    孟逸轩听到打斗声,以为和上次一样,孟倩幽会让他躲在车厢里,所以没敢下马车,而是掀开车帘的一角偷偷观看。

    孟倩幽用眼角余光看到了他的动作,不知想到了什么,道:“下来吧。”

    孟逸轩心喜,快速的下了马车,站在她的身旁。

    另一名大汉看到他下了马车,死死的盯着他看,眼里闪出贪婪的目光。

    孟逸轩看文彪和大汉你来我往的交手,有些跃跃欲试。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指着另一名大汉对他说道:“你学武功的时间也不短了,过去和他过过招。”

    听到她的话,孟逸轩兴奋的不行,拉开架势就奔着大汉冲了过去。

    大汉看他年纪有些轻敌,再加上似乎有所顾忌,反应慢了一些,被他一脚踢得倒退了好几步。

    孟逸轩一招得手,信心顿时大增,没等大汉站稳,又攻了过去。

    大汉这次有了防备,轻松地闪过,抽了个空隙,挥手对着孟逸轩的脖颈就劈了下去。

    孟逸轩机警的躲过。

    大汉一招没有得手,愣了一下,孟逸轩趁机绕到了他身后,对着他后腿骨狠狠的踹了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