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shā rén灭口(爆10)
    大汉吃痛,一只脚一软,差点跪倒地上,却翻身一滚,重新站好。

    孟倩幽皱眉。

    孟逸轩越打越兴奋,对着大汉又冲了过去。

    大汉没敢再轻敌,一心一意的对付他。

    孟逸轩毕竟岁数还大汉武功又高出他不少,打了有二十多个回合后,体力渐渐不支。

    大汉这次瞅准了机会,一掌劈在了他的勃颈上,孟逸轩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文彪正好看到这一幕,失声大喊:“少爷。”

    孟倩幽反而冷静的说道:“他没事,你速战速决。”

    文彪闻言加快了攻势。

    大汉得意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冷冷一笑,伸出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

    大汉不解:“死丫头,你故弄个什么玄虚?”

    孟倩幽再次晃了晃手掌:“五招,我只用五招就可以打败你。”

    大汉被激怒,口里叫着:“死丫头,你找死!”就冲了过来。

    孟倩幽也不躲避,等他近了,对着他的胸前就是一脚。

    大汉没见过这样不要命的打法,急忙撤回了自己的招式,后退了几步。

    孟倩幽比划了一个一,大汉看明白了她的意思,差点气得吐血,使出浑身本事,对她展开凌厉的攻势。

    孟倩幽灵活的躲过。

    来回过了两招,大汉来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不免有些心急,再次攻击时就有了破绽。

    孟倩幽瞅准机会,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没等他翻过身来,用和他一样的手法把大汉劈晕了过去。

    另一名大汉看到同伴倒在地上,一时分神,也被文彪一脚踢晕了过去。

    文彪大步走到孟逸轩身边,低下身子抱起他放到了马车上。

    孟倩幽走到晕过去的大汉旁,在他的身上仔仔细细摸了一遍,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个令牌。没等文彪看见,就把令牌放入了自己的怀中。随即又到另一个大汉的身上也摸出了一块令牌,同样快速的的放入怀中。

    文彪把孟逸轩在马车上放好,回头问孟倩幽:“姑娘,这两个人怎么办?”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毫不犹豫的说道:“处理了吧。”

    文彪愣住。

    孟倩幽抬眼看他。

    文彪咽了下口水,小心的问:“姑娘的意思是?”

    孟倩幽面不改色的笑问:“没杀过人?”

    文彪押镖多年,什么样的情形没有遇到过,危机情况下,杀的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自从跟着孟倩幽以来,看她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是以怎样也想不到她竟会如此云淡风轻的说出这样的话,才一时愣住。听到孟倩幽的问话,急忙回道:“杀过。”

    “那交给你了,最好是别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尸体。”孟倩幽笑道。

    听她笑着用淡然的口气说着如此血腥的事情,好像sharen只不过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文彪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孟倩幽似乎了解他心中所想,笑着看了他一眼。

    文彪浑身一个激灵,当即就弯下身子把一名大汉拖到了山崖旁,又回来把另一名大汉也拖了过去。

    孟倩幽打开车帘,看到孟逸轩还没醒,摸了摸怀里的令牌。

    文彪把人处理好了回来,孟倩幽也没问他怎么处理的,吩咐他:“你看好马车,我去去就来。”说完转身走进树林内。

    文彪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她浑身充满了肃杀之气。

    孟倩幽走进树林内,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把两块令牌埋了起来。做完这一切,就没事一样回到了马车旁。

    文彪牵着缰绳恭敬地站在马车前。

    孟倩幽笑看他一眼,命令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文虎和文豹。”

    文豹恭敬的应声。

    孟倩幽没有上马车,站在车旁看着他。

    文彪被看的心里发虚,直到冷汗快要冒下来,孟倩幽的声音才响起:“你的神情太紧张了,很容易被他们看出发生过事情。”

    文彪惊讶的抬头,孟倩幽已经上了马车,吩咐他:“走吧,大哥他们该等急了。”

    文彪赶紧掉转马车,朝着镇上走回去。

    孟倩幽把孟逸轩摇醒。

    孟逸轩刚睁开眼睛,就猛然坐了起来。看到孟倩幽一脸微笑的坐在自己面前,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还在发疼的脖颈,羞愧的问道:“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孟倩幽对他竖起大拇指:“你和他过了二十多招,很棒。”

    “可我们还是没能保护了你,还被他打晕了过去。”孟逸轩还是不开心。

    孟倩幽用手在他的脖颈被打的地方帮他揉搓了一会,劝道:“你年纪还再练几年,一定能超过我。”

    孟逸轩的眼里迸出惊喜:“真的?”

    孟倩幽点头。

    “那他们怎样了?”孟逸轩问。

    孟倩幽默了一下,才道:“被我和文彪打跑了,你一会见到大哥不要提起这件事,就说我们卖完玉米后,你的身体不舒服,我们去看了一下大夫,免得他们担心。”

    孟逸轩没有怀疑,点头答应。

    孟贤几人早早的把玉米卖完,站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候,去迟迟不见马车过来,心中担心,想要过去寻找,又怕跟孟倩幽错开,她过来的时候找不到他们。只能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看到马车过来,孟贤大声责问:“你们怎才过来?”

    孟倩幽打开车帘,让两人上车后,才笑着说道:“玉米卖完以后,逸轩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们去看了大夫才过来。”

    孟贤闻言看向孟逸轩,见他的脸色果然不是很好看。关心的问:“大夫怎么说?”

    孟倩幽回道:“大夫说可能是这两天累到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明天我们就不来了。”

    孟贤点头:“让他好好休息一天吧。”

    孟仁和孟义等的也很着急,不过在听了孟逸轩累病了以后,关心的问这问那。

    孟倩幽趁机对他们说明天不过来卖玉米了,在家休息一天。

    孟仁和孟义已经卖上了瘾,竟然还有些恋恋不舍。

    几人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孟氏听到他们还没有吃饭,急忙去给几人做好了饭。

    几人狼吞虎咽的吃完。

    孟氏看到几人的吃相有些心疼,埋怨孟倩幽:“你非得要去卖玉米,你看看你们几个都饿成了什么样?”

    孟倩幽举起双手,调皮的说道:“娘,我错了,我跟您保证,从今以后我在也不提去卖玉米的事情,我要是再这样做,您就把我赶出家门。”

    孟氏笑骂:“你这是跟娘保证呢,还是威胁娘呢。”

    孟倩幽急忙说道:“保证,保证,我这是保证。”

    众人被她的神情逗笑。

    地里还剩下一些玉米,孟倩幽让吴大几人全部摘下来,给文泗、孙善人和孟氏的娘家以及各氏的族长送了一些以外,剩下的全部把玉米粒剥了下来,吩咐文彪的媳妇妯娌三人用自己的老办法把嫩玉米储存了起来,等到冬天的时候好卖给德仁堂。

    至于玉米秸秆,实在是太多了,最后还是按照孟倩幽的方法让村里人随意的去刨。

    村里人几乎是乐疯了,家家户户恨不得不吃饭也要多刨一些。没用三天,地里的玉米秸秆一根也没剩。

    孟倩幽找到做薯片支架的老人,让他现在开始做,做的越多越好,老人自然是乐呵呵的答应,一家人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忙碌。

    孙良才在文彪去送玉米的时候也满心欢喜的跟着回来,等知道要去上私塾后,顿时后悔的不行,可怜巴巴的恳求文彪再把他送回去。

    孟倩幽威胁他:“如果敢不经过她的同意回家,就把他和孙旺一样吊在门口的大树上。”

    孙良才想起自己爹那个惨样,乖乖的跟着孟仁一起跟着周孝去上课。

    孙茜时不时的以探望弟弟的名义过来,孟氏是越看她越喜欢,恨不得马上就把娶回家里。

    这种平静而又充满欢乐的日子过的很快,一晃眼的功夫到了土豆成熟的季节。

    这天,孟倩幽在众人期盼而又忐忑的心情下,砍断一大片叶子,用工具轻轻地扒开一块垄沟,一块块的大土豆就被挖了出来。

    “幽儿,把工具给爹,爹也挖几个。”抑制不住兴奋的孟二银开口。

    孟倩幽把手中的工具递给他。

    孟二银接过,拨开土豆的叶子,一口气挖出十多块土豆,才稍微缓解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孟贤和孟齐一开始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索性用手挖出来几个。

    孟大金夫妇和孟三铜夫妇也很兴奋,以各种方法也挖出了一些。

    孟倩幽看到众人的动作失笑。

    等众人的心情平静下来,孟倩幽才笑着说道:“这只是第一季的土豆,你们就激动成这样,如果秋季的时候再收获一季,你们是不是都要激动的晕过去。”

    孟大金家的瞪大眼,不置信的问:“秋季还能在收获一次,你的意思是土豆能一年种两季?”

    孟倩幽点头:“应该是这样,不过我还没有试过,不知道下半年的收成会怎样。”

    “我还没有听说过一年能种两季的庄稼呢,如果是那样,你们家就发财了。”孟大金家的惊喜的说道。

    孟倩幽纠正她:“大伯母说错了,是咱们家发财了。”

    孟大金家的连连点头:“对对对,是咱们家就发财了。”

    众人高兴地大笑。

    “大伯,你去村里招人来挖土豆吧,告诉他们,这次的工钱按斤结算,无论男女老少,十斤土豆一文钱,土豆挖完了,工钱立马就结算。”笑完以后,孟倩幽对孟大金说道。

    孟大金高兴地点头,转身回了村里,这次没等吆喝,村里一直观察着孟动静的人就急巴巴的迎上前,恭敬地问他:“村长,你们家是不是又要找人做工?”

    孟大金停住脚步,点头:“我们准备找人去挖土豆,这次不是日工,按斤接算,每十斤一文钱。”

    村里人没见过土豆,不知道一个土豆有多重,不过想着孟倩幽从来不会亏待村里人,就小心的问道:“村长,你看我行吗?我力气很大的。”

    孟大金看这些人渴望的眼神,笑道:“挖土豆是需要有些力气,但不是力气小的就干不了,说你们互相转告一下,只要想去挖土豆的,不论是谁,都可以去,工钱都是一样的。”

    “您的意思是说,我爹娘和孩子们也能去,就和清理荒地的时候一样?”一名村民惊喜的问。

    孟大金点头,挥手:“赶快回家叫上家里人,拿上工具,现在就可以去。”

    众人转身飞奔回家。

    孟大金在村里吆喝了一圈,村里人听到这个好消息,再一次全部全家出动,拿好工具和背篓兴冲冲的跑去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