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对味(爆12)
    几人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急忙放下袖子,应声:“知道了,东家。”

    指着炸出来的不太满意的薯片,孟倩幽道:“如果不介意,你们各自端一些薯片回去吧。”

    薯片好几两银子一盒,平常人家一年的收入也买不起,即使火候差了一些,也不是轻易能吃到的,几人女人闻言大喜,不停的道谢后,欢喜的端着些薯片离去。

    孟大金家的看她们离开以后,才担心的问道:“幽儿,这一下就少了三个人,安公子要的薯片能制作出来吗?”

    孟倩幽调皮的拿起一块薯片放进她的嘴里:“大伯母,不用担心,只要您把薯片的质量把好关,其余的都交给我来处理。”

    孟大金家边吃薯片,边高兴地点头。

    孟大金家的放心的回去了。

    孟倩幽端着剩下的薯片来到制作支架的老人家里。

    负责砍了一冬天柴火的张生夫妇领着两个孩子刚从土豆里回来,看到孟倩幽进门,急忙称呼不改的热情的给她打招呼:“东家来了,赶快屋里坐

    孟倩幽把手中的薯片交给张生媳妇:“这是作坊里刚试做的薯片,火候差点,我给孩子们拿了一些,你们别嫌弃。”

    张生媳妇感激的接过来,连声道谢:“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孟倩幽摆手,问:“我过来看看支架做的怎么样了?”

    张生的爹听到孟倩幽的声音,已经站起身从制作支架的屋子里出来,听见她的问话,站在门口,客气的请她进去:“已经做了两千多个了,东家看看满意吗?”

    孟倩幽进屋,随手的拿起一个支架看了下,做工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精细,满意的点头:“做的很好,就是少了一些,如果作坊正式开起来,这些根本就不够用几天的。”

    张生的爹惶恐,唯恐孟倩幽把这个挣钱的活计收回去,讨好的说道:“东家放心,从今天开始,我每天会在多做一些,还请您不要把这个活计让给别人。”

    孟倩幽知道他是误会了,笑道:“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找人来帮你做一些。”

    张生爹急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们自家人就可以。”

    张生也说道:“不用了,东家,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不去挖土豆了,全部在家里帮忙做支架。”

    孟倩幽点头:“好吧,你们自己决定吧,不过不能误了我的事情。”

    张生爹保证:“您放心,绝对误不了。”

    孟倩幽吩咐他们下午先送五百个到作坊。

    张生应声。

    下午五个女人准时过来上工,孟倩幽把工作服和手帕交给了几人。

    几人穿好后开始制作薯片。

    回家商议的三个女人没有过来,孟倩幽也没有在意,找到孟三铜家的,说自己作坊里还需要几个人,让她去问问她娘家的两个嫂子愿不愿意过来上工,并把要签订十年的契约的事情一并给她说了。

    孟三铜家的听完,土豆也不挖了,小跑着回了娘家,把她的两个嫂子叫了过来。

    三人走的气喘吁吁,好半天才歇过气来。

    孟三铜家的两个嫂子,大王氏和小王氏什么也没问,开口就说道:“东家,我们愿意过来上工,签订多少年的契约都行。”

    孟倩幽笑看她们,故意吓唬道:“你们可要想好了,如果这十年之中,你们把薯片的制作方法泄露出去,可是要被送去官府知罪的。”

    两人不在意:“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我们也不会说出去的,东家尽管放心。”

    两人在家里帮工人们做过饭,孟倩幽对她们的脾性多少还是了解一些,闻言点头:“你们先跟我去作坊熟悉一下,明天到时候过来上工就行。”

    两人千恩万谢,跟着来到作坊里。

    五个女人和她们也熟悉,一边炸薯片,一边和她们打招呼。

    两人也不拘谨,立刻上手帮忙。

    三个女人直到第二天才一起过来,说自己愿意签订契约。

    孟倩幽笑着告诉她们,人已经找好了,如果她们愿意的话,可以帮忙装薯片,只是这个活计比较轻松,一天十五个铜板。

    一天就少挣十五个铜板,三个女心疼的不行,暗自后悔自己没早下决定,但是如果不答应,恐怕这个活计也没有了,无奈之下,答应下来。

    孟倩幽告诉她们,如果嫌工钱少,可以在等一等,她后面还有别的活计工钱稍高一些。

    三个女人有些犹豫。

    孟倩幽看在眼里,皱起眉头。

    一个女人下定决心:“工钱少点就少点吧,我就做这个活计了。”

    另外两个女人看她答应,也跟着应承下来。

    孟倩幽并没有让她们签订契约,而是把她们带到另一间屋子里,告诉三人:“她们会把炸好的薯片端过来,等晾凉了以后就开始装到这些支架里。手要轻一些,尽量不要弄坏了。”

    孟大金家的端了一些炸好的薯片过来,孟倩幽装了一盒给三人看。

    三人都是做活的好手,马上就轻轻松松的上了手。

    大概半个多月,地里的土豆才收完。

    孟倩幽让孟贤、孟齐核算好了工钱后,当天就全部发给了村里人,并告诉她们,地里的土豆叶子如果他们想要的话也可以捡回家去。

    村里人再一次疯狂了,没日没夜的全家出动,不到两天地里的土豆叶子全部被抢光。

    看着满作坊里的土豆,孟倩幽决定给聚贤楼送一些过去。

    这天吃过早饭后,孟倩幽给孟氏说了一声,让文彪、文虎赶着两辆马车来到了作坊,让吴大几人装了一些土豆放在了其中的一辆马车上后,吩咐两人赶着马车去聚贤楼。

    文虎赶的马车上有土豆,不敢走的太快,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聚贤楼。

    聚贤楼门口的伙计看到孟倩幽下了马车,急忙过来恭敬地说道:“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麻烦你去告诉掌柜的,就说我送了土豆过来。”

    伙计应了一声,飞快的跑去禀报,不一会儿掌柜的就满脸高兴地快步而来,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你可是我们聚贤楼的大救星呀。我和老吴昨天还说最近没有新鲜的蔬菜呢,你今天就给送来了。”

    孟倩幽开玩笑:“我能掐会算,知道你们需要什么,赶紧就给你们送来了。”

    掌柜的哈哈大笑。

    笑完吩咐伙计把马车赶去后院,把土豆小心的卸下来。

    大厨看到文虎赶着马车进了后院,忙问:“孟姑娘来了吗?”

    文虎应声:“来了,正在门口和掌柜的说话呢。”

    大厨急忙跑到门口,没有看到孟倩幽,询问伙计:“孟姑娘呢?”

    伙计恭敬地回道:“和掌柜的一起去雅间了。”

    大厨急忙走进大堂内,正好看到掌柜的和孟倩幽上楼。

    大厨在后面高声喊了一句:“孟姑娘!”

    大厨的声音很响,大堂里吃饭的人全部看向他。

    孟倩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的看向他。

    大厨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有一件事想给你请教一下。”说完怕孟倩幽不明白,用手示意的指了指厨房。

    孟倩幽意会,走下楼梯,和大厨一起去后面。

    掌柜的看着冒冒失失的大厨,摇了摇头,也跟了过去。

    除了大堂,大厨就急切的说道:“我回来以后,按照姑娘教的方法做了好几次佛跳墙,都没有做成姑娘那胏hunmeng诺奈兜溃蚁朐偃ス媚锛仪虢桃幌履兀媚憷戳耍榉嘲镂铱匆幌拢降资悄歉龌方诔隽宋侍狻!?br />

    掌柜的也说道:“老刘回来以后,说是你做的佛跳墙香飘十里,可他是做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这几天正因为这事发脾气呢。”

    孟倩幽一走进后院,就看到后院靠近厨房的地方,新搭了一个灶台,灶台上的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罐子,里面飘出一些若有若无的香气。

    大厨说道:“这就是我做的佛跳墙,只有凑近了才闻到一丝香气,和姑娘做的相差太远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

    孟倩幽示意大厨让人把罐子抬下来。

    大厨挥手招来两个伙计,小心翼翼的把罐子抬了下来。

    大厨上前,盖子掀开。

    孟倩幽凑近闻了一下,皱起眉头,道:“筷子。”

    大厨急忙吩咐伙计拿了一双筷子过来。

    孟倩幽用筷子把上面的菜拨开,在靠近下面的位置夹了一些菜上来,放到鼻尖闻了闻,问大厨:“前几次做出的也是这样的味道吗?”

    大厨点头:“前几次做的我也尝过了,和姑娘做的味道也是相差太远。不知是什么原因。”

    孟倩幽让伙计又拿了两双筷子过来,示意大厨和掌柜的仔细尝尝。

    掌柜的没有吃过佛跳墙,自然品尝不出有味道什么不同的。

    大厨则不然,和孟倩幽一样,夹了一些罐子下面的菜放进嘴里,细细的尝了尝,皱起眉头,道:“这下面的菜稍微有些过火了,吃在嘴里微微有些发苦。”

    孟倩幽点头:“佛跳墙最主要是用文火慢慢煨制一定的时辰,让所有菜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形成它独特的味道。你这佛跳墙根本就不是用文火慢慢煨制的,而是用了大火,才使得下面的几道菜的火候过了。”

    “不可能呀,我一直亲自盯着他们呢,确实用小火慢慢煨制的。”大厨说道。

    孟倩幽笑道:“我说的不会错,你还是叫来伙计好好问问吧。”

    大厨对着厨房喊了一声:“二子,三子你们俩过来。”

    两个伙计应声从厨房里走出来:“师父,有什么事?”

    “我问你们,你们是否按照我的吩咐用小火煨制佛跳墙?”大厨问。

    两人愣了一下,随即眼神有些闪烁,支支吾吾的没敢说话。

    看他们的样子,大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气急,一人一脚踹了过去:“混账东西,我不是嘱咐你们一定要用小火吗?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

    两人被踹倒在地,看大厨真的发了怒,也不敢喊疼,急忙爬起来跪倒大厨面前,连声求饶:“师父,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大厨气急:“还想有下次,赶快给我卷铺盖卷滚蛋。”

    两人吓坏了,祈求道:“师父,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太困了,才在天明时加大了一点火候。”

    听他们这样说,大厨的火气更盛,一人又踹了一脚:“困了不会给我说吗?我可以让人替换你们,现在可好,毁了我好几次的佛跳墙,如果不是孟姑娘今天恰好过来,你么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

    两人重新爬起来跪好,连声求饶:“师父,我们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饶我们这一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