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神秘聚贤楼(爆13)
    大厨厉喝:“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找份活计不容易,尤其是还能被大厨看中收做徒弟,那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事情,二子和三子见大厨时真的想撵他们走,吓得魂飞魄散,涕泪横流,不断的求大厨原谅他们。掌柜的见两人的样子实在不像话,劝大厨:“老刘,收两个有天分的徒弟不容易,经过这一次他们肯定也受到了教训,看在他们平日里还算老实勤恳的份上,就原谅他们这一次吧。”

    大厨的火气还是很大:“正因为我平时看重他们,我才更加的生气,现在他们就敢投机取巧,以后真的成了大厨说不定会坏了我的名声,我可不想以后因为他们两个被戳脊梁骨。”

    “你说的太严重了,他们只不过熬不住才那样做的,和投机取巧没有关系,再说了,这事也是你考虑不当,你不想想,只有他们两人看一晚上的火候,哪能不累?”掌柜的仍旧劝道。

    大厨余怒未消,又一人踹了一脚:“看在掌柜的给你们求情的份上,今天先留下你们,如果以后再犯,立马走人。”

    两人不住的连声给掌柜的道谢。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人去烧火,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接近灶台。”大厨还是气怒难消的说道。

    虽然不能跟着大厨学艺,但好歹没被撵出去,二子和三子再一次的对掌柜的道谢后,急忙跑进了厨房。

    大厨转头对不好意思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让你见笑了,我竟然没发现是火候出了问题。”

    孟倩幽摆手:“如果不是尝过我做的佛跳墙,您做的这个也是可以的,不信您可以抬到大堂里让顾客评判一下,他们一准说好。”

    大厨摇头:“我做菜一直精益求精,既然尝过姑娘做的菜,就不会把这样的佛跳墙让顾客品尝。”

    说完,吩咐伙计把罐子抬走了。

    伙计过来禀报,土豆已经卸完,并报告了称的重量。

    掌柜的说道:“姑娘先去雅间里等候,我这就去账房了给您支钱。”

    孟倩幽喊住他:“掌柜的等一下,等我们商议好了土豆的价格,您再去。”

    掌柜的疑惑:“不是一两银子一斤吗?”

    孟倩幽笑道:“去年的土豆是在山上发现的,数量不多,所以价格贵了一些,今年的土豆是我大量的种植的,价钱就给你们优惠一些,半两银子一斤吧。”

    掌柜的惊喜:“那太谢谢姑娘了。”

    孟倩幽摆手:“今年的土豆很多,掌柜的不妨与其它的聚贤楼分店掌柜的也说一下,如果他们有需要的,可以直接去我们家。”

    掌柜的大喜:“那真是太好了,去年我们的东家就说让我给其它的分店买一些土豆,无奈我自己这边都不够用的,所以没有应承他,这下好了,我一会儿就去给我们东家写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掌柜的去账房支钱,孟倩幽吩咐文虎赶着马车去聚贤楼外等候,在伙计恭敬地领路下去二楼的雅间。

    掌柜的很快的支了银子过来,放到孟倩幽面前的桌子上:“这是五百两三十两银票,姑娘看一看。”

    孟倩幽拿过,随意的放在身上:“不用看了,我信得过掌柜的。”

    被孟倩幽如此的信任,掌柜的喜悦的微笑。

    银票放好,孟倩幽道:“我有一件事想问掌柜的,不知您能否回答?”

    掌柜的笑道:“有什么事姑娘尽管问,只要我能说的我一定能够告诉你。”

    孟倩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我想知道您的东家是个什么样的人?”

    掌柜的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消失,有些吃惊的看向她。

    孟倩幽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

    掌柜的神色变了几变,好一会儿才问道:“姑娘,突然打听我们的东家不知为了什么?”

    孟倩幽将他的神情全部看在眼里,心里有了一定的思量,不过还是笑着回道:“自从上次我和包公子在后院比试以后,我就十分的好奇,聚贤楼的东家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后院建一个如此大的练武场?”

    掌柜的已经恢复了神情:“我以为姑娘早就会问的,能等到现在,姑娘也是好定力。”

    孟倩幽摇头:“这事本与我无关,我并不好奇,只不过最近出了一点事情,我才想问一下。”

    想了一下,掌柜的道:“我只能告诉姑娘我们的东家是京城人士,至于其它的,因为我们东家身份特殊,恕我不能告诉你。”

    孟倩幽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daan,也没有在继续追问,换了另一个问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后院的练武场应该是连聚贤楼里的伙计都不知道吧,我想问一下包公子和你们的东家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自由的出入后院的练武场,”

    见她没有再往下问,掌柜的松了一口气,神情也放松了很多,听她问起包一凡,便回道:“我们主子和包清河父子有些交情,恐他远在京城,有些事情鞭长莫及,便托包公子时常来照顾一下。”

    听她直呼包清河的名讳,孟倩幽的眉头几不可见的动了一下,试探的说了一句:“我上次在府城的聚贤楼听包公子说,包大人即使有再大的功绩暂时也不会升迁,不会与你家主子的托付有关吧。”

    掌柜的暗自心惊,没想到就凭包一凡一句话她竟然能猜出他们和主子之间有关系。不过,脸上没有显现出来,道:“我只负责聚贤楼的生意,其他的我是真的不知道。”

    孟倩幽微微一笑:“我也只是随口一问,既然掌柜的为难,我也就不多问了,如今我的土豆丰收了,还请掌柜的尽早给你们东家说一声,看看别的聚贤楼是否还需要土豆,我也好尽快做打算。”

    掌柜的痛快的应声:“好,我马上就给我们东家去写信,姑娘稍等几天,我会尽快的给你一个回复。”

    孟倩幽点头,站起身:“那我就回家等掌柜的的好消息了。”

    掌柜的亲自把孟倩幽送到门口,看着马车远去,才急冲冲的回屋去给东家写信。

    等马车离聚贤楼一段距离以后,孟倩幽吩咐文彪:“去德仁堂。”

    文彪应声,把马车小心的调转了一个方向,向德仁堂驶去。

    文虎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到了德仁堂,孟倩幽下了马车,直接走进德仁堂内。

    正是半上午的时候,德仁堂里看病的人比较多,老大夫和另外的几名大夫忙得不可开交。

    伙计看到孟倩幽进来,急忙走过来,恭敬的打招呼:“姑娘,你来了。”

    孟倩幽点头,问:“你们东家在吗?”

    “东家在楼上,我这就去帮您禀报一声。”

    “不用,你们忙你们的,我自己上去就行。”孟倩幽道。

    伙计站到了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姑娘,请。”

    孟倩幽抬步上楼。

    文泗正在看账本,听见有脚步声,头也没抬的问:“何事?”

    没人应答。

    文泗疑惑的抬头,看到是孟倩幽,惊喜的放下手中的账本,站起身:“死丫头,你怎么过来了?”话未落,一个茶杯就对他飞了过来。

    文泗吓了一跳,侧身躲过,茶杯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正在给别病人看病的老大夫听见响声,骇了一跳,药方都顾不上写了,急声吩咐伙计:“去看看东家出什么事了?”

    伙计没动,轻声说道:“老大夫,孟姑娘来了,刚才去了楼上。”

    老大夫一愣,随即了然的一笑:估计是东家习惯没改,又喊了孟姑娘死丫头,孟姑娘一气之下,用茶杯摔了他,想到这,放下心来,就不再理会此事,低下头专心的给病人写药方。

    不得不说老大夫确实真相了,不过文泗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气急的对孟倩幽吼道:“你一来就发什么疯?”

    孟倩幽也不理他,径直到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个茶杯在手里把玩,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文泗紧盯着她手中的茶杯,唯恐她在对自己投过来。

    孟倩幽只是悠闲的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并不说话。

    文泗忍不住了,问:“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孟倩幽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你哪里都没有得罪我,我只是看你脸上的伤疤快好了,有些不习惯,想帮你再来一道而已。”

    文泗虽然大大咧咧,凡事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并不傻,孟倩幽一说,他明白了怎么回事,收起戒备的姿势,毫不在意的说道:“不就是喊你个”死丫头“吗?你至于这么大的火”

    话没说完,孟倩幽手里的茶杯再次飞了过来。

    文泗这次没有防备,茶杯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

    文泗疼的“哎哟”一声,脱口而出道:“死丫头,你真的用力呀。”

    这次是两个茶杯飞了过来。

    文泗慌忙左躲右闪,才勉强躲过,张口又要说话,想到了什么,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楼下的病人接二连三的听到声响,都奇怪的抬头看向楼上。

    老大夫丝毫不理会,依旧淡然的给病人看病。

    桌上的茶杯已经用完,孟倩幽索性把茶壶拿在了手里。

    文泗吓得慌忙说道:“你、你、你快放下。”

    孟倩幽笑看着他。

    文泗被看得发毛,急忙保证:“我以后再也不那样喊你了,你先把茶壶放下。”

    “你确定?”孟倩幽问。

    文泗一直防备的盯着她手里的茶壶,一边连声回道:“我确定,我确定。”

    孟倩幽把茶壶放在桌子上,手轻轻的搁在壶盖上。

    文泗咽了下口水,指着茶壶,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你把它放远一些。”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把茶壶推远了一些。

    文泗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把将茶壶拿在了手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抱着茶壶说道:“死”说了一个字,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改口:“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敢这么对我,我一定打得她连自己的娘都认不出来。”

    孟倩幽瞥了他一眼。

    文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回到桌前,把手里的茶壶放在桌子上,这才安心的坐在了椅子上。

    “齐王爷是谁?”孟倩幽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文泗没有回答,反而惊讶的问她:“你又不认识齐王爷,你无缘无故的打听他干什么?”

    孟倩幽身体往后一靠,闲适的坐在椅子上,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天听帝师说起过,好奇,打听一下。”

    文泗更加的惊讶:“帝师说起齐王爷,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