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齐王爷其人(爆14)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借以掩饰自己的情绪:“问你个事情推三阻四,不肯回答,你不会是不知道吧?”说完点头,自语道:“也对,你常年不在京城,对于京里的事情当然不知道。我”

    “谁说我不知道,”文泗不满的声音响起:“就算我这几年不在京城,我也是在京城长大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齐王爷。”

    孟倩幽顺势说道:“哦,那你给我说说,齐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语调上故意用了状似调侃的口气。

    “齐王爷和当今的皇上是一母同胞,在多年以前,鼎力帮助皇上登上皇位之后,就被皇上封为了齐王爷,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上念他有功,对他荣宠至极。可是齐王爷为人十分低调,从来没有恃宠而骄过,因此,京城里的人都很敬重他。”文泗说道说起这些,滔滔不绝,已示自己无所不知。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道:“知道的这样详细,难不成你见过他。”

    文泗摇头:“我一介商人,怎么可能见过齐王爷,不过京城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孟倩幽“嗤”了一声:“以话传话,真人还不知道怎么样的。”

    文泗噎了一下,道:“听你这口气,我怎么感觉齐王爷给你有仇似的?”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善:“你脑子进水了,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最远的地方就是去过府城,连齐王爷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跟他有仇?”

    文泗点头:“也对,不过你的态度很奇怪,一说起齐王爷你有点咬牙切齿,就好像他得罪过你一样。”

    孟倩幽有些心惊,为了阻止文泗在往下猜测,先发制人,不耐烦的对他说道:“别岔开话题,给我说说齐王爷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文泗惊奇,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小丫头,我发现你今天很奇怪,一直打听齐王爷做什么?不会是有什么不对的想法吧。”

    孟倩幽站起身,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脚上。

    文泗哀嚎一声,疼的抱着自己的脚直打转:“咱就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每次都动手,哪个女孩子和你一样这么粗鲁。”

    孟倩幽抬起脚。

    文泗吓得退到了账桌边。

    孟倩幽坐下。

    文泗小声的嘟囔:“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道以后谁会娶你。”

    孟倩幽阴森森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文泗赶忙摆手:“我什么也没说,你不是想知道齐王爷家里的情况吗?来,来,我告诉你。”

    孟倩幽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他说。

    说起齐王爷家里的情况,文泗神情竟然有些得意:“说起齐王爷,那可是我们武国的典范,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王爷能比得上他。”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不耐的说道:“捡重点的说!”

    文泗“哦”了一声,道:“齐王爷如今已经将近四十,家里只有一个正妃和一个侧妃,其余的妾室一个都没有,这在达官贵人之间是很少有的事情”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阻止他在继续往下说,问:“子嗣呢?”

    文泗回道:“听说只有一个儿子,还是侧妃生的,和你的年岁差不多大。”

    孟倩幽皱眉,问:“他的正妃没有孩子?”

    文泗摇头:“据说齐王爷的正妃身体不好,常年缠绵病榻,所以就连家里的庶务也是侧妃在打理。”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不是说他以前丢”说到这,意识到不妥。便住了口。

    文泗听她一句话都没说完就不说了,疑惑得问:“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孟倩幽道

    文泗疑惑的看向她:“小丫头,我总觉得你今天有些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孟倩幽摇头否认:“你多心了,我只不过听帝师提起,一时好奇,问问你罢了。”

    文泗不信,还是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淡然的坐在哪里任他打量。

    好半天文泗也没看出孟倩幽有心虚的样子,心里想着自己难道真的是多心了?小丫头确实没有事情瞒着他?

    见他皱眉思索,孟倩幽起身:“家里还有事,我回去了。你脸上的伤疤只要按时敷药,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消除了。”

    听他提起自己的伤疤,文泗被转移了注意力,站起身来到她面前:“小丫头,你这去除伤疤的药果然十分灵用,我用了这一段时间以后,脸上的刀疤淡了很多,连老吴都说我看起来顺眼了很多。”

    “所以呢?”孟倩幽问他。

    文泗嘿嘿一下,摆出一副讨好的面孔:“所以你能不能把配方卖给我,多少银子都行。”

    孟倩幽对他伸出两个指头:“二十万两。”

    文泗一时没明白:“什么二十万两?”

    孟倩幽没说话,盯着他脸上的伤疤。

    文泗反应过来,尖叫一声:“你抢劫呀?”

    孟倩幽侧了一下头,摸了摸自己受到荼毒的耳朵,神情有些不屑:“堂堂一个德仁堂的东家,连二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还成天说大话。”

    文泗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这是二十万银子,不是二百两,你说的倒是轻巧,你有,你轻而易举的拿出来给我看看。”

    孟倩幽微微一笑:“文少爷,你忘了我有玉佩了,别说二十万两,就是二百万两,我也不费吹灰之力拿出来。”

    文泗被噎住。

    孟倩幽开心的大笑。

    老大夫听见她的笑声,心里也舒了一口气:看来孟姑娘的气已经消了。

    文泗气的不行:“臭丫头,你就是不想把配方卖给我,才故意找这么一个借口。”

    孟倩幽的得意的摇晃了几下脑袋:“你说对了,我就是不愿意卖给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文泗彻底的被噎住。

    孟倩幽笑着下了楼。

    老大夫听到她的声音,站起身给她打招呼。

    孟倩幽对他摆摆手,调皮的说道:“您快上去看看您们东家吧,估计这会儿已经气晕了。”

    说完,高兴地走出德仁堂。

    老大夫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去楼上,而是坐下给病人继续看病。

    孟倩幽出了德仁堂,心情颇好,吩咐文彪:“走,我们回家。”

    文彪似乎受了感染,高兴地应声后,赶着马车往回走

    逗弄了文泗,孟倩幽的心情莫名的舒畅,路上甚至很轻快的哼起了歌曲。

    文彪听到她轻快的歌声从马车里传出,很难将她和前几天那个眼睛眨也不眨吩咐他sharen的那个孟倩幽联系在一起。

    孟倩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正愉快的哼着歌曲等着到家,却感觉肚子有些疼,上世那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暗叫一声:“坏了。”随即感觉一股热流喷涌而。

    孟倩幽真想骂娘,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让她怎么应付?

    刚想完,肚子的疼痛突然加剧,疼的她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肚子。

    文彪听到刚才还哼着小曲的孟倩幽没了动静,担心的问:“姑娘,你没事吧?”

    孟倩幽强忍疼痛,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我没事,你赶快一些。”

    文彪是习武之人,听出了孟倩幽的声音有些不对劲,见孟倩幽不说,也没敢多问,甩起马鞭,加快的马车的速度。

    文虎看到前面的马车突然狂奔起来,愣了一下,随后跟上。

    孟倩幽在马车里被颠的左摇右晃,感觉肚子更加的疼痛,只得要紧了牙关,盼着赶快到家。

    文彪的马车赶得飞快,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家。

    停好马车,文彪跳下马车,恭敬地说道:“姑娘,到家了。”

    半天孟倩幽压抑的声音才传出来:“把马车停到这,你和文虎一起先把那辆马车赶进去。”

    文彪以为一会还要出门,应了一声,告诉文虎先把那辆马车赶进去。

    听见两人走远,孟倩幽打开车帘私下看了看,发现四下没人,急忙下了马车,准备向屋里跑。

    没想到孟逸轩正好下课回来,老远的看到马车回来,快步的跑了过来,正好在孟倩幽下马车时跑到她的面前,高兴的问:“你回来了?”

    孟倩幽暗叫一声糟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咬牙切齿的对孟逸轩说道:“你先进去!”

    孟逸轩看她一动不动,有些纳闷:“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感觉又有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孟倩幽低咒一声,转身就往屋里跑。

    孟逸轩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跟着往屋里跑,却看到他粉白的后裙摆上有点点血迹,顿时高声惊叫:“你流血了!”

    孟倩幽脸色爆红,恨不能掐死他。三步并做两步的跑进去了,哐的一下就把房门关上。想要寻找一些东西垫上,这才想起根本就没有预备这些东西。

    孟逸轩跟着到了门口,看房门紧闭,焦急的问:“你流血了,是受伤了吗?”

    孟氏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到孟逸轩正急切的站在门口,问:“逸轩,出什么事了?”

    孟逸轩的声音都带了哭腔:“娘,幽儿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孟氏吓了一跳,惊慌的敲门:“幽儿,快开门,你伤到了哪了,赶快让娘看看。”

    孟倩幽正不知怎么办好,听见孟氏的声音,打开房门。

    孟氏急切的进入屋内,孟逸轩也想跟进去。

    孟倩幽喝住他:“你别进来。”

    孟逸轩停住脚步。

    孟倩幽把门“哐”的一声又关上。

    屋内孟氏急切的问:“幽儿,你伤哪儿了。”

    孟倩幽红着脸小声说道:“娘,我不是受伤,我是”没说完,就让她看了看衣服后摆的血迹。

    孟氏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竟然惊喜的说道:“幽儿,你来月事了!”

    孟逸轩的脸更红了,:“娘你小声一些,逸轩还在外面呢。”

    “好好好,娘小声一些,”孟氏喜悦的说道:“幽儿呀,从今以后你可就是大姑娘了,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打断:“娘,我还没有用的东西呢,你帮我弄一个。”

    孟氏一拍额头:“娘只顾着高兴了,娘这就去给你拿。”说完,打开屋门,急急慌慌的出来,跑进自己的屋里拿了一个月事带,又匆忙的跑回孟倩幽的屋里:“这个是旧的,你先用着,一会儿娘就去给你做几个。”

    孟倩幽接过,也顾不得避讳了,匆匆弄好,然后把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全脱了下来。

    孟逸轩看那孟氏急匆匆的出来,又急匆匆的进去,以为孟倩幽的伤势很重,更加的着急,小脸上都出现了汗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