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喜柬(爆15)
    孟倩幽换好衣服,想要把衣服拿去洗好,却感觉肚子抽痛的更加厉害,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孟氏嘱咐她:“你快去躺好,娘先给你去沏一碗红糖水,再去洗衣服。”

    孟倩幽点头,去炕上躺好。

    孟氏再一次匆匆出了屋。

    孟逸轩忍不住了,开口问:“娘,幽儿伤的严重吗?”

    孟氏喜滋滋的道:“幽儿不是受伤了,是长成大姑娘了,你知道吗?”

    孟逸轩当然不知道这些。

    孟氏也不知该如何给他解释,索性说道:“这是女孩子的私事,你就别问了。”

    “那我能进去看看她吗?”孟逸轩小心的问。

    孟氏一挥手:“去吧,我去给她沏红糖水。”

    孟逸轩进入屋内,看到孟倩幽躺在炕上脸上有大粒的汗珠出现,赶紧掏出自己的手帕,轻轻地帮她擦拭了下去,柔声问道:“很疼吗?”

    孟倩幽已经疼的天翻地覆,整个人都不好了,哪里还顾得上回话。

    孟逸轩心疼的看着她,一直帮她擦拭脸上不断涌出的汗珠。

    孟氏端了一碗红糖水过来,孟倩幽勉强起身,全部喝了下去,又重新躺了回去。

    孟氏给她盖好被子,说孟逸轩:“咱们出去吧,让她睡一觉就舒服了。”

    孟逸轩担心的看了孟倩幽一眼,起身走到屋外。

    孟氏拿起脏衣服,孟倩幽嘱咐她:“娘,别忘了把马车清洗一下。”

    孟氏点头,把马车坐垫洗干净以后,又手脚麻利的给她做了几个月事带。

    孟倩幽连午饭都没吃,断断续续的躺了大半天。一直到晚上,才感觉好受了一点,勉强爬起来喝了一碗粥,又继续躺回了炕上,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感觉有人盯着自己,猛然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孟逸轩正站在炕前,一脸担心的看着在自己。

    孟倩幽骂他:“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到我的屋里想吓死人呀。”

    孟逸轩没想到她突然醒来,也是吓了一跳,虽然被骂了,却还是语气委婉的说道:“我担心你,过来看看。”

    自从进如组织训练以后,孟倩幽还是第一次有人离自己这样近了才惊醒,心里烦躁,语气也就恶劣起来:“我能有什么事,快滚回你的屋子里去睡觉。”

    孟逸轩没动,抿了抿嘴唇:“你先睡吧,等你睡着以后我就回去。”

    孟倩幽的火气更大,恶狠狠的说道:“快滚,下次在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进到我的屋子里,我就打断你的腿。”

    孟逸轩没敢再坚持,转身出了屋子。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躺在炕上想:“自己安逸的生活是不是过得太久了,警惕性都没有了,连孟逸轩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孟氏说女孩子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着凉,也不能干重活,一直让孟倩幽在炕上躺了三天后才允许她下炕。

    孟倩幽这三天真是度日如年,获得孟氏的许可后,急忙爬了起来,在地上跳了跳,舒展一下自己快要发霉的身体。

    孟氏看到她的动作,笑骂:“娘这都为了你好,万一你不注意落下毛病,对你以后的身体不好,你可倒好,跟受了多大罪一样。”

    孟倩幽赶忙挎住她的一只胳膊,讨好的说道:“我知道娘对我最好了,我这不是闲不住吗?”

    孟氏宠溺的指了她额头一下:“你呀”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孟氏被逗笑。

    想着三天自己没出门,也不知道薯片作坊里怎么样了,孟倩幽和孟氏说了一声,去了薯片作坊。

    天气已经热了,薯片作坊里的几个女人被烤的满身大汗,怕汗珠掉入锅里,一直不停的擦汗。

    孟大金家的看到孟倩幽过来,跟她打招呼:“幽儿,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看到几个女儿热成这样,寻思着是不是在找几个人过来,让她们倒换一下,以后的天气会更加的热,如有人中暑就麻烦了。想到这,问孟大金家的:“大伯母,你看看村里还有没有手脚利落的人,咱们再招几个过来。”

    孟大金家的擦了一下汗:“你三婶还闲着呢,让她过来吧。”

    孟倩幽没同意:“我过几天还有别的活计需要三婶帮忙,她就不要过来了。”

    孟大金家听她有了安排,道:“那我晚上下了工以后再去找几个人过来。”

    孟倩幽走到专门放薯片的房间里,打开一盒薯片尝了尝,满意的点头,看着放满了半个屋子的薯片,决定等自己再过两天没事了以后,亲自给安以源送一些过去。

    在作坊里转了一圈,看几人还算井然有序,嘱咐了几人如果热得不行,就休息一会之后,孟倩幽就往回走,刚走到家门口,身后有一匹马跑来。

    停住脚步,孟倩幽回头。

    马儿很快到了眼前,马上之人看到孟倩幽站在门口,急忙将马停下,翻身下马,走到她面前,恭敬地说道:“孟姑娘,我家公子让把这封信交给您。”

    孟倩幽没有接,仔细的将他打量了一番,没有认出,疑惑的问:“你们家公子是谁?”

    来人恭敬地回道:“我家公子是包一凡包公子。”

    孟倩幽“哦”了一声,把信接过来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张喜柬,将喜柬打开,看了一眼惊喜的说道:“孙姐姐和包一凡要成亲了?”

    来人点头:“公子说了,三天后请姑娘到时一定要去祝贺。”

    孟倩幽惊讶,细细的看了日期一眼,真的是三日后,吃惊的问来人:“这么急?”

    来人解释:“婚期半个月以前就定下了,我家公子忙着准备成亲的事宜,所有喜柬都是今天才发出来。”

    孟倩幽还是有些疑惑,总感觉包一凡的亲事太急了些,不过也没有多问,对来人说道:“告诉孙姐姐和你家公子,我会提前一日过去。”

    来人应声:“我回去后一定告诉我们少爷。姑娘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孟倩幽点头。

    来人调转马头,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孟倩幽看了看手中的喜柬,没有回家,来到了书包作坊,扬着手中的喜柬对孟氏说道:“娘,孙姐姐和包公子三日后就要成亲了。”

    孟氏闻言高兴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礼物。”

    孟倩幽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过来跟你商量一下,我们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比较合适。”

    孟氏闻言犯了难,乡下人成亲的时候,家境好的给几个铜板,家境不好的就随意的给点东西表示自己的心意,只有亲近的人才会给一块布料,自己那里会知道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

    孟倩幽自从穿越过来以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就更加的不知道了。

    大周氏见母女二人不知道准备什么东西好,试探的开口:“我们在京城的时候,如果是要好的姑娘家成亲,都是送件像样的首饰。如果你们实在是不知道准备什么样礼物,不妨也买件首饰送给她。”

    孟倩幽眼前一亮:“对呀,这个主意好,我马上就去镇上给她买件首饰。”说完转身往外走,却在走了几步后,又转身走回了大周氏身边,道:“您在京城居住多年,肯定知道什么样首饰好,不如这样,您随我一起去镇上,看着帮我买一件吧。”

    大周氏习惯性的推脱:“我虽然在京城住了很多年,但对首饰也不是很精通,恐怕会误了姑娘的事情。”

    孟倩幽笑道:“无论如何,您比我们乡下人强吧,我也不要求有多好,只要是您看的过眼去就行。”

    孟倩幽的话说道这个份上,大周氏不好再推脱,便答应下来,对小周氏说道:“你中午回去的时候给家里人说一声,就说我跟着姑娘去镇上了,让他们别担心。”

    小周氏点头。

    大周氏随着孟倩幽出了书包作坊。

    孟倩幽让她稍等,到了配房里找到文彪。吩咐他和文虎去赶马车,自己要去镇上。

    文彪、文虎应声,很快的收拾好了马车,赶到大门外。

    孟倩幽已经回屋拿好了银子,见马车过来,就和大周氏一起上了马车,怕大周氏感到颠簸,吩咐文彪赶慢一些。

    文彪应声,放缓速度,平稳的赶着马车。

    孟倩幽和大周氏聊着天,听她讲了一些京城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镇上。

    打开车帘,孟倩幽指挥着文彪来到了过年前买首饰的那家首饰店前。

    文彪把马车停好,两人下了马车,走进首饰店内。

    店里的伙计一眼就认出孟倩幽,急忙热情的过来打招呼:“姑娘,您过来了,想要什么样的首饰?”

    孟倩幽指着大周氏:“今天是这位夫人要买首饰的,我只是陪着过来。”

    伙计打量大周氏见她穿着不凡,雍容华贵,态度更加的热情:“夫人,你想要什么样的首饰,我帮您介绍几个。”

    大周氏拿出在京城时的做派,没有说话,先把柜台里的首饰看了一遍,才问伙计:“你们的首饰都在这里了吗?还有没有好一些的?”

    伙计急忙应声:“有有有,不知道夫人想要什么样的,我给您拿出来看看。”

    大周氏坐在了店内准备的椅子上,看了伙计一眼。

    这名伙计急忙对另外一名伙计说:“文子,赶快去沏一壶好茶过来。”

    叫文子的伙计应声,快速的去了后院,很快的沏了一壶好茶过来,给大周氏和孟倩幽一人倒了一杯。

    大周氏端起茶,慢条斯理的吹了几下,小心的喝了一口后,才放下茶杯,对伙计说道:“把店里的好首饰都拿出来吧,我们要好好地挑一挑。”

    听到这样一说,伙计知道是个大主顾,急忙回到柜台里,把放到柜台下面的好首饰拿出了柜台,放到两renmian前的桌子上,一一打开盒子,热情的的说道:“我们店里的首饰都在这里了,你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

    孟倩幽看伙计更加殷勤的态度,再看看大周氏不慌不忙的做派,不由得对大周氏竖起大拇指。

    大周氏看到她的动作,会心一笑。

    大周氏挨个看了一下,拿起一个龙凤呈祥的手镯,问:“这个价钱多少?”

    伙计高兴地回道:“这个手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首饰了,前几天刚到的货,两千两银子。”

    大周氏的手既不可见的抖了一下,随即不紧不慢的把手镯放回盒子里,道:“太贵了,让你们掌柜的出来商量一下。”

    两千两银子的首饰是大件,具体给顾客让利多少,伙计也做不了主,听见大周氏的话,急忙说道:“夫人请等一下,我马上就请掌柜的过来。”说完,快步的跑去后面。

    大周氏假装喝茶,用眼神问孟倩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