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路遇神秘大汉(爆16)
    孟倩幽点头。

    大周氏没想到她竟然能毫不犹豫的买下这个手镯,反而愣了一下。

    掌柜的跟着伙计快步而来,站到两renmian前,同样热情的说道:“夫人,您相中了那款首饰?”

    大周氏放下手里的茶杯,把放镯子的盒子往前推了推,“就它了,说个价钱吧。”

    掌柜的看她相中的是这个镯子,脸上浮现出喜色,说:“这镯子是我们前几天才上的新款,定价是两千两,夫人如果真心想要的话,就给一千九百两。”

    大周氏摇头:“太贵了,顶多给你一千二百两。”

    掌柜的脸上的喜色消失,“夫人,您给的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的进价都比这个要高。”

    大周氏不慌不忙的说道:“你这镯子的做工不是很精细,要搁在往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买的。不过现在有人要成亲,我又没有提前准备,又看它的寓意比较好,这才马马虎虎的买下来。如果你们的要价太高,我就去别的店里看看。”

    掌柜的为难,说:“夫人,不是我不卖给你,实在是你给的价格太低了。”

    大周氏起身,“那我就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孟倩幽也跟着站起来。

    掌柜的慌忙拦下她们:“夫人,别急,我们在商议一下。”

    大周氏重新坐下:“其实你们店里的首饰都差不多,我只所以会往你们的店里来买,是这个小姑娘说你们的首饰做工好,价格优惠,我才过来的。现在你咬定一口价格不放,看来我是要白来一趟了。”

    孟倩幽帮腔:“是呀,掌柜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劝说这位夫人过来的,你们这次要是谈不拢,以后我可不给你们介绍客户过来了。”

    掌柜的闻言咬了咬牙,道:“夫人,我给你一口价,一千五百两,如果您觉得合适,您就买下,如果不合适,我也没有办法了。”

    大周氏听掌柜的的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知道这是它的底线,在少了真的不行了,点头说道:“好吧,就依你所言,一千五百两,你们给我包好,弄得喜庆一些。”

    掌柜的松口气,急忙招呼伙计:“去,赶快按这位夫人的吩咐弄好。”

    伙计拿着盒子走到柜台里。

    孟倩幽从怀里掏出银票,数出一千五百两交给掌柜的。

    掌柜的又仔细的数了一下,数目正好。

    伙计把盒子弄好,恭敬地递到大周氏面前。

    大周氏收起,道:“你们做生意还算有诚意,以后我再有什么需要,肯定会过来的。”

    掌柜的急忙道谢。

    大周氏起身往外走,孟倩幽跟在后面。

    掌柜的热情的把她们送出门外,看到她们坐着马车离去,才半喜半忧的回了店里。

    马车内,孟倩幽对大周氏竖起大拇指:“夫人,您太厉害了,一下子就少花了五百两。”

    大周氏放松了神情,笑道:“在京城的时候,偶尔会陪着些贵夫人去逛首饰店,学下了这一套,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孟倩幽也笑道:“您刚才的样子好有气派,想必是掌柜的看您如此的有气派,才愿意便宜给你的,如果是我娘她们过来,估计掌柜的打死都不会这个价格卖给我们。”

    大周氏笑了笑,“以前在京城,出门就是端着架子,否则就会被人说三道四。自从来到了乡下,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真惬意,我倒是羡慕你娘他们,活得无拘无束,潇脱随意。”

    孟倩幽笑道:“如果您看到她们吃不饱的时候,您就不会这样想了。”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孟倩幽吩咐文彪找个地方吃了饭再回去。

    大周氏阻止她:“随意的买一些,我们在马车上吃就行了。”

    孟倩幽不愿意:“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怎们能随意的在马车上吃一些,您如果不愿意去酒楼,我们就找一个小些的地方吃点饭。”

    大周氏推辞不过,只好同意。

    文彪赶着马车在路上慢慢走,看到一个小摊,问:“姑娘,路边有一个,您看行吗?”

    孟倩幽还没说话,大周氏就说道:“可以,从来没有在路边吃过饭,想试一下。”

    孟倩幽笑道:“您别试了,人来人往的,恐怕您吃不下饭去。”

    大周氏摆手:“以后长期在乡下居住,总是要适应这种生活的。”

    见她坚持,孟倩幽让文彪停下马车。

    两人下了马车,来到摊位前,找到一个在桌子坐下。

    摊主急忙过来问道:“二位吃点什么?”

    “你们这有些什么?”孟倩幽问。

    摊主答道:“咱这主要是面条和各种小菜,还有米饭。”

    孟倩幽问大周氏:“夫人,您想吃些什么?”

    大周氏说道:“那就来碗面条吧。”

    “来两碗面条,和一些小菜。”孟倩幽说。

    “好嘞,”摊主应了一声,转身去做面条。

    孟倩幽扭头对文彪和文虎说道:“你两人想吃什么,随便点,轮流看好马车就行。”

    两人应声。

    摊主很快把面条做好端上来。

    大周氏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赞叹:“嗯,好吃!”

    孟倩幽也吃了一口,觉得确实不错。

    两人也不说话,不紧不慢的夹些小菜吃着碗里的面条。

    有两个大汉做到旁边的桌子边,要了东西以后,两人边等边聊天。

    一名大汉说道:“我们都来清溪镇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会不会我们得到的情报是错的。”

    另一名大汉也说道:“应该不会,主子说这是他埋在钱庄里的眼线亲手画的,不会有错的。”

    “可是我们把清溪镇的西边都翻了个底朝天了,也没有找到,怎们回去给主子交代?”

    听到两人的谈话,孟倩幽的手顿了一下,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吃饭。

    一人继续说道:“主子只给了我们两个月的期限,说无论找到找不到,都要回京复命,这眼看着就要到了。”

    另一人说道:“不是只有我们找不到,前段时间我碰到齐王府的两人也拿着画像到处打听,幸亏我发现的早,躲开了他们,要不然就被他们看到了。不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回京了。”

    两人说到这,摊主把他们要的东西端上来,两人住了嘴,开始吃面条。

    大周氏很快把碗里的面条吃完,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说:“没想到这个摊位上的面条能有这么好吃。”

    旁边的大汉听她说话一副京城的口音,奇怪的看了她两眼。

    孟倩幽也放下手中的筷子,道:“我也没想到有如此的好吃,等以后再来镇上时,就不去酒楼了,直接来这里吃就好。”

    文彪和文虎早已经吃饱,孟倩幽付过帐后,两人坐上马车,文彪赶着马车慢慢的往回走。

    一名大汉皱眉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

    另一名大汉问:“怎们了?她们哪里有不对劲吗?”

    大汉依旧皱眉,说:“我那天好像看到齐王府的那两人鬼鬼祟祟的跟在了这辆马车的后面,往西去了。”

    另一名大汉问:“他们跟着马车做什么,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大汉摇头:“不知道。”

    另一名大汉再问:“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跟着他们去看看?”

    大汉望着远去的马车说:“算了吧,她们又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就不要去浪费那个力气了,还是抓紧时间找主子要找的人吧。”

    另一名大汉点头。

    两人吃过饭后,付完帐,拿着画像又匆匆的朝着西边而去。

    孟倩幽并不知道自己这次又差一点被人跟踪,依旧和大周氏在车厢里有说有笑。

    马车走的慢,回到家里已经半下午了。

    孟倩幽没有让大周氏再去作坊缝制书包,而是让她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来回坐了三个多时辰的马车,大周氏也是感觉有些累了,便没有推辞,回家去休息。

    晚上孟氏回到家,看到买的桌子直呼:“还是京城里的人眼光好。买的东西看着就高贵。”

    孟倩幽暗道:如果告诉你花了多少银子,您恐怕就高兴不出来了。

    果然,她的想法还没落,孟氏就问道:“这个镯子这样好看,可定花了不少银子吧?”

    孟倩幽模棱两可的回道:“不贵。”

    孟氏笑问:“不贵是多少?”

    孟倩幽没敢说实话,伸出五个手指头:“五百两。”

    孟氏惊呼:“五百两!”

    看她的神情,孟倩幽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说实话,如果孟氏要是知道这个镯子花了一千五百两,估计晚上非得心疼的睡不着不可。

    孟氏已经很心疼了,埋怨她花钱花的有点多了。

    孟倩幽说道:“娘,杰儿失踪的时候,多亏了包公子我才能把他安全的救出来,这恩情我一直记着呢,再说了,孙姐姐对我那么好,我送点值钱的礼物也是应该的。”

    听她提起孟杰失踪,孟氏便没了埋怨的声音。

    孟倩幽暗自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一天,孟倩幽身上正好也利落了,就和孟氏说自己要提前一天县城。

    孟氏有些担心,非要孟贤一块陪着去,孟倩幽正好也想给安以源把薯片捎一些过去,便答应下来。告诉孟氏,他们成完亲她和孟贤立刻就回来。

    孟氏就好像两人要出多远的门一样,千叮咛万嘱咐。

    孟倩幽和孟贤都一一答应后,让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到作坊装了一千盒薯片后,和孟贤一起坐着马车来到县城。

    到了县城,孟倩幽想着并不知道安以源的店铺在哪,便吩咐文彪赶着马车来到了谢江风的店铺前。

    文彪停好马车,孟倩幽和孟贤下了马车后,走进店铺里。

    店铺里的伙计看到她过来,急忙迎过来打招呼:“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问:“你们东家呢?”

    伙计恭敬地回道:“包公子要成亲了,我们东家过去帮忙,姑娘如果有什么事情,小的这就去禀告东家。”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直接过去吧。”

    伙计恭敬的将她送出店铺外。

    文彪和文虎赶着马车来到县衙外。

    县衙的大门外已经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衙役和仆人们正在仔细的把县衙的大门和门前的石狮子擦拭干净。

    一名衙役认出了刚下马车的孟倩幽,快速的走到她面前,恭敬地说道:“孟姑娘,您来了,我家公子一大早就嘱咐我们,说您来了以后不必通禀,直接去后院即可。”

    孟倩幽点头,吩咐文彪两人看好马车,随着衙役走进后院,院内到处都是仆人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

    县衙的后院的格局并不是很大,只是一处正房和两处偏房,此时也已经到处挂满了红灯笼,一派喜庆的景象。衙役站在院内,高声的对里面禀告:“公子,孟姑娘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