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包夫人(爆17)
    听见衙役的禀报,包一凡从屋内走出来,高兴地说道:“我想着这个时辰你应该到了,正准备去前面接你一下呢。”

    孟倩幽跟他开玩笑:“您是新郎倌,我可不敢劳您的大驾。”

    包一凡笑了笑。

    孟倩幽看他的笑容有些勉强,心里奇怪。

    谢江风、朱岚、安以源也随后跟着出来,都高兴的给他打招呼。

    孟倩幽一一回过礼后,对安以源说道:“安公子,我这次顺便给您捎了一千盒薯片过来,就在外面的马车上”

    话未落,安以源惊喜的声音就响起:“太好了,我盼了好几个月,终于盼到你能制作薯片了。快走,我们出去看看。”

    说完,就要和孟倩幽一起往外走。

    谢江风拦住他:“以源,孟姑娘来了,应该先进去给包伯母打个招呼。”

    安以源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一连声的说道:“对对对,瞧我,一高兴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孟倩幽来了县城几次,都没有见过包一凡的娘,这次既然是已经来到后院,不过去拜见一下是十分失礼的。没想到包一凡却摆了摆手:“我娘前段时间染了风寒,一直卧床不起,这段时日,谁也不想见,孟姑娘也不必过去了,我娘不会怪你失礼的。”

    安以源奇怪的问:“都一个多月了,伯母的风寒还没有好吗?”

    包一凡摇头:“没有,反而越来越厉害了,前几天还能下床,这两天连动都不愿意动了,整日的躺在床上,人也消瘦的厉害。我一直怀疑她得了什么大病,可是清河县的所有大夫都看过了,都说她是普通的风寒,药也吃过无数副,就是不见好。”

    谢江风恍然:“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匆忙的成亲。”

    包一凡点头:“我娘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央求我早日成亲,我询问过慧儿的意见后,就定下了成亲的日子,原以为我娘听到这个好消息会好一些,可没想到病情却越发的厉害了。连床都下不了了。”

    几人听完心里有些沉闷,一时都无言。

    好一会儿包一凡才对孟倩幽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就让仆人送你去慧儿那里,你陪她一晚,明天和迎亲的队伍一起过来就行。”

    孟倩幽点头。

    安以源也没有兴奋的神情,说道:“你不用派仆人去了,我一会儿和孟姑娘一起把薯片送到店铺里以后,直接送她去孙姑娘家。”

    包一凡点头:“也好,您一定要看着慧儿亲自把孟姑娘接进去再回来。”

    安以源应承:“我知道了,放心吧。”

    说完,对孟倩幽道:“孟姑娘,咱们走吧。”

    孟倩幽自然是随他们安排,当下和几人告过别,就和孟贤、安以源一起往外走。

    还没走几步,“啊”的一声传来,朱岚的大嗓门随之响起:“你等等!”

    三人停住脚步,纳闷的回头,疑惑的看向他。

    朱岚的大嗓门依然不减,略带兴奋的跟包一凡说道:“你忘了,孟姑娘会医术的,不妨让她去给包伯母看一看。”

    包一凡也想了起来,期望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摆手:“我哪里会什么医术,像伯母这样风寒之症,我都闻所未闻过,更别说对症下药了。”

    朱岚这个没脑子的却说道:“这个怕什么,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呗。”

    谢江风的咳嗽声响起。

    朱岚这才惊觉自己说的不妥,急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伯母的病情已经这样了,如果您能治好,正咱们大家皆大欢喜,如果你治不好,也没人怪你。”说完,讨好的问包一凡:“是吧?”

    包一凡既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点头。

    朱岚见他没有发火,擦了下额头冒出的虚汗,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幸亏是包伯母病了,包一凡没空和自己计较,否则就凭自己刚才说的话,非得被包一凡揍的三天走不了路不可。

    四人都期待的看向孟倩幽。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孟倩幽也没法在推脱,只得点头答应。

    几人跟着包一凡来到后面的院子里。

    门口的丫鬟看到他们,给包一凡行了一礼:“公子。”

    包一凡问她:“我娘今天好点了吗?”

    “夫人刚吃过药,正准备歇下。”丫鬟回道。

    包一凡吩咐她:“你去通禀一声,就说孟姑娘和几位公子过来看她了。”

    丫鬟应声,正准备进去禀报,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出来:“是凡儿吧?都进来吧。”

    丫鬟打开门帘,包一凡带头走进屋内。

    一进屋,一股刺鼻的药味就冲进几人的鼻子里,朱岚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安以源瞪了他一样,朱岚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包夫人听到朱岚的咳嗽声,虚弱的笑道:“呛到你们了吧,我嘱咐过凡儿别让你们进来的,免得被我传染上风寒。”

    谢江风紧跟在包一凡的后面,看到包夫人的样子,大吃一惊,急切的问道:“伯母,您怎们成了这个样子?”

    安以源和朱岚闻声看过去,也都是吃了一惊。

    包夫人半躺半坐在床上,神情黯淡,眼窝深陷,气息奄奄。

    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已经瘦的没有了人形。

    包夫人虚弱的笑了笑:“自从我得了这风寒以后,吃什么都吃不下,渐渐的便成了这个样子,没吓到你们吧。”

    三人急忙摆手:“没有,没有。”

    包夫人笑了笑,示意几人坐下。

    包一凡道:“娘,孟姑娘来参加我们的成亲礼,她会一些医术,让她帮您看看。”

    包夫人勉强摆了摆手:“不用看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还知道,能撑过明天就行了。”

    包一凡有些着急:“娘,还是让孟姑娘给你看看吧。”

    包夫人缓慢的摆了两下手:“再看也只是多吃几副药而已,娘实在是不想受那个罪了。”

    孟倩幽从几人后面走出来,笑着说道:“夫人还这么年轻,就不想着抱孙子吗?”

    包夫人常听包一凡和孙慧提起孟倩幽,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现在听到她的声音,打量着她,只见她眉目清秀,面容姣好,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着皎洁而又聪慧的光,心生欢喜,深喘了几口气,笑道:“常常听凡儿和慧儿提起来,说你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姑娘,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如果不是我有病在身,我真想和你好好聊一聊。”

    孟倩幽看着眼前虽然消瘦却不减气度的包夫人,笑道:“夫人夸奖了,我就是乡下丫头一个,不太懂的礼数,夫人不要怪罪我才好。”

    包听她说话,包夫人愈加的心喜:“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孩子,什么礼数不礼数的,那都不重要。”

    孟倩幽趁势在床前的一个小凳子坐下来,伸出手:“既然夫人对我如此心喜,那就伸出手来让我把一下脉,我的医术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一般的病症还是有些把握的。”

    包夫人笑着伸出手,放到了她的面前,笑着说道:“慧儿一直跟我说,你是一个聪慧的小姑娘,果然如此,三言两语就说的我心动了。”

    说完,大概是累了,深深喘了一口气。

    孟倩幽把她的手放好,手指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仔细的把了一会脉,然后让包夫人换了另一只手,整个过程中,除了包夫人略显沉重的呼吸以外,屋里一丝喘气的声音都听不到。几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孟她。

    把完脉,孟倩幽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把包夫人的手轻轻的放入身上的薄被子里以后,对包一凡说道:“夫人最近吃的什么药,拿来我看一下。”

    包一凡将吩咐丫鬟把药拿来。

    孟倩幽打开药包,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又到:“今天的药渣呢,我也看一下。”

    包一凡吩咐丫鬟去拿。

    丫鬟没动,回道:“公子,今天的药渣已经倒入废捅里,被人运走了。”

    夫人家中的残羹剩饭,洗涮脏水,都会倒入一个桶中,每日有固定的人来收,药渣自然而然的也被倒入了其中。

    孟倩幽闻言皱了下眉头,疑惑的问:“今日才上午,你们就把药渣倒入了废桶中?”

    丫鬟回道:“平日里的药渣都是次日才倒入桶中的,今日夫人说可能有客人会早点过来,怕熬药时满院子里飘满了药味,客人闻着不舒服,就让我们提前把药熬出来喝掉了。”

    孟倩幽点头。

    包一凡见她如此关心药渣,心生疑惑,问:“怎么了?药有问题吗?”

    孟倩幽摇头:“没有什么,你多虑了,我只是习惯如此,看过药包以后再检查一下药渣,看看是否有哪里不对。”

    包一凡松了口气。

    包夫人虚弱的说道:“没想到孟姑娘小小的年纪,竟然如此心细。”说完又大口的深喘了几口气。

    孟倩幽见她面露疲色,劝道:“夫人坐了这么久,累了吧,躺下歇息一会吧。”

    包夫人摆手:“我多陪你们坐一会吧,以后恐怕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孟倩幽笑道:“夫人的病不是什么大病,确实是染了风寒,我开几幅药,不能说是药到病除,短期内也能恢复**成,好好地将养一段时日后,身体就能恢复如初了。”

    包夫人大喜,不相信的问:“你说的是真的?”

    包一凡几人也高兴的不行,齐齐的望着她。

    孟倩幽点头:“夫人先歇息一下,我这就开个药方,让人去抓药,吃下去以后,夫人就会好一些。”

    包夫人闻言,全身竟然来了力气,吩咐丫鬟:“快快快,去拿纸笔来。”

    丫鬟应声就要去。

    “等一下。”孟倩幽喊住她,对包夫人说道:“我开的药方比较猛,夫人还是先歇息一下,免得一会儿受不住。”

    包夫人哪里肯听,一把抓住孟倩幽的手,欢喜的说道:“我不累,我能撑的住。”

    孟倩幽劝道:“明天就是包公子成亲的日子,就算是您不累,也要歇息一下,等我把药熬好了,再叫醒您。”

    包一凡也劝道:“您,您就听孟姑娘的吧,先歇息一下。”

    谢江风和朱岚、安以源也纷纷相劝。

    包夫人拍了拍孟倩幽的手:“好好好,我听你们的,好好地歇息一下,你们先去凡儿的院子里坐一会,等我的病好了再好好的招待你们。”

    几人道谢。

    孟倩幽起身,帮着包夫人慢慢的躺下后,道:“夫人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开药方。”

    包夫人轻轻地点了点头。

    几人和包夫人打过招呼,出了屋。

    包夫人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