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中毒(爆18)
    包一凡将几人带到自己的屋子里,吩咐仆人拿来纸笔,摆在了桌子上。

    孟倩幽拿起笔,想了一下,快速的在纸上写下了一个药方。

    包一凡见她放下笔,立即拿起药方,吩咐仆人赶紧去抓药。

    孟倩幽制止他,拿着手中的药方对谢江风和朱岚说道:“谢公子、朱公子,我这药方上有两味药比较难找,麻烦二位亲自去给抓来。”

    两人自然不会推辞,接过了药方。

    孟倩幽再次嘱咐他们:“抓好了药之后,千万不要假他人之手,你们一定要亲自送过来。”

    两人点头,答应,拿着药方快步离去。

    孟倩幽又笑着对安以源说道:“安公子,趁着现在无事,你和我大哥一起把那一千盒薯片送回你的店铺里去吧,也好让我带来的人歇一歇。”

    安以源想着自己坐在这里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便点头答应,和孟贤一起离去。

    包一凡见她把人全部支走,已心生怀疑,等几人走远了,才开口说道:“说吧,我娘到底得了什么病?”

    孟倩幽收敛了神色,坐在椅子上,面色有些沉重的开口:“包夫人不是病了,而是中毒了。”

    包一凡“腾”的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问:“我娘中毒了?”

    孟倩幽点头:“如果再晚几天,包夫人就真的回天无术了。”

    包一凡惊愣在原地,半晌才道:“我娘和我们同吃同住,所用的一应物品也都没有变过,怎们会中毒?”

    孟倩幽摇头,“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我娘有没有性命之忧,你能否解得了这毒?”包一凡急切的问。

    孟倩幽的回道:“当然是能解,不过以包夫人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要受一些罪。”

    包一凡的声音更加的急切:“只要能解了她身上的毒,受多大的罪都没有关系,麻烦你了。”

    孟倩幽摆手:“我们之间的交情,你不必说这样的客气话,我也会尽力的帮包夫人解毒的。不过,你是否该考虑一下,是什么人敢胆大包天的给包夫人毒,不查出下毒之人,即使我这次帮她解了毒,难免她以后还会在中毒,到时候是真的回天乏力了。”

    包一凡的情绪慢慢回转过来,声音里带了一些愤怒:“查,我当然要查,就是把这县衙查个底朝天,我也会查出下毒之人,将他碎尸万段。”

    “以我刚才把脉的情况来看,包夫人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就中毒了,这中毒初期的症状看起来就跟得了风寒一样,一般的大夫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只是开一些治疗风寒的药。也许下毒之人也怕你们看出什么,下的剂量非常少。不过应该是每天都在给包夫人服用,所以她的身体才会越来越差。”

    包一凡再次惊疑:“每天都在服用?”

    孟倩幽点头,“这样看来,下毒之人有两种。”

    包一凡已经被这个消息惊得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是下意识的问:“哪两种?”

    “一种是下毒之人武功高强,每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包夫人每天常食用的东西里下毒,另一种就是包夫人身边的亲近之人下的毒。”孟倩幽道。

    听完他的分析,包一凡直接否决了第一种:“我们身居县衙之中,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天天来下毒,就是有高绝的武功,也不可能不会被人发现的,只要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方法的。”

    “那就是第二种了,是包夫人身边亲近之人下的毒。”

    包一凡又摇头否认:“我娘身边的几个丫鬟在她身边伺候好多年了,买下她们的时候我都调查清楚了,都是贫苦人家的女孩,家里实在是吃不起饭了,才不得以卖掉了她们。她们没有这样做的理由。至于仆人,更是不可能,他们跟着我爹都好多年了。”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是好好的调查一番吧,彻底的揪出下毒之人,否则后患无穷。”孟倩幽道。

    包一凡皱眉思索了一下,扬声对外面喊道:“去前面看看,如果我爹没事,就让他过来一趟,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

    “知道了,公子。”门外有人应声,脚步声很快的远去。

    包一凡皱着眉头思索下毒的事情,孟倩幽静静地坐在一边,也不打搅他。

    院中很快有脚步声传来。

    包清河的声音传来:“凡儿,你急着找我什么事?”

    包一凡和孟倩幽两人起身,刚要迎出去,包清河已经打开帘子,走了进来,看到孟倩幽也在屋里,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孟姑娘也来了。”

    孟倩幽给包清河见礼:“见过包大人。”

    包清河虚扶了一下,“孟姑娘不是外人,不必行如此的大礼。”

    三人坐定。

    包清河再次问道:“凡儿,你急着让人喊我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包一凡的面色有些凝重的开了口:“爹,刚才孟姑娘给我娘诊断了一下,确认我娘并不是得了风寒,而是被人下毒了。”

    包清河大吃一惊,脸色一下就白了:“那你娘岂不是性命堪忧?”

    “孟姑娘说现在可以给我娘解毒,只不过要受一些罪。”

    包清河松口气:“只要能性命无忧,受些罪也无妨。”随即大怒:“是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给你娘下毒。”

    “孟姑娘说我娘是中的慢性毒,每日食一些,才导致她的身体现在变得这么虚弱。料想是身边亲近之人下的毒,可我刚才上上下下想了一番,根本就想不出是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包一凡回道。

    自己的夫人在眼皮子底下天天被人下毒,包清河的气怒可想而知,厉声道:“查,立刻就查,无论是谁,只要被我查出,定斩不饶。”说完对外面喊道:“来人呀。”

    仆人应声而进,恭敬地问:“老爷,您有何吩咐?”

    “去,敲响集合鼓,让所有的衙役都到县衙集合,等候我的吩咐。”

    仆人应声就要出去。

    孟倩幽出声阻止:“等一下!”

    仆人停住脚步,包清河父子不解的看向她。

    “包大人。”孟倩幽道:“明天包公子就要成亲了,先不说所有的物事还没准备好,你这样劳师动众,弄得人心惶惶的,对明天包公子成亲也没有益处。更何况,下毒之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你这一动,他就会知晓,说不定会被他趁机溜走。”

    包清河也是气怒之下做的这个决定,听孟倩幽如此说,脑子清醒了一半,挥手让仆人退下后,问:“看孟姑娘胸有成竹的样子,是否已经想好了对策?”

    孟倩幽点头:“我诊断出夫人是中毒后,就想出了一个好的计策,所以才支开谢公子几人,没有当众说出,就是怕走漏了风声,打草惊蛇,让下毒之人跑掉。”

    包一凡经过这一会的时间,也恢复了冷静,闻言说道:“孟姑娘有什么好的计策,赶快说出来听听。”

    孟倩幽开口:“今天我开的这副药不是解毒的药,而是让包夫人恢复精神的药,等会儿谢公子和朱公子抓来以后,你不要假他人只手,亲自去熬药,让下毒之人无法下手。包夫人喝下药以后,会精神很多,那下毒之人看见,定然会想法再次下毒,你暗中布置好,到时将他一举擒下就行。”

    包清河赞道:“姑娘这个主意好,既不打草惊蛇,又能引蛇出洞。”

    包一凡也点头赞同,不过还是很担心的问道:“我娘如果不及时解毒,明天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撑的住。”

    “解包夫人身上的毒需费一番功夫,我准备等你成亲以后在帮她解毒,这两天我会用药控制住,你不用担心,明天我保证她能撑得住。”孟倩幽道。

    听完她的话,包一凡父子同时放下心来。

    包清河起身:“我这就去布置一下,无论是什么样的牛鬼蛇神,今天晚上我都要让他现出原形,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歹毒,竟然想要夫人的命。”

    孟倩幽和包一凡也起身,把包清河送出门外。

    包清河急匆匆的而去。

    包一凡也恢复了平日里的做派,声音凌厉的说道:“无论是谁,今天晚上如果被我抓到了,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孟倩幽没有说话。

    谢江风和朱岚把药抓了回来,一进门,朱岚就大嗓门的对孟倩幽说道:“你说的不错,果然有两味药比较难找,我们跑了好几个药铺才找到。”说完,把手里的药包放在孟倩幽面前的桌子上。

    孟倩幽打开药包,细细的检查了一下,确认按照自己开的药方抓的药没错,点了点头。

    包一凡上前,拿起药包,道:“你们稍等片刻,我亲自去给我娘熬药。”

    朱岚感到有些奇怪,问:“这样的事情让丫鬟去做就行了,你干嘛要亲自去熬药?”

    没等包一凡回答,孟倩幽笑道:“包夫人平日里对你们也不错,如今她卧病在床,你们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和包公子一起去给包夫人熬药?”

    要搁在平日,朱岚第一个反对,这样的活计都是家里的仆人、丫鬟做的,哪里需要他们亲自上手,可今日不同,刚才他们亲眼看到了包夫人消瘦的样子,心里也是难受的紧,再加上包夫人以往对他们好得很,所以痛快的说道:“没问题,不就是熬副药吗?我们很快就能搞定。”

    孟倩幽笑问他:“你确定。”

    朱岚拍着胸脯保证:“我确定。”

    谢江风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朱岚很快就自打了嘴巴,别说熬药了,一炷香的功夫三人连炉子都没有升好。反而弄得满院子是烟。

    孟倩幽也不怕呛,坐在一边笑看着几人。

    来来往往的丫鬟和仆人奇怪的看向他们。

    朱岚挽起袖子,用黑乎乎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大有一副不点着炉子不罢休的样子道:“我就不信了,我连孟姑娘家的大灶都能点着,我还点不着这小小的炉子。”

    包一凡和谢江风两人也好不了多少,一副无奈而又泄气的样子。

    孟倩幽一边笑看几人出丑,一边用眼角不露声色的打量来来往往的丫鬟和仆人。很快她就发现,刚才见过的那个,在包夫人身边伺候的丫鬟来过好几趟。

    孟倩幽眯了眯眼睛。

    炉子终于被点着,朱岚顶着那张大花脸,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没吹牛吧,我说能点着就一定能点着。”

    谢江风强忍住笑,竖起大拇指,赞道:“还是朱公子能干,以后这生炉子的活就专门交给你了。”

    朱岚喝了他一句:“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