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戒备(爆19)
    包一凡也忍不住笑了笑,沉重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生好了炉子,把泡好的药放在了上面,包一凡吩咐仆人带着朱岚和谢江风去梳洗一下,自己蹲在地上熬药。

    丫鬟走过来,殷勤的说道:“公子,您休息一下,我来吧。”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

    包一凡摆手:“不用,你去忙你的。”

    丫鬟没动,劝道:“公子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活计,如果夫人知道了,肯定会心疼的,还是我来吧。”

    孟倩幽扬声说道:“这是我给你家夫人重新开的方子,抓的药,我怕有人动手脚,才让包公子亲自熬的。”

    丫鬟愣住,脸上的神情变了几变,立刻说道:“我知道了,那公子您慢慢熬,实在不才行,在喊我过来。”说完,行了一礼后转身匆匆的离去。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等丫鬟走远了,才状似随口的说道:“这个丫鬟倒是有眼力劲,知道跑过来帮忙。”

    包一凡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道:“你说秋萍呀,她是十岁那年我娘去山上上香时在路边捡的,当时都快要饿死了,我娘心善,将她带回家中,从此以后她就留了下来。今年已经十七了,我娘说给她说门好亲事,就将她嫁出去,她也不愿意,说我娘对她有救命之恩,她要留在我娘身边伺候她。”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她的来历,也没有她的卖身契?”孟倩幽问。

    包一凡查看了一下药罐,才回道:“我娘说左右不过是穷人家的孩子,便没有让人去打听。她不是我们家买来的,当然没有卖身契。”

    “那她有没有说过自己是哪里人,家住哪里?”孟倩幽问。

    “当时她年纪记不清自己是哪里人,只说是和父母逃难后,和父母失散,才流落至此的。”

    孟倩幽了然。

    谢江风和朱岚梳洗回来,看到包一凡热的满头大汗,谢江风道:“我来吧,你去歇息一下。”

    包一凡将手中的扇子交给他,来到了孟倩幽身边。又吩咐仆人搬了两把椅子过来,和朱岚分别坐在边上。

    三人说了一会儿话,朱岚又把谢江风替换过来。

    如此倒换了几次,药终于熬好了。

    孟倩幽让包一凡小心地把药倒了出来,吩咐朱岚:“我们去给包夫人喂药,你将药渣看好,千万别让人靠近。”

    朱岚觉得孟倩幽今天有些奇怪,开口问道:“药渣有什么好看的,不是都要倒掉的吗?”

    孟倩幽瞪他一眼:“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让你看着就看着。”

    遭到训斥,朱岚摸了摸鼻子,没敢吭声。

    谢江风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朱岚回瞪了他一眼,乖乖的搬了一把椅子做到了药罐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它。

    看他乖巧的样子,三人忍不住发笑。

    三人走进屋内,包夫人还在沉睡。

    包一凡把药放到桌子上,走到窗前,轻轻地唤道:“娘,醒醒,起来吃药了。”

    包夫人勉强睁开眼睛,看清是包一凡几人,挣扎着要做起来。

    孟倩幽上前,扶她坐起。

    就这小小的动作,包夫人已经累得大喘。

    看到她的样子,包一凡的面色有些阴郁,周身充满了戾气。

    包夫人似乎感觉到了他嗜杀的气息,问:“凡儿,你怎么了?”

    包一凡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露出一丝微笑。避开了包夫人的问话,温声说道:“娘,药熬好了,你歇息一下,喝了吧。”

    包夫人点头,期待的问孟倩幽:“孟姑娘,我喝下这汤药以后,明天能参加凡儿的成亲礼了吧。”

    孟倩幽点头:“夫人放心,只要您按时喝药,不但能参加他们的成亲礼,以后还能给他们抱孩子,跟着你那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到处跑呢。”

    包夫人喜笑颜开,急声说道:“快把药端过来!”

    丫鬟上前,想要把桌子上的药端起来。

    “我来吧。”包一凡说道。

    丫鬟看向包夫人。

    包夫人深喘了一口气,虚弱的说道:“让秋萍来吧,你一个大男人哪里做得了这样的事情。”

    秋萍再次想要端起药碗。

    孟倩幽上前一步,端起了碗:“我来吧。”

    秋萍惊愕的看向她。

    孟倩幽看似无意的扫了她的左手一眼,端起药碗,走到包夫人的身边坐下。

    包夫人摆手:“孟姑娘来者是客,怎么能让你给我喂药呢?”

    孟倩幽笑道:“我和孙姐姐是好朋友,如果不是明天要成亲了,孙姐姐肯定会过来亲自喂您吃药的,我就当替她尽孝道了,您就别推辞了。”

    包夫人高兴地连声说好。

    孟倩幽一勺一勺慢慢的把一碗药给包夫人喂了下去。

    包夫人喝完,已经累得不行。

    孟倩幽细心地给她擦了擦嘴角,轻声说道:“你再躺下睡一觉,等睡醒了身体感觉就轻松了。”

    包夫人点了点头,孟倩幽扶着她又躺回了床上。

    包夫人慢慢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倩幽吩咐屋内丫鬟:“让夫人好好休息,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你们也别打搅她。”

    丫鬟们应声。

    和三人一起走出屋外。

    看了眼天色,包一凡吩咐仆人:“把饭摆到我的屋子里去。”

    话音刚落,安以源的声音就响起:“不用了,我已经在酒楼定好了包间,我们过去吃吧。”

    随后高兴的和孟贤一起走进院内。

    孟倩幽摆手:“我一会儿还要去孙姐姐家祝贺,就在包公子家吃一些吧,等改天有时间了,我们再去酒楼,好好地吃喝一番。”

    今天的情况确实特殊,安以源也没有坚持:“好吧,等下一次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地请你吃一顿饭。”

    吃过饭,孟倩幽对孟贤和文彪、文虎做过安排后,便在安以源的陪同下来到了孙府。

    孙府的看门人认识安以源,见他过来,急忙恭敬地给他打招呼:“安公子,你过来了。”

    安以源点头:“快去通禀你们家xiaojie,就说孟姑娘过来了。”

    看门人不知道孟姑娘是谁,不过见她和安以源一起过来,猜想可能也是xiaojie认识的人,让他们稍等以后,就跑进去通禀。

    没过多大一会,府内就传出急促的脚步声,孙慧喜悦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幽儿meimei,我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你怎么才来?”话落,人也到了孟倩幽眼前。

    孟倩幽笑着说道:“我早就来了,在新郎倌家里耽搁了一下。”

    孙慧红着脸跟安以源打过招呼,亲热的挽着孟倩幽的胳膊就往府里走:“今天你来了,可得好好陪陪我,一想到明天要成亲,我都要紧张死了。”

    安以源跟着进入府中。

    孙慧吩咐仆人照顾好安以源以后,就迫切的拉着孟倩幽来到了自己的屋中。

    挥退了屋中所有的丫鬟,孙慧拉着她的手说道:“我娘今天絮絮叨叨的对我说了一上午成亲的事情,我听后害怕的不行,都不想成亲了。”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和包公子与别人不同,你们定亲多年,彼此熟知,是真正的情投意合。”

    “我也是一直这样想的,直到昨天我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我娘今天一说什么开枝散叶,相夫教子的,我就紧张了。”孙慧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孟倩幽跟她开玩笑:“你是紧张相夫教子呀,你还是紧张开枝散叶?”

    听懂了她话里的调侃意思,孙慧的脸一下子爆红,掩饰的轻捶了她一下:“幽儿meimei,你说什么呢?”

    孟倩幽大笑。

    孙慧也跟着笑起来,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对了,你这一上午在包一凡那边做什么呢?怎么到现在才过来看我?”笑完以后,孙慧问道。

    孟倩幽的神情稍微顿了一下,随即说道:“包公子知道我会一些医术,让我给包夫人诊治了一番,等没事以后,已经是中午了,我吃过午饭才过来的。”

    “哎呀,你还会医术呢?”孙慧惊喜的问道。

    孟倩幽点头:“会一些,但不是太精通,只能医治一些小的病症。”

    “那包伯母的病情怎么样,为了准备成亲的事情,我已经四五天没有过去了。”孙慧关心的问。

    孟倩幽玩笑着回道:“你包伯母的病情没有问题,就等着抱她的白白胖胖的大孙子了。”

    孙慧再一次爆红了脸,伸出双手,威胁她:“你要是再敢取笑我,我就挠你痒痒。”

    孟倩幽应景的求饶:“好姐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两人笑做一团。

    屋外的丫鬟听见她们的笑闹声,都很纳闷,两人说了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笑闹以后,两人又说了一会贴己的话,孟倩幽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龙凤镯子,交到了孙慧的手中:“孙姐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欢吗?”

    孙慧接过,小心的打开,惊叫出声:“天呐,这镯子太漂亮了!

    孟倩幽笑着把镯子拿出来,戴到她的手上,满意的点头:“孙姐姐这白白的皮肤配上这镯子真是好看。”

    孙慧也喜不自胜,把镯子在手上转了几圈,才问道:“这个镯子这样贵重,一定花了不少银子吧?”

    孟倩幽笑道:“银子不重要,孙姐姐喜欢就好。”

    两人又聊了一会,孟倩幽起身歉意的说道:“孙姐姐,今天我原本该在孙府陪你一晚上的,可是包夫人的病情还不稳定,我必须回去包公子那边。”

    自从孟倩幽捎回信说会提前一天过来,孙慧就一直盼着,今天好不容易把她盼来了,却没呆多大一会就要走了,孙慧有些不舍,但也知道包夫人的病是大事,耽误不得,只好不舍的点了头。

    看她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孟倩幽劝慰她:“我们明天又见面了,我给你保证,明天包公子把你迎娶过去以后,我哪里都不去,就在新房里陪你,就是包公子进去了,我也把他撵出去。”

    孙慧被逗笑。

    两人走出孙慧的屋子,孙慧吩咐仆人把安以源叫来,送两人出了孙府。看到两人走远,才转身回了府中。

    安以源和孟倩幽也回到了县衙。

    县衙前张灯结彩,挂满了红灯笼,可是孟倩幽却也感到了一股肃杀之气,皱起眉头,四处看了看,衙门前的道路上人来人往,没有觉得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可是孟倩幽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感觉绝对不会是自己多心,便对安以源说道:“我来过县衙几次,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从来没有好好的在县衙周围转一转,左右今天也无事,麻烦你陪我在四周看一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